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 痛苦难熬的二十天

中国安徽 叶林

2002年12月的一天,下午4点左右,我正在路边打电话,突然有人从我身后抓住我的头发和胳膊,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脚下又被人扫了一腿,我失去平衡重重地摔在地上。紧接着,几个人将我死死地按住,我的脸紧贴在地上,双手被反铐在背后,他们把我从地上提起来,半提半拖塞进了一辆轿车里。我意识到自己被警察抓捕了。看到警察这么凶狠,又想到很多弟兄姊妹被抓后都遭到酷刑折磨,我心里就紧张、害怕,担心自己承受不住酷刑做了犹大。一路上,我都在心里向神祷告,求神加给我信心力量,能站住见证,不向撒但屈服。

随后,警察把我带到了一个招待所,强行脱掉我的上衣、皮鞋,抽掉我的腰带,让我光着脚站在冰冷的地上。房间里有很多警察,有人还给我拍照。这时,一个警察拿出我和一个弟兄在银行汇款的录像,让我交代这些钱是从哪儿来的,收款人是什么人,住在哪儿。我心里一惊,意识到这些警察监视、跟踪我不是一天两天了,今天又来了这么多警察,看来他们是不会轻易放过我的。想到这儿,我有些害怕,心里不停地祷告神。我想到神的话说:“除去你的惧怕,有我作你的后盾,何人能把路横?切记!切记!事事都有我的美意,是我在其中鉴察,你的一言一行能否行在我的话中?有火的试验临到,是屈膝喊叫,还是畏缩不能前行?《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十篇》想到有神与我同在,作我的后盾,我心里就不那么紧张害怕了。我也意识到,今天被抓有神的许可,神是借着这样的环境来检验我对神有没有信心、忠心,我不能让神失望,得依靠神站住见证,羞辱撒但。我暗立心志:不管警察怎么折磨我,就是死,也不能出卖教会钱财,不能当犹大!我一声不吭,一个警察气得狠狠地扇了我几耳光,逼问我教会带领是谁,教会的钱在哪儿,和我一起汇款的人是谁。见我不说,他又猛扇我耳光,手打疼了就拿起我的皮鞋,用鞋后跟猛打我的嘴,不一会儿,我的嘴就被打肿了,牙齿多数都松动了,血顺着嘴角往下流。警察折磨了我一个多小时才停手。接着,他们两人一班轮流看守我,让我一直站着,不准睡觉。就这样,我连续站了三天三夜。后来我才知道,这种酷刑叫“熬鹰”,是警察刑讯逼供常用的一种酷刑,就是一直不让人睡觉休息,直到把人的精神拖垮,趁人意识不清的时候审问,他们就是用这种手段逼人背叛神。当时,我浑身酸痛难忍,身心疲惫,站着都能睡着。只要我一打瞌睡,警察就猛扇我耳光,狠踢我一脚,或是对着我的耳朵突然大叫一声,把我吓醒,我感觉心脏都要跳出来了。我的大脑有时清醒有时迷糊,不知道是在现实生活里还是在梦里,心里特别痛苦,觉得实在承受不住了,担心这样下去会被逼傻逼疯。我就在心里向神祷告,求神加给我信心和力量,能为神站住见证。

一天上午,两个警察来审我,说:“你别以为一声不吭就能蒙混过关,到这里必须把问题交代清楚!实话告诉你,我们已经跟踪你几个月了,为了抓你,我们动用了卫星定位系统,你的行踪我们都了解,让你交代是给你一次机会。你有几张手机卡,跟不少地方都有联系,一定是个带领吧?”说着,他们拿出了我的通话记录,有一米多长,让我交代每一次通话的内容。我心里一惊,心想警察掌握了我这么多情况,还说我是带领,那接下来不知道要怎么折磨我呢!当时我已经四五天没睡觉了,感觉快要承受不住了。以往我听人说过,如果连续七八天不睡觉就会猝死,要是他们一直不让我睡,我会不会死在这儿?我心里有些胆怯,就赶紧向神祷告:“神哪!我肉体软弱,担心自己胜不过去,但我不愿意背叛你,也不愿意出卖弟兄姊妹,愿你加给我信心和力量。”祷告后,我想到神的话说:“信心就是一根独木桥,贪生怕死难通过,豁出性命能踏实通行。人有胆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们越过信心的桥梁进入神里面。《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六篇》神的话点醒了我,我的生死不都在神手中吗?神不许可我死,撒但也不能把我怎么样,是我对神没有信心,贪生怕死才胆怯、软弱的。揣摩到这儿,我心里平静了一些,也不那么胆怯害怕了。一个警察见我还是不说,一拳砸到我的头上,我被砸得眼冒金星,像被电到一样全身发麻,差点跌倒。另一个警察拿着木制的衣架使劲地顶我的下巴,我疼得实在受不了,就质问他们:“我信神犯什么法了?国家宪法明文规定,公民信仰自由,你们凭什么这么往死里打我?还有没有王法?”一个警察说:“王法?什么王法?共产党就是法!今天你落在我们手里,不把信神的事交代清楚,就别想活着出去!”看到警察猖狂、无耻的嘴脸,我心里特别恶心、愤恨,就没再搭理他们。

