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 怎样对待传统文化

相关神话语:

生在如此污秽之地的人严重地受到社会的传染,受到封建礼教的熏陶,受到“高等学府”的教育,落后的思想,败坏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观,卑鄙的处世哲学,毫无价值的生存,低贱的风俗与生活,这些东西都严重地侵扰着人的心,严重地破坏着人的良心,打击着人的良心,因而人离神越来越远,人越来越抵挡神。人的性情变得一天比一天毒辣,根本没有一个人能为神甘心舍弃,没有一个人能甘心顺服神,更没有一个人能甘心寻求神的显现,而是在撒但的权下尽情地寻欢作乐,在污泥之地尽情地败坏着自己的肉体。活在黑暗之中的人即使听到真理也无心思去实行,看见神已显现也无心思去寻求,这样一个堕落的人类哪有一点拯救的余地呢?这样一个腐朽的人类怎能活在光中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

几千年的“民族气概”给人的内心深处遗留下的流毒、封建思想将人都束缚得没有一点自由,使人没有志气,没有毅力,不求上进,消极后退,奴役性特别强,等等这些客观因素给人的思想风貌,个人的理想、道德、性情造成了一个不可磨灭的污秽的丑相,似乎人都生活在恐怖主义黑暗世界里,没有人想到超脱,没有人想到理想的世界里,只是安分守己地过着日子:生儿育女,出力、流汗、干活,梦想有一个安逸、美满的家庭,夫妻恩爱、儿女孝顺、欢度晚年,安然地度过自己的一生……几十年、几千年、几万年以至于到现在人仍然这么虚度着,没有一个人创造最美的人生,只是在黑暗的天地之间互相厮杀、争名夺利、勾心斗角,有谁曾寻求神的心意?谁曾搭理神的作工?就人的所有这些被黑暗权势所占有的部分早已成性,所以神的工作要想开展是相当难的,对神今天的托付人更是无心去理睬。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 三》

这个传统文化是什么意思?有人说是老祖宗流传下来的,这是一方面。一个家族、一个民族以至于一个人类,从开始到现在流传下来的一种生活方式或者是一些规矩、说法、规条,这些东西灌输到人的思想里,人把它当成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东西,当成规条,当成人的生命来守,甚至永远不想改变、放弃,因为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还有一些传统文化,比如孔子、孟子流传下来的,中国的道教、儒教所教导人的一些东西,在每一个人的骨子里都有,是不是这样?传统文化都包括哪些?包不包括人过的这些节日呀?比如说,春节、元宵节、清明节、端午节,还有中元节、中秋节,甚至有些人的家族里还有什么老人的大寿,小孩的满月、百岁,等等,这些都是传统节日。传统节日的背后是不是有传统文化?传统文化的核心是什么?有没有敬拜神的内容?有没有让人实行真理的内容?有没有一个节日是让人去为神献祭,来到神的祭坛前接受神的训话,有没有这样的节日?(没有。)那所有的这些节日都是做什么用的?现代人把它当成吃喝玩乐的日子了。这些传统文化背后的起源是什么?这些传统文化是从谁来的?(撒但。)从撒但来的。撒但在这些传统节日的背后灌输给人一些东西,这些东西是什么?让人别忘了祖宗,这是不是一项?比如清明节扫墓的时候去祭祖,让人别忘了祖宗。比如说端午节,让人别忘了爱国。八月十五呢?(家人团聚。)家人团聚这个背景是什么?为什么要团聚呢?情感沟通、联系。当然,过除夕、过十五都有不少说法。所有的这些说法都是撒但灌输给人的一种撒但的哲学、撒但的思想,灌输给人让人远离神,让人不知道有神才好呢,让人不是祭拜祖宗就是祭拜撒但,再就是为了肉体的吃喝玩乐。在人纪念各个节日的时候,在人的内心深处不知不觉种下了这些撒但的思想观点,当人活到四五十岁或者是更老的时候,这些思想、观点已经种在人的心里,深深扎根了,而且人还不遗余力地把这些观点,不管是对是错,都毫无分辨地、毫不保留地传授给下一代,是不是这样?(是。)那这些传统文化与节日是怎么败坏人的?这个知不知道?(这些规条把人束缚、捆绑着,使人没有时间、精力来寻求神。)这是一方面。比如说过年,别人都过,如果你不过,你是不是心里难过啊?你心里有没有什么忌讳呢?是不是觉得“这年也没过成,今年过年这一天不好,这一年是不是不顺哪?”心里是不是有点忐忑,也有点害怕?甚至有的人好几年没去祭祖了,突然梦着一个死去的人向他要钱,他心里会怎么想?“这死了的人缺钱花,可怜哪,我得给他烧点纸,这不烧不行啊!不烧这活着的人说不定会遭什么难,说不定哪天就不顺了!”心里总有这么一份害怕与担心,这个担心是谁给你带来的?(撒但。)撒但给人带来的。这是不是撒但败坏人的方式?它用各种方式,以各种名目来控制你,来要挟你,来捆绑你,以至于让你恍恍惚惚,让你向它屈服,让你就范,这就是撒但败坏人的方式。而人常常在软弱的时候,常常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鬼使神差般地做了一些稀里糊涂的事,就是鬼使神差般地、不由自主地被撒但掳去,不由自主地做了一些事,自己都不知道,这就是撒但败坏人的方式。甚至现在有不少人还对一些根深蒂固的传统文化的东西恋恋不舍,不能放下,尤其在人软弱的时候,在人消极的时候,人还想过一过这样的节日,再与撒但会会面,再满足撒但一次,让自己心里也得点安慰。这个传统文化的背后是什么?有没有撒但的黑手在操纵?有没有撒但邪恶的本性在摆弄,在支配?是不是撒但在操纵着这一切?(是。)那人活在传统的文化中过着这些传统的节日,能不能说人就在这样的环境当中被撒但愚弄,被撒但败坏,而且是心甘情愿的呢?(能。)这个大家都认同,对这些也都有认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五》

