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 抵挡时目空一切 醒悟后痛断肝肠

安徽省 张鹏燕

我原是因信称义派的一名中层带领。1990年我蒙召信了主耶稣,当时看到别人能上台讲道,圣经谈得那么好,我非常羡慕,暗想:将来有一天我能走上讲台讲道那该多威风!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开始在圣经上狠下功夫。通过几年的努力,加上主的恩待,我走上了讲台,成了一名众人皆知的讲道人。从此,教会举办培训会、查经会都少不了我,我还曾和香港、台湾、新加坡的讲道人在一起探讨圣经,因而引来了无数弟兄姊妹的高看,甚至成了他们心中的偶像。从此我更加傲气,根本不把别人放在眼里,认为只有自己最爱主,对主最忠心。没承想,正是这样的狂妄本性,致使我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成了抵挡神的罪魁祸首!

1996年7月,我参加了一个大型同工会,交通的内容是:“谨防异端,捍卫真道”——论“东方发出的闪电”。当时带领说:“目前有个异端兴起,叫‘东方闪电’,他们外表爱心特别大,只要你愿意接受此道,要金钱给金钱,要美女给美女,但他们有枪有炮,千万不能与他们接触。‘因为问他安的,就在他的恶行上有分。’(约贰1:11)”当时身为群羊守望的我听得特别投入,并在主前立下了心志:一定把自己所带的三十多处教会保护好。回来后,我就迫不及待地把一个星期同工会交通的内容全部落实了下去,并告诉弟兄姊妹没有我的吩咐不许接待陌生人,谁接待就开除谁,免得引“狼”入室。就这样,教会被我封得严严实实的。一晃几年过去了,教会光景却没能如我所愿,反倒日渐荒凉,弟兄姊妹都消极了。此时,我仍吩咐弟兄姊妹和我一起通宵祷告,但局面却是:三个一群两个一伙彼此论断,同工会变成了争吵会、批斗会,再也找不到起初同工和谐配搭的影子。失望中的我这样熬了两年,教会更加衰败了。这时的我再也支撑不住了,跑到苏州呆了三个月。然而,这三个月让我度日如年,心里不断琢磨:我离开了教会,主耶稣如果这时回来了,我不是被撇了吗?多年的信仰不就前功尽弃了吗?我怎能甘心呢?于是,我带着沉重的心理压力又回到了教会。

2001年7月的一次同工会上,各处同工纷纷向我反映:有陌生人进入教会,我们都遵照你的吩咐没接待,把他们赶走了。我说:“做得好,蒙主称许!”一天晚上,又有三个信徒来到我家,问我:“‘东方闪电’的人上门搅扰怎么对付?”“把他们交给派出所,让派出所来收拾他们。”我不假思索地说。没过几天,我家也来了两个弟兄和一个姊妹,说是传末世福音的。我没等他们开口就口出狂言:“真不知天高地厚!凭什么到我家来?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是什么东西,竟敢到我家来搅扰!你们休想在我身上打主意!别说你们三个,就是再来三十个也不能动摇我,包括我所带的每一个信徒。赶快走!走得越远越好,不要在我的地盘上撒野!”说着就把他们轰了出去。谁知不到三天,那个姊妹又来了。我一看到她便大声骂道:“不要脸,世上哪有像你这样脸皮厚的人!你们的神给你什么好处了,值得你这样为他卖命!连救赎你们的主都不认了,你简直没良心!主耶稣为我们舍命流血,你们竟然忘恩负义!”说到这儿,我猛然想起自己曾叫别人报警,现在自己怎么忘了呢?于是,我给女儿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去打110。我得意地想:“你这个‘东方闪电’的忠诚信徒,我让你平安地来,戴着手铐走!”为了达到目的,我故意用缓和的语气对她说:“你给我讲讲你们信神的事吧!”谁知我的诡计被姊妹识破了,她站起来说:“姊妹,好好想想吧,确实是神来作新工作了。”我“呸”了一声,看着她走了。她走后我才反应过来,怎么让她跑了呢?于是我发疯似的去追,结果没追上,就咬牙切齿地说:“今天让你跑了,下次来一定把你揪住!”从那以后,我更加疯狂地抵挡、亵渎、定罪神的新工作,对信徒说:“若是有传末世福音的人来,关门溜走,不接待,实在不行就打110,总之把他们赶走为原则,千万不能听他们的道……”为了让弟兄姊妹更相信我的话,我还无中生有编造了许多谎言,说有个接待“东方闪电”的家庭后来不接待了,他们就把他的儿子杀掉了。果不其然,弟兄姊妹听后都吓得瞪着眼睛说:“道讲得再好都不能听,书再好也不能看。”我如此疯狂地定罪神的作工,编造谎言,目的不是为了保护弟兄姊妹的生命,而是唯恐弟兄姊妹信了全能神,我的地位、名誉受到亏损。

