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 怎样分辨敌基督厌烦真理、仇恨真理的本性

相关神话语:

敌基督对待真理主要的性情特征就是厌烦,而不是仅仅不感兴趣。不感兴趣只是一种程度比较轻微一点的对待真理的态度,还没有上升到仇视、定罪、对抗这个程度,只是不感兴趣,不想搭理,“什么正面事物,什么真理啊,得着又能怎么样?得着这些能有好日子过、能长本事吗?”他对这些不感兴趣,所以就不予搭理,谈不上是厌烦。一说厌烦,就表明一种态度,什么态度呢?凡是正面事物,凡是涉及真理的,他一听见心里就恨,就反感、抵触、不想听,甚至想找证据来定罪、诋毁真理。这就是厌烦真理的性情实质。

敌基督与其他人一样,能读到神的话,能听到神所说的话,也能经历到神所作的工作,从表面上来看,他也能在字面上理解到神话的意思,知道神说的是什么,知道这些话都是让人走正确的道路,都是让人做好人的,但是,这仅仅是停留在理论上。停留在理论上是什么意思?就像有的人认为书本上的一种理论是好的,但是与现实生活一对号,一看这个邪恶潮流,人类的败坏,还有整个人类的各种需要,发现这些话不现实,与现实生活脱节,不能帮助人适应、随从这个邪恶潮流、邪恶社会,所以他觉得这些话好是好,但只能嘴上说说,满足一下人类对美好事物的一种愿望与幻想。比如说,如果人喜欢地位,想当官,想在人中间让人高捧、崇拜,那就得凭着撒谎、显露自己、踩压别人等等这些非常手段去达到这个目的,而真理恰恰是定罪这些事物的,恰恰是定罪、否认人的这些欲望与野心的。在现实生活当中,人认为出人头地是正当的,但这些需求在神那儿、在真理面前都是被定罪的。所以说,人的这些需求在神家行不通,没有发挥的余地,没有实现的空间。但是敌基督这类人会放弃吗?(不会放弃。)敌基督一看,“明白了,原来真理就是让人忘我、舍我,让人宽容、大度,没有自我,为别人活着,这就是真理”。当他对真理有了这样的定义之后,他对真理是产生兴趣还是产生反感了?他对真理产生反感了,对神也产生了反感,他说:“神总讲真理,总揭露人的欲望、野心这些不洁净的东西,总揭露人灵魂深处的这些东西,看来神交通真理的目的就是为了剥夺人对地位、欲望、野心的追求。一开始还以为神能满足人的欲望,能满足人的愿望、梦想,能让人心想事成,没想到神是一位这样的神,看来不怎么样。我里面充满了野心欲望,神能喜欢我这样的人吗?从神历来的说话上看,从神话的字里行间来看,神不喜欢我这样的人,神跟我这样的人合不来呀。我跟这样的神好像也合不来,他说的话、作的工,他的作事原则,还有他的性情,我怎么觉得那么别扭呢?让人做诚实人,让人有良心,让人临到事能寻求顺服,对神有敬畏,让人放下自己的野心欲望,这些我做不到啊!神要求的不但不合人观念还不近人情,这怎么信啊?”他这么思来想去,对神是产生好感了还是产生疏远了?(疏远了。)经历一段时间,敌基督越来越觉得他这类有野心欲望、充满了抱负的人在神家吃不开,没有用武之地,不能施展自己的抱负,他认为:“在神家总也不能崭露头角,没有出头之日,还说我不通灵、不明白真理、有敌基督性情,不但没被提拔重用,还被定罪了。我搞独立王国怎么了?我整人治人怎么了?我有权就应该这么做,谁有权不这么做啊?选举的时候我做点小动作、我作弊怎么了?外邦人不都这么干吗?神家怎么就不行呢?还说这是不知羞耻,这怎么能叫不知羞耻呢?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是正当的啊!神家不好玩。但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挺凶恶的,都不好相处,神家这些人相对还老实点,在这儿混要是没有神该多好,没有神、没有真理管制着,我在神家就是老大,就是主就是王了。”他在神家尽本分,不断地经历各种事,不断地临到对付修理,调换各种本分,最后发现一个事,他说“神家临到什么事都用真理来衡量、解决,都要讲真理,神也一个劲儿地讲真理,我的抱负在这儿也不能施展啊!”经历到这个程度,他对真理,对真理掌权,对神所作的都是真理,对寻求真理,他心里越来越厌烦。厌烦到什么程度?连最起初自己承认的真理的道理那一面都不想承认、不想接受了,在心里反感透了。所以,他一到聚会的时候就犯困,一到聚会的时候就犯愁。愁什么呢?“一坐就是三四个小时,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不想听啊!”有一句话可以形容他的心情,就是如坐针毡。他发现只要神家是真理掌权,他就永远没有出头之日,就永远是被限制、被定罪、被众人弃绝的对象,有多大的能耐也不能被重用。所以,他心里对真理、对神越来越感觉厌憎。有人说,他一开始怎么不厌憎呢?一开始他也厌憎,只不过那时候他对神家的一切都很陌生,没有概念,但那不等于不厌憎、不厌烦,其实那时候他的本性实质里就是厌烦真理的,只不过他自己没发现。这些人的本性实质确定无疑就是厌烦真理的,为什么这么说呢?他天性里喜爱不义,喜爱邪恶,喜爱权势,喜爱邪恶潮流,喜爱掌权,喜爱控制人等等一切的反面事物,从他喜爱的这些事上来看,确定无疑他就是厌烦真理的。另外,从他的追求上来看,他追求地位,追求出人头地,追求头上有光环,追求在人中间做领袖,有威严、有权势,到哪儿说话、做事有威信、有力度,能控制人,他就追求这些,这也是厌烦真理的表现。