就人所搞的那些迷信活动神最恨恶,现在有许多人仍是放不下,认为那些迷信活动是神所命定好的,到今天仍没有脱干净,像年轻人所操办的婚宴或嫁妆,什么礼钱酒宴这一类喜事的说法、讲法,流传下来的古语,为死人、为丧事所操办的一切无意义的迷信活动更叫神厌憎,就是礼拜日(包括宗教界所守的安息日)也叫神厌憎,人中间的人情来往、世俗交际更叫神厌弃,就是众所周知的“年”“圣诞节”也并非是神的命定,更何况在节日期间的摆设、玩物(对联、鞭炮、灯笼、圣餐、圣诞礼物、圣诞庆祝)不都是人心目中的偶像吗?安息日的掰饼、葡萄酒,细麻衣,这些更是偶像,像在中国流传的各种传统节日“二月二”“端午节”“八月十五”“腊八”“阳历年”,宗教界的“复活节”“受浸纪念日”“耶稣诞生日”,等等这些毫无道理的节日,都是古往今来很多人编排流传下来的,是人丰富的想象、人的“巧妙的构思”才流传至今,似乎没有一点破绽,其实,都是撒但捉弄人的把戏。越是在撒但群居的地方,越是陈旧、落后的地方,封建陋俗越是严重,就这些东西将人捆得结结实实,根本没有活动的余地。似乎在宗教界有许多节日是独具匠心,似乎与神的作工能牵线搭桥,岂不知都是撒但捆绑人认识神的无形的绳索,是撒但的诡计。其实神的一步工作结束之后,早将他当代的用具、当代的“风格”一毁了之,不留任何痕迹,而那些“虔诚的信徒”仍在敬拜那些有形有像的物质的东西,把神的所有却扔在脑后,不作研究,似乎对神满有爱心,岂不知人早将神撵出家门之外,而将“撒但”供奉在桌上。“耶稣的画像”“十字架”“马利亚”以至于“耶稣的受浸”“耶稣的晚餐”这些,人都把它们当作“天主”来敬拜,而且还口口声声喊着“主啊,天父”,这不都是笑话吗?到今天,在人中间流传下来许多类似的说法、作法令神厌憎,严重地拦阻了神前面的道路,以至于对人的进入更是极大的损失。……

改变人的性情最好还是先扭转人内心深处这些中毒至深的东西,让人都从改变思想道德做起,首先,都看清那些宗教仪式、宗教活动,年月、节期都是神所恨恶的,都能摆脱这些封建思想的束缚,将人浓厚的迷信色彩都消除净尽,这些都包括在人的进入中。你们都得明白神为什么把人从世俗里带出来,又为什么将人从规条里带出来,这是你们进入的大门,虽然与你们的属灵经历毫无关系,但就这些最拦阻你们的进入,最拦阻人认识神,这些东西成了一张“网”,将人都垄断在其中。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 三》

传统文化与迷信好多地方是相似的,只不过传统文化它有一些故事,有一些典故,有一些出处。撒但在民间或者是在历史书中杜撰、编造了许多的故事,让人对传统文化或者迷信当中的人物有了深刻的印象,比如中国的八仙过海、唐僧取经,还有玉皇大帝、哪吒闹海、封神榜……这些是不是都深入人心?有些人即便不知道细节也知道大概,这个大概内容就扎在你心里,扎在你的脑海里,你没法忘掉。这些都是撒但为人早就设置好的,在不同的时期散布出来的各种撒但的思想或者是传奇故事,这些东西直接侵害、腐蚀人的灵魂,也带人进入一个又一个的魔咒当中。就是说,你一旦接受了这些传统文化、故事或者从迷信来的东西,这些东西一旦装在你的脑子里,一旦扎在你的心里,你就好像入了魔咒一样,就是你被这些文化、这些思想还有这些传统故事所缠绕着,所影响着,它影响着你的生活,影响着你的人生观,也影响着你对事物的判断,更影响你追求真正的人生道路,这就是魔咒,让你甩也甩不开,让你砍也砍不断,让你打也打不掉。而且当人不知不觉进了这样的魔咒之后,人不知不觉就敬拜上了撒但,心里就树立了撒但的形象,就是把撒但当成了自己的偶像,当成了自己所崇拜、所仰望的对象,甚至把它当成了神。不知不觉这些东西在人心里控制着人的言行,而且由一开始你把这些故事或者传说当成是假的,到不知不觉你认可了这些故事的存在,把它当成真实的人物、真实的存在对象,在这个不知不觉当中,你下意识地接受着这些思想,接受着这些东西的存在,也下意识地把魔鬼、把撒但、把偶像接到了自己的家,接到了自己的心里,这就是魔咒。这个你们有没有同感?(有。)在你们中间有没有人烧过香拜过佛啊?(有。)那你们烧香拜佛的目的是什么呀?(求平安。)现在想想跟撒但求平安是不是很荒唐啊?平安是它带来的吗?(不是。)那时候是不是很愚昧?那样的举止又荒唐又愚昧又幼稚,是吧!撒但就琢磨怎么败坏你,它不可能让你平安,只不过能让你有暂时的宁静,但是你还必须得许愿,你要是违背了你的诺言或者违背了你许的愿,你看它怎么折磨你,让你许愿的同时它也是想控制你。当你们求平安的时候,你们得来平安了吗?(没有。)没得着平安,反倒带来了灾祸,并且灾难不断,真是苦海无边!在撒但权下没有平安,这是真实的,这就是封建迷信与传统文化给人类带来的后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六》

