77 在抵挡中被全能神的话语征服

黑龙江省 李俊

我原是因信称义派的一名主要同工。因妻子常年有病,1992年我归向了主耶稣,归主后不久,妻子的病就逐渐有了好转,一年以后竟痊愈了。为了还报主的爱,我和妻子都十分追求,聚会、传福音从不落后,后来我受教会派遣常年在外扶持教会。那时我浑身是劲儿,感觉信主是最有意义的事,啥时也不能离开主。

到了1998年,不知是什么原因,教会的弟兄姊妹都不愿聚会了,有的人回世界挣钱去了,有的人被家庭缠累离主也远了,我也感觉灵里下沉,爱心、信心都不如从前了。但因着自己是讲道人,不能在弟兄姊妹面前表现出软弱,我只好硬挺着。

就在这个时候,佳木斯地区的同工张姊妹告诉我们:“现在出了个‘东方闪电’,是异端,是离开了主耶稣的名另传一个福音。他们那些人可厉害了,你只要接触他们就会被迷惑;这些人特别狠,你要是不接受,他们就挖你的眼睛、割你的鼻子,然后把你扔到荒郊野外……”我听后从心里恨起了“东方闪电”,每天祷告我都咒诅,让主惩罚“东方闪电”的人,让他们早早死光,免得弟兄姊妹都受迷惑。因着抵挡“东方闪电”这事,我这个软弱了许久的人就像突然注射了兴奋剂,开始忙碌了起来,心想:“为主尽忠的时候到了,这回我可要好好表现表现。”于是我就台上台下大讲“东方闪电”是异端,并且还到处封锁教会,一听说哪儿有“东方闪电”的人,我都会不顾一切地去把他们赶走,还常常像便衣警察一样跟踪盯梢他们。

1999年10月,本教会有一位弟兄接受了“东方闪电”,我知道后赶忙带着同工去劝阻,没想到他不但不回头,反而还劝我要虚心考察。我非常气愤,便和同工当场咒诅了“东方闪电”和这个弟兄,随后在各处教会通报了这个弟兄的名,并将他开除出教会。

2001年4月15日,我和几个同工到双鸭山电厂教会作工,见有俩陌生人,我就怀疑他们是“东方闪电”的,立即把他们轰了出去,并很生气地质问当地教会的同工:“你了解他们吗?如果是‘东方闪电’的人把弟兄姊妹迷惑走了,我们还牧养谁呢?等主回来你怎么向主耶稣交账?以后不管是谁,只要不认识,一律不许接待!”说完,我会也没顾上聚,带上几个同工又去追赶他们,但追了很远也没有追上。于是,我便再三叮嘱当地教会的弟兄姊妹一定要谨防“东方闪电”。

8月,这两个陌生人又到七星矿教会的一个同工家去传末世福音,被这个同工赶了出去。我知道后,随即通知各个教会的弟兄姊妹:只要遇见“东方闪电”的人来传道或送书就把他们打出去,如果他们不走就打110报警。这期间,我们聚会就专讲如何防备“东方闪电”,而且我还在讲台上反复强调,我们信的是主耶稣,除了耶稣的名以外别无拯救。为了不让弟兄姊妹接触“东方闪电”的人,我们还编了一本专门诋毁“东方闪电”的小册子《狼迹追踪》发到各个教会。我认为只有这样才是对主忠心,心想这回弟兄姊妹应该不会被迷惑了。可是不久,我得知教会中信主信得最好的司姊妹也接受了“东方闪电”,我感到非常震惊:“这个姊妹平时特别追求,怎么就被迷惑了呢?”我心中不由得为她惋惜,为她难过。为此我更加痛恨“东方闪电”了,心想:“就是全世界的人都信‘东方闪电’,我也不信。”

2002年1月,在一次聚会中,我拿着预备好的讲章“帖撒罗尼迦前书4章13-18节教会被提”,站到讲台上正准备讲道时,一眼扫见司姊妹竟然也在听道的众人中,我心中一怔,马上换了一个讲章“加拉太书3章1-10节无知的加拉太人”来提醒弟兄姊妹。散会后,我第一个举手咒诅“东方闪电”,并让所有的弟兄姊妹都咒诅。见唯有司姊妹不咒诅,我就让所有的弟兄姊妹咒诅司姊妹。这时,一位同工冲上前揪住司姊妹的衣领恶狠狠地把她给拽了出去。之后,我在各个教会通报了司姊妹,并将她也开除出教会。

