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 怎样分辨各种恶人

相关神话语:

在大红龙国家,我作了一步令人莫测的工作,使人都在风中摇摆,随之许多人都随着风的刮动而悄悄飘去,这也正是我所要扬尽的“场”,是我所盼望的,也是我的计划。因在我作工之时,不知不觉进来许多“恶者”,但我并不急于将其赶走,而是在适当的时候将其冲散。从此,我才作生命的起源,让那些真心爱我的人从我得着无花果树的果子,从我得着百合花的香气。因为在撒但寄居之地、在属灰尘之地上无有纯金存留,只有沙土,所以,面对此情,我就作了一步这样的工作。要知道,我得着的是提炼出来的纯金,不是沙土,恶者怎能存留在我的家中呢?我怎能容让狐狸寄生在我的乐园中呢?我千方百计将其赶走,在我的心意未显明以先,谁也不知我要作什么,趁此机会,我便将那些恶者赶了出去,他们被迫离开我。对待恶者,我就是这样作,但其仍有为我效力的一天。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七雷巨响——预言国度的福音将扩展全宇》

现在我是要尽快地作成一班合我心意的人,能贴着我负担的人。但我不能不清理、不能不洁净我的教会,教会是我的心脏。我恨恶一切拦阻你们吃喝的恶人,因为有个别人不是真心要我的人,这些人满了诡诈,他们不是真心亲近我,这些人都是恶人,都是拦阻我旨意通行的人,都是不实行真理的人。他们满了自是、张狂,有野心,爱站地位,说得好听,背后不实行真理,这些恶人都要被剪除,扫除净尽,被留在灾中熬炼。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二十四篇》

在弟兄姊妹中间总释放消极的人是撒但的差役,是搅扰教会的,这样的人有一天都得被开除出去,都得被淘汰。人信神若不存着敬畏神的心,若不存着顺服神的心,那这样的人不仅不能为神作什么工作,反而成了搅扰神工作的人,成了抵挡神的人。信神的人不顺服神、不敬畏神,而是抵挡神,这是信神之人的最大的耻辱。信神的人如果与不信神的人的言谈、举止都是一样的随便不受约束,那这人比外邦人还邪恶,是典型的恶魔。那些在教会中释放毒言恶语的人,那些在弟兄姊妹中间散布谣言、挑拨离间、拉帮结伙的人,本应都开除出教会,但因着作工时代的不同将这些人限制起来,因为这些人定规就是被淘汰的对象。被撒但败坏的人都有败坏性情,但有一部分人只限于有败坏性情,另一部分人则不是这样,他们不仅有撒但败坏性情,而且其本性已恶毒到极处,这类人所做的、所说的不仅限于流露撒但的败坏性情,他们是正宗的魔鬼撒但。他们所做的都是打岔搅扰神的工作,他们做的都是搅扰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破坏正常的教会生活,这些披着羊皮的狼早晚都得被清理出去,对这些撒但的差役应采取毫不客气的态度,采取弃绝的态度,这才是站在神的一边,若不能做到这一点的都是与撒但同流合污。真正信神的人心里总有神,总存着敬畏神的心,存着爱神的心。信神的人办事应存着小心谨慎的心,所作所为都应按神的要求,都应能满足神的心,不应任着自己的性子,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这样不合乎圣徒的体统。人不能打着神的旗号到处横行,到处招摇撞骗,这是最悖逆的行径。家有家规,国有国法,更何况神的家呢?不更有严格的标准吗?不更有行政吗?人可以自由随便,但神的行政却不让人随意“改动”,神是不容人触犯的神,神是击杀人的神,这些难道人不知道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对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

