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如何认识诡诈性情

相关神话语:

人活在撒但败坏性情里,处处都在伪装自己、包装自己,处处都玩手腕,凡事都耍诡诈,没有一件事他认为不值得耍诡诈、玩手段的。有的人就是买一样东西,这其实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他里面可能也有诡诈。比如他买了一双挺时髦的鞋,他认为:“这鞋如果我穿上被弟兄姊妹看见了,肯定得说我有钱不往正道上花,那我不当着弟兄姊妹的面穿,我等不聚会的时候穿,等这鞋不时髦了,他们看着不值钱的时候我再穿。”不管你是怎么实行的,总之,你这个打算、这个心理是不是在玩诡诈?你已经活在诡诈里了,已经准备这么去实行了。那你为什么要耍诡诈呢?这是不是你的存心、目的支配的?那你这个目的成不成立?这个目的的实质是什么?这是不是撒但性情在控制你啊?你为了达到目的就耍手段、玩诡诈,是不是这样?你在人面前行一套,又在人背后行一套,你是在做手脚,玩两面手法,这种作法就是在玩诡诈。你们说诡诈人是不是很愚蠢哪?为什么有的人一说让他解剖自己他就犯愁了呢?因为他那些诡诈的小道道显得又愚蠢又笨拙又卑鄙,见不得人,就是小人的勾当。诡诈人做的事总也拿不到大面儿上亮相,为什么呢?就是他一要亮相的时候,他就突然发现自己做那个事怎么那么愚蠢呢?怎么那么恶心呢?他自己都恶心。但是他做的时候身不由己,就总想那么做,因为他的本性就是诡诈,处处事事都自然流露他的诡诈本性,在很小的一件事上他都会流露他的诡诈本性,没有一件事他能克制住,这就是他的致命处。……诡诈人做事流露诡诈是身不由己,而且是随时随地就流露,他不用学习,也不用别人教导,一个很简单的事,没必要撒谎的事,或者没必要拐弯的事,他都能拐个弯,都能编造谎言欺骗人。如果你们有这样的情形,这就证实了你们都不是诚实人。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做诚实人最基本的实行》

诡诈人的主要特征是,从来不跟任何人敞开心交通,把自己隐藏得很深。另外,他什么时候说的话是真的、什么时候说的话是假的,谁也测不透。还有,他特别善于伪装、诡辩,伪装好人,伪装贤德的人,伪装老实人,伪装人所喜爱、人所仰望的人。你跟他相处永远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他对待事物的观点、态度到底是什么,他跟谁也不说,就是跟他最知近的人也不知道,他不交心也不交底。不但如此,他还要伪装得很有人性,很属灵,很追求真理,没有人能看漏他。

