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 怎样解决说谎的问题

参考圣经:

“你们是出于你们的父魔鬼,你们父的私欲你们偏要行。它从起初是杀人的,不守真理,因它心里没有真理。它说谎是出于自己,因它本来是说谎的,也是说谎之人的父。”(约8:44)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作:就是从恶里出来的)。”(太5:37)

相关神话语:

神要求人做诚实人,就证明神很厌憎诡诈人,神不喜欢诡诈人。神不喜欢诡诈人就是不喜欢诡诈人的作法、他的性情以至于他的存心,就是他办事的那个方式神不喜欢,所以,我们要想让神喜悦,首先就得改变我们的作法、生存方式。以前我们凭着谎言、凭着伪装在人群当中生活,以这些为资本,以这些为生存的根基、为生命、为基础来做人,这是神所厌憎的。在世界外邦人群中,你不会玩手腕、玩诡诈可能不好站立,就只能说谎话、玩诡诈,用诡诈、阴险的手段来保护自己、伪装自己,来求得更好的生存。在神家恰恰相反,你越会玩诡诈,越会用高级手腕来伪装自己,来包装自己,那你就越站立不住,神就越厌憎这样的人,弃绝这样的人。神已经命定好了,只有诚实人在天国里才有份,你如果不做诚实人,如果在生活当中不朝着诚实人的方向去实行,去亮自己的相,那你永远不可能得着神的作工,得着神的称许。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做诚实人最基本的实行》

要想蒙拯救,就得先做诚实人。最终神得着的人有一个标志,你们知不知道是什么?《圣经·启示录》里有那么一句话,“在他们口中察不出谎言来,他们是没有瑕疵的”。“他们”是指谁?就是指被神成全、被神得着、蒙神拯救的这些人。神是怎么形容这些人的?这些人做人的特征、表现是什么?(没有瑕疵,口中察不出谎言来。)没有谎言你们应该都明白、都能领会,就是诚实人。没有瑕疵指什么呢?神是怎么定义没有瑕疵的人?没有瑕疵的人是能敬畏神远离恶的人,是能遵行神道的人,这样的人是神眼中的完全人,是没有瑕疵的人。人每天撒谎是不是有瑕疵的人?说话、做事总凭己意,这是不是瑕疵?做点事总邀功,总向神讨赏,这是不是瑕疵?从来不高举神,尽见证自己,这是不是瑕疵?尽本分尽琢磨应付糊弄、藏奸取巧,这是不是瑕疵?等等这一切败坏性情的流露,在人没得着真理之前都是瑕疵。这些话你们记住了吧!衡量人生命进入是否有长进,还有一个指标就是:你在做诚实人上有没有进入,在你口中能察出多少谎话,你的谎话是减少了还是和原来一样。如果你觉得自己已经有长进了,但是你的谎话一点也没少,这是不是生命长进的正常表现?你连做诚实人都没有进入,你能有什么长进呢?你都没有变化,你的败坏性情还是原封未动。做诚实人,这是衡量人有无生命长进的一个指标,人自己得会对号。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生命有长进的六个指标》

