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 怎样对待恩赐、特长

相关神话语:

每一个人不同程度地都有点资质,比如有的人天生对音乐的节拍、旋律很敏感,有的人在舞蹈方面比较擅长,这都是神给的,人没有什么可夸的。这些天生的东西不是父母给的,也不是你自己聪明伶俐。人有多聪明、人的智商到什么程度那都是神给的,是神命定好的。神让你愚昧有愚昧的意义,神让你聪明有聪明的意义,神给你什么特长,你擅长什么,你的智商能有多高,在神那儿都有用意,都命定好了。你扮演什么角色,尽什么本分,神也早就给你命定好了。有的人不服气,就想通过多学、多看、多用功来改变,但是他就超越不了,等体会的时间长了就知道了,人跟谁挣也别跟神的命定挣。你擅长哪方面就在哪方面多下功夫,其他不擅长的也别强求,别嫉妒别人。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功用,别认为自己什么都行,完美,比别人都强,总想把别人的活儿都包了,光显自己不显别人,这是败坏性情。好比说,你对舞蹈的节奏比较擅长,你就专门在这方面把关,达到能有所突破,掌握好原则,把这方面的本分尽好。有些人喜欢设计服饰,在这方面比较擅长,那你就在这方面多下功夫、多研究。有的人觉得自己什么都不行,那你就做一个老老实实听别人指挥的人,把自己能做到的发挥好,尽上全力,这就行了,神就满意了。什么都想比别人行、比别人高,都想出众,这是什么性情?(狂妄性情。)这不是体贴神的负担,神没让你这样体贴。有些人说这是要强,要强本身就是反面的东西,就是撒但狂妄性情的一种流露、一种表现。你有这样的性情,你就总要压过别人、高过别人,总要争,总要夺,嫉妒心特别大,谁也不服,就想自己出头,这就麻烦了,撒但就是这么做的。你要是真想做神的受造之物,你别追求这个,要强这不是好事。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做人该有的原则》

神造人给人的特长都不一样,有些人擅长文学,有些人擅长数学,有些人擅长钻研一项技术,比如机械、木工、瓦工等等。有些人有点特长,可能是在社会上接受过系统的教育,也可能是自己悟出来的。不管是自悟的还是学过,一旦掌握了这门技术,他心里就美了,就觉得这辈子有铁饭碗了,他把这种技术当成一种资本,这就麻烦了。那应该怎么看待这些东西?这些东西如果在神家有用的话,也仅仅是你尽好本分的工具而已,它与真理没有关系。那什么与真理有关系呢?就是你在利用这种技术与业务尽本分的同时能听神的话,按原则办事,让你的技术与业务成为你尽本分的工具,把它发挥得更好,把你的本分尽得更好,它能辅助你尽好本分,这就有用了。但是这些东西再有用,它永远不能变成真理,不管你掌握的这个技术、业务或者你这方面才干有多高,它永远不是真理,也永远不能当成你被成全的一个筹码或者资本,这些东西永远是死的,它与真理没有关系。

——摘自《揭示敌基督·只让人顺服他,而不是顺服真理、顺服神(三)》

如果你有恩赐,你反应比别人快点,你领受东西比别人快点,或者你口齿清晰点,比别人有这方面特长、优势,你是怎么认为、怎么对待的,这很重要。如果你认为你的特长、恩赐能运用自如了,或者你尽这样的本分是别人代替不了的,你只要用你的恩赐、特长不停地尽着本分,那就是在实行真理了,这个认为是对的还是错的?(错的。)怎么是错的呢?有恩赐、有特长的人是不是就有罪了?(不是。)那这个特长和恩赐到底是什么?怎么理解、怎么运用、怎么对待它?你们有没有人把自己身上的特长或者优越性的东西当成一种工具,尽本分的时候用它,不尽本分的时候就不提它,能不能做到这个?你们做不到,这就是在真理进入方面的欠缺。一旦你活在你的特长里,或者在你能特别好地发挥你的特长、恩赐的时候,你里面是什么情形?(沾沾自喜。)自喜到什么程度了?有没有飘起来?还有一个问题,这些比较有恩赐、有特长的人最大的难处是什么?你们有没有这样的经历体验?有特长、有恩赐的人,他的想法、作法还有他的思想很多时候是与真理相悖的,但他自己不知道,他还认为“看我多聪明,我的选择多明智,我的决断多英明呀!你们都够不上”,总是活在一种自恋、自我欣赏的情形里,很难静下心来琢磨什么是神的要求、什么是真理、真理原则是什么,很难进入真理与神话,很难找到或者掌握真理的实行原则,也很难进入真理实际。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人到底凭什么活着》

