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 怎样对待肉体亲人

相关神话语:

神话里要求人对待人是什么原则?爱神所爱,恨神所恨,就是神所喜爱的真追求真理的人、能遵行神旨意的人是你所要爱的,不能遵行神旨意的、恨神的、悖逆神的、神所厌憎的我们就应该厌憎,就应该弃绝,这是神话的要求。如果你的父母不信神,那他就是恨神的,他是恨神的,神当然也厌憎他,那如果让你厌憎他,你能不能厌憎呢?他能抵挡神,他能骂神,那他肯定是神所恨恶的,是神所咒诅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的父母不拦阻你信神,或者拦阻你信神,你会怎么对待他?恩典时代主耶稣说:“谁是我的母亲?谁是我的弟兄?……凡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就是我的弟兄姐妹和母亲了。”在恩典时代就有这话,现在神说的话就更贴切了,“爱神所爱,恨神所恨”,直截了当,但是人往往领会不到神这句话的真实含义。如果一个人是神所咒诅的,人看他外表也挺好,或者他是你的父母,是你的亲人,你对他就恨不起来,甚至与他来往还挺密切,关系也挺近,当听到神这话你就难受,你就下不了这狠心,而且也不能离弃他,因为什么?这里有个传统观念在束缚着你,你认为如果你这样做的话就会遭天谴,天打五雷轰,甚至遭到社会的唾弃、舆论的谴责,而且更现实的就是自己的良心都过不去。这个良心作用就是从小父母教育或者社会文化熏陶、传染给你种下这么一个根,种下一种思想,让你没法去实行神的话,没法爱神所爱、恨神所恨。但是你心里还知道你应该恨他们,应该弃绝他们,因为你的生命是从神来的,不是父母给的,人应当敬拜的是神,人应当归给神,你嘴上是这么说的,也有这个思想,但就是转不过这个弯,就是实行不出来,这是怎么回事?就是这些东西已经把你深深地、紧紧地捆绑住了,撒但用这些东西捆绑着你的思想、你的心思、你的心灵,让你没法接受神的话,你已经被这些东西占满了,神的话装不进来,而且你如果去实行神的话,这些东西在你里面就要生效,就使你抵触神的话、神的要求,使你挣脱不开这个绳索,挣脱不开这些捆绑,你无力挣扎之后一段时间就妥协了。有的人挣扎挣扎出来了,有的人挣扎挣扎就妥协了,他认为还是传统观念、传统的道德标准要紧,神的话先放一边吧,毕竟现在还在这个世界上活着,还得靠这些人。因为受不了社会的舆论或者谴责,所以他宁可选择得罪神,放弃真理、放弃神话去投降这些社会的舆论或者传统观念的束缚。你说人可不可怜?人是不是需要神的拯救?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认识自己的错误观点才能认识自己》

