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 我持守圣经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辽宁省 梁秀梅

我原是分别为圣派的一名讲道员。1992年我因病信主,信主后病就好了,因此我对主特别感恩,把圣经视为天书,谁若说主不好、圣经不对,我就会与他势不两立。

1999年8月的一天,本教会的一位弟兄和我交通说:“神已重返肉身作了新的工作,发表了许多话语,每个真信神的人都应接受神的新工作,因为神的话给人带来了真理、道路、生命。”我一听火冒三丈,大声喊道:“岂有此理!这不是离开圣经了吗?离开圣经就不是信神,圣经就是天书,你说的不符合圣经,你信偏了!你说什么我也不接受。”没想到的是,不久教会中一大批人也都接受了神的新工作。我知道后暴跳如雷,在讲台上胡乱定罪、亵渎说:“‘东方闪电’离开圣经就是离弃真道,另看一本书就是背叛圣经,背叛了主耶稣。我们千万不要上当,不要被迷惑,也不要接待他们,免得在他们的罪上有份。除了分别为圣教会,其余都是假的。今后若有传神新工作的人去你们家,就马上通知我……”从那以后,台上,我极力封锁、定罪;台下,我拼命抵挡、搅扰神的新工作。

一次,一个小姊妹的丈夫急匆匆地跑到我家,说家里来了传道的。我急忙赶去,厉声对传末世福音的姊妹说:“少废话,赶紧走!不许你们在这儿迷惑人!”她们走后,我嘱咐小姊妹:“别怕!再来就赶,千万别听她们的交通。”

又有一次,本教会的两个姊妹来给我传神的新工作,看到她们我就气不打一处来,堵在大门口没好气地冲她们喊:“人都被你们偷走了,你们还有什么脸到我这儿来呢?”姊妹说:“咱们进屋交通好吗?”“进屋?连院子你们都别想进,快走!我跟你们没话……”两个姊妹见我蛮不讲理的架势,只好离开了。

还有一次,两个传神新工作的弟兄来到教会,正赶上我们聚会。我强忍怒气责问:“我们志不同道不合,你们来干什么?滚!”见他们不走,我气急败坏地上前猛地抓住弟兄坐的长条凳子,用尽全身力气一掀,一下子把他们掀翻在地。他们站起来对我笑了笑,无可奈何地走了。

尽管我疯狂地封锁教会,赶走了多少传神新工作的人连我自己都记不清,但全能神末世福音在我们这儿的扩展并没有受到拦阻,接受的人反而越来越多。我自以为持守圣经,为主看守住羊群不被偷走,就是对主忠心,主必祝福,教会定会兴旺;但事与愿违,教会不但没有复兴,反而越来越荒凉,弟兄姊妹嫉妒纷争、另立山头,教会一片混乱,已经到了衰微破败的地步。到了2001年年底,我所在的教会彻底解散。面对空荡荡的冷屋子,我痛哭流涕地祷告呼喊:“主啊!教会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十二年风风雨雨、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教会为什么土崩瓦解了?为什么?主啊!求你让我明白……”我坚持不懈地祷告了三个月,但没有任何果效。

在这种情况下我仍不醒悟,还是不肯接受全能神的末世工作,神的刑杖终于临到了我。我开始胸疼、咳嗽,严重时喘气都费力,怎么吃药、打针也不见好。一次,我刚赶走传全能神末世福音的姊妹,头就开始疼痛,昏昏沉沉的,简直抬不起来了。可我心刚硬如法老,还是执迷不悟、抵挡不休。2002年4月初,当我又一次蛮横地赶走传全能神末世福音的姊妹后,突然感觉嗓子里有东西,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疼痛难忍,并且越来越重,很快就要封喉了。这时我害怕了,开始反思:“为什么我信主却遭遇这样的事?主耶稣为什么不保守我了?这一件件不平安的事都是在我赶走传全能神末世福音的弟兄姊妹之后发生的,难道是我赶错了?他们传的是真道?”想到这儿,我慌忙跪下来祷告:“神哪!如果你真的来了,你要借着病、借着管教让我醒悟,求你再次差派姊妹来,我愿寻求考察你的新工作。神啊!求你带领我认识你的新工作,我不敢再抵挡你了,我愿意跟随你。”祷告完,我的嗓子轻松了许多。