人在日常生活中都说了许多废话、谎话、无知的话、愚蠢的话、辩解的话,说这些话基本都是为了面子,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这些话是不是都属于败坏性情的流露?如果你把这些东西都解决了,你的心就得洁净了,你就变得越来越单纯,越来越诚实了。比如说几个人在一起聊天,有的人说他去过上海,有的人说他去过台湾,还有的人说他去过德国,人家问你去过哪儿,你琢磨琢磨,“要是说哪儿也没去过,就在自己家乡那小县城呆着了,这多没面子。为了不让他们小瞧我,我说去过哪儿能不逊色呢?去过广州?好像也不是太理想”,于是你说:“我去过香港。”一念之差说了谎,你没做诚实人。你不能做诚实人是怎么造成的?其实就是为了面子,人放不下、看不透,冲不破这一关,为了面子就能说谎。说完之后,人问你去香港玩了几天,你说“去了七天”,又说一句谎话。为什么说这句谎话呢?(圆上一句谎。)人又问:“去香港哪些地方玩了?”你琢磨琢磨,就说:“我去旺角了。”“旺角那地方怎么样啊?”你不知道那地方怎么样,但你琢磨着不能露馅,就说“反正香港那地方到处是人,主要就是人多”,又一句谎话说出来了。越说越不踏实,人再往下问你就该跑了。你说这些谎话是为了什么?都是为了面子,打肿脸充胖子,跟人攀比,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人格,结果反而丢了面子,丢了人格,丧失了尊严。因为你的谎话太多了,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谎话,没有一句是实话。你说完谎当时没丢面子,但是你心里感觉已经颜面扫地了,你的良心也会控告你不诚实,在你心里你会很轻看自己,瞧不起自己,“我怎么活得这么可怜呢?难道说一句实话就那么难吗?就为了面子非得说这些谎吗?我活得怎么这么累呢?”你可以活得不累,但是你不选择活得轻松、自由释放的路,你选择维护面子、维护自己的虚荣这条路,所以你就活得很累。你说谎挣来的面子那是什么?那是个空洞的东西,根本就不值钱。说谎出卖的是人格,出卖的是尊严。这些谎让人丧失了尊严,让人在神面前没有了人格,神不喜悦,神厌憎。这样做值吗?这个路对不对?不对,这就是没有活在光明中。你没活在光明中就感觉很累,就常常说谎又常常圆谎,绞尽脑汁地说很多废话,把自己折腾得够苦的,最后琢磨琢磨,“以后可不能说谎了,闭嘴不说,少说”,但是你克制不住,为什么?你放不下脸面、名誉这些东西,你只能用谎言来维护。你觉得用谎言能保住这些东西,其实你保不住,你不但没用谎言维护住你的人格、尊严,更重要的是你丧失了实行真理的机会。即使你维护住了面子、名誉,但是你丢掉了真理,失去了实行真理的机会,失去了做诚实人的机会,这是最大的亏损。

现在你们做诚实人有没有路途?就得在生活当中省察自己的一言一行,看别人是怎么实行的,然后能常常来到神面前,接受神的鉴察。比如你刚说完一句谎话,意识到了,“刚才有两个字说得不准确,我得赶紧承认、改正,让大家知道我刚才说的是谎话”,当时就改正了。总这么改正,你这么实行惯了,哪次要是再说谎,不改正你心里就不平安,神会帮你把关。这样实行的时间长了,你说话的水分越来越少,做事的掺杂越来越少,纯洁度越来越高了,这就是得到洁净了。做诚实人就是这样的路途。得逐步地、一点一点地变,越变越好,越变人越会说诚实话,不会说谎了,这种情形就对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做诚实人才能活出真正人的样式》

做诚实人说得再具体点就是做单纯敞开的人,不做藏着掖着的人,不做说谎的人,不做说话委婉的人,做一个直接的人,有正义感的人,能实话实说,首先得做到这个。如果发生一件事,有人问你这件事是谁做的,你知道是谁,但你俩关系不错,你不想得罪他,就说“好像是……不太清楚……”,这是不是诡诈?你总不把实情说出来,总藏在心里。藏在心里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不想得罪人,人际关系是第一位,不得罪人是第一位,实行真理说实话放最后。实在逼得没办法了,要是不说实话就不让你尽本分了,涉及到你个人的利益了,你觉得这次得说一回实话。你心里虽然这样想,但琢磨琢磨还是说,“好像跟他有关系,你问问他,我也不太清楚这个事”。又拐弯了,多诡诈呀!就说一句实话多难,多费劲啊!不知绕了多少个弯,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嘴都不听自己使唤。这是受什么控制了?这就是受撒但性情控制,撒但败坏性情封住了你的嘴,不让你说实话。

