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宗派首领被神话语征服的铁证

目录

137 信神不认神伤透神心

我原是“重生派”的讲道工人,曾认为自己有了得救的印记是最圣洁、最爱神的人,一心追求做个合神心意的好牧人。但当我苦盼多年的耶稣回来时,我却不认识,充当了瞎眼的领路人,真是伤透了神的心。

1990年夏天,我回老家看望母亲时,母亲把主的福音传给了我,回到加格达奇(属内蒙古自治区)后,我进入了悔改重生之道,同年年底,我就清清楚楚地得救了。1998年12月份,我又参加了一级“柱石”培训,从此我事奉主的热心就更大了。

那时的教会兴旺,信徒的热心也特别大,都能彼此相爱,特别是生命会上得救的人数最低也在半数以上。但近几年来,不知什么原因,得救的人数逐渐下降,同样的忙碌,但得救的人数却寥寥无几,同工和我们几个操心肢体心中如同火烧,多次跪下来泪流满面地祷告神:“神啊!求你再一次复兴我们的心灵、复兴我们教会吧!”可是教会仍然处在一片荒凉凄惨的景象之中,就连平时敬虔的同工也放荡地讲究起了吃穿,作为讲道人的我总是老调重谈,也讲不出什么亮光来,以往我们靠着所讲的“一次得救永不灭亡”,就有力量远离罪,可现在我们却到了活在罪中不能自拔的地步。我心想:主啊!像我这样一个不圣洁的人还能见到你吗?我该怎么办呢?我们教会中的弟兄姊妹该怎么办呢?

就在我们处在困惑无奈的地步时,2002年7月份,“七灵派”传到我们地区了,我们教会有几个姊妹接受了,还有的人已听了他们的道。这时我想起了1997年夏天,在一次大片同工交通会上,有同工曾讲过:“从南方过来一个叫‘七灵派’的组织,是邪灵,是迷惑人的,这个派别发展得特别快,因邪灵作工,那个派别里的人个个都很厉害,个个对圣经都特别熟,只要人沾上‘七灵派’就死,挨上就亡。”想到这,我赶紧找了几个操心肢体,立刻到接受的姊妹家中奉“耶稣”的名把她们开除出了教会,并把本教会发给她们的歌本、磁带给没收了,对于听过“七灵派”道的姊妹,让她们停止聚会在家省察。从这以后,我简直像疯了似的,为了保护群羊,我放下家中所有的活,到处跟踪、监视,寻找接受“七灵派”的人,真是豁出命来抵挡,心里还总认为:我这样做保证是神最喜悦的,在这个关键的时刻,我必须得尽上忠心,我们才是最纯正的生命之道。

后来,上面的同工又发下来很多小册子,册子上说:“‘七灵派’说神二次道成肉身成为女性,专门到生命道拉人,拉过去一个讲道的能得1500元钱,拉一个操心肢体能得800元钱,拉一个平信徒能得500元钱。他们先收买人心,叫你为他们效力,你不听就对你下毒手,不是折断你的胳膊,就是打断你的腿,要不就是挖你眼睛、割你耳朵……”面对听来的这些“事实”,我心里对“七灵派”更加反感,心想:主一次道成肉身受了那么多苦,还二次道成肉身,这样下去不没完没了了?还说是女性,这就更不对了,并用那么凶残的手段来威胁人,太狠毒了。之后我赶紧把小册子的内容念给大家听,大肆宣扬“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七灵派’”。那时我如同走火入魔了一样,全力以赴地奔忙在抵挡全能神新工作的“第一线”。

一次聚会时,教会里来了一个来本地串亲戚的姊妹,我一进大门,接待家的姊妹就赶紧把这事告诉了我。我一听就红眼了,立刻进屋,一把抓住她的后脖领子把她拽到院子里,严厉地审问她:“你是从哪里来的?是谁叫你来的?你有介绍信吗?(我们派别各个教会都有联系,无人介绍一律不接待。)”姊妹一一作了回答,但因她没有介绍信来路不明,我就连推带搡地把她弄出了大门,并插上了门。

没过几天,教会又来了三个传神末世新工作的人,我听说后怒气冲冲地奔向教会,进屋后就大声地吼道:“赶紧滚出去!”其中一个弟兄说:“我们来是要把神末后的新工作传给你们……”我不等他说完就用力把他们推了出去。从那以后,我就专门派一个弟兄看门,任何生人都不许进教会。

为了把守好羊圈的门防备“七灵派”的搅扰,坚固弟兄姊妹的“信”,我又加了一道“防线”:每次聚会前都要咒诅“七灵派”。散会后,我又嘱咐弟兄姊妹:“如果‘七灵派’的人再来,对他们绝对不能客气,不要给他们好脸,还要狠狠地臭骂他们一顿,坚决不能让他们进屋,他们说什么你们都不要听。”就在我疯狂抵挡之时,我信主后已痊愈的心脏病、胃病、高血脂全犯了,打了一个月的点滴丝毫不见好转。我不知道原因出在哪,于是我时常来到主前省察:是不是我没有忠心,没有看好主的群羊?但我还是一直困惑不解。

