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 一次揭露把我显明了

西班牙 微小

2021年的一天,一个姊妹跟我说,从我们这儿调到其他教会的王夏仪姊妹说我尽本分应付糊弄,对传福音中遇到的问题、难处也不及时解决,导致弟兄姊妹尽本分效率低、果效差,说我有假带领的表现。姊妹就提醒我反省反省自己。听后,我就有些生气,心想:“最近我是没怎么跟进细节工作,但那也是有客观原因的。你有意见,当面不跟我说,却在背后说我,是不是有意跟我过不去呀?这让弟兄姊妹怎么看我呀?你既然这样说我,那我也不能便宜你,我也得揭揭你的短,让弟兄姊妹知道不是我的问题,问题是出在你身上。”我就对姊妹说:“王夏仪这人一直都有些瞧不上我,好挑我毛刺。大家都知道,她这人人性不太好,以前就不能跟人和谐配搭,好挑人毛病,现在又来针对我了,我也没得罪她呀!是不是因为我把她调整到其他教会尽本分,她失去了组长的头衔,没了地位就报复我呀?”虽然这么说了,可我还是觉得这次丢人丢大了。我心想:“王夏仪竟然在弟兄姊妹中间揭露我,要是大家都听信她的话,那弟兄姊妹会怎么看我呀?会不会认为我就是个假带领呢?万一再被检举到上层带领那儿,说不定我这带领的地位也不保了。”我越想心里就越放不下,对王夏仪也产生了仇恨,“你这不是明摆着跟我过不去吗?那好,你对我不仁,也别怪我不义,以后只要我还是带领,就再也不提拔你了,我还得揭你的老底,让大家对你有分辨,要是发现你背后还随意论断人,就把你清理出教会。”当我这样想的时候,心里有些不踏实,“我这样对待王夏仪合神心意吗?临到这个环境也有神的许可,我不寻求真理反省认识自己,反而把眼光都盯在王夏仪身上,还想抓她的把柄反击她、揭露她,甚至想报复她,我这也不接受真理呀。”

晚上,我揣摩这事,虽然心里还是对王夏仪揭露我的话不服气,但仔细想想,我真的是一个称职的好带领吗?教会带领作工作应该了解、掌握每一项工作的情况,发现问题就得及时解决,我现在负责福音工作,对传福音中遇到的问题、难处就应该实际地帮助、指导,解决问题,但这些工作我确实没有作多少,不作实际工作不就是假带领吗?王夏仪揭露得也没错啊。王夏仪不属于恶人,而且具备些恩赐、特长,尽本分有些果效,如果我因为个人恩怨就不让她尽本分了,还要清理她,这不但伤害了王夏仪,也是在打岔搅扰教会工作呀!我不能做让神厌憎的事。想到这儿,我心里对王夏仪的成见也就放下一些了。我就反省自己还有哪些实际工作没有作好,对王夏仪揭露的问题,我也得尽快扭转,同时了解弟兄姊妹尽本分中还有哪些难处。这样实行后,我心里才踏实一点。

我本以为这事就算过去了,没想到没过两天,我又听说王夏仪在四十多人的聚会上说我有假带领的表现。我的火气又“腾”地上来了,心想:“她竟然在这么多人的聚会上揭露我,这下我算是臭名远扬了,要是再被她这样揭露几次,我还有脸见人吗?说不定还会被定性为假带领撤换了。不行,我要是不来点厉害的,你还真以为我老虎不发威是病猫呢!你当着弟兄姊妹的面揭露我,损害了我的名誉,那我也得了解你的表现,搜集你作恶的证据,找机会把你清理出去!”接下来那几天,我整天心神不宁,就琢磨着怎么能挽回自己的脸面、尊严,怎么反击、报复王夏仪。我就跟她所在教会的带领说:“她这人人性不太好,以前就好论断带领工人,要密切关注她,要是发现她表现不好,就赶紧撤换她。”说完这些话,我心里就感觉不安,受责备,“我这是在干啥呀?这是不是有点以牙还牙、打击排斥人的性质呀?神给我摆上这个环境到底让我学什么功课呢?”这时,我才来到神的面前向神祷告寻求。

