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 如何解决受情感辖制的问题

相关神话语:

情感的实质是什么?就是败坏性情的一种。情感的表现用几个词形容,那就是偏袒、袒护,维护肉体关系,没有公正,这就是情感。所以说,脱去情感不是简单事,不是不受它辖制就行了,这涉及到人的本性、人的性情。平时你可能丝毫不想,但是谁一说你的家人、谁一说你的家乡、谁一说跟你有关的人存在什么问题,你就火了,非得为他辩解,非得把那个说法扭转过来,不能让他蒙受“不白之冤”,得维护他的名声,极力地维护,把错的也得说成对的,不让人说真话,不让人揭露,这就是不公正,这就叫情感。情感只是针对家人吗?这个面挺广,它是一种性情,不只是一种家人之间的肉体关系,不仅仅是这个范围,他也可能是你的上司,也可能是对你有过恩惠或者帮助过你的人,也可能是跟你关系最近或者跟你最对脾气的人,也可能是你的老乡或者朋友,也可能是你仰慕的对象,这都不一定。那脱情感仅仅就是不想父母、不想家这么简单吗?要是只脱去这个那就太容易了,人到三十来岁,能彻底独立了就不想了,到四十来岁就更不想了。一般人十来岁二十来岁好想父母、想家人,他独立生存的能力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所以就好想家。想不是情感,做事的态度与观点那才涉及情感。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什么是真理实际》

涉及情感方面的问题有哪些?首先是对自己的家人怎么评价,对他们所做的事怎么对待。这个“所做的事”就包括他们打岔搅扰、背后论断人,还有一些不信派的做法,等等。你能不能公正地对待他们?如果需要写评价,你能不能公正客观地评价,不带有情感?另外,与你比较合得来的人或者曾经帮助过你的人,你对他有没有情感?他的做事、为人你能不能准确、公正、客观地看待?如果他打岔搅扰,你发现之后能不能及时地反映或者揭露?再有,与你关系比较近的或者兴趣相投的人,你对他们有没有情感?对这些人的所作所为有没有一个公正客观的评价、定义及处理方式?还有,当教会根据原则处理与你有关的、与你在情感上有瓜葛的这些人的时候,如果不符合你的观念,你怎么对待?你能不能顺服?能不能背后还跟他们纠缠不清,还受他们迷惑,甚至受他们怂恿,为他们表白、辩解,替他们打抱不平?你能不能对有恩于你的人两肋插刀、拔刀相助,而不顾真理原则,也不管神家利益?这是不是涉及情感的方方面面的问题?有些人说:“你说的这个情感不就是涉及到家人、亲人吗?不就是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还有家族里的人这个范围吗?”不是,这个范围很大。有些人别说是公正地评价自己的家人了,就是评价与他比较要好的朋友、哥们儿他都不公正,都能歪着嘴说话。比如,这人不务正业,有点犯邪,他说是比较贪玩,不怎么定性,成熟得晚。这话是不是带着情感?要是与他不相关的人不务正业,那他的话就重了,“一看这人就是个敌基督,邪恶、凶恶,尽打岔搅扰”。让他说说有什么事实,他说“现在还没有事实,不过一看他就不是个好东西,根据神话来看他就是这个本性”,直接就定性了。这是不是活在情感里?活在情感里的人是什么人?这样的人有没有公正?是不是正直的人?(不是。)活在肉体喜好、肉体利益中的人,就是活在情感中的人。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分辨假带领 二》

