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如何解决应付糊弄

相关神话语:

应付糊弄,这是尽本分的大忌,就这一条你就没法达到合格尽本分。尽本分得用点心哪!人尽本分的机会难得,神给人的机会人要是抓不住,那就流失了,以后再想找这样的机会可能就没了。神的作工不等人,尽本分的机会也不等人。有的人说“以前我没尽好本分,现在还想尽这个本分,这次我下定决心了,用点心,下点功夫,好好尽本分”,可是有时候这个机会就没有了。尽本分的机会不多,你得把握好。临到本分需要你出力、花费,奉献你自己的身心与时间的时候,你别保留,别藏心眼,别留余地。你留余地,耍心眼,偷奸耍滑,工作肯定作不好。你说:“谁都没发现我偷奸耍滑,这可太好了。”这是什么思想?你认为把人糊弄过去了,把神也糊弄了。事实上,神知不知道?(知道。)多数时候人与你相处时间长了也知道,说你这个人尽本分总耍滑、不用心,用劲也就是五分劲六分劲,顶多就是八分劲,就是稀里糊涂的,对什么事都是睁一眼闭一眼,丝毫不求真,让做就做点儿,有人把关就做得好点儿,没有人把关就做得差一点儿,要是挨了对付就用点儿心,要是不挨对付就多打个盹,能糊弄一阵就糊弄一阵,还以为人都看不到。时间长了,人就发现了,“这个人不可靠,不可信赖,要是把重要本分交给他,那得有人把关看住他。一般的、不涉及原则的事让他办还行,要是把重要本分交给他,弄不好就办砸了,你就得上当受骗。”人看透他了,他把自己的尊严、人格丢尽了。人都不信任他,神还能信任他吗?还敢托付他办大事吗?这样的人不可信赖。如果碰到不可信赖的人,你让他办事就得找个人看着他。如果这个人可信赖,你就尽交代他办重要的事,因为他心地善良,有责任心,他给你办事就像办自己的事一样,甚至比办自己的事还用心,处处为你考虑、为你着想,以你的心为心,这样的人值得信赖。值得信赖的人是不是有人性的人?有人性的人能不能尽好本分哪?有人性的人没人看着尽好一样本分应该是容易的事,这应该是分内的事,没有人性、不可信赖的人尽好一样本分那就费劲,别人总得操心,总得看着,总得过问,要不然他给你做一样活儿还得毁一样东西。总之,人尽本分总得省察:我这本分尽得合不合格?用没用上心?尽本分的时候是不是有应付糊弄的情形?如果有这些情形那可不好,那就危险。往小了说,这人没有信用,人信不过他;往大了说,尽本分总应付糊弄,总欺骗神,这危险可就大了!你瞪着眼睛搞欺骗,这个后果是什么?短时间内来看,你这人有败坏性情,总有过犯,没有悔改,不知道实行真理,也不实行真理;长期来看,你总这么做,你的结局就没了,这就麻烦了。这叫大错不犯,小错不断,最后酿成的后果是一发不可收拾,这严重啊!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生命进入得从尽本分开始经历》

