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 全能神把我从沉睡中唤醒

黑龙江省 于德顺

我原是被杀派的一名传道人,1994年蒙恩归主。由于我们派别的教义是解开了圣经上所谓的全部奥秘包括启示录上的预言,把启示录第11章的被杀、三天半从死里复活解释为十四万四千受膏者的见证,又把启示录第9章被杀的三分之一的人解释为神的选民,我们认为追求被杀就是成为十四万四千得胜者的必经之路,也是效法耶稣基督的成功之路,即是“正宗”的十字架道路。当时在我眼里,凡信主耶稣不这样领受的都是异端、假道。因此我在圣经里下了一番苦功,这也成了我后来抵挡全能神的新工作的资本。

1994年秋天,有两个弟兄到我家与我交通主耶稣第二次道成肉身来开展国度时代的工作,我当时用圣经章节和我们的教义竭力地反驳,见驳不倒他们,我就强词夺理地说:“圣经不能划分阶段,圣经是以色列的历史,是我们进天国的地图。主耶稣再来不可能道成肉身,你们不要再迷惑弟兄姊妹了。”其中一位弟兄刚开口:“弟兄啊……”我就蛮横地打断:“不要和我称弟兄,我们信的不是一位神。”但他还是面带微笑地说:“弟兄,请你看看神发表的话语吧!”我心想:“正好我反驳你们还没有素材和把柄呢!”于是我不怀好意地留下了这本书。当时我心里满了狂妄、藐视,抱着敌对、抓把柄的心态把书看了一遍,因此什么也没看明白,最后以“东方闪电”的书和我所领受的教义不一样为把柄,就给“东方闪电”定了个“假基督”的罪名。与此同时,我更加持守所在教派的教义,认为普天之下这才是唯一的真道,为此,我更大发热心为主作工。

1996年,我撇下了工作,开始全身心事奉主。同年5月,我在南方作工,听说“东方闪电”的人特别厉害,专门在各教派中拉信神信得好的人,一听他们的道就出不来了……我没有证实、查考就把这些道听途说的内容带到各教会宣传,不许弟兄姊妹接待“东方闪电”的人,若谁接待他们就在他们的罪上有份了。1996年8月的一次同工会上,休息时一个同工悄悄地告诉我:“有两个传‘东方闪电’的人来了。”我不屑地说:“不要怕,我来对付他们。”同工指认她俩后,我显出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轻蔑地问道:“你们来有什么目的?”其中一位姊妹说:“神已经回来作了新的工作,我们要把这大好的消息传给你们……”我立刻打断她的话,对她们一顿攻击:“别再高举‘假基督’了,你们交通的都是圣经外传,越过了基督的教训,请你们赶快离开教会,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就这样把她们赶走了,同工们纷纷都夸赞我:“你真行!”从此,我更加得意忘形了,疯狂地在各个教会大肆亵渎、抵挡全能神末世的新工作。

1998年,正当我为主大发热心的时候,我们总教会的领袖们因为钱财和地位产生了分歧,开始拉帮结派、嫉妒纷争,后来发展到把神圣的讲台当成了发泄仇恨攻击别人的“炮台”。为此,我找了相关圣经章节在同工会上专门针对这方面作过交通,但是无济于事。就这样,我们教派和别的教派一样都处在了混乱状态之中。不仅如此,这种状况如同麻风病一样在各处教会快速蔓延,几乎所有教会的福音工作都停止了,教会的光景是一天不如一天。这时,我才对自己传讲的“真理”产生了质疑:贪恋钱财、贪图名利地位、搞嫉妒纷争这些事都是神所厌憎的,可现在却在我认为是“普天之下唯一真道”的教会里发生了,这样下去我们何时才能达到洁净?……我火热的心开始慢慢冷却了。到了1998年秋天,我已心灰意冷陷入了极度软弱的痛苦之中,别说扭转教会的局面,我自己都瘫倒了。1999年,我无奈地离开了服事多年的教会,回到了世界,带着妻子、女儿在外地开了一个饭店。虽然我离开了教会,但内心深处不敢远离主,时常在主面前祷告,求主保守自己的心不被这邪恶、污秽的世界所吞噬。

