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 往事不堪回首

安徽省 刘中华

1991年夏天,我信了主耶稣,因着主的特别恩待,不久我就开始讲道了,后来又牧养教会,带领弟兄姊妹查经,作教会奋兴工作。就这样,我很快便坐上了大带领的位置,接待我的家庭约有上百家,常去牧养的教会有七十多处,因此我常常奔走在各处教会。在作工事奉的同时,我也苦盼救主耶稣的重归,等待主耶稣早日接我们回天家,可万万没想到,当主耶稣再来时,我却持守圣经将自己苦盼多年的恩主拒之门外,还肆意定罪、毁谤神的作工,伤透主的心。忆往事,不堪回首……

1994年的春天,有两位姊妹来给我传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我不但不听,还定罪、毁谤、亵渎,并把她们赶走。过了几天,她们又给我送来一本神话书——《救主早已重归》。当我看到书上说,主已经来到地上,并且在中国作工时,我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便不假思索地把书烧掉了。

1996年的夏天,又有一位弟兄来给我传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他边帮我种玉米边给我谈,不到一小时,我就定罪、亵渎,把他赶走了。之后,我就在查经会上捏造了很多谣言来吓唬弟兄姊妹,不让他们接受神的末世作工。我还常常在讲台上说:“不许任何人接待陌生人,免得接纳了传‘东方闪电’的人。要认道不认人,凡是超出圣经的都是假的,就是一母同胞,他所传的不符合圣经,我们也不能接待他!如果我刘中华离开这起初的信仰,你们也拿棍子把我往外赶。”就这样,我在讲台上施尽手段抵挡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到处封锁教会,拦阻真心信神的人接受真道。但令我吃惊的是,不久,我认识的一些教会的同工都陆续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甚至我的老师也接受了。我心想:“他们对圣经那么熟,怎么也被‘东方闪电’迷惑了呢?我可不能被迷惑!”于是,我越加疯狂地封锁教会、抵挡神,同时下面的弟兄姊妹也在极力地抵挡神的末世作工。因着我们的疯狂抵挡,神的怒气临到了我们。

2001年下半年,蒙城县教会的丁姊妹因不接受神末世作工,赶走传福音的人,定罪、毁谤、亵渎全能神,还要把神话书扔到厕所里,导致精神失常。11月4日早晨,她倒在厕所里,口吐血沫,命归阴间。教会同工刘姊妹也因抵挡全能神成了神经病。

然而,看到这些因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实例,麻木的我仍没反省。2002年春天,我到蒙城县的一处教会,听说该教会有两位姊妹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我就去搅扰,并辱骂传福音的人,大肆定罪、亵渎、毁谤神的末世作工。接着,我又到另两位接受全能神的姊妹家跟她们大吵大闹,并且还要打110报警。几个月后,一位弟兄又来我家传神末世福音,我仍定罪、毁谤神的作工,并用石块砸他将他赶走,还要毁坏他带的神话书,扬言报警将他抓走。我视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如仇敌,可这位弟兄竟然又几次来给我传福音,但都被我毫不留情地赶走了。

正当我疯狂地抵挡、拦阻神作工时,神的管教临到了我。我母亲的脚突然骨折了,我在医院照顾、侍候母亲,再也没时间抵挡神了。紧接着,一天早晨,我骑烧汽油的自行车外出,从桥上栽进了5米深的沟里,下巴跌烂。当天下午,我忍着痛骑车去给人送药,结果又撞在路边的树上,额头撞了一个大紫包。不仅如此,教会弟兄姊妹也是接二连三地临到祸患:涡阳县的接待家阁某某,他表妹给他传神的末世作工,他不接受还打他表妹,结果灾祸临到他家,他的儿子出了车祸,花了两万多元,女儿又跌断了腿;同时,教会的李弟兄也因抵挡全能神得了白喉病……这一连串发生在我身边的事,使我不得不反省:我们信主、敬拜主,以往一直有主的恩典、平安喜乐伴随,可现在为什么主不保守我们了呢?为什么有这样的大祸临到我们?难道我们抵挡的是真神?