有些人尽本分作工作太粗糙,浮皮潦草,什么事也不在意,大大乎乎的,这是怎么回事?说轻了,这人带有痞性,就是做什么事也不认真,不用心,带点玩的性质,带点调皮捣蛋的性质,带点应付糊弄的性质,不定性,心思总不在本分上。说得客观一点,这就是狂妄性情。做事不扎实,满不在乎,觉得“这事容易,不算什么,我会做,不用大家看,我就能把关”,总是这种态度,这就让人不放心。这方面得变化,得克服啊!你作工作或者尽一项本分的时候,有这样的情形自己得省察,得克制,得祷告让神管教。你总觉得做得差不多就可以了,其实要做好就是多花三五分钟、十来分钟的事,你稍微一偷懒,把它省了,自己在那儿闲呆着消遣了,结果你尽的本分就不合格,起不到作用,将来这是永远的遗憾哪!你尽本分起不到作用,这是认真负责的态度吗?你得有这个责任心,得让你所尽的本分达到一些果效,起点作用,不能随随便便就让它过关了。你们说,好医生主要的表现是什么?怎么衡量一个医生的好坏?不在乎医术高低,按外邦人的说法,就看有没有医德。有医德的人,他医术也可能一般,但是当病人叙说病征的时候,他仔细地、用心地听,用心分析,看病人受痛苦,他觉得不忍,就琢磨用哪种药能治这种病,让病好得快,减少人的痛苦,看病人没钱,就用便宜点的药来代替,这叫有德。没德的呢,病人说的时候他也不仔细听,也不细看,随便抓三五副药,把钱混到手就完事了。至于病人喝完药病能不能好,还会不会有别的病症,他不考虑,他就琢磨怎么多下药,下贵药,他好多挣钱,这叫没德。没德的人是不是缺德啊?缺德都得遭报应啊!做什么事得具备良心,心得正,这叫有德。心不正,又没好心,又没良心道德约束,这就缺德了。缺了德什么事也做不好,别说在神面前交账,在人面前也说不过去,交不了账。有德,有人品,有责任心,有良心,你就是正人君子,就是好人,就是正经人。做什么事得能担起来,把它做好,能尽到责任,让人看了赞成,做出来的东西对人有点造就,那你活着就有意义、有价值了,不在乎你能耐大小,也不在乎你长相如何,更不在乎你的才干、特长或者恩赐高低。能耐不大,本事不大,人还挺坏,这叫缺德,缺了德就不是人了。做人得有几个标准,最起码得有良心,心得正,得有责任心。

你们做事、尽本分的时候,有没有常常省察自己的行为与存心?如果省察得少,就容易做错事,证明你们的身量还不行;如果从来都不省察,这就更麻烦了,跟外邦人没什么区别;如果有时省察,这还有点信神的意思。得多省察,凡事都得省察,省察自己的存心、自己的情形,看自己是否活在神面前,做事的存心是否正当,做事的动机、源头是不是能经得住神的检验,是否接受神的鉴察了。有时候就一个意念,“这事这么做也行吧,差不多吧”,这就是人对待事的一种态度,对待本分的一种心态。这个心态就是一种情形,这种情形是不是对待本分没有责任心、应付糊弄的一种态度?你们可能还不会省察,觉得这是一种很自然的流露,是人性里一种正常的表现,不算什么,但是你如果常常处于这种情形、这种状态之下,背后就是一种性情在支配。这值得省察,值得认真对待,否则你里面就没有什么变化。

——摘自神的交通

现在多数人尽本分明显的坏事肯定是不做了,但是能不能往好了做呢?这就涉及到人性问题了。往好了做怎么做?得具备什么才能把本分尽好?人对什么事都得求真,认真,尽到责任。如果交代给你一样本分,也给了你一些原则,但有些事没有交代,那你该凭什么做?最起码得凭良心做。“凭良心做”这话怎么落实到实处?怎么运用?(为神家利益着想,不做羞辱神的事情。)这是一方面。另外,做一件事得反复地推敲。当时看着感觉没问题,差不多了,过后觉得心里不平安,感觉好像还有点问题,结果一检查发现问题了,就得赶紧改,这叫求真、过细,这就是认真、严谨的态度。尽本分就得本着认真、负责的态度,说“这工作交给我了,我就得在我能力范围以内,在我能认识到、能达到的范围内把它做好,不能让它出错”,不能总有“八成”“也许”“可能”“差不多就行”的思想。总有这些思想,本分能不能尽好?(不能。)这是什么思想?(应付糊弄。)应付糊弄这是撒但败坏性情在里面驱使,使人做出这样的事来,这是不是没有良心、没有人性啊?一个没有良心、没有人性的人随时随地都能糊弄,这样的人太不可靠了!不可靠的人做事就没有范围,没有底线,因为他没有限制,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就看他是什么心情了。今天心情不错,就少应付点,明天心情不好,做了噩梦或者有点想家,情绪不太高,觉得工作作得差不多就行了,也不检查了,糊弄糊弄赶紧推出去完事了,做事没有底线了,尽本分忠心、做事认真负责、考虑神家利益、别羞辱神名,这些在他心里都没有了,约束不住他了。这样的人能不能敬畏神哪?(不能。)为什么不能?他没有良心的标准,做事尽凭喜好,随心所欲。他做事的果效好坏就是根据心情,好到什么程度、差到什么程度都根据心情,这就太麻烦了。人做事不根据明白的真理原则很难达到满足神的心意,很难达到实行出真理。

