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 怎样分辨保罗的本性实质

相关神话语:

保罗,一提起这个人你们便会想到他的历史,想到有关他的一部分不准确、不切合实际的事迹。他这个人从小受父母之教,接受我的生命,因着我的预定,他具备了我所要求具备的素质。在他十九岁便研读各种有关生命方面的书籍,因此不用我细说,因着他的素质,因着我的开启、光照,他不仅对灵里的事能够说透一二,而且也会摸我的心意,当然这不除去内因和外因的结合。但美中不足的是,他因着自己的天资而常常夸夸其谈。所以因着他的悖逆,有一部分直接代表天使长,所以当我第一次道成肉身之时,他竭力抵挡。他属于对我话不认识,我在他心中的地位已经消失,这一类人因而直接抵挡我的神性,被我击杀,最后才俯伏认罪。所以我利用他的特长之后,即他为我作一段工之后,又老病重犯,虽然不是直接悖逆我话,但是他已悖逆我的内在的引导、开启,因而他以往所作归于徒劳,即他所说的荣耀的冠冕已是空谈,是他自己的想象,因他现在仍在我的捆绑之中接受我的审判。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说话·第四篇》

有些人说:“保罗作了那么多工作,他对教会的负担、造就太大了,保罗的十三封书信维持了恩典时代两千年,除了四福音就是保罗的十三封书信,谁能比得上他呢?约翰写的《启示录》谁也解不开,但保罗写的书信都是供应生命的,他作了对教会有益处的工作,别人谁能达到呢?彼得作了什么工作?”人衡量人是根据人的贡献,神衡量人是根据人的本性。保罗在追求生命的人中间是一个不认识自己本质的人,他根本不是一个谦卑顺服的人,他对自己抵挡神的实质根本没有认识,所以说他是一个没有细节经历的人,是一个不实行真理的人。……保罗不认识自己的实质,不认识自己的败坏,更不认识自己的悖逆,对从前抵挡基督的卑劣行为他从不提起,也不过分地懊悔,只是稍作解释,他的内心深处并没有向神完全屈服。虽在大马色路上仆倒,但他并没有从内心深处来省察自己,只是满足于不断地作工,他并不将认识自己、变化自己的旧性看为最关键的问题。他只是满足于口头上的真理,满足于供应别人来安慰他的良心,满足于不再逼迫耶稣的门徒来宽慰自己、饶恕自己以往的罪过。他追求的目标只是以后的冠冕与暂时的作工,追求的目标就是丰富的恩典,并不是追求足够的真理,也并不追求进深以往不明白的真理。所以,他对自己的认识可说成是假冒,他并不接受刑罚、审判。他能作工并不代表他对自己的本性与实质有认识,他只是在外皮的作法上做文章,而且他力求的并不是变化,而是认识。他的作工完全是大马色路上耶稣显现之后的果效,并不是他起初的心志,也并不是他在接受了旧性的被修理之后的作工。无论如何作工他的旧性也没有变化,所以,他的作工并没有将他以往的罪赎回来,只是在当时的教会中起到一定的作用。这样的旧性不改的人,也就是没有得着救恩的人,更是没有真理的人,无论如何也不能成为主耶稣所悦纳的人。他并不是一个对耶稣基督充满了爱与敬畏的人,也并不是一个善于寻求真理的人,更不是一个寻求道成肉身奥秘的人,他只是一个善于狡辩而且不愿屈服于任何一个比他高的人或有真理的人。他嫉妒那些与他相反或是与他敌对的人或真理,喜欢那些有高大形象而且具备渊博知识的才子,他不喜欢与那些专爱真理寻求真道的穷苦之人来往,而是喜欢与那些专讲道理而且知识丰富的宗教上层机构的人物接触。他喜欢的并不是圣灵的新作工,注重的也不是圣灵新的作工动态,而是喜欢那些高于一般真理的规条与道理。就他先天的本质与他的全部追求来说,他根本不配称为一个追求真理的基督徒,更不配称为神家中忠实的仆人,因为他的假冒太多,他的悖逆太大,就他这样一个堪称为主耶稣仆人的人根本就不配进天国的大门,因为他从始到终所行的并不能称为义,只能看为一个假冒的行不义的但又为基督作过工的人,虽不能称其为恶,但可合适地称其为行不义之徒。他作的工作是有许多,但并不能就其工作的数量而论,只能就其工作的质量而论,就其所作工作的实质而论,这才能将事情的原委都澄清。他总认为:“我能作工,我比一般人强,我体贴主的负担,谁也没我体贴主的负担,谁也没我悔改得深,因我蒙了大光照,看见了大光,所以说我比任何一个人都悔改得深。”这是当时他自己心里想的。到他要作的工作结束时,他说:“我该打的仗打完了,当跑的路跑尽了,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他打仗、作工、跑路完全是为了公义的冠冕,并不是在积极进取,他作工的态度虽不是应付,但可说成是他的作工只是为了弥补他的过失,弥补他良心的控告,他盼望的只是早点将工作作完,将他要跑的路跑完,将他要打的仗打完,以便早点得着他盼望的公义的冠冕。他所盼望的并不是以自己的经历与真实的认识来见主耶稣,而是盼望早点作完工作以便到主耶稣见他之时赐给他因作工而当得的赏赐。他是以作工来宽慰自己,也是以作工来搞交易,来换取以后的冠冕。他追求的只是冠冕,并不是真理,也不是神,这样的追求怎么能是合格的呢?他的存心、他的作工、他的代价、他的全部付出充满了他美好的幻想,他完全是按着他私自的愿望而作工的。他的全部作工中所付的代价没有丝毫的甘心,只是在搞交易,并不是为尽本分而甘心付出,而是为了达到交易的目的而甘心付出,这样的付出又值几分钱呢?谁又能称许他那不干不净的付出呢?谁肯对这样的付出而颇感兴趣呢?他的作工中充满了明天的梦幻,充满了美好的蓝图,丝毫没有人的性情如何变化的路途。他的假慈悲太多,他的作工并不是在供应生命,而是在假斯文,在搞交易,这样的作工怎么能将人带入恢复人原有本分的路途中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成功与否在于人所走的路》

