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 如何对待人的监督

相关神话语:

虽然现在许多人都尽上本分了,但是还没有完全达到进入真理实际,不是顺服神的人,只不过是人有好的愿望,有喜爱真理、喜爱正面事物、追求真理的心志,但这个心志能维持多久是个未知数。这个未知数就给人带来很大的变数,人随时随地就能撂挑子,随时随地就能应付糊弄、凭己意做事,也随时随地流露败坏性情,这是常见的事。所以,基于人的这些表现,在没达到被成全之前,人都是不可靠的,言外之意就是还没有达到让神完全信赖的程度。神都不信赖你,那你是不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呢?肯定不是。所以说,对待人最好的原则就是监督,观察,深入了解。这么做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维护神家工作,其次是为了能够及时地对付修理,纠正人的错误,及时地供应、扶持人的各方面不足。这对人是有益处的,是为了帮助人能走上正道,尽本分能按着神的要求、按照原则去做,别打岔、别搅扰,别做无用功。这么做的目的纯属就是对人负责,对神家工作负责,并没有任何的恶意。如果有的人说,“原来神家对待人的原则、方式是这样的,那以后得小心点了,在神家没有安全感,处处都有人盯着,这本分不好尽啊”,这话对不对?哪类人能说这样的话?不信派、谬种、不通灵的人,他不明白真理,好说这样的话。这是什么话?是不是论断、定罪的话啊?这是对真理、对正面事物论断、定罪的话,能说这话的人不是接受真理的人。

对于神家对待人的这个原则,你们是不是都能接受?(是。)如果你能接受神家对你的观察、监督、了解,这就太好了,这有助于你能尽好本分,达到合格地尽本分,满足神的心意,这对人是有益处、有帮助的,没有丝毫的坏处。所以,人了解了这方面原则之后,是不是就不应该有任何抵触、防备的情绪了?即便有时候了解你、观察你,监督你的工作,那也不是冲你这个人去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你现在尽的本分,作的任何一项工作,都不是哪个人的活计,这涉及神的工作,是关乎到神工作的一部分。所以,任何一个人对你监督、观察,或者深入了解,想跟你交交心,看看你这段时间的情形怎么样,甚至有时对你态度严厉一些,有一些修理对付、管教、斥责,这都是因着对神家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所产生的,你不应该有任何负面的想法,也不应该用负面的情绪来对待。能接受人的监督、观察、了解,这代表你从心里接受神的鉴察了。如果人的监督、观察、了解你都不接受,你都能反抗,那你就能接受神的鉴察吗?神的鉴察比这个细微、深入、严厉多了,神要求的比这个具体、严谨、深入得多,人的这些你都接受不了,那你说你能接受神的鉴察,这不是一句空话吗?所以说,一个人能接受神的鉴察、神的检验,那首先得接受神家、带领工人或者弟兄姊妹对你的监督。有的人说:“我有人权,我有我的自由,我有我的工作方式,处处接受人的监督、检查,这样活得不是太窝囊了吗?那我的人权在哪儿?我的自由在哪儿?”这话对不对?人权、自由是不是真理?(不是。)那它比真理高还是低啊?(不能与真理相提并论。)人权、自由是人类社会相对文明、高尚的一种对待人的方式,但是在神家,神的话、真理高于一切,两者不能相提并论。所以说,在神家无论做什么,不是根据外邦世界高的理论或者高的知识学问,而是根据神话、根据真理。那某些人说他要人权、要自由,这很显然不合乎尽本分的原则。你是在神家尽受造之物的本分,不是在社会上打工挣钱,所以你在神家要找回人权、维护人权、维护自由,这样的说法是邪说谬论,在神家根本就不成立。带领监督你的工作这是好事,他能监督你的工作证明他是合格的带领,是一个好带领。如果给你充分的自由、人权,你可以为所欲为、随心所欲,带领也不管,也不监督,从来不责问你,也不检查你的工作,发现问题也不吱声,对你不是哄就是商量,这是不是好的带领啊?(不是。)很显然,这个带领是在坑你,他纵容你作恶,纵容你违背原则,纵容你为所欲为,这是把你往火坑里推,这不是一个负责任的、合格的带领。反之,如果他发现你工作中的问题能够及时地指责、监督或者揭露,对你的追求也能及时地给予指正、帮助、扶持、供应,在他的监督、指责、供应、帮助之下,你对待本分不对的态度改变了,一些谬妄的观点放下了,自己的想法、出于血气的东西逐渐地少了,能够心平气和地接受对的、合乎原则的说法、观点了,这对你是不是有好处啊?这益处就太大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分辨假带领 七》

