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神子民与效力者的区别

相关神话语:

现在已不是以往的景况,我的工作又进入一个新的起点。既说进入新的起点,便有新的方式:看见我话而且接受我话作生命的人都是在我国中的人,既在我国中,便是我国中的子民,因着接受我话语的带领,所以虽称子民,却并不亚于“儿子”这一称呼。既是做子民的,那所有的人都得在我国中尽忠,在我国中尽本分,凡触犯我行政的都得接受我的惩罚,这是我对所有人的忠告。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一篇》

既称为子民,便能荣耀我名,即在试炼中站住见证的,若欺哄隐瞒我,背着我干那见不得人的勾当,这样的人一律开除,从我家中隔离出去,等待我的发落;在以往对我不忠不孝的,今天又起来公开论断我的,也开除在我家之外。作为子民的必须是时时体贴我的负担,而且追求认识我话的,这样的人我才开启,必活在我的开启引领之下,必不致受刑罚;不体贴我负担而是注重为自己的前途着想,即所作所为不是为了满足我心,而是为了“讨口饭吃”,这类犹如“叫花子”一样的人我坚决不使用,因他生来就不知什么叫体贴我的负担,是理智不正常的人,这样的人是大脑缺乏“营养”,需回家去得以“滋补”,我不使用这样的人。在子民中,必须人人都把对我的认识当作自己的本职工作一样尽到底,像吃饭、穿衣、睡觉一样,每时每刻都不忘记,最后对我的认识达到像你吃饭一样“熟练”,是手到擒来,不费丝毫力量;对我所说的话句句定真,句句吃透,不可应付了事,若不注重我话的,便是直接抵挡我的;不吃我话的,不追求认识我话的,便是对我不注重的,直接清除我家门之外。因我以前就说过,我要的不是人数的多,而是人员的精,若是有一百人,只有一人能从我话中认识我,那我宁肯淘汰其余的人而着重开启、光照这一个人。从中看出,不一定人数多就能彰显我、活出我,我要的是麦子(即使颗粒不饱满),而不是稗子(即使其颗粒饱满,足够人欣赏)。凡不注重追求,只是疲疲塌塌,这样的人应自觉地离开,我不愿再看见,免得再继续羞辱我名。对子民的要求我暂说这几条,以后根据情节的不同再给予制裁。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五篇》

一个人真能安静在神面前,他能脱去一切的世界缠累,能达到被神占有。凡是不能安静在神面前的,保证都是放荡不受约束的人,凡是能安静在神面前的,都是在神面前有敬虔的人,是渴慕神的人。安静在神面前的人,才是注重生命的人,才是注重灵里交通的人,才是渴慕神话的人,才是追求真理的人。凡是不注重安静在神面前的,不实行安静在神面前的人,都是贪恋世界的虚浮的人,都是没有生命的人,他即使说信神也是口头。神最后所成全的、作成的都是能安静在神面前的人,所以说,安静在神面前的人是蒙大福的人。一天吃喝神话的时间很少,尽忙外面事务,不注重生命进入的都是假冒为善的人,没有发展前途。能安静在神面前与神有真实的交通,这才是神的子民。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关乎心安静在神面前》

