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宗派首领被神话语征服的铁证

目录

102 碎尸万段难补我对全能神的万般亏欠

我原是“三自”的一名讲道员。1999年初,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传到我们这里,带领立即召集了聚会,并告诫我们说:“‘东方闪电’是迷惑人的假道,他们到各宗各派传讲一些谬论邪说,说什么主回来作了新工作,圣经已经过时了等等,现在有很多长老、牧师都被迷惑了,我们决不能当离道反教的‘叛徒’!……”为抵制“东方闪电”的侵入,我们还研究制定了不准接待生人、不准私自听道、设立防范小组看守教会等五条防范措施。散会后我便马不停蹄地赶到各聚会点传达“会议精神”,并捏造谣言说:“信全能神的用色情引诱人,谁若接受就会被终身监禁,不得自由!……”还组织信徒早、晚定时祷告咒诅“东方闪电”,就这样我疯狂地抵挡着全能神的末世作工。

1999年2月份,当我得知一名副讲道员接受了神的新工作时,就火速赶到他家,劈头盖脸地训斥了他一顿,为了杀一儆百,聚会时我又把他当作典型来“批斗”,并把他揪到讲台上逼他向主认罪,还令他写下“不再信全能神”的保证书,这才放过他。同月下旬,一姊妹送来神话书让我看,我狂傲地说:“谁看你的书!超出圣经的都是谬论、邪说!”说完,我一把夺过她手中的书一撕两半,摔在地上并用脚狠跺,还恶狠狠地吼道:“看你还来不来迷惑我!”姊妹哭着扒开我的脚夺撕烂的神话书,又被我无情地撵出去。几天后,又有一位弟兄带来一部装有神话磁带的录音机让我听,不容他打开,我便兽性大发,夺过录音机朝墙上狠狠地摔去,弟兄惊呼一声“你?”眼泪便夺眶而出。可我仍不肯罢休,像疯子一样从摔坏的机子里抽出磁带乱扯乱拽,弟兄看着我的野蛮行径痛苦万分,但他仍流着泪求神饶恕我的罪过,即便这样,刚硬的我还是毫不客气地将他轰了出去。

到了1999年3月份,全能神的末世福音在我们这一带如火如荼地迅猛扩展,一批批的弟兄姊妹都接受了新工作,随之我的抵挡也达到了最高峰:每天不是到东村“劝化”,就是到西村“挽回”,忙得不可开交,累得筋疲力尽,最后我干脆吃住在教会,可仍没能扭转“乾坤”。为此我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我如此奔波,教会却一天天趋于瓦解呢?于是,我就去寻访我最崇拜的老牧师(因常听他讲如何防范“东方闪电”),相信他一定能解开我心中的谜团,哪知他却患了哑巴症、卧病在床,我的一丝希望也破灭了。接下来教会的情况更是糟糕:财务执事与教会会计结账时因100元钱大打出手,连桌子、板凳都砸坏了;几天后,会计又动用教会的钱买了一辆机动四轮车;同月,上面来的布道员在吃饭时竟毫不顾忌地抽烟、喝酒……更让人感到可怕的是附近教会中发生的事:邻庄陈长老在礼拜天讲道时大肆定罪、亵渎、毁谤全能神的作工,可下讲台时却摔断了胳膊,造成严重的骨折;后庄教会会计李姊妹把几名接受神新工作的姊妹逐出教会,并侮辱她们,还打赌说:“你们信的全能神若是真神,就叫我死在大晌午天!”结果,第二天中午她和她婶子吵架时,一口气没上来竟真的死了!这正应验了她自己的誓言;还有另一处的教会带领平时封锁教会也很卖力,而其女儿在外打工时腿却被轧断了;再想想自家近段时间发生的祸患:上初中的儿子身上长满了脓胞疮;我开车时撞到了石墩上,险些酿成大祸……想到这里我吓得直打冷颤,周围的人都遭遇了灾祸,难道下一个临到大祸的是我?此后,我整天恍惚不定,暗自思量:以往我们都有主的恩典、平安、喜乐伴随,今天为什么主耶稣不保守我们了?为什么灾祸偏偏临及我们这些对主“赤心赤胆”的人身上呢?难道我们抵挡的“东方闪电”是真神?否则,谁又能将这些灾祸降在我们身上呢?谁又能将人的性命从神手中夺走呢?此时我又想起了圣经上的话:出于神的必然兴旺,出于撒但的必然衰败,对照教会光景:尽管我们大肆抵挡神的末世作工,但“东方闪电”的福音还是如火如荼地迅猛扩展,并且越来越多的弟兄姊妹归到了全能神的名下,而我们各处的教会呢?荒凉、堕落、衰败,并且趋于瓦解,莫非“东方闪电”就是真神?……想到此我不寒而栗: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不就成了抵挡神的恶人了吗?我……我不由得懊悔自己以前不寻求就妄下论断,做事太鲁莽、太欠考虑,简直没有一点信神人的模样,唉!再后悔也来不及了。于是,我就暗暗拿定主意:若再有人来传,我一定要认真听一听。