尽管我这样悖逆抵挡神,但神没有放弃对我的拯救。2002年1月的一天中午,本教会中一个和我很要好的姊妹来找我,约我去探访别处教会,彼此交流治理教会的经验,寻找实行的路。因着传“东方闪电”的太多,我拿不定主意。这时姊妹说:“没事,那些弟兄姊妹我都认识,他们对如何复兴教会很有看见,咱们就去和他们交流交流吧。”我想教会光景确实不及以往,拉帮结伙、嫉妒纷争的事越来越多,我实在无力解决,于是就点头答应了。我和姊妹到地方后,见到了两个弟兄。他们首先谈了现在的教会光景,接着又一连查了三天圣经,这三天的查经我感觉特别有享受。但当弟兄谈到末世神要亲自发表话语来洁净人时,我就大怒,冲他们吼道:“你们传的是‘东方闪电’,是异端,我不听!你们如果想要命,就赶快悔改,不然会后悔的!”说罢,我扭头就走了。

回到家中,面对教会的荒凉,我不断想起那三天的查经,两个弟兄讲的让我特别服气,我也明白了圣经中许多以往不明白的奥秘。为此,我心里一个劲儿地翻腾:“他们讲的道新鲜、有亮光,我听了很得造就,像这样的道如果能多听听那该多好啊!可是这么好的道怎么偏偏像是‘东方闪电’呢?我到底该怎么办?”正在我左右徘徊时,姊妹又来找我,说弟兄还愿意与我好好谈谈。我想这也许有主的美意吧,就又跟她去了。再次见面,我首先质问:“你们到底传的是什么道?是‘东方闪电’我就不信!”弟兄说:“我们传的是末世的真理之道。”踏实之后,我才和弟兄一起继续查经,又查了七天。我认识到圣经中有根有据说末世有小书卷,我无话可说。但当他们真把小书卷拿到我面前时,我又想:“这能是神的话吗?不可能!圣经不就是神的话吗?除了圣经什么书我都不看,任何东西都不能取代圣经在我心中的位置。我看了这么多年的圣经,难道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放下了?我到处接受培训研读圣经,难道今天我要成为圣经的叛徒,这不是大逆不道吗?现在说眼前的书就是神话,这怎么可能?”这时我不知所措,哭着向主祷告:“主啊!他们说这本小书卷是你再来时的说话,我不敢确定。今天我听的道若是从你来的,求你开启使我能认出你的声音;如果不是出于你的,求你让我有分辨,不受迷惑,让我走好以后的路。”神垂听了我的祷告,奇妙地安排环境让我听到了他的说话。第二天我就开始头痛、呕吐,无法起床。弟兄看我躺在床上,就打开录音机播放神话语朗诵给我听,我听到神的话说:“你想看见耶稣吗?你想与耶稣同生活吗?你愿听见耶稣说的话吗?那么你将怎样迎接耶稣的再来呢?你预备好了吗?将以什么样的方式迎接耶稣的重归呢?我想每一个跟随耶稣的弟兄姊妹都愿以一个好的方式来迎接耶稣的再来。但你们是否想过耶稣再来的时候你真会认识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你看见耶稣灵体的时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时候了》)这一连串的问话使我不得不扪心自问:我怎么从来没想过以什么方式迎接主耶稣的再来呢?主耶稣若真的来了我能认识吗?思索中,我又听到神的话说:“或许你听了真理的道看了生命的言语之后,认为这些话仅仅有万分之一合乎你的意思、合乎圣经,那你就在这万分之一的言语中继续寻求,我还要劝你做谦和的人,不要太自信,不要太自高。在你仅有的一点敬畏神的心之中将获得更大的亮光,你仔细考察反复揣摩,你就会明白这一句句言语到底是不是真理、是不是生命。(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你看见耶稣灵体的时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时候了》)听到这谆谆劝告之语,我的心不由得开始颤抖、害怕、紧张起来:“莫非这真是神的说话?要不怎么说是生命的言语、真理的道呢?不是神话谁又能劝告我们说有万分之一合乎你的意思、合乎圣经就继续寻求呢?”接着,我又听到神的话说:“若你再三考察之后仍旧认为这些话不是真理、不是道路、不是神的发表,那你就是最终遭受惩罚之人,就是无福之人。这样的真理说得这么透亮、说得这么明白你都接受不了,那你不就是不配蒙神拯救的人吗?不就是没有福气归回到神宝座之前的人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你看见耶稣灵体的时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时候了》)听到这话,我反复揣摩这些天来与弟兄姊妹在一起交通时,我确实是带着抵触、猜疑的心,明明听出弟兄交通的都符合真理,却不愿承认他所传的是神的作工。难道我真是无福之人,不能蒙神拯救?这时我突然意识到,今天若不是我无法起床,根本就不可能听到这些话,难道这是神的爱没有离弃我?今天所发生的一切是神的奇妙摆布,是神在引导我听他的说话?正想着,我又听到:“好好想想吧!不要草率不要鲁莽,别把信神的事当作儿戏,应该为自己的归宿、为自己的前途、为自己的生命着想,不要玩弄自己,这些话你都能接受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你看见耶稣灵体的时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时候了》)这些话正说到我的心坎儿里,我的心被吸引住了。

