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 为了三十万元钱

中国浙江 黎明

2009年10月9日晚上9点多,我和妻子、女儿正在聚会,忽然听到急促的敲门声,我赶紧把神话语书藏好,妻子刚一打开门,七个警察就闯了进来,其中一个大声说:“我们是国保大队的,跟我们走一趟!”他们强行把我塞进一辆警车,留下三个警察继续在我们家里搜查。后来我才知道,我被抓走半个多小时后,警察把我妻子也带走了。

在车上,警察威胁我说:“你们的带领已经被抓了,只要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我们不会为难你。”他们还说了一些污蔑教会的话。听着警察的这些鬼话,我心里特别气愤,同时也有些胆怯,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折磨我,我在心里默默地向神祷告,求神保守我的心,不管受什么苦,我都不当犹大,不背叛神。警察把我带到国保大队,两个便衣把我架到楼上的一个房间里,然后按倒在沙发上。国保队队长问我:“你什么时候信的神?在哪里聚会?带领是谁?教会有多少人?”我没有回答他。他从口袋里拿出几张照片问我认不认识,我说:“不认识。”他又说:“你信的全能神是国家明令禁止的,中央早就下达命令,所有的地下教会必须一律取缔,你赶紧老实交代!”接着就逼问我保管的三十万元教会钱财的下落。一个警察还拍着桌子瞪着眼大吼:“收据在我们这里,这三十万一定在你这儿,赶紧把钱拿出来!”看着警察的凶相,我心里很恼火,说:“这钱又不是你们的,你们凭什么来要,凭什么霸占?”听了这话,两个警察冲上来劈头盖脸地朝我猛打,从10点钟断断续续打到12点。我的脸、头都被打肿了,耳朵嗡嗡作响,全身疼痛。我躺在地上,闭着眼睛,默默地向神祷告,求神加给我力量,保守我的心,就是被打死我也决不出卖教会钱财,不做犹大!警察见我不说,又把我带到了拘留所,把我铐在铁栏杆上过了一夜。

后来,我又被关进了看守所。接下来的几天,警察为了得到教会的钱连着提审了我三次,我什么都没说。10月17日早上8点多,警察又把我带回国保大队,把我的手脚铐在审讯室的铁椅子上,又逼我说出钱的下落,我还是没说。一个警察拿着双层毛竹片狂抽我的头部、上半身,还用竹片使劲撬我的嘴,我的头左右摇摆。他见撬不成,又用力拧我的耳朵,边拧边使劲往上拉,嘴里还骂道:“老子问你话呢!你耳朵聋了吗?你把老子的话当耳旁风了?你硬,我就打你,看看我们谁硬!”说着他就撕扯我耳边的头发,又抓着我头顶的头发使劲地晃,我感觉头皮像被拽下来一样,头晕乎乎的。他们一直折磨我到晚上10点左右,见我始终不说,就恶狠狠地说:“今天先到这里,你晚上好好想想,明天再回答我们!”当时,我身上被打出一道道血印,背上也火辣辣地痛,我不知道他们明天还会怎么折磨我,心里就有些软弱,我默默地向神祷告:“全能神啊!愿你保守我,加给我信心,就是死我也不当犹大,不背叛你!”

第二天晚上,国保大队长来审问我,他瞪着眼吼道:“这证据都在面前了你还不承认,我劝你放聪明点,快说出来,免得受皮肉之苦!”他见我不说话,气得一下子站起来,攥着拳头,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我心想:要是他这几拳下来,我哪受得了啊!我赶紧向神祷告:“全能神啊!求你与我同在,除去我的惧怕,带领我站住见证。”祷告后,我想到神的话说:“那些执政掌权的从外表看是凶相,但你们不要害怕,那是因为你们信心小,只要你们信心上去,一切都将不在话下。《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基督起初的发表・第七十五篇》是啊,警察再凶恶也在神的手中,没有神的许可,他们也不能把我怎么样,我得依靠神站住见证。想到这儿,我有了信心,不再害怕了。这时,一个光头警察盯着我大喊:“你不说,我们有的是办法!把你送到省里去,那里的人会让你说的!”不管他们怎么威胁,我都没有说。