神家对待人的方式是监督,深入地观察、了解,目的是为了把工作作得更好、更具体,出现偏差能及时纠正。这样做是每一个人的责任,也是在实行神的话,当然也是合乎原则的。合乎什么原则呢?就是对本分忠心、对工作认真负责的原则。这是不是真理?(是。)如果你的带领、负责人或者你身边的弟兄姊妹常常监督你、观察你,想深入了解你,同时也想帮助扶持你,你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态度对待这事?是反抗、防备、抵触,还是虚心地接受呢?(虚心地接受。)虚心接受指什么说的?就是这一切从神领受,别凭血气对待。如果真有人想帮助扶持你,想对你负责任,想对你手中的工作负责任,那这不是出于撒但的,不是出于血气,不是出于恶意,而是出于对神家工作负责的态度,是从神来的。你应该从神领受,而不是凭血气对待,用人的方式防备、抵触,这都不对,都不合原则,这不是接受真理的态度。最好的接受真理的态度就是,任何对你有帮助的做法、说法、监督、观察、指正,甚至是对付修理,你都应该从神领受,别凭血气。凭血气这是出于恶者、出于撒但的,不是出于神的,不是一个人对待真理最正确的态度。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分辨假带领 七》

有的人接手了一方面工作之后,就开始一个人作了,不想跟别人商量,有难处也不想寻求别人的意见,就想自己把关,自己一个人说了算,即便有些人想帮助或者是了解工作,甚至提提意见,他都不接受。他是在什么情况下不接受呢?是在一种什么样的性情或者情形、心态下不能接受呢?哪些人的表现与不允许别人插手、过问、监督这一条是相符的?有些人尽的本分与一项业务或知识有关,他就认为,“我懂业务,我也懂这方面的理论,神把这方面工作交给我了,那我就自己作”。他常常以自己懂业务、是行内的人为理由,拒绝跟别人透露与工作有关的任何信息与工作进度,甚至工作当中出现的纰漏、错误他都不想让别人知道。一旦有人知道了,想过问或者参与,或者想了解一下,他都拒绝,他说:“我工作范围之内的事那是我的地盘,你没权过问,神又没交代给你,是交代给我了,我得保密。”这是不是合理的理由?保密对不对?(不对。)为什么不对?把工作情况,工作中出现的纰漏、问题,还有工作的打算、方向与别人交通一下,这算不算泄密呢?这不算,除非个别细节说出来会给教会带来环境,不适合跟别人说,这个可以。但要是以不泄密为借口,他工作范围之内的事都拒绝让别人知情,拒绝让别人知道,不管是普通的弟兄姊妹还是带领工人,他都抵触、拒绝他们过问、咨询、打听,这是什么问题?好比说,有件事他想这么办,别人跟他说,“要是这么办的话神家利益会受损失,你会走弯路,咱们能不能那么办?”他心想:“那么办的话别人不就都知道我这个不行了吗?这功劳不就变成你的了吗?不行,我宁可走弯路也不能按你那个办,就得按我这个办,神家利益损失就损失了,我的名誉、地位要紧,我的威望要紧。”他做的事即便错了也要将错就错,不允许任何人动。这是不是敌基督性情?这是什么性质?就是不以神家利益、神家工作为主的原则去作工作,而是以他个人的利益、威望、地位为主,神家的利益也得围绕他个人的利益转,这样他才能通过,否则的话,谁也别想插手、过问他的工作。

