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 怎样顺服神

相关神话语:

神造了人类,把人类放到地上带领到今天,后来又拯救了人类,作了人类的赎罪祭,到末了他还得征服人类,彻底把人类拯救出来,恢复人原有的模样,他从始到终作的就是这个工作,恢复人原有的形象,恢复人原有的模样。他要建立他的国度,要恢复人原有的模样,就是指恢复他在地上的权柄,恢复他在所有受造之物中间的权柄。人被撒但败坏之后就失去了敬畏神的心,失去了受造之物该有的功能,都成了悖逆神的仇敌,人都活在了撒但的权下,都受撒但的摆布,因而神在受造之物中间就没法作工,更不能获得受造之物的敬畏。人是神造的,本是应该敬拜神的,而人却与神背道而驰去敬拜撒但,撒但成了人心中的偶像,这样,神在人心中就失去了地位,也就是失去了造人的意义,所以他要恢复他造人的意义就得恢复人原有的模样,脱去人的败坏性情。将人从撒但手中夺回来务必得将人从罪中拯救出来,这样才能逐步恢复人原有的模样,恢复人原有的功能,到最终才能恢复神的国度。最终将那些悖逆之子彻底毁灭也是为了人能更好地敬拜神,更好地在地上生存。神既造人类就让人去敬拜他,既要恢复人原有的功能就恢复得彻底,而且没有一点掺杂。他恢复他的权柄就是让人去敬拜他,让人都顺服他,让人都因他而活着,让他的仇敌都因他的权柄而被毁灭,让他的一切都在人中间存留而且没有人抵挡。他要建的国度是他自己的国度,他要的人类是敬拜他的人类,是完全顺服他的人类,是有他荣耀的人类。若不将败坏的人类拯救出来,他造人的意义就化为乌有,他在人中间就不会再有权柄,而且在地上也不会再有他的国度,若不将那些悖逆他的仇敌都毁灭他就不能得着完全的荣耀,也不会在地上建立他的国度。将那些人类的悖逆者都彻底毁灭,将那些被作成的都带入安息之中,这就是他工作完成的标志,是他大功告成的标志。人类都恢复了起初的模样,都能各尽其职、守其本位,顺服神的一切安排,这样,神在地上就得着了一班敬拜他的人,他在地上也建立了敬拜他的国度。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你既信神就得信神的所有说话,信他的所有作工,也就是说,你既信神就得顺服神,若做不到这一点那就无所谓信与不信了。你信神多年从来不会顺服神,不接受神的一切说话,而是让神顺服你,按照你的观念来,那你就是最悖逆的人,就是不信派,这样的人怎么能顺服神那些不合人观念的作工说话呢?最悖逆的人就是存心不服神抵挡神的人,这是神的仇敌,是敌基督。对神新的作工总是抱着敌对的态度,从来没有一点顺服的意思,从来没有甘心的顺服与降卑,在人面前他最自高,从来不会顺服任何一个人,在神面前他自以为是最会讲“道”的人,是最会作别人工作的人。对自己原有的“宝贝”从来不舍弃,而是作为传家宝来供拜,来给别人讲,以此来教训那些崇拜他的糊涂虫。这样的人在教会中的确有一部分,可以说,这些人是“威武不屈的英雄世家”,世世代代寄居在神家之中,他们把讲“道”(理)作为自己的最高职责,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他们都在厉行着他们神圣不可侵犯的职责,没有人敢碰他们,也没有一个人敢公开指责他们,他们成了神家中的“天王老子”,横行霸道于每个时代之中。这帮恶魔企图联起手来拆毁我的工作,我怎能容让这样的活鬼存在我的眼前呢?那些只存一半顺服的人都不能走到最终,更何况这帮根本没有一点顺服之心的恶霸呢?神的作工不是人轻易就能得着的,就是人使上全身的力量也只能得着一部分而达到最终的被成全,更何况企图破坏神工作的天使长的后代呢?它们不更是没有被神得着的希望了吗?我来作征服工作的目的不单是为了征服而征服,而是为了显明义与不义而征服,是为了掌握惩罚人的证据而征服,是为了定罪恶人而征服,更是为了成全存心顺服的人而征服。到最终将所有人都各从其类,被成全的人的心思意念都是满了顺服的,这是最终作成的工作,而那些满了悖逆行径的人都被惩罚落入焚烧之火中,成为永远被咒诅的对象,那时这些历代“高大威武不屈的英雄世家”的人就成了最低贱、最被冷落的“懦弱无能的狗熊世家”。只有这样才能显明神所有的公义,显明神不容人触犯的性情,也只有这样才解我心头之恨,你们说这样作不是太合理了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真心顺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着》