在保罗所有的表现中,应该能够看出他这个人的本性实质,完全能够概括出他这个人追求的方向、目标、源头、动机是错误的,是悖逆神、抵挡神的,是神所不喜悦的,也是神所厌憎的。他的主要表现第一条是什么?(用劳苦作工换取冠冕。)你们通过什么看到他有这个表现、有这种情形呢?(通过他说的话。)就是通过他的“至理名言”。那保罗的至理名言是什么?(“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提后4:7-8〕)这话代表保罗哪方面的本性实质,用真理来定性的话应该怎么定性?(狂妄本性。)是狂妄本性支配他说出这句话了,没有冠冕不跑路,没有冠冕不作工,没有冠冕甚至神都可以不信。保罗流露出来的这个表现、情形,现在的人听了这么多道,应该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但你们能不能定性?所谓总结就是要定性,定性出来的话就是真实认识。你能有准确的定性才能证明你把这事看透了,你定性不了,光会学说别人定性的话,那就证明你没有真实认识。保罗当时能说出那样的话是出于什么心态、什么情形?是什么存心促使他这么说的?从中看见他这种追求的实质是什么?(得福存心促使的。)是因着有得福存心支配他才这么跑路、花费,这么付代价,这是他这个人的本性实质,是他内心最深处的东西。……他把打美好的仗、跑路、作工、花费,甚至浇灌教会,所有的这一切都当成换取公义冠冕的筹码与途径了。所以说,他无论是吃苦也好,花费也好,跑路也好,无论受多少苦,他心里唯一的目标就是得着公义的冠冕。他把追求得公义的冠冕、追求得福当成信神的正当目标了,途径就是受苦、花费、作工、跑路。他外表这一切好的行为都是做给人看的,他是用这一切外表的好行为来换取最终的得福。这是保罗的第一大罪状。

从保罗所实行的、所流露的,他内心的态度与始终支配他做这个事情的一种情形来看,这里面没有一丁点儿合乎真理的东西,没有一丁点儿是按照主耶稣所教导的去行的。他从来不反思,也不寻求。那他根据什么觉得自己认为的是对的?(观念想象。)他怎么能把自己的想象当成一定之规,当成自己最终追求的目标呢?他难道从来就不琢磨“我这么想对不对呀?别人都没这么想,就我自己这么想,这是不是有问题呀?”他不但不怀疑,而且把这话写成书信给各教会,让所有的人都传看。这是什么性质?他自己所认为的他为什么从来不质疑、不考察,而且也不用主耶稣所说的话来对号,而是把自己所想象的、观念当中所认为的当成自己的追求目标了,这是怎么回事?他把自己当神了,否则的话,他不能把自己思想里、观念当中想象的事认为是自己应该追求的目标。他不但认为自己是神,认为自己所想的是真理,是合乎真理的,是合乎神心意的,而且还把自己所认为的这些传讲给他当时所牧养的弟兄姊妹,让弟兄姊妹守他所传讲的这些话、他所说的这些谬论,这是不是他的第二大罪状?保罗这问题太严重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怎样分辨保罗的本性实质》