没过几天,全能神教会的姊妹再次来到我家。我抱住姊妹失声痛哭,悔恨、亏欠、感激的泪水交织在一起……之后,我焦急地问姊妹:“为什么现在不看圣经了?”姊妹翻开神话书,我看到《圣经的说法 一》中全能神说:“旧约是记载了神作的两项工作,一项是创世的工作,一项是律法的颁布工作……”“你要看律法时代的工作,看以色列民怎么遵行耶和华的道,你就得看旧约圣经,你要了解恩典时代的工作,就看新约圣经。那对末世作的工作你怎么看呢?就得接受今天神的带领,进入今天的作工里,因为这是新的工作,在圣经里还没有人提前‘记载’出来。今天神道成肉身,另外在中国又选一些选民,神作工在这些人身上,接续作他在地上的工作,接续恩典时代的工作。今天的工作是前人未走过的路,也是无人看见的道,是从来没作过的工作,也就是神在地上的最新的工作。所以说,没作过的工作就不是历史,因为现在是现在,还没有过去。人都不知道神在地上、在以色列以外又作了更大、更新的工作,已经超出了以色列的范围,也超出了先知的预言,是在预言以外的新奇的工作,也是在以色列以外的更新的工作,是人所看不透也想不到的工作。这样的工作在圣经里怎能有明确的记载呢?谁能提早将今天的工作一点一滴都不缺少地记录下来呢?”“现时的工作不是历史,所以,你要走今天的新路,你就得从圣经里走出来,超越圣经记载的预言书或历史书的范围,这样才能将新的路走好,才能进入新的境界里、新的作工里。……既然有了更新的说话、更新的工作,何必还活在老旧的历史记载里呢?新的说话能供应你,证明这是新的工作,旧的记载不能使你得饱足,满足不了你现时的需求,证明这是历史,不是现时的工作。最高的道也就是最新的工作,有了新的工作,以往的道再高也都成了人回忆的历史了,再有参考价值也是旧道。旧道是历史,尽管在‘圣书’里记载,新道是现实,尽管在‘圣书’里没有一页的记载,但这道能拯救你,这道能变化你,因为这是圣灵的工作。”(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还有《只有末后的基督才能赐给人永生的道》中全能神说:“你若不寻求末世的基督供应的生命之道,那你就永远不可能得着耶稣的称许,永远没资格踏入天国的大门,因为你是历史的傀儡,是历史的囚犯。被规条、被字句、被历史的枷锁控制的人永不能得着生命,永不能得着永久的生命之道,因为他们得着的只是持守了几千年的污浊之水,而不是从宝座之上流出的生命之水。没有生命之水供应的人永远是死尸,永远是撒但的玩物,永远是地狱之子,这样,还能见到神吗?你只求能守住历史,只求能原地踏步保持原状,却不求改变现状淘汰历史,那你不就是永远与神为敌的人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

看了全能神的话,我才明白圣经只是神经营人类前两步工作的记载,神今天继恩典时代的工作之后又作了新的工作,发表了新的说话,给人带来现实的生命供应,同时对人有了新的要求,这些说话作工都不在圣经中,所以就不用再看圣经了。神的话也使我明白了圣经里并不都是神的话,也不是什么天书,我把圣经当成神,把信圣经当成信神,这纯粹是在迷信、崇拜圣经,根本不是在信神。我真是太糊涂、太愚昧了!挪亚、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约瑟信神跟随神时并没有圣经,但他们却都能顺服神的作工。恩典时代,主耶稣道成肉身传天国的福音,走出律法的规条,颁布新时代的诫命,给人指出新的实行路途,医病赶鬼、叫死人复活等等,主耶稣的作工说话都没有记载在旧约圣经里,而犹太教的祭司长、文士、法利赛人却拿着旧约圣经抵挡主耶稣,把主耶稣钉在十字架上,这不是人的瞎眼、谬妄吗?今天全能神来了,作了新的工作,发表了新的话语,人却顽固地持守圣经,极力抵挡、定罪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这和那些把主耶稣钉在十字架上的法利赛人有什么区别呢?这不就是当代的法利赛人吗?人都持守神作过的旧工作,不肯接受神新的工作;人都持守圣经历史,抵挡神现时的作工说话:这都是因人不能正确对待圣经的缘故。圣经并不全部是神亲口发声的记录,只是神前两步作工的纪实,其中有一部分是先知预言的记载,有一部分是历代神所使用的人写出来的经历与认识,不能代表神现时的心意。揣摩着神的话语,我不禁反省自己:我信了几天主,读了几天圣经就把神定规在圣经之中,死活不肯接受全能神的新工作,成了抵挡神的人,若不是全能神对圣经奥秘的揭示,我真就抱着圣经下地狱了。神的话打开了我愚昧的心窍,使我对圣经有了正确的认识。我满有兴致地问姊妹:“那么你们的教会生活是什么样呢?”姊妹说:“我们聚会就是读神的话,然后对照自己,从神的话中认识自己、认识神,并在实际中操练实行活出神话,追求达到性情变化。”我听了直喊“阿们!”这不正应验了主耶稣的话“他既来了,就要叫世人为罪、为义、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约16:8)吗?于是,我忙说:“你们带我聚会吧!”