——摘自《揭示敌基督·不相信神的存在,否认基督的实质(一)》

我很欣赏对别人没有猜疑的人,也很喜欢肯接受真理的人,对于这些人我很照顾,因为这两种人是我眼中的诚实人。你是一个很诡诈的人,那你就对每件事、每个人都有防备之心与猜测之意,所以你对我的信也是建立在猜疑的基础上的,这样的信是我永远都不能承认的。既然没有真实的信,那就更谈不上更真的爱了。你对神尚且还能怀疑,还能随意猜测,那你无疑就是最诡诈的人了。你猜测神能不能也像人一样罪不可赦,也像人一样小肚鸡肠,也像人一样没有公平合理,也像人一样没有正义感,也像人一样手段毒辣、阴险狡诈,也像人一样喜欢邪恶与黑暗,等等这些猜疑,人能有这些想法不都是人对神没有一点认识的原因吗?这样的信简直就是在作孽!甚至更有的人认为我喜欢的人无非就是那些会讨好、会奉承的人,不会这些的人在神家也是吃不开的,站不住的。这就是你们多年来的认识吗?就是你们的收获吗?你们对我的认识岂止这些误会,更多的是你们对神灵的亵渎,对上苍的诬蔑,所以我说你们这样的信只会使你们离我更远,只会使你们更加与我敌对。多年的作工你们也见识了许多真理,但被我听到耳中的都是什么,你们知道吗?肯接受真理的人在你们中间有几个呢?你们都认为自己肯为真理付代价,但真正因为真理而受苦的有几个呢?你们的心中所存的尽都是不义,所以你们认为无论是谁都是一样的诡诈、一样的弯曲,甚至认为就连神道成的肉身也会像正常的人一样没有善良的心、没有仁慈的爱,更甚至你们认为高尚的品德,怜悯、仁慈的本性只有天上的神才有,而且你们还认为这样的圣人是不存在的,世间只有黑暗与邪恶掌权,神只是人美好向往的寄托,是人编造出来的传说人物。在你们的心目中,天上的神很正直,很公义,而且很伟大,值得人敬拜、仰望,而地上的这位神仅仅是天上之神的替身与工具,这位神不能与天上的神画等号,更不能与天上的神相提并论。提到神的伟大与尊贵那就都是天上之神的荣耀,提到人的本性与败坏,那这位地上的神也有份。天上的神永远是高大的,地上的神永远都是渺小的、软弱无能的;天上的神没有情感只有公义,地上的神只有私心没有一点公平合理;天上的神没有一丝的弯曲,永远是信实的,地上的神永远都有不诚实的一面;天上的神对人疼爱至极,地上的神对人照顾不周,甚至置之不理。这些错谬的认识是你们心中存留已久的,也是你们以后也能持续下去的错误认识。你们将自己放在不义之人的位置上来看待基督所作的每一件事,将自己放在恶人的角度上来评价基督的一切工作与其身份实质。你们犯了很大的错误,也做了前人所未做到的事情,那就是你们从来都是只事奉天上的那一位头戴冠冕的高大的神,从来都不会“侍候”这样一位渺小的令你们根本看不见的神,这不是你们的罪行吗?不是你们触犯神性情的典型范例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到底怎样认识地上的神》

人心里怎么想的总也不跟人敞开、沟通,做什么事也不跟人商量,心对人总是关闭,好像处处防备人,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这是不是挺诡诈的人?好比他有一个想法,他认为挺高明,就想“我先不说,我要是说了之后你们用上了,让你们抢了我的风头这不行,我得留一手”。如果是他测不透的事,他会想“我先不说,说完之后万一有比我高的,这不是出丑了吗?大家就知道我的实底了,知道我有这方面的短处,我不能说”。就是不管出于什么角度考虑、什么存心,他都是怕大家看透他。总用这种观点、态度对待自己的本分,对待人事物,这是什么性情?这是弯曲诡诈,邪恶的性情。外表上自己认为能说的都跟别人说了,但背后有所保留,涉及到自己脸面、利益的东西你认为绝对不能说,跟谁都不能说,跟父母也不能说,绝对不说。这就麻烦了!你以为你不跟人说,神就不知道吗?人嘴上也说神知道,但是心里从来感觉不到神知道,从来不会意识到“神知道这一切,我心里想什么,虽然我没流露出来,但是神在暗中鉴察,神绝对知道,我不能隐瞒神,所以这事我必须得说出来,跟弟兄姊妹赤露敞开地交通,把我的想法、我的思路拿出来跟大家说说,无论它是好的还是不好的,我不能弯曲诡诈、自私卑鄙,我得做诚实人”,要是能这么想,这是对的心态。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实行真理才有正常人性》

