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如何认识厌烦真理的性情

相关神话语:

厌烦真理的人最明显的情形,就是对正面事物不感兴趣,特别喜欢追随潮流,对神所喜爱的事物,对神所要求人做的不屑一顾,冷漠对待,不是从心灵深处喜爱,甚至有些人常常鄙视神所要求的这些标准、原则,他对正面事物反感,内心总有一种抵制、对抗、鄙视的情绪,这就是这种性情的主要表现。日常生活当中凡是临到涉及正面事物的,人不搭理、不屑,对此鄙视、轻视,一说反面事物、邪恶的事物,人来劲了,就开始注重,这是不是一种性情?一说热心跑路,在外面花费、乱做、显露自己,人有使不完的劲;一说按真理原则办事,人就没劲了;一说没有地位不能显露自己,人就张狂不起来了,没什么利益人就没劲了、消沉了,觉着没意思了:这些都是厌烦真理的撒但败坏性情导致的。受这种性情的支配,人常常没有方向,不知道自己该选择怎样的道路,常常迷失方向,总走错路。人认识不到这种性情的时候,人不能接受真理,更不能达到变化,还是随从肉体,随从撒但败坏性情,言外之意,人还是在追随撒但,人所做的这一切是为撒但效力,是在事奉撒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认识性情是性情变化的基础》

人厌烦真理的性情最主要表现在哪儿?就是看到正面事物时,他不用真理来衡量,而是用撒但的逻辑,用撒但衡量人的方式、原则来衡量,看这事做得有没有派头,形式怎么样,气势如何。他做事不寻求真理,做任何事情的出发点都是用自己的想象、观点,自己掌握的处世哲学、知识来衡量,把真理放在一边。他用人的观点、用撒但的逻辑来衡量,衡量来衡量去,在他眼里谁都不如他,就他最好。那他还能不能看到真理?(不能。)他就看不到“真理是一切正面事物的实际”这一句话是如何对号的了。他就看到神道成肉身不起眼,穿着打扮、言谈举止都不起眼,所以接触时间长了,他就认为:“你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尊贵,那么威严,那么有深度。谁都不如我,我往这儿一站,我这个气质哪儿不像大人物啊?我一说话震耳欲聋,神说话就不行,怎么听也听不出神的味道,怎么看也没看出神的味道。总讲真理,总讲进入实际,怎么不揭示点奥秘呢?怎么就不说点三层天的语言呢?”这是什么逻辑、什么看事观点?这是出于撒但的。……人看见正面事物心里小瞧,看不起,藐视,看见谁诚实、有爱、常常能实行真理,从心里瞧不起,觉得这样的人窝囊、没出息,还是自己精明,会算计,又会玩阴谋诡计,又有手段,又有恩赐,又能做又会说,他认为这才是神拯救的对象。但正好相反,这类人正是神厌烦的对象。这就是人不喜爱真理、厌烦真理的性情。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认识性情是性情变化的基础》