——摘自《揭示敌基督·只让人顺服他,而不是顺服真理、顺服神(二)》

有些人一听说别人要插手、监督他的工作,他是什么态度?“监督可以,我接受监督,过问也行,但你要是真监督的话,我这工作就没法开展了,我放不开手脚。你总说了算,让我做执行者,那我就没法作了,一山不容二虎啊。”这是不是一种理论?这是敌基督的一种理论。说这话的人是什么性情?是不是敌基督性情?什么叫一山不能容二虎啊?上面过问一下,你做事就违背真理了?上面要是不过问,你做事就不违背真理了?过问一下你就能做错事吗?上面就能把工作搅黄了?你们说,上面辅导工作,过问、监督工作,是为了工作作得更好还是作得更坏?(更好。)那为什么有些人就不接受这个更好的结果呢?这就是性情,不由自己。别人一过问,他就不是滋味,觉得自己的利益分摊给别人了,自己的地位、权力分摊给别人了,他就不舒服。他觉得自己的计划、步骤被打乱了,这还能行!上面提拔一个人与他配搭,他就想,“我不打算用这个人,可上面硬说这个人好,给提拔上来了,我心里别扭,跟他怎么配搭?跟他在一起怎么作工作啊?上面要是用他,我就不干了”。他嘴上这么说,事实上他真能放下地位吗?他放不下,他就是较劲。谁作什么工作对他的地位构成威胁了,不突显他了,搅他的局了,他就不同意。比如上面提拔一个人或者撤换一个人,他心里怎么想?“这也太不给我留面子了,也没通过我,怎么也得提前跟我说一声啊,我大小也是个官,这也太不拿我当回事了。”你是谁啊?这是你的工作吗?第一,这不是你的地盘;第二,这些人都不是跟随你的,为什么非得把你当回事呢?上面提拔一个人或者撤换一个人是有原则的。为什么提拔人?因为工作需要。为什么撤换呢?就是不需要了,他作不了这个工作。你不撤换,还不许上面撤换,这是不是胡搅蛮缠?有些人说:“要是上面撤换的话我多没面子,你背后跟我说一声,我撤换他,这是我的工作,是我分内的事,我撤换那多光彩呀!让大家一看,我能看透人,也能作实际工作。”有些人就要这个脸面,就讲这个理,这能不能行得通?能不能说得过去?这个说法不成立。神家作工作,一个是按照真理原则,一个是根据实际情况,尤其是上面提拔、撤换人或者作某项工作的辅导、指示,没有越不越级的说法。那敌基督为什么挑这些毛病呢?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不明白真理,就用人的头脑还有世界上那一套程序来衡量神家的工作。另外,他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保全自己,自己得有面子,不能让下面的人看出他的任何毛病。他得包装到什么程度?让人看到他无懈可击,什么毛病也没有,上面用他是合适的,弟兄姊妹选他是合适的,他是一个完美的人。他是不是想这样啊?这就是敌基督的性情。