不久,一位弟兄又来给我传福音。我就静下心来认真地听了他的交通。弟兄从创世记一直谈到启示录,把神六千年的经营计划详细地给我谈了一遍,使我明白了神作工分时代、分步骤,不重复且不符合人的观念,但每步工都是根据人的需要作的。随后弟兄又针对我的观念“出圣经的都是谬论、邪说”读了一些神话: “圣经属于历史书籍,你如果把圣经的旧约拿到恩典时代吃喝,你拿着旧约时代所要求的在恩典时代实行,耶稣要弃绝你,耶稣要定你的罪,你用旧约来套耶稣作的工作,那你是法利赛人。你如果现在把新约和旧约套在一块儿吃喝、实行,今天的神要定你为罪,你跟不上今天圣灵的作工!你吃旧约,还吃新约,你是属于圣灵的流以外的人!在耶稣时代,耶稣按照当时圣灵在他身上所作的工作,来带领那些犹太人,带领所有跟随他的那些人。他所作的并不以圣经为根据,而是按着他的工作来说话,他不管圣经如何说,也不在圣经里找路来带领跟随他的人。他刚开始作工就是传悔改的道,而‘悔改’这两个字眼在旧约那么多预言里根本提都没提到,他不仅不是根据圣经作,他又带出了更新的路,作更新的工作。他从不参考圣经来传道,他的医病、赶鬼的异能在律法时代从未有人能作,他的工作、他的教训、他的权柄也是在律法时代无人作过的,他只是作他更新的工作,尽管有许多人用圣经来定他的罪,以至于用旧约圣经来将他钉在了十字架上,但他的工作却超乎圣经旧约,若不是这样,人又怎么能把他钉在十字架上呢?还不都是因为他的教训、他医病赶鬼的能力在旧约里从未有过记载吗?他作的工作都是为了带出更新的路,并不是有意来与圣经‘打仗’,或有意来废掉旧约圣经,他只是来尽他的职分,将新的工作带给那些渴慕、寻求他的人。他不是来解释旧约或来维护旧约的工作,他作工不是为了让律法时代继续发展下去,因他作工根本不考虑有无圣经根据,只是来作他该作的工作。所以,他不解释旧约预言,也不按着旧约律法时代的话来工作。他不管旧约怎么说,或与他的合或与他的不合,他都不关心,他不管别人如何认识他的工作,如何定罪他的工作,他只是在一直作他该作的工作,尽管有许多人用旧约先知预言来定他的罪。在人看他作工没有一点根据,而且有许多不符合圣经的记载,这不都是人的错谬吗?神作工还用套规条吗?神作工还得根据先知的预言吗?到底圣经大还是神大?为什么神作工非得根据圣经呢?难道神自己就没有任何权利来超脱圣经吗?神就不能离开圣经另外作工吗?为什么耶稣与他的门徒不守安息日呢?若说他按照安息日、按照旧约那些诫命实行,他为什么来了不守安息日,但洗脚、蒙头,还掰饼、喝酒呢?这些不都是旧约没有的诫命吗?他要按照旧约,为什么打破这些规条呢?你该知道,先有神,还是先有圣经!他能是安息日的主就不能是圣经的主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圣经的说法(一)》)神的话像一把两刃利剑刺透了我这颗麻木的心,使我如梦初醒:是啊!自己持守“出圣经就是谬论邪说”,这不是把神定规在圣经之中了吗?这不是用圣经给神定罪了吗?没想到我信神多年却成了抵挡神的法利赛人,还以为是对神“忠心耿耿”呢,真是瞎眼无知!此时我“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悔恨的泪水夺眶而出:全能神啊!我盲目定罪、亵渎你的工作,并捏造、散布谣言封锁教会,还搅扰已接受你工作的弟兄姊妹,使他们不能来到你面前,我实在是个地地道道的恶仆、连畜生都不如的败类!你差派弟兄姊妹多次传福音给我,可我却把你的拯救视为假基督的迷惑,还百般驱赶他们,更令你不能容忍的是我毁坏录有你话语的磁带,撕毁你的亲口发声,还犯下了亵渎圣灵的滔天大罪,我实在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罪人、名副其实的敌基督啊!按我的所作所行早该受咒诅,早该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可你并没有按我的恶行来待我,仍以极大的爱宽容了我,面对你如此洪恩,我自愧蒙羞、悔断肝肠!全能神啊,我就是碎尸万段也弥补不了对你的万般亏欠,我不愿再说什么好听的话语,只愿悔过自新,将自己的所有都献给你,竭尽全力与你配合,把我所捆绑的及更多的在黑暗中摸索的弟兄姊妹带到你的面前,以此来安慰你心!