每一个生活在这个现实社会当中的人,不管有没有文化,他思想观点里的东西都不少。尤其中国的传统妇女就认为,女人必须得相夫教子,做贤妻良母,为自己的丈夫和儿女必须把自己的一生都花费、奉献出来,家人的一日三餐、洗洗涮涮,家庭里的这一切都要做得特别好,当然这是这个社会中贤妻良母的标准。每一个女性都认为自己就应该这么做,如果不这么做就不是一个好女人,如果不这么做就违背良心,违背道德标准,甚至有的人做得不好或者没按这个标准去做,都觉得良心过不去,对不起自己的儿女,对不起自己的丈夫。当你信神之后,如果让你尽本分,这与你做贤妻良母、做一个模范妈妈或者做一个标准的女性是不是冲突了?你想做贤妻良母,那你就不能百分之百地花费时间去尽本分。当你做贤妻良母与尽本分冲突的时候,你怎么选择?你要是选择尽好本分对神家工作负责任,做到自己能做到的,对神绝对忠心,那你就得放下做贤妻良母,这时你心里会怎么想?你的思想里会起什么样的波动?你是不是会认为亏欠自己的儿女?你这个亏欠、不安是从哪儿来的?当你尽受造之物的本分没有尽好的时候,你会觉得不安吗?你没有不安,也没有责备,因为在你的思想观点里、你的良心里没有装备这个正面的东西。你装备的是什么呢?做贤妻良母,如果不做贤妻良母就不是一个好女人,就不是一个正经女人,是不是这个标准?这个标准束缚着你,致使你在信神的时候,在尽本分的时候也带着这个标准。当做贤妻良母和尽本分这两个事发生冲突的时候,你虽然能勉勉强强选择尽本分或者是对神忠心,但是你心里会有一份不安,会有更多的责备,当不尽本分的时候你就会在家好好照顾自己的儿女或者丈夫,更多地去补偿他们,哪怕自己的肉体受更多的苦,你能这样做是受一种思想支配。但是在神面前,我们的责任与义务、我们的本分尽没尽到呢?当我们尽本分应付糊弄或者根本不想尽本分的时候,我们心里有没有责备,有没有控告呢?没有丝毫的控告。这就是人的人性里没有这个东西。所以说,虽然你能尽点本分,但其实你离真理的标准、离神的标准还很远。神说过,“神是人生命的源头”,这话的意思是什么?就是让每一个人都认识到:我们的生命、我们的灵魂都来自于神,不是来自于父母,更不是来自于这个人类,或者是来自于这个社会、来自于大自然,而是神给我们的,只不过我们的肉体是借着父母生出来的,但我们的命运是神在掌握着。我们能信神是神给我们的机会,是神命定的,也是神的恩待,所以说,你没有必要对任何人尽义务、尽责任,只有对神尽上你受造之物该尽的本分,这是人最该做的,这是人一生当中最该完成的头等大事,终身大事。如果你的本分没有尽好,那你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受造之物。在人来看,你是一个贤妻良母,是一个很好的家庭主妇,是一个孝顺的儿女,是一个社会的良好公民,但是在神面前你是一个悖逆神的人,是一个根本没有尽到自己义务、尽到自己本分的人,是一个接受神托付却没有完成神托付的人。这样的人在神面前还会有分量吗?这样的人一文钱不值。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认识自己的错误观点才能认识自己》

孝顺父母这是不是真理?(不是。)孝顺父母这是对的,是正面事物,但为什么说不是真理呢?如果父母是信神的,对你也好,你孝不孝顺?(孝顺。)怎么孝顺呢?跟弟兄姊妹区别对待,当父母敬着,唯命是从,父母要是老了得在身边照顾,不能出去尽本分,这对不对?这时候该怎么办?这就得根据情况,如果你在附近尽本分能照顾到,父母也不反对你信神,你就尽上儿女的责任,帮父母干点活;如果父母有病你照顾照顾,父母有什么难心事,你宽慰宽慰他们;如果自己有经济条件,给他们适当地买点补品、营养品。但是,如果你本分忙,父母没人管,他们还都是信神的,这个时候你该怎么选择?你该实行的真理是什么?既然孝顺父母不是真理,它只是一个人的责任、义务,那你的义务与本分发生冲突了怎么办?(以本分为主,把本分放到第一位。)义务不是本分,尽本分这是实行真理,尽义务那不是实行真理。怎么说不是实行真理呢?就是你要是有条件,你有这个责任,有这个义务,你应该做这个事,但是现在环境不允许,那你该怎么做?你说:“我得去尽本分,这是我该实行的真理,孝顺父母这不是该实行的。”如果你现在没有本分,也不在外地工作,就在他们身边,那就想办法照顾他们,尽自己所能让他们生活得好点儿,少受点苦,但还得根据父母是什么人。如果父母的人性不怎么样,总拖累你信神、尽本分,拦阻你信神,你该怎么办?你该实行的真理是什么?(弃绝。)这个时候就得弃绝了,你的义务尽完了,他们不信神,你没有任何的义务管他们。他们要是信神,这就是一家人,是你的父母;要是不信,那就是两路人,两类人。他们信奉撒但,供奉撒但,他们走的是撒但的道路,是敬拜撒但的道路,跟你信神是两条路,你们是两类人,那绝对是仇敌,不是一家人了,那你就没有那个义务照顾他们了。哪个是真理?尽本分这是真理。在神家尽本分可不是简单地尽点义务,做点自己该做的事,那是尽一个在天地间活着的受造之物的本分哪!这是你的义务,这是你的责任,这个责任是真正的责任,是在造物主面前尽你的责任、义务。尽受造之物的本分跟孝顺父母相比哪个是真理?尽受造之物的本分这是真理,这是天职。孝顺父母,这是在孝顺人,不是在实行真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什么是真理实际》