在神道成肉身期间,他要求人的顺服不是像人想象的不论断、不抵挡,而是要求人能将他的话作为人的生活原则,作为人的生存根基,绝对地实行出他话的实质,绝对地满足他的心意。要求人顺服道成肉身的神,一方面指实行他的话,一方面指能顺服他的正常与实际,而且都是绝对的。达到这两方面的人都是有真实爱神之心的人,都是被神得着的人,都是爱神如爱自己生命的人。神道成肉身是带着正常实际的人性来作工,这样,他的正常而又实际的人性外壳就成了人极大的试炼,成了人最大的难处。但神的正常与实际是难以避免的,他想尽办法但最终也不能取缔他正常人性的外壳,因为他毕竟是道成“肉身”的神,不是在天上的属“灵”的神,不是人看不见的神,而是带有受造之物外壳的神,这样,取缔他的正常人性的外壳谈何容易?所以,无论如何他还是以肉身的角度来作他要作的工作,这工作就是正常与实际的神的发表,人不顺服又怎么能行呢?人怎能奈何得了神的作为呢?他想怎么作就怎么作,高兴怎样就怎样,人不顺服又能有什么良策呢?到现在还是“顺服”能将人拯救,其余还没有什么高招。神要试炼人,人又有什么办法呢?但这些并不是天上的神的意思,而是道成肉身的神的意思,他要这么作那人就谁也改变不了,天上的神都不干涉他的所作所为,人不更应顺服他吗?他虽实际又正常,但他一点不差就是道成“肉身”的神,他按着自己的意思想怎么作就怎么作,天上的神将所有的任务都交给了他,他怎么作你就怎么顺服。尽管他有人性,尽管他太正常,但这一切都是他特意的安排,人又怎能瞪大眼睛看着他对他不满呢?他想正常就正常,想活在人性里就活在人性里,想活在神性里就活在神性里,随便人怎么看,神总归是神,人总归是人,不能因为一点枝节小事而否定其实质,也不能因为一点小事将其推出“神”的“位格”以外。人有人的自由,神有神的尊严,这都互不干涉,人能不能给神点自由呢?就不容让神也“随便”一点吗?对神不要太“苛刻”了,大家彼此都“包容包容”,事情不就都一了百了了吗?还能有隔阂吗?这么一点小事都不能容让,还谈什么“宰相肚里能撑船”,还做什么大丈夫?不是神跟人过不去,而是人跟神过不去,总是将芝麻大的事当作天大的事来处理,实在是小题大做,太不应该了!神在正常实际的人性里作工,作的不是人的工作而是神的工作,但人不看他作的工作的实质,总是看他的人性的外壳,这么大的工作人没看见,却偏偏看见了神的普通正常的人性,而且还抓住不放,这怎么能叫顺服神呢?天上的神如今“变成”了地上的神,地上的神如今就是天上的神,不管其外表是否一样,也不管其作工到底如何,总之作神自己的工作的就是神自己,你顺服也得顺服,不顺服也得顺服,这不是由你选择的事!是神,就应被人顺服;是人,就应绝对地顺服神,不得有半点虚假。

