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如何解决讲理的情形

相关神话语:

无论临到什么事,如果你不会从神领受,不会寻求真理,总讲自己的理,总觉得自己才是正确的,甚至还能怀疑神,这就麻烦了,这样的人是最狂妄的人,最悖逆神的人。对神总有要求的人不可能真实顺服神,你有要求就证明你是在跟神搞交易,你是在选择自己的意思,是在按自己的意思去做,这就是背叛,没有顺服。你对神有要求本身就是没有理智,你真信他是神,那你就不敢对他提出要求,也没有资格对他提出要求,无论是无理的还是有理的。如果你有真实的信,信他就是神,那你只有敬拜,只有顺服,别无选择。现在的人不单是有选择,还能要求神按着他的意思去作,他选择自己的意思还让神按着他的意思去作,并不要求自己去按神的意思做,所以说,人里面没有真正的信,没有实质的信,永远达不到神的称许。你什么时候对神的要求少了,那你真实信的成分就多了,你顺服的成分也就多了,而且你的理智也比较正常了。往往越能讲理而且理由越多的人越不好办,他不但要求多,还得寸进尺,这方面满足他了他还有那方面的要求,哪方面都得满足他,不满足他他就发怨言,就破罐子破摔,过后感觉亏欠又懊悔,又痛哭,又想死,这有什么用?这能解决问题吗?所以说,在没发生事之前,你就得解剖自己的本性,本性里都有哪些东西,你这个人喜好什么,你的要求要达到什么。有的人感觉自己有点素质、有点恩赐,总想做带领,出人头地,就要求神使用他,如果不用他,他就说:“神你怎么没看中我呢?你大用我,我保证能为你花费。”这样的存心对吗?为神花费这是好事,但是他愿意为神花费这是其次,他心里喜欢的是地位,注重的是地位。你要是真能顺服,无论神是用你或者不用你,你都能一心一意地跟随神,无论有没有地位都能为神花费,这才算有理智,才算顺服神的人。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人对神的要求太多》

临到事爱讲理是怎么回事?这就是任性。任性的人不容易接受真理,听到一点与自己的意见、观点、喜好、心情、情绪不相符的话都不接受。他不管这话对错,不管是谁说的,不管人家是在什么背景下说的,不管跟自己的责任、本分有没有关系,他不管这些,先满足自己的心情要紧。这是不是任性啊?任性最终给人带来的亏损是什么?不容易得着真理。不接受真理这是人的败坏性情造成的,但是最终的结果就是你不容易得着真理。人的本性实质、人的本能让人活出的、自然流露出来的东西就是与真理相违背的,人做什么、想什么、什么态度、什么情形,天然暴露出来的东西都与真理无关,总想按着自己的意愿去做,按着自己的喜好去做,不想接受真理,这是人的本能,是人败坏性情的自然流露。但你要是不任性,你要是成熟一点、谦卑一点,临到不合你意的事先别暴露天然,先冷静下来,安静在神面前,在心里跟神祷告、相交,让神对付自己的败坏性情,先别任性,先接受过来,你做事、待人接物、尽本分、听交通总有这样的心态,你在神面前心总是对的,那就不在乎你有多少败坏性情,不在乎你败坏得多深。你的心对,临到事你没暴露天然,没凭己意去做,先把对的、合乎真理的接受过来,接受过来之后自己慢慢消化,当时也可能情绪上有点抵触,或者有点不舒服,但是你有这个对的情形,能接受,接受过来之后自己慢慢祷读、揣摩、交通,你当时抵触或者很难接受的东西在一段时间里就一点一点消化了,你就明白、接受这里面的真理了,这个真理就变成你的生命了。真理变成了你的生命,最终你活出的就是真理实际了。你都能活出真理实际了,在这期间你对这个真理实际有经历、有体验了,你还能交通不出真理实际吗?但你要是任性呢,“上面说的不对,神说的不对,某某人说的不对,我就可以不听,我就有理由不听”,悖逆性情就出来了,就总讲理。你总讲理,别人说的是什么、是哪方面真理你不知道,你也不实行顺服的真理,也不学习进入顺服真理这方面的功课,最后你总也得不着真理,你的情形总也不正常,你里面的那些东西总是那么肤浅,你的生命总是那么幼小。最终结果是什么?你这个任性的毛病总也改不了。你靠自己克制,也可能今天心情好,情形不错,各方面的条件对你来说都合适,你好像没任性,但是一旦有一点儿不合你意,你这个任性就又出来了,它改变不了。凭人克制,攻克己身,这是靠人的力量攻克,就这一点毛病你都攻克不掉,但你要是能学会顺服,临到事先安静在神面前,这些毛病、败坏性情慢慢地从根源上就一点一点解决了,你就不用自己克制了,慢慢你就明白真理了,就能进入真理实际了。解决败坏性情就像蚂蚁啃骨头一样,从情形上一点一点解决,情形解决了,你的毛病也就一点一点解决了,毛病解决了,其实就是败坏性情一点一点地改变了,到对神一点悖逆没有了,能完全顺服神,不受任何人事物辖制,就是生命性情完全变化了。

