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 怎样分辨敌基督的邪恶本性

相关神话语:

敌基督的邪恶主要表现在哪儿?就是明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合乎真理的,但是到做事的时候,他们的选择永远都是违背原则、违背真理,合乎自己个人的利益与地位的,这就是敌基督邪恶性情最主要的表现。无论他多么明白真理,无论他说得多么明白,也无论他多么通灵,但当他做事的时候,他选择的原则、方式只有一种——违背真理,维护自己的利益,与真理对抗到底,那是不折不扣的。另外,说他们邪恶,那他们心中的神与真理到底是什么?真理对他们来说也可能就是他们得到地位、得到神选民拥护的一个工具,只要能达到理解、记住就行了,不需要实行,因为实行起来损失太大,需要放弃自己的切身利益,这是他们不可能做到的。他们只是利用真理,所以在他们心中真理就是一种口号、一种高论,是能够用来迷惑人、笼络人心,能够满足人对美好事物渴望的一种高论,事实上,在这个世界上是没有人能达到实行真理的,这是他们心中所认为的。虽然他们嘴上也讲真理,但是他们心里不承认这是真理。这个事怎么检验呢?他从来不实行真理,这是一方面。还有重要的一方面,就是临到事的时候,他明白的那个真理跟他临到的这个事总也结合不上,看他外表挺通灵,讲道理一套一套的,但临到事他的做法就偏谬。就算他不实行真理,那他做事总得合乎人的观念想象,合乎基本的原则,合乎人的口味吧,最起码让大家能够看得过去,这样他的地位也好稳固,但是到实行的时候他那个做法就特别偏谬,一看就是不明白真理。他为什么不明白真理呢?他不承认真理,也不实行,他就总想用他的办法处理这些事,处理完之后能让人服气,他有威望就行了。敌基督到一个场合,一听到谁讲空洞理论他可来劲了,一听到谁讲真理实际、人的各种情形这些细节,他总感觉是针对他,总觉得扎心,他就反感不愿意听。有的人给神家办外面的事可来劲了,一说交通交通这段时间情形怎么样,生命进入方面有没有长进,尽本分方面有没有什么难处,他就没话了,你再交通他就睡着了,他不爱听。还有些人闲聊的时候往前靠,一听交通真理就躲到角落里迷糊去了,一丁点儿都不喜爱真理。他们不喜爱真理能到什么程度呢?说轻了,这样的人就是效力的,要是严重到反感真理的程度,如果是做带领的那就是敌基督,如果是做普通跟随的就是敌基督的苗子。衡量这些是根据什么?都是根据人对待真理的态度,对待正面事物的态度。这是对待真理方面。还有一方面,很多时候人不是直接面对真理,有些事不涉及真理,也想不到涉及哪方面真理,那人直接面对的是谁?是神。那这些人怎么对待神能让人看到他们的邪恶性情?他们对待神有没有真实的亲近?有没有诚实的态度?有没有真实的信心?有没有真实的依靠、交托?有没有真实的敬畏?(没有。)你们说没有可能是口头禅,我不相信这些事你们都明白。关于这类人我给你们举个例子。有的人聚会的时候攥着拳头发誓,“我这辈子不娶不嫁,把工作辞了,撇下一切跟神走到底!”喊完之后要为神花费了,他琢磨琢磨,“怎么能从神那儿多得福呢?我得做点什么让神看看”。结果,有一次听神说不喜爱他这样的人,他心想,“那怎么办?我再做事的时候可得背着神,别让神看见”。这是什么作法?防备。这个防备里面是什么性情?邪恶。做事总防着神,不让神看漏,不让神鉴察,一旦跟神话揭示的对上号之后就赶紧伪装,找一个折中的办法掩盖过去,用另外一种方式给神看,努力地掩饰,竭尽全力地逃避、防备,同时心里一直在与神争斗。他们做事不寻求神的心意,也不寻求真理,顶多寻求个心安理得,其次,最好是让大家都看见,最后能对他歌功颂德,至于神的话是怎么说的,神对这类人是什么要求,对这类人是怎么评价、怎么定义的,他不关心也不想知道。在他心里神到底是谁他也不太清楚,都是想象,都是判断,神作的不合观念他心里还定罪,虽然口里信神,但心里充满了疑惑,这就是人的邪恶性情。

——摘自《揭示敌基督·邪恶、阴险与诡诈(一)》

敌基督邪恶的主要特征是什么?第一,他不承认正面事物,不承认有真理,他认为他那个邪说谬论、邪恶的反面事物才是真理。比如有的人说“幸福掌握在自己手里”,“有了权力才有一切”,敌基督就是这个逻辑。他认为有了权力那溜须拍马的、送礼讨好的,各种享受、地位之福这些就都来了,就不用受人欺负了,也不用受人领导了,自己能领导别人,这个是至高无上的真理。敌基督用他的撒但逻辑、邪说谬论来代替真理,这是邪恶的一方面。首先,他不承认真理,不承认有正面事物,不承认正面事物的正确性。即使有一部分人承认这个世界有正面事物也有反面事物,但他怎样对待正面事物、真理的存在呢?他照样不喜爱,他所选择的生活与信神所走的道路依然是反面的,不合真理的。他只维护自己的利益,他不管什么正面事物、反面事物,只要能维护自己的利益,那就一切都是对的,都是至高无上的。这是不是邪恶性情?还有一方面,具有邪恶实质的这一类人他们天生就藐视神的卑微隐藏、神的信实、神的善良,天生就藐视这些正面事物。