有的人跟谁也不说实话,有时候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的是对是错,把自己都搞糊涂了,跟人说话的时候总琢磨,脑袋里总加工,说完这话有什么后果,先评估、预测:如果这样说会达到什么果效,如果那么说会达到什么果效,怎么能把他骗了,怎么能让他了解不到真相就怎么说。这是什么性情?这是诡诈。人有诡诈的性情容不容易变化?一涉及到性情就不容易变。有的人跟别人说了一个事露馅了,他就想:“让他知道了我的真实想法,这不好,我得想方设法把那个事再圆过来,变个说法,不让他知道真相。”他这么想,这么打算,要做事的时候流露了一种性情,这就是诡诈,要做鬼事了。还没做事就流露诡诈了,这是一种性情。不在乎你说没说,不在乎你做没做,这种性情在里面随时随地支配你,让你玩手段、搞欺骗,让你玩弄人,让你掩盖真相,让你包装自己,这是诡诈。诡诈人还有哪些具体作法?比如说两人聊天,一个人说:“我这段时间经历了一些环境,觉得自己这些年信神真是白信了,做人失败呀!贫穷可怜哪!前一段时间自己表现不太好,我争取以后挽回。”他说完这话达到一个什么效果呢?对方一听,“这人悔改了,悔改得彻底、真实,不能怀疑。他变好了,他都说自己做人失败了,都说这段时间临到事是神摆布了,都能顺服了”。人听完之后达到这样的果效,他的目的是不是达到了?(是。)那他的真实情形真如他所说的一模一样吗?不见得。他所说的达到了这样的果效,但是他并不是这样做的。他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他说这话的用意就是他说话的方式,就是他说话要达到的果效。说话总要达到果效,总有用意,总用一种方式或者一些用词来达到个人的目的,这是一种什么性情?这就是诡诈,太阴险了!其实他根本就没认识到自己坏、自己贫穷可怜,他就套一些属灵的语言、属灵的话到你面前来买好,让你对他有好的看法,好让你觉得他有认识了,有悔改了。达到这样的果效,这是不是诡诈?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性情变化必须得认识六方面败坏性情》

你总为自己的肉体着想,为自己的前途着想,总想肉体少受点苦,少花费点,少奉献点,少付点代价,你总留一手,这就是诡诈的态度。你为神花费也留心眼儿,说,“我的日子以后还得好好过,万一神的工作不结束呢?我也不能百分之百都献上啊,神的话还不知什么时候应验,我也得留个心眼儿,把家里的生活、自己以后的前途都安排好了再去花费”,这里的留心眼儿也是诡诈,也是在诡诈里行事,不是诚实的态度。有些人与弟兄姊妹交往,生怕弟兄姊妹知道他里面有哪些难处,怕弟兄姊妹说他,也怕弟兄姊妹看不起他,他说话的时候总是让人感觉他很热心,他很要神,他很愿意实行真理,其实他心里特别软弱,消极得厉害,他就假装刚强,让别人看不漏他,这也是诡诈。总之,无论你做什么事,在生活当中也好,或者在事奉神当中也好,在尽本分当中也好,你能把假象给别人看,用假象迷惑别人,让别人高看你或者不小瞧你,这都是诡诈。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做诚实人最基本的实行》

你们说,跟诡诈人生活在一起累不累?(累。)那他自己累不累呢?他也累。因为做诡诈人跟做诚实人不一样,诚实人简单,思想不那么复杂,若是诡诈人说话就总得绕弯,什么话也不直接说,他自己也觉得累,总玩诡诈、总圆谎话就是累呀!总动脑子、动心思,就怕有点疏忽露馅了。有的人甚至玩诡诈到什么程度?与每一个人都斗,斗得神经衰弱,晚上都睡不着觉。可见这种人诡诈到什么程度了!做诚实人活着不累,心里有什么就说什么,怎么想的就怎么流露,怎么想的就怎么去做,事事处处都寻求神的意思,按神的意思去做,只不过有愚昧的地方需要以后有智慧,需要不断地长进。但诡诈人不是这样,他凭着撒但的哲学、凭着他诡诈的本性实质活着,处处都得小心,怕被别人抓住把柄,处处都得用他的方式、用他诡诈弯曲的手腕来遮掩自己真实的那一面,生怕什么时候就露馅了。一旦露馅了他还得去圆,圆的时候他就不那么容易把这个事挽回、圆好;一旦圆不好他就上火,怕别人看漏;一旦被别人看漏,他就觉得在人面前没面子,还得想方设法把话再圆回来。这样一来二去,他是不是就觉得累?他的大脑总得琢磨,要是不琢磨,他那些话从哪儿来的?你要是诚实人,说话、做事没什么居心,什么事你做了就是做了,也不用担心露不露馅,你还能累吗?诡诈人说话、做事总是别有居心,一旦露馅他就想方设法把这事再挽回来,然后再给你一个假象,让你误会是另外一回事,所以他就觉得特别累。你跟他相处就觉得他那么做特别愚蠢,说的那些话也多余,有些事其实没必要解释,你都没当回事,他还一个劲儿地解释,一个劲儿地挽回,让你听了都厌烦,他自己也觉得要是不跟你解释这些事他也就不那么累了。他的大脑总得琢磨怎么能够让你不误解他,让你认为他说的话、他做的事并非有恶意,好能接受他、相信他。所以他就这么琢磨那么琢磨,晚上睡不着觉也琢磨,白天吃不下饭也琢磨,或者跟人商量什么事的时候也探讨这个事,总是给你一些假象,让你觉得他不是那样的人,他是好人,或者让你觉得他不是那个意思。诡诈人就是这样。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做诚实人最基本的实行》