——摘自《揭示敌基督·附篇六 总结敌基督的人性品质与性情实质(三)》

敌基督厌烦真理最主要的表现是在对待真理的态度上,当然也表现在他们平时生活、做事上,尤其是在尽本分上。他们有几样表现。一个是从来不寻求真理,即便心里清楚应该寻求真理他也不寻求。另外,从来不实行真理。他不寻求哪来的实行?寻求了才能明白,明白了才能达到实行,他都不寻求,对真理原则丝毫不放在心上,甚至鄙视、厌烦、敌视,所以根本就不涉及实行真理。即使有时明白他也不实行,比如临到一件事,别人说那么做好,他说:“好什么呀?那么做我的想法不就白想了吗?”人说:“如果按你的做会给神家带来亏损,咱们得按原则办事。”“什么原则啊?我这么做就是原则,我怎么想那就是原则。”这是不是不实行真理?他们还有一个最主要的表现,就是从来不读神的话,不灵修。有些人一到工作忙的时候没工夫读神话,自己就在心里默想,或者唱唱诗歌,要是多少日子不读神的话心里就感觉空虚,忙里偷闲找个时间读上一段充实充实,揣摩揣摩,感觉到神的同在了,心里踏实了,这样的人离神还没有太远。而敌基督这一类人一天不读神的话不难过,十天不读神的话什么知觉都没有,一年不读神的话照样活得挺好,甚至三年都没读过神的话也没有知觉,心里不会害怕,不感觉空虚,照样活得挺滋润,他心里对神的话厌烦得多厉害啊!人一天不读神的话那是因为忙,十天不读神的话可能还是因为忙,要是一个月都不读神的话心里也没什么感觉,这就有问题了,如果一年都不读神的话,这就不是光对神话不渴慕了,而是厌烦了。

敌基督这一类人厌烦真理的另外一方面表现是藐视基督。藐视基督这方面咱们之前交通过。那基督作什么了他能藐视?是坑他、害他了,还是作什么事不如他的意了?损害到他任何的利益了吗?没有。基督跟他没有私人恩怨,甚至有的根本就没见过面,那他怎么能藐视呢?根源就来自于敌基督厌烦真理的实质。敌基督厌烦真理的表现还有一方面,就是藐视一切正面事物的实际。一切正面事物的实际包括的面挺广,像神所造的万物及万物的规律,各种生物和它们的生活规律,最主要的是人这个生命体的各种生活规律。好比说,最接近人生活的生老病死这事,正常人年龄大了腿脚就不好使了,身体差了,眼睛花了,耳朵背了,牙也松动了,觉得人不服老不行,神主宰这一切,谁也违背不了这个自然规律,正常人都能承认、接受这一切。但是,不管人活到多大岁数,不管身体如何,人该怎么尽本分,人的位置、尽本分的态度这些都是不变的。而敌基督这一类人就不服,他说:“我是谁呀?我不能老,到什么时候我也要跟一般人不一样。你看我老吗?你们到这个年龄有些事做不了了,我能做。你们到五十来岁腿脚就不好使了,我的腿脚照样利索,我还练飞檐走壁呢。”他总要挑战这些正常的规律还有神所命定的这一切,总想打破这些规律,让人看到他与众不同,超乎常人,他是超凡的。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是为了证实神所说的这一切、神所制定的这一切规律不是正面事物的实际,不是被定规的,因为有人能超脱,他想否认这一条真理。这是不是敌基督厌烦真理的实质的表现?另外还有一方面,敌基督崇拜邪恶潮流与黑暗权势,这就更证实了他与真理为敌。敌基督对于撒但的政权,对于传说中各种邪灵的本事、道行与所作所为,还有邪恶潮流与黑暗权势,他崇拜、佩服得五体投地,对于这些东西他笃信不移,从来都不疑惑,心里不但不厌烦,而且充满了景仰、崇拜、羡慕,甚至在内心深处紧紧地尾随。对于这些邪恶、黑暗的东西,敌基督在内心深处有这样的态度,能不能说他就是厌烦真理的?太能了!喜爱这些东西的人哪有一个能喜爱真理的?这是属邪恶势力、属撒但的一伙人,他对于撒但的东西当然是笃信不移,而对于真理、对于正面事物他的内心是充满了反感与鄙视。