一天,两个警察又威胁我说:“我们有的是办法让你开口,早交代晚交代只是时间问题,死扛只能多吃苦头!老鹰性子烈吧,你知道鹰是怎么熬出来的吗?熬鹰得有耐心,只要时间到了,鹰也会乖乖听话的……”当时,我已经被折磨得有些神志不清了,不知道还能撑几天,只能强打精神,努力让自己的头脑保持清醒。我在心里不停地祷告神、呼求神,想到神的话说:“我在末世一班人身上作的都是前所未有的工程,所以为了我的荣耀显满穹苍,所有的人都为我受最后一次‘苦’,明白我的心意吗?这是我对人提出的最后一点要求,就是说,我希望所有的人都能为我在大红龙面前作刚强响亮的见证,最后一次为我摆上,最后一次满足我的要求,你们真能做到吗?以往不能满足我的心,在最后一次能‘打破常规’吗?我给人一个考虑的机会,让人都好好斟酌一番,最后给我答复,这样做不好吗?我等着人的回音,等着人给我的‘回信’,你们有信心满足我的要求吗?《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三十四篇》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神许可大红龙的抓捕迫害临到我,是为了成全我的信心、忠心,也是给我一次在撒但面前为神作见证的机会,神在鉴察着我的一言一行,我得依靠神为神站住见证。想到这儿,我又有了信心和力量,感觉头脑也清晰了很多,不怎么困了,整个人也有了精神。两个警察在一旁议论说:“这家伙真厉害,这么多天不睡觉还这么精神,倒把咱们十几个人拖垮了。”我心里清楚,这都是神对我的怜悯和保守,我从心里感谢神。

后来,警察又强迫我蹲马步,我七天七夜没睡觉,也很少吃饭,哪有力气蹲马步?不一会儿,我就支撑不住倒在了地上,警察又强行把我拉起来,让我再蹲。我实在没有力气,连续倒了两次,再也蹲不住了。他们又命令我面朝他们跪着,我心里特别气愤,心想:“我只跪拜神,绝不跪拜你们这些魔鬼。”看我坚决不跪,两个警察气急败坏地抓住我的胳膊,狠踢我的小腿,强行把我踢跪在地上。我还是不跪,他们就踩在我的小腿上使劲地碾压,疼得我浑身冒汗,感觉生不如死。就这样,警察折磨了我大概一个小时,我的两只小腿变得青紫、肿胀,好长时间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

到了第八天,他们还是不让我睡觉。我精神恍惚、发高烧、耳鸣,听不清楚声音,看人也出现重影,只要一分钟不挨打,我就会昏过去。那时候外面还下着雪,警察把我架到卫生间,用刺骨的冷水冲我的头,可一放手我还是瘫倒在地。我一会儿清醒,一会儿糊涂,精神几乎崩溃了,肉体的承受能力也到了极限,一想到这生不如死的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我心里就软弱,饭也不想吃。

到了第九天晚上,来了一个领导模样的人,他指着床对我说:“你只要告诉我,钱是从哪儿拿来的,跟你一起汇款的人住哪儿,谁是带领,我一句话马上让你洗澡、睡觉,然后放你回家。”当时我的身体已经疲倦到极限了,几次栽倒在地,感觉再不睡觉随时随地都会死。我心想:“要不我说点无关紧要的?不然这样下去,不被打死也得熬死、困死啊!”但我马上又意识到,“说了不就成犹大了吗?”我赶紧在心里向神祷告:“神哪!我快撑不下去了,求你加给我信心和力量,我愿站住见证,羞辱撒但……”祷告时,我想到神的话说:“你们在这末后的日子里得为神作见证,苦再大也应走到底,哪怕最后有一口气,也要为神忠心,任神摆布,这才叫真实爱神,这才叫刚强响亮的见证。《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经历痛苦试炼才知神可爱》神的话提醒了我,现在正是需要我为神作见证的时候,要站住见证就得受苦,得对神有忠心。可我却不想受苦,甚至为了保全性命想出卖教会利益,我真是太自私卑鄙了,哪有一点人性?哪有一点见证啊?想到这儿,我又有了信心和力量,哪怕是豁出死来,也要站住见证满足神。于是,我一声不吭。见我不说,那个领导模样的人又对看守我的警察说:“你们看好了,不准他睡觉,什么时候交代了什么时候让他睡。”说完,气得扭头就走了。