就在我孤独无助、走投无路的时候,全能神的大爱又一次临到了我。那是2002年的冬天,我原教派的两名同工来到我家,和我谈起了信主的事,他说:“主耶稣已经第二次道成肉身来了,结束了恩典时代的救赎工作,开辟了国度时代话语征服、成全的工作。”我一听,心里立刻产生了抵触,反驳道:“你们怎么传讲‘东方闪电’的教义呢?主耶稣第二次降临怎么可能道成肉身呢?圣经上哪章哪节预言了主耶稣还要道成肉身?”其中一位同工说道:“路加福音17章24-25节记着:‘因为人子在他降临的日子,好像闪电从天这边一闪直照到天那边。只是他必须先受许多苦,又被这世代弃绝。’这里说到人子降临时必须先受许多的苦,这就说明主耶稣再来时还是以道成肉身的方式来,因为灵不能受苦也不能被人弃绝,只有肉身才能受许多苦、遭到人的弃绝。‘又’是指第二次,重复的意思,也就是说神第二次来要道成肉身,又被这个世代弃绝。而路加福音9章22节主耶稣说:‘人子必须受许多的苦,被长老、祭司长和文士弃绝,并且被杀,第三日复活。’这是指主耶稣第一次道成肉身被钉十字架说的。”同工交通完这两节经文,我惊呆了:圣经我都看了好几遍了,怎么就没看出主耶稣末世降临还要先受许多的苦,又一次被这世代弃绝的事呢?我不禁联想到,全能神的到来与当年主耶稣的遭遇一样,也遭到了整个宗教界的仇恨、定罪与亵渎,经文中所说“必须先受许多苦,又被这世代弃绝”这话的确应验了。如果真是主回来了,又作了新的工作,我不跟随,那我不就和当年的法利赛人一样吗?可一想到全能神这样道成肉身实际地作工、说话,与我们教派对启示录预言的解释相差太大了,太不合人的观念了,我心里就很不是滋味,疑惑、顾虑一齐涌上心头。这时神又引导我:“你们若不回转,变成小孩子的样式,断不得进天国。”(太18:3)我就把心中的顾虑都说了出来。同工直言不讳地与我交通:“你的顾虑都是因观念太重,所谓的观念就是你在圣经中所学的再加上你头脑的思维想象与逻辑推理,时间长了,这些东西在你的头脑中就形成了一个固定的神的形像,认为神就该这样作工、不该那样作工,也就是把神给定规了,只要神不按着你的思维想象作工,你就认为不是神的作为。可以说,人信的是并不存在的渺茫的神,信的是自己的观念想象。就像整个基督教为什么能形成两千多个派别,原因就在于此。今天很多人不能接受全能神的新工作,也是他们的想象观念将自己断送了。正如全能神所说:‘神显现不拘任何形式与国家的目的就在于能作成他计划中的工作,就如神在犹太道成肉身,目的就是为了完成钉十字架救赎全人类的工作,但犹太人都认为神不可能这样作,神不可能道成肉身成为主耶稣这样的形像。他们的“不可能”成了他们定罪神、抵挡神的依据,最终导致以色列亡国。如今的许多人又犯了这样的错误,他们大肆宣传神即将显现,但同时又定罪神的显现,他们的“不可能”又一次将神的显现定规在他们的想象中。……越是人认为“不可能”越是可能发生的事,因为神的智慧高过诸天,神的意念高过人的意念,神作工是超出人的思维观念这个范围作的,越是不可能的事越有真理可寻求,越是人的观念想象不到的事情就越有神的心意在其中。’(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显现带来了新的时代》)”听了这些话,我心中的疑云渐渐散去,也亮堂了许多,明白了马太福音9章17节主说旧皮袋不能装新酒的真实含义,里面立时有了种渴慕的心,使我愿意放下自己的旧观念,寻求考察全能神的最新作工。

