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一个悖逆之子的忏悔

山东省 王建文

我原是基督十字架真理派的一名带领,出生在一个三代信主的家庭里,爷爷和父亲都曾是教会的长老,在这种家庭环境的熏陶下,我自幼立志要继承父辈的嘱托,一生忠心事奉主。高中毕业后,我就开始了专职事奉,靠着主给的恩赐——医病赶鬼、按手祷告,几年间,在安丘一带传信徒三四百人,建立教会十几处。作为带领,我既能讲道,又有这么多恩赐,所到之处无人不仰望,我也自认为是对主最忠心的人,但万万没想到,这些却成了我抵挡神末世作工的资本,若不是全能神爱的刑罚与他那带有权柄的话语将我征服,我真不知早死在何处。

1996年初,一度复兴的教会不知为何渐渐开始荒凉,讲道也没有新鲜的供应了,弟兄姊妹越来越冷淡,许多信徒离开教会走向了大千世界。还有的弟兄姊妹已失去了主赐的平安:有的老病重犯;有的被鬼缠身;我的恩赐也失去了往日的成效;一些主要同工都停止事奉退出了教会……面对教会荒凉的光景,我四处奔走呐喊仍无济于事,心中再也没有了力量。就在这时,我听说国内兴起了一个派别叫“东方闪电”,说是主的重现,发展得很快,许多教会的主要同工及带领都跟随了,并且还到处传福音,信心特别大。而当时我却想:“东方闪电”不可能是主的重现,这一定是应验了主耶稣的预言——末世的假基督出现了!

1999年冬天,一个教会的同工告诉我:“教会里来了个传末世福音的,讲神的第三步作工,说现在是国度时代,听了他们的歌还挺受激励的……”我一听就说:“神不可能这么作,千万别受他们的迷惑,那肯定是‘东方闪电’的人。”于是我马上赶了过去,硬把那个传神末世作工的弟兄赶走了,并立即召集聚会嘱咐弟兄姊妹:“如果再有人来传,任何人不许接待!”后来,又有许多弟兄姊妹来到我家给我传,都被我拒之门外。2000年年底,有关“东方闪电”的谣言在我们这里更是传开了:“‘东方闪电’的人用金钱、美色拉拢教会骨干,谁不顺从就会家破人亡……”尽管这些谣言都未见事实,但为了防止弟兄姊妹被“迷惑”,我便添枝加叶、推波助澜,在各个教会大肆宣传,还从三自教堂要了三十多本抵挡“东方闪电”的材料,分发给各教会弟兄姊妹学习。就这样,在我的严加防范下,来我们教会传末世福音的人都遭到了仇视、谩骂和拒不接待。但令我纳闷的是,我们这样对待他们,他们的信心却丝毫未减,仍不间断地来给我们传,仅2001年一年间到我家来的就有上百人次。

尽管我极力地抵挡,封锁教会,但仍有许多弟兄姊妹背着我偷偷地接受了神的新工作,而我岂肯善罢甘休!一次,有个弟兄刚接受不久,我便恐吓他说:“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东方闪电’是迷惑人的,现在退出来还来得及,再晚就出不来了……”吓得那个弟兄马上交了书,直到现在仍不敢接受。还有一姊妹接受了,我多次派人去劝说她都不听,后来我就唆使她丈夫对她大打出手,对传福音的人也连打带骂,逼得她只好不信了。

由于我疯狂抵挡神的末世作工,神的惩罚临到了我。1999年至2001年间,我负责的建筑队在拆旧房时,一个弟兄被砸死,责任都得我担着;同工用车拉架板时,撞伤了人,赔偿医药费八千多元;2000年冬天,我又出了两起摩托车事故;我种的经济作物连续两年亏损三四千元,而且养猪猪死,养牛牛死。这一连串的打击令本来就家境清贫的我更是负债累累、雪上加霜,又加上教会荒凉,弟兄姊妹消极软弱,面对这一切,我几乎绝望了!难道我的路真的走到尽头了吗?多少次我跪在主面前痛哭流泪地呼求:“主啊!你在哪里?这几年我带着弟兄姊妹撇下一切竭力为你奔跑、花费,等候你的到来,可现在羊群四散,教会荒凉,一片惨淡。主啊!你要掩面到几时呢?为什么我们失去了你的看顾和保守?是我得罪了你吗?是你离弃了我吗?……”我辗转反侧,仍不知临到这一切的原因,难道这世上还有比我们更高的道吗?“东方闪电”的人为什么有那么大的劲呢?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他们?难道真是神作了新的工作?绝望中我第一次存着寻求的心向主呼求:“主啊!你真的来了吗?我实在不明白,求你加给我力量,求你向我显明你的心意吧!”