——摘自神的交通

很多时候临到事,其实人不知道准确的实行原则,也不知道准确的实行方向,但是这里有一个态度与情形的问题,这也是人最基本该具备的。就是说,这个事你不知道该怎么做,也没听谁说过怎么做,这事有点不合你的想象、观念,也不太符合你的口味,你心里有点犯嘀咕,也有点不是滋味,那该怎么办呢?有一个最简单的实行方法,就是先顺服下来。顺服不是一种外表的作法或者说法,不是一个说辞,这里有一种情形,人怎么说、怎么做、怎么想,有什么样的情形、态度是真正的顺服?(临到修理对付的时候不讲理,不辩解。)这是一方面情形。不讲理,不辩解,但满肚子都是委屈,当面不说,背后也得说道说道,这是不是顺服的态度?(不是。)那顺服的态度到底是什么?首先得有一个正面的态度,就是先别分析对错,先接受过来。人说那件事你做错了,虽然你心里还不明白,但是你能接受,承认自己做错了。接受,这首先是正面的一种态度。另外,从消极方面还有一种态度,那就是首先不抵触。不抵触有几种表现?不讲理,不讲自己的客观理由。如果你说那事是因为什么原因,就怨谁谁谁,这是不是讲理?这是不是在抵触?你别拒绝,别抵触,别讲理,就算你有理那是真理吗?那是人的客观理由,那不是真理。现在不是说你这个客观理由——为什么发生这个事,是怎么导致的,而是说这个事的性质不合真理。你如果认识到这一层,那你就真能接受了,真能不抵触了。首先,这个态度很关键。有些人临到修理对付之后琢磨琢磨,“这事也不怨我一个人,怎么把责任都推到我头上了呢?怎么没有一个人替我说句话呢?让我一个人担责任,这可真是‘炒豆大伙吃,炸锅一人担’,可真倒霉啊!什么不好的事都临到我了,好事怎么临不到我呢?”这是什么情绪?这就是抵触。外表虽然点头承认自己错了,也接受了,但心里还埋怨,“对付就对付吧,怎么话还那么难听,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我,我这脸往哪儿放啊?这也不拿我当人待啊,我不就是犯点小错吗?怎么还说起来没完没了呢?”抵触,拒绝,顽固地对抗,还耍蛮,讲理,人有这些情绪,有这些想法,就不能有真实顺服的态度。

