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如何解决贪享地位之福的问题

相关神话语:

有许多人在我背后贪享地位之福,贪吃、贪睡、顾念肉体,总怕肉体没有出路,在教会之中不正常尽功用,而是白吃饭,或者以我的话来教训弟兄姊妹,站高位辖制人,这些人口口声声称自己是遵行神旨意的人,总说自己是神的知己,这不是谬论吗?若你存心对,但是不能事奉到神心意上,这是你愚昧,但你若存心不对,还说是事奉神的人,你这是抵挡神的人,该遭神的惩罚!我不可怜这样的人!在神的家中白吃饭,总贪享肉体安逸,不考虑神的利益,总为自己谋福利,对神的心意不理睬,所作所为不能接受神灵的鉴察,总搞弯曲诡诈欺骗弟兄姊妹,人前一套,人后一套,像狐狸进葡萄园一样,总偷吃葡萄,践踏葡萄园,这样的人能是神的知己吗?你配承受神的祝福吗?对个人生命、对教会没有一点负担,你配接受神的托付吗?这样的人,谁还敢信任你!像你这种事奉法,神能敢把更大的任务交给你吗?这不是耽误事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如何事奉才能合神心意》

“地位”这两个字本身对人来说既不是试炼也不是试探,对人不是坏处,它仅仅是一个名词。人把这个名词接受过来之后,如果把它当成自己的本分,这是正确的道路,是追求的方向。那人接受这个本分后得有哪些表现?积极方面该有哪些追求?你得有路啊!你如果不寻求真理,没有实行路途,那这个地位就成了你的陷阱,就要使你栽跟头。有的人一有地位就不一样了,就琢磨自己该怎么走路,该怎么跟人说话,该使用哪种眼神,该有哪些表情,就开始包装自己了,这是不是正道?有些人看那些职业女性都梳什么发型,都穿什么衣服,谈吐、举止都有哪些气质,她也跟着模仿,向职业女性的方向发展,走这条道路,这是不是正面的?这看似是外表的作法,但却是人心里的一种追求,这不是正道。那什么是正道呢?现在这些明显的外表的包装可能你们自己能分辨,但是能不能拒绝、抵御呢?(意识到的时候能够背叛。)现在你们只有能背叛的身量,就停止在这儿,就是有这些意念的时候能分辨,看到这样的人也知道那不是你该追求的目标、方向,如果有想追求的意识或者动机的时候自己能收敛,不至于像那些追星的人那样疯狂地去追。这是从主观上来说你自己能意识到了,在周围没有任何试探的情况下你可以背叛。你所带领的这些人不围着你转的时候,你可以免去这些试探,但是,如果有些人跟着你,围着你转,能伺候你的吃穿、你的生活,甚至你心思里想要的他马上就能满足你,就连替你提鞋的人都有了,这时你心里会有什么样的感觉?对地位是不是有一个新的认识、新的感觉?这个时候你还能背叛吗?有很多人簇拥着你,你像明星似的,人都围着你转,这个时候你怎么对待地位?你潜意识里的东西,就是你心思意念里的东西——喜欢地位,享受地位,贪恋甚至迷恋地位,这样的心思你自己能不能省察出来?能不能意识到?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能不能背叛呢?你就不会有意识地背叛了,而是乐在其中了,感觉美滋滋的,“信神没白信,信到现在有成果了。周围这些人是我带领的,是我浇灌的,这些人现在对我服服帖帖的,我说往东没有人往西,我说祷告没有人敢唱歌,这就叫成果!”你就开始享受地位之福了,这时候地位对你来说是什么?(毒品。)是毒品也不怕,正是在这种情况下需要你有正确的追求,有正确的实行法。往往人有了地位还没有任何成果的时候,会说“我不享受地位,不享受地位给我带来的一切”,你没有成果享受什么?这不算你的实际身量。你以为你现在能意识到然后能背叛了,你就有信心了?你就追求真理了?这是假象,你那个意识、那个背叛仅仅是人的良心和人最起码具备的理性达到的,提示你让你别这么做,是良心标准和信神以后有那么一丁点儿理性帮助你或者促使你不走错路。这是在什么背景下呢?人的地位还没有根深蒂固呢,你还能有那么点意识,良心、理性或者正常人的道德观念、廉耻,这些对你来说还能形成约束,让你意识到享受地位不好,不合真理,这不是正道,这是抵挡神,神不喜悦,然后你能有意识地背叛,不去享受地位。对你来说,你还没有成果或功劳的时候能达到背叛,但当你有功劳的时候,你的廉耻感、你的理性还有你的道德观念能约束住你吗?你仅有的一丁点儿的良心标准,还谈不上是敬畏,还有你仅有的那一点信心,就都不起作用了。所以说,你现在仅有的一点良心是不是真理实际?明显不是。既然不是真理实际,那你现在能达到的只能是人的良心作用与人性理智约束出来的。你们现在没有神话作生命这个实际,一旦有了地位、有了官衔,后果会怎样呢?会不会走敌基督的道路呢?(不把握。)这是最危险的时候。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解决败坏性情得有具体的实行路途》