恶人喜欢邪恶、凶恶、恶毒的东西,所有这些与反面事物有关的他都喜欢,一说正面事物,说这个事对人有益处,是从神来的,他听了不喜欢,不感兴趣,这就没法蒙拯救。真理说得再好,这道再真,他就是提不起兴趣,一说吃喝玩乐、嫖、赌、偷、抢来劲了,这就是性情凶恶、邪恶,心地不善良,所以他喜爱不了正面事物。在他心里是怎么看待正面事物的?他藐视,瞧不起,他会嘲笑。说到做诚实人,他认为“做诚实人尽吃亏,我才不做呢!你做诚实人你傻,你看你尽本分吃苦耐劳,从来不考虑自己的后路,从来不考虑自己的身体,累垮了谁管?我不能累着”。若有人说“咱得给自己留后路啊,不能傻乎乎的一个劲儿地卖力气,得把自己的后路预备好,然后再多少出点力气就行了”,这么一说对他的心思了,他高兴了,一说绝对顺服神,忠心花费尽本分,他就厌憎、反感,听不进去。这样的人是不是凶恶?凡是这类人性情都凶恶,你一讲真理,一讲到实行,涉及到他的利益他就反感,不想听,“整天讲真理、讲实行原则,整天讲做诚实人,做诚实人能当饭吃啊?说实话给钱哪?我靠骗就能得利”,这是什么逻辑?这是强盗逻辑。这性情是不是凶恶?心地善不善良?(不善良。)这样的人得不着真理。所以他那点奉献、花费、撇弃都是有目的的,他早就盘算好了,自己献一个就能得十个,他才觉着合算,这是什么性情?邪恶又凶恶。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认识自己才能追求真理》

恶人所具备的主要的一方面性情就是凶恶。凶恶的人对待任何人善意的劝解、提示,甚至有时候给他指出一些缺点,他的态度不是感谢,不是谦卑地接受,而是仇视、恨恶,更甚至能产生报复。有人对付一个敌基督,说:“你这段时间尽本分尽显露自己,尽的本分一塌糊涂,你对得起神吗?你尽本分期间任意妄为不按原则办事,你为什么不寻求真理?为什么不按原则办事?弟兄姊妹跟你交通你为什么不搭理?为什么还按你自己的做?”就这几个“为什么”,就这几句最平常的话,也是揭露他实质流露的话,就惹恼他了。他心想,“为什么?没有为什么,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你对付我,你算老几啊?”他嘴上虽然没有公开这么说,但是心里却产生了一种报复、仇视的怒火。这怒火会产生什么?“你凭什么对付我?你根据什么说我任意妄为?我就任意妄为了,你能把我怎么样?我长这么大还没有人敢跟我这么说话呢!只有我跟别人这么说话的份,没有别人跟我这么说话的份,能教训我、配教训我的人还没出生呢!就凭你也想教训我?”这就产生仇恨了。产生仇恨之后,就以敌基督凶恶的性情来看,他能不能就到此为止?绝对不能。紧接着他在心里就会盘算:“对付我的这个人在教会当中有没有势力?我要是报复他能不能有人为他说话?我要是整治他教会能不能处理我?有办法了,我不报复他本人,我要做一件人不知鬼不觉的事,我打听打听他叫什么,他家在哪儿,家里还有什么人,我得报复他,我不能就此罢休,我怎么能受这个气呢?我信神不是来受气的,不是来让人随便欺负的,我是来得福的,我是来进天国的。人活脸面树活皮,不蒸馒头争口气,你欺负我,不拿我当人物待,我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咱们就比比看谁厉害,看谁能斗过谁!”几句简单的真话、实话就激怒了敌基督,就能让他产生这么大的仇恨,产生这么大的怨恨,就能让他如此兴师动众地下功夫去报复一个人。当然,他不是只选择一种人来报复,而是谁对他有威胁,谁能看透他,谁明白真理能揭露他的实质、能对付修理他,谁正直能说实情、能揭他的老底,他就恨谁。甚至有的人说,“谁对付我,我就要跟谁过不去,谁对付修理我,让我在得福的事上没份,让我被神家开除,那我就跟谁没完。我在世上就是这样,没人敢惹我,到现在敢惹我的人还没出生呢!”他们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就放出这样的狠话。他们放出狠话并不是在吓唬某个人,也并不是为了保护自己说说而已,而是他们真要做事。所以有一些带领工人碰到这样的人就不敢碰、不敢惹,而是一直维护着,结果使这些人习惯成性,在教会里一个劲儿地打岔搅扰,控制了弟兄姊妹,灾祸就这样酿成了。更甚至有些敌基督因为弟兄姊妹对他的作法加以揭露、汇报,他知道之后为了报复弟兄姊妹,就把弟兄姊妹交给大红龙,交给政府,这是不是凶恶?(是。)所以,把敌基督、恶人当成弟兄姊妹这绝对是错的。如果你没分辨,把敌基督、恶人当成弟兄姊妹加以浇灌、喂养,当成追求真理的弟兄姊妹来提拔、重用,更甚至委以重任,那你这个带领就作大恶了,就在敌基督的恶上有份了,就该被淘汰了。