保罗还有一条最严重的罪状,也是涉及到他的本性、他的追求的,涉及到他作工所用到的头脑、知识、文化,也得总结总结,讲讲他的态度。这一条也很关键、很重要,是人需要明白的。……保罗这个人先天具备什么?他天资聪明,口才好,能说会道。从保罗这个人的天资、恩赐、聪明、才智,还有他后天所学的知识来说,他这个人的口才好代表什么?他有哪些流露、哪些表现?他喜欢夸夸其谈,不断地翻说高深的属灵道理、理论、知识,还有大家常讲的名章名句。保罗所谈的这些东西的性质用一个词或者一句话概括是什么?(空洞。)空洞的话对人来说有没有造就?(没有。)人听完之后当时感觉身强力壮了,过不了一会儿又没劲了,它就是一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你总摸不着边际,在他所说的这些理论当中你找不着一条实行的路,找不着一个实行的方向,找不着一个准确的能让你在生活当中实际运用的理论或者根据。所以说,“空洞”是他夸夸其谈所讲的这些宗教理论、道理的一个总的概括。保罗讲这些东西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有的人说:“他就是法利赛人,他总讲这些的目的就是想多笼络人,让人高看他,取代主耶稣的位置,然后多得人心,得的人多这不就能得福了吗?”这是不是咱们要讲的话题?一个没经过修理对付、没经过审判刑罚、没经过神试炼熬炼的人,他有这样的恩赐,有敌基督的本性实质,他就这么显露,他这样的流露、这些行为太正常不过了,咱们不追究这事,咱们追究的是什么呢?是他这个问题的实质,是他做这个事时的根源、动机,是什么能促使他这么做。他所讲的所有的这些,不管今天来看是道理也好,是论调也好,是神学知识也好,是他天生的恩赐或者记下来的东西也好,还是他自己理解的东西也好,总的来看,保罗最大的问题是把所有的这些东西、出于人意的东西当成真理了,所以他才敢理直气壮地、毫不掩饰地用这些神学理论去笼络人、教导人,这是问题的所在。这个问题严不严重?他把哪些东西当成真理了?一个是他天生的恩赐,还有他后天学的知识、神学理论。神学理论是从老师那儿学来的,从经文里读来的,自己理解的、想象的。他把凭人意理解的这些观念想象都当成真理了。这还不是最严重的问题,还有比这更严重的问题。他把这些东西都当成真理了,他那时候认为这些东西是真理吗?他对真理有没有概念?(没有。)那他把这些东西当成什么?他把所有的这些都当成生命了,能讲多少道,能讲多高,生命就有多大。他把这些当成生命了,这事很严重,这影响到什么了?(人信神所走的道路。)这是一方面,还有什么?(他觉得有了这些就能进天国,蒙拯救了。)还是跟得福有关,生命多大就有多大的把握进天国、上天堂。上天堂还有什么说法?(与神一同作王掌权。)他进天国的目的就是要与神一同作王掌权,但这还不是他最终的目的,他最终还有一个目的,在他的话里有,那句话是怎么说的?(“因我活着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处。”〔腓1:21〕)活着就是基督,那死了呢?就是造物主了。这家伙野心多大啊!这个问题太严重了!那咱们解剖他有错吗?一点都没错。保罗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把自己的恩赐、后天学的知识当成生命,这是他的第三大罪状。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怎样分辨保罗的本性实质》