——摘自《揭示敌基督·只让人顺服他,而不是顺服真理、顺服神(二)》

有的人上面交代给他一项工作,多长时间也没有一点儿进展,做得怎么样也不说,没有任何反馈。有些工作着急不能等,他拖了好长时间,到底做没做你也不知道,你就得过问。这一过问,他脸上挂不住了,说:“上面对人要求也太高了,这工作刚交代完才十来天就问进度怎么样了,我还能像机器似的连轴转哪?”他不让过问,这一过问他还挑毛病了。你们说,过问一般都是什么原则,在什么情况下过问的?一个是想了解工作进度,另外,想了解作这类工作的人是否合适,工作中有没有什么问题,多数是在这种情况下过问的。有些人对这种过问就有很大的抵触、反感,不愿让人过问,一过问他心里就有别的想法,总猜,总琢磨,“为什么这事刚说完就问?是不是不相信我、看不上我?不相信我、看不上我就别用我”。就这点事他都接受不了、不理解,这是什么问题?一方面,他不管自己作工作是什么效率,他只考虑自己的感受,不考虑神家的需要,更不考虑神的心意是否着急。他只考虑,“我一日三餐吃多少饭,我得干多少活,我得算计算计。另外,我才拿一点儿生活费,你让我做那么多活儿,我也不能连轴转哪,你也不能催命啊!”他不理解。这个不理解里面少什么东西?少忠心。他办这事的时候如果是头拱地地办,没有二心,那上面过问他会不会排斥?不会,因为两个人的心思是一样的,是有互动的,互相是理解的。他不理解那只有一种情况,他想把这个工作当饭碗、当资本,干点活儿应对上面,他是把它当成一种职业,捞取资本,捞取资历,当成得赏赐的一种条件,没当成自己的本分、义务。如果有人过问或者监督,他就会有反感、抵触的心理,这个问题出在哪儿?问题的实质是什么?就是对待这项工作的态度。如果他接手这项工作是当成本分来尽的,他就会考虑:我怎么做是有忠心?怎么做能够体贴神的心意,急神所急、想神所想?怎么做能让神家的利益不受一丁点儿损失?怎么做是按照真理原则办事?怎么做是有真心,是尽到责任了?他如果这么想的话,那有人过问,他就觉得,“幸亏有人过问了,我就想找个人商量,赶紧给我把把关,看看我做得怎么样”,他愿意让人过问,他高兴、巴不得呢。因为他怕一个人做这些事、决定这些事万一有个差错、漏洞,一旦造成损失了,没有人能弥补,这个责任承担不起。这是一种责任心,也是一种忠心的表现。那个不让过问的人呢,他说,“我的事我做主,你不用管了!”他就自己琢磨,由着性子,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怎么做对自己有利就怎么做,谁也别想打听,谁也别想知道实情。你问他:“这事办得怎么样了?”“等着吧。”“那事的进度怎么样了?”“快了。”就两个字两个字地往外迸,这明摆着就是不想跟你多说。你再问他就不耐烦了,“这点事还一个劲儿地问,好像我做不成事,不是那块料似的”,他就不愿意让人问。你要是问多了,他就说,“你拿我当驴马使唤呢?”他不是把这项工作当成本分来尽,而是当成得赏赐或者积累资本的一种筹码,所以他作工作就是这种态度。他不想让别人插手,因为什么?他付了代价,付诸心血、花费了时间去做这件事,最终的功劳一定得是他自己的,不许别人分享。所以你要问细节,他生怕透露给你之后你再给他提点建议,到最后说功劳是两个人的,他能同意吗?他不同意。他就想独树一帜,功劳是自己的,所以不管是好的想法、坏的想法,成熟的想法、不成熟的想法,做过的还有没做过的,他都不想别人插手、参与。言外之意是什么?他是主要负责人,这个功劳只能归他一个人,其他任何人都没有知情权,没有参与权,没有过问权,更没有监督权,甚至他也不想让上面知道。这是不是很麻烦?这是什么性情?这就是撒但的性情。撒但做事就不许任何人插手,它就想掌控一切,谁监督、监管都不行,谁插手更不行,敌基督是不是这样做事?这种人一方面是没有正常人性的理性,另一方面是太狂妄。任何一个人无论做什么事都需要人配搭,都需要人帮助、提点,哪怕是别人做你的帮手,你都需要。没有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是独立的,什么事都不需要别人帮助,一个人就能这样活一辈子。那样的人是什么人?有病了,不正常了,得自闭症了,这类人不跟人沟通,他那是一种病症,不由自己。如果说理智、思维都正常,但就不愿意跟别人沟通,做什么事都不想让别人知道,就想偷偷摸摸地做,隐秘地做,在私下里做,搞暗箱操作,别人怎么说也不听,这样的人就是敌基督。