几天后,他们又把我带进国保大队一间审讯室,四面的墙壁都用厚厚的海绵包着,中间放着一张铁椅子。一个警察把我按到铁椅子上,把我的手脚都铐住,继续逼问我教会钱财的事。他恶狠狠地说:“这三十万你到底交不交出来?你以为不说,就这样算了?老子有的是时间陪你!”说着就拿起竹片狠狠地抽我的上半身,边打边大声骂:“你有没有耳朵?有没有听进去?”接着就把我的耳朵使劲往上拽,又用手揪我鬓角的头发,抓住我头顶的头发拼命地摇摆,我感到头皮像被撕裂一样疼痛难忍。接着,他们又拿起竹片狂抽我的上身,我身上肿起一道道血印,那种痛苦的滋味真是难以承受。我心里恨透了这些警察,同时也有些胆怯,不知道他们还要折磨我多久,我还能不能承受得住。我就向神祷告:“神啊!撒但这样无休止地折磨我,就是想摧垮我的意志,让我背叛你,他们好霸占教会的钱财。神啊!我担心我的肉体承受不住,求你保守我,加给我信心。”祷告后,我想到《受试炼之苦是神的祝福》这首神话语诗歌:“不要灰心,不要软弱,我会向你显明,国度路上不是那么一帆风顺的,哪有那样便宜的事!轻而易举就想得福。今天人人都要有苦的试炼,否则你们爱我的心不会加强,对我不会有真正的爱,哪怕是一点点的环境,人人都要过关,只不过是程度不同罢了。试炼就是我的祝福,经常跪在我面前求我祝福的有多少?总认为说些吉利的话就是祝福,总不认为苦就是我的祝福。《跟随羔羊唱新歌》揣摩着神的话我认识到,临到逼迫患难是神在成全人的信心,神希望我能在撒但面前为神作见证。不管肉体受多大的苦,我不能向撒但屈服,我得站住见证满足神。想到这儿,我不再觉得那么苦了,我咬紧牙关,忍受着他们的折磨。警察打了我十多分钟,见我不说,又威胁道:“你什么都不说,就不怕坐牢吗?你要是坐了牢那是永久的污点,你的子女不能考公务员,也不能入党,他们的前途就被你断送了!”我没受这些话的影响,因为我心里清楚,人的命运都在神的手中掌握,儿女的前途都是神在主宰安排,警察说了不算。这时,一个警察打通了我女儿的手机,电话里传来女儿的声音:“爸!你和我妈在里面还好吗?”我说:“我们都很好,你放心,你在家好好照顾好弟弟。”警察看我不受影响,又换了一招说:“实话跟你说吧,我和你姐夫是同乡,同一个部门,和你们村里的书记也是老战友,我打听过你的事,你在社会上是人人都夸的好人,只要你把知道的都说出来,我们肯定会放你一马的……”我心里清楚这是撒但的诡计,就在心里默默地祷告求神保守我的心。他见我不说话,又说:“你妻子已经交代了,你也赶紧说吧。这三十万到底在哪儿?”我说:“我没有什么好说的。”他们见诱劝我不成,又开始折磨我。

一天晚上,他们不让我吃饭睡觉,只要我眼睛一闭,警察就拿着竹片敲打我的头。我背稍微驼一下,他们就用力抽打我的背。当时是10月份,晚上特别冷,我只穿了一件衬衫和西装,到了后半夜,我冻得全身发抖。一个警察大声喊:“你不说,别想好过,熬死你!”听到他这样说,我心里有些软弱,不知道他们还要折磨我多久,我还能不能承受得住。我一直向神祷告,求神带领我,保守我的心,也立下心志,不管临到什么样的环境,我都不背叛神。当时,轮流值班的几个警察穿得挺厚都感冒了,而我衣衫单薄,被他们折磨了一夜,却一点事没有,我在心里感谢神的保守。一个警察边咳嗽边冲着我骂:“老子今天感冒都是你害的!”一个警察冲过来朝我左边的脸狠狠地扇了一巴掌,打得我眼冒金星,感觉整个房子都在旋转。另一个警察在旁边哈哈大笑,又朝我右边脸狠狠地扇了一巴掌,边打边骂:“你说还是不说?这三十万到底弄哪儿去了?为了审你,搞得我们几个都感冒了,打死你算了!”说着,他就把我双手的手铐用力推到手腕处,然后用手肘对着手铐重重地猛击数下,铐齿深深地陷在肉里。我感觉双手像断掉了一样,不一会儿就开始发黑发紫,疼得我撕心裂肺,浑身发抖,汗水不住地往下流,那种痛苦难以形容。那一刻,我觉得快坚持不下去了,不住地祷告神,求神保守我能站立住。警察看着我痛苦的表情,在旁边嘲讽:“你信神,让你的神来救你呀!”我心里清楚地意识到这是撒但的试探,心想:共产党想用酷刑折磨我,让我背叛神、否认神,它越迫害我,我越看清他仇恨神、抵挡神的恶魔嘴脸,越坚定信心跟随神。想到这儿,我就向神祷告:“神啊!今天我临到共产党的摧残折磨,这有你的许可,借此让我看清了它就是撒但恶魔,就是神的仇敌,我愿从心里背叛它、弃绝它,铁心跟随你!”