寻求中,我想到了神揭示敌基督排斥异己的话。全能神说:“敌基督这类人打击排斥异己主要是什么目的?就是想在教会中形成一种没有任何不同于他声音的局面,他的权力是绝对的,他的领导地位是绝对的,他说的话是绝对的,任何人都必须得听,即使有不同意见也不能表达出来,也得烂在心里。谁如果敢公然反对他,那就成了他的仇敌,他就要想方设法地整人治人,恨不得让人瞬间消失。这就是敌基督打击排斥异己,巩固自己地位、维护自己权力的一种手段。他心里想:‘你有不同的看法可以,但不能随便乱说,更不能影响我的权力、地位;你有意见可以背后跟我说,你如果当着大家的面说,让我丢面子,那你就是自找没趣,我就得整治你。’这是什么性情?不许别人随便说话,别人对他有意见、对什么事有看法还不能随便提,还得考虑他的面子,如果不考虑他的面子,他就把人当仇敌一样对待,采取打击、排斥,这是什么本性啊?这就是敌基督的本性。那他为什么这么做呢?他就不允许教会有不同的声音出现,不允许教会有异己存在,他就不让神选民敞开心交通真理、分辨人,他最害怕人揭露他、分辨他,他要让他的权力、他在人心中的地位不断得到巩固,绝不能动摇,他的脸面、名誉,带领的身份、身价绝不能受到一点儿威胁、影响。这是不是敌基督恶毒本性的一方面表现?有了权力还不满足,还要巩固、稳定,达到永久的统治,他们不但要控制人的行为,还要控制人的心。敌基督的这些做法完全是为了维护他的权力、地位,完全是他掌权的欲望导致的。……尤其是当异己出现的时候,背后说了他什么事或评论他什么话传到他的耳中,他一夜不睡觉、一天不吃饭也要赶紧把这事解决了。为什么他能下这个功夫呢?因为他感觉到他的地位临到了危机,受到了挑战,不这样做他的权力、地位就有危险了,他的恶行、他的丑闻一旦暴露出来,不但地位、权力保不住,他还要被教会清除、开除,所以他才迫不及待地想方设法把这事压住,把一切隐患消除,这样他才能保住地位。对敌基督这些人来说,地位是他们的命根子,一旦听到有人要揭露他们、检举他们,他们内心就恐惧不安,害怕自己明天就失去地位再也享受不到地位所带给自己的优越感了,再也享受不到地位之福了,没有人再听从、跟随他们,没有人再对他们溜须拍马、唯命是从了。最让他们受不了的就是,不但地位、权力失去了,可能还会被清除、开除,若是那样,地位、权力给他们带来的一切好处、优越感都要瞬间失去,这是他们最难以承受的。《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第二条 打击排斥异己》对于敌基督来说,异己是对他们地位、权力的一种威胁,不管什么人,只要威胁到他们的地位、权力,他们就会想方设法地把这些人解决掉,实在不能制服、收编就要采取搞垮、清除,最后达到自己绝对掌权,一个人说了算。这就是敌基督这类人为了维护地位、权力所惯用的一种手段——打击排斥异己。《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第二条 打击排斥异己》神话语的揭示让我感到扎心、害怕,没想到我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也能打击排斥异己,做出敌基督一样的恶事来。我听说王夏仪在弟兄姊妹中间揭露我不作实际工作,我不看她揭露的是否属实,反而认为她是跟我过不去,是在背后论断我,让我脸面受损,我就对她产生了不满、怨恨,甚至想打压、整治她。后来,当知道王夏仪在几十人的聚会上揭露我时,我心里就更恨她了。为了挽回自己的脸面地位,我就把她之前的过犯拿出来做文章,想让弟兄姊妹知道她人性不好,都排斥她、弃绝她,还让她所在教会的带领注意她的表现,想找机会把她清理出教会。我明知道王夏仪具备些恩赐、特长,尽本分也有些果效,应该留在教会尽本分,我也知道王夏仪揭露我的问题也确实存在,但就因为触及到我的脸面地位,我就把她看为异己、仇敌,她的存在是对我权力、地位的威胁,我就想打击、报复她,我的本性真是太恶毒了!我又想到教会以往开除的那些敌基督,一旦有人威胁、触及到他们的地位,他们就整人治人,妄想把教会变成他们统治、管辖的天下,最后作恶多端被开除、淘汰了,我的所做所行跟这些敌基督也没什么区别呀!