——摘自《揭示敌基督·邪恶、阴险与诡诈(一)》

敌基督若看见哪些人喜爱真理,是追求真理的人,他们心里就感觉不舒服,这个不舒服来自哪儿?来自这类人的邪恶性情,就是他们本性里有一种恨恶正义、恨恶正面事物、恨恶真理、与神敌对的邪恶性情。所以他们一看谁文化不高,长得不起眼,还挺追求真理,他们就瞧不起。好比有的弟兄姊妹在某方面有点天赋,想尽这方面的本分,其实从他的各方面条件来看是合适的,如果敌基督碰到这类情况他会怎么处理?你要想尽这个本分,你首先得靠近他,让他知道你跟他是一伙的,你对他没有敌意,然后想方设法地跟他套近乎,让他知道你适合尽这方面本分,他才有可能考虑你。但是,你要是不靠近他,你这个人再有点正义感,在他手中你这辈子就别想出头了。敌基督是不是这么做事的?敌基督为什么对待普通的弟兄姊妹,对待有点正义感、有点人性、比较追求的人能有这种态度?他为什么就跟这些人这么较劲呢?看谁追求真理,谁表现不错,谁总也不消极,心眼儿还挺好,他心里就不舒服;看谁做事挺公正,不管是对待弟兄姊妹还是尽本分都能按原则,明白多少就实行多少,敌基督看着就来气,看这人不顺眼,就总想方设法地整治他,给他小鞋穿。如果这人有点骨气,就不服他、不搭理他,敌基督会怎么办?他有可能再做点别的事,煽动弟兄姊妹弃绝这个人。就一个普通的弟兄姊妹,在对敌基督的地位没有什么威胁的情况下,敌基督为什么就这么恨他,就看他不顺眼呢?为什么就容不下他呢?就是敌基督里面有一种邪恶性情,他容不得谁好,容不得谁走正道,谁要走正道他就跟谁为敌,跟谁过不去,他就要想方设法除掉你,想方设法让你软弱,让你跟他一样才好呢。你要是不听他的,不随从他的,继续追求真理,走正路,做好人,他心里就不安,他一看你尽本分心里就难受,就不舒服,这是怎么回事?你得罪他了吗?没有。在你没有对他做任何事情也没有伤害到他任何利益的情况下,他为什么能对你这样?这就只能说明敌基督这类东西本性邪恶,天生就与正义、正面事物、真理敌对。你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也不知道,他就是要跟你过不去,你说往东他偏要往西,你说那个人不怎么样,他偏说看着挺好的,你说这种传福音方式挺好,他却说不好,他处处跟你较劲。他跟你较劲的原则是什么?凡是你说对的他偏说错,凡是你说错的他偏说对。他做事有没有原则?没有原则。他就是想让你出丑,想亮你的相,想把你打垮,想把你打得抬不起头来,你不追求真理了,你软弱了,不信了,他的目的也就达到了,他心里就乐开花了。这就是敌基督这类人的实质。

——摘自《揭示敌基督·邪恶、阴险与诡诈(一)》

有些人平时没事的时候挺正常,说话交流也都挺正常,看着像是个正常人,也不干坏事,但到聚会读神话的时候,交通真理的时候,就突然犯病了,有的听不下去,有的犯困,还有的发病,一直说心里难受不想听,然后他本人就什么也不知道了,这是怎么回事?邪灵附体了。邪灵附体为什么就一个劲儿地说“不想听”这三个字呢?这事人有时候看不透,但是邪灵清楚。敌基督里面就有这个灵,你问他为什么仇视真理,他说他没有仇视,他嘴硬不承认,其实他心里知道自己就是不喜爱真理。没读神话的时候,他跟人相处还像个正常人,你不知道他里面是什么东西,一读神话,“不想听”这三个字就说出来了,这就是本性暴露了,他就是这个东西。神话招惹他了,还是揭示他了,还是触到他的伤痛了?都没有,就是大家读读神话,他就说不想听,这是不是犯邪?什么叫犯邪?就是不明原因地仇视一种东西,仇视正面事物,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说,“一听神话我就不想听,一听谁见证神我心里就反感,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看谁追求真理,看谁喜爱真理,我就想跟他较劲,我就总想骂他,想背后害他,想整死他”,这是他的实话,这就是犯邪了。事实上,敌基督里面压根儿就不是正常人的灵,压根儿就没有正常人性,归根结底就是这么回事。正常人一听谁说正面事物,他会想,“在这么一个邪恶淫乱、是非不分、黑白混淆的时代,居然还能听到这样的话,太珍贵了!”珍贵在哪儿呢?唤起所有有心有灵的人内心深处的一个呼声、一个愿望,唤醒这些人的灵感了。什么灵感呢?他们渴望正义,渴望有正面事物,渴望活在神的主宰之下,有公平公义作主权。那敌基督渴望这些吗?敌基督渴望什么?“要是我掌权,我看不顺眼的我都灭了他!谁说神掌权、神是人类的主宰,谁说真理是人类最高的生存根基,我心里就恨,就反感,就不愿意听!”这就是敌基督内心深处的呼声。只要谁能崇拜他、仰望他、跟随他,那他俩就是哥们儿,就成一伙的了;谁喜爱正面事物,谁总见证神,谁做事有原则,在原则上、真理上总较真,他就总反感谁,总远离谁,巴不得上面对付那人,把那人撤了才好呢。这就是邪恶。敌基督的邪恶性情不是光搞淫乱,它是仇视一切正面事物,这叫邪恶,这才是性情。