人本性里的东西不是一时软弱才流露出来的,乃是一贯的表现,他无论怎么做都带着那个腥味,怎么做都带着他本性的东西,即使有时外表没有明显流露,但里面也有那些掺杂。像诡诈人一时说点实在话,其实话里还有话,还是掺杂诡诈。诡诈的人跟任何人都玩诡诈,跟他的亲人也玩诡诈,甚至跟孩子都玩诡诈,你再对他实实在在的,他也和你玩诡诈。这就是他本性的真面目,他就是这个本性,这不容易变化,任何时候都是这样的。诚实人有时也会说一句弯曲诡诈的话,但是他平时比较诚实,办事比较实在,与人交往也不占人便宜,与人说话也没有存心要试探人的话,能敞开心跟人交通,人都说他比较诚实,他有时说点诡诈的话那就是败坏性情的流露,这不代表他的本性,因为他不属于诡诈人。所以说,对于人的本性必须得认识,什么是本性的东西,什么是败坏性情,这得分清楚。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怎样认识人的本性》

人耍诡诈的时候是出于什么存心,流露的是什么性情?为什么会流露这样的性情?根源是什么?就是人把利益看得高于一切,为了得到利益所以就耍诡诈,流露了诡诈的性情。那这个问题该怎么解决?首先得放弃个人利益。利益是人最不好放弃的,多数人都是唯利是图,利益就是人的命啊,让人放弃利益就等于让人舍弃性命。那怎么办?就得学会放弃、背叛、受苦、忍痛割爱。当你忍痛割爱放弃一点之后,你就觉得轻松点了,自由释放一点了,这样你就得胜肉体了。但你要是死抱利益不放,你说“我就耍诡诈,怎么了?神也没惩罚我,人能把我怎么样?我就不放弃!”你不放弃,任何人没有什么损失,最后受损失的是你自己。你认识到自己的败坏性情,其实这是你进入、长进、变化的机会,是你来到神面前接受神鉴察、接受神审判刑罚的机会,这是你蒙拯救的机会。你如果放弃寻求真理,就等于是放弃蒙拯救的机会,放弃接受审判刑罚的机会。你要利益,不要真理,你选择的是利益,最终你得着的就是利益,但你放弃的是真理,你说这是吃亏了还是占便宜了?没有永远的利益,无论是地位、脸面、金钱还是任何的物质都是暂时的。你把这方面败坏性情解决了,得着这方面的真理了,你蒙拯救了,你在神面前就是神宝贝的人。另外,人所得着的真理是永久的,撒但夺不去,也没有任何人能夺去。你放弃了自己的利益,但得着的是真理,得着的是蒙拯救,这个成果归于你自己,是为你自己得的。人如果选择实行真理,虽然失去了利益,但得着了神的救恩,得着了永远的生命,那是最聪明的人;人如果为得着利益而放弃真理,失去的是生命,是神的救恩,那是最愚蠢的人。在利益与真理面前人到底选择什么,这事太显明人了,喜爱真理的人都会选择真理,选择顺服神、跟随神,宁可舍弃利益,不管受多大苦,也要站住见证满足神,这就是实行真理、进入真理实际的基本路途。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认识性情是性情变化的基础》