什么是败坏性情?败坏性情就是撒但的性情,人凭败坏性情活着就是活撒但。说话总拐弯,就不直说,你们都犯这毛病。你们多数人都是宁可得罪神、欺骗神也要维护与人之间的关系,维护自己在人中间的地位、名誉。这是喜爱真理吗?这是爱神的表现吗?这是瞪着眼睛欺骗神,胆子不小啊!平时还觉得自己可爱神了,可敬畏神了,每逢想到神就觉得“神高大,神伟大,神深不可测哪,神爱人爱得人就感觉心里面的一块冰都被焐化了”,但临到事就不实话实说,就让你说一句实话都那么费劲。你为了逃避这句实话得多说多少废话啊!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维护自己的脸面绕多少弯,伤多少脑细胞啊!活得多累啊!人要想活得不累,就得先从做诚实人、说诚实话开始。有的人你问他今天早上几点起床的,其实他有点偷懒,八点才起来,他觉得有点说不过去,就说是七点五十六,让你听着感觉他是七点多起来的。在这个小事上说话还绕弯,还耍小心眼儿迷惑你,这是不是诡诈?是不是欺骗?他说完也觉得欺骗不太好,就为自己开脱,“七点五十六不就是八点嘛,这不算说假话”,这是错上加错,这是撒但的骗术。就像世上那些商家,一百块钱的东西标价九十九块九,人就觉得不到一百,便宜,就愿意上那个当,这就是商家的骗术、攻心术,这叫诡计。活在撒但权下,活在撒但的世界当中,处处都是陷阱,都是欺骗,都是假象。你信神后来在神面前,你要是还按照原来那个方式活着,你信神还有意义吗?还有价值吗?你活着的目标没变,原则、方式没变,只是比外邦人多了个承认有神,外表也跟随神了,但是生命性情一点没有变化,最终还不能蒙拯救,这不是空信一场,空欢喜一场吗?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实行真理才能摆脱败坏性情的捆绑》

有的人跟谁也不说实话,有时候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的是对是错,把自己都搞糊涂了,跟人说话的时候总琢磨,脑袋里总加工,说完这话有什么后果,先评估、预测:如果这样说会达到什么果效,如果那么说会达到什么果效,怎么能把他骗了,怎么能让他了解不到真相就怎么说。这是什么性情?这是诡诈。人有诡诈的性情容不容易变化?一涉及到性情就不容易变。有的人跟别人说了一个事露馅了,他就想:“让他知道了我的真实想法,这不好,我得想方设法把那个事再圆过来,变个说法,不让他知道真相。”他这么想,这么打算,要做事的时候流露了一种性情,这就是诡诈,要做鬼事了。还没做事就流露诡诈了,这是一种性情。不在乎你说没说,不在乎你做没做,这种性情在里面随时随地支配你,让你玩手段、搞欺骗,让你玩弄人,让你掩盖真相,让你包装自己,这是诡诈。诡诈人还有哪些具体作法?比如说两人聊天,一个人说:“我这段时间经历了一些环境,觉得自己这些年信神真是白信了,做人失败呀!贫穷可怜哪!前一段时间自己表现不太好,我争取以后挽回。”他说完这话达到一个什么效果呢?对方一听,“这人悔改了,悔改得彻底、真实,不能怀疑。他变好了,他都说自己做人失败了,都说这段时间临到事是神摆布了,都能顺服了”。人听完之后达到这样的果效,他的目的是不是达到了?(是。)那他的真实情形真如他所说的一模一样吗?不见得。他所说的达到了这样的果效,但是他并不是这样做的。他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他说这话的用意就是他说话的方式,就是他说话要达到的果效。说话总要达到果效,总有用意,总用一种方式或者一些用词来达到个人的目的,这是一种什么性情?这就是诡诈,太阴险了!其实他根本就没认识到自己坏、自己贫穷可怜,他就套一些属灵的语言、属灵的话到你面前来买好,让你对他有好的看法,好让你觉得他有认识了,有悔改了。达到这样的果效,这是不是诡诈?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性情变化必须得认识六方面败坏性情》

