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宗派首领被神话语征服的铁证

目录

121 一个悖逆之子的转变过程

1996年秋,我在真耶稣教会信了主耶稣。后来,我就开始讲道,负责所在教区30多处教会的牧养工作。

在1999年的一次同工会上,沈阳李长老对我们说:“近几年兴起个‘东方闪电’派,他们传主二次道成肉身了,是女性;他们发展迅速,势不可挡,凡是信耶稣的都是他们猎取的对象;他们是黑社会组织,对信主的人采用美色勾引、金钱收买,要不就是采用暴力手段,凡不顺服他们的人,都会被打断胳膊、腿,被割去鼻子或耳朵。我们各地教会的长执和信徒被他们掳去不少,现在他们已到了昌图一带,你们要严加防范,务必看好羊群,避免弟兄姊妹被他们掳去……”对长老的话我没有一点疑惑,从那以后,我每到一处教会就大肆宣讲长老的话,并且还捏造说:“‘东方闪电’这伙人男女混杂,污秽不堪。”为了防止弟兄姊妹离开教会接受“东方闪电”,我又亲自教信徒如何防范、抵挡的方法。

一次,一个多年失去联系的李弟兄突然来到我家,给我传神末世福音,还把神话语书拿给我看。我气愤地亵渎说:“赶快收起来!这是鬼话,我不能看。”他看我如此顽固,只好收起了神话,临走时他非常诚恳地劝我:“千万不要再说亵渎神的话!”但我却不以为然。

另有一次,我和长老从吉林回来的路上,听说调兵山教会我们重点培养的一个姊妹接受了“东方闪电”,我听了便大动肝火,立刻赶去质问。但我只找到了那个姊妹的妹妹(也接受了全能神),于是我对她极力“挽救”,可无论我怎么劝说,她也不肯动摇,却反问我:“你们说主今天来、明天来,最后又说没应验,如今主真来了,你们为什么不接受呢?”我强词夺理地说:“虽然我们说的没应验,但你信的‘东方闪电’女基督却是迷惑人的……”我狂傲地不让她再说话,毫无顾忌地亵渎、毁谤着全能神,她用祈求的目光要求我不要说这样的话,但我根本不理,反而命令她丈夫何弟兄(没接受)对她要严加看管,并恐吓说:“你若看不住她,有一天她会被人领跑了,就会成为别人的妻子了。”之后,我又在教会中再三叮嘱弟兄姊妹务必要与她们姐俩划清界限、断绝来往,免得被她们“迷惑”。在此同时还把一个被我们怀疑接受“东方闪电”的弟兄赶出了教会。那时,我立志与“东方闪电”决战到底,誓死捍卫“真耶稣教会”。我一方面极力宣传“如今已是末世,主必快来”,一方面疯狂抵挡重返肉身的全能神,从沈阳苏家屯到铁岭的西丰、开原、昌图各处无不留下我抵挡全能神的踪迹。

1999年11月份,开原一处教会有几个弟兄姊妹接受了全能神,我又风风火火和几个教师一起去挽拉。到了那里,知道了这几个人都是很追求的信徒,可我怎么也弄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好的弟兄姊妹能信“东方闪电”?为了把他们拉回来,我们费尽苦心,说了许多亵渎全能神的话,又说了一些信“东方闪电”就得家破人亡的恐吓话,即使这样他们也没有一个人听我们的。谈话中,一个姊妹问我对圣经关于基督再来的预言中路加福音17章25节: “只是他必须先受许多苦,又被这世代弃绝”的经文是怎么理解的?说实在话,我讲了这么多年的圣经,但却从来没注意过这节经文。此时我联想到“东方闪电”确是被各宗各派弃绝的,于是我心虚嘴硬,支吾搪塞,所问非所答地说:“真耶稣教会就是末后的活耶稣……”接着她又问我几处关于主来的经文,我暗暗吃惊,她提的问题看似很简单可我却回答不清楚,只得应付着,自己也感觉回答得自相矛盾,但我在理屈词穷之时还是不肯寻求。

2001年末,双井子教会的一个弟兄给我打来电话,让我赶快去他家研究如何对付给他传全能神的姊妹,我撂下电话带着反面宣传材料火速前往。到那后,我们经过周密研究决定:先听她们的交通,在听交通的过程中抓把柄羞辱她们。第二天早晨,来了三个姊妹,我不动声色,暗中察言观色,看她们到底怎样对我们施展美色勾引、金钱收买及暴力威胁的手段。但整个上午我既没发现她们的交通中有什么破绽之处,也没看到有我想象中的不良情况发生,所见到的是她们言谈举止大方稳重,而且对人热情、有礼貌,这使我很失望。吃过午饭,为了伺机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我把我的住址和电话号码给了她们,假意地表示愿意继续交通。过了两天,她们到了我家,交通了一段时间,我仍没抓到任何把柄,只感觉她们与传言中所说的并不一样。后来,她们又打电话邀请我去她们那交通,我因两次都没抓到把柄,就不耐烦了,就随意亵渎一番,拒绝了她们的邀请。但这件事使我对“东方闪电”如何用美色勾引、金钱收买等等的传言产生了怀疑。后来我又听说西丰有两位教师因没接受“东方闪电”被他们毒打得很厉害,我就很想了解他俩遭到暴力的真相。

