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 在一次次酷刑折磨中

中国黑龙江 吴明

2000年12月的一天,下午5点左右,我和妻子还有两个弟兄姊妹正在家聚会,突然听到“哐!哐!哐!”一阵急促的砸门声,我快速地把书藏好。接着,六七个警察闯进屋,一个警察吼道:“你们在干什么?是不是在聚会?”他强行让我在搜查令上签了字,之后翻箱倒柜,家里很快被翻得一片狼藉。他们搜出了神话语书籍和两台录音机。政保科的副科长吕某拿着几本神话语书走到我面前说:“这就是抓你的证据。”说着就把我们几个人押上了车。我在心里默默地向神祷告:“神哪,今天被抓有你的许可,不管接下来警察怎么折磨我,我决不当犹大、不背叛你!”

到了派出所,警察把我们分开审讯。一个姓金的警察指着我说:“你家这些书是谁给你的?谁传你信神的?你们的带领是谁?”我没吭声。他又恶狠狠地说:“你说不说?不说今天就打死你!”见我不说,一个警察上来就在我头上狠打了几拳,又使劲扇了我两耳光,我被打得眼冒金星,脸火辣辣地痛,他又朝我的大腿猛踹了几脚。金某又把一本报刊卷成筒,使劲抽打我的脸,恶狠狠地说:“别跟他废话!给他上绳刑,让他尝尝我们的厉害!”说着,一个警察拿来一根0.5公分粗的绳子,扒掉我的外衣,只留下一件薄薄的秋衣,他们一边一个抓住我的胳膊,把我摁倒在地上,又用绳子从我的脖子后面绕一圈,在前面打了个十字,叉开后把我的胳膊绑上,又用绳子把我的双手绑在背后,然后把绳子穿在我脖子后面的绳子上,使劲地往上提,连同我两边的肩膀紧紧地捆在了一起,细细的绳子勒进我的肉里,我的胳膊像断了一样,钻心地痛。他们又让我把腿劈成90度,头朝下撅着,腰也弯成90度。不一会儿,我就头昏脑胀,眼睛感觉往外凸,脸上的汗水不停地往下滴,把地板打湿了一大片。我又累又痛,身体直晃,两条腿站不住,我想把腿收一收,缓解一下,可我稍微一动,金某就踹我的屁股,喝令我不许动。我疼痛难忍,心里又气又恨,心想:那么多违法犯罪的人你们不管,我信神走正道,没有违反任何法律,你们却这样折磨我,真是太邪恶了!我想到神的话说:“什么古代传人,什么爱戴的领袖,都是抵挡神的东西!将天下之态搅得暗天昏地!什么宗教信仰自由,什么公民合法权益,都是掩盖罪恶的花招!《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作工与进入 八》我终于看清了共产党的丑恶嘴脸,他们说“宗教信仰自由”“人民警察为人民”都是骗人的鬼话。共产党对外打着信仰自由的幌子,事实上却对信神的人狠下毒手,恨不得斩尽杀绝,共产党就是抵挡神、仇恨神的撒但恶魔。他们越这样折磨我,我越要好好信神,信到底!

大约半个小时后,我浑身无力,头和眼睛直发胀,腿又木又麻,手和胳膊都失去了知觉,衣服也都湿透了。这时,我听见金某说:“上绳不能超过半小时,过了半小时胳膊就废了。”说着,他们把绳子给我解开了,解开绳子的那一刻,我一下子瘫坐在地上,浑身疼痛。接着,两个警察一边一个拽着我的手,像摇大绳一样转圈摇我的胳膊,摇了几下,我的两只手顿时感觉钻心地痛。金某又问我:“你的书到底是从哪儿来的?你们带领是谁?谁传的你?快说!”吕某又假惺惺地说:“你就说了吧,多大点事啊?说了就不用受这些苦了。”我心想:“让我出卖弟兄姊妹,休想!”见我不说,金某气急败坏地说:“再给他上绳,看他能扛到什么时候!”说着又给我上绳。这一次上绳比第一次绑得更紧了,绳子勒在第一次的血口上,比第一次更痛。我在心里不停地向神祷告,求神加给我信心,使我能够胜过肉体的痛苦。半个小时后,他们见问不出什么就给我松了绑。