做什么事都涉及到实行真理,涉及到一个人的人性,也涉及到人做事的态度。很多时候人做事没有原则是因为不明白原则,但又有很多时候人在不明白原则的同时又不想明白原则,即使知道一点也不想往好了做,心里没有这个标准,也没有这个要求,所以做事很难达到做好,做得让人满意,让神满意。这就看一个人追求什么,是不是喜欢正面事物,如果人不喜欢正面事物这就不好办。所以做事的时候,不管你明白多少真理,知不知道原则,如果你能凭着良心做,最起码也能达到百分之六七十合适,剩下达不到的就得寻求真理原则,再不断地提高业务,这样就会越做越好,最起码你的态度、你的存心是向着神的,是向上的。神要求人百分之百达到什么事都做得完美、极致、天衣无缝了吗?(没有。)神的要求是什么?(尽心尽力。)尽心一般好不好达到?人如果没心,能不能达到尽心?(不能。)那人如果有心,能不能达到尽心?有没有中间打折扣的时候?当时有这个心,也有这个愿望,也表过心志、起过誓,但做事的时候遇到很多难处或者很多不如意的地方,这个心就减了,有没有这种时候?(有。)无论做什么事都不是凭意气,也不是凭想象,更不是凭激情,不是让你凭着感觉走,而是需要你不断地寻求真理、追求真理。你凭着热心,凭着感觉,或者凭着激情,凭着一时的意气,这都不能保障你把本分尽好。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人是神经营计划当中最大的受益者》