2002年9月的一天,我到一位已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家,正好有一位传福音的姊妹也在他家。姊妹给我见证了神的三步作工,并给我读了全能神的话。全能神说:“那些自称与我相合的人则都是崇拜渺茫的偶像的人,他们虽称我的名为圣,但他们所行的道却与我背道而驰,他们的言语满了狂妄自信,因为他们本都是与我为敌的,都是与我不相合的。他们天天在圣经里寻找我的踪迹,随便找一段‘合适’的话就读起来没完没了,而且当作‘经’来背诵,他们不知道怎样与我相合,不知道什么是与我为敌,只是一味地念‘经’。他们把根本就没看见过的、根本就看不着的渺茫的神定规在了圣经之中,在闲暇之余就拿起来看看。他们在圣经的范围之内信仰我的存在,他们把‘我’与‘经’划为等号,没有‘经’就没有‘我’,没有‘我’就没有‘经’。他们并不在乎我的存在,并不在乎我的作为,而是非常、特别在乎每一句经文,甚至更多的人认为没有经文的预言我就不该作任何一件我愿意作的事情。他们把经文看得太重要了,可以说他们把字句看得太重要了,以至于他们用圣经的章节来衡量我的每一句说话,用圣经的章节来定我的罪。他们寻求的不是与我相合之道,他们寻求的不是与真理相合之道,而是寻求与圣经的字句能相符合的道,他们认为凡是与圣经不合的一律不是我的作工,这些人不都是法利赛人的孝子贤孙吗?那些犹太的法利赛人以摩西的律法来定耶稣的罪,他们不寻求与当今的耶稣如何相合,而是认真地对待每一句律法,以至于他们最终以耶稣不守旧约律法、以耶稣并不是弥赛亚为罪名而将本来无罪的耶稣钉在了十字架上。他们的本质是什么?不就是他们并不寻求与真理相合之道吗?他们只留心‘经文’的字字句句,却并不在意我的心意与我的作工步骤和作工方式。他们并不是寻求真理的人,而是死守字句的人;他们不是相信神的人,而是相信圣经的人,说得透彻点,他们都是圣经的看家奴。为了维护圣经的利益,为了维护圣经的尊严,为了维护圣经的名望,他们竟然将仁慈的耶稣钉在了十字架上。他们这样做只是为了圣经抱打不平,只是为了维护圣经的字字句句在人心中的地位,所以他们宁可断送自己的前途,宁可得不到赎罪祭,也要将与经文的规定不合的耶稣处死。难道他们不都是每一句经文的走狗吗?

如今的人又是怎样呢?为了上天堂、为了得恩典人都宁愿将已经来到的释放真理的基督赶出人间;为了维护圣经的利益人都宁愿将真理的到来全部抹煞掉;为了维护圣经的永远存在,人都宁愿将第二次重返肉身的基督再次钉在十字架上。人的心地如此恶毒,人的本性如此与我敌对,又怎能得到我的拯救呢?我在人中间生活人都不知道我的存在,我将我的光照耀在人的身上之时,人仍旧不知道我的存在,当我的烈怒降在人的身上之时人更加否认我的存在。人都寻求与字句相合,与圣经相合,却无一人来到我前寻求与真理相合之道。人都在仰望天上的我,人都特别在乎天上的我的存在,却没有一个人在乎活在肉身中的我,因为活在人中间的我简直太渺小了。那些只寻求与圣经的字句相合的人,那些只寻求与渺茫的神相合的人,在我的眼中看为卑贱,因为他们崇拜的是死的字句,崇拜的是能赐给人万贯家产的神,崇拜的是并不存在的任人摆布的神。这样的人又能从我得着什么呢?人的卑贱简直不堪言语,这些与我为敌的人,这些对我有无限的索取的人,这些并不喜爱真理的人,这些悖逆我的人怎能与我相合呢?”(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当寻求与基督相合之道》)全能神的话带着权柄、能力,揭示了人打着维护圣经的旗号却定罪真理、抵挡基督的事实真相,让我看见了自己的悖逆、抵挡。信主多年,我不注重寻求真理、认识神,反而盲目崇拜圣经,把神与神的作工限制在圣经里,错谬地认为神的说话作工都在圣经里,定罪全能神的作工超出了圣经就是假的,从而疯狂地毁谤、亵渎。神的话句句扎在我的心上,让我蒙羞惭愧,无地自容。原来,我多年疯狂抵挡的竟是我日思夜想苦盼多年的救主耶稣!我懊悔不已,恨恶自己愚昧、瞎眼,信神不认神却抵挡神,成了罪大恶极的敌基督。我恐惧战兢,俯伏在地向神忏悔:“全能神啊!我罪孽深重,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编造谎言封锁教会,抵挡神的作工,真是罪该万死!今天我还有这口气活着,这都是神极大的宽容与怜悯。不管我以后的结局如何,我只愿悔过自新,将余下的光阴交给神,哪怕献出性命也要以实际行动来弥补我所有的过犯!”