3月中旬的一天,我正在家里看圣经,忽听到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我愣住了,原来是司姊妹领着一位陌生的老姊妹。我感到很意外,同时也提高了警惕。司姊妹说:“李弟兄,我们想和你交通交通。”我心想:“你们知道多少圣经,还敢和我交通?”但又一想:“这些‘东方闪电’的人太可恨,拉走了那么多的羊,我倒要看看她们是怎么‘迷惑’人的。”于是,我带着诡谲和傲慢的心理把她们让进了屋里。我上下打量了这位老姊妹一番,没发现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只见她稳重大方,侃侃而谈:“在圣经中主曾预言他还要再来,如今主已经回来了,作了一步新的工作……”老姊妹谈了很多,我只是应付着听,并没有往心里去。当老姊妹谈到全能神展开了启示录中的小书卷时,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对付“东方闪电”的办法,心想:“我得把这本书骗到手,看看这本书为什么这么吸引人,好揭穿‘东方闪电’的内情,让他们再也迷惑不着人。”于是我假装寻求的样子问道:“你们有小书卷吗?能让我看看吗?”……书拿到后,我心里暗自得意:“这回我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把你们的内幕实底揭开,看你们以后还怎么迷惑人。”

她们走后,我把书扔在了地上,然后双脚踩在书上,举起手奉主耶稣的名咒诅这书和传“东方闪电”的人。随后,我又让我家姊妹也踩在书上再咒诅一遍。我这样做过后心里并不觉害怕,反而感到很高兴,认为自己是在对主忠心。接着,我就拿起书翻开看了起来,当我看到书上说“你们的忠心在嘴皮外边,你们的认识在思维观念中间,你们的劳碌是为着天堂的福气,你们的信心又会是如何呢?到如今你们面对这句句真理仍是采取置之不理的态度。你们不知道什么是神,不知道什么是基督(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你看见耶稣灵体的时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时候了》)这话时,我气坏了,心想:“说我不知道什么是基督,你这不是小看人吗?”我随手“啪”的一声把书摔到了地上,捡起来又摔到地上,一连三次,但我心中还不解恨,又把书捡起来狠劲儿摔到了墙上,一连几次,书边都被摔坏了,当时我心里已完全被仇恨充满了。这时,我家姊妹看见了,就劝我说:“看把你气成那样,把书送回去得了。”我立时说道:“不行!我发誓不把这书研究透决不罢休!”于是我告诉自己要平静下来,随后拿起书又看了起来。在看的过程中,有时看到一些话气得心直跳,有时又觉得挺抓心,有时还感到恐惧战兢……我隐约意识到这书中的话不是哪一个人能说出来的,但又不愿承认是神的话,就继续往下看,遇到有疑问的地方我就把它叠起来,结果越往后看疑问却越少了。当我看到书上说:“神的道成肉身震撼了各宗各界,‘扰乱’了宗教各界原有秩序,震动了每一个渴慕神显现的人的心灵,谁不仰慕?谁不巴望见到神?神亲临人间多年,人不曾发现,如今神自己显现,将自己的身份公布于众,怎能不叫人心欢畅?神曾经与人悲欢离合,如今与人类重逢,共叙旧情。神从犹太走后便杳无音信,人都盼望与神再相会,哪知在今天又一次见面、重逢,怎能不让人回忆昨天呢?两千年前的今天,犹太人的子孙西门巴约拿曾见过救主耶稣,与其同桌用餐,跟随多年对耶稣加深了友情,将其爱在心底,深深地爱着主耶稣。(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 十》)我有些醒悟了:“这些话读着能唤起人心中对主的思念、渴望,听着那么熟悉、那么亲切,像是主的声音,难道是主耶稣回来了?”我又继续看话,书上说:“你们当选择自己的路,不要做亵渎圣灵弃绝真理的事,不要做无知狂妄的人,当做顺服圣灵引导、渴慕寻求真理的人,这样对你们才有益处。我劝你们当小心谨慎地走信神的路,不要随意下断案,更不要随随便便、马马虎虎地信神,你们当知道信神的人最起码具备的是谦和的心与敬畏神的心。那些听了真理以鼻嗤之的人都是愚昧无知的人,那些听了真理却随便下断案或定罪的人都是狂妄之辈。作为每一个信耶稣的人都没有资格咒诅定罪别人,你们都应该做有理智的接受真理的人。或许你听了真理的道看了生命的言语之后,认为这些话仅仅有万分之一合乎你的意思、合乎圣经,那你就在这万分之一的言语中继续寻求,我还要劝你做谦和的人,不要太自信,不要太自高。在你仅有的一点敬畏神的心之中将获得更大的亮光,你仔细考察反复揣摩,你就会明白这一句句言语到底是不是真理、是不是生命。(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你看见耶稣灵体的时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时候了》)看着这些话,句句带着威严、烈怒,审判人对神的抵挡、定罪与亵渎,使人感到神的公义性情不容人触犯。想到自己的所作所为,我有些害怕了:“难道我所抵挡的‘东方闪电’是真神?……”我不敢再想下去了。于是我又继续看,当看到书上说:“每一个时代每一步作工,我的名都有代表意义,不是无根无据的,就是每一个名都代表一个时代。‘耶和华’代表律法时代,是以色列人对他们所敬拜的神的尊称;‘耶稣’是代表恩典时代,是恩典时代所有的被救赎之人的神的名。人若在末世仍然盼望救主耶稣降临,而且还是带着他在犹太的形像降临,那么整个六千年的经营计划就停留在救赎时代,再不能向前推移,而且永远不会有末世来到,也不会结束时代。因为‘耶稣救主’只是救赎人类、拯救人类的,我取‘耶稣’这个名只是为了恩典时代所有的罪人而有的,并不是为了结束整个人类而有的名。虽然耶和华、耶稣、弥赛亚都是代表我的灵,但这几个名只是代表我的经营计划中的不同时代,并不代表我的全部。在地之人所称呼的我的名,并不能把我的所有性情与所是尽都说透,只是在不同的时代对我有不同的称呼。因此在末了的时代,就是最后的一个时代来到之时,我的名仍然要改变,不叫耶和华,也不叫耶稣,更不叫弥赛亚,而是称为大有能力的全能的神自己,以这个名来结束整个时代。我曾经叫过耶和华,也曾经被人称为弥赛亚,人也曾经爱戴我叫我救主耶稣,今天我已不再是人以往所认识的耶和华和耶稣,而是在末世重归的、结束时代的神,满载着我的所有性情,而且满有权柄、尊贵、荣耀地兴起在地极的神自己。人并没有接触过我,也不曾认识我,不曾知道我的性情,从创世到如今,无一人见过我,这就是末世向人显现的但又隐秘在人中间的神,活灵活现住在人的中间,如烈日,又如火焰,充满能力,满带着权柄,无一人一物不在我的话中被审判,在火的焚烧之下无一人一物不被洁净。最终,万国必因着我的话而得福,也因着我的话而被砸得粉碎,让末世所有的人都看见我是救世主的重归,我是征服全人类的全能神,也让人都看见我曾经作过人的赎罪祭,但在末世我又成了焚烧万物的烈日之火,也是显明万物的公义的日头,这是我末世的工作。(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救主”早已驾着“白云”重归》)看到这儿,不知为什么我的眼泪就流了下来,我的心也一下子亮堂了,清楚地知道我所抵挡、咒诅的“东方闪电”就是我日思夜盼的主耶稣。这时我懊悔已极,用双拳不住地捶打自己的头,痛恨自己愚昧、瞎眼,信神不认神,凭着自己仅有的一点点圣经知识和头脑想象就把神定规了,认为神的名永远不会变,打着维护主道的旗号干尽了伤天害理的事,成了抵挡神的恶仆。此时,我捧着神话书俯伏在神面前放声大哭:“神啊!按着我的所做所行,就是把我碎尸万段也不为过,因我是一个罪大恶极的人,我亵渎过你,抵挡过你,我还咒诅过传末世福音的弟兄姊妹,甚至狂傲地踩在书上咒诅你的话语,我简直不是人,不配称为人,我真是罪该万死!神啊!我只有将自己的余生献在你的面前,当牛做马任你使用……”