道成肉身的神今天要得着的一班人就是能合他心意的人,人只管顺服他的作工,不要总惦记天上的神的意思,不要总活在渺茫之中,不要总是与道成肉身的神过不去。能顺服他的人就是绝对听他话、顺从他安排的人,尽管这些人根本不理睬天上的神到底如何,也不理睬天上的神到底对人类正在作什么工作,而是将心都献在了在地上的神面前,将全人摆在了神的面前,从不考虑个人安危,从不“计较”道成肉身的神的正常与实际。顺服道成肉身的神的人就能被道成肉身的神成全,若是信仰天上的神的人将一无所获,因为赐给人应许、赐给人祝福的不是天上的神而是地上的神。人不要总把天上的神尊为大,把地上的神看为一个普通的人,这是不公平的。天上的神是很高大,也很奇妙,有惊人的智慧,但其根本不存在;地上的神是很普通、渺小,而且也很正常,没有超人的思维与惊天动地的作为,只是很正常又很实际地作工说话而已,并不打雷发声,也不呼风唤雨,但他的的确确就是天上的神的化身,的的确确就是活在人中间的神。人不要将自己能领受的、合乎自己想象的当作神尊为大,而将自己难以接受的、根本想象不到的看为卑,这都是人的悖逆,都是人抵挡神的根源。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对神的“实际”能绝对顺服的人是真心爱神的人》

顺服神的作工得有实际,有活出,不是在外表顺服就可蒙神称许的,也不是只顺服神话的外表却不追求性情变化就能达到合神的心意。顺服神与顺服神的作工本是一个意思,若只顺服神却不顺服神作工的人就不能称为顺服的人,若不是真心顺服而是外表阿谀奉承的人更不能称为顺服的人。真心顺服的人都能在作工中有所得着,而且能达到认识神的性情,认识神的作工,这才是真心顺服神的人。这样的人都能在新的作工中有新的认识,在新的作工中有新的变化,这样的人才是蒙称许的人,才是被成全的人,才是性情有变化的人。蒙神称许的人是甘心顺服神的人,也是甘心顺服神说话作工的人,这样的人才是对的人,才是真心要神的人,才是真心寻求神的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真心顺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着》

顺服神关键一点就是能领受最新亮光,而且能够接受实行,这才是真实的顺服。人若没有渴慕神这样的心志,就不能达到存心顺服神,只能是因满足现状而抵挡神。人不能顺服神是因着人被原有的东西占有,这些东西在人里面形成了种种观念与人对神的种种想象,这些都成了人心目中的神的形像,所以说人信的是人自己的观念,是人自己的想象标准。你按着你心中想象的神来衡量今天实际作工的神,那么你的信是来自于撒但的,这是带着个人喜好来信神,神不要这样的信。凡是这样信神的人,不管资格有多高、花费有多大,即使是花费毕生的精力为神作工,以至于殉道,但神对这样信神的人不称许,只是给人一点恩典让人暂时享受。这样的人谈不到实行真理,圣灵在这样的人身上不作工,神要把这样的人一个一个地淘汰。不管是年老的、年轻的,凡是信神不顺服神的,存心不正的,都属于抵挡打岔的人,这样的人无疑都是被淘汰的对象。对神没有一点顺服的成分,只是承认神的名,稍觉神的可亲、可爱,但跟不上圣灵的步伐,不能顺服圣灵现时的作工说话,这样的人就属于活在神的恩典之中的人,不能被神得着,不能被神成全。神成全人是借着人的顺服、借着人吃喝享受神的话语、借着人在生活中的苦难熬炼而达到的,只有这样信神人的性情才能变化,才能对神有真实的认识。不满足于活在神的恩典之中,而是主动地渴慕、寻求真理,追求被神得着,这叫有意识的顺服神,神要的就是这样的信神。只享受神的恩典不能被成全,不能得变化,只能有外表的顺服,外表的敬虔,外表的爱心、忍耐;只享受神的恩典不能对神有真实的认识,即使对神有认识也是肤浅的,或者说神爱人,或者说神怜悯人,这些并不代表人的生命,不代表人有真实的认识。当神的话语熬炼人的时候,或是神的试炼临到人的时候,人顺服不下来,而且产生疑惑,以至于跌倒,在这样的人里面根本没有顺服神的成分。在他里面只有许多信神的条条框框,以至于信神多年所总结的老经验,或者是以圣经为原则的各种规条,就这样的人能顺服神吗?人的东西都占满了,还谈什么顺服神!都是按着个人的喜好而“顺服”,神能要这样的顺服吗?这是在守规条,而不是顺服神,是在满足自己,是在安慰自己。若你说这是顺服神,这不是亵渎神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信神就当顺服神》