有的人谁都不敢托付他办事,真托付他办事也是实在找不到人了,而且托付他还得留后手,安排一个人看着他。这样的人是什么人?有没有尊严哪?他说一句话你得分析、研究,还得猜,还得听音,还得再问问旁边的人确认一下。他说一句话、说一件事可信度几乎是零,有可能有这件事,但是他夸大了或者缩小了,也有可能根本就没有这件事,是他瞎编的。他为什么瞎编呢?他有个人的目的,就是骗人。这样的人让人厌烦、鄙视,更甚至人根本就不想与他交往、相处。这样的人太不值钱了,人也不器重。做人做到这个程度,有没有尊严?没有人托付他办事,没有人信任,没有人与之交心,他说的话谁也不相信,听听就行了。他说这次说的是真的,真的也没人相信,没人搭理。他说:“我说的话不见得都是假的吧?”人说:“我没心思分析你这话真假,听你说话太累,还得分析加研究,我有那工夫揣摩一会儿神话、学首诗歌多好,我分析你那话有什么用啊?你这些话可别跟我说,谁愿听跟谁说,你没有一句实话,我不愿跟你说话。”这不是把人格混没了吗?这就是他不值钱的地方,谁都不想搭理他,谁都不想与之相处,更别提与他交心、交朋友了。这样的人有没有人格、尊严?谁见谁烦,说话、做事,人品、人格没有一丁点儿可信度,这样的人就没有任何分量了。即便这人有恩赐、有能力,大家也不喜欢。所以,人与人之间相处处的是什么?处的是人品、人格、尊严,能交心。有尊严的人有时候跟人有点性格不合,但是这个人诚实,到最终大家对他的评价还是高的。因为他能实行真理,诚实,有尊严,有人格,有人品,从来不占人便宜,在人心里有分量,与人相处有良心、有理智,也从来不随意论断人,评价一个人、谈论一个人说话都准确,知道的就说知道,不知道的不乱说,不添油加醋,他说的话足可以作为凭据,也可以作为参考。有人品的人说话、做事就有价值,值得人信任,这叫尊严。没人品的人说话、做事没人器重,没人搭理,没人当回事,没人信任,因为他谎话太多,实话太少,与谁交往、给谁办事都没有诚心,没有人格,谁也不喜欢。你们现在有没有找到在你们心目当中值得信赖的人?你们认为自己是不是值得别人信赖的人?能不能让别人信得过?比如说,别人问你那个人怎么样,你说:“我绝对不会随便评价、论断一个人。我知道的我一定说,不知道的我肯定不乱说,我看准的我说,我猜的、我自己想象的我绝对不添油加醋,我绝对不说。如果是我自己判断的,我看到一个现象,我一定得加上前提‘据我判断’‘根据我的观察发现’,让对方听完我的话能感觉到我的诚实、我的态度,对我能够有信任。”你们有没有这个把握?(没有。)这就证明你们对人不够诚实,你们为人处事没有诚心,没有诚实的态度。人说:“我信得过你,你说说那人怎么样?”“还行。”“说点细节吧。”“细节就是人也老实,肯付代价,跟人交往也行。”这三句话有没有一句是带有实际证据的,能足够作为证词的?没有。那这样的人值不值得信赖?(不值得。)这三句话全是敷衍的话,全是不负责任的话,没有细节。如果刚接触一个人,光看外表说这个人还行这正常,但你既然跟他接触了,你内心深处对他有什么评价,是怎么看的,人要听的是这个,而你说的没有一句实在的、关键的、重点的话,人就不信任你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做诚实人才能活出真正人的样式》

撒谎成性,这是敌基督这类人人性里所流露的一个主要特征。通过他的语言,通过他所说的话,还有他的说话方式、表达方式和他说话的意思、所带的存心来看,这一类人没有正常人性,不具备神所要求的诚实这样的正常人性。而且这类人人性里的撒谎成性比普通人的说谎话、欺骗人严重多了,这不是一个普通的败坏性情,不是一个普通的不正常人性的表现,他的谎话来得比一般人快,还有技巧。一般人说谎话得编、得琢磨,这类人说谎话不用编、不用琢磨,张口就来,你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就把你骗了。他说的谎话、骗人的话,反应慢的人两三天才能反应过来,才知道当时他说那话是什么意思,迟钝的、智商低的好几年都反应不过来,甚至一辈子都不知道他说那话是什么意思。敌基督这类人撒谎成性,这个人性品质怎么样?很显然不是正常人性该具备的,确切地说,这是鬼性。他撒谎成性,说谎话骗人,这些作法是不是学校教育出来的?是不是知识学多了?是不是父母教育、影响出来的?(不是。)这是他的天性,是与生俱来的,没有人强加给他,也没有人教他。他就是这个东西,撒谎成性,而且从来不为自己说过的谎话感到懊悔、难过,感觉揪心、不安。他不但不会为自己说的谎话感到难过,反而常常觉得自己很聪明、智商高,为自己能用谎话、手段去玩弄、欺骗别人而感到庆幸、自豪,内心窃喜。敌基督这类人常常撒谎欺骗别人、玩弄别人。他听完道,听完别人交通怎么做诚实人,他难不难过?有没有自责?(没有。)怎么看出他没有自责、不难过呢?就是他从来不解剖自己,不敞开亮相自己撒谎了,也从来不承认自己不是诚实人。除此之外,他该怎么撒谎还怎么撒谎,该怎么骗人还怎么骗人。这就是本性,没法改变。这类本性就不是正常人性的表现了,准确地说就是鬼性。