对你们来说,尽带领工人这个本分的特殊性在哪儿?(身上有一些责任。)责任这是一方面,这个都意识到了,但怎么能尽好责任呢?先从哪儿入手?把这个责任尽好其实也就是把本分尽好。“责任”这个词有点特殊,其实归根结底还是本分。对你们来说,能把自己的本分尽好这很不容易,因为前面有很多拦阻你尽好本分的东西。比如,你们最难突破的地位这一关。如果你没有地位,只是普通的信徒,也可能试探就少一些,尽好本分就容易一些,跟普通人一样正常生命进入,每天有灵生活,吃喝神话、交通真理、实际经历,把本分尽好就行了。但你有地位,你就得先在地位上突破,先过这一关。怎么才能过这一关呢?对人来说不容易过,因为败坏性情在人里面根深蒂固,人是凭它活着的。你时时地、小心谨慎地对待地位,这肯定会影响你尽本分。所以,在这事上你们自己就得想办法做一些事或者有意识地避开一些环境,就是有意识地躲开一些试探。比如说,你和三五个人在一起,其他人都是普通弟兄姊妹,只有你是带领,那对其他人来说,你是不是就比他们高一等了?败坏的人类都会这么看,这对你来说就已经是试探了,这可不是试炼,这是试探!如果你的想法跟他们的想法是一样的,这就很危险。如果你的想法跟他们不一样,你认为你跟他们是平等的,这样就好办一些。但是,你光认为你跟他们平等就能胜过试探吗?这不一定。因为人有败坏性情,他认为你与别人不同,你是他的带领,你比他有地位,他一旦这么认为他会怎么对待你?是光高看、光仰视吗?他得说话,得做事。比如,你感冒了,普通弟兄姊妹也感冒了,他先照顾谁?(带领。)这是不是就是特殊性?那你能胜过这个吗?再比如,你跟一个普通弟兄姊妹因为一件事有争执,因为你有地位,其他人会不会公平对待你们俩?会不会站在真理一边?(不会。)这些事对你来说就是试探,你能躲过吗?你如果要战胜这些试探,比如说你做得不对他还奉承你,夸你对、夸你好,你该怎么对待这事?如果有的人对你不好,你就能打击他,心里就能对他反感,其实那个人没什么问题,而有的人溜须你,你不但不反对,还享受,这是不是就麻烦了?那你走的是什么道路?(敌基督道路。)你如果陷入这些试探就危险了。人整天围着你转那是好事吗?我听说有些人当了带领之后尽享受特殊待遇,居然有人半夜还给送汤呢!那些带领是什么反应?拒绝了吗?你们遇到这事怎么办?你有地位,人溜须你,给你特殊待遇,你能胜过这些,能拒绝,还能公平对待人,这是正道;但是你有地位,有些人总高看你,总围着你转,总溜须你,你从来不当回事,还享受这些,这就已经走上敌基督道路了。你们有没有享受过这些?有没有人给你们特殊待遇、特殊关照啊?在你们还不需要关照的情况下就已经对你们施出“援助之手”了,给你们献媚了,然后你们就暗自庆幸,觉得有地位就是不一样,尽享受特殊待遇,有没有这种情况?这是不是实际问题?这些事临到的时候,你内心有没有责备?有没有恶心、厌憎?如果没有恶心、厌憎,也没有拒绝,更没有解剖自己,也没有心志要远离这些,反而特别喜欢,感觉有地位真好,这有没有良心、理性?这是追求真理吗?这叫贪享地位之福,虽然没被定性为敌基督,但是已经走上敌基督的道路了。当你享受惯了的时候,要是有一天享受不着了你是不是会生气?如果有的弟兄姊妹家里穷,供不起你了,你会公平对待吗?他一旦对你说句真话不合你意,你会不会打压他,琢磨整治他?会不会看见他心里就不痛快,就想冲他撒气?一有这想法,你是不是就离作恶不远了?人走敌基督道路是不是很容易?成为敌基督是不是也很容易?(是。)这就麻烦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解决败坏性情得有具体的实行路途》