人能放下宗教观念就不用头脑衡量神现在的说话作工了,而是直接顺服,即使神现在的作工明显地和以往的作工是不同的,但你却能够放下以往的观点,而直接顺服今天神的作工。你若能认识到不管以前神怎么作,但是要以现在神的作工为主要,这样,你就是一个放下观念的人,你就是一个顺服神的人,就是能够顺服神的话、顺服神的作工、跟上神脚踪的人,这是真实顺服神的人。你对神的作工不分析、不研究,似乎以往的作工神“忘”了,你也“忘”了,现在是现在,以往是以往,以前神作的神现在既然不要了,那你也就不挂念了,这才是完全顺服神的人,完全放下宗教观念的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认识神现时作工的人才可事奉神》

信神到底是为了什么?对这个问题多数人还是稀里糊涂,对实际的神、天上的神总是采取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说明人信神并不是为了顺服神,而是为了获得某种利益,或者逃脱灾难之苦,人才有了一点点顺服的成分,这种顺服都是有条件的,都是以个人前途为前提而顺服的,都是迫不得已的。那么你信神到底是为了什么?如果你单是为了前途,为了命运,那你最好不要信,你这样的“信”属于自我愚弄,属于自我安慰、自我欣赏。若你的信神不是建立在顺服神的基础上的,那么你终究要因抵挡神而受惩罚。凡是信神不寻求顺服神的人都是属于抵挡神的人,神要求人寻求真理、渴慕神的话、吃喝神的话、实行神的话,都是为了让人能达到顺服神。若你的存心真是这样,神必然高抬你,神必然恩待你,这是谁也不可疑惑的,是谁也不可更改的。若你的存心不是为了顺服神,而是有别的目的,那么,你的所说所做以至于你在神面前的祷告,甚至你的一举一动都属于抵挡神的,即使你话语温柔、态度温和,你的一举一动、你的表情在人看来都合适,似乎是一个顺服者,但就你的存心来说,就你信神的观点来说,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抵挡神,都是作恶。外表顺服如羊,心里却存着恶意,这样的人属于披着羊皮的狼,是直接触犯神的人,对这样的人神一个也不放过,圣灵要一个一个地显明,让所有的人都看见,凡是假冒为善的人必定会被圣灵所厌弃,谁也不要着急,对这样的人神一个一个地处置,一个一个地解决。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信神就当顺服神》

我是烈火,不容人触犯,因为人都是我造的,我说什么、作什么人都得顺服,不得反抗,人没有权力来干涉我的工作,更没有资格来分析我作工、说话的对错,我是造物的主,受造的物该以敬畏我的心来达到我所要求的一切,不该讲理,更不该抵挡,我是用我的权柄来治理我的民众,凡从我造的受造之物就应该顺服我的权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落叶归根之时,你会后悔你所行的一切恶行的》