有的人尽本分不负责任,虽然能看出问题,心里有感觉,但是不愿意得罪人,也不愿意较真,嫌麻烦,觉得差不多就行了,就不再搭理了,这合适吗?你既然尽这个本分,那你就得负这个责任,你为什么不愿意较真?这不是失职吗?我作工作,给你们交通,如果也是差不多就行了,就你们的素质、你们的追求,你们能得着什么?我如果也是你们这种态度,你们什么也得不着。一方面是你们做什么事都不求真,另一方面,本身你们的素质就挺差,都挺麻木。我就是因为看到你们都麻木,不喜爱真理也不追求真理,素质又差,我就得细说,什么事都得细说,掰开、揉碎了说,从各个角度说,用各种方式说,人才明白点儿。我要是应付你们,想说就随便说点儿,不花心思也不受累,不过心也不用心,不想说就不说,那你们能得着什么?就你们这个素质,什么真理都明白不了,都得不着,更达不到蒙拯救。但是我不能那么作,我就得细说,对各种人的情形,人对待真理的态度,各种败坏性情,我都得细说,用各种方式说,用给大人交通的方式,给小孩交通的方式,讲道理的方式,讲故事的方式,理论的方式,实践的方式,让人明白真理,这样,有一些有心、有素质的人就有机会明白真理,能蒙拯救。你们对待本分的态度就是能应付就应付,能糊弄就糊弄,拖拖拉拉,耽误多长时间都不着急。其实你们要是认真,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做好。有些事你们不会做,我就告诉你们具体该怎么做,你们不用费心思,只听话、动手就行,可你们连这点都达不到,你们的忠心在哪儿?看不到你们的忠心哪!你们光动嘴不用心,心里也明白就是不实行,这就是不喜爱真理呀!你们眼睛能看出来的、心里能感觉到的都不去做,你长心有什么用啊?你那点儿良心都支配不了你的行动,指挥不了你的思维,你那个良心有什么用?都不起作用啊,就是个摆设。人的信真可怜哪!可怜在哪儿?明白真理也实行不出来,看透问题也不去负责,知道是自己的责任也不尽心。你能尽上的责任你都不尽,你尽的那点责任有什么价值?有什么果效?就是出出力、动动嘴,都没有尽心,更没有尽上全力,这就不是合格的尽本分,这里面没有忠心,就是在卖力气,就混个跟随者,这样信神有意义吗?这点信心太小了,有什么价值呀?尽本分总得付点代价,得动点真格的。什么是动真格的?人能出点力,肉体受点苦,这都不是真格的。关键是心里得有神,得有负担,对自己尽的本分得在心里掂量掂量它的重要性,然后带着这个负担、这个责任做每一件事,用心去做,对得起神给你的这个使命,也对得起神为你付出的一切、神对你的期望,这才是动真格的。你走过程没有用,那是糊弄人,你欺骗不了神。尽本分没有真实的代价,没有忠心,这都不是合格的尽本分。信神、尽本分不动真格的,总想走过程,做什么事都带着应付的态度,像外邦人给老板打工似的,只出力,混一天是一天,看出问题也不吱声,油瓶子倒了都不扶,凡是不涉及自己利益的事一律跟自己无关,这不就麻烦了吗?这算什么神家的人?这样的人是外人,不是神家的人。你尽本分动没动真心,动没动真格的,你自己心里清楚,在神那儿也有一笔账。你们尽本分动没动过真格的?较没较过真啊?有没有当成自己的责任与义务去尽?当没当作自己分内的事去做?在尽本分中发现问题了,有没有提过?要是发现问题没提过也不想提,懒得搭理这些事,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用这样的处事原则对待,这就不是在尽本分,这是在卖力气,是在效力。效力者不是神家的人,那是雇工,干完活拿了钱就走人,一拍两散,谁也不认识谁,就是这样一层关系。家里人就不一样了,家里什么事他都操心,都能负到责任,眼里能看见家里的活儿,心里能装着家里的事,能想到的、能看见的都在心里牵挂着,有负担,有责任心,这就是家里人。你们达没达到这个?(没有。)那你们差得挺远,你们可得追求啊!你不把自己当成神家的人,先把自己淘汰了,那神怎么看你?神没把你当外人,你自己把自己列到门外了,那从客观上来看,你到底是什么人哪?就是神家门外的人。这在乎神怎么说、怎么定规吗?你自己把自己的结局、把自己的位置就定到神家门外了,这还能怨别人吗?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尽好本分最起码得具备良心》

尽本分应付糊弄这是一个很明显、很常见的问题,但也是一个很难解决的顽症。做事先学会认真,严谨,负责任,较真,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窝地做,要么不做,要做就把它做好,做到自己满意的程度,理想的程度。再好一点,能寻求原则,按照原则做,即使自己多费点事,少吃一顿饭,少玩一会儿,也把它做好,不应付糊弄,不懂也不伪装,明白到哪儿就做到哪儿。应付糊弄好不好解决?你每天在尽本分之前先跟神祷告,“神啊,我开始尽本分了,我如果应付糊弄求你管教我,在心里责备我,也求你带领我尽好本分,不应付糊弄。”每天这样实行,你看看多长时间能解决尽本分应付糊弄的问题,多长时间自己尽本分应付糊弄能越来越少,掺杂越来越少,实际成果越来越好,效率越来越高。尽本分不应付糊弄自己能不能做到?自己能不能控制?(不好控制。)这就麻烦了,要是真不好控制,那你们的难处挺大呀!那你们做什么事能不应付糊弄呢?是吃还是玩?还是打扮、化妆?有的女人化妆,一根眉毛、一根头发都不放过,你们做事要是有这个认真的态度就能达到不应付糊弄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分辨假带领 五》