弟兄见我听得很专心,又拿来一盘磁带播放给我听。神的话说:“神所作的每步工作都有实际的意义。当初耶稣来的时候是男性,这次来的时候是女性,从这里你能看见神造男造女都能为着他的工作,而且在神那儿没有性别的划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听到这里,我的观念又出来了,心想:“耶和华是圣父,主耶稣是男性,这里为什么说神这次道成肉身是女性?原来还是‘东方闪电’!”悖逆的我伸手“啪”的一下把录音机关了,气愤地说:“到底还是露出了真面目!”这时,弟兄诚恳地对我说:“姊妹,神本没有性别,他不是男性,也不是女性。耶和华以灵的方式作工,你说他是男是女?人称他‘圣父’,对受造的人类来说,‘父’就定规是男性,但你能把‘父’的字面意思套在神的头上,说耶和华就是男性吗?马太福音25章1节记载:‘那时,天国好比十个童女拿着灯出去迎接新郎。’你能说童女迎接新郎,那童女都是姊妹吗?若这样说那弟兄就没份了。启示录12章5节:‘妇人生了一个男孩子,是将来要用铁杖辖管(辖管:原文作牧)万国的;她的孩子被提到神宝座那里去了。’这里的‘男孩子’是指得胜者,那全都是弟兄吗?这样姊妹又没份了。从中看到,我们根据‘父’‘圣父’‘子’‘独生子’这些字词的字面意思定规神是男性,这是错谬的。神原本是灵,并没有性别的划分,只是因着工作的需要,神的灵务必得成为肉身来作工,而神造的人类只有男人、女人两类人,那神道成肉身不是成为男性就是成为女性,这是自然的事。全能神的话说:‘所谓“神”不仅是圣灵、那灵、七倍加强的灵、包罗万有的灵……(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论到“神”,你怎么认识》)既然神是包罗万有的,那你能测透吗?难道神只能是男性的形像吗?”我听弟兄谈得确实在理,我无话可说,只是静静地听着。接着,弟兄给我读全能神的话:“你真敢说‘耶稣就是神,神就是耶稣’吗?你真敢说‘神就是灵,灵就是神’吗?你敢说‘神就是穿上肉身的人’吗?你真敢说‘耶稣的形像就是神伟大的形像’吗?你能用你的文才将神的性情、形像都说透吗?你真敢说‘神只照着神的形像造了男性,却并没有照着神的形像造了女性’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论到“神”,你怎么认识》)弟兄又交通道:“若按人的观念,神只能成为男性,那么‘神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像造男造女’(创1:27),这又如何解释呢?没犯罪的亚当是神荣耀的彰显,那夏娃不也是吗?他们不都是从神呼出的气息而获得生命的吗?所以,神道成肉身成为男性能代表神的形像,成为女性也能代表神的形像。全能神的话说:‘现在你真知道什么叫神吗?神是人吗?神是灵吗?神真是男人吗?只有耶稣能完成我要作的工作吗?你若选择这其中的一种来概括我的实质,那你属于太无知的忠诚的信徒了。若我仅仅作一次道成肉身的工作,那你们会不会将我定规?你真能将我一眼望穿吗?就你有生之年中接触到的真能将我概括透吗?假如我在肉身中作两次工作都相同,你们又将怎样看我?能不能将我永远钉在十字架上?神就像你说的那么简单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论到“神”,你怎么认识》)神的话点中了我们的观念,神这次道成肉身若不是女性,我们就会彻底定规神是男性,那我们就永远不能认识神。全能神的话还说:‘神的作工总是不符合人的观念,因他的作工总是常新不旧,他不重复旧的工作,而是作他以前从未作过的工作。因着神不作重复的工作,又因着人总是用以往的神的作工来衡量神今天的作工,所以神的每一步新时代的工作都很难开展,人的难处太多了!人的思想太守旧了!人都不认识神的作工,但人又都定规神的作工。(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将神定规在“观念”中的人怎能获得神的“启示”呢?》)神是常新不旧的,从创世到如今,神的作工一直向前发展,从不作重复的工作,天天说新话、作新事,但神的实质永恒不变,作工的宗旨不变,无论作工的方式怎么变,都是为了更好地拯救人。再说,神是造物主,我们是受造之物,难道神作什么工作、如何作工还要和我们商量吗?还要经我们批准吗?我们不同意神道成肉身成为女性,神就不这么作了吗?这未免太霸道,太没理智了吧!我们有什么资格定规神呢!”听到这儿,我的心已被打动,不知不觉我的眼中已满了泪水,全能神利剑般的话终于打开了我的心门,拨开了我心中的迷雾。是啊!我是受造之物,岂能将神的作工一眼望穿呢?我怎么能将神定规呢?神又岂能被我的观念所限制呢?我太狂妄,太自高,太没理智了!此时,我已完全听出全能神的话就是神的亲口发声,就是主再来时发表的新说话!我恨自己为何这样刚硬悖逆,神早已道成肉身来在地上作工多年,而我不仅不接受神的新作工,还施尽手段拦阻弟兄姊妹接受真道,不惜传播谣言毁谤、亵渎神的作工,甚至丧心病狂,瞪着眼睛捏造谣言抹黑神的教会,竟依靠中共政府抓捕传福音的弟兄姊妹,我简直丧失了人性,我所做的太让神伤心了!此时,面对神严父慈母般的话语,我痛心疾首、无地自容!一桩桩、一件件抵挡神的罪恶事实,就如一把把刀扎在我的心上,我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在神面前忏悔祷告:“全能神啊!我真是丧尽天良,简直就是断送弟兄姊妹生命的刽子手,是拿刀‘刺’你的罪大恶极之人!按我的所做所行根本不配活着,更不配接受你的拯救!现在我真是懊悔已极,无法原谅自己所犯下的罪行!全能神啊!我这个罪孽之子能在抵挡中被你征服,这是你极大的怜悯和恩待,若不是神你拯救我,我只能随从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在抵挡你的罪恶道路上狂奔,最终将自己送入地狱之中。全能神啊!我的这口气息是你的忍耐换来的,千言万语诉说不尽我对你的感激与亏欠,只愿在以后的光阴中为你的福音工作献上全人,把被蒙蔽的仍在黑暗中的弟兄姊妹带到你面前,安慰你伤痛的心。”从此,我这个曾经疯狂抵挡全能神的罪孽之子走上了传扬神末世福音的道路。