——摘自《揭示敌基督·附篇六 总结敌基督的人性品质与性情实质(三)》

搞独立王国的人是什么人?(敌基督。)为什么叫敌基督呢?“敌”首先是敌视,敌视基督,敌视神,敌视真理。什么叫敌视?(站在对立面。)(仇恨。)仇恨神的人,站在神的对立面的人能不能接受真理?能不能喜爱真理?肯定不能。他的第一个表现就是不喜爱真理,谁一说真理,他当面没表现出什么,但心里不接受,他从内心深处是抵触的。抵触的同时,他对所有的正面事物,比如顺服神、忠心尽本分、做诚实人、凡事寻求真理,等等所有的这一切真理,他有没有一点主观意愿上的向往与喜爱?丝毫没有。所以说,以他这样的本性实质,他已经站在真理与神的对立面了。那不可避免的,这样的人心里不喜爱真理,不喜爱正面事物。比如,做带领的人得能接受弟兄姊妹的不同意见,得能跟弟兄姊妹敞开亮相,并且能够接受弟兄姊妹的指责,不站地位,对这些正确的实行法敌基督会怎么想?他可能会说,“让我听弟兄姊妹的意见,那我还是带领吗?那还有地位、还有威信吗?还能让人怕吗?不能让人怕,没有威信,作什么工作呀?”敌基督就是这种性情,丝毫不接受真理,越是正确的实行法他越是抵触,他不承认这些正确的实行法就是实行真理。他认为的真理是什么?就是得用铁腕、用恶行、用残酷的方式、用阴谋手段对待所有的人,不能凭真理、凭爱心、凭神话,他的道是邪恶的道。这是敌基督这类人的本性实质,也是他们的行事方式与出发点、源头,他们的动机、存心就是这样的。他们常常流露的动机、存心的实质就是敌基督的实质,不喜爱真理,仇恨真理,这就是他们的实质。那站在真理与神的对立面是什么意思?就是仇恨真理,恨恶正面事物。比如,作为一个受造之物就应该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无论神怎么说人都应该顺服,因为人是受造之物,而敌基督是怎么想的?“我是受造之物不假,但顺服那也得看是什么情况,首先我个人得得利,我可不能受屈,我的利益得放在第一位。如果有赏赐、有大福让我顺服行,如果赏赐没了、归宿没了,那我就不能顺服。”他这么看。再比如说,神让人做诚实人,他认为什么?“傻子才做诚实人,聪明人不做诚实人。”这些是不是敌基督不接受真理的态度?这种态度的实质是什么?就是仇恨真理。敌基督就是这个实质,他们的实质决定了他们走什么样的道路,他们走什么样的道路也决定了在尽这样的本分期间他们要做哪些事。