2002年夏天,我在朋友家遇到一位从外地来的弟兄,当我得知他也在传“东方闪电”时,我想这次一定得弄个明白。通过一番交谈后,我觉得他讲的道很高,是我从未听过的,而且所谈的也都有圣经根据,并没有离开圣经。后来,他给了我一本《话在肉身显现》,说是神在末世打开的小书卷,让我认真读。我接过书首先翻到第一页读了起来。全能神说:“‘神’与‘人’不能相提并论,他的实质、他的作工都是最令人难测的,也是最令人不解的。神若不亲自作工说话在人中间,人无论如何也不能明白神的心意,这样,即使那些为神奉献一生的人也不能获得神的称许。神不动工,人做得再好也是枉然,因为神的意念总是高于人的意念,神的智慧无人能测透。所以我说那些把神与神的作工‘看透’的人都是无能之辈,都是狂妄无知之人。人不该定规神的作工,更何况人并不能定规神的作工。人在神的眼中简直没有一只蚂蚁那么大,怎么能测透神的作工呢?那些口口声声说‘神不这么作工神不那样作工’、‘神是这样神是那样’的人不都是口出狂言的人吗?我们都应该知道,属肉体的人都是经撒但败坏的人,本性都是抵挡神的,不能与神平起平坐,更不能为神的工作出谋划策。神到底如何带领人这是神自己的工作,人理当顺服,不应有这样那样的看法,因为人只是尘土。……我们既然相信有神,既然想满足神、想看见神,就应当寻求真理之道,寻求与神相合之道,不应硬着颈项与神对立,这样做有什么好果子吃呢?(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写在前面的话》)看到这儿,我觉得这些话句句带着权柄、威严,不由得有些胆战心惊,心想:这怎么像是在说我呢?我不就是硬着颈项与全能神对立吗?……

接下来我又翻到另一篇看到全能神说:“许多人抵挡神拦阻圣灵工作不就因为对神的多种多样的作工并不认识,而且还以自己仅有的一点知识、道理来衡量圣灵的作工吗?这些人虽然经历浅薄,但又生性骄蛮、放纵,轻视圣灵的工作,忽视圣灵的管教,而且用自己那微不足道的旧道理来‘印证’圣灵的工作,还装模作样,满以为自己学识渊博,可以横贯世界内外,岂不知道这样的人都是被圣灵厌弃的人,都是被新时代淘汰的人吗?……遇到圣灵新的作工不是慎重地对待而是信口开河、随意评价,任着自己的性子否认圣灵工作的正确性,而且还辱骂或亵渎,这样轻慢的人不都是对圣灵工作不认识而且又天生骄纵的狂妄之徒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在这些话的审判、揭示下,我不得不思想这几年来我都干了些什么,起初听到“东方闪电”时就不假思索地定规说不可能是神的显现,并且竭力抵挡,自己不寻求还封锁教会,拦阻别人寻求考察,甚至谩骂、驱赶传福音的弟兄姊妹,我的所作所为不正是没有敬畏与寻求之心的表现吗?我这不是在信口开河、随意评价、论断吗?又想到这几年家里所临到的一切祸患……难道这真是神的作工?神真的已重返肉身?我的心再也无法平静,既激动又害怕,似乎预感到什么,觉得一切都将要真相大白。

我又继续读神的话,看到全能神说:“虽然耶和华、耶稣、弥赛亚都是代表我的灵,但这几个名只是代表我的经营计划中的不同时代,并不代表我的全部。在地之人所称呼的我的名,并不能把我的所有性情与所是尽都说透,只是在不同的时代对我有不同的称呼。因此在末了的时代,就是最后的一个时代来到之时,我的名仍然要改变,不叫耶和华,也不叫耶稣,更不叫弥赛亚,而是称为大有能力的全能的神自己,以这个名来结束整个时代。我曾经叫过耶和华,也曾经被人称为弥赛亚,人也曾经爱戴我叫我救主耶稣,今天我已不再是人以往所认识的耶和华和耶稣,而是在末世重归的、结束时代的神,满载着我的所有性情,而且满有权柄、尊贵、荣耀地兴起在地极的神自己。……最终,万国必因着我的话而得福,也因着我的话而被砸得粉碎,让末世所有的人都看见我是救世主的重归,我是征服全人类的全能神,也让人都看见我曾经作过人的赎罪祭,但在末世我又成了焚烧万物的烈日之火,也是显明万物的公义的日头,这是我末世的工作。之所以我取这名又带有这样的性情,就是为了让所有的人都看见我是公义的神,是烈日,也是火焰,让所有的人都敬拜我——独一真神,也让人都看见我的本来面目:并非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也并非只是救赎主,而是天上地下和沧海中的所有受造之物的神。(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救主”早已驾着“白云”重归》)我感到这话的字里行间都带着权柄,带着能力,带着一种不可侵犯的威严。我突然又想起了启示录上说“主神——全能者啊,你的作为大哉!奇哉!(启15:3)我豁然开朗,原来耶和华、耶稣、全能者是神因着不同的工作而有的三个不同的名,其实是一位神。此时我已泪如泉涌,声泪俱下,没想到我竭力抵挡的竟是我苦盼多年的主耶稣!悔恨之中我又惊喜万分,难怪这些年来教会出现这样的光景,原来是神作了新的工作,我们没跟上圣灵作工的步伐,被神所厌弃、淘汰,才导致弟兄姊妹失去神的看顾与保守……神啊!感谢你的开启,感谢你的拯救,使我回到了你的怀抱,否则我真不知要死在何处!