——摘自《揭示敌基督·邪恶、阴险与诡诈(一)》

敌基督邪恶本性的主要特征表现在他仇视、厌恶一切的正面事物与真理,他仇视、厌恶真理与正面事物不需要理由,也不是任何人怂恿的,更不是邪灵附体,而是他本身就不喜欢,还仇视、厌恶,就是他生命骨子里一看到正面事物就反感,你要是再说,他打你的心都有。敌基督仇视、厌恶正面事物,那他喜爱什么呢?今天再从这个侧面、角度来分析、解剖敌基督的邪恶本性,这很有必要。不喜爱正面事物、不喜爱真理这是敌基督的邪恶本性,那在这个基础上再细琢磨琢磨,敌基督到底喜欢什么,他喜欢做什么样的事,他做事的方式、手段是什么,他喜欢什么样的人,从这个角度、这个侧面来看敌基督的邪恶本性,这就更具体、更客观一些。首先,敌基督不喜爱正面事物,言外之意,就是他仇视正面事物,喜爱反面事物。反面事物都有哪些?谎言、欺骗是反面事物。那与谎言、欺骗相对的正面事物是什么?(诚实。)撒但喜不喜欢诚实?不喜欢,它喜欢欺骗。人跟随神,神要求人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成为诚实人。那撒但教人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撒谎。敌基督邪恶本性的第一个证据就是欺骗。诚实是正面事物,他不喜爱,反感、恨恶,相反他喜欢欺骗,喜欢谎言。如果一个人常常在敌基督面前说诚实话,“你作工作爱站地位,有时候懒惰”,敌基督听了什么感觉?(不接受。)不接受这是他的一种态度,他不接受就完事了吗?他对说实话的这个人反感,不喜欢。有的敌基督对下面的人说:“我带领你们有一段时间了,大家给我提提意见吧。”有的人就说:“你做事就是太认真了,其他带领都没有你这么认真,而且你也太勤快了,我们看着都心疼啊,这就是你的缺陷。”敌基督听完知不知道这是谎话,是骗他的?(知道。)其实,说这话的人是拿他当傻子,但是他宁可当傻子也不揭穿这话,反而心里很高兴,认为这个人是他的爱将。敌基督喜欢这样溜须拍马的人,对他的毛病、败坏性情与缺欠一概不提,反倒变相地夸他、抬高他,听着明显就是谎话、奉承他的话,他也乐于接受,听得心里很舒坦、享受,还挺得意。这个事说明了什么?敌基督里面有一种性情,他喜欢谎话。有人对敌基督说:“你这个人太狂妄,对人也不公平,谁拥护你你就对谁好,谁要是远离你、不会溜须你,你就贬低、不搭理。”这是不是实话?敌基督听完这话就不高兴了,他不愿意听,接受不了,还要想办法找借口、理由把这事再圆回去。对那些当面总奉承他的,总说好听的话变相地夸耀他,甚至说的话明显就是欺骗他的人,敌基督从来不追究,甚至把总撒谎的人当成重用的对象,安排他们尽一些重要的、体面的本分,把那些总说实话的弟兄姊妹打发到不起眼的地方,让他们没机会接触更多的人,没机会露脸,更接触不到上层带领。无论这个人有多大的才干,能在神家尽什么本分,敌基督一律不管,他只管谁能搞欺骗、谁对他有利他就重用谁。