——摘自《揭示敌基督·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八)》

有的人恶到一定程度,他对别人的仇恨太大,他们之间的关系除了仇恨没有别的,就是把他们分开聚会也不行,他们还找机会互相攻击,打口水仗,想方设法地骚扰弟兄姊妹,那对这类人就得按原则办事,把他清除出教会。这类人是不是恶人啊?从他仇视人的程度上就能看出,谁都不能得罪他,谁都不能碰着他、伤着他,不能损害他一丁点儿,否则他就会给你点颜色瞧瞧,就跟你没完没了,他的人性里没有一丁点儿忍耐、宽容、包容。他做人的原则是什么?“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就是谁得罪他都不行。这是不是恶人的逻辑啊?恶人的逻辑就是这样,谁都不能负他,碰到他一丁点儿都不行,就变成他的仇人了,他就不依不饶、没完没了了,这就是恶人。在这种情况下,在恶人没形成严重的搅扰之前,就得尽快地、及时地把他清出去,别等他在教会中做事,别等他给多数弟兄姊妹带来搅扰。

如果一个人被定性为恶人,还用不用跟他交通了?不用给机会了,你给恶人机会这不合原则。为什么不合原则?根据他的实质,他是永远都不会悔改的,在他的字典里就没有“悔改”这两个字。你怎么交通他也不会放下自己的意愿、想法、利益,什么都不放下,他咬住的事情谁也劝解不了,他要是恨上谁早晚得报复,这样的人还能悔改吗?他都不能悔改了,你都看透他是恶人了,你还给他机会,这是不是愚昧啊?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分辨假带领 十四》

一般不信神的好人跟恶人有一个区别点,他们良心理智里表现出来的、人性里流露出来的比较常见的东西是什么?好比说,一个恶人做了一件坏事,被大家知道以后揭露出真相了,他听后,心想:“哼,大家都知道又能怎么样?我偏这么做,我就这么做,我再给你解释解释,制造点假象迷惑你。多少人指责我、背后骂我我也不在乎,我照样活着,我就凭着一张厚脸皮,谁也不能把我怎么样!你说得对有什么用啊?我该怎么做还怎么做!”他做了多大的恶事、多见不得人的事都不知道羞耻,不知道害臊。普通人在别人不知道的情况下还能装好人,一旦有人发现他做坏事了,他就觉得没脸见人了,甚至都不想活了,就恨自己,“我当时怎么能做那个事呢?我怎么那么不要脸,怎么那么不知羞耻呢?”他就把自己说得一无是处,说这辈子再也不做那个事了。他们有这样不同的表现是人性里的什么东西决定的?廉耻,就是一个知道害臊,一个不知道害臊。有的人做了坏事不管别人怎么揭露,他都脸不红心不跳,在公共场合还义正词严地把反面的都说成正面的,把不好的都说成好的,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这样的人有没有廉耻?(没有。)他是这样的态度,那他以后做事能受被人揭露这事的影响吗?不会,他该怎么做还怎么做。而另外那类人就觉得没脸见人了,以后再也不做这事了,他的人性里知道廉耻。知道廉耻这是不是做人的最低标准?一个连廉耻都没有的人还能称得上是人吗?就称不上了。一个连廉耻都没有的人,他的神经、思维正不正常?肯定不正常,那就更谈不上什么喜不喜爱正面事物了。

