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你们见证主耶稣已经回来了,并且是道成肉身来作工,这怎么可能呢?圣经上说:“加利利人哪,你们为什么站着望天呢?这离开你们被接升天的耶稣,你们见他怎样往天上去,他还要怎样来。”(徒1:11)主耶稣作完钉十字架的工作,死里复活,向门徒显现,已经成为荣耀的灵体升天了,主再来的时候也应该是死里复活的灵体向我们显现。你们为什么说神末世还要道成肉身成为人子显现作工呢?

参考圣经:

“你们也要预备,因为你们想不到的时候,人子就来了。”(路12:40)

“因为人子在他降临的日子,好像闪电从天这边一闪直照到天那边。只是他必须先受许多苦,又被这世代弃绝。”(路17:24-25)

“父不审判什么人,乃将审判的事全交与子。”(约5:22)

“并且因为他是人子,就赐给他行审判的权柄。”(约5:27)

相关神话语:

耶稣说他怎么走还要怎么来,他这话的真意你知道吗?难道他就告诉你们这些人了吗?你只知道他驾着白云怎么走还要怎么来,但你知道神自己到底是怎么作工的吗?如果真能让你看见,耶稣所说的那句话又怎么解释?他说:末世人子要来的时候,人子自己不知道,天使不知道,天上的使者不知道,所有的人不知道,只有父知道,就是只有灵知道。人子自己都不知道,你就能看见,能知道吗?你若能知道,能亲眼看见,那这句话不就落空了吗?耶稣当时怎么说的?“那日子、那时辰没有人知道,连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独父知道。挪亚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也要怎样。……所以,你们也要预备,因为你们想不到的时候,人子就来了。”那日子来到,人子自己都不知道,一说人子就指神所道成的肉身,是正常普通的人,人子自己都不知道,你就能知道吗?耶稣说了他怎么走还要怎么来,他来了自己都不知道,他能让你提早知道吗?你就能看见他的来到吗?这不是笑话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 三》

神之所以道成肉身是因为他作工的对象是被撒但败坏的属肉体的人,并不是撒但的灵,也不是任何一种不属肉体的东西,正因为是人的肉体被败坏了,所以他才将属肉体的人作为他作工的对象,更因为人是被败坏的对象,所以他无论作哪一步的拯救工作都是选用人作他唯一的作工对象。人是肉体凡胎,是属血气的,而神又是可以拯救人的唯一对象,这样,神作工作就有必要成为与人有一样属性的肉身来作工作,以便达到更好的作工果效。正因为人是属肉体的而且人并没有胜罪与摆脱肉体的能力,所以神作工作也就务必得成为肉身来作工。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神拯救人,并不是直接以灵的方式、以灵的身份来拯救人,因为他的灵是人摸不着、看不见而且也是人不可靠近的。以灵的角度来直接拯救人,人就没法得着他的救恩,若不是神穿戴一个受造之人的外壳,人也没法得着这救恩,因为人根本没法靠近他,就如耶和华的云彩无人能靠近一样,只有他成为受造的人,也就是他将他的“道”装在他要成为的肉身中,才能将这“道”亲自作在所有跟随他的人身上,人才能亲自听见他的道、看见他的道,以至于得着他的道,借此人才能被完全拯救出来。若不是神道成肉身,凡属血气的无一人能得着这极大的救恩,也没有一个人能蒙拯救的。若是神的灵直接作工在人中间,那人都会被击杀的,或者会因着人没法接触神而被撒但彻底掳去。第一次道成肉身是将人从罪中赎出来,是借着耶稣的肉身来将人赎出来,就是将人从十字架上救了下来,但是撒但的败坏性情仍在人的里面存在。第二次道成肉身不再是作赎罪祭了,而是将那些从罪中赎出来的人彻底拯救出来,让那些罪得赦免的人能够脱离罪,得着完全的洁净,达到性情变化而脱离撒但的黑暗权势,归到神的宝座前,这样人才完全圣洁了。律法时代结束之后,从恩典时代神就开始了拯救的工作,一直到末世神作了审判刑罚人类悖逆的工作,使人类完全得着洁净之后,神才结束拯救的工作,进入安息。所以,三步工作中只有两次道成肉身来亲自作工在人中间,就是因为三步工作中只有一步是带领人生活的工作,其余的两步工作则都是拯救的工作。只有神道成肉身才能与人同生活,体尝人间痛苦,活在正常的肉身之中,这样,才可将受造的人所需的实际的道供应给人。人是因着神的道成肉身而得着神的全部救恩的,并不是人从天上直接祈求来的。因人都属血气,没法看见神的灵,更没法靠近神的灵,人能接触到的只有神道成的肉身,借此人才明白一切的道,才明白一切的真理,得着全部的救恩。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 四》