保罗还有一个最严重的问题,他在书信当中有一句惯用语是什么?“奉神旨意,蒙召做耶稣基督使徒的保罗”,这是保罗常常用到的一句话。这句话所涵盖的信息挺多,首先,我们知道保罗是主耶稣基督的使徒,那在保罗来看,主耶稣基督是谁?是次于天上的神的一个人子,无论他口称主耶稣基督是夫子也好,是主也好,在他来看,地上的这个基督不是神,是一个人,是能给人一些教导、能让人跟随的一个人。保罗做了这样一个人的使徒,那这个使徒的功能是什么?传福音,走教会,讲道,写信。他认为他做这些事是代替主耶稣基督,就是“你走不到的地方我帮你走,你不想去的地方我就替你去看看”,在保罗那儿是这样的概念。在他心里的排位就是,他是普通的人,主耶稣也是普通的人,他跟主耶稣基督是平等地位的人类,在地位上没有实质性的差异,也没有身份上的差异,更没有职分上的差异,只有名字、年龄、家庭环境背景不同,外表的恩赐、知识有差距,其他的在他心中看主耶稣基督跟他是一样的,都可以称为人子,只不过他仅次于主耶稣基督是因为他做主耶稣基督的使徒,行使主耶稣基督的权力、奉主耶稣基督差遣走教会,作教会的工作,这是保罗认为的自己这个使徒的地位、身份,他是这样领会的。另外,“做耶稣基督使徒的保罗”前面有两个字——蒙召,从这两个字就看到保罗的一个心态,他为什么用“蒙召”跟“奉神旨意”这六个字呢?他认为他做主耶稣基督的使徒不是主耶稣基督呼召他的,“主耶稣基督没有权力命令我做什么事,我不是奉他的命令,我不是给他做任何的事,而是奉天上神的旨意,我与主耶稣一样”。这里又点到保罗认为主耶稣基督跟他一样都是人子的一个信号,这六个字就把他对主耶稣基督身份的否定或者怀疑这些内心深处的东西显露出来了。他说他做主耶稣基督的使徒是因为奉神的旨意,神告诉他了,是神命定、神设立的,他蒙神的召唤、奉神的旨意做了主耶稣基督的使徒,在他心中他与主耶稣基督是这一层关系。这还不是问题最严重的地方,最严重的地方是什么呢?就是他做主耶稣基督的使徒是奉神的旨意,不是奉主耶稣基督的旨意,不是主耶稣所呼召的,而是天上的神让他这么做的,没有任何人有权力、有资格让他做主耶稣基督的使徒,只有天上的神有,他是直接受天上的神引导。这里面有一个什么信号呢?就是在保罗内心深处,天上的神是老大,他是老二,他把主耶稣放在哪儿?(与他同等位置。)这是空话。他口称主耶稣为基督,但他不知道谁是基督,不知道基督与神之间的关系。这个问题严重在哪儿呢?不知道这个关系问题就很大吗?他否认主耶稣基督就是神所道成的肉身,就是神从天来到地的肉身,就是神所化身成的肉身,言外之意是不是否认地上的神的存在?他连地上的神的存在都否认了,那主耶稣所说的话他能承认吗?他不承认还能接受吗?(不能。)主耶稣的话他不接受,主耶稣的教导他不接受,主耶稣基督的身份他不接受,那主耶稣基督所作的工作他能接受吗?(不能。)他不接受主耶稣基督所作的工作,不接受主耶稣基督是神这个事实,这还不是问题最严重的地方。两千年前,主耶稣来在地上作了一步最大的工作——恩典时代的工作,道成肉身成为肉身的形像钉在十字架上,作了全人类的赎罪祭。这工作大不大?这是救赎全人类的工作,是神自己作的,在保罗那儿就硬给否了,他完全否认神所作的工作是神自己作的,否认神的救赎工作这一事实,这问题严不严重?太严重了!主耶稣基督钉十字架的事实他不但不寻求认识,反而不承认,不承认神钉十字架救赎了全人类,也不承认神作了赎罪祭,言外之意就是不承认整个人类在神作工之后已经被救赎了,已经罪得赦免了,同时他也认为自己没有罪得赦免,这个事实他不承认,在他那儿就全部抹杀,这才是最严重的。刚才提到保罗是这两千年以来最大的敌基督,这个事实已经显明了。幸亏他说的这话被记载下来了,有这个事实在这儿放着,要不口说无凭,你们可能也不服。现在把保罗这话拿出来一看,主耶稣说了那么多的话,在保罗那儿当成什么了?他认为这些话连他的一句宗教道理都不如啊!所以说,主耶稣走了以后,保罗虽然传道、作工、讲道、牧养教会,但他从来不传讲主耶稣的话,更不实行、经历主耶稣的话,他所讲的都是旧约圣经里的知识理论,都属于过时的话、空话。这两千年基督教的人接受的全都是他那些空洞理论,被他蒙蔽两千年,现在谁一说保罗不好他们就不干,那是他们的祖宗。他们被迷惑到什么程度了?他们已经跟保罗站在同一战线上共同对抗神了,他们与保罗有一样的观点、一样的本性实质、一样的追求法,彻底被保罗同化了。这是保罗的第四大罪状。保罗否认主耶稣基督的身份,否认神在律法时代之后作的恩典时代的工作,这是最严重的,而且他把自己跟主耶稣基督划分为一类,这个也很严重。保罗生活在那个年代,他遇到了主耶稣基督,但他没有把主耶稣基督当成神,而是当成一个普通的人来对待,就是当成人类的一分子来对待,当成与败坏人类有一样本性实质的一个人来对待,他根本就没有把主耶稣当成基督,更没有把主耶稣当成神,这个事是很严重的。保罗的这些表现、这些罪状一条比一条严重。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怎样分辨保罗的本性实质》

再分析分析保罗说的“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这话来头不小,看他这话的用词——公义的冠冕,一般用“冠冕”就不错了,谁敢用“公义”这个定语来定义冠冕呢?为什么他用这个词呢?这个词有出处,有讲究,他说话有深意啊!有什么深意呢?(用这话要挟神。)要挟这是一方面,肯定有这方面的交易,带着跟神讲条件的性质。还有,他总传讲公义的冠冕,这有没有目的?(他想误导人,让人觉得如果他得不着冠冕的话神就不公义。)这带点煽动、迷惑的性质。这涉及到保罗这个人的野心欲望,他为了最终能实现、满足自己得着公义冠冕的欲望,他用了一种手段,就是到处传讲。传讲的目的一个是为了煽动、迷惑人,另外就是给听的人灌输一种思想——像我这么做,这么花费、跑路,像我这种方式追求,就能得着公义的冠冕。这样很名正言顺地,让人听完之后感觉像他这样的人得着冠冕那才是神的公义,所以人都得像他这样追求跑路花费,不能听主耶稣的,他就是标杆,他就是主,他就是人行路的方向、目标,按着他所做的去做就能得着和他一样的冠冕、结局、归宿。这一方面是煽动、迷惑人,另一方面,他有一个最恶毒的目的,从他内心深处来说,“万一这个冠冕我得不着,是我自己想象的,是我自己一厢情愿的,那所有人信的神,包括我信的神都是错的,地上的神根本不存在,我也否认你天上的神的存在,看看你能把我怎么样!”言外之意就是:我要是得不着这个冠冕,不但弟兄姊妹能否认你,所有我煽动过的人、知道这话的人我都让你得不着,也让他们得不着神,同时我也否认你天上的神的存在,你不是公义。我保罗都得不着,你们谁都不应该得。这就是保罗的恶毒之处。这是不是敌基督的行为?这就是敌基督恶魔的行为,煽动、迷惑、蛊惑,公开与神叫嚣、对抗。在他内心深处认为:我要是得不着冠冕,神就不是公义,我得着冠冕了,这个冠冕才叫公义的冠冕,神的公义才是真正的公义。他的“公义”是这么来的。这叫什么?这是公开煽动、迷惑跟随神的人,同时借用这种方式来公开与神叫嚣、对抗,这种行为就叫造反。这是什么性质啊?他所说的这些话外表看文绉绉,没有任何的问题,很正当,得公义冠冕、得福,每个人信神都是为了这个,最起码也得进天堂扫地、看大门,这个目的、存心或者理由很正当。但是,他的目的不是仅仅为了这个,他在这事上做了很多的功课,费了很多的力气,也做了很多的文章,这就把保罗内心深处的一些不为人知的阴暗面、恶毒的本性表达出来了。