顺服这个功课最难学。合你观念的你接受、顺服,对你有利了你感觉不错,很合乎你的口味,顺服之后一顺百顺,心里踏实平安没有责备,而且快乐、高兴。不合你观念的你顺服起来就像咽沙子似的难以下咽,难受、扎心、痛苦,有理不能讲,心里憋屈,一肚子委屈没处诉说。“人家说得对,人家比我地位高,我不听能行吗?认命吧!下次得小心点,可别强出头了,强出头的鸟没好,谁往前谁挨对付,我可不往前了,爱怎样就怎样吧。这顺服不容易,难哪!我一颗火热的心被一盆凉水浇灭了,这不怨我,我起初也单纯,也敞开,结果总挨对付,我可不这么做人了,这么做人太累。以后我就往后退,跟谁也不说知心话,谁问也不说,就在心里憋着。”这态度怎么样?这就从一个极端又走入另一个极端了。让人学习顺服的功课最终的目的是什么?不管当时你受了多少委屈,受了多少累,个人脸面、虚荣、名誉受了多少亏损,这些其实都是其次,最要紧的是扭转你的一种情形。什么情形呢?人在自己犯错或者不犯错的情形之下,通常都有一种刚硬、悖逆的情形在内心深处,而且有一种人的常理存在心里,就是“我做对了,我的存心是对的,你就不应该对付我,我就可以不顺服”。他就不说这事做得合不合乎真理,导致的后果是什么,他就认为“只要我的心是好的,我没有坏心眼儿,你就应该悦纳我”,这是不是人的理?这是人的理,这里面没有顺服。你把自己的理当成真理,而把真理当成额外的了,你认为合乎你的理才是真理,不合乎你的理就不是真理了,这是最谬妄的人,也是最狂妄自是的人。学习顺服的功课能解决人的什么情形呢?人如果能达到顺服,需不需要有一定的理性啊?比如在一件事上咱们不管做得对错,既然神不满意,咱就应该听神的,一切以神的话为准,这是不是理性?这是人该有的理智,是人首先应该具备的。别管咱们受了多少苦,咱的存心、目的是为了什么,当时的理是什么,既然神不满意,没有达到神的要求,神是真理,那咱们就得听神的,别跟神讲理,别辩解。你具备了这样的理性,你能顺服,就是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你没有悖逆,不抗拒神对你的要求,不分析神的要求是对还是错,这就解决了人的悖逆、刚硬、讲理的情形。这些情形人里面是不是都有?人常常出现这些情形,认为只要我这个合乎常理,你那个就不应该是对的,我就可以合情合理地不顺服你。这是人常有的情形,但是你如果具备了这样的理性,就能有效地解决一部分这样的情形。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进入信神正轨具备的五方面情形》

亚伯拉罕很清楚地知道以撒是神赐给的,神无论怎样对待都是神的权力,人不应该有任何的评判,造物主所说的每一句话就代表造物主,无论在人看是否合乎情理,是否合乎人的知识、文化、道德,神的身份、神说话的性质是不会变的。人如果不明白、不理解或者想不通,那是人的事,神没有理由非得跟人说清楚、讲明白,人不是非得在明白神话语、神意思的情况下才应该有顺服,而是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人对神话语的态度只有一个,那就是听而接受而顺服。这是亚伯拉罕对待神要求他所做事情的一个显而易见的态度,这里有他正常人性的理性,还有真实的信与真实的顺服。他首先得具备什么?不分析神这话的对错,也不研究神这话是开玩笑,是试炼他,还是怎么样,他不研究这事。他对待神话的第一个态度是什么?神的话不能用逻辑推理,不管合不合情理,神的话就是神的话,人对待神话的态度应该是没有选择的余地,没有研究的份,人该有的理智、该做的就是听,接受,顺服。在亚伯拉罕心里很清晰地知道造物主的身份实质,还有受造人类所该站的地位。正因着他具备了这样的理性,具备了这样的态度,尽管他带着巨大的痛苦,他还是义无反顾地、毫不犹豫地要把以撒献给神,按着神的意思归还给神。神要就得还给神,不能讲理,不能有个人的意思,不能有个人的要求,这就是一个受造之物对待造物主应有的态度。这里最难做到的地方也就是亚伯拉罕最可贵的地方。神说这句话不合情理、不近人意,人想不通,接受不了,拿到哪个时代,搁在什么样的人身上都是讲不通、行不通的事,但神还让做,那怎么办啊?要是一般人就得研究研究,研究几天之后琢磨琢磨,“神说这话不合理,哪有这么当神的?这不是折磨人吗?神不是爱人吗?哪有这么折腾人的?这么折腾人的神我不相信,我可以选择不顺服”。而亚伯拉罕却没有这么做,他选择顺服。在所有人都认为神说这话、神的要求是错的,神不该这么要求人的情况下,亚伯拉罕能做到顺服,这是他最可贵的地方,也是其他人所不具备的。这是亚伯拉罕真实的顺服的一方面。另外,当亚伯拉罕听了神对他的要求之后,他首先确定一点,神说的话不是玩笑,不是儿戏。既然不是这些,那是什么呢?亚伯拉罕深信,神定意要作的事是没有人能改变的,这是真实的,神所说的话不存在玩笑,不存在试探,不存在折腾人,神是信实的,神所说的每一句话不管合不合情理都是真实的。这是不是亚伯拉罕真实的信?他有没有说,“神说让我把以撒献上,我得了以撒之后也没好好感谢神,神是不是跟我要人情呢?那我可得好好地表示表示,我得表示我愿意献以撒,愿意感谢神,我知道神的恩,记住神的恩了,不让神操心。神说这话肯定就是试验我、考验我,那我就走走形式,也把这一切工作都准备好,之后领一只羊,把孩子也领上,到那时候要是神不吱声,我就把羊献上,走个过程就行了。如果神实在让献,那就让以撒在祭坛上面做做样子预示一下就行了,到时候神可能还得让我献上羊,不用献孩子”,亚伯拉罕是不是这么想的?(不是。)如果这样想的话,他心里就没痛苦了。他如果能这样想,那他的人格怎么样?有没有真实的信?有没有真实的顺服?那就没有了。