情感都有哪些?偏见算不算情感?比如说,你跟一个人关系很好,有人说他背后做了一件坏事,你说“他才不做那事呢,他可追求真理了”,这话怎么样?公不公正?(不公正。)这就是凭情感说话、做事。再比如,你和一个人有点隔阂,之前因着一点事相处得不愉快,关系不太融洽,但是有件事他说得对,说得在理,合乎原则,可你不想听,这是什么表现?(不接受真理。)为什么你能不接受呢?你心里知道他说得对,你能分辨出来,但你就是不想听,这就是个人主义色彩,受情感支配,“我就跟他合不来,不管他说得多对我都不听,除非这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那我百分之百听”。这是接受真理的态度吗?(不是。)就因为你俩的隔阂、你俩交往得不愉快,这方面的情感把你阻拦了,影响你实行真理、接受真理,你没把真理放在第一位,你把个人的关系、矛盾放在第一位了,情感成为你接受真理的阻碍了。所以说你别凭情感,不管你俩关系再好或者再不好,或者你俩是第一次见面,他说话声音比较大,不太懂礼貌,但是他说的话都在理、都对,那你就听,这才是接受真理的态度。如果你说“他交通的话挺合乎真理,他也有经历,就是这人好像有点张扬,让人看着不顺眼、不舒服,那他说的对我也不接受,我在教会比他有地位、有名望”,这是什么?具体说这也是情感。你凭自己的喜好、欲望对待人、对待事,这都是情感,都列在情感里。你以为就跟家人、跟朋友有情感,跟外人就没有了?都有,只不过有的是疏远的,有的是近距离的,但都是情感。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解决败坏性情的路途》

有的人的本性是情感特别重,他天天说话、做事、为人处事全是活在情里面,他对这人也有情,对那人也有情,天天应酬人情事,凡事都是活在情里面,他不信的亲人死了还要哭上三天,人家要埋上他还不让,对死人还有情呢,这个人的情感太重了,可以说情感就是他的致命处,情感就是他最大的弱点,完全能置他于死地,能断送他。情感太重实行不出真理,说明他没有真理,办事也没有原则,只体贴肉体,是愚蠢的浑人,他的本性就是特别重情感,凭情感活着。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怎样认识人的本性》

人与人的正常关系是建立在心归向神的基础上的,不是靠着人的努力而达到的。若心里没有神,人与人就只有肉体的关系,都不正常,都是放纵情欲的,是神所恨恶的,是神所厌憎的。若你说你灵里有感动,但是你总愿意与合你心意的人交通,总愿意与你所看得起的人交通,若有别人寻求,但不合你的心意,你却带着成见闭口不谈,更证明你是一个属情感的人,你与神根本没有正常关系,你是糊弄神,你是掩盖自己的丑相。即使你能谈点认识,但你存心不对,那你所做的都是人为的好,神也不称许你,你是凭肉体做,不是因着神的负担而做。若是你心能够安静在神的面前,而且凡是爱神的人你都能与他有正常的来往,那么你才是合神使用的人,这样,不管你与人怎么接触都不是搞处世哲学,而是体贴神的负担活在神面前。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建立与神的正常关系很重要》 

要刚强有骨气,站住我的见证,起来为我说话,不怕任何人说什么,只让我心意得满足,不受任何人的辖制,我向你显明的,按我意不能耽误。你里面什么滋味?是否难受?你会清楚。为什么不能站起来为我说话贴着我负担呢?硬闷着搞小动作,我是一一看清。我是你的后盾,我是你的盾牌,一切都在我的手中,你怕的是什么?这不是情感太重吗?你要尽快脱去情感,我就是不讲情感实行公义。对教会无益处,就是亲爹亲妈也不行!我的心意向你显明,你不能置之不理,要十分注重才行,放下你的一切全心跟从,我会保守你总在我的手中,不要总胆怯受丈夫、妻子的辖制,你要让我的旨意得通行。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九篇》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这都有神的命定,谁也掌管不了别人的命运,对待家人你就放宽心,学会放手,放下这一切。怎么放呢?一方面是祷告神,另外,你就得琢磨:这些不信神的家人追求世界,追求物质享受,追求钱财,他们走的是什么样的道路?你如果不尽本分,跟他们生活在一起,你会不会痛苦,会不会煎熬?你跟他们生活在一起能不能合得来,能不能是志同道合的?除了情感作用以外,还有别的吗?没有别的了。那这层情感有多深?你对他们是这样牵挂,他们对你呢?你跟他们同生活真有平安喜乐吗?只能使你痛苦、空虚,你跟他们走的不是一条道路,世界观、人生观、人生道路、追求的都不一样。现在你跟家人不在一起,因着有血缘关系,你总觉得跟他们亲,是一家人。但当你真跟他们在一起了,用不了一年,呆上一个月你就烦透了,他们说的那些观点,对待人的方式,处世哲学,做事的方式方法,人生观,价值观,听着简直不堪入耳,你就会琢磨,“以前我还总惦记他们,总怕他们生活得不好,现在我跟这些人生活在一起,这不是活遭罪嘛!”你就反感了。现在你还没认清他们是什么人,所以你还觉得血缘关系比一切都重要,比什么都实在,你还被情感辖制。情感那些事能放就尽量放,如果放不下,就以本分为主,自己的使命、托付最重要,先把自己的托付、使命、本分尽好了,那些事先不用管。托付、本分尽好了,人对真理越来越透亮了,人跟神的关系越来越正常了,顺服神的心越来越大,敬畏神的心也越来越大,越来越明显,里面的情形就会改变。情形一改变,你的属世观点与情感就会淡薄了,你就不会追求那些了,你的心就想追求怎样爱神,怎样能满足神,怎么能活出让神满意的样式,怎么能活得有真理。你的心往这方面用劲,对肉体情感方面的事慢慢就淡薄了,它就不能捆绑、控制你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顺服神的实行原则》