——摘自《揭示敌基督·笼络人心》

从敌基督的本性实质上来看,他是敌视真理的,那他敌视真理的这个本性实质是怎么流露的?就是一读神话他就反感,就犯困,一读神话,他就流露出不屑、不耐烦、不想听的各种神态,鬼相就露出来了。外表看他也在尽本分,他也承认自己是跟随神的,那为什么一交通真理、一交通神话他就不老实了呢?怎么就坐不住了呢?好像神的话里带着利剑,神话刺到他了吗?定罪他了吗?没有。这些话多数都是供应人的,人听了之后能觉醒,能有活路,让人能复苏,活得有人样。那为什么有一部分人一听这些话总要变态呢?这就是魔鬼显形了。你讲神学、讲邪说谬论、讲《启示录》他都不反感,甚至你讲做老实人、做老好人,你讲什么英雄故事,他都不反感,一提到神的话他就反感了,你要是限制他不让他乱动,他眼珠子就红了。为什么能这样呢?这不是这个人坐不住,而是这个人里面有一种灵,这个灵与神是敌对的,只要他一听到神的话心里就火了,鬼在他里面就闹腾,这个人就坐不住了。这就是敌基督的实质。所以,从表面上来看敌基督对于不合自己观念的神的话是藐视的,事实上,这个不合观念指什么?分明就是他定罪这些话,他不承认这些话是来自于神的,不承认这些话是真理,是拯救人的生命之道。不合观念仅仅是一个说辞,是表面现象。什么叫不合观念哪?神说的所有这些话每一个人都没有观念吗?每一个人都能当神的话、当真理接受吗?不是,哪一个人多多少少、大大小小都有一些想法、观念或者是观点与神的话有冲突、有矛盾,但是大多数人有正常的理性,这个理性就能帮助他解决掉对待神话不合他观念的一种态度。他的理性告诉他,“即使不合我的观念,这也是神的话,即使不合我的观念,我不愿意听,我觉得不对,我觉得与我的想法有冲突,这些话也是真理。我慢慢接受,到有一天我认识到了,我的观念就放下了”。你的理性告诉你,先放下自己的观念,你的观念不是真理,你的观念代替不了神的话;你的理性告诉你,要有顺服、诚实的态度来接受神的话,而不能抱着观念、抱着自己的观点来抵触神的话。这样,当你听到神的话的时候,合你的观念你能接受,你能坐下来静静地听,不合你观念的,你也在寻求解决的办法,达到放下自己的观念与神相合。这是多数有理性的人的正常表现。但是敌基督所说的不合观念就不是一个普通人的不合观念了,他的不合观念就有严重的问题,就是与神的作事、说话,与神的实质、神的性情完全相反的属于撒但性情、实质的一种东西,他的不合观念是对神话的定罪、亵渎、嘲笑。他认为神说的这些通俗易懂的人类语言不是真理,也达不到拯救人的果效,这就是他的不合观念的准确意思。那这个不合观念的实质到底是什么?实际上就是对神定罪、否认、亵渎。

——摘自《揭示敌基督·藐视真理,公然违背原则,无视神家安排(五)》

敌基督这伙人生性厌烦真理,而神所发表的所有话语都是真理,这在他们的心里反感透了,他们不愿意听,不愿意接受。神对人类的揭示、审判的言语都是定罪这些敌基督、恶人的,对他们都是定罪、审判、咒诅,他们听了心里就不好受、不舒服。他心里怎么想呢?“神说的这些话都是审判我、定罪我的,那像我这样的人看来是不能蒙拯救了,就是被淘汰、被弃绝的货。既然我没希望蒙拯救,那我信神还有什么意思啊?但事实上他还是神,是神所道成的肉身,还说了那么多话,还有这么多人跟随,这可怎么办呢?”为这事他就上火了,他得不着也不想让别人得着。要是别人能得着,他得不着,他心里就恨透了,他就不高兴。他就盼望:“这个道成肉身不是神,他作的这个工作是假的,不是神作的。从根源上解决了这个事,那跟随他的这些人不就跟从假的了吗?不就上当受骗了吗?这样这些人早晚得散伙。这些人散了,都没得着,那我没得着不就心安理得了,不就平衡了吗?”他是这个心,他得不着也不想让别人得着。不想让别人得着的最好办法就是否认基督,否认基督的实质,否认基督所作的工作,否认基督所说的所有的话,这样他就不被定罪了,他什么也得不着就甘心了、踏实了,他就用不着惦记这事了。敌基督这类人的本性实质是这样的,那他对基督有没有观念?有观念的时候他解决吗?他能放下吗?他不会。他的观念是怎么产生的?他产生观念很容易,“你说话的时候我就研究你,看你说这话是什么动机,你这话是从哪儿来的,你是听来的、学来的还是谁指示你说的?是不是有人向你反映、告状了你揭露谁的?”他就这么研究,那他能不能明白真理?他永远明白不了真理,他在心里抵触着。他厌烦真理、抵触真理、恨恶真理,带着这样的本性实质来听道,他听来的除了理论、道理之外,全是观念。什么观念呢?“基督说话是这样的,有时候还说笑话,这也不敬虔啊!有时候还说歇后语,这也不严肃啊!说话也不是出口成章,这文化也不高啊!有时候说话用词还挺费劲,念没念过大学呀?有时候说话有针对对象,是针对谁呢?是不是有人告状了?谁告的呢?基督说话怎么总说我呢?是不是整天盯着我、观察我呀?是不是整天琢磨人啊?基督脑子里、心里都想什么呢?道成肉身说话不像天上的神那样说话像打雷似的,一言九鼎,他所表现出来的怎么看着那么像人呢?就是人,怎么看都是人。道成肉身有没有软弱?他心里恨不恨人?跟人交往有没有处世哲学呀?”这观念多不多?(多。)他思想里琢磨的全是与真理无关的,全是凭着撒但的思想逻辑、处世哲学,内心深处满了邪恶,满了厌烦真理的情形与性情,他是来研究神的,并不是来寻求真理、得真理的。他的观念随时随地都能产生,在他观察的时候产生观念,在他研究的时候产生观念,在他论断、定罪的时候观念就成形了,他在心里死抓着不放。当他看到道成肉身人性的一面他产生观念,看到神性的一面他产生好奇,产生惊讶,从而也产生观念。他对基督,对神所道成的肉身的态度不是顺服,不是从内心深处真心接受,而是站在对面观望、观察,观察基督的眼神、心思、举止,甚至观察基督的每一个表情,听基督说话的每一种声调、语气、用词,还有说话的所指等等这一切。敌基督站在对面观望的时候,他的态度不是存心想寻求到真理、明白真理之后接受基督作他的神,接受基督作他的真理,成为他的生命,而是恰恰相反,他要研究这个人,他想把这个人研究透,研究明白。研究明白什么呢?就是研究这个人到底哪儿像神,如果真像神他就接受,如果怎么研究都不像神,那他就死心塌地了,就对道成肉身一直抱着观念不放,或者他觉得没希望了就找机会赶紧离开。