后来,一个警察用皮鞋后跟往我的手铐上狠狠地跺了几脚,铐齿深深地卡进手腕里,剧烈的疼痛快让我窒息了。一个小时后,我的双手发黑,全身的血脉都发胀,血管像要爆裂一样,头也像胀裂一样疼痛,心脏也疼,浑身疼得没法形容。我担心再这样下去我的双手就废了。想到家里还有年迈的老父亲要照顾,一双儿女还需要养活,要是失去了双手,还怎么养活一家老小呢?要不我就说点无关紧要的?可是又一想,如果出卖了,那不就成千古罪人了吗?可我实在承受不了这种折磨了,我想到了死,死了就不会再受苦,也不会背叛神,我就想撞到桌子角上一死了之。我哭着向神作最后的祷告:“全能神啊!我能蒙你恩待,接受你的末世作工,我感到很荣幸。我不想这么早就死去,可现在撒但这样折磨我,我实在撑不住了,我怕我承受不了会背叛你,我不想伤你的心。”正祷告着,我突然想到神的话:“你们在这末后的日子里得为神作见证,苦再大也应走到底,哪怕最后有一口气,也要为神忠心,任神摆布,这才叫真实爱神,这才叫刚强响亮的见证。《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经历痛苦试炼才知神可爱》神的话给了我信心,神许可这些痛苦临到是为了成全我的信心,可我不明白神的心意,不想着怎么在撒但面前为神作见证,只考虑怎么能逃脱这样的环境,我太自私了!我不能就这样死去,就是有一口气,我也得为神作见证!我向神祷告:“神啊!我的命在你手中,我愿意顺服你的摆布安排,愿你加给我信心,保守我站立住。”警察见从我这里问不出什么,就威胁我:“今天你回去想好,明天我们再来问你。”

当时,我已经三天两夜没合眼了,极度地疲惫,心脏也疼,我全身都疼痛难忍。想到警察说明天还要审问我,我一夜没睡,不停地呼求神:“神啊!我怕明天警察再对我用酷刑,我肉体承受不住。神啊!愿你保守我,加给我信心和力量,我愿站住见证羞辱撒但。”祷告后,我想到神的话说:“在苦难临到的时候,你能够不体贴肉体,不埋怨神,在神向你隐藏的时候,你能够有信心跟从神,以往的爱心还不变、不消失,无论神怎么作,你都任神摆布,宁肯咒诅自己的肉体也不埋怨神,临到试炼时宁肯忍痛割爱、流泪痛哭也得满足神,这才是真实的爱、真实的信心。《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被成全的人都得经受熬炼》揣摩着神的话我明白了,神允许这些环境临到是在检验我有没有真实的信心,也是让我为神作见证。想到约伯临到撒但的试探,失去了所有的家产、儿女,而且全身长满毒疮,但约伯没有埋怨神,还能称颂神的名,为神作出了响亮的见证,彼得遭受迫害能甘愿为神倒钉十字架,达到爱神、顺服至死,可我临到恶警的摧残折磨时,考虑的是自己的肉体,受些苦就想摆脱,对神没有真实的信心与顺服,这哪有见证啊?我越想越蒙羞,就向神祷告:“神啊,我的命不值钱,不管警察接下来怎么残害我,我的肉体还要受多少痛苦,我都不愿意再为自己打算,愿将我的身心向你交托,顺服你的摆布安排。”祷告后,奇妙的事情发生了,我全身的疼痛竟然消失了,觉得身上轻省了很多,我从心里感谢神。第二天早上8点多,警察又来提审我,逼我说出钱的下落,不管他们怎么问,我都说不知道。他们提审了我几次,见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甩给我一句话“你就等着坐牢吧!”我心想:就是把牢底坐穿,我也不背叛神!