历时几千年的古文化历史知识将人的思想观念、精神风貌封闭得滴水不漏,户枢不蠹。人生活在十八层地狱里,犹如被神打入地牢一样,永不见光,封建思想已将人压制得喘不过气来,人都窒息了,毫无一点反抗之力,只是默默地忍着,忍着……从未有一个人敢为正义、公平而奋斗、站立,只是在封建礼教的牵打捶骂中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人从来没想起来找着神而享受人间的快乐,似乎人被击打得犹如秋后的落叶一样,枯萎、黄瘦,人早已丧失了记忆,无可奈何地生活在称为人间的地狱里,等待着末日的到来,好将其与地狱同归于尽,似乎人所盼望的末日是人的“安享”之日。封建礼教将人的生活带入了“阴间”之中,使人更无反抗之力,种种压迫使人一步一步坠落阴间,离神越来越远,到今天人与神已是素不相识,见面之时仍是躲闪不及,人都不搭理他,让神自己孤立一旁,似乎从来不曾认识他,也从来不曾见过神。漫长的人生历程神一直在等待,从未将按捺不住的怒火向人直射,只是在静默不语地等着人的悔过自新。神早已来在人世与人同受人间苦难,与人同居多年人也未曾发现他的存在,而神只是在默默地忍受着人间的寒酸之苦,作着他自己带来的工作,为着父神的旨意,为着人类的需要他忍耐着,受着人所未体尝过的苦,在人前悄悄地伺候着人,在人前降卑下来,为着父神的旨意,也为着人类的需要。古文化知识将人从神的面前悄悄偷走交给了魔王及魔王的子孙,“四书五经”将人的思想观念又带入了另一个悖逆的时代,使人更加崇拜“书经”的编者,从而对神的观念又加重一层。不知不觉,魔王将人心中的神无情地赶了出去,自己却洋洋自得地占据了人的心灵,从此人便有了丑恶的灵魂,也有了魔王的嘴脸,对神的仇恨已是满了胸腔,魔王的恶毒一天天在人里面蔓延,将人全部都吞了下去,人再也没有一点自由,无法摆脱魔王的纠缠,只好就地被擒,向其投降归服在其面前。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 七》

撒但从上到下、从头到尾一直在搅扰着神的工作,与神唱对台戏,什么“古老的文化遗产”、宝贵的“古文化知识”,什么“道家学说、儒家学说”,什么“孔夫子经传、封建礼仪”,将人都带入了地狱之中,现代先进的科学技术、发达的工农商业却无影无踪,只是强调古代“猿猴”带来的封建礼仪来故意打岔、抵挡神的工作,拆毁神的工作,将人苦害至今,还想将其全部吞噬。封建礼教的传讲、古代文化知识的遗传早将人都传染成了大小的魔鬼,没有几个人甘心乐意地接待神,没有几个兴高采烈地迎接神的到来,人都满脸杀气,遍地杀气腾腾,企图将神从陆地上赶走,手持刀剑,摆开阵势要将神“灭绝”。总是教导人无神的魔鬼之地上遍及偶像,遍地上空散发着一股烧纸、烧香的令人恶心的味道,简直让人喘不过气来,似乎是毒蛇翻滚时荡起的臭泥之气,叫人不禁吐泻出来。而且隐约听见恶鬼的“念经”之声,声音似乎从遥远的地狱里传来,叫人不禁打起冷颤来。地上摆满了偶像,五颜六色,成了花花世界,而魔王却狞笑不止,似乎阴谋已得逞,人却什么都不知,也不晓得魔鬼已将人败坏得昏迷不醒,垂头丧气。它要将神的全部都毁于一旦,要将神再次污辱、暗杀,企图拆毁、搅扰神的工作,它怎能容让神与它“同等的地位”?怎能容让神在地上“插手”人间的工作呢?怎能容让神揭露它的丑恶的嘴脸?怎能容让神打乱它的工作?这魔鬼气急败坏,怎能容让神在地上治理它的朝纲?它怎能甘拜下风?丑恶的面目原形毕露,令人哭笑不得,实难提起,这不是它的本质吗?丑陋的灵魂还认为美得“不可思议”,这伙帮凶!下到凡间寻欢作乐,兴风作浪,搅得世态炎凉,人心惶惶,将人玩弄得牛头马面,丑陋不堪,没有一点原来圣洁之人的痕迹,还想在世称雄作霸,将神的工作拦阻得几乎寸步难行,将人封闭得犹如铜墙铁壁一般,作了这么多的孽,闯了这么多的祸,还不等着被刑罚?妖魔鬼怪在世横行一时,将神的心意、将神的心血封闭得滴水不漏,真是罪大恶极,怎能不叫神着急?怎能不叫神生发怒气?严重地拦阻、抵挡神的工作,太悖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 七》