厌烦真理这方面的性情主要表现在哪儿?这方面性情表现的主要焦点是什么?(不接受修理对付。)不接受修理对付是这个性情表现出来的其中一种情形。临到对付的时候,心里特别抵触,“不想听!不想听!”或者是“怎么不对付别人,偏偏对付我呢?”厌烦真理就是凡是与正面事物,与真理、神的要求、神的心意有关的,他都不感兴趣,有时候是反感,有时候根本就是爱搭不理,有时候态度很轻慢。他有一种很轻慢的态度,漫不经心的态度,不当作一回事,敷衍,应付,或者是用一种根本不负责任的态度来应对。厌烦真理主要的表现不光是听见真理就反感,也包括不愿意实行真理,到实行真理时就退缩了,就跟他无关了;聚会交通真理时他表现得特别积极,就喜爱讲道理,高谈阔论来笼络人,能够使自己脸上有光、让人高看时,他就能滔滔不绝,一直谈起来没完。有些人起早贪黑地读神话、听诗歌、祷告,心一时一刻也不离开神,那就能代表他没有厌烦真理的性情吗?(不能。)那什么时候能让人看到他有这方面的性情呢?(真正实行真理的时候就逃避了,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不愿意接受。)难道他是接受不了,或者是没听明白,不懂这方面真理他才不接受的吗?(不是。)他的性情就是这样,明明知道是对的,是正面事物,是真理,是神话,能让人变化,能让人达到满足神的心意,但他就是不实行,也不接受,这就是厌烦真理。你们在哪些人身上看到人有厌烦真理的性情?(不信派。)不信派厌烦真理,这太明显了。那在信神的这些人当中,你们在哪些事上看到人厌烦真理了?也可能你跟他交通的时候他没有站起来就走,涉及到他的难处、问题的时候,他也正确面对,但是他仍然有厌烦真理的性情,这从哪里能看出来?(常常听道,过后不实行。)有的人过后也实行点儿,这类人肯定也有厌烦真理的性情,只是轻重程度不同。有些人偶尔也能实行一点真理,但心里也存在厌烦真理的性情,在实行真理的人身上照样有这样的性情。你能实行真理不代表你没有厌烦真理的性情,不是说你一时能实行真理,你就不用变化了或者你已经变化了,不是这么回事。你在这方面能实行了,但是还有很多你实行不了的,这就是性情的问题了。所以说,性情变化了,外表的这些情形就都解决了,性情不变化,外表的作法错误再少也不代表你有变化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性情变化必须得认识六方面败坏性情》

人的处世哲学里最突出的一条就是狡猾,人认为不狡猾容易得罪人,不狡猾不能保护自己,非得足够狡猾,谁也别得罪,谁也别伤着,这样就能保护自己,就能保住饭碗了,就能在人群里站稳脚跟了。在外邦世界当中人这么做,现在在神家有些人怎么还这么做呢?看到损害神家利益的事也不说,意思是“谁愿意说谁说,反正我不说,我不得罪人,我也不当出头鸟”,这就是不负责任、狡猾,这样的人不值得信任。他为了维护自己的脸面、名誉、人格、尊严,能拾金不昧、助人为乐,能舍身取义、两肋插刀,能不惜一切代价,但是需要维护神家利益,维护真理、维护正义的时候,这些都没了,就不实行真理了,这是怎么回事?这里有一种性情,就是厌烦真理。怎么说是厌烦真理呢?就是一说这个事涉及到正面事物的实际,人就逃避、躲开,虽然里面感觉有点责备也不在乎,就想压制自己,心里还说“我才不那么做呢,那么做傻”,或者认为这事不算什么,过后再说吧。一到维护正义、维护正面事物的时候就逃避,就不负责任,就睁一眼闭一眼,不求真了。这就是不喜爱正面事物,厌烦真理。那临到这事该怎么实行?有什么原则?要是这个事涉及到神家的利益,涉及到见证神了,就得像对待自己的利益一样求真,一个细节都不放过,这是喜爱真理、喜爱正面事物、负责任的态度。你们如果没有这个态度,光是应付了事,“是我本分范围里的事情我做,我本分范围以外的我不管,要是问到我了,我心情好就答对答对你,心情不好我就不答对你,这就是我的态度”,这是一种性情。只维护自己的地位、名誉、脸面,只维护与自己利益相关的东西,这是维护正义事业吗?是维护正面事物吗?这种小私心就是厌烦真理的性情。你们多数人常常都是这么表现的,一临到涉及神家利益的事就说“没看到,不知道,没听说”,就用这些话来搪塞,不管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道,总之这里有一个性情。