受造之物对待造物主唯一的态度就是顺服,无条件的顺服,这话可能有些人现在接受不了,这是因为人的身量太小,没有真理实际,如果你也是这种情形,那你离顺服神还早着呢。人在接受神话语的供应、浇灌期间,其实人一直在预备一件事,就是最终能达到无条件地、绝对地顺服神,这样你这个受造之物就合格了。神有时候故意作一些不合你观念的事、违背你意愿的事,甚至在外表上看也违背原则,违背人的人情、人性、情感的一些事,让你觉得说不过去,你思想里通不过,你怎么分析也觉得不对,怎么分析也接受不了,觉得这事作得就是不合理。神作这些事的目的是什么?就是考验你。对待神所作的,你不需要讲任何道理,你只要认定他是真理就对了,你只要认准他是你的造物主、是你的神,这一点就高过一切的真理,高过一切的人情世故,人所谓的道德、伦理、知识、文化、哲学或者传统文化,甚至高过人的情、人的义、人所谓的爱,高过一切一切。你如果看不透这个,早晚有一天临到一个事,轻则你会悖逆神,走弯路,最后悔改,认识到神的可爱,认识到神作工在你身上的意义,要是严重了,有可能你就会因为这个事跌倒。神审判你也不怕,咒诅你也不怕,刑罚你也不怕,就怕什么?就怕神说“你这样的人我不拯救了,放弃!”这就完了。所以人别抠字眼,说:“审判、刑罚,这词还行,咒诅、毁灭、定罪,那不就完了吗?我还做什么受造之物?我就不做了,你也别当我的神了。”你要弃绝神,没站住见证,那神可能真的就不要你了。你们有没有这个认识?人无论信神多长时间,跑了多少路,作了多少工,尽了多少本分,这个期间其实一直在预备一件事,那就是到最终你能对神绝对地顺服,无条件地顺服。什么是无条件呢?就是别讲你个人的理由,别说你的客观原因,别计较任何的东西,你是受造之物,你不配。你跟神计较,你的地位站错了;跟神讲理,地位又站错了;跟神理论,想问个缘由、弄个究竟,不明白就不顺服,明白之后才能顺服,地位又站错了。地位一站错,你对神的顺服是不是绝对了?你把神当神对待了吗?当造物的主敬拜了吗?没有,那神就不承认你。哪些事能使你达到对神绝对地顺服、无条件地顺服?该怎么经历?一方面,得具备一些正常人性的良心理智,另一方面,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方方面面的真理都得明白,达到明白神的心意。有时候人的素质达不到,人没有力量也没精力去明白各项真理,但是有一点,凡是临到你的,神摆设的各种环境、人事物,你都得有顺服的态度,不问缘由。如果你连这个态度都没有,甚至还能防备神、猜测神,或者心里想,“我就得看看神作的到底是不是公义,说神是爱,那我看看神作在我身上的到底有没有爱,到底是不是爱”,你总检验神所作的是否合你观念,是否合乎你的口味,甚至是否合乎你所认为的真理,那你就站错地位了,你要有麻烦,容易触犯神的性情。

——摘自神的交通

衡量人能不能顺服神,关键看人对神有没有奢侈欲望,有没有别样的存心,如果人对神总有要求,就证明人对神没有顺服。无论临到什么事,如果你不会从神领受,不会寻求真理,总讲自己的理,总觉得自己才是正确的,甚至还能怀疑神,这就麻烦了,这样的人是最狂妄的人,最悖逆神的人。对神总有要求的人不可能真实顺服神,你有要求就证明你是在跟神搞交易,你是在选择自己的意思,是在按自己的意思去做,这就是背叛,没有顺服。你对神有要求本身就是没有理智,你真信他是神,那你就不敢对他提出要求,也没有资格对他提出要求,无论是无理的还是有理的。如果你有真实的信,信他就是神,那你只有敬拜,只有顺服,别无选择。现在的人不单是有选择,还能要求神按着他的意思去作,他选择自己的意思还让神按着他的意思去作,并不要求自己去按神的意思做,所以说,人里面没有真正的信,没有实质的信,永远达不到神的称许。你什么时候对神的要求少了,那你真实信的成分就多了,你顺服的成分也就多了,而且你的理智也比较正常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人对神的要求太多》

顺服的态度实际的一面是什么?就是你得把神的话接受过来。因为生命进入浅,身量还没达到,对真理实际那一面认识得还不够深,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能跟随神,还有顺服,这就是态度。在你能达到完全顺服之前你必须得先有一个顺服的态度,就是接受神的话是对的,把神的话当真理,当成你实行的原则,即使你对原则掌握得不好,你当规条守也能守住,这是一种态度。因为现在你的性情还没有变化,你能达到这个,在神那儿看你有这样的态度,有这样的心态,说“我不管神怎么作,我也不明白多少真理,我就知道神告诉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我也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去研究,那不是我该做的”,这就是一种顺服的心态。有些人说:“那不行,要是错了怎么办?”神还能错吗?你说“我不管神作的对错,那不是我的责任,我只管听话、顺服、接受,跟着神走,这是我一个受造之物该做的”,顺服就应该有这样的心态,具备这样的心态人才能得着真理。你要是不具备这个心态,你说“我这人眼睛里不容沙子,谁想糊弄我可不行,我精明着呢,用这话来骗我,让我什么都顺服,那不行。什么事到我这儿我都得研究研究、分析分析,什么时候我自己能接受了、明白了,我才能顺服”,这是不是顺服的态度?这就不是顺服的态度,就是没有顺服的心态,心里没有顺服的意思,“神我也得研究研究,天王老子到我这儿都得这么过,你说话就没那么好使,我是受造之物这不假,但我也不是傻子,你别拿我当傻子蒙”,这就完了,这就不具备接受真理的条件了。这样的人没有理性,这就是畜生啊!人不具备这样的理性就不可能达到顺服,达到顺服首先得具备顺服的心态。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解决观念才能进入信神正轨 三》