我又反省自己,为什么信神这么多年还能身不由己地走上敌基督道路,做出敌基督一样的恶事呢?后来,一次聚会时,我们读了《真心顺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着》这篇神的话,其中有一段话我听了特别扎心。全能神说:“你既信神就得信神的所有说话,信他的所有作工,也就是说,你既信神就得顺服神,若做不到这一点那就无所谓信与不信了。你信神多年从来不会顺服神,不接受神的一切说话,而是让神顺服你,按照你的观念来,那你就是最悖逆的人,就是不信派,这样的人怎么能顺服神那些不合人观念的作工说话呢?最悖逆的人就是存心不服神抵挡神的人,这是神的仇敌,是敌基督。对神新的作工总是抱着敌对的态度,从来没有一点顺服的意思,从来没有甘心的顺服与降卑,在人面前他最自高,从来不会顺服任何一个人,在神面前他自以为是最会讲‘道’的人,是最会作别人工作的人。对自己原有的‘宝贝’从来不舍弃,而是作为传家宝来供拜,来给别人讲,以此来教训那些崇拜他的糊涂虫。这样的人在教会中的确有一部分,可以说,这些人是‘威武不屈的英雄世家’,世世代代寄居在神家之中,他们把讲‘道’(理)作为自己的最高职责,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他们都在厉行着他们神圣不可侵犯的职责,没有人敢碰他们,也没有一个人敢公开指责他们,他们成了神家中的‘天王老子’,横行霸道于每个时代之中。这帮恶魔企图联起手来拆毁我的工作,我怎能容让这样的活鬼存在我的眼前呢?那些只存一半顺服的人都不能走到最终,更何况这帮根本没有一点顺服之心的恶霸呢?神的作工不是人轻易就能得着的,就是人使上全身的力量也只能得着一部分而达到最终的被成全,更何况企图破坏神工作的天使长的后代呢?它们不更是没有被神得着的希望了吗?《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神的话使我很受触动,我看到了神公义威严的性情,尤其看到神说“从来不会顺服任何一个人”,“没有人敢碰他们”,“他们成了神家中的‘天王老子’,横行霸道于每个时代之中。这帮恶魔企图联起手来拆毁我的工作,我怎能容让这样的活鬼存在我的眼前呢?”我心里更是害怕。反省自己,当得知王夏仪揭露我是假带领时,我所流露的都是仇视、不满、怨恨、反抗,凭着血气以牙还牙,恶毒攻击。作为一个教会带领,我不接受真理,没有丝毫顺服,一旦有人揭露我的问题,伤了我的脸面或者危及到了我的地位,我就想利用手中的职权打压、整治他,甚至还想剥夺他尽本分的权利,把他清理出教会,有种不把人彻底搞臭、搞垮不罢休的恶毒心理,我这不就成了教会中的“天王老子”,没人敢招、没人敢惹了吗?这跟中共恶魔搞独裁统治有什么区别呀?中共一贯奉行“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为了维护它的统治、巩固它的政权,凡是有不同声音或者敢揭露它作恶事实的人,中共都是采取打击、铲除、彻底消灭的政策,对“六四”学潮中的大学生是这样,对少数民族也是这样,对我们信神的人更是疯狂地抓捕、镇压、迫害,中共掌权害死了多少无辜的生命!我从小就接受中共魔王的教育、熏陶,许多撒但毒素已经深深地扎根在我心里,像“唯我独尊”,“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你对我不仁,休怪我不义”,“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些撒但毒素已经成了我的生存法则,使我越来越狂妄、恶毒,凭着这些撒但毒素活着,我就能作恶,能打压、整治人。我又想到,神交通了那么多分辨敌基督、假带领方面的真理,现在弟兄姊妹明白真理醒悟了,有的就能起来揭露、检举假带领,这是在实行真理维护教会工作,是正面事物。不管揭露我的人人性如何,是不是有意针对我,也不管是当面说还是背后说,只要揭露的是事实,我就应该从神领受,老老实实地接受、顺服,从中学功课,这才是接受真理、顺服神的表现。可我呢,不但不顺服,还能打压、整治揭露我的人,我这不是跟哪个人过不去,而是在拒绝真理、抵挡神啊!认识到这些,我心里既恨恶自己,又有些害怕,我赶紧来到神的面前向神祷告:“神啊,我错了,临到姊妹的揭露,我不反省认识自己学功课,还能打压、整治人,我的本性真是太恶毒了。神啊,我愿意向你悔改。”