——摘自《揭示敌基督·打击排斥异己》

有一类人他对任何人都能施以爱心、帮助、宽容,唯独对神总是抵触,势不两立,与神是死对头。一涉及到真理,涉及到神所说的、神所要求的,他不但不能接受,处处打横、质疑,散布观念,而且还做出很多不利于神家工作的事,甚至一涉及到他利益的时候,他就能起来公开与神叫嚣。这样的人是什么人?(仇视神的人。)人的本性里都有仇视神的一面,都有这个实质,但是有的人没这么严重。那这类人为什么能这么仇视神呢?他是神的仇敌,是魔鬼,土话讲就是活鬼!神拯救的人当中有没有这样的活鬼?(没有。)所以,你们要是认准了教会里哪些人是这样的活鬼,就得赶紧把他们清除出去。如果说这个人平时表现得挺好,只是一时情形不太好,或者是身量太小不明白真理,做出点打岔搅扰的事,但不是一贯的,他的本性不是这样的人,这就可以留用。有的人人性不太好,但是这个人有一方面长处,他愿意效力,还肯吃苦,只是谁得罪他他就跟谁拼命,但不得罪他的时候还挺正常,他也没做什么损人利己的事,这样的人也可以留用,不能说他就能蒙拯救,但他最起码可以效力,至于能不能效力到最终就看他个人的追求了。但是如果这个人是活鬼,是神的仇敌,那他绝对不能蒙拯救,这是百分之百的,这就得清除了。有些人被清除是给他一次悔改机会,给个教训,有些人被清除就是看透他的本性了,他不能蒙拯救。人跟人不一样,有些人被清除了虽然情形下沉、黑暗,但是本分他没有放下,他还继续尽着本分,这样的人跟完全不尽本分的人里面是两种情形,走的路途是不一样的。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人对神该有的态度》

恶人、敌基督在一起怎么打交道?他们打交道的手段基本上就是嘻嘻哈哈,互相吹捧、阿谀奉承。敌基督走到哪儿,那些恶人就拥到哪儿,就像臭苍蝇似的总往一起聚。他们聚在一起不干正事,就议论谁说谁的坏话了,谁说带领的问题了,看谁不顺眼就琢磨怎么把他排挤出去,就商量这些整人治人的事。另外,他们还商量怎么跟上面对着干,如果有人要反映他们的问题,他们怎么才能提前知道,知道之后怎么应对,这伙“恶人帮”就商量这些事。他们在一起从不交通哪些弟兄姊妹软弱、消极了,尽本分没信心了,或者因为什么事有点受迷惑了,该怎么帮助扶持,或者教会哪方面工作果效不好,看看有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路途,他们不商量这些事。他们就商量谁对他们不满,谁能威胁到他们的地位,谁要反映他们的问题,谁跟上面有联系。商量完之后就到各处教会去执行,一执行把教会搅得乱七八糟,人心惶惶,最后弟兄姊妹之间互相猜忌,互相拆台,互相揭露,他们的目的就得逞了。敌基督带教会就这么带。如果恶人听他的,他就保护恶人,如果恶人不听他的,他就先把恶人处理了。如果那个恶人随从他,能被他招安、拉拢,他就让恶人成为他的帮凶,成为他干坏事的帮手、眼线,打入弟兄姊妹中间,打听都有谁在背后说带领的坏话了,谁对带领有意见了,谁在神话上有什么看见要分辨带领了,带领做哪些事露馅了,下面谁反映带领的问题了,谁总想跟上面联系。他们就专门观察这些事,然后在一起商议对策,今天琢磨开除这个,明天琢磨开除那个,名正言顺地通过投票把这些人都开除了。敌基督就做这些事,就这么带领教会,有敌基督在的地方,有恶人在的地方,教会就乌烟瘴气,这叫魔鬼掌权。魔鬼掌权还有好啊?只能给神选民带来灾难。