挪亚按照神的吩咐做事情的时候并不知道神的心意是什么,不知道神要作成什么,神只是给他一个嘱咐,吩咐他当做的事,而没有太多的解释,他就照着去做了,他并没有在私下里揣测神的意思,他对神没有对抗,也没有二心,他只是用一颗单纯、简单的心去照做,神让做什么他就做什么,顺服、听神的话是他做事的信念。他对待神的托付就这么直截了当,就这么简单。他的实质——他行为的实质是顺服,没有猜疑,没有对抗,更不考虑个人的利益与得失,而且当神说用洪水灭世的时候,他不问时间,也不探底,更不问神到底怎么毁灭这个世界,他只是按着神吩咐的去做,神让怎么造,用什么造,他都一一按神吩咐的去做,而且神这儿说完他那儿马上就行动。他是按着满足神的这样一个态度照着神的吩咐去做的。他是为了自己躲避灾难吗?不是。他问过神还有多长时间灭世了吗?没有。那他问没问神,或者是他是否知道造这方舟要花多长时间吗?他也不知道。在他那儿就是简单的顺服、听话、照行。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一》

律法时代,神说要赐给亚伯拉罕一个儿子,亚伯拉罕当时说什么了?他什么也没说,他相信神所说的必定能成就,这就是亚伯拉罕的态度。他论断了吗?他嗤笑了吗?他背后做任何事了吗?(没有。)这就叫顺服,这就叫守住本位,守住本分。他妻子撒拉呢,她对待神的态度是什么?质疑,嗤笑,不相信,还评判,还有小动作,将她的使女给了亚伯拉罕作妾,最后就弄出那么多荒唐事,这就是出于人意。撒拉就没有守住自己的本位,她对神产生质疑,不相信。她的不相信是因为什么?有几个原因、背景,一个是亚伯拉罕的岁数已经很大了,另一个是她自己的年龄也很大,已经没有生育能力了,这几样凑在一起,她就认为神所说的是不可能的事,是骗小孩玩的。她没把神说的话当成真理来接受、相信,而是当成一句谎话、戏言,这个态度对不对?把神的话当成骗子的谎言,这是不是对待造物主该有的态度?(不是。)就因为她把神的话当成戏言,当成骗子的谎言,没当成真理,她不相信神所说的,也不相信神要作成的事,所以后续就产生了一系列的后果,这一系列的后果都是出于人意,出于她的不相信。她的意思是,“这事神能作成吗?神要是作不成,我得做点什么,好成就神这句话。”她里面有误解,有评判,有揣测,有质疑,统统综合起来就是一个有败坏性情的人对神的悖逆行为。亚伯拉罕没做这些事,所以这个祝福是神赐给亚伯拉罕的,神看到亚伯拉罕敬畏神的心,看到他的忠心、他对神的态度,神要赐给他一个儿子,让他成为万国之父,这是给亚伯拉罕的应许,撒拉就是偏得。所以说,顺服这很重要。顺服里面有没有质疑?如果有质疑算不算真实的顺服?如果有分析、有评判算不算?(不算。)如果想抓把柄就更不算了。那顺服里面有哪些表现、行为、流露能完全说明是真实的顺服呢?(相信。)真实的相信这是一项,对神所说的、所作的得有一个正确的领受,肯定神作的是对的,是真理,不用质疑,不用再问旁人,也不用自己在心里盘算、分析,这是一方面的顺服。相信神所作的一切都是对的,如果是人做的,可以看看是哪个人做的,这个人的背景、人品怎么样,得分析分析。如果是从神来的,是神作的,就得赶紧捂口,别质疑,别画问号,全部接受过来。接下来该怎么办呢?这里面有一些真理人不太明白,跟神有距离,虽然是相信了,也能顺服下来,也能承认是神作的,但还带点道理的性质,心里不踏实。这时人就该寻求了,“这里面有什么真理呢?我的想法错在哪儿?跟神之间的距离是怎么产生的?自己的哪些观点跟神所说的有冲突?”能寻求这些事,这就是顺服的一种态度与实行。有些人嘴上说顺服,过后一临到事,“谁知道神怎么作呀,咱一个受造之物也干涉不着,神爱怎么作就怎么作吧!”这是不是顺服?这是什么态度?不想尽责任,对神所作的漠不关心,爱搭不理。亚伯拉罕能顺服是因为他守住了几样原则,他心里坚信神所说的必定成就、必定应验,是百分之百的,所以他就不质疑,不作任何的评价,也不做任何的小动作,这就是亚伯拉罕顺服的表现。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人对神该有的态度》