到了第十天下午,警察又抓来几个姊妹,因为他们要分头审讯,抽不出人手来看管我,晚上我才睡了一觉。到了第十一天上午,警察队长蔡某对我说:“我们去你家了,你母亲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还要照顾你的两个孩子,现在他们生活很困难,你妻子又不在家,两个孩子还小,需要父母照顾,他们都很想念你。看你家里实在是困难,我们考虑再给你次机会,你可要把握住了。昨天我们又抓来几个人,你只要告诉我们她们中间谁是带领,谁是保管钱的,家都住哪儿,我们马上放了你,你就可以回家跟家人团聚了,我们还可以在当地给你找一份好点的工作养家……”听了警察的话,我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心里特别痛苦软弱,觉得母亲和孩子受苦,我却没法为他们做什么,很亏欠他们。这时,我意识到自己的情形不对了,就赶紧祷告神,求神带领我、保守我的心,我想到神的话说:“我民应时时防备撒但的诡计,为我把守我家中之门,……免得上了它的圈套,后悔也来不及。《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三篇》神的话再次提醒我,这是撒但的试探。撒但利用情感来引诱我背叛神、出卖弟兄姊妹,达到他们掠夺教会钱财、残害神选民的目的,我不能上撒但的当,决不苟且偷生出卖弟兄姊妹。不一会儿,警察又押着姊妹们一个个让我辨认,还让她们三百六十度缓慢转身,好让我看清楚。我用眼角余光发现三个警察都在关注我脸上的表情,我赶紧在心里祷告神,求神保守我不出卖姊妹。当时我心里很平静,看每一个人都是面无表情地缓缓摇头。蔡某气得狠狠扇了我一耳光,冲我吼道:“我就不信你一个人都不认识,老子再熬你十天,看你老不老实?”后来,警察还是不停地追问我教会钱财的下落、教会带领是谁,我不说,他们就日夜不停地折磨我,一直不让我睡觉。每当我打瞌睡时,警察就猛扇我耳光,或是狠踢我的小腿,用力拔我的鬓发,或是用双手做喇叭状对着我的耳朵突然大叫,警察每次看到我被惊醒时恐惧不安、痛苦难受的表情都哈哈大笑。我心里很痛苦,不知道这种生不如死的日子还要熬多久,尤其想到警察说的“熬鹰”没有时间限制,什么时候交代了才算完,我心里更加软弱。

当我被熬到第二十天的时候,看到警察还没有一点要收手的迹象,可我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每次倒在地上的时候,我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眼睛也睁不开,意识越来越模糊,甚至呼吸都困难,感觉随时都可能死去,心里特别紧张,我又听到警察吼道:“像你这种顽固分子,打死白死!随便找个地方埋了,根本没人知道……”听到这话,我心里彻底崩溃了,如果我真被打死了,母亲、妻子、孩子怎么办?母亲年纪大了,又有心脏病、高血压,如果我死了,这不要了她的命吗?还有妻子,她心里该有多苦?两个孩子还小,以后怎么活?我不敢往下想了,当时就感觉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我痛苦软弱到一个地步,又听到警察说:“你只要把你住的地方交代了,我们就结案了!你不说,我们就结不了案,我们也不想天天陪着你熬夜受罪。”我心想:“今晚要是一点不说,恐怕真的是熬不过去了,要不我就说点无关紧要的吧,接待我的是个老姊妹,是普通信徒,对教会的事知道得少,承认住在她家应该不会给教会带来什么亏损。再说,我被抓已经二十天了,姊妹家里的神话语书应该早就转移了,搜不到信神的证据,警察应该不会把姊妹怎么样吧?”有了这个想法后,我也不知道祷告神了,当警察再次拿着接待家房子的示意图让我指认时,我就承认了。话一出口,我整个人立马清醒了,没有一点睡意,心里一下子黑暗了,我意识到我做了犹大,触犯了神的性情,当时我心里特别恐惧害怕,整个人都傻了,心里特别自责、懊悔,恨自己怎么能做犹大出卖姊妹呢?这时,警察还在旁边问我:“保管钱财的家在哪儿?带领是谁?神话语书都是在哪儿印刷的?”我再也不说一句话了,警察就用脚踢我。当时,肉体的疼痛已经不算什么了,心里的痛比肉体的痛让我痛苦百倍,我的心像被刀扎一样痛,恨不得时间能够倒回去,把我说出的话再收回来,可一切都晚了。我像丢了魂一样,一声不吭。警察看从我这儿再也问不出什么了,就把我转到了看守所。