神给人恩赐、特长,给人聪明智慧,人该怎样用这些东西?你的特长、恩赐,还有聪明智慧都得献在你的本分上,你把心用上,得绞尽脑汁地把你自己知道的、明白的、能够得上的、能想到的都用在本分上,这就蒙神祝福。蒙祝福是什么意思?在人那儿感觉到的是什么?(尽本分有路途,有圣灵开启。)有神开启,有神引导。在人看,在你的能力范围之内,你的素质、你学的那点东西够不上你要做的,但是神一作工,一开启,你不但能明白还能做得更好。你自己都纳闷:这好像是我自己的东西,但我没学这个,怎么突然就明白了,突然就敞亮了呢?我怎么突然变得这么聪明呢?这就是神开启、神祝福,神就这么祝福人。你们在尽本分期间,在作自己分内的工作期间,如果感觉不到这个,这就没有神祝福。总觉得尽本分没意思,没什么可做的,献不上自己的力,总得不到开启,总觉得没有什么聪明智慧可发挥,这就麻烦,你尽的本分神不称许,不是在正确的轨道上,路途不对。你就得省察:为什么尽本分没路途?明明学过,是自己专业范围之内的东西,而且也很擅长,为什么想用的时候却用不上,发挥不出来呢?这是怎么回事?这是偶然的吗?这里有问题。神祝福一个人,这个人就会变得聪明有智慧,又精明又强干,而且敏锐、机警,特别灵巧,做什么都有门道、都有灵感,做什么都觉得不在话下,什么难处都拦不住他,这就是有神祝福。若做什么事都费劲,笨拙,偏谬,不通窍,怎么说都不明白,这就是没有神引导,没有神祝福。有的人说“我用劲了啊”,你使的是拙劲,你不明白真理。你尽本分看不到神祝福、神引导,没有圣灵开启光照,那你做事就很难,靠着人的力量、人学的那点知识、本领就很吃力,也可能你学的东西不少,但就是用不上,这就涉及到人走什么道路的问题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做诚实人才能活出真正人的样式》

不管人有哪方面特长、恩赐或者技能,如果他尽本分的时候只做事,只出力,无论他做事的时候是凭想象、凭观念或者是凭着自己的本能,他只出力,从来不寻求神的心意,也没有任何的概念或者心里的需要说“我要实行真理,我这是在尽本分”,他唯一的思想出发点就是把这个活儿干好,把这个任务完成,这是不是完全凭着恩赐、特长,凭着自己的能力、技巧活着的人?这样的人多不多?信神只想出力,出卖自己的劳动力,出卖自己的技能,尤其是神家交给人一项事务性的工作,大多数人都是带着这样一种观点去做,就只是出力,有时候是动动嘴,有时候是动动手使把力气,有时候可能是跑跑腿。为什么说凭着这些东西活着是出力而不是实行真理呢?神家交代给他一个任务,接到这个任务之后,他就想着怎么做能把这个任务尽快完成,好到带领那儿去交账,让带领夸他。他也可能还列出一条一条的计划,外表看着也挺认真,但是他只注重把这个事做完,做给人看,或者做的时候也给自己定一个标准,怎么做能够达到自己心里高兴、满意,达到他所追求的完美的程度。不管他怎么制定标准,只要是与真理无关,不是在寻求真理,明白、确认神的要求之后去做的,而是抱蒙做的,稀里糊涂做的,这些都属于出力,这就是一厢情愿地凭着自己的头脑、恩赐或者才能、技巧去做事。这么做事的后果是什么?也可能事做成了,没有人挑出什么毛病,你自己也很高兴,但是在做这事的过程当中,第一你不明白神的心意,第二你没尽心、尽意、尽力,你的心没尽到。如果你寻求了真理原则,寻求了神的心意,这个事你做的就能达到九成,而且你也能进入真理实际,能准确地明白你做的合神心意。但是你如果不用心,稀里糊涂地做了,任务是完成了,但做得怎么样你自己心里不清楚,你没有标准,不知道这事做得到底合不合神的心意,合不合乎真理,所以说,凡是尽本分存在这种情形的统称两个字——出力。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人到底凭什么活着》