——摘自《揭示敌基督·迷惑、拉拢、威胁、控制人》

每处教会都有搅扰教会的人,都有打岔神工作的人,这些人都是撒但化装打入神家的。这类人尤其会假冒,到我面前恭恭敬敬,点头哈腰,活像一只癞皮狗,他们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献出自己的“一切”,到弟兄姊妹面前却又是一副丑相,见到实行真理的人就打击、排挤,见到比自己厉害的人就奉承、吹捧,在教会中横行霸道。可以说,几乎多数教会之中都有这样的“地头蛇”“哈巴狗”。他们在一起鬼头鬼脑,互相挤眉弄眼,谁也不实行真理,哪一个的毒汁多就是“魔头”,哪一个的威望高就在他们的同伙中立旗杆。这些人横行在教会之中,散布消极,释放死亡,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没有人敢拦阻,充满撒但性情。他们这样一搅扰,就给教会带来死亡气氛。在教会中那些行真理的人遭到弃绝,不能尽上自己的所能,而那些搅扰教会、散布死亡的人在教会中横行,而且多数人都随从,这样的教会简直就是撒但掌权,就是魔鬼作王。教会中人若不起来弃绝那些魔头,这些人也迟早要被断送的,以后对这样的教会应采取措施,若是能行点真理的人也不寻求,那这个教会就被取缔了。若在一处教会中没有一个肯行真理的人,没有一个能站住神见证的人,这个教会就彻底隔离,必须断绝与其他教会的来往,这叫埋葬死亡,这叫弃绝撒但。在一处教会中若有几个地头蛇,还有一些没有一点分辨的“小苍蝇”随着,教会中人如果看完真理之后还不能弃绝这些地头蛇的捆绑、摆布,那到最终将这些糊涂虫都淘汰,虽然这些小苍蝇不作什么大凶,但他们是更诡诈的人,是更圆滑的人,类似这样的人都淘汰,一个不留!属撒但的就归给撒但,属神的必寻求真理,这是人的本性决定的。让那些随从撒但的都灭亡吧!对这样的人一点不可惜。让那些寻求真理的人都得着供应,让其尽情地享受神话。神是公义的,是不会偏待人的。你是魔鬼你就行不出真理,你是寻求真理的人也绝不会被撒但掳去,这是确定无疑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对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

不追求上进的人总愿意别人也跟自己一样消极、懒惰,不行真理的人就嫉妒那些行真理的人,不行真理的人总想迷惑那些糊涂没分辨的人。这些人释放的东西能够使你堕落、下滑、光景不正常、里面黑暗,使你远离神,使你宝爱肉体、迁就自己。不喜爱真理、总是应付神的人没有自知之明,这样的人的性情引诱人犯罪,引诱人抵挡神。他不行真理也不让别人行真理,他宝爱罪,不恨恶自己,他不认识自己也拦阻别人认识自己,拦阻别人渴慕真理。受他迷惑的人看不见光明,落在黑暗之中,不认识自己,对真理模糊,离神越来越远。他不行真理也拦阻别人行真理,把那些糊涂虫都拉到他的面前。与其说他信神,倒不如说他信的是他的老祖宗,信的是他心中的偶像。那些口头跟随神的人最好睁大眼睛看看自己信的到底是谁,你信的到底是神还是撒但。若你知道自己信的不是神而是你的偶像,那你最好不要说自己是信神的;若你不知道自己到底信谁,那你最好也不要说自己是信神的,这样说是亵渎!信神不是勉强,你们不要说信我,这话我早听够了,我不愿再听见,因你们信的都是你们心中的偶像,你们信的都是你们中间的地头蛇。那些听见真理就摇头、听见死亡之语就满脸堆笑的人都是撒但的子孙,都是被淘汰的对象。在教会中存在着许多没分辨的人,迷惑人的事出现之时,他们偏偏站在撒但一边,说他们是撒但的差役他们还觉着太冤枉,说他们没有分辨,而他们每次总是站在非真理一边,没有一次非常时期是站在真理一边的,没有一次站起来为真理而争辩的,他们真是没分辨吗?为什么他们偏偏站在撒但一边呢?为什么他们从不为真理说一句公平合理的话呢?真是他们一时的糊涂而造成的吗?越是没分辨的人越不能站在真理一边,这说明了什么?是不是说明没分辨的人是喜欢罪恶的人?是不是说明没分辨的人是撒但的孝子贤孙?为什么他们总能站在撒但一边与撒但同言共语呢?他们的一言一行、他们的表情就足以证明他们并不是什么喜爱真理的人,而是厌憎真理的人。他们能站在撒但一边就足以证明撒但太爱他们这些为撒但而奋斗一生的小鬼,这不都是明摆着的事实吗?你若真是喜爱真理的人,那为什么行真理的人不能看在你的眼里,那些不行真理的人稍一动神色你就马上随从呢?这是什么问题呢?我不管你有无分辨,我不管你付多大代价,我不管你的势力有多大,我不管你是地头蛇还是旗杆,你的势力大那只不过是借助撒但的力量,你的威望高那只不过是因着在你周围不行真理的人太多了,你没被开除出去是因为现在不作开除的工作,而是作淘汰的工作,现在不着急开除你,只等着那一天淘汰你之后再惩罚你——谁不行真理就要被淘汰!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对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