道成肉身的神之所以来在肉身完全是因着败坏的人的需要,是人的需要并不是神的需要,这一切的代价与痛苦都是为了人类,并不是为了神自己的利益,在神没有得失与报酬之说,他得到的并不是他后来收获的,而是他原来就该有的。他为人类作的一切、付出的一切代价并不是为了他能得到更多的报酬,他仅仅是为了人类。在肉身之中作工虽然有许多人难以想象的困难,但到最终肉身作工达到的果效还是远远超过灵直接作工的果效。肉身作工虽然存在相当多的难处,并不能有灵一样伟大的身份,也不能像灵一样有超凡的作为,更不能有灵一样的权柄,但是就这一个不起眼的肉身的作工实质远远高于灵直接作工的实质,就这一肉身本身来说就是所有人的需要。对被拯救的人来说,灵的使用价值远远不及肉身的使用价值:灵的作工能普及全宇、波及山河湖泊,而肉身的作工能更有效地涉及与他接触的每一个人,而且有形有像的肉身更能获得人的了解与信任,更能加深人对神的认识,更能加深人对神的实际作为的印象;灵的作工神秘莫测,肉眼凡胎难以预测,更难以看得见,只能凭空想象,肉身作工正常实际而且有丰富的智慧,是肉眼凡胎的人可以亲眼目睹的事实,人都可以亲自领略神作工的智慧,大可不必展开丰富的想象,这是肉身中的神作工的准确性与实际的价值;灵只可以作一些人看不见又难以想象的事,例如灵的开启、灵的感动、灵的引导,但对于有大脑思维的人来说,灵的这些作工并不能给人以明确的意思,只能给人一个感动或是大体相仿的意思,并不能用言语指示,而神在肉身的作工就与此大不相同了,肉身作工有准确的话语引导,有明确的心意,也有明确的要求目标,人不需摸索也不需想象更不需去猜测,这是肉身作工的明确性,与灵的作工大不相同;灵的作工只能适应一部分有限的范围,并不能代替肉身的作工,就肉身作工对人要求的准确目标与人得到认识的实际价值就远远超过灵作工的准确性与实际的价值。对于败坏的人来说,只有准确的说话、明确的追求目标、看得见摸得着的作工才是最有价值的作工,只有现实的作工、及时的引导才能适合人的口味,只有实际的作工才能将人从败坏、堕落的性情中拯救出来,而这些只有道成肉身的神才能达到,只有道成肉身的神才能将人从败坏、堕落的旧性中拯救出来。灵虽然是神的原有实质,但就这样的工作只有借着肉身才能作到,若是仅让灵来单独作工那就不能达到作工果效,这是明摆着的事实。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神所道成的肉身虽然与他的身份、地位大不相同,与他的实际身价在人看似乎是格格不入,但就这一不带有神原有形像、没有神原有身份的肉身就能作出神的灵并不能直接作到的工作,这就是神道成肉身的原有意义与价值了,而这意义与价值也正是人所不能领受与承认的。尽管人都对神的灵采用仰视的态度,对神的肉身采取俯视的态度,不管人如何看,如何认为,肉身的实际意义与实际价值远远超过了灵的实际意义与实际价值,当然这只是对于败坏的人类而言的。对于每一个寻求真理渴慕神显现的人来说,灵的作工只能给人以感动或默示,只能给人以奇妙莫测、难以想象的神奇感,给人以伟大、超凡、人皆仰慕但又是人皆非达到、皆非够得着的感觉。人与神的灵只能是遥遥相望,似乎相隔很远很远,而且永远不能相同,似乎人与神有一种看不见的隔阂,事实上这只是灵给人的错觉,这错觉只是由于灵与人不是同类,灵与人永远不能同在一个世界之中的缘故,也由于灵并不具备任何一点人所具备的东西,因而灵对人来说并不是人的需要,因为灵并不能直接作人最需要的工作。肉身的作工给人实际的追求目标,给人明确的话语,给人实际、正常的感觉,给人以卑微、平凡的感觉,人虽感觉害怕但在多数人来看还是相当好接触的,人可看见他的面,可听见他的音,勿须遥遥相望,这一肉身给人的感觉是相近的,并不是遥远的,不是难测的,而是可以看得见、可以接触得到的,因为这一肉身与人是在同一个世界中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因为审判的是被败坏的人,是属肉体的人,并不是直接审判撒但的灵,所以审判的工作不是在灵界进行,而是在人中间进行。对于审判人肉体败坏的工作,只有肉身中的神最适合作,只有肉身中的神最有资格作,若是神的灵直接审判那就不能面面俱到,而且人也难以接受,因为灵不能与人面对面,就这一点就不能达到立竿见影的果效了,更不能让人更透亮地看见神的不可触犯的性情。只有在肉身中的神审判人类的败坏才是彻底打败撒但,同样是有正常人性的人,在肉身中的神能直接审判人的不义,这是他本来就圣洁的标志,也是他与众不同的标志,只有神能有资格、有条件审判人,因为他有真理,他有公义,所以他能审判人,没真理、没公义的人是不配审判别人的。若是神的灵作这个工作那就不是战胜撒但了,灵本来就比肉体凡胎高大,神的灵本来就是圣洁的,他本来就是胜过肉体的,灵直接作这个工作并不能审判人的全部悖逆,也不能显明人的一切不义,因为审判工作也是借着人对神的观念而作的,而人对灵本来就没有观念,所以灵不能更好地显明人的不义,更不能透彻地揭示人的不义。道成肉身的神是不认识他的所有人的仇敌,借着审判人对他的观念与抵挡就将人类的悖逆都揭示出来了,肉身作的工作比灵作的工作达到的果效更明显。所以,审判全人类的不是灵直接作而是道成肉身的神来作工。肉身中的神是人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的,在肉身中的神能将人彻底征服。人对肉身中的神由抵挡到顺服,由逼迫到接受,由观念到认识,由弃绝到爱,这就是道成肉身的神的作工果效。