效力者,从字面意思上看,按人类的语言理解就是临时工,暂时服务于一项行业或者工作,是临时被需要的。在神家中,在神的经营计划中,在神的作工当中,被称为效力者的这一类族群是必不可少的。当这一部分人来到神家,来到神工作场地的时候,他们对神一无所知,对信神一无所知,对神的作工、神的经营计划统统都是一无所知,什么也不懂,就是个门外汉,外邦人。当一个在神眼中的外邦人来到神家的时候,他们能做什么?他们被神需要的到底是什么?因着人有败坏性情,因着人的本性实质,人所能做的就是听之任之,神吩咐什么就做什么,神的工作作到哪儿人就跟到哪儿,神的话说到哪儿人就知道到哪儿,仅仅是知道,根本达不到理解,人是在被动地配合神所要求的每一样工作,没有主动。你真有主动的话,那你还明白真理、明白神心意了呢!这里所说的被动就是你不知道神要作什么,你不知道神让你做什么的意义、价值所在,你不知道自己该走什么样的道路,来到神家你就如一部机器一样,神怎样操纵你就怎样发挥。你被神需要的是什么?(神发表真理审判的对象。)对了,是神说话的一个对象。还有什么?恩赐是不是?正常人性的思维,这算不算?你有正常人性的思维神才用你,如果你的神经不正常,你做效力者都不够格。还有什么?(人所会的技术、人的特长。)也就是人所具备的各项技能。还有什么?(与神配合的心志。)这也是一项,就是人听话顺服的一种意愿,也可以说成是人喜爱正面事物、喜爱光明的一种愿望。在程度上,意愿相对心志会小一些,就是你从有这个意愿开始,当有了意愿之后才一点点地产生各种心志,心志就更具体一些,范围就窄一些,意愿涵盖的面就更广泛一些。在败坏的人类身上,对于造物主来说,你被神需要的就是这几样东西。就是说,一个对神、对神的经营、对神的实质、对神的说话、对神的性情一无所知的门外汉来到神家,就如一部机器一样,能为神做的、能配合神作工的基本上与神所要求的标准(真理)没有任何关系,在人身上神所能利用的东西就是刚才所说的这几样:第一,成为神说话的对象;第二,人所具备的各种恩赐;第三,具备了正常人性的思维;第四,人所具备的各项技能;第五,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人具备了听神话、顺服神话的意愿。这几样都很关键。当人具备了这几样之后,人就开始为神的工作、为神的经营计划效劳了,正式走上正轨了,就是正式成为神家中的一个效力者了。

在人不明白神话,不明白真理,不明白神心意,对神没有丝毫的敬畏之前,每一个人所充当的角色没有其他,只能是效力者。就是你愿意当效力者你也是,你不愿意当你还是,你逃不掉这样的称呼。有些人说:“我都信神一辈子了,从信耶稣开始到现在有好几十年了,难道我还是效力者吗?”这话问得怎么样?你问谁呢?你得问你自己:你现在明白神心意了吗?你现在是在出力还是在实行真理?你走上追求真理、明白真理的道路了吗?你进入真理实际了吗?你有敬畏神的心了吗?如果你具备了,临到神的试炼你能站立住了,你能敬畏神远离恶了,那当然你就不是效力者了。如果这几样你一样都没具备,那无疑你仍然是效力者,这是逃不掉的,这也是必然的。