有时候作完一项工作之后,心里有点不踏实,仔细一检查,发现的确有问题,这就得改,改完心里就踏实了。不踏实证明这里面有问题,就需要多下功夫、细看,这就是尽本分认真、负责的态度。人能认真,负责任,尽心,尽力,工作就能作好。有时候你没那个心,明明错误在那儿摆着,你就找不出来,发现不了。人要是有那个心呢,圣灵一提示、引导,这些问题你就发现了。但是圣灵要是引导你,给你个意识,让你感觉哪儿有错,你没那个心,你也发现不了。从这儿看出什么了?人的配合很重要,人的心很重要,心思、意念往哪方面用劲很重要。人尽本分心里存什么,用多大的劲,神鉴察,神能看到。尽心、尽力很关键,人的配合这一部分也很关键,争取做到尽完的本分、做过的事过后没有后悔的,做到不亏欠神,这才是尽心、尽力。如果现在没尽上心,没尽上力,过后一旦发生错误,造成后果,再后悔还来得及吗?造成永久的亏欠了,这就是污点哪!污点在人尽本分当中是过犯。所以,你得争取做到尽心、尽力做好自己分内要做的事、该做的事,不应付糊弄,不留下遗憾,那你在这期间尽的本分就蒙神纪念了。蒙神纪念的事是善行,不蒙纪念的事就成什么了?成过犯了。现在如果说是恶行,人心里可能还接受不了,但当有一天这个事造成一个严重的后果,形成了一个负面影响,那时候你就觉得这不仅仅是一种行为上的过犯,而是一种恶行了。当你意识到这儿的时候,你就会后悔: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呢!当初要是多花点心思,多下点功夫,就不会有这事了。这个永久的污点在你心里是挥之不去的,造成永久的亏欠那就麻烦了。所以,现在你们得力争做到在每一次尽本分的过程当中,在每一次接受的托付上尽心、尽力,做到问心无愧,不留遗憾,蒙神纪念,能够得上是善行。不要应付糊弄,睁一眼闭一眼,留下遗憾没法弥补,构成过犯,最后内心总内疚、亏欠、控告。哪条路好?走哪条路是走上正道了?尽心、尽力尽本分,预备善行,积攒自己的善行,不留任何遗憾。可别积攒过犯,留下遗憾,留下亏欠。人的过犯太多会造成什么后果?那是为自己在神面前积攒神的忿怒呢!你的过犯越来越多,积攒神对你的忿怒越来越多,最后就该受惩罚了。

——摘自神的交通

无论尽哪方面本分,学哪方面业务,都是越学越精,精益求精做得就会越来越好。什么也不求真,学的那点东西总也用不上,即使能用上的东西你也不求真,不知果效到底好不好,再加上没有明白人指导,你就总没长进,学的这点业务就荒废了。学什么都是学理论容易,一实践就不那么容易了。那要把理论上升到实践,再上升到在实践的基础上更有成就,更能发挥出你的特长,或者是把你所学的东西运用到实践当中做出成果来,你得怎么做啊?就得在业务方面多学习,找各方面资料,在各方面都不断地学习,不断地寻求,不断地取长补短,在别人身上学习自己要学的、该学的东西,这样你的业务就越来越有提高。别人告诉你怎么做,你得往这方面悟,琢磨。如果告诉你了,当时你也知道了,承认这样做好,但过后琢磨琢磨,“差不多就行了”,这种态度怎么样?无论你是对待业务、专长方面,还是对待信神追求真理方面,这种态度都不好,这叫应付糊弄。这是什么性情?狂妄,不喜爱正面事物,刚硬。你们有没有这些表现?(有。)是经常有、偶尔有还是在某件事上有啊?(常常有。)你们承认这方面情形的态度挺诚恳,有诚实的心,可是光承认不行,光承认变不了。那怎么能变呢?临到有狂妄性情流露的时候,有想应付糊弄、草草了之,有轻慢的态度的时候,人就得赶紧来到神面前祷告,让神对付,让神管教,接受神的鉴察,同时也要接受神的管教,另外,还得认识自己这方面性情是怎么产生的,怎么能够改变。认识的目的是为了变化,那应该怎么做才能够达到变化呢?第一步应该做什么?先祷告,先来到神面前,接受神鉴察,接受神管教,然后人还得有主动配合的成分。人应该怎么配合?尽本分的时候,心里一有“差不多就行”的想法就得纠正,不能那么想。当狂妄性情出来的时候,心里得能感觉到受责备,能感觉到神的责备、神的责打,就应赶紧扭转,“刚才错了,又要流露撒但败坏性情了,又要受撒但性情支配,让撒但掌权了,又要应付糊弄了,该受管教。”感觉到责备了,你就应该在神面前认罪回转。怎么认罪啊?用不着郑重其事地跪下来,俯伏,跟神祷告,用不着这样,你就在心里跟神交流,说:“神,我错了,我又要应付糊弄了,求你鉴察我,我不想让败坏性情在我里面当家做主掌控我的一切,我愿意让神主宰,我也愿意按真理实行,求神鉴察。”你这么一祷告,你里面的情形就变了。情形变了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让你顺利地回转,能够不折不扣地尽上你的忠心,不折不扣地顺服、接受神给你的责备、给你的管教,这样你就扭转了。在你又要应付糊弄,又要以轻慢的态度对待你的本分的时候,因着神的管教,因着神给你的责备,你能及时地扭转,这样是不是挽回了一次你的过失?是不是挽回了一次你的过犯?这是好事还是坏事?这是好事。