彼得信神是追求一切满足神,追求顺服一切出于神的,刑罚、审判他能接受,熬炼、患难、生活的缺乏他也接受,一点怨言没有,这些都不能改变他爱神的心,这不是爱神至极吗?这不是尽到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了吗?或是刑罚、审判,或是患难,你都能达到顺服至死,这才是一个受造之物该达到的,这才是爱中的纯洁的成分。人如果达到这个程度那就是一个合格的受造之物,这最能满足造物主的心意。假如说你能为神作工,但是你却不顺服神,不能真正地爱神,这样你不仅没尽到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而且还会被神定罪,因为你是没有真理的人,你是不能顺服神的人,你是悖逆神的人。你只是注重为神作工作,却不注重实行真理,不注重认识自己,对造物的主并不了解也不认识,而且你对造物主不是顺服也不是爱,你是一个天性悖逆神的人,所以说就这样的人造物的主并不喜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成功与否在于人所走的路》

彼得在体验、经历神作工或者神引导的过程当中,不知不觉产生了“神这不是把人当玩物吗”这样的感觉,但是神作事的出发点绝对不是这个。人用人的眼光、头脑、知识衡量这个事,觉得好像神把人当玩物一样随意玩弄,今天说这么做对,明天又让那么做,神所作的到底是什么人有点模糊,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应该怎么选择了。神就是用这种方式试炼彼得,试炼的最终成果是什么?(达到绝对的顺服了,顺服至死。)神要的就是这个结果。那从彼得说的哪句话能看到他有顺服了,他的身量已经长了?对神所作的这一切,对神把人当玩物的这种态度,彼得是怎么接受、怎么对待的?他的态度是什么?(“我何尝不是甘心乐意”。)这是彼得的态度,这是他的原话。对神的试炼熬炼没有体验的人是绝对不会说出这句话的,因为他不懂这里面的故事情节,他没有体验过。彼得能说出这话不是编出来的,是因为他经历的试炼熬炼太多了,神剥夺了他很多同时又赐给他很多,赐给之后又剥夺,剥夺之后又让他学习顺服,然后又赐给。在人看神作很多事反复无常,给人的错觉就是神把人当玩物,不尊重人,人活得没有尊严,神不给人自由选择的权利,神怎么说都行,给你的时候这么说,剥夺的时候又有另外的说法。那在这个过程当中人应该做的是什么?不是让你评判神的对错,不是让你识别神所作事情的性质,更不是让你在这样的过程当中活得更有“尊严”,不让你选择这个,你的角色不是这个。你应该学着在这个过程当中明白神的心意,如果你达不到明白神的心意,认识不到神作这个事的目的、源头,你唯一的选择就是顺服。这种情况下人好不好顺服?(不好顺服。)这就需要你学功课,如果好顺服你就不用学功课了,就不用接受对付修理、熬炼试炼了,就是因为不好顺服神才不断地试炼你,神才拿你当玩物一样随意地摆弄。当有一天你顺服神没有难度、没有拦阻了,能甘心乐意、高高兴兴地顺服了,没有自己的选择,没有自己的意图,没有自己的喜好了,神就不拿你当玩物了。到有一天,如果你说“神拿我当玩物,我活得没尊严,我不同意,我不顺服”,那可能就是神放弃你的那一天。如果你说“虽然神的心意不容易摸着,神总向我隐藏,但是神所作的这一切都是对的,无论神怎么作我都甘心顺服,顺服不下来我也得有这样的态度,没有怨言,没有我自己的选择,因为我是受造之物,我的本分就是顺服,责无旁贷。神是造物主,他怎么作都对,我对神所作的不应该有任何的想法,这不是一个受造之物该做的。神给我,我感谢神,神不给我或者给了又夺走了,我也感谢神,神作的对我都有益处,即便我看不到有任何的益处,我该做的也是顺服”,当你的身量到这个程度的时候,与彼得所说的“我何尝不是甘心乐意”这句话所达到的效果是不是一样了?具备了这样的身量,人才真明白真理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要尽好本分明白真理最关键》