来到全能神的家中,我被眼前这喜人的景况吸引了:弟兄姊妹在一起尽情唱诗赞美,交通真理释放自由,哪里有一点被监禁的迹象?无论是聚会还是平时相处,他们都是规规矩矩的:弟兄坐一边、姊妹坐一边,说话有分寸、言谈举止端庄正派。而且全能神在《国度时代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第四条中说:“人有败坏性情,更有情感,所以配搭事奉一律禁止异性单独配搭,若发现一律开除,谁也不行。”从中看到神恨恶人的邪恶、败坏,所以就用行政严格要求所有跟随他的人,充分体现了神公义、圣洁、不容人触犯的性情。回想自己以往所捏造的“用色情引诱人”、“若接受就会被终生监禁”的谣言,全是对神的亵渎、对真道的诬蔑!不知蒙蔽了多少弟兄姊妹,我真是罪该万死,死有余辜!感谢全能神给了我这个赎罪的机会,我愿将自己的罪恶行径公布于众,以此来弥补我的罪过。亲爱的弟兄姊妹,或许你会为我抵挡神的恶行而痛恨、唾弃,或许你会为我能接受神的救恩而感慨、高兴,但无论怎样我都真诚地奉劝那些仍在受谣言蒙蔽的弟兄姊妹能吸取我的教训,不要再听信谣言,不要再抵挡神的新工作。若你虚心寻求、考察全能神的作工,你就会得到神末世的救恩!否则等待我们的将是千万年稀有罕见的大灾大难!全能神提醒我们说:“没有人知道,神一次又一次地提醒劝勉人类,就是因为他手中预备着从未有过的灾难,这个灾难是人的肉体与人的灵魂所难以承受的,不是仅仅惩罚人的肉体,而是针对人的灵魂。你要知道当神的计划落空时,当神的提醒劝勉没有得到回报时,他将会发出什么样的怒气呢?这是任何一个受造之物从未尝到也未曾听到的,所以我说,这个灾难是前所未有的,也是以后不会再有的。因为神的计划是只造这一次人类,也只拯救这一次人类,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是人生命的源头》)

河南省商丘市 李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