当初,保罗的名气那么大,那么多人崇拜他,他到处传讲这些理论、高调,到处传讲他的观念、想象,还有他从知识学来的、头脑推理的那些东西。他到处去传讲这些东西,这对当时的人的影响得多大,给当时的人内心深处得带来多大的毒害?还有,对后世能从他的书信当中领会到这些的人的影响得有多大?看过他这些话的人多长时间都拿不掉这些东西,中毒太深了!深到什么程度呢?有一个现象出现了,就是“保罗效应”。什么是“保罗效应”呢?在宗教里有这样一个现象,人受保罗这些思想、观点、论调还有他的本性实质的影响,尤其是有些人家里几代人都信神,是基督世家的,他们说:“我们这些人一代一代的也不随从世界,脱离了世俗,撇家舍业的,所做的一切都是跟基督所讲的一样,跟保罗所行的一样,我们这些人要是得不着冠冕、进不了天堂的话,到神来的时候,我们跟神打官司去。”有没有这种论调?(有。)而且这股风的势头还不小。这股风是怎么来的?就是保罗这个坏种种下的一个坏根,这就是恶果。他要是不这么煽动,不总说“公义的冠冕”“活着是基督”这话,现在的人没有那时候的背景,就是有那个心思也没那个胆,不敢这么大规模地公开起来这样造反,他们就是受保罗的影响太严重了!讲到这儿,第五条是不是就可以定论了?总结保罗说的公义冠冕的来源,这里面的文章在“公义”这两个字上。他为什么提“公义”呢?在地,他是为了煽动、迷惑神的选民与他有共同的想法;在天,在神那儿,他想用这两个字来要挟神,与神叫嚣,这是他的目的。虽然他嘴里没说出来,但他与神叫嚣的目的与势头已经在这两个字上表露无遗了,已经公开了,这都是事实。这些事实光用狂妄、自是、诡诈、不喜爱真理能概括出保罗的本性实质吗?概括不出来,而把这些事实拿出来解剖、分析、定性,反倒把保罗的本性实质看得更清楚、更透彻了。这就是分析实质、分析事实起到的作用。保罗跟神叫嚣不是背地里有点小情绪、有点悖逆性情或者不能顺服,不是这些正常人性的东西,他是公开地在书面上、在公共场合用这各种方式来煽动、迷惑人,让所有的人都起来群情激愤地、共同地与神对抗、叫嚣。他不但自己跟神叫嚣,而且煽动其他所有的人来与神叫嚣。这何止是狂妄,这是恶魔啊!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怎样分辨保罗的本性实质》