——摘自《揭示敌基督·邪恶、阴险与诡诈(二)》

敌基督喜爱欺骗、谎言,还喜欢阴谋、诡计、手段,他们做事不凭智慧,完全是玩阴谋、玩诡计,更不寻求真理原则。你无论把真理交通得多明白,他即使是点头承认了,他做事也不按照真理原则去做,而是绞尽脑汁地用阴谋诡计去做事。你把真理交通得再明白,他都像听不懂似的,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怎么做对自己有利他就怎么做。他把人都蒙蔽、欺骗了,让人都上他的当了,把他的真相、本来面目都掩盖住了,他就高兴了,他的目的就得逞了。这是敌基督做事一贯的手段与方式。对于说话直来直去,说诚实话,能敞开心与人交通自己的经历,交通自己的软弱消极、自己的败坏悖逆的这一类人,敌基督从心里歧视、反感。他就盼望谁都不实行真理,都跟他一样说话弯曲、诡诈,句句话都是谎言,他心里就乐了,他就没有任何担忧了。这是不是敌基督邪恶本性的表现?为什么这些事就能说明敌基督是邪恶的呢?正面事物、真理是任何一个有良心、有理性的受造之物应该喜爱的,可是到了敌基督这儿,他就把这些正面事物看为是眼中钉、肉中刺,谁要是遵守、实行那就是他的仇敌,他就仇视谁,这是不是有点跟撒但仇视约伯是一样的性质?性情是一样的,实质也是一样的,他们的本性都是来源于撒但,他们是一类的。所以说,敌基督是属撒但一伙的,这话一点都不过分,完全正确。因为敌基督不喜爱正面事物,他们喜欢搞欺骗,喜欢谎言,喜欢假象,喜欢伪装。要是有一个人揭露他们的真相,他们能不能顺服,能不能高高兴兴地接受?他们不但不能接受,反而会破口大骂,说实话的人、揭露他们真相的人会激怒他们,会让他们暴跳如雷。比如说,有一个很擅长伪装的敌基督,大家都认为他是好人,有爱心,能同情人,也能理解人,常常帮助人从消极软弱中走出来,别人有什么难处他也能体谅、担待,在人心中他比神还伟大。这样的一个人,你如果揭露他伪装、假冒,你跟他说实话,他能不能接受?他不但不接受,反而会更加地伪装,更加地假冒。……敌基督的邪恶就在于他听完对的话不但不能接受反倒仇恨,另外,他还找借口、理由,找各种客观因素来为自己表白、辩护,达到把反面事物变成正面事物、把正面事物变成反面事物的目的,他想翻转局面。这是不是邪恶?他认为,“你说得再对,再合真理,你能比得上我这三寸不烂之舌吗?尽管我说的这些话都是假的、骗人的,都是迷惑人的,但我就是要把你说的给否认、给定罪了”,这就叫邪恶。你以为敌基督看到诚实人他心里不认为这是诚实人吗?他也认为这是诚实人,是追求真理的人,但他对这些人的定义是什么?他认为诚实人傻。对追求真理的人他反感、厌憎、恶心,他认为没有人会傻到那个程度,为了追求真理撇弃一切,什么事都交托给神,什么话都跟人说,他认为那些作法全是假的,他不相信这一切。那神是全能的、是公义的,敌基督相不相信?(不相信。)他不但疑惑、质疑,最终还否定,还要翻转局面,就是“你再正义有什么用?谎言说上一千遍那就是真理,真理没有一个人说那就不是真理,那就没用,那就是谎言”。这是不是颠倒黑白?这就是撒但的邪恶,颠倒黑白、歪曲事实,这是他喜欢的。敌基督善于伪装,善于欺骗,这也正是他们所喜好的,他们骨子里的东西也正是他们本性实质里的东西。他们善于做的当然是他们骨子里存在的东西,更是他们所热衷、所喜爱的东西,也是他们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与为人处世的法则。他们相信“好人不长寿,坏人活千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人定胜天”等等。这些话有没有一句合乎人性,合乎正常人能感觉到、能领会到的自然规律?没有一句。那敌基督怎么就能这么喜欢这些话,还把这些话当成座右铭呢?这就只能说是因为他们有邪恶本性。

——摘自《揭示敌基督·邪恶、阴险与诡诈(二)》

敌基督的邪恶有一个最大的特质,我告诉你们分辨的秘诀。就是他无论是说话还是做事,首先你测不透他的底,看不透他。他跟你说话的时候眼睛转来转去,你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诡计,哪怕是看着他特别“忠恳”“诚实”的时候,你也看不透他。你心里就有一种感觉,觉得这个人城府挺深,深不可测,这个人很隐秘、很诡异。这是第一个特点,这就已经具备邪恶的特质了。敌基督邪恶的第二个特质,就是他说话、做事都特别具有迷惑性。这个迷惑性来自哪儿?就是他特别会抓住人的心理,说好听的、对的话,说高的理论,说一些人从情感上、良心理智上、思想上能接受的对的话。但是有一点你就该分辨了,就是他说的那些好听的话在他自己身上从来不兑现。好比说,他告诉你怎么做诚实人,临到事怎么祷告,怎么让神当家做主,那你就看他临到事的时候怎么做。临到事他是凭自己的意思、自己的想法,凭自己的能耐绞尽脑汁地这么做那么做,想方设法地让其他人都为他效力,把他的事办好,他才不祷告神呢。还有,他嘴上说让人接受、顺服神的摆布安排,但是当他临到事的时候,他第一个为自己谋求出路,不接受神的摆布安排,人看到的是他做事没有顺服,他想自己另谋出路。这就是你能看到的敌基督迷惑人的背后他邪恶的一面。敌基督作工作有时候也熬夜,甚至废寝忘食,但是临到神家安排一个事,他不落实也不实行,也不接受真理。同时,他还有一方面表现,就是当弟兄姊妹提出不同意见时,他就拐弯抹角地否认,绕来绕去,让你觉着他也认真对待你的意见了,也跟大家交通、商量了,但是说来说去到最后你还得听他的。他就总想方设法否认别人的意见,让别人按着他的来,都听他的。这是不是寻求真理原则啊?他实行的原则是什么?都得听他的、顺服他的,听谁的都不如听他的,就他的最好、最高,他就是真理,他说的绝对是对的。这是不是邪恶?敌基督邪恶的第三个特质是,他每次见证自己的时候,见证自己的功劳、自己曾经的付出,还有大家看得到的一些外表好的作法,或者是大家跟着他沾光的一些事,每次说完这些的时候,他都说一句特别属灵的话——“感谢神,这都是神作的”,让你看见他这么有能耐都能见证神,其实他把自己见证完了,把神排在最后了,根本就没有见证神,他借这个机会光见证自己了。敌基督这个手段是不是挺阴险?这是不是邪恶?根据这三点就容易分辨出敌基督了。