——摘自《揭示敌基督·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九)》

“效力”这个词听起来不是很文雅,也不是很符合每个人的意愿,但是应看效力的对象是谁。对于神的效力者,这一部分人他们的存在也有着一种特殊的意义,他们扮演的角色也是任何人代替不了的,因为是神选定的。这效力者的角色是什么?就是为神的选民效力,主要是为神的工作效力,就是为了配合神的工作,配合神作成他的选民。这些人无论是出力,还是作一些工作,或者是担任一些职务,神对这些人的要求是什么?有没有很高的要求?(没有,神要求人做忠心的效力者。)做效力者也得忠心,不管你的来源是什么,神因为什么选你,你也得对神有忠心,对神所托付你的、你担任的工作、尽的本分有忠心。效力者如果能够忠心的话,达到神的满意,能换来什么样的结局呢?就是能够剩存下来。剩存下来的效力者,这算不算福气呀?剩存下来意味着什么呢?这个福气意味着什么呢?在地位上看似与神的选民有所不同,有差别,但事实上,效力者与神的选民今生今世所享受到的是不是一样的?最起码在今生今世享受到的是一样的,这你们不否认吧!神的说话、神的恩典、神的供应、神的祝福,哪一个人没享受到?丰丰富富,哪一个人都享受到了。效力者的身份是效力者,但是在神那儿看他是受造之物中的一员,只不过他担任的角色是效力者。作为受造之物中的一员,效力者与神的选民有差别吗?事实上是没差别。在名称上有差别,在实质上有差别,担任的角色上有差别,但是神并没有偏待这一部分人。那为什么把这一部分人定为效力者了呢?这你们得有所了解呀!效力者这一部分人是从外邦人中间过来的,一说从外邦人中间过来,那这一部分人的老底就不好,这一部分人都是无神论,他的老底是无神论,不信神,仇视神,仇视真理,仇视正面事物。这一部分人他们不信神,不相信有神,他们能不能听懂神的话?可以说,在很大程度上来说,这一部分人听不懂神的话,就如动物听不懂人的话一样,他们听不懂神说的是什么、神的要求是什么、神为什么这样要求,不理解,就是听不明白,不开窍。鉴于这个原因,这一部分人没有之前所说的所谓的生命。没有所谓的生命,人能不能明白真理?具不具备真理?具不具备对神话的经历与认识?(不具备。)这就是效力者的来源。但是神既然让这一部分人效力,也对这一部分人有要求标准,并不是说对这些人就采取蔑视或者采取应付的态度。尽管这一部分人听不明白神的话,没有生命,但神还是善待这一部分人,对他们有要求标准,这个要求标准你们刚才也说了,对神得有忠心,得能听话,效力要效到点上,也要效到最终。你能够做一个忠心的效力者,能够效力到最后,能完成神给你的托付,你这一生就活得有价值了,你就能剩存下来了。如果你个人再用点劲,再努努力,在认识神的事上能够再加把劲,能谈出点对神的认识,能够见证神,再能明白点神的心意,你能去配合神的工作,再去体贴点神的心意,你这个效力者就有转机了。这个转机是什么呢?就不再是简单地能剩存下来了,神会根据你的表现,根据你个人的意愿、个人的追求将你列在神的选民中,这就是转机。这个转机给效力者带来的最大的好处是什么呢?就是能够成为神的选民,成为神的选民这就意味着这个人不再像外邦人一样与动物互相轮回。这算不算好事啊?这算好事,也是好消息。就是说,作为一个效力者,他是有可塑性的,不是说一个效力者神命定他效力他就永远效力了,这不见得,神会根据个人的表现对人作出不同的处理,给人不同的答复。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十》

当人来到神家,最初不明白真理,只是有各种意愿或者是有一些配合的心志的时候,人在这个期间所充当的角色只能是效力者。当然,“效力”这两个字不太好听,如果换个说法,就是在为神的经营计划工作服务、效劳、出力。不明白真理,也不懂神的心意,对于神拯救人类、经营人类的各项具体工作,与真理有关的各项工作,人不能献上一点力,不能有任何的配合,只是会点技能,有点恩赐,在一些事务性的工作上出点力、说点话,作些外围的带点服务性的工作。如果人尽本分或者在神家充当的角色、所作工作的实质是这样的话,那人就很难摆脱效力者这个称号了。为什么很难摆脱呢?这是不是与神定义这个称呼有关?人出点力,凭着人天然的那些本事、恩赐、头脑做事,这很容易,但是凭真理活着,进入真理实际,按照神的心意去做,这就很费劲了,这需要时间,需要人带领,需要神的开启,也需要神的管教,更需要神审判刑罚的话语临到。所以在达到这个目标期间,大多数人所能做的、所能提供的就是那几样:充当神说话的对象;具备一定的恩赐,在神家还有点儿用;具备了正常人性的思维,交代给你什么工作你还能领会、还能作;具备一定的技能,在神家的某项工作上还能发挥你的特长;最重要的一点,有听话顺服的意愿。在神家效力的时候,为神的工作出力的时候,你有那么点儿听话顺服的心思你就不会跑,就不会炸刺儿,你就会尽力克制少干坏事,多做好事。这是不是多数人的情形、状态?当然,在你们所有人中间,有极少数的人已经走出这个状态、走出这个范围了。那这极少数的人具备了什么?他们明白真理了,有真理实际了,临到事能祷告寻求神的心意了,能按照真理原则做事了。他们听话顺服的意愿已经不仅仅是停留在心志上面了,已经能主动实行神的话,按神的要求去做了,临到事有敬畏神的心了,不乱说、不乱做,小心谨慎,尤其是面对对付修理不合己意的时候能不论断神,心里不产生抵触,对神的身份、地位、实质从内心深处有了真实的接受。这些人与效力者有没有区别?(有。)区别在哪儿?第一,明白真理了;第二,能实行出一些真理了;第三,对神有一些认识了;第四,听话顺服不再是意愿,而是转变成一种主观的态度,就是有真实的顺服了;第五,这是最重要、最宝贵的一条,就是敬畏神的心产生了。具备了这些的人,可以说就已经摆脱效力者这个称呼了。因为从他们的各方面进入,还有对真理的态度、对神认识的程度上来看,他们在神家中已经不再是服务于一项行业这么简单了,已经不再是临时被叫来作点简单的工作而已,就是说,这些人不是为了一时的酬劳来的,不是临时被招来暂时用一下,用的期间还在观察是否能够长期地从事这项工作,所以这些人就已经摆脱了效力者这样的头衔、这样的称呼了。