——摘自《揭示敌基督·附篇四 总结敌基督的人性品质与性情实质(一)》

有一个人很爱撒谎,撒谎成性,不说话便罢,一说话水分太大,不管他是有意无意,反正多数话都不可信。有一天他说了个谎,说完之后琢磨琢磨,“说谎不对,神不喜悦,但让人知道我说谎丢人哪!好像有人看出来了,那也好办,我再找一个话题、换一种说法麻痹他,迷惑他,让他看不透、识不破我说的谎,这不就更高明了吗?”他就这么去实行,说了一个更大的谎来掩盖他之前的谎言。把那个谎圆过去了,把人迷惑了,他觉得很美,“你看我多聪明、多智慧,我有素质,悟性高,我说完谎,只要不有意让人看出来,一般人都看不出来,我是撒谎高手啊,这叫能耐!”有些人说,“你说一个谎得用一千个谎来圆,你活得真累”,但他没有那个感觉。这次事情没有败露,成功地说了一个谎,然后又成功地用另外一个谎盖住这个谎,他很得意,心里没有责备,也没有控告,良心没有任何知觉,这是怎么回事?他意识不到说谎对他的危害、坑害有多大,他认为用谎话来圆谎话让他得着的脸面或者利益很宝贵、很重要,比他明白真理、实行真理更宝贵。他之所以没有责备,就是他根本不看重这些,他看重的是自己的脸面、名誉。他从来不敞开心跟人交通,而是用假象、用装饰的方式来掩盖自己的谎言,甚至用更多的谎话来跟人交往、打交道,用更多的谎话来掩盖自己犯下的错或者说过的谎,不管说了多少谎他心里都没有责备,一点也不难受。一般有点良心、人性的人说了谎会难受,心里过不去,但他不那么想,他说完谎还挺得意,“今天又说了一个谎,把那个傻瓜糊弄过去了,我都捏着一把汗,他居然没看出来!”这样的人有几种情形?说谎这是他的本性流露,他自然流露的时候没有任何的克制,没有任何的约束,随口就来,随性就来;说完谎之后他没有责备,不难过,没有控告,他不担心神鉴察人心肺腑,他说了这谎、做了这事之后要负什么样的责任;另外,他说谎之后担心会暴露,会被人发现、揭穿,他就用更多的谎来掩盖,同时绞尽脑汁地找一种途径、一种方式来掩盖自己的谎话,掩盖自己的真相。这样的人从始到终有没有一丁点儿悔改?有没有一丁点儿责备、难过?有没有一丁点儿回转的意思呢?(没有。)那他的打算是什么?他觉得这么做挺好,他没打算变。至于做诚实人,他心里认为:“让我做诚实人把实底都交出来,我才不那么做呢!那么做愚蠢,你傻,我可不那么傻。我说了谎怕暴露还得找别的理由、借口掩盖,让我实话实说,我能做那样的人吗?那不是傻透了吗?”他不接受真理,不承认真理。不承认真理的人没法喜爱真理,这样的人从始到终他心里的情形是什么?他根本就不承认真理的存在,不承认神所说的让人做诚实人这是正道,他不承认也不接受,这叫刚硬。他有这样的思想就能产生这些刚硬的情形、作法、表现,这是从人的本性实质里产生的,他就是这类人,没法变。这样的人没有正常人性,良心的作用在他身上发挥不了,另外,正常人性的理智他也没有。有正常人性理智的人最起码听完正面的、反面的东西之后自己会选择,而他不加分辨,不加选择,直接就持守反面的东西,这就没有什么正常人性的理智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信神最重要的是生命进入》