对于每一个不信的亲属(你的儿女、丈夫、妻子或者你的姐妹,或者你的父母,等等)都不要生拉硬拽,神家不缺人口,不需要无用的人来充数,凡不是甘心信的都不要领进教会。这条是针对所有人说的,对于这事你们应该互相制约、互相监督、互相提醒,谁也不得触犯。即使不信的亲属勉强进入教会,也不得给发书,不得给起新名,这样的人不是神家的人,无论如何都要杜绝一切这类人进入教会。若是因着魔鬼侵入教会而给教会带来了麻烦,那就将你本人开除或者限制起来。总之,对于这件事人人都应该有责任执行,但不能乱来,不得报私仇。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国度时代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

那些把根本不信的儿女、亲属拉到教会里的人都是私心太大的人,都是献好心的人,这类人只讲爱心,不管他们信不信,也不管是否是神的心意,有的把妻子拉到神面前,或者把父母拉到神面前,不管圣灵是否同意,不管圣灵是否作工,他们一味地为神“收养人才”。你对这些不信的人施好心有什么益处呢?这些没有圣灵同在的不信派即使是勉强跟随也不能像人想象的能蒙拯救,蒙拯救的人并不是那么简单就可得着的人。不经圣灵的作工与试炼也不经道成肉身的神的成全根本不能被作成,所以这些人从开始挂名跟随就没有圣灵的同在,因为根据他们的条件与实际情形根本就不能被作成,圣灵也就不打算在其身上花费太多的精力,也不作任何开启与引导,只是任其跟随下去,到最终显明其结局就可以了。人的热心、人的意思都是出于撒但的,并不能成全圣灵的工作,无论人怎么样都得有圣灵的作工,人能把人作成吗?丈夫爱妻子为了什么?妻子爱丈夫又是为了什么?儿女孝顺父母是为了什么?父母疼儿女又是为了什么?人的存心都是为了什么?不都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打算与自己的私欲吗?真正是为了神的经营计划吗?是为了神的工作吗?是为了尽上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吗?起初信神就不能获得圣灵同在的人万不能获得圣灵的作工,这些人定规就是灭亡的对象,人对其再有爱心也不能代替圣灵的作工,人的热心与爱心都代表人的意思,并不能代表神的意思,并不代替神的工作,即使人对那些挂名信的人、假作跟随却不知道什么叫信神的人施有最大的爱心或怜悯,但他们仍不能获得神的同情,不能获得圣灵的作工。若是真心跟随即使素质太差不能明白许多真理的人,这样的人偶尔也有圣灵工作,但那些即使素质相当好却不真心相信的人根本不能获得圣灵的同在,这样的人根本就没有拯救的余地,即使是看神话或偶尔听道,或是唱歌赞美神,也不能在最终的安息中存活下来。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约伯此人生活检点,他并没有因着神对他的赐福而变得贪婪、喜爱享受,讲究生活品质,而且他做事谦逊,为人不张扬,在神面前小心谨慎,常常思念神的恩典、神的祝福,也时时存着敬畏神的心。在他的日常生活中,他常常清早起来为他的儿女们献燔祭,这就是说,约伯不但自己敬畏神,也希望儿女们能与他一样敬畏神,不做得罪神的事。就是在约伯的心里,丰富的物资并没有占据他的内心,也没有取代神在他心里的地位,他日常所行的不管是为他的儿女们,还是为了他自己,都与“敬畏神,远离恶事”有关。他对耶和华神的敬畏不是只停留在嘴上,而是付诸实行,表现在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之中。约伯这样的实际表现让我们看到了约伯此人的诚实,看到了约伯喜爱正义、喜爱正面事物的实质。他常常“打发人叫他的儿女们自洁”的意思是他并不同意也不赞许他儿女们的行为,而是在心里厌烦,在心里定他们的罪。他认定儿女们的行为是耶和华神所不喜悦的,所以,他常常让儿女们到耶和华神面前认罪。约伯的这一行为又让我们看到了约伯人性的另一面,那就是他从不与那些常常犯罪、得罪神的人同行,而是远离、躲避他们。尽管这些人是约伯的儿女,但他并没有因着与他们的血缘关系而丢掉他做人的原则,也没有因着情感而姑息他们的罪行,而是劝导他们认罪,获得耶和华神的宽容,也警告他们不要因着贪恋享受而弃掉神。约伯对待人的原则与他敬畏神远离恶事的原则是分不开的,他喜爱神所悦纳的,恨恶神所厌烦的,喜爱心中敬畏神之人,恨恶行恶事、行得罪神之事的人,他的爱憎表现在他的日常生活之中,这就是神眼中看到的约伯的正直,当然,这也是我们要了解的关于约伯在日常生活中待人接物的真实人性的流露与活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二》