有些人有一个很恶心的观点,他们在世界上具备一定的特长或者有一技之长,有点才干,会一项特殊的技能,信神之后,他们就觉得自己在神家应该是高贵的人了。这个态度对不对?这个观点怎么样?这是不是正常人性的思维里出来的东西?不是。那这是什么想法?这是不是没理智啊?他就认为:“在世界上我会这点手艺不算什么,但神家这些人都没什么才干,女性还居多,我是男性,具备手艺、才干,又会说,又有本事,在神家就是佼佼者,就是香饽饽,谁都不能对我指手画脚,谁都不能领导我,谁都不能指挥我做什么。我有这个技术,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不用考虑原则,我怎么做都对,怎么做都合真理。”有没有这样的人?这样的人不占少数,到神家来卖弄了。他们用自己的特长、技术在神家尽本分这可以,但是如果这个性质是卖弄,这问题就不一样了。为什么叫卖弄呢?他把信神的人看得很傻,什么也不是,这是不是思维出问题了?这是不是理性有问题?事实上信神的这些人真的什么也不是吗?(不是。)那他为什么这么看?为什么有这样的想法呢?这个想法是怎么产生的?他在外邦人中间敢这么想吗?有些人在外邦人中间不这么想,他就认为信神的这些人什么也不是,都是家庭妇女、家庭妇男,都是农民,是社会底层的,都是没能耐,在社会上吃不开,无路可走、没处投靠才来信神了,他跟大红龙是一样的看法。他觉得他有点能耐,懂点业务,会一方面技术,在神家是人才。这个想法对不对?(不对。)不对在哪儿?他认为神家没有高人,他会点儿业务就想在这里把关、控制。你们身边的、你们熟悉的或者认识的人中有没有这样的人?有一部分人会某方面技术,让他做个组长或者负责人,他就觉着自己当官了,在神家他说了算,谁都没有他为神家利益着想,谁都没有他维护神家利益,谁都没有他忠心,他什么事都想管、都想参与,但什么事还都管不好,也不寻求真理原则,甚至我说的话他都不听。他打着会某方面技术的旗号谁都想管,就想当官。好比说,弟兄姊妹做的事不合他的意了,他就说:“得管管这些人,太不像话了!”信神的人有什么问题得交通,这不是军营,逮着谁就得管管,那是管的事吗?得通过交通让人明白真理,有事可以对付修理,可以交通真理、扶持帮助,他来个“管管”,这话对吗?(不对。)不对在哪儿?他想给神家当家把关,想掌权。这些人不明白真理,懂点业务、技术就觉得自己有用了、有能耐了,在神家比一般人强了,能在这儿为所欲为,自己一个人说了算了,他不寻求真理原则,就想按着自己的意思、喜好做。这是什么问题?这是不是敌基督性情啊?这样的人有没有正常人性的理智呢?丝毫没有。