敌基督对神所道成的肉身产生观念这是很正常的事,因着他的敌基督实质,因着他厌烦真理的实质,他是不可能放下观念的。没事的时候,他捧着神的话看觉得是神,接触道成的肉身的时候一看不像神,马上就产生观念,态度就不一样了。不接触道成肉身的时候,光捧着神的话,把神的话当成神,他还能勉强在神家中出点儿力,尽点儿本分,抱着一点渺茫的幻想、抱着得福的存心在神家效点力,充当个角色,但是一接触神所道成的肉身的时候,他满脑子都是观念,即便不对付他,他尽本分的热心劲可能也要大打折扣。敌基督就这样对待神的话与神所道成的肉身。他们常常把神的话与神所道成的肉身分割开来,把神的话当成神,把神所道成的肉身当成人。当神所道成的肉身不合他观念的时候,违背他观念的时候,他赶紧来到神话面前祷读神的话,强行压制自己的观念,把自己的观念封锁起来,然后把神的话当成神来供奉,似乎观念解决了,事实上他内心深处对基督的不服、不忿与鄙视却丝毫没有解决。敌基督在对待基督的事上就是不断地产生观念,而且死抱着观念不放,一直到死。他没有观念的时候研究分析,有观念的时候不但研究分析,还死抱着观念不放,他有观念也不解决,也不寻求真理,他就认为自己对,这是不是属撒但的?这是敌基督对待道成肉身的神有观念时的表现。

——摘自《揭示敌基督·藐视真理,公然违背原则,无视神家安排(三)》

神说了很多话、作了很多工,无论说多么实际的话,无论说多么对人有造就的、人急需明白的真理,敌基督都不感兴趣,不放在心上,而且神越是说话,越是作具体的工作,他心里越是反感,越是急躁,越是抵触,更甚至产生了对神的定罪、亵渎,与神叫嚣,“你的全能就是在这些话中吗?你就会发表话语吗?你不说话你就不全能吗?如果你是全能的你就别说话,别通过说话,别通过交通真理、供应人真理来让我们得生命,得着性情变化。如果你让我们一夜之间都变成天使,都变成你的使者,那你才是全能的呢。”敌基督在神说话作工的过程当中,他们的敌基督本性一点一点地、毫不掩饰地在流露着,在被显明着,而且他们厌烦真理、抵触真理的实质也暴露无遗。他们藐视神的身份、藐视神的实质这样的敌基督性情、敌基督实质,也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神作工不断地往前推进,在一点一点地被显明、被暴露出来。在敌基督追求渺茫、追求异能、追求神迹奇事的这些不切合实际的欲望与野心之下,敌基督厌烦真理、仇恨真理的本性暴露在光中了。相反,那些真正追求实际、追求真理,相信、喜爱正面事物的人,在神作工说话的过程当中看见了神的全能,而这些人所能看到的、所能得到的、所能认识到的,恰恰是敌基督永远永远也认识不到也得不着的。敌基督认为人要想从神得着生命,那就得有神迹奇事,而神的话、真理能让人得生命,让人达到性情变化蒙拯救,这是不可能的,在敌基督那儿这事永远不可能,是不成立的。所以他们不厌其烦地在心里等待、祈求,巴望神显神迹奇事、显异能给他们,不然的话神的全能就不存在。言外之意,神的全能不存在,那神就更不存在了。这是敌基督的逻辑。他们定罪神的公义,定罪神的全能。