狂妄性情的主要特征是什么?要达到的目的是什么?(让人高看。)让人高看的目的是为了在人心里占有地位。你在一个人心里占有地位了,你跟他在一起相处的时候,他对你就恭恭敬敬的,跟你说话特别客气,总是仰视你,什么事都让你优先,捧着你,说话从来不伤着你,跟你商量,你是不是从中得到好处了?其实人要得的就是这个。在一个人心里有地位这是有后期效果的,所以人才去争这个地位。如果没有什么利益,你还在乎在人心里有没有地位吗?好比说,你在他心里没什么地位,他跟你说话平起平坐,该顶撞你就顶撞你,对你没有客气也没有尊重,也可能你的话还没说完他就走了,你是不是觉得很不舒服?人给你这样的待遇你就不喜欢,你喜欢人处处巴结你、高看你、高抬你,一丁点儿都不伤着你,什么事都让着你,这叫地位之福。人为了地位去争、去抢、去夺,目的就是要抓到地位,享受地位之福,一旦抓到手人还能放吗?人蒙蔽人,在人面前伪装,粉饰自己、包装自己、美化自己,让人认为自己完美的目的就是为了享受地位之福。不信你仔细琢磨琢磨,你为什么总想让人高看呢?你极力追求的那个地位,到底会给你带来什么?它对你是有好处的,是能给你带来益处、带来享受的。撒但享受的就是这个,所以撒但用各种办法蒙骗人、欺哄人、愚弄人,给人假象,甚至用恐吓、威吓的方式让人崇拜、让人惧怕,最终达到的目的就是让人敬拜它,它享受的是这个,它与神争夺人的目的也是为了这个。那你们争在人中间的地位、名望,争的是什么?真的是那个名吗?不是,其实是争那个名给你带来的好处。你总要享受那个好处,那你就要争。如果你不稀罕那个好处,说“人对我怎么样无所谓,我就是一个普通的人,我不值得人对我那么好。再说我也不愿意对别人那么好,只有神才是我真正应该敬拜、敬畏的对象,才是我的神、我的主。人再好,能耐再大、本事再高,形象再伟大、再完美,也不是我崇拜的对象,因为他不是真理,他不是人类的主,他不能主宰、摆布人的命运,他不是我敬拜的对象,没有一个人配让我敬拜”,这是不是合乎真理?反过来说,你不崇拜别人,那别人要是崇拜你,你怎么对待?你就得想办法让他不做这事,让他从这里面走出来,你得想办法亮自己的相,让他看见你的丑相。关键是你得让人知道,你无论有多高素质、接受过多高的教育、有多高的文化、你多么聪明,你就是一个普通的人,不是任何人景仰、崇拜的对象。你首先得站好自己的位置,你丢丑、犯错了别回避,如果你丢了丑、犯了错之后不但不承认,反倒还用假象来掩饰、包装,这就错上加错了,这就更丑陋了,这个野心就更明显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做人该有的原则》