敌基督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也是他们邪恶性情实质的一个主要表现,就是无论讲道、交通还是聚会,不管弟兄姊妹怎么交通认识自己,接受审判刑罚、对付修理,尽好自己的本分,站好受造之物的地位,放下得福的欲望,他怎么对待?无论怎么交通,有多少人交通,都改变不了他追求地位、追求得福的存心。所以,他每作一段时间工作,就总结总结自己又做了哪些事,为神家作了什么贡献,给弟兄姊妹办了哪些事,他经常在背后数算,在心里数算,跟神计较这些事。他为什么计较这些事呢?在他内心深处,他的追求、他信神的目的从一开始就是奔着得福来的,不管听了多少年的道,不管吃喝了多少神的话,他得福的欲望与存心是不会放下的。你让他做一个本本分分的受造之物,接受神的主宰安排,他说:“这不是正道,这不是我该追求的。我追求的目标是,当打的仗打完了,该出的力出完了,该受的苦也受了,我都按神的标准做了,那神应该给我什么赏赐,我能不能剩存下来,我在神的国中是什么位置,我的归宿是什么。”你无论怎么交通都打消不了他这样的存心、欲望,这就是保罗一类的人。这种邪恶里面是不是带着一种凶恶的性情?

——摘自《揭示敌基督·邪恶、阴险与诡诈(二)》

神末世道成肉身来作工,发表了许多真理,向人类打开了神经营计划的所有奥秘,也供应了人类蒙拯救所必须明白、进入的一切真理。这些真理、这些神话对于每一个喜爱正面事物的人来说都是宝贝,都是人类的至宝,神的每一句话、神的每一个要求、神的每一个心意都是所有人类该遵守的,都是人类达到蒙拯救所必须得着的。而敌基督却把这些话当成了一种理论、口号,甚至当成了耳旁风,更甚至他们藐视这些话,否认这些话,他们把人类中间最宝贝的东西当成骗子的谎言。在他们心中认为,这个世界上不存在什么救世主,更不存在什么真理,不存在正面事物,任何美好的东西、任何的利益都要靠人的双手去争取,靠人的野心与欲望去强夺,真理拯救人类这事是不存在的。所以,敌基督心中藐视真理,他们把人类中间最美好、最正义的真理当成理论、口号,当成谎言,而把利益,把人类邪恶的东西——野心、欲望、权力当成最正义的事业去追求,去经营,更甚至他们把神拯救人类、成全人类的经营工作也当成了一场交易,当成了一场游戏。这是不是邪恶?他们是怎么解读神的心意的?他说:“你不就是那个意思嘛,看我们谁付的代价多,谁就能当老大,谁能跑路,谁会说,谁有强盗一样的精神,谁就能进国度,谁就能得冠冕。就如保罗一样,当打的仗打完了,当守的道守住了,有冠冕为他存留。”他们奉行的是保罗这句话,他们相信保罗的话是真实的,而对于神对人类的任何一样说法、要求,他都置之不理,认为“那些都无关紧要,最要紧的就是当打的仗打完了,当跑的路跑完了,最终要得冠冕,这是真实的。神不就是这个意思吗?神话说了千千万,道讲了无数,最终的意思就是告诉人类,要想得冠冕,要想得赏赐,就得靠个人去争取,要争,要夺,要抢”。这是不是敌基督的逻辑?敌基督内心深处始终对神是这么看的,对神所说的话、对神的经营计划是这么解读的。他的性情是不是邪恶?他歪曲了神的心意,歪曲了真理,歪曲了一切的正面事物,他把神拯救人类的经营计划当成是一场赤裸裸的交易,把造物主要求人类所尽的本分也当成是一场赤裸裸的剥夺、欺骗与交易。这是不是敌基督的邪恶性情?敌基督认为什么都得通过交易的手段去得着,去获取,那才是平等的,才是最正当的。这是不是邪恶的逻辑?这是不是撒但的逻辑?敌基督在内心深处始终存有这样的观点与态度,这足以说明敌基督的邪恶性情。