在神拯救人期间,敌基督对神的话,对神对于人类的各种要求、神的心意,他们丝毫不感兴趣,从内心深处抵触、厌烦。他们感兴趣的不是一切正面事物的实际,不是人通过追求真理、通过顺服神的摆布能达到蒙拯救、被成全这样的一个结果。他们感兴趣的是什么?是神能显神迹奇事、能显异能给他们看,通过显神迹奇事、显异能让他们长见识,让他们变成不平凡的人,变成超人,变成有异能的人,变成非凡的人。他们想通过神的全能摆脱凡人、俗人、败坏的人这样的称呼、这样的身份与地位。所以,他们在神的作工过程当中不但不能明白真理、得着真理,不但不能得到性情变化,反而因着神所作的一切都不能与他们的观念相符,在他们眼中,神所作的这一切实实际际的工作都是他们不承认的,是被他们定罪的。最终,因着他们的这些看法,因着他们对神的这些定义而导致他们在心里彻彻底底地否认神的实质的存在,更彻彻底底地定罪、污蔑、亵渎神的实质的存在。因为他们相信神的基本条件、基础是相信神是全能的,神能为他们伸冤,神能为他们报仇,神能为他们打败一切他们所恨的、所看不上的那些人,神能让他们的欲望、野心得到满足,他们是在这个基础上信神的。但是走到今天一看,这样的神不存在,神不可能为他们这些恶人作任何的事,这个形势在他们来看对他们很不利,对他们来说很不妙。所以当他们经历了很多事之后,他们对神的质疑、对神的怀疑越来越严重,一直达到他们下定决心离开神、离开神家,追求世界,随从邪恶潮流,投入撒但的怀抱,这就是这些人的结果。从敌基督对神的公义性情还有神的全能这两方面的态度上来看,敌基督就是着着实实的不信派,他们对神没有一丁点儿的信,对神所作的没有一丁点儿的顺服与接受,他们对于正面事物、对于真理是反感的,是抵触的。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上来看,敌基督不信派的这个实质是真实存在的,不是别人强加给他的,也不是上纲上线,这个实质是在他临到的所有事情中所暴露出来的一切观点与作法的基础上来定义的。

——摘自《揭示敌基督·藐视真理,公然违背原则,无视神家安排(一)》

敌基督对于神实质里面的公义、全能一丁点儿都不承认也不相信,更谈不上什么认识,当然对于神的圣洁与独一无二他就更难相信、承认与认识了。所以,当神提出让人做诚实人,做一个脚踏实地、能守住本位的受造之物的时候,他心里产生了想法,也有一种态度、一种情绪。他说:“神不是高大吗?神不是至高无上吗?那对人提出的要求应该是高大上啊,我还以为神有多神秘呢,没想到对人就提出这么点要求,这谈得上是真理吗?还配说这是真理吗?这要求也太简单了吧!神的要求应该拔高才对呀。人应该做超人、做伟人、做能人啊,这才是神应该要求人做的。神让人做诚实人,这到底是不是神的作工啊?这是不是冒充的啊?”敌基督在内心深处不但抵触真理,同时还产生了亵渎。这是不是藐视真理?他对神提出的要求嗤之以鼻,不屑一顾,以一种轻慢、无视、讽刺、嘲笑的态度来定义、来对待,可见敌基督的性情、实质是丑恶的,他对于真实的、美的、实际的事物或者说法是不能接受的。神的实质是真实的,是实际的,神对人提出的要求是符合人需要的。敌基督所提出的高大上是什么?是假、大、空。它是败坏人的,是迷惑人,是让人堕落远离神的。而神所发表的真理、神的生命是信实的,是可爱的,是实际的。当人经历了一段时间之后,当人体验了一段时间神话之后,人发现了:只有神的生命是最可爱的,只有神的话能改变人,能作人的生命,是人的所需,而撒但、敌基督所提出的高大上的那些论调与说法却恰恰与神的真实、实际是相违背的。所以,基于敌基督这样的实质,他对神的圣洁、对神的独一无二是绝对接受不了的,是绝对不可能承认的。对于神所揭露的人的败坏与败坏实质的各方面性情,人的刚硬、狂妄,人的诡诈、邪恶、厌烦真理还有凶恶的性情,敌基督是丝毫不接受。对于神对人的审判,对人的严厉斥责,敌基督不但不能从中认识到神的圣洁、神的可爱,反倒从心里厌烦、抵触神所说的这些话。每当他看到神刑罚审判、揭露人败坏性情的这些话,他心里就恨,就想骂。谁如果说他是狂妄的人,说他是刚硬的人,说他是厌烦真理、邪恶的人,他就要跟人争吵,骂人祖宗;谁如果揭露他的败坏实质,定罪他,就像要他的命一样。正因为敌基督有这样的实质、这样的流露,他在神家、在教会不知不觉被分辨出来,不知不觉被孤立、被显明。他的野心欲望常常得不到满足,他在心里就更加恨恶神所说的话,更加恨恶神的存在,也更恨恶神家是真理掌权这一句话。你要是说这一句话,他就想跟你拼命,就想整死你、治死你。从这一点上来看,能不能说明敌基督就是与神为敌的?太能了!