为神作响亮的见证,主要还是关乎你对实际的神有没有认识,关乎到你能不能顺服在这个既普通又正常的人面前,甚至顺服至死,你真以这个顺服为神作了见证,那就说明你被神得着了。能顺服至死,在他面前没有一点怨言,不论断,不毁谤,没观念,没有别的存心,这样神就得着荣耀了。顺服在人所瞧不起的普通人面前,而且能顺服至死,没有一点观念,这是真实的见证。神要求人进入的实际,就是要求你能顺服他所说的话,能够实行他所说的话,能够俯伏在实际神面前,认识自己的败坏,而且能够在他面前敞开心,最后借着他的这些话被他得着。这些话把你征服了,使你完全顺服在他的面前,这时神就得着荣耀了,神就以这个来羞辱撒但,就以这个来结束他的工作。在道成肉身的神身上,你对他的实际没有观念,也就是在这个试炼中你站立住了,你这个见证就作好了。若有一天你对实际的神有完全的认识,能像彼得一样顺服至死,你就被神得着了,也就被神成全了。神所作的不符合你的观念,对你就是个试炼,如果符合你的观念,就不需要你受苦了,就不需要你受熬炼了,就因着他的作工太实际,不符合你的观念,需要你放下观念,所以说对你是一个试炼。因着神的实际,所有的人都处在试炼之中,他作工实际,不超然,实际的说话、实际的发声你认识透了,没有一点观念,而且他作工越实际你越能真实爱他,这样你就被神得着了。神得着的一班人是认识神的人,也就是认识神的实际的人,更是能对神的实际作工顺服的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对神的“实际”能绝对顺服的人是真心爱神的人》

上一篇: 176 怎样达到高举神、见证神

下一篇: 178 怎样顺服神话真理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第八篇

当我的启示达到高峰之时,当我的审判接近尾声之时,也就是所有的子民都被显明作成之时,我踏遍宇宙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无时不在寻找合我心意、合我使用的人。有谁能起来与我配合呢?人对我的爱心实在是太小,对我的信心也是小得可怜,若我不直接把说话的矛头指向人的软弱点,人都夸夸其谈,都谈天论地,…

你真是信神的人吗?

或许你走信神的道路不只是一年两年了,在这几年的生涯中或许你受了许多苦,或许你并未受苦,而是得了许多恩典,或许你并未受苦也未得恩典,而是生活得特别平庸,不管怎么样,你总归还是一个跟随神的人,那我们就跟随神这一问题来作一次交通。不过我要提醒每一位看这话的人,神自己的说话都是针对每一个…

第六十四篇

对我话不能领受偏谬,应从各方面领受我的话,对我话更应多多揣摩、反复推敲,不能一朝一夕。不知我的心意在何处,不知我的心血代价在哪一方面花费,这怎么能体贴我的心意?你们人就是这样,不能细,只注重外皮子,只会模仿,这叫什么属灵,只不过是人的热心罢了,是我所不称许的,更是我所厌憎的。告诉…

第三十七篇

你们在我面前实在缺少信心,常常靠着自己行事。“你们不可行事无我!”可你们这些败坏的人总是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今天的生活就是话语的生活,没有话语就没有生命,也没有经历,更谈不到有信心。信心就在话语里,只有多多倾注在神的话里,就有了一切,不要愁长不大,生命是长出来的,不是人愁就会长出…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