有的人在神家有点地位,做过一些对神家工作、对弟兄姊妹的生活或者各方面有点贡献的事,他每到一个人群里就把这些事说一遍,让大家对他有一个全新的认识、了解,了解他的资本、他的地位,了解他在神家中的名望、位置。他这么做是为了什么?想树立自己,让人高看、吹捧、敬仰、崇拜,得着这些东西之后好享受地位之福。人的这些心思、意念、思想都是怎么导致的?都是怎么产生的?根源是什么?根源是人的败坏性情,是败坏性情导致人有这样的流露,导致人产生这样的追求。有些人在神家常常有一种优越感,哪些优越感呢?怎么导致有这个优越感的?比如有些人有一种特殊的才干,会外语,他就总觉得自己有恩赐、能耐大,觉得神家要是没有他们这些人,工作可能都很难开展,所以到哪儿总想让人高看。这类人接触人的时候用什么样的方式?在他心里把神家尽各种本分的人分为三六九等,先是带领,其次是有特殊才干的,然后是有一般才干的,最后是尽打杂方面本分的。有的人把能尽重要的本分、特殊的本分当成资本,当成有真理了,这个问题严不严重?(严重。)接触人时,他先问别人尽什么本分,如果别人尽的是一般的本分,他就觉得人家没资格跟他说话。别人要跟他在一起交通交通,他表面上应付应付,心里想:“你还想跟我交通,你算老几呀?你会几句外语呀?你能跟我对话吗?”如果人家哪方面比他强,他就羡慕,琢磨什么时候也能有那样的优越感。他对待人是什么原则?论资排辈,按人的才能、才干、恩赐来划分等级。这样划分暴露出一个什么事实?这就把一个人的追求,一个人的生命进入,还有一个人的本性实质、人性品质都显明出来了。有些人对待上层带领点头哈腰、客客气气的,对待有点能耐的、有恩赐的、会说的、在神家尽过重要本分的、上面提拔看重的,他说话就特别客气,对待素质稍微差点的或者尽的本分是他看不起的、他不屑的、不太起眼的,他的对待法就不一样。尤其对教会中有些打杂的、干粗活的他一般都不搭理,他心里怎么想?“像你这样的人信神也是在下层,你还想跟我平起平坐,跟我交通生命进入,交通做诚实人,你还不配!”这是什么性情?狂妄,凶恶,邪恶。这些统统都不是追求真理之人的表现,这是追求什么呢?(追求地位。)人的行为、流露、平时的表现就能把人所有的心思、观点、存心、追求、走的道路都显明了。你流露什么,你平时一贯的表现是什么,那你的追求就是什么,就暴露出来了。这类人即便是通灵,能明白神话,能与神话对号,但是他在日常生活当中所接触到的所有人事物上都不以神话真理为原则来对待,而是以自己的观念、想象、存心、目的、欲望和自己的喜好去对待、去做,这样的人能不能进入真理实际?他心里还有不信之人的处世原则、方式,还论资排辈,还把神家的人分三六九等,不是用真理来衡量,而是用不信之人的观点、标准来衡量,这是不是在追求真理?他所明白的真理、明白的神话在他身上能不能看到实际呢?(不能。)那这些人是不是有生命进入的人?他如果总以这些东西为资本,那他能听明白的神话他能实行多少?他的心里到底有没有真理,有没有神话?生命进入、性情变化对他来说分量是多重?在他心里扎根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是一个人的家庭、出身、社会地位,人在社会上受到的教育和人的资历,还有在神家担当的责任、本分,甚至有的人还要考虑上面对他这个人怎么看、赏不赏识他,他跟上面的关系是近还是远。总考虑这些,那真理在他身上能起到多大作用?总活在这些情形里面、活在这些处世原则里的人,他的追求到底是什么?他能不能进入真理实际?(不能。)那他是凭什么活着呢?(凭撒但的处世哲学活着。)他把神家当成社会了,这些东西他还没放下。那这些东西怎么解决呢?不是人读完神话能承认神所揭示的事实就完事了,还必须得经历修理对付、试炼熬炼,还需要人认识自己的本性实质,达到能放下这些资本,放下与恩赐、知识、资历或者与优越感有关的这些东西,接受神话,凭真理活着,这样才能最后解决败坏本性的问题。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追求真理才有生命进入》