——摘自《揭示敌基督·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九)》

效力者这个称呼是不是神给人类的一个歧视性的称呼?是不是神有意用这个称呼来贬低人、显明人或者试炼人?(不是。)那神是不是想用这个称呼让人知道人到底是什么?神有没有一点这个意思?其实神没有这个意思。神没有意思要显明人,没有意思要贬低人、挖苦人,也没有意思用这个词来试炼人。唯一的一层意思就是,这个称呼是神根据人类的表现、实质,还有在神作工作这个阶段人类所充当的角色,人类所能做的、所能配合到的而定性、而产生的。从这一层意思上来看,凡是在神家中的每一员都是为神的经营计划效力的,都曾经充当过这样的角色,能不能这么说?(能。)太能了!神不想用这个称呼来打击谁的积极性,也不想用这个称呼来试炼你的信心、你对神真实的信,更不是用这个称呼来贬低你,让你老实点,让你听话点,让你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什么地位,更没有意思用效力者这个称呼剥夺人类尽受造之物本分的权利。这个称呼完完全全就是人类在跟随神的过程当中,根据人的情形、实质与人在神作工过程当中的一种状态所产生出来的。所以说,这个称呼与神的经营工作结束以后人是什么身份、什么名分、什么地位,以及人的归宿如何没有一丁点儿关系,这个称呼的出处完全是来自于神经营计划、经营工作的需要,也是人类在神经营工作当中的一种状态。至于人类作为效力者为神家提供服务,像一部机器一样被使用,这个状态是持续到最终,还是在途中能有所改善,这就根据人的追求了。如果一个人追求真理,能达到性情变化,能达到顺服神、敬畏神,那这个效力者的称呼人就彻底摆脱了。摆脱了效力者的称呼,人就变成什么了?是神真实的跟随者,是神的子民,国度的子民,就是神国中的民。如果在这个过程当中,你只满足于付代价、吃苦、出力,却不追求真理,不实行真理,性情丝毫没有变化,做什么事也不按照神家的原则去做,最终达不到顺服神、敬畏神,那效力者这个称呼、这个“桂冠”就不大不小正好戴在你头上了,你就永远摆脱不了了。如果到神作工结束的时候你还是这样一种情形,你的性情还是没有变化,那你就与神国中的民这个称呼无关无份了,你就永远是效力者了。这话怎么理解呢?你们明不明白?神的工作一旦结束,就是神要拯救的人都拯救了,神要作的工作到此结束了,神不再说话,不再引导人,不再在人类身上作任何的拯救工作,到此为止,此时此刻,神的工作结束了,那每一个人所走的信神的道路是不是也就到此为止了?有那么一句话:“不义的,叫他仍旧不义;污秽的,叫他仍旧污秽;为义的,叫他仍旧为义;圣洁的,叫他仍旧圣洁。”(启22:11)这话是什么意思?就是说,一旦神说他的工作到此时此刻结束,那就意味着神拯救人、刑罚审判人的工作不再作了,神不再开启引导你,不再苦口婆心地跟你说劝勉的话、对付修理的话,不再作了。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万物的结局到此被显明了,人类的结局到此也就定型了,没有任何人能改变了,你蒙拯救的机会没有了,就是这个意思。