晚上12点半左右,警察把我送到了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每天只吃两顿饭,每顿一个窝窝头和一勺菜,窝窝头里面都是玉米瓤,就是粉碎的玉米棒,菜有一半都是烂的,碗底都是泥。每天从早上6点一直到晚上8点,除了吃饭和上午放风半小时外,就得一直盘腿坐着,每次盘腿我稍微一动,就有人打我。之前在派出所上绳,我的肩膀被勒出了一道口子,渗出的黄色液体把衣服渗透了,手腕也开始淌血,肿得紫红紫红的,身体的各个关节都疼痛难忍,连起来上厕所都特别困难。我觉得这里真不是人呆的地方,不知道这暗无天日的牢狱生活什么时候是个头,一想到这些我就特别受煎熬。痛苦中,我一遍遍向神祷告,求神带领我明白神的心意,能刚强起来,站住见证。我想到神的话说:“你们在这末后的日子里得为神作见证,苦再大也应走到底,哪怕最后有一口气,也要为神忠心,任神摆布,这才叫真实爱神,这才叫刚强响亮的见证。《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经历痛苦试炼才知神可爱》我揣摩着神的话,心里很受激励,临到这样的环境,有神的许可,神是要借着苦难的环境成全人的信心和爱心。神希望我能站住见证,羞辱魔鬼撒但,可我受点苦就想摆脱,这哪有一点见证啊?想想我虽然遭受警察的摧残折磨,但这更让我看清了共产党抵挡神的恶魔实质,使我能从心里恨恶它,背叛它,不再受它的迷惑,这是神对我的拯救啊!明白了神的心意,我不那么难受了,立下心志:受苦再多我也要依靠神走下去,为神站住见证。

一天,政保科的人来提审我,我心里有些紧张,不知道他们又要给我上什么刑来折磨我,我在心里默默地向神祷告,求神保守我的心。到了提审室,副科长吕某假惺惺地说:“你快交代了吧,交代完了就放你回家。我们去你家了,你孩子还那么小,没人照顾多可怜啊,快说了吧!”听他一提到孩子,我心里很难受,我们夫妻俩都被共产党抓捕了,孩子还要受到牵连,他们还那么小,没人照顾可怎么生活啊?这时,我想到神的话说:“我民应时时防备撒但的诡计,为我把守我家中之门,……免得上了它的圈套,后悔也来不及。《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三篇》我意识到这是撒但的诡计,警察是利用亲情来引诱我背叛神,我不能上当。我又想到神的话说:“整个宇宙的每一件事,无一不是我说了算,什么事不是在我手中?《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一篇》神主宰掌管一切,孩子也在神的手中,我愿把孩子交托给神,不管警察用什么花招,我都要站住见证,决不当犹大!吕某又反复逼问我教会的情况,见我不说,金某就对我拳打脚踢,边打边骂:“让你不说,不说我打死你!”我被打得头昏脑胀。金某打了一阵,累得直喘粗气,恶狠狠地说:“你以为不说就没事了?不说照样定你的罪!对付你,我们有的是办法!”说着他就把我的外衣、棉鞋和袜子强行脱掉,又挽起我的裤腿露出小腿肚,把我拽到提审室外的一辆大货车旁,把我双手铐在车门的把手上。车门很高,我双手举过头顶才能被铐上。当时地上的积雪大约一尺多深,金某在我站的位置用脚趟出一平方米左右的空地,露出沙土地,上面还有薄冰。他让我光脚站在冰地上,恶狠狠地说:“你不说,今天就冻死你,让你后半生变成残废!”说完他就进屋了。

那年冬天特别冷,室外零下20摄氏度左右,我刚被铐上就感觉风吹到身上冰冷刺骨,加上我站的位置特别空旷,风呼呼地刮,我的身体慢慢地就失去知觉了。我在心里不住地向神祷告:“神哪,我只愿将全人交在你的手里,愿你加给我信心、力量,加给我受苦的心志。”祷告后,我默默地唱起神话语诗歌《当为真理舍一切》:

1 你得为真理而受苦,为真理而献身,为真理而忍受屈辱,为得着更多更多的真理而忍受更多更多的苦难,这是你该做到的。……

2 你应当追求一切美的、善的事物,追求更有意义的人生的道路。这样庸俗地活着而且一点追求目标都没有,这不还是虚度吗?你能得着什么呢?你应当为一个真理而舍弃一切的肉体享受,你不应该为一点点享受而丢掉所有的真理,这样的人没有人格,没有尊严,没有存活的意义!

——《跟随羔羊唱新歌》

我心里很受激励,我不能向撒但屈服,今天就是被冻死了,我也得为神作见证!半个多小时后,一个看守所的管教路过,看到我被铐在车门上,边朝提审室的方向走,边大声喊:“你们这样提审人,冻坏了我们可不收!”那个管教进屋没多久,金某他们就出来把我拖进了屋里。当时,我的双手和双脚已经冻得失去知觉了,嘴冻得发麻,心也在哆嗦,我在地上坐了一个多小时才慢慢地缓了过来。吕某看着我痛苦的样子,幸灾乐祸地说:“你们还不如那些抢钱的,他们那是有能耐,你们为信神的事受这苦,多不值得啊。你就是不说,我照样定你的罪!”听了他的话,我心里特别气愤,这帮警察真是颠倒黑白,把抢劫犯罪说成是有能耐,我们信神走正道,却被他们当成罪犯,当成仇敌,受到这样非人的折磨!我看着他们丑恶的嘴脸,在心里祷告咒诅他们!最后,他们见我什么也不说,就把我送回了号房。