——摘自《揭示敌基督·藐视真理,公然违背原则,无视神家安排(一)》

敌基督对待对付修理典型的态度就是死不接受、死不承认,无论给弟兄姊妹、给神家带来多大的亏损,他心里都没有丝毫的懊悔、亏欠。从这一点来看,敌基督有没有人性?(没有。)他给弟兄姊妹的生命还有神家的各方面利益带来了这么大的亏损,人人可见,谁看了都说是这么回事,但敌基督就不接受这个事实,也不承认这个事实,死犟,不承认这是他的错,不承认有他的责任,这是不是敌基督厌烦真理的表现?敌基督能这么厌烦真理,这么对待这个事,这是不是不把神家、不把教会、不把弟兄姊妹的利益当作一回事?如果他承认他损害了弟兄姊妹和神家的利益,他就要承担这个责任,同时,他的名誉与地位也会受到极大的损害,所以他就死不承认,绝对不能承认,就算心里承认了表面上也不能承认。不管他是有意否认的还是无意否认的,总之,从这事上一方面看清敌基督厌烦真理、仇视真理的本性实质,另一方面看到敌基督对自己的利益特别宝爱,而对待神家、对待教会的利益他是一种不负责任、轻慢的态度,他没有人性。敌基督推卸责任是不是能说明这些问题?(是。)推卸责任,一方面是他仇视真理的一种态度,另一方面是他没人性。无论别人的利益因为他的缘故受到了多大的损失,他心里都没有责备,不会难过,这是什么东西?你哪怕承认一点儿,说“这事跟我有关系,但也不完全是我的责任”,这也算有点人性,有点良心,有点道德底线,可敌基督连这点人性都没有,你们说他是什么东西?(魔鬼。)这类人的实质就是魔鬼。神家的利益因着他的缘故受多大亏损他都看不见,他心里没有一丁点儿的难过,没有一丁点儿的责备,更不感觉亏欠,这还是人吗?这绝对不是正常人该有的表现,这就是魔鬼。即便他做的这个事不让他承担什么责任,就让他承认一下错误,他都不能做到,都不承认,他认为,“承认了不就等于是我错了吗?我能是做错事的人吗?我是永远正确、伟大的人,要让我承认错误,这不是有辱我的人格吗?我是永远不会做错事的,即便这事跟我有关那也不是我造成的,我也不是主要责任人,你愿意找谁找谁去,不应该找我,反正这个责任我不能担,这个错误我不能承认”。让他口头上承认错误他都达不到,就像要他的命似的,好像他承认错误能被定罪,能下地狱、下硫磺火湖似的。总之,不管别人怎么说、怎么交通,他即便是勉强在外表上不吱声,不辩解了,但他内心深处也是在较劲、在反抗,也是在抵触。抵触到什么程度?有些敌基督在十年前因做错一个事被对付了,十年后再说起这事他还不承认是自己的责任,还不承担责任,二十年以后再提起这事,他还在辩护,三十年以后再提起这事,他还是“义无反顾”,仍然为这事辩解、表白,为自己辩护。三十年过去了他还不会为这事来到神面前祷告,接受这个事实,承认自己的错误,还没在这事上寻求到自己该实行的真理、该遵守的原则,还能在心里存满了怨恨,觉得弟兄姊妹冤枉他,神不理解他,觉得神家对不起他,神家刁难他,给他出难题,让他背黑锅。就这样的人还能变吗?他心里满了对正面事物的仇视,满了抵触,满了对抗,他认为别人因为这事对付他、修理他有损他的人格,有辱他的名誉,对他的地位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他从来不会为这事来到神面前祷告寻求,认识自己的错误,也从来没有一个悔改认错的态度,来到神面前接受这个事实。即便是来到神面前为这个事祷告,他也是带着不情愿,带着冤屈跟神表白,让神为他伸冤,让神显明这事,让神评判这事到底谁对谁错。更甚至他会因为这事怀疑、否认神是公义的,怀疑、否认神家、教会是真理掌权、是神掌权这一事实。敌基督临到对付修理,最后就是这样的一个结果,他们根本就不接受真理。