中国人传统的观念都认为人应该孝顺父母,这是孔子教育的,如果不孝顺父母,那就是逆子。人从小就被灌输这个东西,几乎每个家庭都是这么教育的,学校、社会也是这么教育的。在人的头脑里被灌输这个东西之后,你就觉得:“孝顺父母比一切都重要,我要是不孝顺父母那我就不是好人,我就是逆子,我就会被谴责没有良心。”当你信神之后,真理、神话就没有提到这些。神话里要求人对待人是什么原则?爱神所爱,恨神所恨,就是神所喜爱的真追求真理的人、能遵行神旨意的人是你所要爱的,不能遵行神旨意的、恨神的、悖逆神的、神所厌憎的我们就应该厌憎,就应该弃绝,这是神话的要求。如果你的父母不信神,那他就是恨神的,他是恨神的,神当然也厌憎他,那如果让你厌憎他,你能不能厌憎呢?他能抵挡神,他能骂神,那他肯定是神所恨恶的,是神所咒诅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的父母不拦阻你信神,或者拦阻你信神,你会怎么对待他?恩典时代主耶稣说:“谁是我的母亲?谁是我的弟兄?……凡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就是我的弟兄姐妹和母亲了。”在恩典时代就有这话,现在神说的话就更贴切了,“爱神所爱,恨神所恨”,直截了当,但是人往往领会不到神这句话的真实含义。如果一个人是神所咒诅的,人看他外表也挺好,或者他是你的父母,是你的亲人,你对他就恨不起来,甚至与他来往还挺密切,关系也挺近,当听到神这话你就难受,你就下不了这狠心,而且也不能离弃他,因为什么?这里有个传统观念在束缚着你,你认为如果你这样做的话就会遭天谴,天打五雷轰,甚至遭到社会的唾弃、舆论的谴责,而且更现实的就是自己的良心都过不去。这个良心作用就是从小父母教育或者社会文化熏陶、传染给你种下这么一个根,种下一种思想,让你没法去实行神的话,没法爱神所爱、恨神所恨。但是你心里还知道你应该恨他们,应该弃绝他们,因为你的生命是从神来的,不是父母给的,人应当敬拜的是神,人应当归给神,你嘴上是这么说的,也有这个思想,但就是转不过这个弯,就是实行不出来,这是怎么回事?就是这些东西已经把你深深地、紧紧地捆绑住了,撒但用这些东西捆绑着你的思想、你的心思、你的心灵,让你没法接受神的话,你已经被这些东西占满了,神的话装不进来,而且你如果去实行神的话,这些东西在你里面就要生效,就使你抵触神的话、神的要求,使你挣脱不开这个绳索,挣脱不开这些捆绑,你无力挣扎之后一段时间就妥协了。有的人挣扎挣扎出来了,有的人挣扎挣扎就妥协了,他认为还是传统观念、传统的道德标准要紧,神的话先放一边吧,毕竟现在还在这个世界上活着,还得靠这些人。因为受不了社会的舆论或者谴责,所以他宁可选择得罪神,放弃真理、放弃神话去投降这些社会的舆论或者传统观念的束缚。你说人可不可怜?人是不是需要神的拯救?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认识自己的错误观点才能认识自己》