——摘自《揭示敌基督·只让人顺服他,而不是顺服真理、顺服神(二)》

有些敌基督从事一项工作之后,如果上面过问工作情况、人事情况,他们只是敷衍,说一些皮毛的事,说一些他们认为你可以知道并且知道后不会有什么后果的事,剩下的如果你再过问,他就认为你是在干涉他的本分,干涉他的“内政”,他就不跟你多说了。这是不是也是拒绝过问、监督?你再问他就打马虎眼,就欺骗、掩盖。如果谁要说、谁要漏,他就阻止、打断,甚至威胁,“你要是说了被上面对付,这责任你担着,要对付就对付你。”这是不是要搞独立王国?上面过问都不行,任何人对他工作范围内的事都没有知情权,也没有咨询权,更没有发表建议的权利。如果他插手了一样工作,那这个工作范围内的事只能他一个人说了算,只能他把关,只有他能随便地做、随便地说,他怎么做都有理,一旦有人过问,他采取的办法是什么?敷衍、掩盖,还有欺骗,甚至给你一些假象。好比说,有些人做福音执事或带领,一个月只得了三个人,正常情况下应该能得三十个人,他觉得只得三个人没法交代,报人数的时候就在后面加个零。有人知道了,说他这是欺骗,他说:“什么欺骗!这个月没得三十人,下个月得三十人补上不就行了吗?”他还有理了呢。谁要对这事求真,想报告实情,在他那儿就通不过,他就要打压你、处理你,就要除掉你。他认为这是给他找麻烦,是跟他过不去。他作工作寻不寻求原则?他不寻求。那他作工作的原则是什么?就是保住饭碗,所有的坏事都不能漏,做事的动机、方式方法都不能漏,得严格地保密,这些在他那儿就是机密。对这类人来说最敏感的话题是什么?你问他:“这段时间在做什么?尽本分有没有果效?你工作范围内有没有打岔搅扰的?你处理得怎么样?工作作得到不到位?尽本分有没有忠心?你作的这些工作决定有没有对神家利益造成重大损失?有些带领不合格有没有撤换?有些比较好的人有没有提拔?有没有打压过对你不服的人?你个人的生命进入怎么样?你是什么人啊?”这些话题对他们来说最敏感,他们最怕你问这些话题,还没等你问就赶紧找别的话题掩盖。他们想用各种方式误导你,让你不知道实情到底是什么,总是给你一种朦胧的状态,让你看不到他的工作到底作到什么程度了。这类人对神有没有真实的信?有没有敬畏?没有。他们从来不主动汇报工作,从来不主动汇报自己工作中的失误,对自己在工作当中遇到的难处、困惑也从来不问、不寻求、不敞开,甚至掩盖、蒙蔽、欺骗。作工作一丁点儿透明度都没有,非得上面抠、追问才勉强说一丁点儿,剩下的自己心里认为不该说的,宁死也不说,宁死也不露话题,就假装没听懂。这是不是敌基督性情?他们对于上面指导工作是什么态度?表面答应,拿着本子或电脑一个劲儿地记。那他过后是不是应该作工作了?是不是应该接受了?事实上他真接受了吗?当场记那是做表面文章,是做样子给你看,其实他心里是怎么想的?他作工作有一个最高的准则,“这工作交给我了,那就由我说了算,县官不如现管,我就有这个权力。你选我,让我尽这个本分,那我就说了算,我想怎么做那它就是最高真理、最高原则,要不你就别让我干,辞退我”。这是什么性情啊?这是不是敌基督性情?这很麻烦。你插手过问一下都不行,咨询、打听一下都不行,他就特别敏感,“坏事了,是不是露馅了?是不是上面听到什么风声了?谁泄密了?”他把脑子里能想到的人都过一遍,然后滤出两三个,锁定他们,这些人就要遭殃了。这就是敌基督性情。

——摘自《揭示敌基督·只让人顺服他,而不是顺服真理、顺服神(二)》

敌基督这类人接手任何工作都不容许别人插手、过问、监督,这个“不容许”有几种表现。一种干脆就是拒绝,“你别说,别问,也别打听我的事,你想都别想,到了我的地盘,针插不进,水泼不进,全由我说了算,我一手遮天,我说什么对那就是对的,我说什么不对那就不对,外来的人休想知道这里面的实情,在这儿我就是王,我就是天!”这种是主观的拒绝,直接拒绝。还有一种是表面接受,“行,咱们交通交通,看工作怎么作”,但真有人提出来要过问,要插手、参与他的本分或者工作,他是什么态度?干脆就不接受,三说两说就把你否了。他想方设法地辩,把不对的说成对的,把反面的说成正面的,他就说出一种理论来。其实他心里知道这么说是强词夺理,这么说是唱高调、是理论,根本就没有人家那个高,但是他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即便自己说的错,别人说的对,也得把别人那个对的变成错的,把自己这个错的变成对的执行下去,他不允许对的东西在他这儿贯彻、落实下去。这是不是拿神家工作当儿戏、开玩笑?这是不是不接受监督、过问?他这个“不容许”绝对不是明目张胆地告诉你,“你不许来,你来我不让你进门,你来我整死你”,他不这么做。他有时候是用一些手段,表面看着很敬虔,说“你帮助帮助我们,给我们交通交通吧”,别人以为他是真心的,就跟他交通,说说实情。他心想,“你是这么看的呀,我得跟你理论理论,把你这个看法颠覆了,让你放下你的看法,我得迷惑迷惑、玩弄玩弄你”。这是不是接受的态度?(不是。)这其实就是不容许别人插手。那他为什么还给别人一个外表的假象,有那样的态度呢?就是要骗你。他如果直接拒绝,在神家能不能站立住啊?(不能。)尤其现在有些人有点分辨,不就把他看漏了吗?一旦被看漏,他以后能不能选上带领就不好说了。所以说,他得做点表面文章,走走过程,让大家觉着,“你看我们带领多敬虔,多寻求真理啊!我们带领为我们的生命着想,为教会工作着想,尽本分肯付代价,我们下次还选他”。其实那人一走,他就告诉大家,“咱们聚咱们的,说说咱们的实际情况。他刚才说的那些都对,但是教会跟教会的情况不一样,他们那些人多数都有文化、有知识,咱们这些人多数文化低,跟人家比够不上啊!他讲的那些东西都是高的道理,咱们不讲那些,咱们就讲最基本的、最实际的,比他那些更实在”,大家一听受迷惑了。敌基督一方面在外面做点假象,另一方面在内部还做统战、迷惑、洗脑的工作,两方面同时进行,有没有手段?他在外面那么做,让大家认为他对工作挺负责任,能放下身段,放下地位,不是专权的人,能接受上面或者其他人的监督;同时,他还给弟兄姊妹“讲清”利弊关系,“讲清”不同情况。他的目的是什么?就是不接受别人的插手、过问、监督,还要让弟兄姊妹认为他这样做是有理由的,是对的,是合乎神家工作安排的,也是合乎一个带领做事的原则的,他守住了原则。他这样做,下面的人有没有能分辨他的?估计短时间内多数人没分辨,看不透这事,就被他迷惑了。