——摘自《揭示敌基督·附篇三 挪亚、亚伯拉罕如何听神的话、顺服神(二)》

受造之物对待造物主唯一的态度就是顺服,无条件的顺服,这话可能有些人现在接受不了,这是因为人的身量太小,没有真理实际,如果你也是这种情形,那你离顺服神还早着呢。人在接受神话语的供应、浇灌期间,其实人一直在预备一件事,就是最终能达到无条件地、绝对地顺服神,这样你这个受造之物就合格了。神有时候故意作一些不合你观念的事、违背你意愿的事,甚至在外表上看也违背原则,违背人的人情、人性、情感的一些事,让你觉得说不过去,你思想里通不过,你怎么分析也觉得不对,怎么分析也接受不了,觉得这事作得就是不合理。神作这些事的目的是什么?就是考验你。对待神所作的,你不需要讲任何道理,你只要认定他是真理就对了,你只要认准他是你的造物主、是你的神,这一点就高过一切的真理,高过一切的人情世故,人所谓的道德、伦理、知识、文化、哲学或者传统文化,甚至高过人的情、人的义、人所谓的爱,高过一切一切。你如果看不透这个,早晚有一天临到一个事,轻则你会悖逆神,走弯路,最后悔改,认识到神的可爱,认识到神作工在你身上的意义,要是严重了,有可能你就会因为这个事跌倒。神审判你也不怕,咒诅你也不怕,刑罚你也不怕,就怕什么?就怕神说“你这样的人我不拯救了,放弃!”这就完了。所以人别抠字眼,说:“审判、刑罚,这词还行,咒诅、毁灭、定罪,那不就完了吗?我还做什么受造之物?我就不做了,你也别当我的神了。”你要弃绝神,没站住见证,那神可能真的就不要你了。你们有没有这个认识?人无论信神多长时间,跑了多少路,作了多少工,尽了多少本分,这个期间其实一直在预备一件事,那就是到最终你能对神绝对地顺服,无条件地顺服。什么是无条件呢?就是别讲你个人的理由,别说你的客观原因,别计较任何的东西,你是受造之物,你不配。你跟神计较,你的地位站错了;跟神讲理,地位又站错了;跟神理论,想问个缘由、弄个究竟,不明白就不顺服,明白之后才能顺服,地位又站错了。地位一站错,你对神的顺服是不是绝对了?你把神当神对待了吗?当造物的主敬拜了吗?没有,那神就不承认你。哪些事能使你达到对神绝对地顺服、无条件地顺服?该怎么经历?一方面,得具备一些正常人性的良心理智,另一方面,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方方面面的真理都得明白,达到明白神的心意。有时候人的素质达不到,人没有力量也没精力去明白各项真理,但是有一点,凡是临到你的,神摆设的各种环境、人事物,你都得有顺服的态度,不问缘由。如果你连这个态度都没有,甚至还能防备神、猜测神,或者心里想,“我就得看看神作的到底是不是公义,说神是爱,那我看看神作在我身上的到底有没有爱,到底是不是爱”,你总检验神所作的是否合你观念,是否合乎你的口味,甚至是否合乎你所认为的真理,那你就站错地位了,你要有麻烦,容易触犯神的性情。

