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对待本分的态度

中国河南 忠诚

全能神说:“人信神最基本的就是人的心能诚实,而且能完全地奉献,能真实地顺服。人最难做到的就是以一生来换取真实的信,从而获得全部的真理,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成功与否在于人所走的路》)本分是神给人的托付,是人该完成的使命,但绝对不是你个人的经营,也绝对不是你个人出人头地的一个砝码。有的人借着尽本分搞个人的经营,拉帮结伙;有的人借着尽本分满足个人的欲望;有的人借着尽本分填补内心的空虚;还有的人借着尽本分满足自己侥幸的心理,觉得只要尽上了本分在神家中就有份了,在神给人安排的美好归宿中就有份了:这些对待本分的态度都是不正确的,都是让神厌憎的,也都是人急需解决的。(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什么是合格的尽本分》)从神的话中看到,本分是神给的托付,对待本分得有一颗诚实的心,放下个人利益,尽心尽力尽到自己的责任,这是对待本分该有的态度。可我以往把本分当成自己的事业,利用尽本分达到自己出人头地、让人高看的目的,在尽本分中不注重实行真理,总是考虑自己的利益,给教会工作带来拦阻。经历了神话语的审判刑罚,我对自己这样尽本分的性质、后果有了些认识,对待本分的态度也有了一些转变。

2017年,我在教会尽文字方面的本分,后来教会带领安排林弟兄跟我一起配搭,并嘱咐我要多帮助林弟兄。我高兴地答应了,心想:听说林弟兄素质还可以,要是他能尽快掌握原则,我们组的工作果效肯定会越来越好,带领也会认为我有工作能力,器重我,我得多帮助林弟兄。为了让林弟兄尽快掌握原则,我就把自己整理的相关原则全部给他学习。林弟兄在尽本分中遇到难处,我就耐心给他交通解决。一段时间后,看到林弟兄长进快,尽本分果效也好,我心里很高兴,“这么短的时间就能掌握原则了,真是一个可塑之才呀!现在我们组的工作效率提高了很多,我的负担也减轻不少,要是林弟兄再操练一段时间,尽本分的果效肯定会更好。”

一天,带领说有一处教会急需负责文字工作的人员,说林弟兄有特长,对本分也有负担,想让他去那处教会尽本分。我心里一惊,“啥?要把他调走?那可不行。为了让林弟兄尽快熟悉业务、掌握原则,我花费了不少精力,现在组里的工作刚有点起色,要是把他调走了,果效肯定会下滑,到时别人会怎么看我,肯定会说我没有工作能力啊。”我越想越难受。带领说林弟兄调走了可以再培养其他人,我表面不吱声,心里却讲理:“你说得倒轻松,培养一个人哪那么容易?得花多少时间精力呀!再说了,把林弟兄调走了,所有的担子又都压到我肩上了,现在本分这么忙,少了得力的人手,果效肯定会受影响的。”我越想心里越抵触。两天后,带领让我写对林弟兄的评价。我心想:我得多写点他的缺点和败坏流露,少写点优点,说不定带领就不会调走他了。写完评价,我心里有点受责备,这不是在搞欺骗吗?可转念一想,我这也是为组里工作着想,就把评价转给了带领。几天过去了,带领一直没回信,我心里就有些着急,“难道带领没看到我写的评价,还是要调走林弟兄吗?不行,我不能太被动了,得想法儿把林弟兄留下来。”我就试探性地问林弟兄:“如果让你去其他教会负责文字工作,你怎么想?”他直率地说愿意去操练。我赶紧说:“负责文字工作对原则必须得掌握准确,还得有工作能力,不然肯定会影响工作进度的。我觉得你还是在这里尽本分更合适。”没想到林弟兄听后一点没受影响,还满有信心地说如果有这个机会,愿意依靠神去做。我看到自己的目的没达到有些失落,对林弟兄也很不满。一次,我看到林弟兄尽本分出了些差错,就忍不住发火教训他。那段时间,一想到林弟兄要被调走我心里就堵得慌,尽本分心怎么也安静不下来,也看不透工作中的问题,整天昏昏沉沉的,心里特别受煎熬。我就向神祷告,求神带领我能认识自己。