在看守所大厅,众目睽睽之下,管教让我脱光衣服检查,还给我拍照。我二十天没有洗脸刷牙了,身上也臭烘烘的,在零下十几度的冬天,管教也不给我们热水,只能洗冷水澡。因为我的身体被熬垮了,说话没有气力,管教嫌点名时我回答的声音小,朝我胸口就猛踹一脚,疼得我感觉五脏六腑都挪位了,好一会儿才喘过气来。之后,他们还让我背监规,背不上来就罚我擦地、洗厕所,我的手上裂的都是口子,很容易出血,每天晚上还要起床站两个小时的岗……这些肉体的痛苦我还能承受,就是出卖姊妹后,我心里天天受责备,觉得亏欠神,也亏欠姊妹,没法原谅自己。想到姊妹不顾个人安危接待我,而我却背信弃义,为保全自己出卖她,我哪有一点人性啊?尤其想到神的话说:“那些在患难中并未对我有丝毫忠心的人我是不会再施怜悯的,因为我的怜悯仅至于此,而且我也不喜欢曾经背叛我的任何一个人,我更不喜欢与出卖朋友利益的人来往,这是我的性情,无论这个人是谁。我要告诉你们:任何一个伤透我心的人都不可能第二次得着我的宽容;任何一个忠于我的人都永留在我心中。《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神的话像两刃利剑扎在我心上,我的良心更受谴责控告,觉得没脸面对神,我心里清楚神的性情公义圣洁,不容人触犯,神恨恶那些为保全自己出卖弟兄姊妹苟且偷生、贪生怕死的人。我出卖姊妹做了可耻的犹大,已经伤透了神的心,让神厌憎恨恶到极处。一想到这些,我的心像撕裂了一样疼,我整宿地睡不着觉,活在痛苦自责中。

后来,蔡某又两次来看守所提审我,逼问我教会的钱在哪儿,传了哪些人信神。有一次,他还拿来两个姊妹的画像让我指认,并威胁我说,再不老实交代,就让我坐牢……想到我因贪生怕死出卖了姊妹,已经伤透了神的心,就是受惩罚下地狱也不为过,今天就算是把牢底坐穿,就算是死,我也不能再出卖了。于是,我毫不犹豫地回答说:“我不认识!”蔡某又反复强调说:“你看清楚了!想好了再回答。”我又果断地回答他说:“我不认识!”另一个警察见我态度坚定,狠狠地扇了我两耳光,我的脸被打得火辣辣地疼,但这次我心里是踏实的。

后来,我反省自己这次失败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我情感太重了,当警察酷刑折磨威胁到我的性命时,我放不下母亲、孩子和妻子,担心我死了他们承受不了打击没法活下去,我为了肉体情感背叛神、出卖弟兄姊妹,背信弃义做了可耻的犹大,实在是太没人性了!其实想想,母亲、孩子和妻子他们的命运都在神手中掌握,他们一生要经受多少磨难、痛苦都是神早已命定好的,即使我不死,守在他们身边,他们该受多少苦还得受,根本不是我能改变的。可我却看不透这些事,还受情感辖制,实在是太愚昧了。还有一方面原因是,我对死的意义没看透,还是贪生怕死,对神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心。当我被熬到第二十天的时候,意识越来越模糊,呼吸都困难,感觉随时都会死去,心里就恐惧,害怕死亡临到。想到历代圣徒为传扬主的福音,有的被石头砸死,有的被砍头,有的被钉十字架,他们都是为义受逼迫,他们的死都是得胜撒但、羞辱撒但的见证,是蒙神纪念的。虽然他们肉体死了,但是他们的灵魂在神的手中。我想到了主耶稣的话:“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太16:25)我因信神遭受抓捕、酷刑,这是为义受逼迫,就是真被警察打残、打死了,这也是荣耀的事啊。揣摩到这儿,我心里释放了很多,立定心志,不管接下来还要受多少苦,哪怕是豁出命来,也要为神站住见证,弥补以往的过犯,决不能再苟且偷生了。