——摘自神的交通

很多人都说过这句话:什么真理我都明白,就是实行不出来。这句话说出了根源的问题,也是人本性里的问题。如果人的本性厌烦真理,那他是永远也不会实行真理的。厌烦真理的人信神肯定有他的奢侈欲望,无论做什么都有他的存心。比如,有些受逼迫有家难归的人盼望着,“现在我回不了家,到有一天神会给我一个更好的家,神不会让我白受苦”,或者是“我无论在哪儿神都会让我有口饭吃,神不会让我走到绝路上,如果让我走到绝路上,那神作的就不对了”。人里面是不是有这些东西?还有些人认为:我这样为神花费,神不应该把我交在执政掌权的手里;我这么撇弃,这么追求真理,神应该祝福我才对;我们这么盼望神的日子到来,那神的日子应该马上就到,神应该让人如愿以偿。人里面总有对神的奢侈要求,认为我们这样做了,神应该怎么作才对,我们达到什么了神应该赏赐我们什么,给我们什么祝福。还有些人看见别人离开家庭很轻松地为神花费,心里就有情绪,“人家离开家那么长时间,人家是怎么胜过去的?我怎么总胜不过去呢?我怎么对家庭、儿女总是放不下呢?神怎么恩待他不恩待我呀?圣灵为什么不赐给我恩典?神为什么不与我同在呢?”这是什么情形?人太无理智了,自己不实行真理还埋怨神,人主观的努力、主观该达到的都没有去做,人主观该选择的、该走的路都放弃了,总要求神这样作那样作,让神一味地恩待他,一味地给他恩典,引导他,让他有享受。他就认为:“我从家里出来,我撇弃这么多,我尽本分受苦这么多,神就应该给我恩典让我不想家,让我有心志撇弃,应该加给我力量,我怎么这么软弱呢?别人怎么那么刚强呢?神应该让我刚强起来。”“别人都能回家,我为什么受逼迫回不了家呢?神不恩待我。”人说的这些话没有一点理智,更没有真理。人的怨言是怎么来的?就是从人里面流露出来的一些东西,完全代表人的本性。人里面的这些东西若不脱去,无论你的身量多大,无论你明白多少真理,你永远都没有把握站立得住,随时随地都可能导致你亵渎神,随时随地都可以背叛神、离弃真道,这是很容易的事。现在你们看清了没有?人对自己的本性能随时流露什么东西必须要认识,要掌握住,这个问题要认真对待。比较明白真理的人有时候能意识到一点,发现问题能省察、深挖,而有时候却意识不到,这没有办法,只好等神揭示或事实显明。粗心的人有时即使能意识到还会迁就自己,“人都这样,这不算什么,神会原谅,神不记念,这事都正常。”人自己该选择的、该做的人都没有去做,没有达到,都是稀里糊涂,惰性特别严重,都是依赖,还想入非非:神哪天给我们来个彻底的变化,我们就没有这个惰性了,我们就能好好往前走了,不用神怎么操心了。现在你得看清楚,你走哪条路自己该有选择,怎样选择对每个人来说挺关键哪!你能意识到,那你克制自己的力量强不强?背叛自己的劲儿大不大?这是实行真理的前提,是关键一环。每临到一件事,在自己能意识到怎么行合乎真理的情况下你怎么选择,该实行什么,必须弄清楚才有路走。能意识到自己情形的对错,但还不十分透彻就稀里糊涂过去了,那你永远也不会有长进、有突破。对生命进入的事不求真只能耽误自己,只能证明你不喜爱真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认识自己的情形才能走上正轨》