后来,我看到神的话说:“人常常不实行真理,常常背叛真理,常常活在自私卑鄙的撒但败坏性情里,维护自己的脸面,维护自己的名誉,维护自己的地位,维护自己的利益,没得着真理,所以你的苦恼太多,你的烦恼太多,你的捆绑太多。(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生命进入得从尽本分开始经历》)衡量人的所做所行是善是恶的标准是什么?就是看你心思所想的、所流露出来的、所行出来的有没有实行真理的见证,有没有活出真理实际的见证。你没有这样的实际,没有这样的活出,那无疑你就是作恶的人。作恶的人在神那儿怎么看?就是你心思所想的、你外表做出来的不是在为神作见证,不是在羞辱撒但、打败撒但,而是在羞辱神,处处都是羞辱神的记号;你不是在见证神,不是在为神花费,不是在为神尽上你的责任与义务,而是为你自己。‘为自己’言外之意是什么?为撒但。所以,到最终神会说:‘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你所做的在神那儿不是善行,成恶行了,赏赐没有了,神不纪念了,这不是一场空吗?(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揣摩着神的话我明白了,神看人是行善还是作恶,不是看人外表如何花费,受了多少苦,付了多少代价,主要是看人的存心与所做的是为神还是为自己,是不是在实行真理。反省我这段时间的情形:我下功夫帮助林弟兄,让他尽快掌握原则,不是为了教会工作,而是想借着他提高工作果效,给我脸上增光;看到林弟兄要被调走,我担心他走后组里工作果效下滑,我的名誉地位受损,写评价时就故意多写他的缺点,企图误导带领,甚至还说一些消极话打击林弟兄尽本分的积极性,我这哪是在实行真理啊?我带着私心尽本分,不考虑教会整体工作,只想着我负责的工作得有果效,我的名誉地位不能受损,甚至搞欺骗拦阻教会带领安排工作,我这是在打岔搅扰神家工作作恶抵挡神哪!我感到自己的情形太危险了,就跪在神前痛苦流泪地祷告:“神啊,我太自私卑鄙了,我为了自己的利益,打岔搅扰了神家工作。神啊,我愿意向你悔改。”

我看到神的话:“做事别总为自己,别总考虑自己的利益,别考虑自己的地位、脸面、名誉,别考虑人的利益,先考虑神家的利益,把神家利益放在第一位,应体贴神的心意,先考虑自己尽本分有没有掺杂,尽没尽上忠心,尽没尽上责任,尽没尽上全力,是不是全身心地为你的本分、为神家的工作着想,你得考虑这些。常考虑这些,你就容易尽好本分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从神的话中我找到了实行的路途,尽本分存心得摆对,得接受神的鉴察,放下自己的利益,维护神家工作。林弟兄素质好,遇事能寻求真理,如果去其他教会负责工作,这对神家工作有利,他也能得到更多操练,我应该支持他。随后,我跟带领敞开心说了自己自私、诡诈的存心,客观公正地评价了林弟兄,最后林弟兄被调到其他教会尽本分了,我心里才平安一些。