——摘自《揭示敌基督·只让人顺服他,而不是顺服真理、顺服神(二)》

有些人有两三方面特长,有些人有一方面特长,有些人什么特长也没有,这些事你们如果都能正确对待,这就找到自己的位置了。找到自己位置的人,他就能本本分分做人,就能把本分尽好。总找不到自己位置的人,吃着碗里的总想够着锅里的,有什么利益临到手伸得都挺长,总有自己的野心,还认为这是体贴神心意,是忠心尽本分,这就错了,这是错谬地领受“忠心”。你想忠心、想合格地尽本分,你有这个追求、有这个愿望,你首先得找准自己的位置,然后把自己能做到的尽心、尽意、尽力地做到,这就合格了,这样尽本分就有纯洁度,这才是真正的受造之物该做的。首先你得明白什么是真正的受造之物,一个正常的受造之物不是超人,而是一个踏踏实实地在地上活着的人,一点也不超凡。什么叫不超凡呢?就是你无论能站多高、蹦多高,其实你实际的高度还是那么高,你没有超凡的本领。如果你总想超越其他人,凌驾于其他人之上,这是撒但的狂妄性情支配的,这是你的错觉,其实你达不到,也不可能达到,神没给你那样的才干、本领,也没给你那样的实质。你别忘了你是一个正常、普通的人类中的一员,没有与其他人不同的地方,所不同的就是你的长相、家庭、出生的年代与其他人不一样,你的特长、恩赐与其他人可能有所不同。但是有一点你别忘了,再不同也仅仅是这点儿不同,你的败坏性情与其他人是一样的,你尽本分所要遵守的原则与目标、方向跟其他人是一模一样的,只不过是各人的擅长、恩赐不同而已。有的人会弹吉他,有的人会拉二胡,有的人会打鼓,但有的人连鼓点都听不出来,也不太懂节拍,这怎么办?你要是对这方面擅长、能通,你就学点,要是学了一段时间还是一窍不通,这就证明你不具备这方面素质。就像有的人跳舞跳得挺好,但一唱歌就跑调,五音不全,这是天生的,改变不了,这种情况你就得正确对待。你能跳舞就把舞跳好,你有赞美神的心,即使唱歌跑调,神不嫌弃就行,正确对待,别受这事辖制,这就叫本本分分做人。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做人该有的原则》

造物主无论作什么,无论有怎样的表现,无论是大的作为还是小的行为,他都是造物主;而受造的人类无论做了什么,有多高的才能、恩赐,他都是受造之物。受造的人类,无论接受过造物主多少恩典、祝福,多少怜悯、慈爱,或者多少恩待,都不要认为自己与众不同,都不要认为自己能与神平起平坐了、自己变成高级受造之物了。无论神给你多少恩赐,给你多少恩典,曾经给你多少恩待,或者给你一些特殊的才能,这都不是你的资本,你是受造之物,那你永远就是受造之物,你永远不要认为“我是神手中的小宝宝,神不会对我动一巴掌,神对待我的态度永远都会是爱、呵护和轻轻的抚摸,还有轻声细语柔和的安慰、劝勉”,反之,在造物主的眼中,你与其他受造之物一样,神可以任意地使用你,也可以任意地摆布你,任意地安排你在各种人事物当中扮演每一个角色。这就是人应该有的认识,也是人应该具备的理智。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寻求真理才能认识神的作为》

上一篇: 94 怎样对待知识与科学

下一篇: 96 怎样对待前途命运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第六十九篇

我的心意发出,有谁敢抵挡,有谁敢论断、疑惑,我立时取缔他。今天,不按我心意行事的,谬解我心意的,都得在我的国度中被淘汰、被废弃。在我的国度中,没有别人,都是我的儿子,我所爱的,是会体贴我的,更是按我话而行的,是能替我作王掌权审判万国万民的,更是一班天真活泼的、单纯敞开、诚实而又有…

众民们!欢呼吧!

在我的光中,人都重见光明,在我的话中,人都得到享受之物。我从东方来,由东方发出,我的荣光发出之时,万国被照耀,一切全被照明,无一物留在黑暗之中。在国度之中,子民与神的生活快乐无比,水在为众民的幸福生活而欢舞,万山都在与众民同享在我之丰富,所有的人都在奋发图强,都在努力,在我的国度…

第三十三篇

在我的家中曾有人颂扬我的圣名,为我在地的荣耀显满穹苍而奋力拼搏,我因此而大大欢喜,心中甚是欢畅,但又有谁能代替我的工作为我而日夜不眠呢?我因人在我前的心志而得以享受,但因人的悖逆而发怒,所以由于人总是不能守住本分,这才使我为人多加几分忧伤之心。为什么人总是不能为我而献上自己呢?为…

第十二篇

当东方发出闪电之时,也正是我开始发声说话之时,当闪电发出之时,整个天宇都被照明,所有的众星都发生变化。全人类犹如被清理一般,所有的人都被这道来自东方的光柱照得原形毕露,两眼昏花,不知所措,更不知如何遮盖自己丑恶的嘴脸,又犹如动物一样从我的光中逃入山洞之中去避难,但不曾有一物能从我…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