真正信神的人是肯实行神话的人,是肯实行真理的人,真正能够站住神见证的人也是肯实行神话的人,是真正能够站在真理一边的人。行弯曲、搞不义的人都是没有真理的人,都是羞辱神的人。在教会中搞纷争的人是撒但的差役,是撒但的化身,这样的人太恶毒,那些没分辨却不能站在真理一边的人都是心术不正、污蔑真理的人,这些人是更典型的撒但的代表,是不可救药的人,这样的人当然也是被淘汰的对象。在神的家里不容让那些不行真理的人存留,不容让那些故意拆毁教会的人存留,但现在并不作开除人的工作,只不过到最终他们被显明而淘汰了。对这些人不作更多的无用工,是撒但就不能站在真理一边,是寻求真理的人就能站在真理一边。不行真理的人就不配听真理的道,就不配见证真理,真理根本不是针对他们说的,真理是对行真理的人说的。在未显明所有人的结局以先,对那些搅扰教会的、打岔工作的人先放在一边不予处理,当工作结束的时候将这些人一个一个地显明出来之后淘汰。在供应真理期间暂时不理睬他们,当全部真理都向人显明,那时就该淘汰人了,那时也就是各从其类的时候了。那些没有分辨的人因着他们的小聪明而被断送在恶人手中,被恶人骗走不得再回来。对这样的人就应这么处理,因着他们不喜爱真理,因着他们不能站在真理一边,因着他们随从恶人,站在了恶人一边,与恶人联合起来抵挡神,他们明明知道那些恶人所流露的是恶,但他们却硬着头皮、背着真理而随从了恶人,这些不行真理、行毁坏可憎之事的人不都在作恶吗?他们尽管有作“王”的,有附和的,但他们抵挡神的本性不都是相同的吗?他们还有什么借口说神不拯救他们呢?他们还有什么借口说神不公义呢?不都是他们的恶把他们毁灭了吗?不都是他们的悖逆将他们拉向地狱了吗?行真理的人最终将因着真理而得救、被成全,不行真理的人最终将因着真理而自取灭亡,这是那些行真理与不行真理之人的结局。我劝那些不打算行真理的人趁早离开教会,免得犯更多的罪,那时后悔也晚了,尤其是那些拉帮结伙搞分裂的人、那些教会中的地头蛇更得早点离开。这些属于恶狼本性的人是改变不了的,不如趁早离开教会,不要再搅扰弟兄姊妹的正常生活,免得遭到神的惩罚。那些随帮唱柳的人也趁现在这个机会作个反省,是随从恶人出去,还是留下来老老实实地跟随,对这事要考虑清楚。再给你们选择一次的机会,我等着你们的回答。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对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

上一篇: 120 怎样分辨不信派

下一篇: 122 怎样分辨各种邪灵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认识神是达到敬畏神远离恶的途径

每个人都当重新审视自己信神的生涯,在跟随神的过程中是否对神有真正的了解、真正的理解与真正的认识,是否真的知道神对各类人的态度是什么,是否真的了解神在你身上作的工与神对你所作所为的定义。对于这位在你身边陪伴你左右、引导你前行的方向、主宰你的命运、供应你所需的神你究竟了解多少、认识多…

附加:第一篇

我让你们所做的,并非是我所说的渺茫、空洞的大道理,也并非是人的头脑难以想象、人的肉体难以达到的。有谁能在我家中全然尽忠?有谁能在我的国度中摆上一切?若不是我心意的显明,你们真能自我要求而满足我心吗?我心不曾让人摸透,我意不曾让人体察。谁曾见我面、听我音?难道是彼得吗?是保罗吗?是…

第十四篇

历代以来,不曾有人进过国度,因此,不曾有人享受国度时代的恩典,也不曾有人看见国度君王。虽然有许多人曾在我灵的光照之下预言过国度美景,但只是知道其外表,却不知道内在的含义。当今天国度正式实现在地时,多数人仍不知在国度时代究竟要作成什么,究竟把人带到什么境界,这个,恐怕所有的人都处于…

第四十二篇

不知人是否看出来,在今日的说话中有无变化,可能有的人看出来点,但又不敢确定,或许有的人毫不觉察,为什么从十二日到十五日之间的差别就这么大?这个揣摩过吗?对此有何看法?从神的所有说话当中摸着点什么没有?在四月二日到五月十五日之间主要作哪些工作?为什么到今天却摸不着头绪,人都犹如被当…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