今天,我与人同步迈进刑罚时代,与人齐头并进,我在作着我的工作,即我将刑杖击落在人间,降在人类的悖逆之处。在人的眼中,似乎我的刑杖具有特异功能一般,凡是我的仇敌,刑杖便临到其身不轻易放过;凡是抵挡我的,刑杖便在其中发挥其原有的功能;凡在我手中的一切都按照我的本意“各尽其职”,不曾有违背我意的,不曾有变质的。因此,水要咆哮,山要倒塌,大河要崩塌,人要反复无常,太阳要暗淡,月亮要漆黑,人不再有安居之日,地不再有安静之时,天不再冷静下去,不再静默,不再忍耐,万物都要重新“更换”,恢复“原貌”。地上之家都“破裂”,地上之国都“分裂”,不再有“夫妻团聚”之日,不再有“母子重逢”之时,不再有“父女相聚”之刻,所有在地的旧态都被我打破。我不给人留有“释放”情感的机会,因在我并无情感,我已恨恶人的情感到一个地步,因着人与人的“情”才将我放在一边,因而我成了人眼中的“第三者”;因着人与人的“情”才将我忘记;因着人的情,人才趁机又将“良心”捡起来;因着人的情,所以人总是厌烦我的刑罚;因着人的情,人总是说我不公也不义,说我处理事不给人留情面,难道在地上我也有“亲属”吗?谁曾与我一样为我的所有经营计划而废寝忘食、夜以继日呢?人怎么能与神相比呢?怎么能与神相合呢?造物的神怎能与受造的人是同类呢?我怎能与人一直在地上同生活行动呢?谁能牵挂我的心呢?难道是人的祈求吗?我曾答应与人同相聚,与人同行,的确,到现在人一直活在我的看顾、保守之下,但到哪一日人能脱离我的看顾呢?即使人不曾牵挂我的心,但谁能在无光之地一直生存下去呢?因着我的祝福,人才活到了今天。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二十八篇》

各国的局势相当混乱,因为神的刑杖开始在地上发挥功能了,从地上之态可看见神的工作,所说的“水要咆哮,山要倒塌,大河要崩塌”,这是刑杖在地作的起步工作,因此导致“地上之家都‘破裂’,地上之国都‘分裂’,不再有‘夫妻团聚’之日,不再有‘母子重逢’之时,不再有‘父女相聚’之刻,所有在地的旧态都被我打破”,这是整个在地之家的状态,当然不可能是全部,这只是大体状况。另一方面是指所有的在此流中的人在以后的经历中所处的光景,预示在经受话语的刑罚、在外邦人经受灾难之后,地上之人不再有亲属相联,都是秦国之人,都是在神国中尽忠的。所以说,不再有“夫妻团聚”之日,不再有“母子重逢”之时,不再有“父女相聚”之刻。所以在地之人都要“妻离子散、四分五裂”,这是神作在人身上的最后的工作。因着神要在全宇之下普及这个工作,所以神趁机将“情感”这两个字给人“阐明”,从而让人看见神的心意是来打破所有人的家庭的,说明神是用刑罚来解决全人类的一切“家庭纠纷”的,若不这样作,神在地的最后一部分工作无法收尾。就最后一部分说话将人类的最软弱之处给人点透,人都是活在“情”之中的,所以神并不避开任何一个人而将全人类中所有的人心中隐藏的秘密给人揭穿,为什么难以脱去情感呢?难道是高过良心标准了吗?良心能成就神的旨意吗?情感能帮助人渡过难关吗?在神的眼中,情感是神的仇敌,难道神的话没明说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说话的奥秘揭示·第二十八篇》