在教会当中,有些人做点出力或者担风险的活儿就觉得自己有功劳了,按他做的事也应该表扬表扬,但是一看他的性情与他对待真理的态度就厌憎恶心了,他丝毫不喜爱真理,就这一点就让人恶心透了,这样的人不值钱。神不是看人素质差、有点坏毛病、有败坏性情或者有抵挡神的实质,神就反感人了,就不让人靠近了,神的心意不是这样,他对待人的态度也不是这样。神不厌憎人的素质差,不厌憎人的愚昧,也不厌憎人有败坏性情,神最厌憎的是人厌烦真理。你如果厌烦真理,就这一条神就永远不会喜悦你,这是定规了的。你厌烦真理,不喜爱真理,神发表真理的时候你的态度冷淡、轻慢、骄纵甚至反感、抵抗、拒绝,你有这些表现神对你就厌烦透了,你就没救了。如果你喜爱真理,就是素质差点,信神年头短点,常常犯错、做愚昧的事,但是神一交通真理你喜爱,你对待真理、对待神话的态度是诚实的,是诚恳的、渴慕的,你能够宝爱、珍惜,神就给你怜悯。神不怕你愚昧,不怕你素质差,因为你对待真理的态度是诚恳的、是渴慕的,你有一颗真心,神就看在你这颗真心上,看在你这种态度上,神会一直怜悯你,你就有蒙拯救的希望。反之,你内心刚硬、放纵、厌烦真理,凡是神话、凡是涉及真理的你都不喜爱,也从来不留心,而是从内心深处抵触、蔑视,那神对待你的态度是什么?厌憎,反感,怒气不断。神的公义性情里明显的两样特征是什么?广施怜悯,深发怒气。广施怜悯,一说“广”就是神的怜悯里带着宽容、忍耐、包容与极大的爱,这就叫广。因为一些人愚昧、素质差,神必须得这么作。你喜爱真理,但是愚昧、素质差,神对待你的态度就是广施怜悯。怜悯包括忍耐、包容,包容你的愚昧,忍耐你的愚昧,给你足够的信心,给你足够的包容,来扶持你、供应你、帮助你,让你一点一点地明白真理,逐步成长起来。这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上呢?建立在一个人喜爱真理、渴慕真理,用真诚的心对待神、对待神话、对待真理的态度上,这是人最基本应该有的表现。但是,如果一个人恨恶真理、厌烦真理、拒绝真理,对真理反感,从来不与人交通真理,就讲自己怎么作工,自己的经验有多少,自己经历了什么事,神怎么高看,神又怎么托付他大事,就讲这些资本、功劳,讲自己的能耐,以此来炫耀自己,从来不交通真理,从来不见证神,也从来不交通与真理有关的自己的认识、经历,自己对神的认识,这是不是反感真理呀?这就是不喜爱真理的表现。有的人说:“他不喜爱真理为什么还能听道呢?”每一个听道的人都喜爱真理吗?有些人就是走过程,是不得已做样子给别人看,要是不参加教会生活,他怕神家不承认他是信神的。对于他对待真理的这些态度,在神那儿怎么定性?神说这个人不喜爱真理、厌烦真理。在他的性情当中有一样东西是最致命的,是比狂妄、诡诈还致命的,那就是厌烦真理,神看到了。按照神的公义性情,神会怎么对待这样的人?神会向这样的人发怒。神对人发怒有时候就给人点斥责,或者给人点管教、惩罚,如果人不是故意抵挡神,神会暂时忍耐、观看,也会因为环境或者其他一些客观原因,暂时用这样的不信派效力,一旦环境合适、时机成熟,这样的人就被踢出神家了,因为他们连效力都不配。这就是神的怒气。神为什么要深发怒气呢?就是神对这类厌烦真理的人的结局与归属有一个定规,神把这样的人归在了撒但的阵营里,因为神对他有怒气、对他厌烦,神把他拒之门外,不允许他踏入神家的大门,不给他蒙拯救的机会,这是神发怒气的一个表现。另外,神把他们跟撒但、跟污鬼邪灵、跟不信派画为等号,等待时机将他们淘汰。这是不是一种处理方式?这就是神的怒气。被淘汰之后等待他们的是什么?他们不可能再享受到神的恩典、神的祝福还有神的拯救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要尽好本分明白真理最关键》