有的人会一项特殊的业务,别人没学过也不掌握,他在神家尽上了与这项业务有关的本分后,就觉得自己与众不同了,在神家被大用了,成为上层人了,格外地觉得自己的身价倍增,自己尊贵,所以有些事就不用亲力亲为了,像打饭、洗衣服这些生活上的事就理所应当地支使他人为自己无偿地服务。甚至有些人以自己本分忙为借口让弟兄姊妹为他做这做那,除了自己必须亲自去做的,剩下的能让别人服务的,能支使别人做的,全让别人做了。因为什么?他认为:“我有资本,我是尊贵人,是神家不可多得的人才,我是尽特殊本分的,是神家重点培养的对象,你们都不如我,比我低级,我对神家能有特殊贡献,你们不能,你们就得为我服务。”这是不是一些额外的、不知羞耻的要求?这些要求每一个人心里都有,当然敌基督这类人更是毫不手软、不知廉耻地这样要求着,怎么交通真理他都不放弃。普通的人也有敌基督的这些表现,稍微有点才干或者有点贡献就觉得自己该享受特殊待遇了,自己的衣服、袜子自己不洗,让别人洗,还提出一些不合理的、违背人性的要求,太没理智。人有这些想法、有这些要求不是在理性范围内要求的,首先,往低了说,这不合乎人性、良心标准,往高了说,就是不合乎真理。这些表现可以统统归结为敌基督为自身谋取福利范畴里的表现。每一个有败坏性情的人都能这么做,也都敢这么做。有点才干、资本,作点贡献,就想利用别人,就想利用尽本分的机会谋取个人的福利,就想吃现成的,享受支使他人为自己服务的一种快乐、一种待遇。甚至有的人撇家舍业尽本分,期间生点小病就有情绪了,埋怨人不关心、不照顾他。你尽本分是给你自己尽,是尽你自己的本分、责任,与他人何干?人尽任何一样本分都不是为了他人尽的,也都不是在服务于他人,所以任何人都没有义务为其他人无偿地服务,受其他人的支使。这是不是真理?(是。)虽然神要求人有爱心,能忍耐、包容人,但人自己主观上不能要求这些,你要求这些就不合理。如果在你没有要求的情况下,有人能够包容你、忍耐你,能够为你献爱心,那是其他人的事。但是,如果在你的要求之下弟兄姊妹为你服务,强行地被你支使、被你利用,或者在被你蒙骗的基础上为你服务了,这就是你的问题。甚至还有一些人利用尽本分的机会,常常找借口勒索一些富裕的弟兄姊妹,让他们给买这买那,为自己提供服务。这是不是带着骗的性质?利用弟兄姊妹这层关系,利用自己的资本,利用自己尽本分的机会,向弟兄姊妹索取各种服务、待遇,支使弟兄姊妹为自己效劳,这都是敌基督这类人人格低下的表现。这类人能不能追求真理?能不能有点变化?(不能。)也许有些人听我这么交通意识到这样做不好,能收敛点,但是这个收敛是不是就等于能寻求、实行真理了?收敛仅仅是意识到了,顾及自己的脸面与虚荣心,听我这么解剖之后他们看见问题的严重性,觉得不能再漏出马脚,如果让弟兄姊妹有分辨了就得被揭露、弃绝,仅仅是能意识到这儿,但是他们的欲望与贪心在心里是不会除去的。