到了2003年1月底,我被抓将近两个月了,体重降了三十多斤,放风时,在院子里走几圈就累得气喘吁吁。因为我身体太弱了,他们怕出人命,最后判我一年半,监外执行,要求我获释后必须每个月向公安局打两次电话报告行踪,每三个月汇报一次思想。回家后,不信的家人和亲戚朋友都来围攻、指责我,我心里特别难受。在监狱里,我被大红龙折磨得死去活来,回家后还要忍受家人的误解,有苦只能往肚里咽。后来我才知道,我被抓后,警察到我家搜家,还骗我的家人说我在外面骗钱敛财,等等。我特别气愤,警察抓捕折磨我,逼我当犹大出卖弟兄姊妹,还造谣挑拨家人弃绝我,我心里恨透了共产党这个恶魔!

没过多长时间,警察再次上门抓捕我,我被迫逃亡到外地,从此成了共产党通缉追捕的对象。我只能隐姓埋名打工,一直过着有家不能回的日子,与教会也失去了联系。想到自己被警察追捕、亲人弃绝,又过不上教会生活,我心里特别痛苦。尤其是出卖姊妹做了犹大的事,就像烙印一样刻在我心里,我总感觉自己犯了不可饶恕的罪,已经把信神的路走绝了,没有蒙拯救的机会了,每次想到这些,我心里就特别痛苦软弱。

2008年5月份,我联系上教会,尽上了本分。后来,我看到神的话说:“每个接受神话语征服的人都有好几次机会蒙拯救,神拯救每一个人都给其放松到最大限度,也就是给人最大限度的宽容,只要人能迷途知返,只要人能悔改,神就给其机会让其得着救恩。《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当放下地位之福,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神每处理一个人都是根据当时的环境与背景的实际情况,都是根据人的所作所为与人的本性实质来确定的,神从来不冤枉一个人,这是神公义的一面。就像夏娃被蛇引诱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但耶和华并没有责备她,说‘我告诉你不让你吃,你为什么吃了?你应该有分辨,应该知道蛇说的是引诱你的话’,耶和华没有这样责备夏娃。因为人是神造的,神知道人的本能是什么,人的本能能达到什么,人能控制自己到什么程度,人能做到什么程度,神都清清楚楚地知道。神处理一个人,不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神对一个人的态度是厌憎或反感,或者这一个人在什么背景下说什么话,神对人的情形是特别理解的,因为神鉴察人的内心、人的实质。人总认为:神只有神性,神是公义的,不容人触犯,神不考虑人的难处,不为人设身处地地想,人只要抵挡神,神就会惩罚人。完全不是这样的,人如果这样理解神的公义,这样理解神的作工,这样理解神对待人,这是大错特错的。神定规每个人的结局不是根据人的观念想象,而是根据神的公义性情,神要照各人所行的报应各人,神是公义的,早晚会让所有的人心服口服的。《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第三部分》读着神的话,我感动得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我就像一个犯了大错不敢回家的孩子,在外面流浪多年又重新回到了母亲的怀抱。我真实地体会到神的实质太美善了,我出卖姊妹,背叛了神,该受惩罚,但神并没有按着我的过犯对待我,还给我悔改机会,我认识到神的性情里不仅有审判、有烈怒,还有怜悯与宽容。神对待人特别有原则,不是根据人一时的过犯就定规人,而是根据人做事的性质,做事的背景和当时的身量,如果是因为人软弱出卖一点,不是从心里否认神、背叛神了,过后还能向神悔改,神对人还有怜悯,还给人机会。看到神的性情太公义,神恨恶人的败坏性情,恨恶人的背叛,但还是最大限度地作工拯救人。想到这些,我对神充满了感激,心里更觉得亏欠神太多,伤神心太多,恨不得抽自己几个耳光。我暗立心志,不管以后结局怎么样,我都要珍惜神给我的机会,追求真理,尽好本分还报神的爱。

经历了共产党的酷刑折磨,我彻底看清了共产党仇恨神、抵挡神的恶魔实质与丑恶嘴脸,心里更加痛恨这个老撒但!我也真实体会到,神作工拯救人太实际、太智慧了,神利用大红龙效力来成全我的信心和忠心,使我对神的公义性情有了一些认识,也看到了神话语的权柄与能力。一路走来,我真实地体会到,苦难试炼是神对我的祝福,也是神对我的爱与拯救!不管以后还会遭遇什么样的逼迫患难,我都要铁心跟随神走到底!

上一篇: 60 检举假带领的争战

下一篇: 62 狂妄的我终于醒悟了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