我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不久,同工们就知道了,他们便开始攻击我,不准我参加事奉。原来亲热的同工,现在把我当作仇敌;接待家对我从温暖热情变成了冷酷无情,咒骂我是叛徒,是离道反教的假弟兄,是混进教会的披着羊皮的狼……我在讲台上说的话“我刘中华若接受‘东方闪电’,你们也拿棍子往外赶”如今成了事实!我内心痛苦万分,但我对同工、对弟兄姊妹没有怨、没有恨,只恨我自己当初太狂妄、卑鄙,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编造谣言迷惑弟兄姊妹,这都是我自己作下的恶。同工们还极力劝我回宗教,但无论他们怎么说,我都不会再动摇了。因我得着了神的拯救,体尝了神的大爱,是神怜悯我这个抵挡神的罪魁,差派弟兄姊妹一次次传福音拯救我;在我硬着颈项与神敌对时,神兴起环境责打管教我,使我不得不反省认识自己;在我稍有回转之意时,神又用话语开启引导我……神为拯救我付出的心血代价太多了,忍受的痛苦太大了,我不能辜负神的良苦用心,只愿在今后的日子里好好尽本分传福音来还报神的大爱。

上一篇: 87 狂妄自大成了我寻求真理的绊脚石

下一篇: 89 全能神挽救了我

末世灾难频发,带给我们什么警示?怎样才能在灾难中蒙保守?专题讲道,为你解答。

相关内容

昨日的抵挡 今日的悔恨

我原是恢复流的一名中层带领,1985年我蒙召归主后,就一直在主的恢复流里。我一直认为圣经是一本生命书籍,其中的每句话、每一个字都是神所默示的,神六千年来对人类的美善心意全在圣经里向我们显明了,因此我视圣经如自己的命根子,更对能给我们带来“拔高异象”的李弟兄崇拜有加。我总认为神借着李弟兄已将六十六卷圣经的奥秘揭示完了,所有的奥秘、精华全向我们显明了,什么时候敌基督定盟约,什么时候建圣殿,主什么时候回来,把我们提到哪里,时间、地点统统告诉了我们,我们只需聚会、顺服,只等启示应验时我们被提、作王掌权了。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个带领,在我没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二次再来,但因着上面大带领时时敲“警钟”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这话,使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想起这些,心里十分内疚,下面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弟兄姊妹说说,以便弟兄姊妹引以为戒,能早日回到神的家中。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原是三班仆人派的一名教会柱石,经过几番周折,终于在1999年5月跟上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我真是无地自容,愧对神的爱,愧对弟兄姊妹。同时,心里也充满了感激之情,感谢神在我最痛苦、最迷茫之时,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使我灵得供应,重得复苏,终于认识了神末世的作工,认识了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而回到了神家。下面是我对自己亲身经历的自述,望所有等待主重归的弟兄姊妹以及那些在十字路口徘徊的弟兄姊妹能从中有所启发,早日来到神的面前,因我曾是你们中的一员,也曾是受蒙蔽者中的一个。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