——摘自《揭示敌基督·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四)》

敌基督一旦有了地位,那就不得了了,他看谁都是他脚底下踩压的对象,做什么事他都想抢尽风头、占尽便宜,什么事都要占上风,说话要占上风,坐什么位置也要搞特殊,享受神家的任何待遇也要高于其他人,所有人对他的看法、评价也要高于其他人。没地位时想争夺地位,一旦有了地位那就变得不可一世了,谁跟他说话都得仰视,谁跟他一起走路不能并排,得比他靠后一两步,谁跟他说话声音大了不行,口气重了不行,用词不对不行,看他的眼神不对还不行,他都会挑剔,都有说法。谁也不能碰,谁也不能说,别人都得敬着他,捧着他,溜须着他。敌基督一旦有了地位到哪儿都是任意妄为,显露自己让人高看。他不但贪享地位,注重人的高看,还特别注重物质方面的享受,哪儿接待得好就愿意到哪儿去,不管谁接待他,他在饮食方面都有特别的要求,吃得差了他就找机会对付你,享受得差了也不行,吃穿住行都要特殊的,一般的不行,跟普通弟兄姊妹一样不行。别人都得五六点起床,他就得七八点起,什么好吃的、好用的都得给他留着,甚至人奉献的祭物都得先经过他的手过滤一遍,他把好的、值钱的、他看得上眼的都挑走,剩下的再给教会。敌基督做的还有一件最恶心的事是什么?他一有了地位,胃口也大了,也长见识了,也会享受了,就产生了花钱、消费的欲望,所以教会工作用的钱敌基督就总想独享,总想随意分配,总想任意操控。敌基督特别享受这种权力,也特别享受这种待遇,一有了权就总想签字,在支票上签字,在同意书上签字,享受这种挥毫如雨、撒金如土的感觉。当敌基督没有地位的时候,人看不见他这些表现,看不出他是这类人、他有这样的性情,看不出他能做这些事,但是他一旦有了地位,这些就都显明出来了。上午被选举出来,下午就变得不可一世了,尾巴就翘起来了,两只眼睛就长到头顶上,一般人不放在眼里了,很快就变了。其实不是变了,就是显明出来了。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这是要干什么?要吃教了,要贪享地位之福了,谁要是摆上一桌子好吃的东西,他就开始大吃大喝了,同时还要求吃保健食品,要保养他那个臭肉体了。敌基督享受特权这事到处可见,这些表现他常有,不是偶尔的,也不是突发的,敌基督这东西就是这个性情,一有地位马上就不一样了。地位给他带来的种种享受、特殊待遇,他会牢牢地、死死地看住、把握住,一丝一毫都不会放弃,一丝一毫都不会松懈,一丝一毫都不会让它从自己身边溜走。敌基督的这些表现、做法有哪一条是按照真理原则做的?没有一条。每一条让人看着都恶心、厌憎,不但不符合真理原则,更没有一丁点儿的良心理智与廉耻。敌基督有了地位,除了胡作非为,除了经营自己的权力、地位之外,不但不做任何对教会、对弟兄姊妹的生命还有生活有益处的事情,反倒还要享受地位之福,还要享受肉体,享受弟兄姊妹对他的侍奉、对他的高看。有的敌基督一有了地位,自己喝茶水都得让别人给端上来,自己的衣服都得让别人去洗,甚至洗澡还得有专人搓背,吃饭有专人伺候。更严重的,有的一日三餐还有食谱,除了食谱之外还要吃保养品,还要煲各种各样的汤。敌基督有没有廉耻?他没有廉耻!你们说,这样的人光对付修理是不是有点轻啊?对付修理能不能让他有廉耻?(不能。)那怎么解决这事?这事挺简单,对付修理之后揭露,让他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不管他服不服都撤换他,大家都弃绝他。