——摘自神的交通

人尽本分其实是在做自己该做的,但是你如果做在神前,用心灵和诚实的态度尽本分,这态度是不是就端正多了?那怎么把这种态度运用到现实生活当中呢?就得把“用心灵和诚实敬拜神”这句话变成你的实际。每当你想应付糊弄的时候,你想耍滑头、想偷懒的时候,你分心的时候,你就琢磨琢磨,“我这么做是不是不值得信赖呀?我这是在用心尽本分吗?这么做是不是没忠心哪?是不是辜负了神对我的托付啊?”就得这么反思。这么做既然不是忠心,伤神的心,那应该怎么做呢?你说“这个地方我没太求真,当时心里觉得有点问题,但没当回事,稀里糊涂就过去了。每次觉得有问题的时候都没当回事,到现在这问题还没解决,我这人是不怎么样!”找出问题了,对自己有点认识了。有点认识就行了?认罪就行了?得悔改、回转呀!怎么回转?以前尽本分的态度不对,心也不对,心没在本分上,总不务正业,现在得端正自己尽本分的态度了,得在神面前祷告,再有这种想法、这种态度的时候让神管教,让神责罚。之前觉着有应付糊弄的地方现在赶紧拿出来,琢磨到底怎么能把它改正过来,改正完之后再寻求寻求、祷告祷告,再问问弟兄姊妹还有没有更好的意见和建议,直到大家都认同这么做好,这才得到印证了,觉着自己这次尽的本分算合格了,算尽上全力了,把心都用上了,自己会的东西都用上了,就这么大能耐了,问心无愧。拿到神面前交账的时候,你的良心没有责备,你说:“这个本分虽然在神那儿给打六十分,但我是用尽全身的力量做的,是用了全心做的,我没偷懒、没耍滑,也没保留。”这是不是就把尽本分尽心、尽意、尽力这几样实际运用到现实生活当中了?是不是就活出这几样真理的实际了?你活出这几样实际的时候,你心里是什么感觉?是不是就觉着自己活得有点人样了,不像行尸走肉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常常揣摩真理才能有路行》