现在不追求的与追求的就是两类人,是归宿不同的两类人,追求认识真理、实行真理的人是属于神所拯救的,不认识真道的都是魔鬼、仇敌,是天使长的后裔,是灭亡的对象。即使是虔诚的信渺茫神的信徒不也是魔鬼吗?人的良心好却不接受真道,这样的人都是魔鬼,其实质是抵挡神的,那些不接受真道的都是抵挡神的人,这样的人即使受许多的苦也仍是灭亡的对象。那些不愿意撇弃世界、舍不掉父母、舍不掉自己的肉体享受的人都是悖逆神的人,都是被毁灭的对象。凡不信道成肉身的神的人都属于魔鬼,更是将来灭亡的对象。那些信而不行真理的人、不相信神道成肉身的人、根本就不相信有神存在的人都是灭亡的对象,凡是能存留下来的人都是经过熬炼之苦而站立住的人,是真正经过试炼的人。凡不承认神的人都是仇敌,就是在这道流里与在这道流以外的不承认神道成肉身的都是敌基督!撒但是谁,魔鬼是谁,神的仇敌又是谁,还不是那些不相信神的抵挡派吗?还不是那些悖逆神的人吗?还不是那些口头信却无真理的人吗?还不是那些只追求得福却不能为神作见证的人吗?今天你还能与这些魔鬼拉拉扯扯,对这些魔鬼讲良心、讲爱心,你这不属于对撒但施好心吗?不属于跟魔鬼同流合污吗?人走到今天若还是善恶不分,还是一味地讲爱、讲怜悯,丝毫没有一点寻求神心的意思,丝毫不能以神的心为心,那这类人的结局将更惨。凡不相信在肉身中的神的都是神的仇敌,你能对仇敌讲良心、讲爱,你是不是没有正义感?我恨恶的反对的而你却与其相合,仍然对其讲爱,或讲私人情感,那你不是悖逆吗?你不是故意抵挡吗?这样的人到底有无真理呢?对仇敌讲良心,跟魔鬼还讲爱心,跟撒但还讲怜悯,这不都是故意打岔神工作的人吗?别说那些不信神的人,就是那些只信耶稣不信神末了道成肉身的人,那些口头相信神道成肉身却作恶的人,都是敌基督,这类人都是灭亡的对象。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以往说过“一人信主全家蒙福”这话是适应于恩典时代的,与人的归宿并无关系,只是在恩典时代适应一个阶段,这话的内涵之意只是针对人所享受的平安与物质祝福而言的,并不是说一个人信主全家人都得救,也不是说一个人得福全家人都能被其带入安息之中。人是得福是受祸都是按着其本人的实质而定的,并不是根据别人与自己共同的实质而定的,在国度里根本没有这样的说法,没有这样的规定。一个人能在最终活下来是因其达到了神的要求,一个人若不能在最终的安息中存活下来是因其本人悖逆了神,未能满足神的要求。每个人都有合适的归宿,这归宿都是根据其本身的实质而定的,与别人根本没有一点关系。儿女的恶行不能加在父母的身上,儿女的义父母也不能分享;父母的恶行不能加在儿女的身上,父母的义儿女也不能分享。各人担当各人的罪,各人享受各人的福,谁也不能代替谁,这是公义。在人看,若是父母得福那儿女就能得福,若是儿女作恶那父母就得抵罪,这是人的意思,是人的作法,并不是神的意思。每个人的结局都是按其所行出来的实质而定的,而且定得都合适。任何一个人都不能担当别人的罪,更代替不了别人去遭惩罚,这是绝对的。父母疼爱儿女并不能代表儿女行义,儿女孝顺父母并不能代表父母行义,这就是“两个人在田里取去一个撇下一个,两个女人推磨取去一个撇下一个”的真意。没有一个人能因其太爱儿女而将作恶的儿女带入安息之中,也没有一个人因行义能将其妻子(或丈夫)带入安息之中,这是行政中的规定,任何一个人都不能例外。行义的总归是行义的,作恶的总归是作恶的;行义的总归是能存活下来的,作恶的总归是灭亡的对象;圣洁的就是圣洁的,并不是污秽的,污秽的就是污秽的,并没有一点圣洁的成分;毁灭的是所有的恶人,存活的是所有的义人,哪怕作恶的人的儿女是行义的,哪怕义人的父母是作恶的。信的丈夫与不信的妻子本无关系,信的儿女与不信的父母并无关系,是不相合的两类,在未进入安息之中有肉体的亲情,但进入安息之中便再也没有肉体亲情之说了。尽本分的与不尽本分的本是仇敌,爱神的与恨神的本是敌对的,进入安息之中的与被毁灭的是不可相合的两类受造之物。尽本分的受造之物是可存活下来的,不尽本分的受造之物将是被毁灭的,而且都是到永远的。你爱丈夫是为了尽你受造之物的本分吗?你爱妻子是为了尽受造之物的本分吗?你孝顺你不信的父母是为了尽受造之物的本分吗?人信神的观点到底正不正?你信神到底是为了什么?你到底要得着什么?你到底是怎么爱神的?若不能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不能尽自己的全力,这样的人都将是被毁灭的对象。现在人与人之间还有肉体关系,还有血系相联,到以后都打破了,信与不信的本不是相合的,而是敌对的。在安息之中的人都是相信有神的,是顺服神的,那些悖逆的都被毁灭了,地上就不存在家庭,还哪有父母,哪有儿女,哪有夫妻关系,这些肉体关系都因着信与不信的本不相合而断绝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上一篇: 44 如何解决贪享肉体安逸的问题