人都是借着接受他的审判才得以被拯救的,都是借着他口中的话才逐步认识他的,都是在抵挡的过程中被他征服的,也都是在接受他刑罚的过程中而得着他的生命供应的,这一切的工作都是在肉身中的神作的工作,并不是神以灵的身份作的工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在肉身中作工的最长之处就是能给跟随他的人留下准确的说话,留下准确的嘱咐,留下他对人类准确的心意,之后跟随他的人才能更准确、更实际地将他在肉身中的全部工作与他对全人类的心意传给每一个接受此道的人。在肉身中的神作工在人中间才真正实现了神与人同在、同生活的事实,实现了人都看见神的面、看见神的作工、听见神的亲口说话这个愿望。道成肉身的神结束了“只有耶和华的背影向人类显现”的时代,也结束了人类信仰渺茫神的时代,尤其是最后一次道成肉身的神的作工把全人类都带入了一个更现实、更实际、更美好的时代,不仅结束了律法、规条的时代,更重要的是,将实际的正常的神,将公义的圣洁的神,将打开经营计划工作的、展示人类奥秘与归宿的神,将创造人类的、结束经营工作的神,将隐秘了几千年的神向人类公开,彻底结束了渺茫的时代,结束了全人类欲寻求神面却不能的时代,结束了全人类事奉撒但的时代,将全人类完全带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这些工作都是肉身中的神取代神的灵作工的成果。神在肉身中作工,跟随他的人才不再寻求摸索那些似有又似无有的东西,才不再猜测渺茫神的心意了。当神扩展在肉身中作的工作时,那些跟随他的人就会将他在肉身中作过的工作都传于各宗、各派,将他的全部说话都传于全人类的耳中,凡得到他福音的人所听到的都会是他作工的事实,是人亲眼目睹、亲耳聆听的,是事实不是传闻。这些事实都是他扩展工作的证据,也是他扩展工作的工具,若没有事实的存在他的福音是不会传遍各方各国的,没有事实只是人的想象那就永远不能作征服全宇的工作。灵是人不可触摸的,也是人不可看见的,灵的作工不能给人留下更多的证据与作工的事实,人永远不会看见神的真面目,永远信仰渺茫的不存在的神,永远也不会见到神的面目,不会听见神的亲口说话。人想象的总归是空洞的,并不能代替神的本来面目,神的原有性情与他自己的作工是人扮演不出来的。只有神道成肉身来到人中间亲自作工,才能将天上看不见的神与他的作工带到地上,这是神向人显现,是人看见神、认识神本来面目的最理想的方式,是非道成肉身的神不能达到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在肉身中作的工作就务必得在肉身作,如果神的灵直接作那就达不到果效了,即使作了也没有太大的意义,到最终还是没有说服力。所有的受造之物都想知道造物的主作的工作到底有没有意义,作的工作到底代表什么,作的工作到底是为了什么,想知道神作的工作到底是不是满有权柄、满有智慧,他作的工作是不是最有价值、最有意义的工作。他作工作是为了拯救全人类,为了打败撒但,也是为了他在万物中作他自己的见证,所以他作的工作务必是相当有意义的。人的肉体是受撒但败坏的,肉体被蒙蔽最深,肉体是受害至深的对象,神亲自在肉身作工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因为拯救的对象是属肉体的人,而且撒但也利用人的肉体来搅扰神的工作,与撒但的争战其实就是征服人的工作,而人同时又是被拯救的对象,这样道成肉身来作工就太有必要了。撒但败坏人的肉体,人也就成了撒但的化身,成了神打败的对象,这样,与撒但争战、拯救人类的工作都在地上,神务必得成为人与撒但争战,这是最现实的工作。他在肉身中作工其实也是在肉身中与撒但争战,在肉身中作工就是作他在灵界的工作,他将他在灵界的工作全部实化在了地上,征服的是悖逆他的人,打败的是与他敌对的撒但的化身(当然也是人),到最终蒙拯救的还是人,这样,他更有必要成为一个有受造之物外壳的人,以便能与撒但作实际的争战,征服悖逆他而且与他有相同外壳的人,拯救与他有相同外壳的受害于撒但的人。他的仇敌是人,征服的对象是人,拯救的对象也是受造的人,所以他务必得成为人,这样,他的工作就方便多了,既能打败撒但,也能征服人类,更能拯救人类。……这个肉身之所以对人类太重要,是因为他是人,更是神,因为他能作一个平凡的肉身中的人作不了的工作,因为他能拯救与他一同生活在地上的败坏的人。同样是人,道成肉身的神对人类来说则比任何一个有价值的人更为重要,就是因为他能作神的灵作不了的工作,他比神的灵更能作神自己的见证,他比神的灵更能彻底得着人类,因此这个肉身虽普通正常,但说起他对人类的贡献、对人类生存的意义那就宝贝多了,这个肉身的实际价值与意义是任何一个人都不可估量的。肉身虽然不能直接毁灭撒但,但他能以作工的方式来征服人类、打败撒但,使撒但彻底服在他的权下。正因为神道成肉身,所以他能将撒但打败,也能拯救人类。他不直接毁灭撒但,而是道成肉身来作工征服撒但败坏的人类,这样能更好地在受造之物中间作他自己的见证,也能更好地拯救被败坏的人。神道成的肉身打败撒但比神的灵直接毁灭撒但更有见证,更有说服力。肉身中的神更有利于人对造物主的认识,更能在受造之物中作他的见证。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上一篇: 8 我们认为,聪明童女预备油就是指我们能坚持祷告、读经、聚会,勤作主工,儆醒等候,这就是做聪明童女,等主来的时候我们就能迎接到新郎,赴上羔羊的筵席。