——摘自《揭示敌基督·只让人顺服他,而不是顺服真理、顺服神(二)》

凡是接手任何工作都不允许别人插手、过问,总想隐瞒、总想遮盖的,这里面没好事,都是些见不得人的事。如果做事正大光明,合乎真理,合乎原则,自己问心无愧,有什么可担心的?有什么不可启齿的呢?为什么不许别人过问、插手?怕什么呀?分明是里面有鬼,这“鬼”太多了。敌基督就想办法遮盖、包庇,制造假象,甚至明目张胆地欺骗,结果是什么?神鉴察一切,在神眼中一切都是公开、都是显明。现在不知道,那不是神真的不知道,是还没到神搭理你的时候,等到搭理你的时候,一切都是公开、都是显明。所以你说“我不想让你插手、过问”,这事成不成立?(不成立。)只有敌基督这类不通灵的蠢货,有天使长本性的这些蠢货,他们才会认为,“只要我捂得严实,只要我不让你插手、过问,不让你监督,那你就什么也不知道,一切都掌控在我的手中”。他以为这样神就不能作王掌权了,他就作王掌权,就控制局面了,是这个事实吗?不是,别傻了,圣灵鉴察一切,神鉴察一切。好比说,今天你做这事神鉴察了,没显明你,是给你留有悔改机会;明天你做那事心里忐忑,你还是不交代、不悔改,神也没显明,给你机会;后天这事你没说,没有人知道,但神还给你留机会,等待你悔改。有一天神不想给你机会了,神恶心你、厌憎你了,把你这个人放弃了,从内心深处不想拯救你了,想把你踢出去了,那神显明你是分分钟的事,用不着你掩盖,也用不着你拦阻,丝毫没有用处。你有多大的手,你能遮住天吗?你有多大的能力,你能遮盖住神的双眼吗?人有多大本事,说“这事我就不让神知道,我就捂着,我捂好几层”,能捂住吗?那是人愚蠢的想法。神到底多么全能,在神的话中人已经能感受到一丁点儿端倪了。神真正的实质,神真正的全能、能力是人想不到的,你臆测也没用,你估量也没用,不可估量!有一首歌是怎么唱的?(“神的作为不可估量”。)这是神的实质,这是神身份、实质的真实流露。你不用臆测,不用揣度,你就相信这话就对了,你就不会做这类蠢事了。人都以为自己很聪明,拿一片树叶遮住眼睛,说:“你能看着我吗?”神说:“不但能看着你整个人,连你的心、你来人世多少回都看着了。”人就傻眼了。别自作聪明了,别觉得“这事神不知道,那事神也不知道,弟兄姊妹都没看着,谁都不知道,我自己心里有小算盘,你看我多聪明”。在这个世界上,不明白真理的人、不相信神是全能的人都不是聪明人。只有一类人是聪明人,相信神鉴察一切,相信神能看到一切,也相信神主宰一切,这样的人是绝顶聪明的人。如果你心里有个想法,“这事我是这么想的,也想这么做,因为这么做对我自己有利,这心里话就不想跟别人说,也不想让人知道”,当你意识到这么做不对的时候你该怎么办?你应该掌自己的嘴,教训自己。你以为你不说神就不知道吗?其实你这么想的时候神就知道你的心了。怎么知道这事呢?神把人的本性实质都看透了。那神为什么在这事上不揭示你呢?就是这事不揭示你自己慢慢也能明白,因为你吃喝的神话太多了,你有良心、有思想、有心思,你自己应该会琢磨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神给你时间、给你机会让你慢慢琢磨,看看自己是不是愚蠢。你琢磨两天就认识到了,自己愚蠢,自己傻,这事不应该瞒着神。不管什么事向神都是赤露敞开的,都是坦诚的,这是人在神面前唯一应该保持的状态与情形。就算你不敞开,其实你在神面前也是敞开的。在神那儿,无论你是否敞开神都知道,如果看不透这一点,这是不是愚蠢?那怎么做聪明人?既然知道神鉴察一切,神什么都知道,那就别以为神不一定知道,既然能确定神在暗中察看人心,聪明人就应该坦诚一点、单纯一点,做诚实人,这是明智之举。