——摘自《揭示敌基督·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九)》

当一个人在神工作结束的时候摆脱了效力者的称呼,摆脱了这个头衔、这个状态,这是不是可喜可贺的事?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一个人在神眼中不再是门外汉,不再是外邦人,而是神家中的人,神国中的人。神家中的人、神国中的人这个称呼是怎么来的?人是怎么得着这个称呼的?就是你通过追求真理、明白真理,通过受苦付代价,达到了一定程度的性情变化,你能顺服神了,能敬畏神了,你就成为神家中的人了。就如约伯、彼得一样,你再也不用经受撒但的残害、败坏,你能在神的国中、在神的家中自由地活着了,你再也不用与败坏性情作争战了,你是神眼中真正的受造之物,真正的人类了。这意味着一个被撒但败坏的人的苦难日子彻底结束了,喜乐平安的日子、幸福的日子来到了,能活在造物主的面光之中,能与神同生活。这是不是可喜可贺的事?但是,有的人到最终也没有摆脱效力者的称呼,当神的工作结束的那一刻,他头上的效力者这个称呼、这个“桂冠”还没有被拿掉,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依然是门外汉,仍然是神眼中的外邦人。为什么是意味着这两样呢?原因就在于他不实行真理,没达到性情变化,不能顺服神,更不能敬畏神。所以,他在神的家中、在神的国中无关无份。神的国中没有他的份,那他在哪儿呆着呢?在神的国度外面呆着。这样的人依然被称为效力者,这就意味着他们没有被神认可为神的跟随者,意味着他们没有成为神家中的人,也就意味着他们永远不是神的跟随者,神不承认他们,他们不会再得着神的祝福、神的恩典,当然也意味着他们没有机会与神在神的国中同享美福,得到平安喜乐,没有这样的机会了。那这一刻对他们来说是可喜可贺的,还是可悲的?是可悲的。至于他们在神家之外,在神的国度之外,他们顶着效力者这样的头衔会有怎样的待遇那是以后的事,在这儿先不说了,总之,与在神国中的民的待遇区别太大了,在地位上、待遇上等方方面面都有区别。这样的人在神工作期间、在神拯救人期间没得着真理,没能达到性情变化,这可不可怜?太可怜了!这是关于效力者这个称呼的一些说法。

有些人说:“一说到‘效力者’我就抵触,我没别的态度,让我当效力者我就不愿意、就不高兴,如果说我不是效力者,说我是子民,哪怕是最小的都行,只要不说我是效力者就行。我这辈子没别的追求,也没别的理想,我就盼着把效力者这个称呼摆脱了就行,我的要求不高。”这样的人怎么样?这是不是追求真理的态度?(不是。)这是什么态度?是不是消极的态度啊?(是。)对待效力者这个称呼你不需要努力地去摆脱它,因为这个称呼是根据人生命长进的程度来说的,并不是你的意愿能决定的。它不取决于人的意愿,而是取决于一个人所走的道路与他的性情是否达到变化。如果你的目标只是追求摆脱效力者这个称呼,那我告诉你实话,你一辈子都摆脱不了。你如果注重追求真理,能达到性情变化,这个称呼慢慢地就没了。所以从这两点来看,效力者这个称呼是不是神强加给人的?绝对不是!它不是神强加给人的一个称号,不是一个代名词,也不是一个代号,它是根据人生命长进的程度而言的。你的生命长进到哪儿,你的情形变化到哪儿,你身上效力者的成分也就减到哪儿。到有一天你能达到顺服神、敬畏神的时候,你就是愿意当效力者你也不是了,这就是根据人的追求,根据人对待真理的态度,也根据人所走的道路。还有的人说:“我想摆脱效力者这个称呼,我不想当效力者,但是我不明白真理,我也不愿意追求真理,那怎么办呢?”有没有办法?神说的话永远都不能废去,万物都要废去,神的话一句都不能废去,神定规各类人的结局是根据神的话,没有折中的办法。你能追求真理能走上来,这是庆幸的事;你不愿意追求,你也走不上来,这是可悲的事:就这两条路,没有中间路可选。神的话是评判万物的准则,是定规万物的准则,是真理,永远不会废去。这个世界,这个人类,万物都要改变、都要废去的时候,神的话永远都在那儿明明白白地摆着,都要应验,人类的结局、万物的结局都要因着神的定规而被定规,而被显明,没有一个人能改变,在这事上没得商量。所以,在这事上人要是抱侥幸心理那是个大傻瓜,在这事上没有人能有第二条路可选。因为什么?因为神没给人第二条路。这就是神的性情,这就是神的公义。你以为是在外邦世界,看人有软弱,根据人的情况能稍微变动变动,把标准降低一些,省得多数人够不上、达不到,在神那儿没有这一条。你记住,没有这一条!