当时我还以为自己有些变化了,没想到再临到类似的环境时,我的撒但本性又发作了。

2018年冬天,我和陈弟兄配搭尽组长本分,当时我们取长补短,互相补足,在神的带领下,组里的工作果效越来越好,我觉得和陈弟兄配搭尽本分挺好的。一次聚完会,带领跟我商量,说其他组比较缺人,想把陈弟兄调过去。想到陈弟兄素质好,领受真理快,尽本分也有负担,对组里的工作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万一他走了,工作果效受影响,带领会怎么看我啊?会不会说我没有工作能力啊?我就不太愿意让他走,但想到教会工作需要,我只好答应了。没想到带领接着又说有一项本分比较急,想让我们组的陆姊妹去。听到这话,我不由得一愣,还要调走陆姊妹?现在陈弟兄调走了,再调走陆姊妹,那我们组的两个主力都调走了,工作果效肯定会下滑的。不行!不能让带领调走陆姊妹。可要直接拒绝,带领不得说我有私心啊?我就推荐了一个素质不太好的姊妹。带领了解后,还是认为陆姊妹比较合适,并让我给陆姊妹交通调换本分的事,我表面上答应,心里满了抵触。过后,我跟一个弟兄发牢骚,埋怨带领不体谅我们的难处,一下调走两个主力,组里的工作还怎么作……说着说着,我突然意识到这么说不合适,我这不是在拉帮结伙、宣泄不满吗?这可是得罪神哪。我越想心里越受责备,赶紧来到神面前祷告反省自己。祷告后我就琢磨:为什么每次要从我负责的范围里调走人,我都不愿意,还想方设法拦阻?我这样做事的性质到底是什么?

后来,我看到神的话说:“本分是神给人的托付,是人该完成的使命,但绝对不是你个人的经营,也绝对不是你个人出人头地的一个砝码。有的人借着尽本分搞个人的经营,拉帮结伙;有的人借着尽本分满足个人的欲望;……这些对待本分的态度都是不正确的,都是让神厌憎的,也都是人急需解决的。(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什么是合格的尽本分》)在现在这样的作工背景之下,人依然能做出类似‘殿比神大’一样性质的事,比如人把尽本分当成是职业;把见证神与大红龙争战当成是捍卫人权、争取民主自由的政治运动;把有点技术含量的本分当成是自己的事业,而把敬畏神远离恶当成是一句宗教的教义来守;等等。人的这些表现不正与‘殿比神大’的性质是一样的吗?只不过两千年前的人是在有形的殿堂里搞个人的经营,而今天的人是在无形的殿里搞个人的经营罢了。那些宝爱规条的人把规条看得比神大,那些喜爱地位的人把地位看得比神大,那些热衷于事业的人把事业看得比神大,等等人的各种表现让我不得不说‘人在口里称颂神为至高,而在人眼里一切都比神大’,因为人一旦在跟随神的途中找到了施展自己的才华的机会,一旦有了能搞自己经营、自己事业的机会,人便把神拒之千里之外,而投身于自己热衷的事业之中,至于神的托付、神的心意人便早已将其抛到九霄云外了。人的这些情形与两千年前在圣殿里搞各种个人经营的人有什么两样呢?(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三》)

揣摩着神的话,我对自己做事的实质看清楚一些了。想想每次带领调动组里的人员我都抵触、拦阻,主要是我把尽本分当成搞自己的事业。我总认为这些弟兄姊妹是我培养的,就应该在我负责的范围里尽本分,推动我们组里的工作,谁也不能随便调动,我这样的思想、观点太没理智、太荒唐了。弟兄姊妹是属于神的,他们有哪方面的素质、特长,都是神为自己的工作预备的,神家工作哪里需要就应该往哪儿调动,这是理所当然的,可我却把这些弟兄姊妹把控在自己手里,把他们当成为我效力的工具,为我效劳,谁要调动我就抵触谁,还背后论断、拉帮结伙,想让人站在我一边与神家作对。我和那些抵挡主耶稣的法利赛人有什么区别呢?法利赛人把圣殿当成了他们自己的势力范围,不许信徒离开圣殿跟随主耶稣,他们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饭碗不择手段地控制信徒,还恬不知耻地说信徒是他们的,而我呢,我把弟兄姊妹控制在自己手里,不许神家调动,这不也是在经营我自己的势力范围与神敌对吗?我走的正是抵挡神的敌基督道路,已经触犯了神的性情啊!想到这儿,我感到很害怕,也恨恶自己太自私卑鄙,我赶紧向神祷告悔改。随后,我找陆姊妹交通了调整本分的事,又找受我蒙蔽的弟兄交通解剖了我说那些话的性质、后果,让他有分辨,我这才心里踏实了一些。