——摘自《揭示敌基督·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三)》

为什么说敌基督根本就不能达到变化呢?他明白真理却不实行,听了也不实行。他明白也可能是当道理明白、接受的,但是就他能明白的那点儿道理、规条,他能不能行出来?一点儿也行不出来,就是累死他他也不可能行出来。所以说,在他那儿进入这一关永远是空白的。敌基督再说做诚实人,他费多大的劲也说不出一句诚实话,再说体贴神心意,他也不会放下自私卑鄙的存心。他做事就是一个自私的观点,看见什么东西好,对他有利,就说“给我,这是我的!”怎么说对自己的地位有利那就怎么说,怎么做对自己有利那就怎么做,这就是敌基督的实质。一时心血来潮,感觉明白点儿真理了,来股热心,喊几句口号,“我得实行、变化,满足神!”到真该实行的时候却不实行。不管神怎么说,讲多少真理,讲多少实情,有多少实例,都感动不了他,都动摇不了他的野心。这就是敌基督的特征、信号。就是他一丁点儿都不进入,他说得多好听也是说给别人听的,说得多好听也只是一种官话,在他那儿也是一种理论。事实上在这一类人的心里,他们对真理是怎么定位的?之前说过,敌基督的本性实质是仇恨真理,他认为他的邪恶,他的自私卑鄙,他的狂妄,他的凶恶,他霸占地位、霸占钱财,控制人,这是最高真理、最高哲学,什么都没有这个高。有了地位,能控制人,那就可以为所欲为,什么目的都可以达到了,这就是他的最高目标。

敌基督仇视真理,你让一个仇视真理的人去实行真理,可不可能?就像让天生吃肉的动物去吃草,这不是难为它吗?你看有时狼也跟羊一起吃草,但它是真吃吗?它是装样子,在等机会吃羊呢,它的本性不还是没变吗?无论你跟它说什么好话让它别吃羊了,都不能打动它。同样,让敌基督实行真理就等于让狼放弃吃羊的权利,这不可能,达不到,这是本性,变不了。如果有的人说,“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敌基督,但是一听说实行真理我就恨、就火”,这是不是敌基督?(是。)人说:“临到什么事你得顺服,你得寻求真理。”他说:“顺服什么?你别说话!”这是脾气不好吗?这是什么性情?(仇恨真理。)连说都不让说,你一说他就爆发了,要显形了。一说寻求真理、顺服神,他不爱听。不爱听到什么程度?听到这话就要炸锅,就不讲什么文雅了,也不怕露馅了,就恨到这个程度。那他能实行真理吗?不能。真理是给那些有败坏性情但具备一些正常人性,喜爱真理、喜爱正面事物的人预备的,是让这些人实行的,至于那些有敌基督实质,极度仇视真理、仇视正面事物的邪恶之徒,他是不可能实行真理的。你别以为他可能是不明白,听多了就明白了,这是不可能的。他只要是这个实质,他就不会变,谁也不可能改变他。就像天使长背叛神之后,你们有没有听过神说把天使长变变,把它折服了,让它听神的,以后就别跟神对着干了?(没有。)那神是怎么作的?神就把它打到半空中,让它做它该做的事,让它效力,等它效完力之后,神的经营计划完成了,把它灭了就完事了。神跟它说一句多余的话吗?(不说。)为什么不说?两个字——没用,说一句都多余。神看透了,它的本性变不了,就是这么回事。

——摘自《揭示敌基督·只让人顺服他,而不是顺服真理、顺服神(二)》

上一篇: 131 怎样分辨敌基督的凶恶本性

下一篇: 133 敌基督性情与敌基督实质的区别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第四十七篇

为了使人的生命长大,为了使人与我能在共同的理想上有成果,我一直在迁就着人,使人在我的话中得到我的滋补和营养,得到我的一切丰富。我不曾给人难堪,但人对我总是不留情面,因人并无情感,而是“恨恶”在我以外的一切东西。因人的缺乏,我对人甚是同情,所以在人的身上我没少下功夫,让人在地期间都…

第九篇

在人的想象当中,神毕竟是神,人毕竟是人,神不说人的语言,人也不会说神的语言,人对神的要求在神来说是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而神对人的要求是人所达不到而且是人所不敢想的,但事实恰恰相反,神对人只是提出了“百分之零点一”这样的要求。这不仅使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而且也倍感莫明其妙,似乎…

第二十篇

神造了全人类,又带领全人类到今天,所以,在人中间的所有事神都知道,他知道人间的苦,明白人间的甜,所以他天天在描绘着全人类生活的状况,更是在对付全人类的软弱加败坏。神的心意不是将人类全部打入无底深坑,或是全部拯救,神作事总是有原则的,但在作所有的事当中,无人能摸着规律。当人知道神的…

第一百零三篇

声音发出如雷巨响,震动地宇,震耳欲聋,使人来不及躲闪,有的被击杀,有的被毁灭,有的被审判,真是人未曾见过的场面。侧耳细听,在阵阵的雷声中伴随着哀哭声,这声音来自阴间、来自地狱,是我审判之后那些悖逆之子的痛哭声。那些不听我话、不实行我话的,都受到了我严厉的审判,受到了我烈怒的咒诅。…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