保罗还有一句至理名言是什么?(“因我活着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处。”〔腓1:21〕)他不承认主耶稣基督这个身份,不承认主耶稣基督是道成肉身的神在地上活着,不承认主耶稣基督是神自己的化身这个事实,反倒自己当起基督了,这恶不恶心?这事恶心,这事的问题也严重。在他心中,基督的身份到底是谁?他怎么那么喜欢当基督呢?如果在他心中基督是一个很普通的有败坏性情的人,或者是一个很渺小的人,是一个很不起眼的角色,没有什么能力,没有什么高贵的身份,也没有什么超乎常人的本事、本领,他愿意当基督吗?肯定不愿意,他连普通人都不愿意当,他愿意当超人,当脱俗超群的人,他怎么能愿意当一个不起眼的基督呢?那他心中的基督到底是谁,是怎样的一个角色?有哪些表现、流露,有哪些能力,或者是怎样的身份、地位,有怎样的气势,才可以是基督?这是保罗心中想象、认知的基督,也是保罗心中定义的基督,所以,他才想当基督。他想当基督这里面有一定的理由,这在保罗的话中、书信中也流露出一些。在主耶稣作工期间,主耶稣作了一些事代表主耶稣基督的身份,这是保罗眼中所看到的基督这个身份的一个象征、一个概念,哪些事呢?就是给人医病赶鬼,显神迹奇事、异能。即使保罗承认主耶稣是基督,也只是因着主耶稣所显的神迹奇事,所以,在保罗传讲主耶稣的福音时,从来不传讲主耶稣所说的话、所讲的道。在保罗——一个不信派的眼中,基督能说那么多话、讲那么多道,能作那么多工,能有那么多人跟随,这给主耶稣带来一种身份、地位的荣誉,无限光荣,无限高尚,让主耶稣的地位在人中间显得特别尊贵、特别高大,保罗看到的是这个。从主耶稣基督所作工作的这些表现、流露还有他的身份实质上,保罗看到的不是神的实质,不是神的真理、道路、生命,不是神的可爱之处、神的智慧,他看到的是什么?拿现代人的话来说,他看到的是一个名人的风采。当主耶稣说话作工的时候有那么多人听,那是何等的荣耀啊!这是保罗心里盼望已久的,他羡慕这一刻的来到,他就想有一天也能像主耶稣这样滔滔不绝地讲道,而且有那么多人都用羡慕、渴望的眼神注视着这一个人,就盼望跟随这个人,这种气势令他折服。其实他不是真正的折服,而是他羡慕这种被人仰望,被人瞩目,被人崇拜、羡慕、高看的身份与气度,他羡慕的是这个。那怎么能达到呢?他认为这不是主耶稣基督的实质与身份达到的,而是主耶稣基督的这个名称达到的。所以,保罗太盼望自己能成为有基督名称的这样一个人物,这样一个角色。要成为一个这样的角色,他也下了挺多功夫,各处讲道,甚至也行异能,最后他给自己定性一句话,满足自己内心的野心欲望,他是怎么定性自己的?(“因我活着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处。”)活着就是基督,这是他主要要达到的,他主要是想当基督。保罗想当基督,这与他的个人追求、所走的道路有什么关系?(他崇尚权势,追求让人高看。)这是理论,得说点事实。保罗想当基督是有实际表现的,不是一句话就把他定性了。从他的做事风格、方式、原则就能看到他所做的这一切就是围绕他想当基督这个目的做的,这就是保罗说这句话要总结出来的根源、实质。保罗想当基督,这对他的追求、对他人生的道路、对他的信仰是有影响的。影响的表现有哪些呢?(保罗作工讲道处处显露自己,见证自己。)这是一项,处处显露自己。他把自己受哪些苦、怎么做事、有什么存心表明给别人,让别人听了觉得他太像基督了,真想称他为基督,他的目的就是这个。如果真有人称他是基督,他会不会否认,会不会回绝?绝对不会,他心里得美得乐开花了。这是影响到他的追求的其中一方面表现。还有什么?写点书信,流传万世。在保罗的书信中,在他的作工当中,在他牧养教会的过程当中,他从来不提主耶稣基督的名,从来不奉主耶稣基督的名,也从来不高举主耶稣基督的名。他常常这样作工说话带来的反面效果是什么?会对跟随的人有什么样的影响?让人否认主耶稣基督,他来取代。他恨不得人家说“主耶稣基督是谁呀?我怎么不知道呢?我们就信保罗基督”,那他才高兴呢,这是他的目的。这也是其中一项。一个是作工方式,夸夸其谈、高谈阔论,让人从中看到他作工作多有能力,多有说服力,对人帮助有多大,带有一种气势,似乎是当初的主耶稣基督的再现。另外,他从来不高举主耶稣基督,更不高举主耶稣的名,不见证主耶稣基督所作的工作与给人带来的益处。他有没有讲过人当悔改的道?更没有。所以说,主耶稣基督所作的工、所说的话、所教导人的各项真理保罗从来不传讲,在他心里是否认的。他不但否认主耶稣所说的话、所教导人的真理,反而把他自己所说的话、所作的工、所教导人的当成真理来取代主耶稣所说的话,让人把这些当成真理实行、遵守。保罗的这些表现、流露都是受什么指使的?是受想当基督的存心、欲望与野心指使的,这就与他的实行、追求结合上了。这一条严不严重?其实哪条都挺严重的,都是死病。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怎样分辨保罗的本性实质》