下一篇: 46 如何解决高举见证自己的问题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第一百零一篇

对于一切打岔我经营、破坏我计划的,我一个都不轻易放过,每个人都应当从我的话中摸着我的意思,都应该明白我说的是什么,针对现状,应人人省察自己,是扮演哪一种角色的,是为我而活,还是为撒但效力?你的一举一动是出于我,还是出于魔鬼?这些都当清楚,免得触到我的行政,临到我的震怒。回想以往,…

性情变化的人都是进入神话实际的人

圣灵在人身上第一步所走的路是先把人的心从一切人事物中吸引到神的话上,让人的心都相信神的话是确定无疑的,是千真万确的。你信神就得信神的话,如果信神多年不知圣灵所走的路是什么,这是信神的人吗?达到有正常人的生活,达到与神有正常关系的正常人的生活,首先得相信神的话。若圣灵在人身上第一步…

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

历经几千年的败坏人都麻木痴呆,都成了抵挡神的恶魔,以至于人悖逆神的历史都记载在了“史记”之中,甚至人的悖逆行为人自己也述说不完,因为人被撒但败坏得太深了,被撒但引诱得已不知去向了。到了今天人仍在背叛着神,人看见了神背叛神,看不见神也背叛神,甚至有的人看见了神的咒诅、看见了神的烈怒…

第三十三篇

说实在话,按着神在人身上作的、给予人的,加上人所具备的,可以说,神对人要求得并不过分,神向人索取的也并不多,那人怎能不因此而满足神呢?神给人的是一百份,向人要的却是一百份当中的一份,这难道是过分的要求吗?是神在无理取闹吗?往往人都不认识自己,不在神的面前检查自己,所以不时地有落网…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