当天晚上,我的两只脚又疼又痒,开始起泡。第二天早上,我的整个脚起了血泡,像被开水烫过一样,血泡一个连着一个,大的有鸡蛋黄那么大,小的像指头肚那么大,根本走不了路,想挠又不敢挠,泡破了就粘在袜子上,整个小腿又木又痒。接着,我开始发烧,脸烧得通红。到了第三天,我的脚就被感染了,肿得连最大号的拖鞋都穿不上,小腿肿成原来的两倍粗,脚踝也成了黑紫色。管教怕担责任才把我送到了医院。医生说我右侧的脚踝感染化脓了,必须得动手术,进了手术室,我听到医生跟手术室里的人说:“头两天有个犯人也是这样,被冻得腿感染了,得骨髓炎死了。”听了医生的话,我有点害怕,“我的脚也被感染了,都走不了路了,我会不会得骨髓炎哪?要是得了骨髓炎,就是不死,留下后遗症残废了可怎么办哪?我还这么年轻,一家人的生活还得靠我呢。”我越想越痛苦。这时,我想起神话语诗歌:“在苦难临到的时候,你能不体贴肉体,不埋怨神,在神向你隐藏的时候,你能够有信心跟从神,以往的爱心还不变、不消失,无论神怎么作,你都任神摆布,宁肯咒诅自己的肉体也不埋怨神,临到试炼时宁肯忍痛割爱、流泪痛哭也得满足神,这才是真实的爱、真实的信心。《跟随羔羊唱新歌・如何才能被成全》神的话给了我信心和力量,在苦难临到的时候,神希望我有信心、有毅力,能够站住见证。之前几次遭受酷刑折磨,我觉得自己挺有信心,今天看到脚真被冻坏了,我就开始为自己的生活、后路担心,怕自己死,怕腿残废了,我的身量实在太小了,对神根本没有真实的信与顺服。想到这些,我向神祷告:“神哪!我不愿再为自己以后考虑了,愿顺服你的摆布和安排,就是死,我也要站住见证满足你。”住院期间,警察一直把我铐在床上,只有上厕所和吃饭的时候给我打开。一天,我去卫生间,有两个女病人路过,问:“他犯的是什么罪?”金某说:“是强奸犯!”两个病人用鄙视的眼神看着我,我心里特别气愤,他们真是颠倒黑白,胡说八道!

过了半个月,我的腿消肿了,但走路还是一瘸一拐的,管教把我带回了看守所。一天,来了三个陌生的警察要提审我,看我在打点滴,他们恶狠狠地说:“给我拔了!对他太仁慈了,还打什么点滴?没让他死就不错了!”我心里特别气愤,这帮恶魔,把我冻成这样,还说对我太仁慈了,真是心狠手辣!