——摘自《揭示敌基督·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七)》

敌基督对于得福、得赏赐,对于得福的存心欲望是牢牢地抓住不放,就是砍断他的手也没用,他就不放。他认为信神能得福、有好的归宿这才是最高真理,这是至高无上的,任何事都不能高于这个,这是独一无二的信神的目标,如果不是为了这个,人就不应该信神,信神的意义、价值就没有了,就失去了。他有这些想法是谁给他灌输的吗?是谁给他交通的?谁影响的?还是谁教育的?都不是,他是与生俱来的,除都除不去,也没有人能改变他。神交通那么多真理,改变他了吗?他就是这个观点、这个存心,永远也改变不了。他改变不了说明什么?这就不是追不追求真理的问题了,这就是性情邪恶,公然与神叫嚣、作对,这是他的本性实质,是他的真实面目。这些人能跟神公然叫嚣、公然对抗,他们的性情是邪恶的。为什么说是邪恶呢?就是你都不知道他们跟神叫嚣的由来、根据是什么。让你跟神叫嚣,你敢不敢?你不敢,你觉得没理由,凭什么跟神叫嚣啊?但是敌基督内心深处就有一种力量,就有一股邪劲,他就要跟神叫嚣。还没等神说不给他冠冕,还没剥夺他的归宿呢,他心里就有这么一股劲,“你要是不给我,我就上三层天跟你理论去!”这要不是犯邪的话,一般人能有这股劲吗?他不相信神,他怎么就相信神所说的归宿、天堂、得福这个事呢?这是不是又犯邪了?神所说的这几样正好是他想要的,但是他还不想遵行神的道,他也不喜爱真理,他就喜爱反面事物。神要是不给他,他先想到,“我要是得不着赏赐,我就跟你理论去,我要跟你对抗,我就说你不是神!”他说这话有没有道理?是不是神那是根据你的一句话吗?那是根据事实,根据实质。神是不是真理,你能不能得着福,那也是根据事实,不是你一句话两句话就能说了算的。敌基督能这么做,正常人的思维都想不明白他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就能有这股劲,最后总结这是什么?这就是撒但的邪恶。敌基督不喜爱真理,还想得福、得冠冕,还想从神手里夺取赏赐,这是不是找死呢?他知不知道这是找死?(不知道。)他也可能隐隐地感觉到得赏赐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就先说这么一句话,“我上三层天跟神理论去!”他自己就已经预知这个事不可能了。撒但在半空中跟神叫嚣多少年了,神给它什么了?神对它说的话只有一句,“等工作结束之后,就把你灭到无底深坑里!”这是神对它唯一的应许,它还想得赏赐,这是不是邪门?这就叫邪恶。敌基督天生的实质就是跟神敌对的,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的心只注重得福、得到冠冕,只要一涉及到真理、涉及到神,他里面就有抵触,就有火气,这叫邪恶。也可能正常人体会不到他那个感觉,他也挺难熬的,他有那么大野心,里面有那么大的邪劲,得福的欲望又那么大,可以用欲火攻心来形容,但是他还觉得得不着,而且神家还总讲真理,他得多委屈自己、得多能伪装才能撑下去啊?这是不是也是一股邪劲?一般正常的人如果不喜爱真理,在神家呆时间长了就觉得没意思,他呆不了,受不了这份苦,但敌基督就能呆下去,你们佩不佩服啊?应该恶心、恨恶,不应该佩服,你分辨他、恨恶他、弃绝他就对了。

——摘自《揭示敌基督·邪恶、阴险与诡诈(二)》

敌基督的邪恶实质最常见的一种表现,就是特别善于伪装,假冒为善。本来性情挺凶恶,特别地阴险毒辣,特别地狂妄,外表还表现得特别地谦卑,特别地和善,这是不是伪装?这类人每天都在心里琢磨:“我穿什么衣服能让人看着我比较像基督徒,比较正派,比较属灵,比较有负担,比较像带领呢?我吃饭摆什么架势能让人感觉我文雅,有风度,端庄,够高尚呢?我走路什么架势能让人感觉我有领导风范,有气质,看着像高人,不是一般人呢?我跟人说话用什么语调、什么用词、什么眼神、什么表情能让人觉得我是高贵的人,像社会精英、像高级知识分子呢?这些外表的穿着打扮、言谈举止,怎么能让人高看,能让人看一眼十年都不忘,能永远活在人的心中呢?我说哪些话能收买到人心,能够暖人的心,能够让人对我印象深刻呢?我得多帮助人,多说人的好话,在人面前应该时常讲神的话,讲点属灵术语,多给人读神话,多为人祷告,说话时压低声音,让人都拢起耳朵听我说话,让人觉得我温柔、体贴,有爱心,大度,能包容人。”这是不是伪装?这些都是敌基督这类人内心所思想的。他们思想里所充满的东西都是外邦潮流里的东西,完全代表他们的思想观点是属世界的,属撒但的。有些人背后打扮得像淫妇、妓女,甚至像荡妇,穿着特别地迎合邪恶潮流,特别地时尚,但是到教会里,到弟兄姊妹中间就是另外一套行头、另外一副嘴脸。他们是不是极善于伪装?(是。)敌基督在心里所思想的,还有他们做出来的,以及他们方方面面的表现与流露出来的性情,足可以说都是邪恶的,哪一样都能说明他的性情实质。敌基督这类人不往真理上琢磨,不往正面事物上琢磨,不往正道上琢磨,不往神的要求上琢磨,他思想的还有他所选择的作法、方式、目标都是邪的,都是偏离正道的,是与真理不相合的,甚至是相违背的。总的概括都是恶,只不过这些恶的性质是邪的,所以统称为邪恶。他就不往做诚实人上琢磨,不往单纯敞开上琢磨,不往有忠心、有真心上琢磨,就往歪门邪道上琢磨。比如,人能单纯敞开亮相自己,这是正面事物,是实行真理,但敌基督是这么做的吗?(不是。)他是怎么做的?他一个劲儿地伪装,一旦做了坏事让人看出马脚,就一个劲儿包裹、表白、辩解,还掩盖事实,最后再把自己的理由说一番。他的这些作法有没有一样是奔着实行真理去的?(没有。)那有没有一样是合乎真理原则的?就更没有了。