——摘自《揭示敌基督·只让人顺服他,而不是顺服真理、顺服神(二)》

你们怕不怕走敌基督道路?(怕。)光怕有用吗?没用,解决不了问题。“怕”不是实行的路,你得与大家和谐配搭,什么事都跟大家交通、商量,让大家都知道原则,知道具体的思路、方案,这是不是就避免你独断专行了?另外,你得学会让大家监督你,自己的想法、自己的败坏性情能向大家敞开,能与大家交流,这样有利于身边的人监督你。监督当然不是最主要的目的,主要是当你走错路的时候,当你要做错事的时候,当你要独断专行的时候,身边能有人提点你,能帮助你不走错路、不犯错误,帮助你在要犯错的时候作出正确的选择。如果有人这么帮助你、提醒你,那对你来说无形中就是保守。所以说,你别总防备弟兄姊妹、防备身边的人,也别总伪装自己、包裹自己,不让别人了解你、看透你。你一防备就失去了不少蒙拯救的机会,你防备那你心里就总有鬼,你就容易做错事、走错路,等犯错了就傻眼了。到那时你心里会怎么想?“早知现在,当初跟弟兄姊妹和谐配搭、敞开交通,能够正常相处多好啊!总防备别人,结果别人都没犯错,自己先走错路了。还以为防备别人自己就不会走错路,结果越小心眼儿,越防备别人,越想显露自己,还越先出丑,这是多丢人的事啊。”选择正确的实行路途、实行原则,这能让你们蒙保守,能尽好本分,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不走错路,不至于失败、跌倒,甚至不至于被定罪。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尽好本分必须有和谐配搭》

上一篇: 63 如何解决独断专行

下一篇: 65 怎样达到和谐配搭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第十三篇

你们现在的光景,就是严重持守“己”的观念,宗教打岔比较严重,不会在灵里行事,摸不着圣灵工作,拒绝新亮光。白天看不见太阳,是你瞎眼,不认识人,总离不开“父母”,灵里没有分辨,不认识圣灵工作,吃喝没有头绪,自己不会吃喝是问题。现在圣灵工作一天天在飞速向前,每天都有新的亮光,每天都有新…

附加:第二篇

当人都看见实际神的时候,当人都亲自与神自己同生活、同行动、同起居的时候,人心中都把以往多年来的“好奇”放下来了。以往说认识神只是初步,虽说认识,但人心中仍有许多难解的疑云:神到底来自何处?神到底吃不吃饭?神是否与一般人大不相同?在神的心里是否是处理所有的人都易如反掌、不在话下呢?…

第一百一十三篇

我所作的每件事都有我的智慧在其中,但人根本测不透,人只能看见我的作事、我的说话,但人却看不见我的荣耀,看不见我的本体显现,因为人根本就没有这个能力,所以我在不改变人的情况下,我与我的众长子回到锡安改变形像,让人从中看见我的智慧,看见我的全能。现在人所看见的我的智慧、我的全能,只不…

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七

神的权柄、神的公义性情、神的圣洁概述祷告完了,你们的心是不是安静在神面前了?(是。)人的心能安静下来,人就能听明白神话,就能听明白真理;如果安静不下来,你的心总飘着,或者总想别的,就会影响你聚会听神话。我们这段时间主要讲的内容中心是什么?都回想一下重点。关于认识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