——摘自《揭示敌基督·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九)》

现在的多数人(指长子以外的所有的人)都处于这种光景,我的话这样明说,这些人还是没有一点反应,还是顾及肉体享受,吃完睡,睡完吃,不揣摩我话,即使是有劲也是一阵子,过后仍然如此,没有一点变化,好像他根本没听我的话,这是标准的废人,没有一点负担,是最明显的混饭吃的人,过后,我一个一个地撇弃,别着急!我一个一个地打发他回无底深坑里。像这一类人,圣灵从来没在他身上作工,他所作的都是恩赐,既谈到恩赐,便是没有生命的人,是我的效力者,我一个都不要,把他们都淘汰(但现在还稍微有点用处)。作为效力的听着!不要以为我用你就看中了你,没那么容易,要想让我看中你,必须得是我验中的,是我亲自成全的,这样的人才是我所爱的,即使人说我作错事了,我也决不反悔。知道吗?效力的是牛、是马,怎么能当我的长子呢?这不是瞎胡闹吗?不是违反了自然规律了吗?谁有我的生命、有我的素质,才是我的长子,这才是合情合理的事,是谁也驳不倒的,必须是这样,否则,无人能充当,无人能代替,这不是凭情感作的事,因我是公义的神自己,是圣洁的神自己,是威严不可触犯的神自己!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一百零二篇》

在国度时代期间要将人彻底作成。征服工作之后人便进入熬炼之中,进入患难之中,在患难之中得胜的站住见证的就是最终被作成的,这些人就是得胜者。在患难之中对人的要求就是能接受此次熬炼,这熬炼是最后的一次工作,是在全部经营工作结束之前的最后一次熬炼,凡是跟随神的人都得接受这最终的检验,都得接受这最后一次的熬炼。患难中间的人都是没有圣灵作工、没有神引导的,但是那些真正被征服的、真正追求神的人最终都能站立住,这些人都是有人性的人,都是真心爱神的人,无论神怎么作这些得胜的人不失去异象,仍旧实行真理不失去见证,他们就是最终从大患难中走出来的人。浑水摸鱼的人即使现在能混饭吃,但谁也逃不过最后的患难,谁也不能逃脱最后的检验。这患难对得胜的人来说是一次极大的熬炼,但对那些浑水摸鱼的人来说就是彻底淘汰的工作。心中有神的人无论神如何试炼都不改变对神的忠贞,心中无神的人一旦神的工作对其肉体不利,他便改变了对神的看法,甚至离神而去,这都是在最终站立不住的人,都是专求得福根本无心去为神花费而贡献自己的人,这类小人在工作结束的时候都得被“驱逐”出去,对这些人根本不讲情面。没有人性的人对神根本不会有真实的爱,环境安逸或是有利可图时便对神百依百顺,一旦他们的欲望受到破坏或最终破灭时,这些人就立即起来反抗,甚至一夜之间就由一个满面堆笑的“好心人”变成一个满脸横肉的刽子手,竟然无缘无故地将昨日的恩人当作不可一世的仇敌,这些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若不驱逐出境岂不是心头之患吗?拯救人的工作并不是到征服工作结束之后就大功告成了,虽然征服工作告一段落了,但洁净人的工作并没有结束,什么时候将人彻底洁净了,将那些真心顺服神的人都作成了,将那些心中无神的伪装分子都清除出去了,这才是工作的终结。在最终的一步工作中不能满足神的人便是被完全淘汰的人,被淘汰的人都是魔鬼之类的人,不能满足神的便是悖逆神的,这些人即便现在跟随着也并不证明这些人就是以后剩余下来的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实行》