在约伯与妻子的对话中约伯的另一方面的人性又呈现给大家:“他的妻子对他说:‘你仍然持守你的纯正吗?你弃掉神,死了吧!’约伯却对她说:‘你说话像愚顽的妇人一样。嗳!难道我们从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伯2:9-10)约伯妻子看到约伯如此受痛苦,便试图劝说约伯,以便帮助约伯从痛苦中解脱出来,但妻子的“好意”并没有得到约伯的赞许,反而惹怒了约伯,因为她否认约伯对耶和华神的信与顺服,同时也否认了耶和华神的存在,这在约伯是不能容忍的,因为他从来就不容许自己做出抵挡神的事,也不容许自己做出伤神心的事,更何况是他人呢?他怎么能眼看着别人说出亵渎神、对神污辱的话而无动于衷呢?所以,他才称妻子为“愚顽的妇人”。约伯对待妻子的态度带着怒气、恨恶,也带着责备、训斥,这正是他爱憎分明的人性的自然流露,也是他正直人性的真实表现。约伯是有正义感的人,他的正义感让他能恨恶邪恶的风气、潮流,恨恶、定罪、弃绝谬理邪说、奇谈怪论或荒诞之说,也让他在“众叛亲离”的情况下能依然坚守自己的正确原则与立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二》

虽然有许多人信神了,在外表看很属灵,但是在父母对待儿女还有儿女对待父母的观点、态度上,他并不知道这方面的真理应该怎么实行,应该运用什么原则来对待、来处理。就因为在父母眼中,父母永远是父母,儿女永远是儿女,父母与儿女之间的这一层关系就变得很难处理。很多事其实就是因为父母总站在父母的地位上不下来,总把自己当成长辈,认为无论什么时候儿女都得听父母的,到什么时候这个事实都不变,就导致儿女总跟父母较劲。就是这个观点把做父母的、做儿女的都害得挺苦、挺惨,活得都挺累,这是不是人不明白真理的表现?人不明白真理,就总受地位辖制,怎能不受苦呢?那在这事上该怎么实行真理呢?(放下自己的身段。)什么是放下?用什么样的观点、态度对待这事才是真正的放下了?该怎么实行?其实很简单,就是必须得做一个普通的人,别受地位辖制,对待儿女、对待自己的家人就像对待普通的弟兄姊妹一样,虽然有责任,有肉体关系,但是站的地位、角度与朋友或者普通的弟兄姊妹是一样的就行了,绝不能站父母的地位辖制人、管束人,掌控儿女的一切。应该以平等的身份对待儿女,允许他出错,允许他说错话,允许他做幼稚不成熟的事,做愚昧的事,不管发生什么事,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对话,寻求真理。这样说话的态度就端正了,问题也就解决了。这里放下的是什么?就是放下父母的地位和身份,放下父母的架子,放下自己认为的作为父母该担的一切责任,而是尽到一个普通弟兄姊妹的责任就行了。这容不容易做到?(不容易。)为什么?(因为他觉得孩子是他生的,也是他养大的,他就应该管,他有这个资本。)管别人他没资本,他也管不了,好不容易有个父母的地位,他还能不占一辈子?好不容易有一个他能管的,还能不一直管到底?还有许多父母认为自己只要是为孩子好做什么都没错,他还有这个思想观点。你怎么就没错呢?你也是败坏的人类,你怎么断定你自己就没错呢?你只要承认你没有真理,是败坏的人类,那你就有错,你就能出错;你能出错,你怎么还处处事事都管着儿女,让儿女处处事事都听你的呢?这是不是狂妄性情?这是狂妄性情,这是凶恶性情。