——摘自《揭示敌基督·不接受对付修理,做了任何错事都没有悔改的态度,反而散布观念,公开论断神》

对任何一个人来说,要想跨越“地位”都很难,需要人有很多的配合。这些配合包括什么呢?有些时候你得人为地想一些办法,这个办法就是你为了达到满足神的心意、躲避试探而有的实行的路。有了这些实行的路,就能保守你走在正确的道路上。没有这些实行的路,你就会常常陷入试探,你想走正确的道路,但不管费多大劲最终成果都不大。临到试探人如果意识不到,在这些事上处理不好,不能有正确的选择,这些试探就能把你坑苦了、害惨了。那临到这类事怎么办?你得制定几条原则。比如说,弟兄姊妹给你一些特殊的物质待遇,吃穿用住方面的,如果你享用的或者你自己有的比他给的那个好,你可能看不上眼,不接受,但是如果你遇到富豪了,他给你一件好衣服,说是他不穿的,你能不能经得住这个试探?如果你琢磨琢磨,“这是他不穿的,他家有钱,反正他不给我也得给别人,那我就留着吧!”这事做得怎么样?你想没想过,如果你不是带领,你没有地位,他会不会给你?肯定不会。现在他给你是因为你是带领,那你接这个东西属于什么?这性质就变了。你不了解情况,你就认为他说那话是真的,其实他是糊弄你,目的是让你接受之后能对他好,对他另眼相看,他是出于这个心才给你的。其实你心里也知道,如果你没地位他不会给你,然后你还乐滋滋地接受过来了,说“感谢神啊,从神领受,不是你给的,是神恩待我的”。不但享受地位之福,还名正言顺地享受,这是不是没有廉耻啊?人没有良心知觉,没有廉耻,这就麻烦。那这事应该怎么处理才对?这是做法的问题吗?难道接了就不对,不接就对了吗?你们遇到这事怎么办?你得问他这么做合不合乎原则,你说:“咱们找找神话或者教会规定,看看你做这个事合不合乎原则,如果不合乎原则,这东西我不能接。”他一查,没有这个原则,但是他还要给你,你怎么办?就得按原则办事了。一般人在这事上都胜不过,巴不得谁多给一点,多享受点特殊待遇。临到这类事你就赶紧祷告:“神哪,今天临到这个事不是偶然发生的,是神给我摆设的功课,我愿从神领受。”从神领受什么?不是领受特殊待遇,是领受功课。学什么功课呢?人有地位试探太大,一旦试探临到不容易胜过去,需要神的保守,也需要神的帮助。所以你得跟神祷告:“神啊,我不愿意享受这样的特殊待遇,不愿享受这样的地位之福,愿神带领我摆脱这样的试探。”你这么祷告里面是不是感觉平安?但是,你要是把东西接过来之后再祷告还有平安吗?神会怎么看?神是喜悦你这么做还是厌憎你这么做呢?(厌憎。)神为什么厌憎?这是接不接东西的事吗?这里的问题出在哪儿?问题在于临到事你是什么观点、什么态度,你是自己做主还是寻求真理,你有没有一点良心标准,有没有一点敬畏神的心,临到事你是不是祷告神,你是先满足自己的欲望,还是先祷告寻求神的心意。这一个事就把人显明了。那这类事该怎么处理?得有实行原则。首先得在外表拒绝这些特殊的物质待遇,拒绝这些试探,就是碰到你特别喜欢的东西,你正需要的东西,你也能拒绝。为什么要拒绝呢?这仅仅是一种做法吗?不是,这是一种配合的态度。要想实行真理满足神,远离试探,这首先是人一种配合的态度。你有了这种态度,你能远离试探,首先你的良心是平安的。那当你接受了那个东西陷入了试探,你会有一种什么样的情形?(心里不平安,受责备。)要是你喜欢的东西,你还会良心不平安吗?一开始心里感觉有点不平安,时间长了就麻木了,你就认为这是你该得的,是理所当然、应该应分的了,所以说良心的感觉不准。这就给人敲个警钟,就是你靠着人的良心感觉不把握,还能让你陷入试探,还能让你做得罪神的事,还能让你享受地位之福。所以说,没临到试探之前,你首先得有这样一个原则:凡是特殊待遇我一律拒绝,一律远离,绝对拒绝。做到绝对是不是就达到了远离恶的先决条件了?你具备了远离恶的先决条件,你是不是在一定程度上就已经蒙神保守了?所以说,你有了这样的实行原则,你守住了这样的原则,你就已经是在实行真理满足神了,已经是在走正确的道路了。你是在走正确的道路,你已经在满足神了,还需要良心责备吗?按原则办事实行真理就高过良心的标准了。人有配合的心志,能达到按原则办事,这就已经满足神了,神对人的要求就是这个标准。