一个人说了个谎,虽然平时他也经常说谎,但这次说谎之后他觉得不对劲,心里很难受,很痛苦,“又说谎了,怎么就改不了呢?不行,这次无论如何我也得把这个事揭露出来,我得敞开亮相,解剖自己”。说完之后他心里踏实了,“原来说谎让人那么痛苦,做诚实人让人这么轻松,做诚实人太好了,神给人指的路确实好,是人该有的样式”,体尝到这么一点幸福的感觉了,以后就注意少说谎,尽量不说谎,做到有什么事就直说,说诚实话,办诚实事,做诚实人。但是临到一件事涉及到自己的脸面,他不自觉地又说谎了,“我怎么就管不住我这张臭嘴呢?这可真是本性啊!怎么办哪?还像上次那么实行”,之后就敞开亮相解剖自己,说:“这件事从表面上看我是说了谎,事实上我说谎是有自己的私心。”在解剖自己说谎的同时把自己的存心也揭露出来了,在揭露自己存心的同时发现了自己败坏性情的问题,一举两得,又能实行做诚实人,同时又得到开启,认识到自己的败坏性情。发现自己的败坏性情之后,他就琢磨“我得变哪,我才发现我还有这方面问题,真是神的开启啊,人实行真理有神祝福啊!”又体尝到一点实行真理的甜头。但是不知不觉有一天又说谎了,他又用同样的实行法实行。这样一来二去,三五年之内他的谎话越来越少,做诚实人的时候越来越多,心里越来越纯洁,心里的平安喜乐越来越多,活在神面前的时候也越来越多,情形越来越正常。这是一个会说谎的人实行做诚实人的正常情形。但是到现在他的谎话还有没有了?他还能不能说谎了?他是一个真正的诚实人吗?还不能说是,只能说他能实行做诚实人的真理,是在实行做诚实人的过程当中,但是他还没有完全变化成一个诚实人。就是说,这个人是一个肯实行真理的人,是一个喜爱真理的人。当然,在实行做诚实人期间,他也不可能一下就做到把自己里面的东西都亮出来,心里干干净净的一点都没有了,他总是保留一些,保守着做,试着往前走,但是在试的过程当中他发现,越做诚实人心里越亮堂,越做诚实人明白的真理越多,越得到神的祝福,他对神的信增加了。在做诚实人期间,他不但收获了做诚实人的甜头和实际经历,更收获了对神的一些认识,这不是偏得,这就是在生命进入的正常过程当中人所该得的、能得着的东西。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信神最重要的是生命进入》

很多时候人不能做诚实人其实就是一念之差,谎话一张口就说出去了,一说就收不住了,越说越多,最后心里不平安,但也收不回来了,自己还没有勇气改正错误,承认自己说谎,就这样一错再错下去。过后,人心里总像压了一块大石头似的,想着什么时候找个机会把那事澄清一下,然后认错、悔改,但是总也实行不出来,最后琢磨琢磨,“在以后的尽本分中弥补吧”。自己就总要弥补,但怎么弥补也弥补不了那次的欺骗,因为这是两码事啊!如果你有良心,你应该有这个知觉。欺骗跟说实话这是两条路。你实行做诚实人,有时候丢了脸面,挨了对付,甚至受了责备,但是你心里得来的是踏实、平安,“不管我是挨了对付还是被撤换,我心里是踏实的,我做诚实人我说的都是实情,我应该挨对付,应该担责任”,这些情形是正面的。但是你一旦欺骗了,后果是什么?欺骗完之后心灵里是什么感觉?总觉得自己心里有罪恶、有败坏,总有控告,“我怎么能欺骗呢?我怎么又欺骗了?我这人怎么这样呢?”你就觉得自己抬不起头,无颜面对神。尤其在人得到神的祝福,神的恩待、怜悯、宽容的时候,人就更觉得欺骗神的行为是可耻的,里面控告得就更厉害,更没有平安喜乐了。这就证实了什么问题?人搞欺骗不是正道,不是正常人性里该具备的性情实质,所以它会让你很痛苦。你欺骗完觉得自己的手腕很高,说话很高明、很婉转,没有露出丝毫蛛丝马迹,但是过后你心灵里的控告也可能会伴随你一生。你无意中的说谎欺骗,到有一天你意识到这个事情的严重性时,它会像一根刺一样扎在你的心里,你就总想找机会弥补。这也是应该的,除非你没良心,从来不凭良心活着,也没什么人性,也不讲什么尊严、人格。如果你稍微有点人格、尊严,有一点良心知觉,当你意识到的时候,你会觉得自己欺骗的行为是可耻的,是见不得人的,是低贱的,你会鄙视自己、厌憎自己,那条路不是什么好路。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做诚实人才能活出真正人的样式》