你们遇到问题置之不理,推三阻四,找各种理由、借口不管,不承担责任,不出面解决,这是聪明之举还是愚蠢之举?(愚蠢。)这是不是有点奸啊?奸人是最愚蠢的,别做奸猾的人。你在外邦世界当中做奸猾的人能保护自己,谁也看不透你,没人敢欺负你,如果你在神家也这样,神说你不是聪明人,你是一个奸猾的蠢人,神不搭理你。神话中有没有说过,哪个人奸猾,心眼儿多,嘴又甜,脑袋又灵光,神就喜欢这样的人?(没有。)神要的是诚实人,有点愚昧不怕,但一定得诚实。诚实人能担责任,他不考虑自己,思想单纯,心地诚实、善良,就像一碗水,一眼就能看到底。你总盖着、掩着、包着,人看不漏你内心所想的,但神能鉴察你内心最深处的东西。神鉴察到你是这么个东西,神就不要你了,神不喜欢你。在外邦世界,那些魔鬼、魔王就喜欢能说会道的、脑袋灵光的,他的警卫员、随从都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嘴像抹了蜜似的,领导喜欢听什么他就说什么,领导喜欢让他办什么他就办什么,领导一个眼色他就能把事安排得妥妥当当,但他心里怎么想,喜不喜欢领导,有什么打算,领导从来不问也不愿意听,他也不说、不漏,领导就喜欢这样的。神喜不喜欢这样的?(不喜欢。)魔鬼喜欢这样的,神最厌憎的就是这样的,你们千万别做这样的人。嘴甜,有眼力,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四面玲珑、八面见光,会逢场作戏,尽做表面文章,我告诉你,在神面前,这样的人遭神厌憎,神不喜欢这样的人,反感这样的人。那神还能恩待、开启这样的人吗?还能祝福这样的人吗?就不会了。这样的人奸诈,神把这类人看成是与动物等同的一类人,不拿他当人待,拿他当动物一样对待。在神看这些人就是披着人皮,内心实质是魔鬼撒但,等同动物、行尸走肉,神绝对不会拯救。那神会作哪些事?这类人临到什么事都没有开启,没有亮光,没有真实的信心,没有真实的依靠,产生不了真实的负担。没有这些的情况下,人能不能明白真理、得着真理?(不能。)你们说这类人到底是聪明还是傻啊?他觉得自己可精明了,其实不是精明,是奸,这一奸把自己断送了,神不要了,定罪了。神不要了,你信神还有什么盼头啊?你信神的意义失去了,你还信什么啊?最终注定什么也得不着。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分辨假带领 八》