——摘自《揭示敌基督·附篇五 总结敌基督的人性品质与性情实质(二)》

敌基督这类人因为天性邪恶,他做什么事、想什么事都不会直来直去,不会以诚实的态度、诚心去对待,用诚实的语言说出来,用诚恳的态度做出来,而是无论说什么话、做什么事都要绕弯,不把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存心直接说出来。因为他觉得如果说出来人家都了解他、都认识他了,他的野心、欲望就暴露在光中了,他就没法在人中间被人看为尊贵、看为高,没法被人仰望、崇拜,所以他那些见不得人的存心、欲望就总是掩盖着、隐藏着。那他怎么做才能达到这些呢?他用多种方式去试,外邦人有句话叫投石问路,敌基督也是这种做法。他想做一件事情,他对这件事有一种观点、态度,但他从来不直说,而是用一些方式,比如用委婉的方式、打探的方式或者套话的方式来获得他所要的信息。因为敌基督这一类人天性邪恶,他从来不寻求真理,也不想明白真理,他只想明白与他的利益、与他的思想观点有关的所有事情,所以,对待任何他不明白的事情他都不会以寻求的态度去做,去得到答案,而是用试探的方式去达到他的目的,得到他要得到的答案。比如说,他想知道他这一类人在神眼中是哪类人,他不以认识自己的方式在神的话中对号入座,而是各处打探、听口风,看带领、看上面说话的口吻,看神话当中对这一类人结局的定规,用这些途径、方式去看自己以后到底有怎样的结局,在神家中是归于哪类人中间的。这是不是带点试探的性质?再比如说,有的人挨对付之后不省察自己为什么挨对付,不省察自己在做这件事情时流露哪些败坏性情,有哪些失误,应该在哪方面寻求真理来认识自己,弥补以前所犯下的过失,而是通过祷告或者通过一种方式来打探上面对待他的确切的态度。比如对付完之后赶紧找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问上面,看看上面对他的说话口气怎么样,有没有耐心,对他所寻求的问题是不是认真地解答,对他的态度是不是有所缓和,还会不会托付他办事,还会不会高看他了,对他之前所犯的错上面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这些做法就是试探。总之,临到这类事情有这些表现的时候,人心里是不是都知道?那知道的时候,想这么做的时候,你们怎么办?首先,最简单的一点,你能不能背叛自己?一到背叛的时候就费劲,琢磨琢磨,“算了,这次关系到我的生死,不背叛了,下次再说吧”。到了下次,又说关系到自己的生死存亡、名望,又不背叛了。这样的人光有良心知觉,虽然不是敌基督的性情实质,但是也挺麻烦,也挺危险。而敌基督这类人常常有这些想法,活在这样的情形当中从来不背叛,因为他没有良心知觉,即便是有人揭露、对付他,点到他的情形,他也坚持,绝对不会背叛自己,也绝对不会因此恨恶自己,放下、解决自己的这种情形。有一些敌基督被撤换之后,他觉得,“被撤换这好像是很正常的事,但是总觉得不太光彩。虽然也不算是很大的事,但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自己还是放不下,被撤换了是不是就完了?神家以后就不培养了?那在神心中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我还有没有希望了?在神家还有没有用了?”他琢磨琢磨,想出一招,“我手头有一万块钱,这个时候该派上用场了。我把这一万块钱奉献出来,看看上面对我的态度能不能扭转一点,能不能对我有点好感。如果这钱神家要,说明我还有希望,如果我奉献的钱神家都不要,就证明我没希望了,我就另作打算”。这是什么做法?这就叫试探。总之,试探明确地就是邪恶性情实质当中的一项表现,人用各种方式来获得自己想要的信息,得一个准信,然后得到心里的平安、踏实。试探的方式有多种,有的是用话语来套,有的是用东西来试探,还有的是在心思意念里做文章、思想。你们最常用的试探神的方式是什么?(有时候跟神祷告时,会看看神对自己的态度是什么,自己心里有没有平安,用这种方式来试探神。)这种方式挺常用。还有一种是聚会交通的时候看自己有没有话说,神给不给开启光照,用这个来测试神是否还与他同在,是否还爱他。还有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看神给不给他开启引导,他有没有一些特殊的想法、点子、思路,用这些来测试神对他到底是什么态度。这些都是常见的。还有吗?(跟神祷告立了心志,但自己没有做到,就会观察神会不会按自己起的誓对待自己。)这种也是。不管人用什么样的方式对待神,如果人感觉这样做良心有控告,然后对自己的这些作法、性情能有认识,能及时扭转,那问题还不大,这是正常的败坏性情。但是,如果人能一贯地、一味地这样做,即便认识到这样做是错的,是神所厌憎的,人还能坚持,从来不背叛也不放弃,这就是敌基督的实质了。敌基督的性情实质与常人不同的就是他从来不寻求真理,而是一贯地、一味地用各种方式去试探神,试探神对待人的态度、神对一个人的定规,还有对待一个人的过去、现在和将来,神的心思意念到底是什么。他从来不寻求神的心意,也从来不寻求真理,更不寻求怎样能顺服真理达到性情有变化。他做这一切事情的目的就是想测透神的想法,想测透神的心思意念,这就是敌基督。敌基督的这个性情明显地就是邪恶。他做这些事情,有这些表现的时候,丝毫没有任何的控告、愧疚,即便是对号入座了也没有反悔、罢手的意思,而是依然要这么做。他这么对待神,有这样的态度,有这种作法,分明就是把神当成他的对立面。在他的思想观点里没有认识神、爱神、顺服神、敬畏神这样的想法与态度,只是想从神那儿获取一些他想要的信息,想用自己的方式、手段去得到神对他准确的态度与准确的定义。更严重的是,他对自己这样的作法即便是对号入座了,即便是有那么一丁点儿的意识,意识到这样做是神所厌憎的,不是人该做的,他也从来不会放弃。