在以后的安息中存活下来的人都是经过苦难之日而且为神作了见证的人,都是尽到了人的本分的人,都是存心顺服神的人,那些只想借用效力的机会来免去真理的实行的人,都是不能存留下来的人。对所有人的结局的安排都有合适的标准,并不只按其言行来决定,也不按其一个时期的行为来决定,决不会因为一个人曾为神效力就对其一切恶行进行宽大的处理,也不因其曾为神一时的花费而对其免去死亡的处理,没有一个人能逃脱其恶的报应,也没有一个人能将其恶行掩盖从而逃脱灭亡之苦。人若真能尽到自己的本分,那就是对神永远忠心,不讲报酬,不管是得福还是受祸。若人在看见福气时对神忠心,看不见福气时对神就失去了忠心,这样的曾经一度为神忠心效力的人若到最终仍不能为神作见证,仍不能尽到自己应尽的本分,这样的人仍是灭亡的对象。总之,恶人不能存活到永远,也不能进入安息之中,义人才是安息之中的主人。人类都进入正轨以后,人有正常的人性生活,都能各尽其本分,都能对神绝对忠心,人的悖逆、人的败坏性情都完全脱去,人都在为神活着,都因神而活着,没有悖逆与抵挡,人对神都能完全顺服,这才是神与人的生活,是国度的生活,也是安息中的生活。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上一篇: 117 尽本分与效力的区别

下一篇: 119 怎样分辨老好人的实质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三

神的权柄(二)我们还接着交通关于“独一无二的神自己”这个话题。有关这个话题上两次交通了两部分内容,第一部分内容是关于神的权柄,第二部分内容是关于神的公义性情。听了这两部分内容之后,你们是不是对神的身份、神的地位、神的实质有了一些全新的了解了呢?这些了解是不是帮助你们对神的真实存在…

蒙拯救的人是肯实行真理的人

在讲道里常讲要有正当的教会生活,那么为什么到这个时候教会生活仍没有改进,还是老调重唱?为什么就没有一个别出心裁的生活方式呢?九十年代的人再过以往时代皇帝的生活能是正常的吗?虽然吃喝的东西甚是佳美,历代稀有,但是教会生活却没有多大转机,似乎是换汤不换药,那神说这么多话有什么用?多数…

道成肉身的神与被使用的人在实质上的区别

神的灵来在地上寻寻觅觅作工多少年,历世历代神借用多少人来作他的工作,但是神的灵始终没有合适的安息之地,就这样神在不同的人身上转来转去作着他的工作,总的来说都是借着人来作的。就是说,这么多年来,神的工作始终没有停止,一直在人身上开展,一直作工到如今,神说了这么多话,作了这么多工,人…

第一百一十二篇

“话与实并行”是我的公义性情的一部分,我必要让每个人从我的这句话中看见我的全部性情,这一点,在人看作不到,但在我却是轻松加愉快,不费一点力气。当我的话语一出口,马上就会有事实让每个人看见,这是我的性情,既说了必要成就,否则我就不说。在人的观念当中,“拯救”这个词是针对所有的人说的…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