上一篇: 76 我找到了真正的得胜之路

下一篇: 78 苏 醒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9 冲破网罗归向神

91年夏天我信了耶稣,因着主的特别恩待,在教会读圣经,不久我就开始讲道了,后来又牧养教会、带领查经作奋兴的工作,就这样我便坐上了大带领的位置,接待我的家庭约有上百家,常去牧养的教会有70多处,交通范围有亳州市、怀远县、涡阳县、利辛县、宿县等地,因此我常常奔走在各处教会,同时,我也苦盼救主耶稣的二次降临。可是94年的春天,当两位姊妹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我时,我不但不听还定罪、毁谤、亵渎,并把她们赶走。过了几天,她们又给我送来一本神话书——《救主早已重归》。当我看到书上说,主已经来到地上,而且还在中国作工时,我认为:不可能!便不假思索地把书烧掉了。

2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个带领,在我没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二次再来,但因着上面大带领时时敲“警钟”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这话,使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想起这些,心里十分内疚,下面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弟兄姊妹说说,以便弟兄姊妹引以为戒,能早日回到神的家中。

11 昨日的抵挡 今日的悔恨

我原是恢复流的一名中层带领,1985年我蒙召归主后,就一直在主的恢复流里。我一直认为圣经是一本生命书籍,其中的每句话、每一个字都是神所默示的,神六千年来对人类的美善心意全在圣经里向我们显明了,因此我视圣经如自己的命根子,更对能给我们带来“拔高异象”的李弟兄崇拜有加。我总认为神借着李弟兄已将六十六卷圣经的奥秘揭示完了,所有的奥秘、精华全向我们显明了,什么时候敌基督定盟约,什么时候建圣殿,主什么时候回来,把我们提到哪里,时间、地点统统告诉了我们,我们只需聚会、顺服,只等启示应验时我们被提、作王掌权了。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