后来,我就根据王夏仪揭露的问题反省认识自己,也实际地跟进、了解工作细节,我这才发现工作上确实还存在很多问题。像有的弟兄姊妹刚开始操练传福音,对异象方面的真理交通不透亮,解决不了福音对象的观念和难处;还有的弟兄姊妹对传福音的原则不掌握,导致传进来的人不合原则,有的都浇灌一段时间了,还是丝毫不能明白真理,还有的对真理不感兴趣又退去了,结果浪费了很多人力、物力。聚会时,我就把发现的这些问题提出来,交通传福音的原则,扭转偏差。弟兄姊妹也都开始立计划重点装备异象方面的真理,要是有不明白的或者交通不透亮的,聚会时我们就在一起交通。一段时间后,弟兄姊妹对异象方面的真理透亮一些了,尽本分的果效也提高了。我这才认识到,王夏仪揭露我假带领的表现,指责我不作实际工作,这也是出于神的,是为了促使我反省认识自己,作好带领的工作,这是神对我实际的保守啊!

后来,我又想到了一段神的话:“神作工在每一个人身上,不管是用什么方式,不管是借什么人事物效力,也不管对人说话是什么样的语气,最终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拯救你。怎么拯救你?就是要变化你,那你不受点苦能行吗?你就得受点苦。受苦包括的就多了,首先接受神话语的审判刑罚就能使人受苦,神的话说得太严厉、太直白,人就会误解神,甚至产生观念,也会受些苦,有时神兴起周围环境来显明人的败坏,让人反省认识自己也会受一些苦,有时直接对付修理、揭露,人就得受苦,就像上手术台一样,不受些痛苦就达不到果效。每一次的修理对付,每一次环境的显明,对你都是触动、都是促进,这样经历过来,你就进入真理实际了,你就有身量了。……如果神给你摆设一些环境、人事物,或者修理对付你,你从中学到功课了,学会来到神面前,学会寻求真理了,不知不觉蒙开启光照得着真理了,在这次环境中有变化、有收获、有长进了,对神的心意稍稍有点理解,不埋怨了,就是在这样的环境试炼中站立住,经得住考验了,你就过关了。经得住考验的人在神那儿怎么看呢?神说这个人有一颗真心,他能受这样的苦,他的心是喜爱真理的,是要得着真理的。在神那儿对你有这样的评价,你是不是就有身量了?是不是就有生命了?这个生命是怎么得来的?是不是神赐给的?神借着各种方式供应你,借着各种人事物训练你,如同神亲自赐给你饮食,亲自把各种食物送到你面前,让你吃饱、让你享受,你才得以长大、刚强站立。这些事你都得这么经历、这么领会,这就是顺服从神来的一切。《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要得着真理得从身边的人事物上学功课》

经历过来,我才体会到,王夏仪揭露我尽本分中的问题,这也有神的许可,虽然我不好接受,但这对我的生命进入有益处。这样的揭露、对付,一方面能让我认识自己身上假带领的种种表现,促使我寻求真理扭转进入;另一方面,也让我认识到自己的本性狂妄、恶毒,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还能打压人、排斥人,让我看清了自己的败坏真相,从心里恨恶自己,能追求真理脱去败坏。这是神特殊的恩待,是神对我的爱和拯救,我从心里感谢神!

上一篇: 73 危难中坚守本分

下一篇: 75 清除恶人学到的功课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