正巧2002年的春天,我们教派各处的教师要去沈阳开教区会,在苏家屯车站我见到了西丰的那两位教师,就问他们:“听说你们在清原县遭到传‘东方闪电’的人的毒打、伤害,他们是怎么对你们施行暴力的?是怎么用金钱、美女诱惑你们的?”两位教师的回答却只字没提到挨打受难、被金钱美女诱惑的话,只是说“东方闪电”的人如何给他们读神话,如何极力挽留、劝勉他们考察。听了他们这么说我很奇怪,“他们遭毒打”的话是从哪出来的呢?这时,李长老在一旁说:“‘闪电’的人为了得人对人可热情了,给买水果、做好吃的。”他这么一说,使我想起以前他说的话,感到长老说的话是前后矛盾,不禁引起了我的深思:这两位教师多次与“东方闪电”的人打交道,一直也没接受,现在不还毫发无损?在事实面前我感到“不接受‘东方闪电’就被打断腿、割去鼻子耳朵”的话不可信!虽然这样,糊涂、刚硬的我仍然抵挡不肯寻求。

尽管我们百般阻拦、抵挡着“东方闪电”,但凡我所到之处听到的是越来越多的弟兄姊妹离开本会接受了“东方闪电”。开原有几处教会竟全体接受了全能神!再看我们的教会:聚会人数越来越少,聚会不到一个小时就有人睡觉。有时聚会讲道人连道也不讲,在那唠家常,或讲论些抵挡防范“东方闪电”的话,然后就散会;弟兄姊妹不仅老病复发而且又添新病的屡见不鲜,甚至暴死的、发生天灾人祸的接连出现;教师中间不但嫉妒纷争,而且有的竟然打麻将、抽烟、喝酒;更让人不解的是教会内部发生了淫乱……

面对日益荒凉的教会和弟兄姊妹纷纷接受全能神的局面,我们教师和长老在一起商讨对策,决定采用开灵恩大会、赞美大会、查经会,办学习班等办法来坚固信徒信心、奋兴教会,进而抵制“东方闪电”。但每次大会结束后,教会不但得不到复兴,反而更为荒凉。到了2003年,从年初到深秋,近一年的时间,我们同工教师之间已是很少来往,教区也再没组织召开一次同工会。看看极度荒凉的教会,看看自己软弱无力的样子,真感觉是山穷水尽了,我不禁哀叹:主啊!我信你的路走到头了吗?我该怎么办呢?

就在我绝望之际,神的救恩又一次临到了我。

2003年9月份的一天,昌图关山的一个同工打电话让我次日下午去他家,说还有八位教师和沈阳的李长老也去,当我们见面后,就本会传主来没应验、如何得救等问题动起了唇枪舌剑,到晚上9点多钟也没讨论出个结果,最后李长老宣布:以后各人走个人的路!正在这时,内蒙的韩弟兄打来电话,听说我们在一起聚会,就说要过来看我们。第二天,韩弟兄就赶来了,他提出的许多问题使众长老和教师们都无言以对,从他的交通中我认定韩弟兄一定已经接受了全能神。此时我心潮起伏难以平静:韩弟兄是有见识、有分辨的人,不可能轻易挪动脚步,他能接受全能神,说明“东方闪电”值得考察。

当天下午,我们离开了那里,韩弟兄邀请我有时间去他那一起交通,我爽快地答应了。回到家我把此事告诉了妻子,妻子有些担心,怕去了会遇到危险,我从这段时间所经历的许多实际事中权衡再三,认为此行不会有危险。于是,我从教会的荒凉讲到长老长期利用自相矛盾的谣言、谎话牢笼弟兄姊妹的实情;从我所接触到的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的实际人性活出讲到韩弟兄已经接受等现实情况。最后我说:“如果‘东方闪电’真是真道,我们不寻求、不考察,将来后悔就晚了。”妻子听后,终于打消了顾虑,同意我去寻求考察。