每一个生活在这个现实社会当中的人,不管有没有文化,他思想观点里的东西都不少。尤其中国的传统妇女就认为,女人必须得相夫教子,做贤妻良母,为自己的丈夫和儿女必须把自己的一生都花费、奉献出来,家人的一日三餐、洗洗涮涮,家庭里的这一切都要做得特别好,当然这是这个社会中贤妻良母的标准。每一个女性都认为自己就应该这么做,如果不这么做就不是一个好女人,如果不这么做就违背良心,违背道德标准,甚至有的人做得不好或者没按这个标准去做,都觉得良心过不去,对不起自己的儿女,对不起自己的丈夫。当你信神之后,如果让你尽本分,这与你做贤妻良母、做一个模范妈妈或者做一个标准的女性是不是冲突了?你想做贤妻良母,那你就不能百分之百地花费时间去尽本分。当你做贤妻良母与尽本分冲突的时候,你怎么选择?你要是选择尽好本分对神家工作负责任,做到自己能做到的,对神绝对忠心,那你就得放下做贤妻良母,这时你心里会怎么想?你的思想里会起什么样的波动?你是不是会认为亏欠自己的儿女?你这个亏欠、不安是从哪儿来的?当你尽受造之物的本分没有尽好的时候,你会觉得不安吗?你没有不安,也没有责备,因为在你的思想观点里、你的良心里没有装备这个正面的东西。你装备的是什么呢?做贤妻良母,如果不做贤妻良母就不是一个好女人,就不是一个正经女人,是不是这个标准?这个标准束缚着你,致使你在信神的时候,在尽本分的时候也带着这个标准。当做贤妻良母和尽本分这两个事发生冲突的时候,你虽然能勉勉强强选择尽本分或者是对神忠心,但是你心里会有一份不安,会有更多的责备,当不尽本分的时候你就会在家好好照顾自己的儿女或者丈夫,更多地去补偿他们,哪怕自己的肉体受更多的苦,你能这样做是受一种思想支配。但是在神面前,我们的责任与义务、我们的本分尽没尽到呢?当我们尽本分应付糊弄或者根本不想尽本分的时候,我们心里有没有责备,有没有控告呢?没有丝毫的控告。这就是人的人性里没有这个东西。所以说,虽然你能尽点本分,但其实你离真理的标准、离神的标准还很远。神说过,“神是人生命的源头”,这话的意思是什么?就是让每一个人都认识到:我们的生命、我们的灵魂都来自于神,不是来自于父母,更不是来自于这个人类,或者是来自于这个社会、来自于大自然,而是神给我们的,只不过我们的肉体是借着父母生出来的,但我们的命运是神在掌握着。我们能信神是神给我们的机会,是神命定的,也是神的恩待,所以说,你没有必要对任何人尽义务、尽责任,只有对神尽上你受造之物该尽的本分,这是人最该做的,这是人一生当中最该完成的头等大事,终身大事。如果你的本分没有尽好,那你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受造之物。在人来看,你是一个贤妻良母,是一个很好的家庭主妇,是一个孝顺的儿女,是一个社会的良好公民,但是在神面前你是一个悖逆神的人,是一个根本没有尽到自己义务、尽到自己本分的人,是一个接受神托付却没有完成神托付的人。这样的人在神面前还会有分量吗?这样的人一文钱不值。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认识自己的错误观点才能认识自己》

我们心里所存的每一样东西都是与神敌对的,这就包括我们自己认为好的东西,甚至我们自己已经认为是正面的东西,我们把它列入到真理里了,列入到正常人性里了,列入到正面事物里了,但是在神那儿看是神厌憎的东西。我们所认为的与神所说的真理相差多远呢,这就没法衡量了。所以说,我们必须得认识自己,从我们的思想观点到我们的作法,到我们接受的文化教育,每一样都值得我们去深挖掘,去深解剖。这些东西有一些是从社会环境来的,有一些是从家庭里来的,有一些是从学校教育来的,有一些是从书本上来的,还有一些是从我们的想象观念里来的。这些东西是最可怕的,因为这些东西束缚着、控制着我们的言行,控制着我们的思想,也控制着我们做事的动机、存心、目标。我们不把这些东西挖掘出来,就永远不会把神的话完完整整地接受进来,也永远不会把神对我们的要求不折不扣地接受过来去实行。你里面只要有自己的思想观点,有自己认为对的东西,你就不会完完整整地、不折不扣地把神的话接受进来原模原样地去实行,你肯定得在自己心里先加工加工,然后再实行。你自己是这么做的,也这样去帮助别人,虽然也交通点神话,但总有自己的掺杂,你就认为这样就是实行真理了,明白真理了,什么都有了。人的情形可不可怜?可不可怕?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认识自己的错误观点才能认识自己》

传统文化不是真理,这是肯定的,人光知道它不是真理就行了?它不是真理是一方面,为什么要解剖它呢?根源在哪儿?问题的实质在哪儿?怎么才能放下这个东西?解剖传统文化就是为了让你在内心深处对这方面的理论、思想观点有一个全新的认知。这个全新的认知怎么才能达到?首先你得知道传统文化是来源于撒但。那撒但是怎么把这些传统文化灌输到人里面的呢?撒但是在一些时期借着一些有名的人产生这些思想,产生这些所谓的说法、理论,然后逐渐地系统化、具体化,逐渐地与人的生活越来越相关、越来越近,然后逐渐地在人中间普及,一点一点地把这些思想,把这些说法、理论灌输到人的思想里。灌输到人的思想里之后,人就把这些思想当成人类该实行的、该遵守的最正面的东西,撒但就用这些东西把人的思想禁锢、控制起来了。人类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之下不断地被教育、被熏陶、被控制,一代一代一直传到现在。这一代一代的人都认为传统文化是对的、是好的,没有人去解剖这个所谓的好的东西、对的东西它的出处、源头到底在哪儿,这就是问题的严重性。甚至人信神读了很多年神话之后,还认为这些东西是对的,是正面事物,甚至觉得它可以取代真理,可以取代神话。更甚至有些人认为,“不管读多少神话,你生活在人群当中,三从四德、仁义礼智信,这些所谓的传统思想、传统文化不能丢,因为这是从老祖宗那儿流传下来的,老祖宗是圣贤哪,咱们不能因为信神就违背老祖宗的教导,不能把古圣先人的教导篡改或者丢掉”。在人的心中都有这样的思想、这样的意识,都是在无意识当中仍然被这些东西控制着、捆绑着。