恩典时代有那么一句话,“神愿万人得救,不愿一人沉沦”,这话是神拯救被撒但败坏的人类的一个态度与心情,神但愿这样,但事实上有许多人不接受神的救恩,他们就是属撒但的,神也不拯救。从这句话当中能看到神对全人类的态度,他的爱是无限的,是浩瀚无比的,是伟大的。但是对于那些厌烦真理的人,神不愿意也不会把他的爱与救恩白白地给这些人。这就是神的态度。你厌烦真理等于什么?是不是与神作对啊?是不是公然地与神敌对?这就等于公开地告诉神,“你说的话我不爱听,我不喜欢那他就不是真理,我就不把他当作真理,什么时候我承认、我喜欢了他才是真理”。你对待真理的态度是这样的,这是不是公开与神敌对?你公开与神敌对,那神还能拯救你吗?不能。这就是神发怒的原因。厌烦真理的这类人他们的实质就是与神敌对的实质,有这样实质的人神不把他们当人,神把他们当仇敌、当魔鬼,神绝对不会拯救,这是神发怒气的表现。就像一个要饭的,他吃着主人的饭还骂主人,还讽刺、挖苦主人,还攻击主人,那主人对他有没有火?主人对待这个要饭的该有的态度是什么?把原来给他的东西夺回来,然后把他踢出去,这些吃的就是给狗或者给任何动物都不给他,这就是主人发火带来的后果。神对一个人或者一类人深发怒气是有原因的,这个原因不是神的喜好决定的,而是人对待真理的态度决定的。一个人厌烦真理,这无疑对他的蒙拯救来说是一个死穴,这可不是一个可不可饶恕的罪过,它不是一种行为,不是一时的流露,而是人的一种本性实质,神最厌烦的就是这类人。你如果偶尔有这样的流露,那你就省察省察你这个流露是对真理不理解,需要寻求,需要神的开启帮助,还是内心深处对真理的反感。如果你有这样的本性实质,从来都不喜爱真理,什么真理对你来说都让你心生反感、厌恶,你都蔑视,那你就麻烦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要尽好本分明白真理最关键》

你厌烦真理,你总诋毁真理、蔑视真理,你有这样的本性就不容易变化,即使你变化了,还得看神的态度有没有转变。如果你所做的能达到让神的态度有转变,那你还有希望,如果你达不到让神的态度有转变,在神的内心深处对你这个人的实质一直是厌烦的,那你就没有蒙拯救的希望了。所以,你们要省察自己。如果你有厌烦真理、抵触真理的情形这就很危险,如果你常常产生这样的情形,常常陷在这样的情形当中,或者你就是这样的人,这就更麻烦了。如果偶尔有这个情形,一方面可能是身量小,另一方面,人的败坏性情里本身就有这样的实质,产生这样的情形是难免的,但情形不代表实质,有时因为一时的心情产生一种情形让你厌烦真理,这个能变,这不是你厌烦真理的性情实质导致的,而是一时的。一时的能扭转,怎么扭转呢?就得赶紧来到神面前寻求这方面的真理,达到让你能承认、顺服真理,顺服神,这个情形就解决了。如果你不解决而是让它一直持续下去,你就有危险。比如有的人说,“反正我素质差不能明白真理,我就不追求了,我也不用顺服神了。神怎么给我这个素质呢?神不公义!”你否认神的公义,这就是厌烦真理的情形与态度。这个情形的产生是有背景的,这就需要解决产生这个情形的背景与根源,根源解决了你这个情形随之就没有了。有些情形就像是一种症状,比如咳嗽,可能是因为感冒或者肺炎引起的,你把感冒或者肺炎治好了,咳嗽也就好了,病根一解决症状就没有了。但有些厌烦真理的情形不是一个症状,而是肚子里长了个瘤,病根在里面,看外表可能什么症状也发现不了,但是一旦发病就是死病,这个问题就比那个严重了。这样的人一贯地不接受、不承认真理,甚至像外邦人一样总诋毁真理,即使嘴上不说,心里也一个劲儿地在诋毁、拒绝、驳斥。不管哪一项真理,比如认识自己,承认自己的败坏,接受真理、顺服神,做事不应付糊弄,能够做诚实人,方方面面的真理他都不接受、不承认、不予理会,甚至驳斥、诋毁,这就是厌烦真理的性情,这是一种实质。这种实质能导致人什么结局呢?被神厌弃、淘汰,然后灭亡,后果很严重。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要尽好本分明白真理最关键》