到了韩弟兄那里,弟兄姊妹热情地接待了我。我们从晚上7点交通到半夜12点,弟兄详细交通了耶和华与律法时代,耶稣与恩典时代,全能神与国度时代的关系;交通了神在不同时期作工的目的、意义;交通了神的作工常新不旧、不断变化等等。听了交通,我心里真有拨开了迷雾见到了青天的感觉,明白了神作工的原则;明白了“跟上羔羊脚踪”的内涵之意;知道了教会荒凉是因为神作了新工作,我们没有跟上圣灵作工的步伐,失去了圣灵作工的缘故。弟兄又针对我对神这次道成肉身是女性的观念给我读了全能神的话语:“神所作的每步工作都有实际的意义。当初,耶稣来的时候是男性,这次来的时候是女性,从这里你能看见神造男造女都能为着他的工作,而且在神那没有性别的划分。他的灵来了可以随便穿上一个肉身,这个肉身就可以代表他,不管性别是男是女,都可以代表神,只要是他道成的肉身。……神道成肉身两次,不用说,末世是最后一次,他是来显明他的所有作为的。假如这步不道成肉身亲自作工让人目睹,那在人观念里人永远认为神只是男性、不是女性。”“人总认为神是男的,而且认为神总是厌憎女人,神也不会叫女人得救的,这样,所有的耶和华所造又同样经败坏的女人不就永远没有被拯救的机会了吗?那耶和华造女人就是造夏娃不也成了没有意义的事了吗?女人不也就永远灭亡了吗?”我细细品味,明白了神作工的智慧不是人可测透的,神这次道成肉身成为女性不仅解除了人对神的错谬认识,更解除了人把神定规成是“男性”的观念,使人对神才会有正确的认识,知道神是灵,本无性别之分,懂得神作每一步工作都有实际意义,受造的人不该定规神的工作。

第二天上午,我们又在一起交通了《道成肉身的奥秘(一)》、《道成肉身的奥秘(二)》、《道成肉身的奥秘(三)》、《道成肉身的奥秘(四)》、《将神定规在“观念”中的人怎能获得神的“启示”呢?》等多篇神话,从这些神话中我得着了前所未有的开启,对神道成肉身的目的、意义有了进一步的了解,知道了神道成肉身是来开辟新时代、结束旧时代的,神道成肉身给人带来了真理、道路、生命,没有神作工人就没有光明的路可行。这时我才认识到了自己的贫穷、可怜、瞎眼,一无所知。神话说得既明白又透彻,从中我完全定准了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就是末后的基督,是真神!当我心服口服地接受了神的新工作时,弟兄姊妹高兴地为我来到全能神面前向神献上了赞美和感恩的祷告。他们那感人肺腑的祈祷震撼着我的心灵,我享受到了从未有过的灵里的甘甜。看着纯朴、善良、一身正气的弟兄姊妹,我存在心里的那些诽谤之语也早已土崩瓦解,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从心里发出感慨:神哪!我信你的路不是到了尽头,而是从现在开始朝着更高更美的境界迈进了!

下午,我回到家,兴奋地告诉妻子:“全能神是真道!是耶稣的再来!”然后我又找到本会同工,把自己的经历向他们作了介绍,他们也愿意考察。经过一段时间的考察,我直接牧养的几处教会的50多个弟兄姊妹都归到了全能神面前。而当我向外会同工传神的福音时,他们有的对我冷嘲热讽,有的打“110”,然后他们就联手封教会,不许任何人接待我。往日我是他们心中的“弟兄”,今天却成了他们眼中的“仇敌”,成了他们众人攻击的对象。面对弟兄姊妹的弃绝,我想起了自己的昨天,想起了曾抵挡、诽谤全能神的可耻的历史,想起了自己以讹传讹、人云亦云,并且胡编乱造谣言、谎话与神为敌的罪恶行径,我感到惭愧已极,羞愧难当。恨只恨自己太悖逆、太狂妄,从不虚心考察、不寻求,对道成肉身的全能神疯狂定罪、抵挡,犯下了滔天大罪。我得罪的是天地万物的主宰,得罪的是生我养我供应我全部的神自己!如今我看到自己真是禽兽不如,所犯下的罪行简直十恶不赦、死有余辜!我这才认识到自己是个最愚昧无知的人,是将神钉在十字架上的新时代的法利赛人。若不是神赐机会再次拯救,我仍认识不到自己一直在犯罪,更不会停止对全能神的定罪、抵挡、亵渎的恶行。感谢神的拯救!感谢神的宽容饶恕!我愿把自己的全部交给神,为神国度福音的扩展奉献我的全人!

各宗各派的弟兄姊妹,寻求吧!考察吧!全能神会打开我们的灵眼,让我们看见从未看见的奥秘,让我们得到从未接触过的真理。弟兄姊妹们,全能神就是末世重归的救主耶稣,神已来在人间作了新的工作,神已为我们摆上了丰盛的筵席,为我们预备了美好的天地。在他的救恩之门还没关闭之时,全能神随时都在迎接我们的到来!

辽宁省铁岭市 刘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