如果一个诡诈人知道自己很诡诈,好撒谎,不爱说真话,跟人办事总是藏着掖着,但他还乐在其中,觉得“这么活着挺好,我总玩弄人,人都玩弄不了我,我自己的利益、脸面、地位、虚荣常常都能得到满足,我怎么计划就怎么来,万无一失,天衣无缝,谁都看不漏”,这种人愿意做诚实人吗?他不愿意,他把诡诈、弯曲看成正面事物,他宝爱,舍不得丢掉。他认为“这样活着才滋润,才是人生正道,才是真正的人,这样的人才完美、才值钱、才高尚,才令人羡慕、令人仰望。如果做诚实人,什么话都跟别人说,就像主耶稣说的‘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太5:37),那样的人像玻璃人一样透明,什么都让人看透了,什么都让人摆弄,也摆弄不了别人,我才不做那样的人呢!”这样的人能放弃自己的诡诈吗?不管他信神多长时间,听了多少真理,明白多少真理的道,他也不会真实跟随神,他不甘心跟随神,因为跟随神他要舍掉很多。他认为信神就是信教,只要挂个名、有点好行为、有个精神寄托就行了,不需要付出与自己利益相关的任何东西,不需要舍掉什么,这样就好了,就满足了,这样信神多好啊。这样的人最终能不能得着真理?(不能。)原因是什么?他不喜爱正面事物,不向往光明,不喜爱神的道,不喜爱真理,他喜爱邪恶,崇尚邪恶,宝爱邪恶,宝爱反面事物。他心里所崇拜的、所仰望的、所追求向往的不是做有真理的人,不是做神所喜爱的人,而是做一个外表有好行为,自己心里所想的,自己任何的欲望、打算都能瞒天过海,瞒过任何人,谁都看不漏,在任何人群当中都能八面玲珑,而且玩弄各种阴谋诡计、手段游刃有余,行走在各种场合都能被人崇拜、受人欢迎,他愿意做这样的人。这是什么道?这是鬼道,这不是真正人所走的道路。用撒但的处世哲学,撒但的逻辑,撒但的行事方向、原则,用各种手段、各种伎俩在各种场合下骗得人的信任,给人好感,给人假象,这不是信神之人该走的道路,最终的结局不但不能蒙拯救,还要遭惩罚,就是这样的归宿,这是确定无疑的。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信教永远不能蒙拯救》

神要求人做诚实人,就证明神很厌憎诡诈人,神不喜欢诡诈人。神不喜欢诡诈人就是不喜欢诡诈人的作法、他的性情以至于他的存心,就是他办事的那个方式神不喜欢,所以,我们要想让神喜悦,首先就得改变我们的作法、生存方式。以前我们凭着谎言、凭着伪装在人群当中生活,以这些为资本,以这些为生存的根基、为生命、为基础来做人,这是神所厌憎的。在世界外邦人群中,你不会玩手腕、玩诡诈可能不好站立,就只能说谎话、玩诡诈,用诡诈、阴险的手段来保护自己、伪装自己,来求得更好的生存。在神家恰恰相反,你越会玩诡诈,越会用高级手腕来伪装自己,来包装自己,那你就越站立不住,神就越厌憎这样的人,弃绝这样的人。神已经命定好了,只有诚实人在天国里才有份,你如果不做诚实人,如果在生活当中不朝着诚实人的方向去实行,去亮自己的相,那你永远不可能得着神的作工,得着神的称许。不管你的存心是要做什么,都得有诚实的态度。比如说,尽本分需不需要有诚实的态度?如果尽本分的时候有些事情你没做好,就应该亮相、解剖自己,然后寻求真理原则,争取下次能做好,不应付糊弄。如果你没凭着诚实的心去满足神,总想满足自己的肉体,或者总想满足自己的虚荣脸面,这样工作能作好吗?本分能尽好吗?肯定不能。诡诈人尽本分总应付糊弄,尽本分也尽不好,这样的人不容易蒙拯救。你们说,诡诈人在实行真理的时候耍不耍诡诈?实行真理的时候需要他付代价,需要他舍弃自己的利益,需要他向别人亮相,他就留一手,说话说一半留一半,总是让别人猜他是什么意思,让别人会意他是什么意思,总是留点儿余地,给自己留后手。别人一看他是诡诈人就不愿与他交往,办事总是防备他,他说话别人也信不过,不知道他说的到底是真是假,有多少水分。所以,他在别人心中也是常常失信于人,在别人心中的分量很低,甚至没有分量。你在人的心中都是这样的地位、这样的分量,在神面前神会怎么看你呢?神比人看得更准,更透彻,更实际。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做诚实人最基本的实行》