我被关押了一个月,最后被扣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劳教一年。看到共产党这么仇恨信神的人,我想到神的话说:“难怪神道成肉身隐秘万分,就这样的黑暗的社会魔鬼惨无人道,杀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让可爱、善良而又圣洁的神存在?它怎能对神的到来拍手称快?这帮狗奴才!恩将仇报,早就把神当作仇敌对待,对神虐待,凶残已极,丝毫不把神放在眼里,行凶掠夺,丧尽了天良,昧尽了良心,将无辜的人类勾引得昏迷不醒。什么古代传人,什么爱戴的领袖,都是抵挡神的东西!将天下之态搅得暗天昏地!什么宗教信仰自由,什么公民合法权益,都是掩盖罪恶的花招!……为何将神的工作拦阻得滴水不漏?为何用各种花招来欺骗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权益在哪里?公平在哪里?安慰在哪里?温暖在哪里?为何用诡计欺骗神的百姓?为何强行压制神的到来?为何不让神在自己造的地上任意游荡?为何将神追杀得无枕头之地?人间的温暖在哪里?《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作工与进入 八》共产党表面上仁义道德,说什么信仰自由,暗地里却用尽手段抓捕、残害神选民,妄想将信神的人一网打尽。人类是神造的,我们信神敬拜神天经地义,共产党却疯狂地抓捕迫害我们,企图让人都否认神、背叛神,我看清了共产党掌权就是魔鬼撒但掌权,共产党仇恨真理、仇恨神,实质就是与神为敌的魔鬼撒但。以前我看不透共产党的恶魔实质,借着这次抓捕我才有了分辨,从心里背叛它、弃绝它,跟随神的信心更坚定了。

2009年11月9日,我被送到劳教所。警察安排两个犯人看管我,两个犯人不离我左右,就连我上厕所都得跟他们汇报。狱警怕我给犯人传福音,不让我和他们说话,天天让我背监规条例,背不会还要罚站。我每天从早到晚干着超负荷的活儿,完不成任务还要被打骂、罚站,吃的连猪食都不如,一顿饭只给我一小块馍,还有一碗汤水,里面只有一根小拇指大的萝卜,我经常饿着肚子干活。每当我心里痛苦压抑的时候,就向神祷告,或者在心里默默哼唱神话语诗歌,就这样度过了一年的牢狱生活。

出狱后,警察警告我:“一年之内不许出远门,必须随叫随到。”回家后才得知,我妻子被抓后,警察也一直逼问她教会钱财的下落,她始终没说,在看守所被关了二十三天才释放。警察没有问出钱的下落,去我家搜查了两次,把房子的天花板都撬开了,还逼着两个孩子说出我们信神的事,甚至到我儿子的学校里去骚扰他,两个孩子被吓得整天提心吊胆,不能安生。看到这些警察为了得到教会的钱连孩子都不放过,我从心里恨透了共产党这个恶魔。出来后,因着警察的监视我不能读神的话,也不能聚会,我只好去了外地传福音尽本分。到现在警察还在追捕我,向我的亲戚和接触过我的弟兄姊妹逼问我的行踪。

经历了逼迫患难,虽然肉体受了一些苦,但我体尝到了神的爱。每当我临到酷刑折磨,快要承受不住的时候,是神的话语加给我信心、力量,带领我站立住,也是神的话语带领我一次次识透撒但的诡计,胜过撒但的试探。经历过来,我看到神话语的权柄、能力,也看到只有神能拯救人,对神更有信心了。同时,我也看清了共产党仇恨神、抵挡神的丑恶嘴脸,从心里背叛它、弃绝它。不管以后逼迫患难有多大,我都要尽好本分满足神!

上一篇: 78 被撤换后的反思

下一篇: 80 走出谣言陷阱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