有的人看外表也没有什么大问题,没打岔搅扰,没做恶人做的事,也没走敌基督道路,尽本分也没出什么错,没出什么原则性的问题,但不知不觉就被显明了,这是怎么回事?人看不出问题,神鉴察人心肺腑,神能看出问题,时间长了,他一直不悔改就该被显明了。一直不悔改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他做事总是一种错误的态度,应付糊弄的态度,大大咧咧的态度,从来不用心,更谈不上尽心,出点力气也只是走过程,谈不上尽力,他的过犯不断。在神眼中,从来没有看到他悔改,改变他应付糊弄的态度,就是他不弃掉手中的恶向神悔改,神没有看到他悔改的态度,没有看到他态度的扭转。他一味地用这种态度、方式对待自己的本分,对待神的托付,这样一种执拗、刚硬的性情始终没有改变,而且他从来不感觉自己亏欠神,从来不感觉自己这种应付糊弄是过犯,是恶行,他心里没有亏欠,没有愧疚,没有责备,更没有控告。长期下来,神一看,这人不可救药了。无论神怎么说,无论他听了多少道,明白多少真理,他的心不被感动,心态不转变,不扭转,神说:“这人没有希望了,怎么说也不能打动他的心,怎么说也不能让他回转,用任何的方式也改变不了他,这个人已经不配尽本分了,不配在我的家中效力了。”为什么呢?就是他尽本分、作工作,不管给他多大的宽容、忍耐都不能达到果效了,不能使他变化,不能让他做得更好,不能让他走上真正追求真理的道路,这个人不可救药了。当神确定一个人不可救药的时候,神还会紧紧地抓住这个人不放吗?不会了,神要放手。有些人总求:“神,你放开我吧,别让我受这个罪了,别管教我了,让我自由点吧!让我应付糊弄一下吧!让我放荡一下吧!”他不想受约束。神说:“你既然不想走正道,那神就放手,放任自流,你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神不拯救你了,你不可救药。”不可救药的人有没有良心知觉?有没有亏欠?有没有控告啊?能不能感觉到从神来的责备、管教、击打、审判?感觉不到了,这些都意识不到了,心里对这些已经淡薄了,甚至没有了。人走到这个地步,心里已经没有神了,还能达到蒙拯救吗?不好说了,信到这个地步就麻烦了。你们知不知道该怎么追求、怎么实行、选择什么道路能避免这个后果,保证不会出现这种情形?最主要的,首先得选择好正确的道路,然后就要注重把最现实的该尽的本分尽好,这才是最重要的。最直接、最能体现人与神之间关系的纽带就是,神托付你办一件事,神交代给你一个任务,你怎么对待,你应该有的态度是什么,最直观的就是这个问题。抓住这个关键,把神给的托付办好,你与神之间的关系就正常了。神交代给你一个任务,或者告诉你尽一方面本分,你的态度很敷衍,不认真,不当回事,这是不是正好与尽心、尽力相违背?所以说,尽本分的态度很关键,选择的方式、道路也很关键。对待本分应付糊弄,用一种轻慢的态度去对待,结果是什么?结果是你能尽好的本分你也尽不好,达不到合格,神对你这种尽本分的态度很不满意。本来你如果正常地寻求、配合,绞尽脑汁,全心全意地去做,把精力百分之百全都用上,一段时间就为这个事操劳、用心、思想或者查资料,全身心扑到这个事上,你能这么配合,神就在前面带领你,你不用费很大力气,在你竭力配合的时候,神就给你安排好了。若是你偷奸耍滑,中途起歪心跑外道了,神就不理睬你了,这次机会你就失去了,神会说:“你这个人不行,没法用,你靠边站吧。你不是喜欢偷懒吗?你不是喜欢偷奸取巧吗?你不是喜欢歇着吗?那你就歇着吧。”神把这次的恩典、这次的机会留给下一位了。你们说,这是受亏损还是占便宜呀?这亏损太大了!