有许多人宁可下地狱也不愿说诚实话办诚实事,这就难怪我对这些并不诚实的人另作处置了。当然,我很了解你们做诚实人的难度有多大。因为你们都很“乖巧”,都很擅长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样我的工作就简单多了,因为你们都各揣心腹事,那好!我就将你们一个一个都放在灾难中接受一下火的“教训”,以后你们也就“死心塌地”地来相信我的话了。最终,我要从你们嘴里挤出这样的词来——“神是信实的神”,接着你们捶胸哭丧着:“人心太诡诈!”那时的你们会是怎样的心情,不会仍像现在这样得意忘形了吧!更不会像现在这样“高深莫测”了吧!有的人在神的面前规规矩矩特别“老实”,而在灵的面前却是张牙舞爪,这样的人你们会把他列在诚实的人的队伍中吗?若你是一个伪君子,是一个很擅长“交际”的人,那我说你定规是一个玩弄神的人。若你的说话有很多辩解与无用的表白,那我说你是一个很不甘心实行真理的人。若你有很多隐私难以启齿,若你很不愿意将自己的秘密也就是自己的难处与人敞开来寻求光明之道,那我说你是一个很难蒙拯救的人,而且你是一个在黑暗中难以露出头脚的人。若你很喜欢寻求真理之道,那你是一个在光明中常活着的人。若你很愿意做一个神家中的效力者,默默无闻,勤勤恳恳,没有索取,只有贡献,那我说你是一个忠心的圣徒,因为你不求报酬,只做诚实的人。若你肯坦白,若你肯全部花费你的全人,若你能为神牺牲性命而站住见证,若你是一个诚实得只知道满足神不知道为自己着想或索取什么的人,那我说这些人就是在光明中得到滋润的人,是在国度中永存的人。你知道在你身上有没有真实的信,有没有真正的忠心,有没有为神受苦的记录,有没有对神绝对的顺服,若你没有这些,那在你身上还有悖逆、欺骗、贪心、埋怨,因为你的心并不诚实,所以你从来就得不着神的赏识,从来就没有在光明中存活。一个人的命运到底会怎样,关键在乎这个人有没有一颗诚实而且是鲜红的心,在乎这个人有没有纯洁的灵魂。你是一个很不诚实的人,是一个心地很恶毒的人,是一个有肮脏灵魂的人,那你的命运的记录定规就是在人被惩罚的地方。若你说你自己很诚实,但你从来就做不出合乎真理的事情来,从来就不会说一句实话,那你还等着神来赏赐你吗?你还希望神把你当作眼中的瞳人吗?这不是太离谱的想法吗?你在凡事上都欺骗神,那神家还会容纳你这样的手脚不干净的人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告诫三则》

上一篇: 33 如何解决自私卑鄙

下一篇: 35 如何认识刚硬性情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第二十三篇

凡听见我的声音的众弟兄姊妹,你们听到了我严厉审判的声音,都痛苦万分,但你们可知道,那厉害的声音中藏着我的心意啊!我管教你们,是为了拯救你们。你们可知道,凡是我的爱子,我必管教你们,修理你们,早日把你们作成。我的心多么急切,可你们却不知我的心,不按我的话去行。今天的话临到你们,使你…

你为什么不愿意作衬托物呢?

被征服的对象是衬托物,人被成全之后才是末世工作的标本模型,没被作成以前是衬托物、是工具也是效力品,被彻底征服的人是经营工作的结晶,也是标本模型,就这几个不起眼的“称呼”在人身上显出许多有趣的“故事”来。你们这些小信的人往往会因为一个不起眼的称呼而争得面红耳赤,甚至有时伤了和气。你…

第十三篇

你们现在的光景,就是严重持守“己”的观念,宗教打岔比较严重,不会在灵里行事,摸不着圣灵工作,拒绝新亮光。白天看不见太阳,是你瞎眼,不认识人,总离不开“父母”,灵里没有分辨,不认识圣灵工作,吃喝没有头绪,自己不会吃喝是问题。现在圣灵工作一天天在飞速向前,每天都有新的亮光,每天都有新…

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三

神的权柄(二)我们还接着交通关于“独一无二的神自己”这个话题。有关这个话题上两次交通了两部分内容,第一部分内容是关于神的权柄,第二部分内容是关于神的公义性情。听了这两部分内容之后,你们是不是对神的身份、神的地位、神的实质有了一些全新的了解了呢?这些了解是不是帮助你们对神的真实存在…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