做诚实人该怎么实行?(不搞欺骗,说话不掺水分。)不掺水分指什么?就是所说的话里没有谎言,没有个人的存心目的。心里若有欺骗或存心目的,谎言自然就流露出来了,心里如果没有欺骗或存心目的,口里所说的话就没有水分掺杂,也没有一句谎话,这就达到了“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心里先得洁净最关键,心里洁净了,狂妄、诡诈的谎话就都解决了。做诚实人就是要解决心里的这些掺杂,把这些掺杂解决了,做诚实人就容易了。做诚实人复杂吗?不复杂。无论你里面有多少情形、多少败坏性情,用这一条真理就解决了。你不说谎,一是一,二是二,按真理去实行,光明磊落,做人活在神面前,这样你就活在光明中了。如果你总耍诡诈,玩诡计,搞阴谋,总像做贼似的,躲在阴暗角落里,做事偷偷摸摸的,你就不敢活在神面前。因为你心里有鬼,欺骗的东西太多了,见不得人的东西太多了,就总想藏着掖着,总想包裹、包装,早晚得露馅,心里有鬼的人没法活在光明中。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解决败坏性情的路途》

人说谎话是不是都有存心?你就把有存心的那一部分谎话先不说,这是不是容易达到?比如说这部分话你觉得带有存心、掺杂,是谎话,说的时候你自己是不是知道?那你就先不说,把这部分谎话拿到神面前去祷告,去亮相,先这么实行。等实行一段时间,你就向神祷告祈求,如果再说谎话让神管教你、责备你,慢慢再拿到弟兄姊妹面前去解剖。这样,一点一点地你的谎话越来越少,今天说十句,明天也可能就说九句,后天就说八句,以后再说就三句两句,你的实话越来越多,做诚实人越来越靠近神的心意、神的要求标准,这样多好啊!所以说得有个目标,得有个路途。首先不说谎话,然后带存心的那部分谎话你也得解剖:为什么有这样的存心?这样的存心是什么样的实质?你这么实行下去肯定能有果效。等有一天你说,“做诚实人容易,做诡诈人太累了!我可不愿意再做诡诈人了,做诡诈人心里太忙,脑子里也太复杂,总得琢磨这话怎么说能骗过别人,能蒙混过关,总得这么掂量着,说轻了不行,说重了也不行,我心里承受不了这个压力,不愿意再这样活着了,这样活着太累!”这个时候你做真正的诚实人就有希望了,就证明你往诚实人这方面开始迈进了,这是一个突破。当然,开始的时候,也可能有些人说完诚实话、亮完相就觉得脸上挂不住,脸发烧,感觉害臊,见到别人的时候就琢磨:“我上次对他做的那个事,背后欺骗人的那个谎话让人知道了,这下完了!以前我还认为自己不错,在人面前的印象也不错,如今这么一亮相,人都知道我这人也不怎么样了,这怎么办呢?”这还得拿到神面前祷告,你说:“神哪,我愿意做诚实人,我现在在实行做诚实人,求你让我能够进入更深,让我放下自己的脸面,不被这些诡诈的存心辖制住、捆绑住,我愿意活在光中,我不愿意活在撒但权下被撒但捆绑,被撒但败坏性情束缚着、控制着、捆绑着,甚至被撒但败坏性情残害着。”你这么一祷告,心里就越来越亮堂了,就觉得:这么实行好,我今天实行真理了,今天才做了一回真正的人。这么一祷告,神是不是就开启你了?神在你心里动工,给你感动,让你体会到做一个真正的人是什么样的感觉。实行真理就得这么实行,一开始没有路途,经过寻求真理找到路途。开始寻求真理时不一定有信心,没路的时候人心里都挺苦,一旦明白真理有实行路了,心灵就有享受了,再能实行真理按原则办事,心灵就有安慰,就能得到释放自由了。如果人对神有认识,心里就亮堂更有路了,就完全得到释放自由了,这个时候你就明白什么是实行真理、什么是满足神、什么是真正的人了,这就走上信神的正轨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做诚实人最基本的实行》