——摘自神的交通

人尽本分其实就是将人原有的即人本能及的都做到,那人就尽到自己的本分了,至于人在事奉中的弊病,那是在逐步的经历中、在经历审判的过程中逐渐减少的,并不拦阻也不影响人的本分。若有人害怕在事奉中存有弊病而停止事奉或后退让步,那这样的人是最懦弱的人了。人在事奉中若不能将人该表达的表达出来,不能做到人本能所能及的,而是糊弄、应付,那人就失去了一个受造之物该有的功用,这样的人就是所谓的“庸才”,是无用的废物,这样的人还怎么能称之为堂堂的受造之物呢?不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腐朽之物吗?若有人说他是神自己,但他并不能发表神性的所是,不能作神自己的工作,不能代表神,那这人无疑不是神,因他并没有神的本质,神本能作到的在他身上并不存在。而人若失去了人本能做到的那他就不能称为“人”,也不配站在一个受造之物的位置上,不配到神的面前来事奉神,更不配得到神的恩典,神的看顾、保守与成全。许多人失去了神的信任之后便没有了神的恩典,他们不但不恨恶自己的恶行而且还大肆宣传神的道并不正确,更有悖逆的竟否认神的存在,这样的人,这样的悖逆,怎么能有资格享受神的恩典呢?人没能尽到人的本分已经是相当悖逆神了,已经是亏欠神很多了,而人却反过来喧骂神的不对,这样的人还怎么能有资格被成全呢?这不就是被淘汰受惩罚的前兆吗?人在神的面前不尽自己的本分已是罪恶滔天、死有余辜了,而人却厚着脸皮来与神讲理,与神较量,这样的人有什么成全价值呢?人不能尽到自己的本分理应为此感到内疚、感到亏欠,应恨恶自己的软弱无能、恨恶自己的悖逆败坏,更应为神肝脑涂地,这才是一个真实爱神的受造之物,这样的人才有资格享受神的祝福、应许,有资格接受神的成全。在你们中间的大部分人又是如何呢?你们又是如何对待在你们中间生活的神呢?你们又是如何在他面前尽你们的本分呢?做到仁至义尽、肝脑涂地了吗?你们的奉献怎么样?你们从我所得的还少吗?你们会分辨吗?你们对我的忠心如何?对我事奉得又如何?而我赐给你们的、为你们所作的又如何呢?你们都作过衡量吗?你们都曾用你们仅有的一点良心衡量、比较过吗?你们的言行能对得起谁呢?难道就你们这一点点奉献就能对得起我所赐给你们的全部吗?我对你们一心一意没有丝毫选择,而你们对我却是心怀鬼胎、三心二意,这就是你们的本分,是你们仅有的一点功能,不是这样吗?难道你们不知道你们根本没尽到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吗?这样你们怎么能称为受造之物呢?你们自己都发表什么、活出什么你们自己不清楚吗?你们不能尽到自己的本分还想求得神的宽容与神丰富的恩典,那些恩典不是为你们这些分文不值的小人预备的,乃是为那些没有所求、甘心献身的人而预备的。你们这样的人、这样的庸才根本不配享受天上的恩典,只有苦难的日月与那不尽的惩罚与你们相伴!你们若不能为我尽忠,那你们的命运就是受苦,不能对我的话与我的作工负责,那你们的结局就是惩罚,什么恩典、祝福、国度的美好生活与你们无关无份,这是你们应得的下场,是自食其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神的职分与人的本分的区别》

上一篇: 59 如何提高尽本分的效率

下一篇: 61 如何解决尽本分怕担责任的问题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第一百一十八篇

谁起来见证我儿,我加给他恩典,谁不起来见证我儿,而是抵挡,用人的观念衡量,我就把他毁灭。必须人人都看清!见证我儿便是对我的敬畏,见证我儿便是满足我的心意。不要只尊重当父亲的,而欺压做儿子的,这样的人是大红龙的后代,我不需这样的家伙为我儿作见证,我要把他灭于无底深坑。我要让忠心、诚…

第四十篇

人都在注目观望我的一举一动,似乎我要将天压下来一般,人对我的所有作为总是感到莫明其妙,似乎我的作为人无法测透一点,所以,人总是在看着我的眼色行事,深怕“得罪上天”,被打下“凡间”。我不抓人的把柄,以人的不足为我作工的对象,此时此刻,人便甚是高兴,以我为自己的依靠。当我给予人时,人…

附加:第二篇

当人都看见实际神的时候,当人都亲自与神自己同生活、同行动、同起居的时候,人心中都把以往多年来的“好奇”放下来了。以往说认识神只是初步,虽说认识,但人心中仍有许多难解的疑云:神到底来自何处?神到底吃不吃饭?神是否与一般人大不相同?在神的心里是否是处理所有的人都易如反掌、不在话下呢?…

第三十四篇

全能神是全能、全成、完完全全的真神!他不仅拿着七星,带着七灵,有七眼,揭开七印,展开书卷,他更是掌管七灾、七碗,揭开七雷,他也早已响起七号!他所创造的万物、他所成全的一切都当向他赞美,向他归荣耀,高举他的宝座。全能神啊!在你就是一切,你已成全了一切,在你全是成全,全是明亮,全是释…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