2003年4月23日,我去外地要帐时遇见了一个传末世福音的小弟兄,小弟兄所交通的内容深深地吸引了我。小弟兄说:“神拯救人类的工作共分为三步,拯救人类的工作是从人类败坏之后开始的,神每一步的作工在人身上都要达到一定的果效。虽然神每一步的作工不同,在人身上达到的果效不同,但神作工的原则都是一样的:常新不旧,不符合人观念。但是无论神怎么作,都是为人类有美好的归宿。”但当他交通到神作第三步工作要道成肉身作时,我一下子就意识到他传的就是“七灵派”,我坚决不相信神还会道成肉身,并且还是女性。他无论怎么交通我也听不进去了。后来看他一要交通,我就假装睡觉,但我眯缝的眼睛从未停止观察他的一举一动。我“睡觉”时小弟兄好几次跪在神前祷告,次次痛哭流涕。面对他做的一切,我心里开始犯了嘀咕:他也没给我钱引诱我呀!仔细想想他所交通的不也都是实情吗!另外,从几天来的接触看得出他也是个十分敬虔的人,也没有一丝一毫邪灵作工的表现呀!小册子的话在我心里的地位开始动摇了,我再也装不下去了,于是我“醒”了。见状,小弟兄走了过来,说:“姨呀!我谈的太有限了,你有哪想不通的,咱们就看看神话是怎么说的,好吗?”但我怕这道是假的,仍有顾虑,还在刚硬,这时小弟兄又跪在神面前流泪祷告,我的心被感动了:我们非亲非故,他能如此有爱心地为我代求神,这不就是从神而来的吗?他所做的一切是我这个“有生命”的人远远没做到的,他在用爱心对我,而我所做的却都是恨是咒诅,我这哪像是信神的人哪!他祷告完后,我说:“那你就念念吧!”小弟兄一听,高兴地抹了抹挂在脸上的泪水,翻开神话念道:“神道成肉身是代替人受痛苦,之后换来人以后美好的归宿。耶稣作的那步工作只是成为罪身的形像钉了十字架,作了赎罪祭,赎回了全人类,为人类以后进入美好的归宿打下了基础。他是代替了人的罪成为罪身的形像钉了十字架,也是代替了所有的人类钉了十字架,之后把所有的人类都赎回来了,用他的钉十字架、用他的宝血把人类赎了回来,他的宝血作了赎罪祭,就是作了人没有罪最后能来在神面前的一个证据,是与撒但争战的一个筹码。到了这一步,神要结束工作,结束旧时代,要把剩存的人类带入美好的归宿,神又一次道成肉身在征服人的同时代替人受一些痛苦,最后免去人的痛苦,以这个证据、以这个事实免去人的一切痛苦,就是神自己作自己的见证,他用这个证据、这个见证来打败撒但,来羞辱魔鬼,换来人类美好的归宿。” 神对人无限的爱在这话中体现得淋漓尽致。此时此刻,我在这话中领受到的对神爱的认识胜过以往所开的那么多次的生命会及各种培训所得到的,我从中明白了神在不同时期对人的拯救及在人身上要达到的果效。神为了人类能不惜一切两次道成肉身,神实在太伟大、太可爱了。虽然这样,但我仍是不敢确信。