下一篇: 2 我信主多年,圣经也没少看,我怎么就没有看见主末世还要道成肉身成为人子作审判工作的预言呢?你们见证主耶稣已经重返肉身回来了,就是全能神,正在作末世审判的工作,这有圣经根据吗?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s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七雷巨响——预言国度的福音将扩展全宇

我在外邦之中扩展工作,在全宇之下都闪现我的荣光,星星点点的人身上都包含着我的心意,都在我手的摆布之下做着我分配的活计,从此,我进入了新的时代,我将人都带入了另一个世界。当我重返“故乡”之时,我又开始了我原计划中的另一部分工作,让人对我更有认识。我眼观看宇宙全貌,正是我作工的好时机…

4 道成肉身的神与被神使用的人的实质性区别

基督就是神的灵所穿的肉身,这个肉身不同于任何一个属肉体的人。所谓的不同就是因为基督不属血气而是灵的化身,他有正常的人性与完全的神性,他的神性是任何一个人都没有的,他的正常人性是为了维护在肉身中的一切正常活动的,神性是来作神自己的工作的。

3 先知传达的神的话与神道成肉身发表的话语有什么区别

先知所说的仅仅是预言,他所说的是将来要发生的事,但不是当时神要作的工作,也不是带领人生活,不是赐给人真理,也不是给人揭示奥秘,更不是赐给人生命。这一步所说的话,有预言、有真理,但主要是为了赐给人生命。现在的说话与先知的预言并不相同,这是一步工作,是为了人的生命,是为了变化人的生命性情,并不是为了说预言。

问题(2)我信主大半辈子,一直为主劳苦作工,儆醒等候主的再来,主来了为什么不能启示我呢?主不可能撇弃我呀?我对此感到困惑不解,你们对这事是怎么看呢?

解答:人信主大半辈子,劳苦作工,儆醒等候主的再来,就认为主来时就会给人启示,这是人的观念想象,并不符合神作工的事实。当初,犹太教的法利赛人走遍洋海陆地传神的道,主耶稣来有没有启示他们呢?还有那些跟随主耶稣的门徒,他们哪一个是得着主的启示而跟随主的呢?没有一个!虽然彼得得着了神的启…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