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宗派首领被神话语征服的铁证

目录

130 全能神拯救了我全家

作为一个真耶稣教会执事和讲道人的我因一时糊涂被油蒙了心窍做了许多抵挡全能神之事,但我的恶行非但没拦住他的作工步伐,反而因此遭到意想不到的惩罚,几经周折,我们全家终于在神爱的呼召下,回到了他的宝座前……

2001年7月的一天,我们真耶稣教会召开了各地带领、执事的紧急会议。会上长老说:“现在有个‘国度教’出现了,他们拿着什么‘小书卷’到处迷惑人,传的是神末世新工作,你们可要小心提防,一旦被他们骗去,就把你们打得死去活来,咱千万要看守好羊群,别让‘狼’进了‘羊圈’把‘羊’叼走了。只有我们真耶稣教会是属灵的教会,唯有真耶稣教会的人才能得救,真理就在圣经里,出了圣经就是‘异端’、‘邪教’,你们不能听,更不能信。”我听了这些话心想:我要忠心于神给我的托付,看守好羊群,不让丢失一只。回家后我就赶快召集小点的弟兄姊妹聚会,把长老的话照搬给他们,并学了约翰一书4章1节,让大家互相监督,一律不许接待生人。虽然我在警戒弟兄姊妹,但是我的心里也不踏实,生怕这“不幸”的事临到我。以后我每到一处讲道,首先问他们有人传‘国度教’吗?然后又严加警戒一番,这才放心了。自那以后,我更进一步地抵挡着全能神的作工。

同年10月的一天,有两个姊妹来到我家里,她们高兴地对我说:“神已二次道成肉身,在中国作了新的工作……”我一听是传‘国度教’的,心想,好呀!我整天让弟兄姊妹提防,没料到今天却临到了我的头上,我没等她把话说完,就气汹汹地说:“神来了,在哪儿?你带我去看看,你们才信了几天神就跑来给我传,难道神来了我不知道?!还用你们说,快走!走!走!……”硬是把她们推出了门外,她们走后,我又担心她们到弟兄姊妹家去,就急忙赶到一个信神有根基的姊妹家,进门就问:“刚才有两个传‘国度教’的人来过你这没有”,她说:“没有”。我那悬在半空的心才放了下来,又和她一起到别的弟兄姊妹家,挨家挨户地通知,不让他们接待那两个人。

2002年元月份,又有两个姊妹给我拿了一本书说:“这是神的话,你看看书就明白了。”我大声吼道:“你信你的,我信我的,我是决不会相信的,别在这骗人了。”姊妹并没有生气,又说:“耶稣的再来对于能接受真理的人是极大的拯救,对于不能接受真理的人是被定罪的记号。”我铁青着脸说:“你们一点爱心都没有,还咒诅人呢!我坚决不接受,哪怕神把我下到地狱、下到硫磺火湖,我都心甘情愿。”就怒气冲冲地把书硬塞到她手中并把她们赶出了家门。就这样我一味抵挡着全能神,还自以为是神忠实的仆人,却不知我一直在为自己积攒着恶行。

不久,我丈夫突然拉肚子,我就为他祷告,也不见效,只好盲目地带他到医院看,医生说是直肠癌,我听了此话如同雷击一般,路都走不动了。结果药是吃了一大堆,他的病却没有好转,我又召集弟兄姊妹同心合意地向神祷告,可是也并没有得到神的医治。

3月上旬的一天,天下着鹅毛大雪,一个年轻姊妹再次来到了我家。我也记不清她来过多少次了,我看见她的裤子已被雪弄湿了,但她好像感觉不到冷,我心想:这些人到底信的是啥神,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精神?在这么寒冷的天气里,仍跑个不停……姊妹见我看她,笑着说:“姨呀,咱今天能不能好好谈一谈。”我就应付着说:“谈谈可以,你告诉我你们信的是啥神,为啥自从去年有人给我传,我家就开始不平安了,你叔拉肚子一直不见好,把我都能愁死,我信神十七年了,都是平平安安的,现在怎么成了这个样子?”她说:“这是神为了拯救你们,借着管教、责打让你们认识他,让你们能够来到他面前,圣经上说过:‘管教的才是神的爱子’,这是神对你们的爱。”接着她又给我谈了:“撒种”、“收割”的比喻,还谈了启示录2章17节: “圣灵向众教会的说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得胜的,我必将那隐藏的吗哪赐给他,并赐他一块白石,石上写着新名,除了那领受的以外,没有人能认识。” 她又说:“凡能接受二次道成肉身的神的人才能认识神,才能明白那些奥秘,跟不上神脚踪的永远也不会明白,与神无关无份。”这时我丈夫听见了,他冲那姊妹恼怒地吼:“我烦得要死,你一天胡跑啥呢?脸皮真厚,快走!我们不听你在这胡说八道。”我对丈夫说:“我听了她的话也找不出不对之处,反而觉得有点新鲜感,就让她谈吧!我想看她一个年轻人能说出个啥奥秘来?”她又谈了神六千年经营计划分三步,就是同一位神的作工……我听后觉得这倒也符合圣经,但突然又想起长老说过的那些话时,我害怕了,身为一个带领怎能失去立场呢?我信神都十几年了,不能被一个黄毛丫头的三言两语就骗了,不能,千万不能走错,否则会后悔死的,我就借故把她支走了。她走后丈夫就警告我:不准再接待他们,不要和他们来往,咱就是信错了也要错到底。