小弟兄说:“姨呀!咱人对神真实的认识太少了,仅仅是在自己能接触、想象到的范围之中信仰神的存在,然而神的本来面目远远不止这些,我们再来念两段神话,全能神说:‘当初,耶稣来的时候是男性,这次来的时候是女性,从这里你能看见神造男造女都能为着他的工作,而且在神那没有性别的划分。他的灵来了可以随便穿上一个肉身,这个肉身就可以代表他,不管性别是男是女,都可以代表神,只要是他道成的肉身。假如耶稣来了以一个女性的身份出现,就是说,当时圣灵感孕说是个女婴,不是个男婴,也照样完成那步工作。若是那样,现在这步工作就得换一个男性来作了,也同样完成工作,哪步作的都有意义,两步工作不重复但又不矛盾。’‘在人中间,我原本是人所看不见的灵,是人所未能接触到的灵,因着我在地的三步工作(创世、救赎、毁灭)而在人中间按着不同时候向人显现(从未公开),作我在人中间的工作。我第一次来在人间是救赎时代,当然是在犹太家族中,所以说,第一次看见“神”来在地上的是犹太民。这步工作之所以我自己亲自作,是因为我要将道成的肉身当作赎罪祭来作救赎工作,所以,最先看见我的人是恩典时代的犹太人,这是我的第一次在肉身中的作工。在国度时代,我要作征服成全的工作,所以仍是在肉身中作牧养的工作,这是我的第二次在肉身中的作工。在最终两步作工中人接触的不再是看不着、摸不着的灵,而是灵实化在肉身中的人。所以在人看,我又成了人,并没有一点儿神的味道,而且人所看见的神不仅仅是男性,而且也是女性,就这最令人吃惊,令人不解。多少年的老旧的信法都叫我的一次又一次的不同凡响的作工给打破了,人都惊呆了!所谓“神”不仅是圣灵、那灵、七倍加强的灵、包罗万有的灵,而且还是人,是普通的人,极其平凡的人;不仅是男性,而且还是女性,相同的是都从人生,不同的是圣灵感孕与从人生但直接来源于灵;相同的是道成肉身的神都担任父神的工作,不同的是救赎与征服的工作;同样代表父神,一个是满了慈爱怜悯的救赎主,一个是满载烈怒、审判的公义的神;一个是开辟救赎工作的大元帅,一个是成全征服工作的公义的神;一个是开头,一个是结束;一个是无罪的肉身,一个是完成救赎的、作接续工作的、本不属罪的肉身;同样是一位灵,但是在不同的肉身中居住又出生在不同的地方,而且时隔几千年,但所作的工作又不相矛盾、相辅相成,可同时相提并论;同样是人,但是男婴又是童女。多少年来,人看见的不仅是灵,不仅是人,是男人,而且还看见许多不合人观念的事,叫人对我总是测不透,对我总是半信半疑,似乎我的确存在,但又似乎是一场不存在的梦,所以人走到今天仍不知什么叫神。你真能将我用一句简单的话而概括了吗?你真敢说“耶稣就是神,神就是耶稣”吗?你真敢说“神就是灵,灵就是神”吗?你敢说“神就是穿上肉身的人”吗?你真敢说“耶稣的形像就是神伟大的形像”吗?你能用你的文才将神的性情、形像都说透吗?你真敢说“神只照着神的形像造了男性,却并没有照着神的形像造了女性”吗?若你这样说,那凡是女人都不是我拣选的对象,更不是人类中的一类。现在你真知道什么叫神吗?神是人吗?神是灵吗?神真是男人吗?只有耶稣能完成我要作的工作吗?你若选择这其中的一种来概括我的实质,那你属于太无知的忠诚的信徒了。若我仅仅作一次道成肉身的工作,那你们会不会将我定规?你真能将我一眼望穿吗?就你有生之年中接触到的真能将我概括透吗?假如我在肉身中作两次工作都相同,你们又将怎样看我?能不能将我永远钉在十字架上?神就像你说的那么简单吗?’” 听着神的话我泪如雨下,神话句句带着权柄威力,开启了我的灵眼,使我听出来这真是神的声音,使我真正认清楚了我所抵挡的就是我日思夜想的救主耶稣。神哪!我是何等的败坏,与法利赛人没有区别,我还总认为自己是最爱神、最忠心于神的人,今天才认识到信神多年的我是一个愚昧、无知、瞎眼的人,信神不认神,伤透了神的心。回想自己抵挡时的口号“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七灵派’”,与当年的希律王相比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只能说我更毒辣。若按我犯下的滔天大罪,我该死该灭亡,可神却以他广博的胸襟包容了我,拯救了我这罪该万死的人。神啊!我不能再让你失望,我愿在你的家中做牛做马任你使用,无论我的结局是福是祸,我都愿跟随你走到路终,用余生来弥补以往留下的亏欠。

在神莫大的救恩面前,我忽然明白了自己重犯不愈的病就是因我抵挡了全能神,是因我的悖逆遭到了神的管教,现在我知道我这命是神给的,神怎么作都是公义,神哪怕是让我死,我也没有丝毫的怨言。在我找到了根源后,全能神宽赦了我,我身上的疾病不知不觉都痊愈了,使我看到了神的公义性情,认识到了神给人恩典是爱人,给人管教更是爱人,是对人极大的保守。

等候主来的所有弟兄姊妹们!今天我接受新工作不是被迷惑,更不是为了别的什么目的,只因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全能神给人带来的是真正的生命,他给人的全是拯救。神说: “你是信神的人就得接受神的话,就得顺服神的道,不要只想着得福却不能领受真理,不能接受生命的供应。基督末世来到是要向所有凡是真心相信他的人来供应生命的,这工作是为了结束旧时代进入新时代而有的工作,是所有进入新时代的人的必经之路,你不能承认而且还定罪或亵渎或加以逼迫,那你定规就是永世都被焚烧的对象,是永远不能进入神国中的人。因为这基督本是圣灵的发表,是神的发表,是神在地之工作的托付者,所以我说你不能接受末世基督所作的一切,那你就是亵渎圣灵的人,亵渎圣灵的人该有的报应那是每一个人都不言而喻的。我还要告诉你,你若是抵挡了末世的基督,弃绝了末世的基督,那你的后果是无人能替你承担的,而且从此以后你就再也没有机会获得神的称许了,甚至你想挽回时也不能使你再见到神的面,因为你抵挡的不是一个人,你弃绝的不是一个小小的人而是基督,这样的后果你知道吗?” 弟兄姊妹们,快醒悟吧!不要再像我一样伤神的心了,神末世的工作即将结束,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人若跟不上,结局就是灭亡,那时人会悔断肝肠、遗恨终生的!

内蒙古自治区鄂伦春自治旗加格达奇 鲍坤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