——摘自神的交通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这都有神的命定,谁也掌管不了别人的命运,对待家人你就放宽心,学会放手,放下这一切。怎么放呢?一方面是祷告神,另外,你就得琢磨:这些不信神的家人追求世界,追求物质享受,追求钱财,他们走的是什么样的道路?你如果不尽本分,跟他们生活在一起,你会不会痛苦,会不会煎熬?你跟他们生活在一起能不能合得来,能不能是志同道合的?除了情感作用以外,还有别的吗?没有别的了。那这层情感有多深?你对他们是这样牵挂,他们对你呢?你跟他们同生活真有平安喜乐吗?只能使你痛苦、空虚,你跟他们走的不是一条道路,世界观、人生观、人生道路、追求的都不一样。现在你跟家人不在一起,因着有血缘关系,你总觉得跟他们亲,是一家人。但当你真跟他们在一起了,用不了一年,呆上一个月你就烦透了,他们说的那些观点,对待人的方式,处世哲学,做事的方式方法,人生观,价值观,听着简直不堪入耳,你就会琢磨,“以前我还总惦记他们,总怕他们生活得不好,现在我跟这些人生活在一起,这不是活遭罪嘛!”你就反感了。现在你还没认清他们是什么人,所以你还觉得血缘关系比一切都重要,比什么都实在,你还被情感辖制。情感那些事能放就尽量放,如果放不下,就以本分为主,自己的使命、托付最重要,先把自己的托付、使命、本分尽好了,那些事先不用管。托付、本分尽好了,人对真理越来越透亮了,人跟神的关系越来越正常了,顺服神的心越来越大,敬畏神的心也越来越大,越来越明显,里面的情形就会改变。情形一改变,你的属世观点与情感就会淡薄了,你就不会追求那些了,你的心就想追求怎样爱神,怎样能满足神,怎么能活出让神满意的样式,怎么能活得有真理。你的心往这方面用劲,对肉体情感方面的事慢慢就淡薄了,它就不能捆绑、控制你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顺服神的实行原则》