从那以后,我每天如饥似渴地读全能神的话,在神的话中我对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完全定真了。此时回想起自己抵挡神的种种恶行,我由衷地悔恨与内疚。我恨自己瞎眼不认识神,把神的到来定罪为假基督的迷惑,并且不分青红皂白在各个教会中散布毁谤神作工的谣言,拦阻人考察神的作工,还驱赶传国度福音的弟兄姊妹,不知不觉为撒但搅扰破坏神的作工效了力,扮演了法利赛人的角色。正如主耶稣所说的:“……你们正当人前,把天国的门关了,自己不进去,正要进去的人,你们也不容他们进去。”(太23:13)如今这话正应验在我的身上,我懊悔痛苦到了一个地步,多少次在心中默默跟神祷告:“全能神啊!我在你的面前真是罪该当灭,但你以极大的爱宽恕了我。若不是你的怜悯、拯救,我仍在自己的观念中沉睡,在悖逆中抵挡,最终只能落得个沉沦灭亡的结局。神啊!我愿当牛做马来报答你的拯救之恩。”来到全能神教会,通过和弟兄姊妹接触,亲眼目睹了他们的人性活出及为广传福音拯救人所受的苦、付出的代价,我从内心深处不得不说这样一句话:他们才是真信神的人,是有神爱活出的一班人!以往传说“东方闪电”是黑社会纯属谣言。

上一篇: 135 我抵挡全能神悔恨终生

下一篇: 137 全能神的爱融化了我冰冻已久的心

末世灾难频发,带给我们什么警示?怎样才能在灾难中蒙保守?专题讲道,为你解答。

相关内容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原是三班仆人派的一名教会柱石,经过几番周折,终于在1999年5月跟上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我真是无地自容,愧对神的爱,愧对弟兄姊妹。同时,心里也充满了感激之情,感谢神在我最痛苦、最迷茫之时,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使我灵得供应,重得复苏,终于认识了神末世的作工,认识了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而回到了神家。下面是我对自己亲身经历的自述,望所有等待主重归的弟兄姊妹以及那些在十字路口徘徊的弟兄姊妹能从中有所启发,早日来到神的面前,因我曾是你们中的一员,也曾是受蒙蔽者中的一个。

昨日的抵挡 今日的悔恨

我原是恢复流的一名中层带领,1985年我蒙召归主后,就一直在主的恢复流里。我一直认为圣经是一本生命书籍,其中的每句话、每一个字都是神所默示的,神六千年来对人类的美善心意全在圣经里向我们显明了,因此我视圣经如自己的命根子,更对能给我们带来“拔高异象”的李弟兄崇拜有加。我总认为神借着李弟兄已将六十六卷圣经的奥秘揭示完了,所有的奥秘、精华全向我们显明了,什么时候敌基督定盟约,什么时候建圣殿,主什么时候回来,把我们提到哪里,时间、地点统统告诉了我们,我们只需聚会、顺服,只等启示应验时我们被提、作王掌权了。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个带领,在我没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二次再来,但因着上面大带领时时敲“警钟”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这话,使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想起这些,心里十分内疚,下面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弟兄姊妹说说,以便弟兄姊妹引以为戒,能早日回到神的家中。

冲破网罗归向神

91年夏天我信了耶稣,因着主的特别恩待,在教会读圣经,不久我就开始讲道了,后来又牧养教会、带领查经作奋兴的工作,就这样我便坐上了大带领的位置,接待我的家庭约有上百家,常去牧养的教会有70多处,交通范围有亳州市、怀远县、涡阳县、利辛县、宿县等地,因此我常常奔走在各处教会,同时,我也苦盼救主耶稣的二次降临。可是94年的春天,当两位姊妹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我时,我不但不听还定罪、毁谤、亵渎,并把她们赶走。过了几天,她们又给我送来一本神话书——《救主早已重归》。当我看到书上说,主已经来到地上,而且还在中国作工时,我认为:不可能!便不假思索地把书烧掉了。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