——摘自《揭示敌基督·做事诡异,独断专行,从不与人交通,并且强制人顺服》

各个国家、各个人种都有各自的传统文化,咱们是不是批判所有的传统文化?有一种文化是不应该批判的。举个例子,神造了亚当,亚当的名是谁给起的?(神。)那神对待人类,神与人类相处的时候,怎么叫人?(直呼其名。)神给你一个名,这个名在神那儿是有意义的,就是一个代号、称呼。神给你一个代号,神就叫你这个代号,以这个代号来代表你、称呼你,神是这么对待人的。这是不是一种尊重?这是最好的尊重,是最合真理的、最正面的尊重,这是尊重人的标准,是从神那儿来的。这是不是一种文化?(是。)这种文化是我们该提倡的。当神造第二个人的时候,神又是怎么对待的?神让亚当起名。亚当给起名叫夏娃,神称不称呼?神称呼。这就是从神来的文化。神给每一个受造之物一个代号,叫那个代号的时候,人类和神都知道是谁就可以了,这就叫尊重,这就叫平等,这就是衡量一个人是不是懂礼貌、人性里有没有规矩的一个标准。在圣经当中,无论是记载一个事件或是记载一个家族的族谱,其中的人物都有名字,但是有一样不知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就是圣经里没有一处记载着爷爷、奶奶、叔叔、阿姨或者大伯、大娘等等这些称呼,全是人名。从这事上你们看到了什么?神给人制定的一些规律也好,法则也好,在人这儿看就是人类延续下来的一种传统,这种传统就是人应该守的,不需要有什么辈分的尊称,在神那儿没有这些。神造了整个人类,一个人下面有多少家族、后裔,神那儿是清楚的,不需要什么辈分。神只让人繁衍众多,仅此而已,不需要辈分,后辈的人也不需要知道自己的老祖宗是谁,也不需要建祠堂、建寺庙。圣经里记载,所有信耶和华的人都到祭坛前献祭,家族里所有的人都到神面前献祭,不像中国似的,一个家族有一个祠堂,祠堂里摆满了牌位,把那些太爷爷、祖爷爷、祖奶奶都供奉起来。在神作工作最起初的发源地就没有这些东西,而远离神作工地点的另外一个地方被撒但、邪灵控制,这些属撒但的东西就兴盛,人就总得拜老祖宗,什么事都得跟家族申请,都得跟老祖宗说,甚至老祖宗的骨灰都没了还得去上香磕头。近代一些接触西方新潮思想冲破传统家族束缚的那一类人,他们就不愿意在这样的家族里呆,他们感觉被这样的家族控制得牢牢的、死死的,一有点什么事,家族里那些长辈就来干涉,尤其是婚姻这方面,在中国这些事不少。撒但用这样一个似乎人好接受的辈分的说法来控制人,说人一代一代传下来是有辈分的,最上面的就是咱们的祖先,一带“祖”字,人就应该把他当神一样来跪拜。从小家族里就这么影响、熏陶,就这么教育,在人幼小的心灵里就被灌输一种东西:人在这个世界当中活着不能离开家族,离开家族或者冲破家族的束缚,不听家族的,那就是大逆不道,就是不孝之子,不孝之子那就不是人。所以一般人就不敢冲破这一层枷锁。中国人被辈分还有三从四德、三纲五常这些东西熏陶、传染、控制得很严重,有的年轻人跟岁数稍微大一点的人说话没喊叔叔阿姨,就常常被说成不懂礼貌、没教养。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在这个族群当中、在这个社会当中是低级的人类,没出息。别人衣冠楚楚,说话又懂规矩又有涵养,会伪装,嘴又甜,你连叔叔阿姨都不会叫,到哪儿人都看不起。中国人就被灌输一种这样的思想。有的小孩见人不会称呼,就会遭到父母的痛骂或者痛打,有的父母边打边说,“让你不懂礼貌,你没出息,没教养,打死你算了!你尽给我丢脸,让我在人面前没有脸面”。就因为小孩见人不会称呼,父母为了自己的脸面就上纲上线,痛打孩子。这些事我如果不这么交通,你们自己能不能意识到?能不能在现实生活当中通过一些现象,或者通过读神话,通过自己的经历,把这些事一点一点地逐步看透,然后改变你的人生方向,改变你所走的道路的方向呢?要是不能,那你们的悟性就太差了。凡事以神话、以神的作工、以神的要求为标准,这是最正确的,一丁点儿误差都没有,这个不容置疑。从撒但来的再合乎人的观念,再合乎人的口味,外表看着再体面,那也不是真理,也是假冒。