每一个人在每一天所作所为、所思所想的都是在那一位的眼目之中,同时也都在为自己的明天而预备,这是所有活着的人所必经的路,是我为每个人所预定好的,没有人能逃脱得掉,也没有一个人能破了这个例。我的话语说了不知有多少,我的工作更是作了不计其数,我天天都在看着每个人都在按着其原有的本性、按着其本性的发展而顺其自然地进行着他们所要做的事,不知不觉中,许多人都已经走上了“正轨”,这个正轨就是我为显明各类人而设置的。我早已将各类人都摆设在不同的环境之中,他们都在各自的位置上表演着自己原有的属性,没有人捆绑他们,没有人引诱他们,他们的一切都是自由的,他们的流露都是很自然的,唯独不能使他们得释放的,那就是我的话语。所以,一部分人很勉强地读读我的话语,从来就不去实行,只是为了混得“不死”这样的结局;而有一部分人则是很难忍受没有我话语引导、供应的日子,便很自然地时时捧着我的话语,日久天长,便发现了人生的秘密,发现了人类的归宿,发现了做人的价值所在。人类在我的话语面前只不过就此情形而已,而我只是让一切都顺其自然,不作任何迫使人以我的话语为生存根基的工作。所以,那些从来就没有良心、没有生存价值的人都在静观其变之后大胆地丢掉我的话语而另行其事,他们开始厌烦真理,厌烦从我来的一切,更厌烦呆在我的家里,这些人为了归宿、为了逃避惩罚暂时栖身在我的家里,哪怕是效力,但他们的存心从来就没有改变,他们的行为也没有改变,这更助长了他们得福的欲望,助长了他们只想一次而永久地进入国度,甚至进入永久的天堂的欲望。他们越是这样地盼望我的日子尽早地到来,他们就越觉得真理成为他们的拦路虎、绊脚石,他们恨不得一脚踏入国度而永久地享受天国的福气,不用追求真理,不用接受审判、刑罚,更不用这样低三下四地栖身在我的家中任我使唤。这些人进入我的家中并不是为了满足寻求真理的心,也不是为了配合我的经营,他们的目的仅仅就是为了做下一个时代不被毁灭的一员,所以,他们的心中从来就不知道什么是真理,该如何接受真理,这就是这些人从来就不实行真理、从来就不觉得自己败坏至深而从始至终栖身在我家中做“奴仆”的原因所在。他们“耐心”地等待着我日的到来,又很不厌其烦地被我的作工方式甩来甩去。他们无论下多大功夫,付什么样的代价,没有人会看到他们曾经为真理而受苦,曾经为我而付出,他们的心里都在迫不及待地想看到我废掉旧时代的那一天,更急不可待地想知道我的能力与权柄到底有多大,他们从来就不急着做的事情就是改变自己、追求真理。他们喜爱我所厌烦的,厌烦我所喜爱的,盼望我所恨恶的,同时又害怕失去我所厌憎的。他们生存在这个邪恶的世界之中,从来就不恨恶,而且又深怕我灭掉。在他们矛盾的存心之中,喜欢我所厌憎的这个世界,同时又“盼望”我尽快灭掉这个世界,好在他们还未离开真道之前幸免被毁灭这一劫难,摇身一变又成了下一个时代的主人。这些都是他们不喜爱真理、厌烦从我来的一切的缘故。或许他们为了不失去福分而暂时做一回“顺民”,但他们得福的急切心理与他们害怕被毁灭进入火湖里的存心是从来都掩饰不住的。我的日子越是逼近,他们的欲望越是强烈,而且灾难越大,越使得他们手足无措,不知从何处开始做起才能博得我的欢欣,才能不失去盼望已久的福分。一旦我的手开始作事,这些人便蠢蠢欲动,充当急先锋,他们只想冲在队伍的最前列,深怕不被我看到,做他们认为是对的事情,说他们认为是对的话语,但他们从来就不知道,他们所作所为从来都是与真理无关的,他们的行为都是在破坏、搅扰着我的计划。尽管他们很卖力气,尽管他们吃苦的心志与存心很真实,但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与我无关的,因为我根本就没有看到他们的行为是善意的,更没有看到他们在我的祭坛上摆放什么。这就是他们这么多年来所行在我面前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们当思想自己的所作所为》