为什么说有些场合不能去,有些人不能接触?就像约伯,他敬畏神远离恶,他有这样的身量,也有这样的实际,他应该不怕陷入任何试探了,即便是在一些宴乐的场合,他也不容易说出得罪神的话,也不容易做出得罪神的事,那为什么那些场合他不去呢?约伯敬畏神远离恶,他采取了一些措施与作法让自己蒙保守,不犯罪,不得罪神,他有一些人为的配合。人的败坏本性在有些场合人自己控制不了,就是那种场合对任何人来说试探都太大,人随时随地就能犯罪,就能得罪神,就是你仅有的敬畏神的心,仅有的对神的信心,仅有的心志,不能使你摆脱试探,不能使你在试探中不得罪神,所以说有些场合你就别去,这样你就免去试探了。对有些人给你的一些特殊待遇你得绝对拒绝,一律拒绝,这个作法怎么样?这是针对人哪方面问题作的原则、规定呢?因为人有败坏本性,你就得有一些原则或者方式方法让你避开这些试探,达到不得罪神,这是有力的配合,也是有效的配合。但你要是不这样做,你分情况,这种情况接,那种情况不接,你能掌握好吗?(掌握不好,因为人有撒但本性,控制不了自己。)这样到最终人能走到什么路上呢?最终就没原则了,一律都接,来者不拒了。人说这是神的祭物,是奉献给神的,他也不怕,也敢揣到自己口袋里,他就不知道虽然人没看到,但神在看着。他心里没神了,最终就能走到这条路上。这还是信神的人吗?这是谁断送的?这就是贪享安逸、享受地位之福带来的后果。你常常陷入试探,不远离试探,最终就会导致你不知不觉走到这条路上。败坏性情就能把人引到错误的路上,这问题不解决能行吗?所以说,针对个别特殊的问题或者单一的问题,就得特殊处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解决败坏性情得有具体的实行路途》

约伯虽然身份、地位显赫,但他从不宝爱,也不在乎他的身份与地位;他不在乎人怎么看待他的身份,也不在乎他的所做所表现能否给他的身份带来什么负面影响;他不贪恋地位之福,也不享受地位、身份给他带来的光环,他只在乎在耶和华神的眼中他的价值与活着的意义是什么。约伯的本真面目就是约伯此人的实质:他不喜爱名利,不为名利活着;他真实、纯朴,不虚伪。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二》

你放弃了属撒但的名誉地位,就不受撒但思想观点的辖制与迷惑,你就得着释放了,越来越轻松,你这个人就是自由释放的人。到有一天你变得自由释放的时候,你就会觉得你丢掉的那些东西是缠累,而你真正得着的东西是至宝,是最有价值的东西,是最值得你宝爱的东西。你觉得你喜欢的物质享受、名利、地位、钱财、人的高看或者脸面那些东西不值钱了,那些东西把你害苦了,你再也不要了,再给你更高的名誉地位你也不要了,你会从心里厌弃它。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

上一篇: 42 如何解决追求名利地位的问题

下一篇: 44 如何解决贪享肉体安逸的问题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基督的实质是顺服天父的旨意

道成肉身的神称为基督,基督就是神的灵所穿的肉身,这个肉身不同于任何一个属肉体的人。所谓的不同就是因为基督不属血气而是灵的化身,他有正常的人性与完全的神性,他的神性是任何一个人都没有的,他的正常人性是为了维护在肉身中的一切正常活动的,神性是来作神自己的工作的。不论是人性还是神性都是…

你是活过来的人吗?

脱去败坏性情,达到活出正常人性,这才是被成全了,那时,虽然你也说不出预言,你也说不出奥秘,但你的流露、活出却有人的形象。神造了人,后经撒但败坏,人都被败坏成了“死人”,所以,当你变化之后,就与死人不相同了。是神的话把人的灵点活,使人重得复苏,人的灵得复苏人就活过来了。说到死人,就…

告诫三则

作为一个信神的人应该凡事都对神忠心无二,凡事都能合神心意,不过,每个人都明白这样的道理,只是因着人的种种难处,比如人的无知、谬妄或是败坏,这些在人来说最浅显而且是最基本的真理在人身上都不能完全看见,所以,在未定规你们的结局以先我应当先告诉你们一些事情,这些事情对你们来说都是至关重…

落叶归根之时,你会后悔你所行的一切恶行的

我在你们中间的工作,你们都亲眼目睹,我所说的话你们又都亲耳聆听,我对你们的态度你们都曾知道,所以你们都该知道我作在你们身上的工作到底是为什么。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只是我在末世作征服工作的工具,是我扩展外邦工作的用具。我是借用你们的不义、污秽、抵挡与悖逆来说话,以便更好地扩展我的工…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