保罗喜欢高谈阔论,喜欢空洞的东西,喜欢想象,喜欢渺茫的东西,喜欢高深莫测、摸不着边际的那些东西。他喜欢钻牛角尖,偏执、偏谬,他是这类人。从他的性情、本性实质,还有他的喜好、愿望、追求、志向上来看,他虽然在教堂里事奉,虽然拜在名师的门下做学生,但他所学的这些知识只是他用来满足自己的欲望、野心、虚荣心,或者让自己能够在社会上有饭碗、有身份、有地位的一些工具。从保罗的本性实质与他个人的追求上来看,他对耶和华的信有几分?(零分。)他的信不是一个承诺,是一句空话,他就是个不信派、无神论,是个唯物论者。有些人说:“既然保罗是个不信派,那他为什么又当了主耶稣基督的使徒,传扬恩典时代的福音?”他为什么能走这条道路,是受什么指使的?是哪个转折点让他充当了这样的角色?不信派也能走这样的道路,也能有转折,保罗的转折点就是大马色路上他被击杀,这是他人生当中的转折。……

…………

保罗自从被“击杀”以后,他就相信主耶稣基督是存在的,主耶稣基督是神,他信的神一下从天上的神转到主耶稣基督身上,转到地上了,他就开始死心塌地地为他想象的这一位主耶稣基督卖力气、卖命,卖命的目的当然还是为了归宿,为了满足他得福的欲望。那保罗所说的“奉神的旨意”里的“神”在此时此刻还有没有了?从他被击杀以后就没有了,他所信的神就不是耶和华了,不得不转到主耶稣这里了,因为主耶稣把他给击杀了。在他心目当中、想象当中的或者渺茫当中的那一位神很快就不存在了,被他否了,变成主耶稣基督了。从他这个观点还有他追求方式的转变上来看,保罗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是一个崇尚权势,圆滑、奸诈的人。从保罗崇尚邪恶、崇尚势力、崇尚地位这个现象来看,保罗这个人的信仰是什么?他有没有真实的信仰?(没有。)那在他心中所定义的神到底存不存在?(不存在。)那他为什么还为主耶稣基督跑路、花费、作工呢?他害怕,他身上插着一根刺拿不掉,就总得这么跑着,不跑那根刺就疼。所以说,从他这些表现来看,从他所说的话、他对大马色路上这一幕的反应还有大马色路上的击杀对他后期的影响来看,他这人心里没有任何的信仰,基本上可以确定他是个不信派、无神论,就是“谁厉害我就信谁,谁厉害我就为谁跑腿、就为谁卖命,谁厉害,谁能给我归宿、冠冕,让我得福的欲望能够得到满足,那我就跟谁”。他心中的神是谁?谁都可以当他的神,只要比他厉害,只要能降住他。这是不是保罗的本性实质?所以说,他最终相信的大马色路上能够击杀他的那一位是谁?(主耶稣基督。)“主耶稣基督”这是个代号,其实是他心中的神,他的神在大马色路上呢。保罗从之前逼迫主耶稣基督能够转到为主耶稣基督作工、花费,甚至能献命,能有这么大的转折,是他的信仰发生改变了吗?是他的良心发现了吗?(不是。)那是什么造成的呢?到底是什么发生改变了?是他的精神支柱改变了。之前他的精神支柱在天上,是一个很空洞、很渺茫的东西,他就想找一位能让他靠得住的,还能降住他的,还能让他得福的,他觉得大马色路上碰到的那一位是最大的了,应该信那一位。他的信仰发生改变的同时就是他的精神支柱发生改变了,从这点来看,保罗是不是真实信神的?(不是。)保罗的追求、走的道路是受什么影响?(受他精神支柱的影响。)那第七条应该怎么定性?保罗的信仰完全就是一种精神支柱,空洞、渺茫,他是彻头彻尾的不信派、无神论。像这样的无神论、不信派为什么在宗教界不出去呢?一方面,在他的渺茫想象当中有一个归属的问题,另一方面,就是今生他能有一个饭碗的问题。名利、地位、饭碗是他今生的追求,来世的归宿是他的精神寄托,这就是这类人所追求的、所流露的、所走道路的一切根源与支柱。这样看来保罗是个什么东西?他就是个无神论,就是混在基督教中间的无神论、不信派、投机分子。你要是光说他是法利赛人,这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吗?你要是看保罗写的书信表面上说“奉神的旨意”,还以为保罗把天上的神看成是最高的,只不过因为人的观念或者无知、不认识神把神分成圣父、圣子、圣灵这三个等级了,这是人愚昧,这问题不严重,因为宗教界都这么认为。但是现在通过分析,是这么回事吗?他连神的存在都不承认,这是个无神论、不信派。无神论、不信派应该跟哪类人划在一起?应该跟外邦那些政客、商客,所有的外邦人、不信派列在一起。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怎样分辨保罗的本性实质》