跟随全能神之后,我回想这几年神为了拯救我不知差派了多少弟兄姊妹来给我传福音,而我却执迷不悟;为了让我醒悟神一次次的击打管教但我却麻木痴呆,不知遭祸患是为何。今天我终于明白了神拯救我的良苦用心,为了弥补我的过犯减轻以往的罪行,我决心要去告诉弟兄姊妹:“东方闪电”就是真神的显现,赶快跟上神作工的步伐。可就在我到教会传神末世作工没几天,我们派别的老仆人就封锁了教会,下令谁要接待我就开除谁。一时间,教会里如同开了锅一样,各种传言四起:有的说我被美女控制了,有的说“东方闪电”的人给了我三万元钱……那段日子,虽然我苦口婆心、费尽了口舌,但每到一家都是遭到冷眼和谩骂……面对这一切,我更悔恨自己以往作恶太多,因着自己的狂妄,没有寻求真理的心,害了自己,更害了弟兄姊妹。今天,我被神征服得以来到神的宝座前,享受着全能神所供给的一切丰富,可那些曾与我朝夕与共的弟兄姊妹,直到今日仍拿着当年我分发的材料抵挡着神末世的作工,死也不肯接受。我无法表达自己懊悔的心情,我愧对弟兄姊妹,更愧对曾为我们舍命流血、今又尝尽逼迫患难的独一真神。当我一次次被弟兄姊妹驱赶出家门时,我真切地体尝到了神作工的艰辛和神为了拯救我们所花费的心血代价!

上一篇: 117 没有全能神就没有我的今天

下一篇: 119 全能神的话唤醒了我的心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7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原是三班仆人派的一名教会柱石,经过几番周折,终于在1999年5月跟上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我真是无地自容,愧对神的爱,愧对弟兄姊妹。同时,心里也充满了感激之情,感谢神在我最痛苦、最迷茫之时,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使我灵得供应,重得复苏,终于认识了神末世的作工,认识了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而回到了神家。下面是我对自己亲身经历的自述,望所有等待主重归的弟兄姊妹以及那些在十字路口徘徊的弟兄姊妹能从中有所启发,早日来到神的面前,因我曾是你们中的一员,也曾是受蒙蔽者中的一个。

11 昨日的抵挡 今日的悔恨

我原是恢复流的一名中层带领,1985年我蒙召归主后,就一直在主的恢复流里。我一直认为圣经是一本生命书籍,其中的每句话、每一个字都是神所默示的,神六千年来对人类的美善心意全在圣经里向我们显明了,因此我视圣经如自己的命根子,更对能给我们带来“拔高异象”的李弟兄崇拜有加。我总认为神借着李弟兄已将六十六卷圣经的奥秘揭示完了,所有的奥秘、精华全向我们显明了,什么时候敌基督定盟约,什么时候建圣殿,主什么时候回来,把我们提到哪里,时间、地点统统告诉了我们,我们只需聚会、顺服,只等启示应验时我们被提、作王掌权了。

9 冲破网罗归向神

91年夏天我信了耶稣,因着主的特别恩待,在教会读圣经,不久我就开始讲道了,后来又牧养教会、带领查经作奋兴的工作,就这样我便坐上了大带领的位置,接待我的家庭约有上百家,常去牧养的教会有70多处,交通范围有亳州市、怀远县、涡阳县、利辛县、宿县等地,因此我常常奔走在各处教会,同时,我也苦盼救主耶稣的二次降临。可是94年的春天,当两位姊妹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我时,我不但不听还定罪、毁谤、亵渎,并把她们赶走。过了几天,她们又给我送来一本神话书——《救主早已重归》。当我看到书上说,主已经来到地上,而且还在中国作工时,我认为:不可能!便不假思索地把书烧掉了。

2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个带领,在我没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二次再来,但因着上面大带领时时敲“警钟”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这话,使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想起这些,心里十分内疚,下面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弟兄姊妹说说,以便弟兄姊妹引以为戒,能早日回到神的家中。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