在后来的日子,那个姊妹又多次给我传,还帮我干活,就连我刚出月子的小孙子的尿布都洗了,也不怕脏。说实话我真的有点感动了,可是我怕她是外表的做法,对她仍存戒备心理。

4月份的一天,我从外边回到家里,发现门口放了一本书《神隐秘的作工》,心想,我只是听那个姊妹给我谈得挺好,到底咋样,我看看她们的书再说,如果不对我就不接受,我不信她能把我这一百多斤重的人拉去不成,在这种心理支配下,我偷偷地看了起来,我看到书中有篇话说让人放下宗教观念、想象、地位。我想这观念和想象还可以放得下,但这地位我是绝对放不下,我在教会里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今天让我放下地位,我做不到,我气呼呼地把书扔在了一边。

面对丈夫的病情一直没有起色,钱也花了许多,一家人的心都不能静下来,我也是六神无主,想到我们信神多年,今天丈夫……唉!在我无可奈何之际又想起姊妹说这是神要拯救我们,让我们来到神的面前,莫非真是这样?于是我又重新拿起书,当我看到《写在前面的话》有这样一段话:“不是独立成一体的,是神在结束了律法时代以后所作的新时代的工作。同样,在耶稣的工作结束以后神仍在继续着他下一个时代的工作,因为神的整个经营是一直向前发展的,旧的时代过去就要有新的时代来取代,旧的工作结束就要有新的工作来接续神的经营。……神每开展一步新的工作总要有新的起头,总要带来新的时代,而且神的性情、神的作工方式、神的作工地点、神的名都要有相应的变化,这也难怪人都不容易接受神在新时代的作工。……要将人从撒但的权势之下完全拯救出来,不仅需要耶稣作赎罪祭来担当人的罪,而且还得需要神作更大的工作将人被撒但败坏的性情完全脱去。所以在人的罪得着了赦免之后,神又重返肉身带领人进入新的时代开始了刑罚审判的工作,这工作将人类带入了更高的境界。凡是顺服在他权下的人将享受更高的真理,得着更大的祝福,真正活在了光中,得着了真理、道路、生命。” 才让我恍然大悟:我原以为长老说他们的“小书卷”是迷惑人的,现在我才相信这是神的话,我还有什么可说的,这么奥秘的话谁能说得出来,说得真是太好了。从这些话中不但让人明白了神的作工,更能从中看到神的作工智慧、奇妙,我越往后看越明白,越看越放不下手中的书。丈夫看见了就板着脸说:“还嫌没把我害死,你竟然在那看‘邪教’书,快把书送走。”但此时的我已经完全被书中的话所吸引,无人能将我拉回去了。此后,姊妹又来给我交通,使我更定真了这步工作。

为了使丈夫也早日回到全能神的面前,我便给他谈神的新作工,可执迷不悟的他却说:“你被‘国度教’迷了心窍,已经无可救药了,你别给我谈。”我说:“你也应该好好想想,弟兄姊妹也不知来咱家跑了多少次,他们冒着严寒,顶着风雪,不管白天还是黑夜,他们为了啥?再看看他们的活出,哪像他们说的打人、骂人呢?每次来都帮忙干活,从不吃我们的一口饭,也没见他们身上带着伤,你就这么固执,看你都病成啥样了还这么顽固!”丈夫沉默了,借此机会我拿出神话让他看,他犹犹豫豫地接过了书……

丈夫看了一段时间的书后对这步工作也明白了一些,后来一个弟兄给他带来了磁带,又给他详细交通了他所不明白的问题。在神的带领、开启下他终于醒悟了,他激动地说:“这道不是‘邪教’、‘异端’,而是神的新作工。”我又给他唱了一首神话诗歌《万有之首全能神》:“……千万别生埋怨的心,否则神不赐恩典。疾病临到是神的爱,必有神的美意有神的美意在其中,虽然肉体受点苦,撒但的意念别收留。疾病之中赞美神,赞美之中赞美之中享受神。……” 我们完全被全能神的爱陶醉了……

在第二天他的病有好转,渐渐地在第四天就完全好了,他深有感触地说:“这真是神对我的爱,若不是神借这病痛来拯救我,我这瞎眼、愚昧的人怎么会来到神的面前呢!恐怕会因自己的悖逆、抵挡神而悔恨终生!真是感谢全能神的高抬、恩待啊!

如今,我们全家走上了新的人生道路,开始了新的生活,是神爱激励着我们,使我们的生活充满了赞美,聚会交通吃喝享受神的丰富,心情兴奋格外激动,不由使我唱起了赞美神的歌:“实际神啊,为了得着我们你心血耗尽,可我们悖逆败坏太深伤透了你的心,走到今天我们才知道,实在是蒙了你极大拯救。”

陕西省咸阳市 郑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