本来我要供应你们更多的真理,但因着你们对真理的态度太过冷淡,我也就只好作罢,我不愿将我的心血白白浪费掉,不愿看到人拿着我的话却到处做抵挡我、毁谤我、亵渎我的事情,因着你们的种种态度,又因着你们的人性,我只是将一小部分对你们来说是很重要的话语供应给你们,作为我在人类中间的试验工作。到现在为止,我才真正证实了我所作的决定与计划都是合乎你们的需要的,更证实了我对人类的态度是准确的。你们多年来在我面前的行为给了我从未得到的答案,这个答案的问题就是“人在真理、在真神面前的态度到底是什么”。我在人身上倾注的心血证实了我对人爱的实质,而人在我面前的所作所为也证实了人恨恶真理、与我为敌的实质。无论什么时候,我都在关心着每一个曾跟随我的人,但无论什么时候,每一个跟随我的人都不能领受从我来的话语,甚至根本就不能接受从我来的“建议”,这是我最痛心的事。从来就没有人能理解我,更没有人能接受我,哪怕我的态度是诚恳的,我的语言是柔和的。每个人都在按着个人原有的意思作我所托付的工作,不寻问我的意思,更不问我的要求,他们都是在悖逆我的同时还说是在忠心地事奉我。许多人都认为他们不能接受的真理就不是真理,他们实行不出来的真理就不是真理,在这些人身上,我的真理成了被人否认的东西、被人弃绝的东西。与此同时,我便成了被人口头承认是神但又被人认为并不是真理、道路、生命的局外人。没有人知道这样一个道理:我的话语是永不改变的真理,我是人生命的供应,是人类唯一的引路人;我话语的价值与意义不是根据人类是否承认与接受而确定,而是根据话语本身的实质而确定的,即使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能领受我的话语,但我话语的价值与对人类的帮助是没有一个人能估计出来的。所以,面对许多悖逆我话语的人,反驳我话语的人,或是根本就对我的话语不屑一顾的人,我的态度只有一个:让时间与事实作我的见证,证实我的话语就是真理、就是道路、就是生命,证实我所说的一切都是对的,都是人该具备的,更是人该接受的。我要让所有跟随我的人都知道这样一个事实:不能完全接受我话语的人,不能实行我话语的人,不能在我的话语中找到目标的人,不能因我的话语而得到救恩的人,都是被我的话语定罪的人,更是失去我救恩的人,我的刑杖将永不离开。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们当思想自己的所作所为》

上一篇: 35 如何认识刚硬性情

下一篇: 37 如何认识凶恶性情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第三十五篇

我在人中间兴起了我的工作,让人与我活在一道流中,当我结束工作之时,仍在人中间完成,因为整个经营计划,人是我的经营物,而且我要将人作成为万物的主人,所以我一直在人中间行走。当人与我一同进入今天这个时代之时,我的心中便甚是舒畅,因为我的工作步伐已加快,人怎能跟上呢?我在麻木、痴呆的人…

第七十八篇

我说过,作工的是我,不是任何一个人,在我一切都是轻松加愉快,而在你们却大不相同了,做什么都是难上加难。我验中了的事我就一定要作成,我验中了的人我就要成全,人,休要插手我的工作!你们只管随着我的引领行事,做我喜爱作的事,弃绝一切我所恨恶的,从罪中拔出脚来,投身于我爱的怀抱之中。不是…

第六十六篇

我的工作运行到这一步,全数是我手智慧的安排,也是我的大功告成,人谁能做出这样的事呢?还不是打岔我的经营?但你要知道,我的工作谁也没法取代,更没法拦阻,因我作的事、我说的话无人能说能做,就是这样,人还是不认识我——智慧的全能神!在外面不敢公开抵挡我,而在心思意念上与我作对。傻瓜!不…

第二十九篇

当万物复苏之日,我来在了人间,与人一同度过美好的日日夜夜,此时,人才稍觉我的可亲可近,人与我的来往日渐频繁,对我的所有、所是有所看见,因此,对我有所认识。我在所有的人中间举头观望,人都看见了我,但当灾难临到人间时,人的心中顿觉紧张,我的形像在其心中消失,所有的人都因着“灾”的来到…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