——摘自《揭示敌基督·做事诡异,独断专行,从不与人交通,并且强制人顺服》

人不明白真理的时候,无论你所持守的是一种观点、传统文化,或者是一种什么规矩、制度与理论,无论这些东西是社会上比较落后的还是比较前卫一点、时尚一点的,这些东西永远不可能代替真理,因为它不是真理。不管你把它持守得有多好,运用得有多好,最终它给你带来的只能是让你远离真理,而不是让你得着真理。你越持守这些东西,你离真理越远,越背离神的道、背离真理的道,相反,你能够积极、主动地放下这些所谓的正面的东西、理论与伪真理,那你进入真理的速度就能相对快一些。这样,人在日常生活当中就不会用这些所谓的传统文化,用这些伪真理来代替真理、代替神的话作为实行原则,这个窘态就会逐步地减轻,逐步地得到解决。

有些人以为摆脱了一个家族还有一个国家的传统文化,接受了另外一种外来的、异族的传统文化,就认为得着了真理。有的人认为自己摆脱了一种旧的传统文化、旧的思想观点,而接受了一种比较先进一点、现代一点的思想,就认为得着真理了。现在来看这些是对还是错?都是错的。人认为只要摆脱了旧的东西人就获得自由了,获得自由的言外之意是什么?就是人得着真理了,得着人该有的真正的活法了,人认为这样才是得着真道了。事实上这是真的吗?这是对的吗?不是。人类无论接受什么现代的、先进的传统文化,最终还是传统文化,它是不变的。传统文化到什么时候还是传统文化,不管是经得住年代考验的、经得住事实考验的,还是被人类推崇的,它毕竟还是传统文化。这些传统文化为什么不是真理呢?归根结底就是因为这些东西是出自撒但败坏人类之后产生的思想,它并不是从神来的,这里面掺杂了一些人的想象、观念,更是撒但败坏人类达到的后果。撒但利用败坏人类的思想观点与各种说法论调来束缚人的思想,来败坏人的思想。如果撒但用一些人类认为明显错误的东西,人很快就有分辨,人会用辨别是非、黑白、对错这样的分辨力去否认它、定罪它,这样,这些学说是站不住的。但是,如果撒但用一些人类认为对的、正确的、比较能站得住脚的说法来熏陶、影响、灌输给人的话,这样人类就很容易被它迷惑,这些说法也很容易被人接受、传播,就这样一代一代地一直延续到现在。比如说,中国一些英雄人物的故事,像岳飞、杨家将还有文天祥的爱国故事,他们这些思想流传到现在肯定不是人为的。如果从人这方面来说,是有一类人或有一类统治者一直在用这些事例,用这些人物的思想、精神来教导一代又一代的人,好让这一代又一代的人安安分分地、老老实实地接受他们的统治,达到让他们的统治更稳固。通过讲岳飞、杨家将的愚忠,还有文天祥、屈原的爱国精神,教育统治者手下的民众,让他们知道一个道理,就是做人要忠,这是一个品德高尚的人该具备的。忠到什么程度呢?“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到这个程度。还有“忠臣不事二主”,这也是他们推崇的。他们还推崇那些爱国人士。爱国是爱谁啊?爱那片土地?爱这些人民?什么是国啊?统治者是国家的代言人。如果你说,“我爱国其实就是爱我的家乡,爱我的父母,我才不爱你们这些统治者呢”,他就火了。你要是说爱国在内心深处就是爱统治者,他就接受,就同意你这么爱,你如果说明白、说清楚爱的不是他,他就不同意了。一代一代的统治者,他们代表的是谁啊?他们代表撒但,他们是撒但一伙的,是属魔鬼的。他们不可能教育百姓敬拜神、敬拜造物的主,他们不可能这么做,反而会告诉百姓统治者是天子。天子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上天授予一个人权力,这个人就称为天子,他就有权力统治天底下的百姓。这是不是老百姓被灌输的一种思想?一个人成为天子了,那就是天定的,有天意在其身上,老百姓就应该无条件地接受他的统治,无论是怎样的统治都应该接受。他们灌输的是一种这样的思想,让你承认有天的同时接受他是天子。接受他是天子的目的不是为了让你承认有上天、有神、有造物的主,而是为了接受他是天子这个事实,因为他是有天意的存在而产生的天子,老百姓就应该接受他的统治。从人类起始到现在所产生的这些思想,解剖每一个,无论是有典故的词语、成语也好,还是根本就没有典故的民间谚语、俗语也好,这背后都有撒但对人类的捆绑、迷惑,也有败坏人类对这个事件本身错谬的定义。这个错谬的定义对后期的人类的影响是什么呢?是好的、正面的还是反面的?(反面的。)基本上是反面的。比如说,卧薪尝胆、韬光养晦、忍辱负重、永不言败,还有“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这些给后期的人类带来的影响是什么?就是人在接受这些传统文化之后,一代又一代的人离神越来越远,离神造人、离神经营计划的工作越来越远。人类接受了这些传统文化与思想之后,越来越觉得人的命运应该掌握在自己手中,幸福要靠自己的双手来创造,还有,机会是留给那些有准备的人。现代的人所讲的其实跟两千年前的人所讲的,它的思想内涵是一样的,只不过现在的人越说越具体,越说越露骨,越说对神与神主宰人类的这个事实否认、定罪的程度越来越严重了。