第二天,姊妹早早就来接我去聚会。到聚会点后,我看到弟兄坐一边,姊妹坐一边,井然有序。他们端庄正派,言谈举止稳重大方,而且个个精神焕发,都有一股积极向上的生机,他们的人性活出令我钦佩。聚会开始是唱诗,因着圣灵的感动,弟兄姊妹唱的每首诗歌都是那样感人肺腑、沁人心田;接着是祷告,每个人在神面前都很真诚、敬虔,都是为顺服神的刑罚审判祷告,为全能神的福音扩展,为还没来到全能神面前的各宗各派的弟兄姊妹而流泪祷告;祷告后是交通神的话,弟兄姊妹很有次序地交通自己对神话语的认识,对神作工的认识和对自己的认识,连老弟兄、老姊妹也积极发言、交通,人人都释放自由,说出的话都实实在在。我听得入了迷,心里享受无比,我深深地感到这才是神带领的聚会,这样的聚会使人生命得供应,灵里得滋润,我真正享受到了圣灵作工的快慰,真是让人流连忘返。此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我所在的教会解散,是因为我们没跟上羔羊的脚踪,失去了圣灵作工,失去了神的看顾与保守,正如诗篇127篇1节所说:“若不是耶和华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若不是耶和华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会后我了解到,参加聚会的十多个人,过去都在不同的派别信主,这些人聚到一起,再不像以前相互贬低、攻击,分你错我对,而是都亲如一家,更没有嫉妒纷争的事。

聚会时唱的一首经历诗歌《谁体贴神心》特别使我难忘,“……神作工艰辛,受尽了屈辱。……耶稣所遭遇,今日又重现。……见证神给人,反遭来祸患,刀枪棍棒举,被赶出家门。……”听着这首诗歌,我心中一阵颤栗:神哪!这不是在说我吗?我越听越扎心,泪水“刷刷”地往下流,一幕幕往事浮现在眼前:抵挡、毁谤、亵渎、弃绝神的到来,拦阻弟兄姊妹接受全能神的新工作……往事不堪回首,我双手捂脸,羞愧难当,没脸见人,更没脸见神,因我太恶、太毒了,我就是当代的法利赛人,信神却与神为敌,我罪该万死!可神还借着管教,借着传神新工作的弟兄姊妹火一样的爱心,终于把我这颗刚硬冰冷的心融化,使我这个十恶不赦之人能有幸来到了全能神的面前,有幸参加今天的国度聚会,这是全能神对我极大的高抬和拯救。通过读全能神的话和参加国度聚会,我已定真了全能神是末后的基督,是真理的圣灵,是神末后工作的承担者,是将人类带入美好归宿的独一真神,只有全能神能给人带来永远的生命之道。我只愿献上自己的余生,为神花费所有,顺服神的一切安排,来还报神对我的大爱!

上一篇: 154 糊涂的我终于醒悟

末世灾难频发,带给我们什么警示?怎样才能在灾难中蒙保守?专题讲道,为你解答。

相关内容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个带领,在我没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二次再来,但因着上面大带领时时敲“警钟”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这话,使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想起这些,心里十分内疚,下面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弟兄姊妹说说,以便弟兄姊妹引以为戒,能早日回到神的家中。

冲破网罗归向神

91年夏天我信了耶稣,因着主的特别恩待,在教会读圣经,不久我就开始讲道了,后来又牧养教会、带领查经作奋兴的工作,就这样我便坐上了大带领的位置,接待我的家庭约有上百家,常去牧养的教会有70多处,交通范围有亳州市、怀远县、涡阳县、利辛县、宿县等地,因此我常常奔走在各处教会,同时,我也苦盼救主耶稣的二次降临。可是94年的春天,当两位姊妹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我时,我不但不听还定罪、毁谤、亵渎,并把她们赶走。过了几天,她们又给我送来一本神话书——《救主早已重归》。当我看到书上说,主已经来到地上,而且还在中国作工时,我认为:不可能!便不假思索地把书烧掉了。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原是三班仆人派的一名教会柱石,经过几番周折,终于在1999年5月跟上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我真是无地自容,愧对神的爱,愧对弟兄姊妹。同时,心里也充满了感激之情,感谢神在我最痛苦、最迷茫之时,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使我灵得供应,重得复苏,终于认识了神末世的作工,认识了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而回到了神家。下面是我对自己亲身经历的自述,望所有等待主重归的弟兄姊妹以及那些在十字路口徘徊的弟兄姊妹能从中有所启发,早日来到神的面前,因我曾是你们中的一员,也曾是受蒙蔽者中的一个。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