上一篇: 95 我刚硬的心被神爱融化

下一篇: 97 狂妄之徒在全能神的话中仆倒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2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个带领,在我没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二次再来,但因着上面大带领时时敲“警钟”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这话,使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想起这些,心里十分内疚,下面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弟兄姊妹说说,以便弟兄姊妹引以为戒,能早日回到神的家中。

7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原是三班仆人派的一名教会柱石,经过几番周折,终于在1999年5月跟上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我真是无地自容,愧对神的爱,愧对弟兄姊妹。同时,心里也充满了感激之情,感谢神在我最痛苦、最迷茫之时,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使我灵得供应,重得复苏,终于认识了神末世的作工,认识了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而回到了神家。下面是我对自己亲身经历的自述,望所有等待主重归的弟兄姊妹以及那些在十字路口徘徊的弟兄姊妹能从中有所启发,早日来到神的面前,因我曾是你们中的一员,也曾是受蒙蔽者中的一个。

9 冲破网罗归向神

91年夏天我信了耶稣,因着主的特别恩待,在教会读圣经,不久我就开始讲道了,后来又牧养教会、带领查经作奋兴的工作,就这样我便坐上了大带领的位置,接待我的家庭约有上百家,常去牧养的教会有70多处,交通范围有亳州市、怀远县、涡阳县、利辛县、宿县等地,因此我常常奔走在各处教会,同时,我也苦盼救主耶稣的二次降临。可是94年的春天,当两位姊妹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我时,我不但不听还定罪、毁谤、亵渎,并把她们赶走。过了几天,她们又给我送来一本神话书——《救主早已重归》。当我看到书上说,主已经来到地上,而且还在中国作工时,我认为:不可能!便不假思索地把书烧掉了。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