以往说过“一人信主全家蒙福”这话是适应于恩典时代的,与人的归宿并无关系,只是在恩典时代适应一个阶段,这话的内涵之意只是针对人所享受的平安与物质祝福而言的,并不是说一个人信主全家人都得救,也不是说一个人得福全家人都能被其带入安息之中。人是得福是受祸都是按着其本人的实质而定的,并不是根据别人与自己共同的实质而定的,在国度里根本没有这样的说法,没有这样的规定。一个人能在最终活下来是因其达到了神的要求,一个人若不能在最终的安息中存活下来是因其本人悖逆了神,未能满足神的要求。每个人都有合适的归宿,这归宿都是根据其本身的实质而定的,与别人根本没有一点关系。儿女的恶行不能加在父母的身上,儿女的义父母也不能分享;父母的恶行不能加在儿女的身上,父母的义儿女也不能分享。各人担当各人的罪,各人享受各人的福,谁也不能代替谁,这是公义。在人看,若是父母得福那儿女就能得福,若是儿女作恶那父母就得抵罪,这是人的意思,是人的作法,并不是神的意思。每个人的结局都是按其所行出来的实质而定的,而且定得都合适。任何一个人都不能担当别人的罪,更代替不了别人去遭惩罚,这是绝对的。父母疼爱儿女并不能代表儿女行义,儿女孝顺父母并不能代表父母行义,这就是“两个人在田里取去一个撇下一个,两个女人推磨取去一个撇下一个”的真意。没有一个人能因其太爱儿女而将作恶的儿女带入安息之中,也没有一个人因行义能将其妻子(或丈夫)带入安息之中,这是行政中的规定,任何一个人都不能例外。行义的总归是行义的,作恶的总归是作恶的;行义的总归是能存活下来的,作恶的总归是灭亡的对象;圣洁的就是圣洁的,并不是污秽的,污秽的就是污秽的,并没有一点圣洁的成分;毁灭的是所有的恶人,存活的是所有的义人,哪怕作恶的人的儿女是行义的,哪怕义人的父母是作恶的。信的丈夫与不信的妻子本无关系,信的儿女与不信的父母并无关系,是不相合的两类,在未进入安息之中有肉体的亲情,但进入安息之中便再也没有肉体亲情之说了。尽本分的与不尽本分的本是仇敌,爱神的与恨神的本是敌对的,进入安息之中的与被毁灭的是不可相合的两类受造之物。尽本分的受造之物是可存活下来的,不尽本分的受造之物将是被毁灭的,而且都是到永远的。你爱丈夫是为了尽你受造之物的本分吗?你爱妻子是为了尽受造之物的本分吗?你孝顺你不信的父母是为了尽受造之物的本分吗?人信神的观点到底正不正?你信神到底是为了什么?你到底要得着什么?你到底是怎么爱神的?若不能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不能尽自己的全力,这样的人都将是被毁灭的对象。现在人与人之间还有肉体关系,还有血系相联,到以后都打破了,信与不信的本不是相合的,而是敌对的。在安息之中的人都是相信有神的,是顺服神的,那些悖逆的都被毁灭了,地上就不存在家庭,还哪有父母,哪有儿女,哪有夫妻关系,这些肉体关系都因着信与不信的本不相合而断绝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上一篇: 87 怎样对待宗教人士

下一篇: 89 怎样对待子女教育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第一百零二篇

我的话说到一定程度,我的工作到一个地步,你们应人人摸着我的心意,能够不同程度地体贴我的负担。如今,正是从肉身转入灵界的转折点,你们是跨越时代的先行者,是踏遍宇宙地极的宇宙人,是我的心肝,是我的所爱。可以说,除了你们,我别无所爱,因我全部的心血代价都在你们身上,难道你们不知道吗?我…

国度时代就是话语时代

在国度时代神用话语来开辟时代,用话语来改变作工方式,用话语来作整个时代的工作,这是话语时代神作工的原则。他道成肉身站在不同的角度说话,使人真正看见了话在肉身显现的神,看见了神的智慧与奇妙。这样作工是为了更好地达到征服人、成全人、淘汰人的目的,这才是话语时代用话语来作工的真实含义。…

作工异象 三

神第一次道成肉身是圣灵感孕,这与他要作的工作有关。恩典时代的开始是以耶稣的名为开端,耶稣开始尽职分时圣灵便开始见证耶稣的名,耶和华的名再也不被提起,圣灵而是以耶稣的名为主来作新的工作。信他的人所作的见证是为耶稣基督所作的,所作的工作也是为耶稣基督。旧约律法时代的结束就是以耶和华这…

第八十篇

每件事都要借着与我有实际的交通,方能得到开启、光照,灵里才能踏实,否则就是不平安。现在在你们中间最严重的病就是把我的正常人性与我的完全神性分割开来,而且多半人都是注重我的正常人性,好像从来就不知道我还有完全的神性,这是亵渎我!知道吗?你们的病就这么严重,若不赶紧挽回,必遭我手的击…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