你无论面对什么事,是神直接托付给你的还是你应尽的本分,或者是人告诉你的,无论是为人还是处事,你都要用一颗诚实的心来对待。用诚实的心来对待该怎么实行呢?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说实话,别说官话,别说好听的、讨好的、虚伪的假话,把心里的话说出来,把心里真实的想法、观点表达出来,这才是诚实人该做的。若心里想的永远不说、永远不漏,嘴上说的跟心里想的永远不一致,这就不是诚实人的表现。比如你没尽好本分,人问你这是怎么回事,你说,“我也想尽好本分,但是因为种种原因没尽好”。其实你心里知道你没用心,但你没实话实说,你推卸责任或者找各种原因遮盖事实真相。这是不是做诚实人?你这么说是蒙混过关了,但你里面的东西没有拿出来亮相得到解决,这就成病了,如果扎根在心里,还是麻烦事。你就得实话实说,“这段时间我尽本分有点疲塌,没当回事,紧一阵松一阵,心情好的时候还能付点代价,心情不太好的时候就松懈下来了,就不愿意付代价了,懒惰了,贪享肉体安逸了,所以尽本分没什么果效。这几天正在扭转,争取接下来能越尽越好,提高效率,加快速度”。你们说,人能不能听出来哪句话是实话?前面一句一听就是先下手为强,怕挨对付,怕人发现问题,怕追究责任,就先找原因掩盖住,先堵住人的嘴,然后推卸责任,好不挨对付,这就是谎话的来源。后面一句说出了实情,虽然按理说应该挨对付,应该担责任,但这是实情,人的正常情形就是这样的,你不说人也知道。你没选择不说,没选择辩解、辩护,而是直接说出来,这证实了你这个人有诚实的态度,你正在追求变化,而不是刚硬、顽固地坚持自己的理由来掩盖事实真相,来搞欺骗。哪个路途对呢?哪种是诚实人的实行法?敞开亮相,说实话,交代实际情形、实际问题,这是诚实人的实行法,这样实行就对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做诚实人才能活出真正人的样式》

上一篇: 71 怎样做诚实人

下一篇: 73 怎样实行敞开亮相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第八十二篇

听了我话人人恐惧战兢,一个一个都害怕得了不得,怕什么?我也不杀你们!还是你们做贼心虚,在我后所做的太轻浮、太不值钱,叫我已恨恶到一个地步,恨不得当时就把那些我没预定拣选的扔在无底深坑粉身碎骨,但我有我的计划,我有我的打算,暂时先饶你一条小命,先让你为我效完力之后,我就把你一脚踹开…

称呼与身份的说法

要想合神使用,对神的作工得有认识,对神以前的作工(旧约、新约)也得有认识,对今天的作工更得有认识,就是对六千年的三步工作都得有认识。若让你传福音,你对神的作工不认识就没法传。若有人问你“圣经是怎么回事,旧约是怎么回事,耶稣当时作的工、说的话是怎么回事,你们的神是怎么说的?”你如果…

第三十篇

或许有的人对神的话看出一点门道,但没有一个人相信自己的感觉,深怕落入消极之中,所以一直是处于悲喜交加之中。可以说,在所有人的生活之中都充满忧愁,说得夸张点,每个人每天的生活都是在受熬炼,不过,我可以这样说,每个人每天都是灵里不得释放,似乎三座大山压在其头顶上,没有一个人整天的生活…

你当认识到实际的神就是神自己

在实际的神身上你应认识的有哪些?灵、人、话组成实际的神自己,这是实际的神自己的真正含义。你如果只对这个人有认识了,知道他的生活习惯了,知道他的性格了,但对于灵的作工你不认识,对于灵在肉身中作的不认识,只注重灵、注重话,只在灵面前祷告,对神的灵在实际的神身上的作工你不认识,仍然证明…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