——摘自《揭示敌基督·附篇六 总结敌基督的人性品质与性情实质(三)》

敌基督的邪恶本性里有一样是人都不知道的,就是他会用各种方式、言论、手段、计策、办法、谬论来说服你听他的,让你认为他的是正确的,是正面的。即便他是错的,即便他显露的是败坏性情,做事的出发点不对,这个事是作恶,不合原则,最终他也要翻转过来,让你认为他是对的。他有这个本事。这个本事是什么?就是极具迷惑力,这就是他的邪恶。他们喜爱的,他们不喜爱的、厌烦的,还有他们所崇尚、所崇拜的,这些东西在他们心里是由一些偏谬观点形成的,这些观点在他们那儿有一套理论,正常人的思维,正常人所掌握的这些人性的常识,还有人听到的真理的道理是驳不过他的,你说不过他。最终只有一个结果,就是他一点一点地把你的那些小观点、小常识、小知识瓦解、攻破了,最后你的立场不知该向着谁,一点一点地就倒向他了。这类人的邪恶之处就是极具迷惑力,自己什么也不是,尽什么本分都一塌糊涂,最终还能迷惑一部分人崇拜他,“跪”在他的脚下,让人对他服服帖帖。这一类人能把错的说成对的,能颠倒黑白,把自己做的坏事安在别人头上,别人做的好事安在自己头上,时间长了你就蒙了,你就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了。你通过他的说话、做事,通过他的外表一看,“这人高啊,我们都够不上他呀!”是不是受迷惑了?等你受迷惑那天你就危险了。这类人是不是邪恶?不管什么人跟他们在一起,轻则受搅扰,多长时间情形缓不过来,满脸黢黑,重则就被迷惑走了。弟兄姊妹跟你交通,告诉你走错路了,信神成了跟随人了,你说“不对,神家对他不公平,我就得维护他”,这是不是变相地信他了?这么明显的事都看不出来,这是不是被迷惑了?就严重到这个程度。他把你迷惑得不成人样,你也没心思信神了,他就把你踹开了。他得不着你,也不让神得着你。他先把你从神那儿争夺过来,你一旦脱离了神的看顾保守,脱离了神家,他就随便摆弄你、玩弄你,到有一天他玩弄够了就不要你了,他再去迷惑别人。你如果一直听他的话,对他有利用价值,他也可能让你再跟一段时间,但你要是对他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他不稀罕你这样的人了,他就该踹你了。那你回来信神还能信吗?(不能。)为什么不能信了?你也没劲再信了,神不作了,你当初的信心或者那点热心就都没了,烟消云散了,那时候的你就不是当初的你了。这就是敌基督这类人的邪恶之处。他们把他们厌烦的东西变成一些邪说谬论来迷惑人,同时也把他们所喜爱的事物变成一些邪说谬论来迷惑人,当然他们也会用他们所掌握的、所崇拜的一些知识、学问,还有他们所具备的一些恩赐,用这些方式方法来征服人,达到迷惑人、控制人的效果。无论敌基督的本性实质是什么,无论他们的本性实质里喜爱什么、厌憎什么、崇尚什么,有一点是肯定的,不管他们内心深处喜欢的东西还是不喜欢的东西,都是与真理相违背的,都是与真理无关的,都是与神敌对的,这一点是肯定的。你记住这话,敌基督永远不可能与神相合。

——摘自《揭示敌基督·邪恶、阴险与诡诈(三)》

上一篇: 129 怎样分辨敌基督的人性品质

下一篇: 131 怎样分辨敌基督的凶恶本性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第六篇

对灵里的事要细嫩,对我的话要注重,真正能够达到把我的灵与人、话与人看为不可分割的整体,使所有的人都能在我前满足我。我曾脚踏万有,纵观宇宙全貌,我又曾在所有的人中间行走,体尝人间的酸、甜、苦、辣,但人不曾真正认识我,不曾在我行走之时注意过我。因我默默无语,不曾作超然的事,因此,未尝…

合用的牧人当具备什么

对于圣灵在人身上作工的许多情形你得明白,尤其对于配搭事奉的人,更得掌握圣灵在人身上的作工产生的许多情形,若只讲许多经历或许多进入法,那说明人的经历太片面。不认识自己的真实情形,不掌握真理原则,就不能达到性情有变化;不认识圣灵作工的原则,不明白圣灵作工要达到的果效,就不容易分辨邪灵…

你知道吗?神在人中间作了很大的事

旧的时代过去,新的时代到来,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神作了许多工作,他来到人间转而又离开人间,这样周而复始地经历了多少个世代。今天神仍旧作着他该作的工作,作着他并未完成的工作,因为他至今仍未进入安息之中。从创世到今天神作了许多工作,但你可知道神今天作的工作比以往作的工作都多,而且作工的…

第八十八篇

在人根本想象不到我的步伐加快到什么程度,这就是人难能琢磨到的奇事发生了。从创造世界以来,我的步伐一直在进行着,我的工作一直也没有停止,整个宇宙世界一天一个样,人也在不断地变化,这都是我的工作,都是我的计划,更是我的经营,无人知晓、无人明白。只有我亲口告诉你们,面对面地交通给你们听…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