——摘自《揭示敌基督·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一)》

神发表真理是发表自己的性情、发表自己的实质,不是根据人类所总结的各样人所认为的正面事物、正面的说法而有的。神的话就是神的话,神的话就是真理,是人类应该赖以生存的法则与根基,而那些来源于人类的所谓的信条根本就是神定罪的,不是神认可的,更不是神说话的源头、根据。神通过他的话语发表他的性情,发表他的实质,因为神有神的实质,神是一切正面事物的实际,所以神所发表出来的一切话都是真理。无论这个败坏人类对神的话怎么定位、怎么定义、怎么看待、怎么认识,神的话是真理这个事实是永不改变的。无论神的话说了多少,无论神的话被这个败坏、罪恶的人类怎么定罪,怎样弃绝,但是有一个事实是不能改变的,即便是这样,人类所推崇的所谓的文化、传统也不能因此变成正面事物、变成真理,这一点是不能变的。人类的传统文化、生存之道不会因为时间的改变、时间的久远变成真理,而神的话也不会因为人类的定罪、遗忘而变成人的话,这个实质永远都不会改变,真理永远是真理。这里存在一个什么事实呢?就是人类所总结出来的那些俗语,它的来源是撒但,是人类的想象、观念,甚至出自于人的血气,与正面事物根本没有一点儿关系,而神的话是神实质的发表,也是神身份的发表。因为什么神发表了这些话?为什么说这些话是真理?就是因为万物一切的法则、规律、根源、实质、真相、奥秘都是神在主宰着,都在神手中掌握,只有神知道它的本源、它的根源到底是什么,所以只有神的话对万物的定义是最准确的,只有神话中对人类的要求是人类的标准,是人类应该赖以生存的唯一的准则。而人类赖以生存的这些法则,一方面来源于违背神主宰万物的这一事实,另外,也违背神主宰万物的法则这一事实,它是从人的想象观念里来的,也是从撒但来的。撒但是什么样的角色?首先,撒但冒充真理,其次,它破坏、搅扰、糟蹋神创造万物的这一切规律与法则。所以说,从它来的东西跟它的实质那是太匹配了,充满了撒但的邪恶用心、引诱、伪装,还有撒但永远不变的野心。这些东西无论败坏的人类能否分辨,无论败坏的人类接受的程度如何,也无论败坏的人类对它景仰、崇拜、传讲的年代有多么久远,或者人数有多么的庞大,它也不会变成真理。因为它的实质、根源、源头是撒但,是与神敌对、与真理相敌对的撒但,所以,这些东西永远不会变成真理,它永远是反面事物。没有真理对照的时候,也可能它能冒充是善的,是正面的,但是当用真理来解剖、揭露它的时候,它不是无懈可击的,它是站不住脚的,它是很快被定罪、被揭露、被弃绝的东西。神所发表的真理恰恰符合神所造的人类正常人性的需要,而撒但所给人的恰恰违背人类正常人性的需要,它让一个正常的人变得不正常,变得偏激、狭隘、狂妄、愚蠢、邪恶、刚硬、凶恶,更甚至不可一世。严重到一定程度,人精神失常,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正常的人不做非得要做非正常人类,普通的人不做非得要做高级人类,扭曲了人的人性,扭曲了人的本能。真理是让人更能本能地按照正常人性的规律、法则还有神所制定的这一切规律来存活,而所谓的这些俗语、撒但的这些法则,恰恰是让人违背人的本能,让人逃脱神所命定、制定的这些法则,甚至让人脱离正常人性的轨道,去做一些偏激的、正常人性不该做也不该想的事。

——摘自《揭示敌基督·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一)》

上一篇: 91 怎样对待世界潮流

下一篇: 93 怎样对待实用文化知识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第三十二篇

神的说话人都摸不着头脑,似乎神是在避开人对着空气说话,似乎神根本没心思再去理睬人的所做所行,根本就不管人的身量如何,似乎所说之话不是针对人的观念说的,而是按着神的本意在避开人来说。由于种种原因,致使人对神的话摸不着、看不透,这也难怪,神说所有话的本来目的并不是让人从话中看出点什么…

对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

在弟兄姊妹中间总释放消极的人是撒但的差役,是搅扰教会的,这样的人有一天都得被开除出去,都得被淘汰。人信神若不存着敬畏神的心,若不存着顺服神的心,那这样的人不仅不能为神作什么工作,反而成了搅扰神工作的人,成了抵挡神的人。信神的人不顺服神、不敬畏神,而是抵挡神,这是信神之人的最大的耻…

论到“信”,你怎么认识

在人的身上仅仅存在人的似有非有的“信”字,但人却并不知道什么叫“信”,更不知道为什么要信,人明白得太少,人太缺乏,只是愚昧无知地信我,虽然不明白什么叫信,也不知道为什么要信我,但人还是“痴痴”地信着我。我对人的要求并非仅仅让人这样痴痴地求告我,或是漫不经心地信我,因为我作的工作是…

蒙拯救的人是肯实行真理的人

在讲道里常讲要有正当的教会生活,那么为什么到这个时候教会生活仍没有改进,还是老调重唱?为什么就没有一个别出心裁的生活方式呢?九十年代的人再过以往时代皇帝的生活能是正常的吗?虽然吃喝的东西甚是佳美,历代稀有,但是教会生活却没有多大转机,似乎是换汤不换药,那神说这么多话有什么用?多数…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