保罗的本性实质是什么?最起码有邪恶这一条。他疯狂地追求地位、知识,追求归宿、冠冕,为冠冕奔跑、作工、付代价,丝毫不追求真理,而且在他作工的过程当中,他从来不见证主耶稣所说的话,也从来不见证主耶稣基督是主,是神,是神所道成的肉身,主耶稣所说的一切话就代表神所说的,主耶稣能代表神,他从来不说这些。那保罗走的道路是什么?他顽固地追求知识、神学,抵触真理、拒绝接受真理,用他的恩赐、知识来作工作,来经营自己的地位,维护、稳固自己的地位。最终他的结局是什么?也可能你从外表看不到他在死之前受了什么惩罚,或者有什么异样的表现,但是最终他和彼得的结局是不一样的。这个“不一样”取决于什么?一个是人的本性实质,另外是人所走的道路。保罗对主耶稣的态度与观点,他对主耶稣的抵挡跟正常人的抵挡,还有就是他与彼得因着软弱、惧怕否认神的名,三次不认主,这两者有什么区别?保罗是用知识、学问还有他的恩赐作工作,他丝毫不实行真理,也不遵行神的道,所以在他跑路、作工期间,在他的书信当中你看不到他的软弱,他就一味地教导人怎么怎么做,主耶稣对人怎么怎么样,一味地鼓动人追求得赏赐、得冠冕,有好的归宿,他就没有经历实行真理的认识与体验。而彼得做事就很低调,他没有那些高深的理论,也没有太有名的书信,他就有一些实实在在的对真理的认识与实行,在他这一生当中虽然有软弱、有败坏,但经历了多少次试炼之后,他与神之间建立起来的关系是人与神之间的关系,跟保罗是截然不同的。而保罗虽然作工,但是他做什么事都跟神没有关系,他不见证神的话、神的作工,不见证神的所有所是,更不见证神对人的心意,更甚至于他常常告诉人主耶稣是父神的儿子,最后导致人类把神看成是三位一体的神。三位一体的说法就是从保罗那儿开始产生的。如果没有父与子的这一说法,能产生“三位一体”吗?不能。人的想象也太丰富了,你理解不了道成肉身就别瞎定规、瞎论断,你就听主耶稣的话,把主耶稣当神对待,就当是神在肉身显现了,神变成人了,这么对待还客观一些。

——摘自《揭示敌基督·邪恶、阴险与诡诈(三)》

经历了多少年的圣灵作工,保罗的变化微乎其微,几乎仍是一个天然包,仍是以往的保罗,只不过是饱经多年的作工艰难,他已学会了“作工”,也学会了忍耐,但他的旧性——争强好胜、唯利是图的本性在他身上仍是存留着。他作工多年并没有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也没有将自己的旧性都脱掉,这些旧性在他的作工中仍可清楚地看见,在他身上只是多了点作工的经验,这仅有的一点点经验并不能变化他,不能改变他生存的观点与他追求的意义。他虽然为基督作工多年,当年逼迫主耶稣的行径虽不复再现,但他内心对神的认识并没有改观。也就是说,他并不是为了奉献自己而作工,而是为了将来的归宿而被迫作工,因他起初是逼迫基督的,并不是顺服基督的,他本来就是一个故意抵挡基督的悖逆者,他本来就是一个不认识圣灵作工的人。到他作工快结束时,他仍然不认识圣灵的作工,只是凭着个人的小性子来独断专行,丝毫不理睬圣灵的意思,所以说,他的本性就是与基督敌对的,就是不顺服真理的。就这样一个被圣灵作工弃绝的人,这样一个不认识圣灵工作又抵挡基督的人怎么能得救呢?人能否得救,并不是根据人作的工或是奉献的多少而定的,而是根据人对圣灵的作工是否认识,根据人是否实行出真理,根据人追求的观点是否合乎真理而定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成功与否在于人所走的路》

上一篇: 126 怎样分辨法利赛人

下一篇: 128 怎样分辨敌基督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信神就当顺服神

信神到底是为了什么?对这个问题多数人还是稀里糊涂,对实际的神、天上的神总是采取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说明人信神并不是为了顺服神,而是为了获得某种利益,或者逃脱灾难之苦,人才有了一点点顺服的成分,这种顺服都是有条件的,都是以个人前途为前提而顺服的,都是迫不得已的。那么你信神到底是为了…

第四篇

为了不使所有的人从消极转入积极之后而得意忘形、忘乎所以,所以,在上一篇神的说话当中神把对子民的最高要求提出之后,即把神的经营计划中神在这一步的心意告诉人之后,让人都有机会揣摩神的话,以便下决心在最后满足神的心意。就在人处于积极状况之时,神立时又开始将问题的另一个侧面向人提出,“对…

作工与进入 七

人走到今天才发现,人所缺少的不仅是灵生命的供应和对神认识的经历,更主要的是人性情的变化,因着人对人类的历史、对人类的古文化都一概不知,因此才导致人对神的工作毫无一点认识。人都希望在人的心灵深处能依恋神,可是因着人的肉体太败坏,麻木又痴呆,所以致使人对神毫无一点认识。神今天来在人中…

路…… 五

以往人都不认识圣灵,更不知道圣灵所走的路是什么,所以人都在神的面前自我捉弄。可以说,几乎百分之百的信神之人对灵都不认识,而是糊涂信,从此足见,人对神都不认识,虽然嘴上说信神,但按实质来说,按着人的所作所为,人并不是信神,而是信自己。在我个人的实际经历当中看见,虽然神见证道成肉身的…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