陆姊妹和陈弟兄调走后,教会的李姊妹来组里操练,她素质好,上手快,组里的工作也没有耽误。我真实体会到尽本分不为自己图谋,以神家利益为重,就能看到神的祝福,神会预备合适的人选,会维护他的工作。三个月后的一天,配搭林姊妹聚会回来,跟我说临近教会福音工作比较好,急需浇灌人员,带领跟我们商量看能否让李姊妹去尽浇灌本分。我心里又有些不满,但马上意识到自己的情形不对了,想到之前为了个人名利地位不考虑神家利益的一幕幕,心里感到很自责、亏欠,又想到神的话说:“本分不是你的私事,你尽本分不是给你个人做事,不是搞你个人的经营。在神家,无论做什么事,不是做你自己的事业,这是神家的工作,是神的工作,你时时得有这个认知,说‘这不是我自己的事,我是在尽本分,尽我的责任,我是在作神家的工作,这是神给我的托付,我是做给神的,这不是做我的私事’。如果你认为做的是自己的私事,就按你自己的意图、原则、存心做了,这就要出麻烦。(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什么是合格的尽本分》)神的话使我更加透亮了,本分是神的托付,不是我个人的私事,不能为了满足个人利益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应该考虑神家利益,寻求真理,按照神的要求去做,这才是一个受造之物对待本分该有的态度和理智。以前我总考虑自己的利益,做了损害神家利益抵挡神的事,现在我得换个活法,我得背叛自己的私欲,实行真理。想到这儿,我心里释然了,对林姊妹说:“带领这样安排对神家工作有利,咱们尽快给李姊妹说调整本分的事吧,可不能让神家工作受亏损。”

我在尽本分上能学着放下自己的利益,考虑神家工作,知道自己该站什么地位,有了一点良心理智,这是经历神话语的审判刑罚达到的果效。感谢神!

上一篇: 27 该怎样对待本分

下一篇: 29 一个军官的悔改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s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1 在中共监狱的日日夜夜

在撒但黑暗魔狱的反面衬托下,只有神才是真理、道路、生命,只有神才是最高权柄的象征,是正义的象征,是一切敌势力与黑暗所不能压倒与侵害的象征,只有神在主宰一切、摆布一切,在以他的大能和智慧带领着我一步步胜过群魔的围攻,胜过肉体的软弱、死亡的辖制,使我在这黑暗魔窟中顽强地活着。揣摩着神的爱与拯救,我的心倍受鼓舞,立定心志与撒但争战到底,即使把牢底坐穿也得站住见证满足神。

16 神的话引领我胜过黑暗势力的压制

在危难之际,是神一直陪伴在我左右,借着神的话语开启光照我,加给我信心和力量,带领我胜过了一次次的酷刑折磨,度过了三年漫长黑暗的魔狱生活。面对神浩大的救恩,我感恩不尽,信心倍增,立定心志:以后不管经历多大风浪,我都要依靠神话语的引导带领,脱离一切黑暗权势,坚定不移地追随神走到路终!

12 神话引领铸见证

神的话带着权柄威力,照亮了我的心,驱散了我心中的黑暗,使我明白了活着的价值与意义,认识到作为一个受造之物能够追求真理,为了敬拜神、满足神活着,这才是最有价值、最有意义的人生。今天我能因着信神而被抓捕、拘留,能在基督的患难里有份,这不是羞辱,这是荣耀的事。撒但不敬拜神,反而极力打岔、拦阻神的作工才是最卑鄙可耻的。想到这里,我里面充满了力量和喜乐。

15 神爱坚固我的心

辽宁省 张灿我有一个和睦的家庭,丈夫对我体贴、照顾,儿子懂事、孝顺,而且我们的生活也很富足。按理说我应该很幸福,但事实却不是这样,不论丈夫、儿子对我怎么好,家境怎么宽裕,也无法让我快乐起来。因我患上了关节炎,还严重失眠,晚上睡不着觉,导致脑供血不足,四肢无力,病痛的折磨和生意场上…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