——摘自神的交通

造物主无论怎么作都对,无论怎么作他的身份、地位不变,人都应该敬拜他,他是人类永远的主、永远的神,这个事实是永远不能改变的。人不能因为神赏赐就承认他是神,神夺走就不是神了,这是受造之物认识错了,不是神作错了。这方面人如果经历明白了,看透了,心里真能接受这是真理了,人与神之间的关系就越来越正常了。如果你光是嘴上承认神所作的都对,这在你那儿就永远是一种理论,临到事的时候你还想讲理,还觉着神不应该这么作、不应该那么作,那你与神之间的关系永远正常不了。你迈不出这一步,这方面的真理你不能完全接受、完全进入,那你就永远也达不到神的要求,你就不能完全顺服神的摆布,你就总要讲理,总觉着你的理由比真理还高,能拿到台面上去讲,很多人都得拥护你。即使有很多人拥护你,那也都是败坏的人类,都不是真理,就是全人类都赞成你,都跟神对抗,神也没错,错的还是人类。这是一种公式、一种规条、一种说法吗?(不是。)这是真理。人得常常琢磨这方面真理,得经历这方面真理。神作了几步工作,哪一步工作当时都有不少人反对,主耶稣来作救赎工作的时候,整个以色列的人都起来反对,但是到现在整个人类有多少亿人都承认主耶稣是救世主,信主耶稣的人遍布世界各地,主耶稣已救赎了整个人类,这是事实。无论哪国人想否认主耶稣的救赎都没有用,就是全人类都起来反对神,神也没错,就是全人类把各种理论都拿出来,也抵不住神的一句话,一句真理。这话是真理,不是道理,人就得慢慢经历。经历的前提是什么?你得先承认、接受这话的正确性,然后去实践,去体验,不知不觉你会发现这话是对的,这话的确是真理,那时你就开始宝爱这话了。最终,人能否蒙拯救不是根据人尽什么本分,就根据人是否明白真理、得着真理,是否能任神摆布,做一个真正的受造之物。神是公义的,神就用这个来衡量所有的人,这一条永远都不会变,你心里得记住。你别想另找途径,追求别的不现实的东西,神对所有蒙拯救之人的要求标准是永不改变的,不管你是谁都一样。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人对神该有的态度》

上一篇: 29 如何解决消极情形

下一篇: 31 如何解决自己的败坏性情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第三十六篇

全能真神,宝座为王,执掌全宇宙,面向万国万民,普天之下闪烁着神的荣光。宇宙地极凡是活的都当看见,山、河、湖泊、地、海和所有生存的万物啊,在真神的面光之中揭开了序幕,重得复苏,如梦方醒,破土萌芽!啊!独一真神,显现在世人面前,有谁敢抵挡对待?人人心惊胆战,无不心服口服,连连求饶赦免…

守诫命与实行真理

实行当中应把守诫命与实行真理联系起来,在守诫命的同时实行真理,在实行真理的时候不违背诫命的原则、不触犯诫命,神要求你怎么做就怎么做。实行真理与守诫命互相联系并不矛盾,你越实行真理越能守住诫命的实质,越实行真理对诫命中神所说的话越透亮明白。实行真理与守诫命并不矛盾,是互相关联的,最…

第四十二篇

全能神的作为大哉!奇哉!妙哉!七号吹响,七雷发出,七碗倒下,马上公开显明,无可疑惑。神的爱天天临到我们,只有全能神能拯救咱,得祸得福全在于他,我们人无法决定。全心献上必蒙大福,顾全生命的丧失生命,万事万物全在全能神手中。不要再停步,天地巨变,人无法藏身,只有痛痛地哀哭,别无选择。…

第六十七篇

我的众子公开显现,显现在万民面前,谁敢公开抵挡,我必重重地刑罚他,那是一定的。今天,凡能够起来牧养教会的都已得着了长子的名分,就在现在与我同在荣耀里了,我所有的也是你们所有的。凡真心顺服的我会赐给你够用的恩典,使你力大无穷,无人能比得过。我的心意完全在你们这些众长子身上,只愿你们…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