到了提审室,一个男警说:“你的案子交给我们刑警队了,政保科拿你没办法,我们对付你的办法有的是!”看着他们一个个面目狰狞、凶神恶煞的样子,我心里很紧张,身上也直冒汗,以往我听说过刑警队是审重大案件的,他们折磨人都特别凶狠残忍,不知道他们会用什么酷刑折磨我,我能不能扛得住啊?我赶紧向神祷告,求神加给我信心,加给我受苦的心志。那个男警又说:“再硬的汉子在我们这里都得服服帖帖地招供,我们刑警队就是专门治人的,对你们信全能神的是打死白死,你赶紧交代!”我说:“我没什么可说的。”他气得左右开弓狠扇了我几个耳光,我被打蒙了,只感觉脸被打得火辣辣地痛,血从嘴角淌了下来,感觉嘴和脸都被打肿了。看见他们个个五大三粗,出手又这么狠,我有些担心:照这样打下去,我会不会被打残、打死啊?要是我受不了酷刑出卖了,那可就成犹大了。我赶紧来到神面前祷告。祷告后,我想到了一句神的话:“信心就是一根独木桥,贪生怕死难通过,豁出性命能踏实通行。《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六篇》神的话给了我信心,我暗立心志:就是今天被打残、打死,我也决不当犹大!他们又猛扇了我几个耳光,狠踢了我几脚,接着,又像之前一样给我上绳。这一次比上次还狠,他们把我的胳膊往后背,使劲地往上提绳子,我的胳膊像断了一样,钻心地痛。半个小时后,我的手就被勒得黑紫,他们看我快不行了,才解开绳子。又过了半个小时,看我的手腕缓过来一点,又第二次给我上绳。这一次,他们拿来一根拖把,用拖把杆在我脖子后面的绳子上拧了两圈,使我的手臂和肩膀收得更紧了,一个警察坐在椅子上用手按住我身后的拖把,用力地往下压,我的两个胳膊疼痛难忍,像被折断了一样。他一边按一边不停地逼问我:“你们有多少人?带领是谁?”见我不说,他们找来三个啤酒瓶,塞在我的两个胳膊下,我感觉胳膊像要被拽下来了,疼得我撕心裂肺,差点昏死过去。我在心里不停地向神祷告,求神加给我力量。接着,两个警察走到我的两侧,把我的秋衣撩起来,用矿泉水的瓶盖那端使劲剐蹭我的两肋,疼得我大声惨叫。一个警察吼着说:“你知道疼啊,怎么不让你的神来救你呢?知道疼就快说!”边说边在我的肋骨上来回使劲地刮,我的两肋都被刮破了皮,火辣辣地痛。他们又狠狠地按住我的头,气急败坏地说:“不行就把他拉到没人的地方打死他!这些信神的,还不如那些抢钱的,哪怕去抢钱,受点苦也值啊!”“你说吧,受这苦多不值啊,说了就完事了。”当时我感觉身体的承受力已经到了极限,心想要不就说点无关紧要的,或许还能少受点苦。可又一想,我要是说了就是犹大,是背叛神,我不能说。我在心里不住地向神祷告:“神哪!我实在挺不住了,求你加给我力量,保守我能站立住。”祷告后,我想到神的话说:“你们在这末后的日子里得为神作见证,苦再大也应走到底,哪怕最后有一口气,也要为神忠心,任神摆布,这才叫真实爱神,这才叫刚强响亮的见证。《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经历痛苦试炼才知神可爱》神的话再次给了我力量,我感受到神一直在我身边带领我,受苦再大我也要依靠神走下去。我向神祷告:“神哪,我能承受到什么程度你知道,不管他们怎么折磨我,我都不背叛你,如果我实在承受不了痛苦,我宁可撞死也决不当犹大!”

第二次上完绳,我瘫坐在地上,刚缓了一会儿,一个警察就一把薅住我的衣领,把我推到墙上,双手使劲掐住我的脖子,恶狠狠地说:“我今天掐死你!”我被掐得喘不过气来,用尽全身的力气把他推开,他往后一退,愣住了。我自己都觉得意外,经过一个月的折磨,我已经很消瘦了,今天又遭受这些酷刑,已经没有力气了,没想到还能把他推开,我知道这是神在帮助我,加给我力量。他们一直折磨我到下午一点多,一个刑警气愤地说:“你太顽固了,明天我们继续提审你,看你能扛到什么时候,你不说就天天提审你,直到你说为止!”晚上,我躺在铺上,已经是遍体鳞伤,两肋被他们硬生生地刮破了皮,连喘气都疼,胳膊疼得连衣服都不能脱,我掀起衣领看到肩膀上愈合的伤口又被勒出了血口子,手腕也勒得都是血印子。这帮魔鬼,为了逼我背叛神、出卖弟兄姊妹,什么残忍的招都用,恨不得把我治死,他们就是一伙仇恨真理、仇恨神的恶魔!想起警察说明天还要继续提审,我心里有些胆怯、害怕,不知道明天的酷刑会不会比今天更狠更重,我会不会被他们折磨死啊?这帮恶警是不逼我说出教会的情况不罢休,可我要是说了,就是背叛神的犹大,不说,很可能被他们折磨死。我一遍遍向神祷告:“神哪,我的身量实在太小,凭我自己真是胜不过去,但我不愿意做犹大背叛你,求你帮助我、带领我。”祷告后,我想到神的话说:“那些在患难中并未对我有丝毫忠心的人我是不会再施怜悯的,因为我的怜悯仅至于此,而且我也不喜欢曾经背叛我的任何一个人,我更不喜欢与出卖朋友利益的人来往,这是我的性情,无论这个人是谁。我要告诉你们:任何一个伤透我心的人都不可能第二次得着我的宽容;任何一个忠于我的人都永留在我心中。《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我反复地揣摩着这些话,感受到神的性情公义不容人触犯,我要是为了自己不受苦,就背叛神出卖弟兄姊妹,这是触犯神性情的事,最终得遭惩罚。又想到这一路经历过来,若不是神话语的带领,我根本胜不过恶警的摧残折磨,我今天还能活下来,这是神对我的保守。我的生死都在神手中,没有神的许可,撒但也夺不去我的命。想到这儿,我有了豁出一切为神站住见证的决心。没想到当我有信心面对接下来的提审时,他们没再提审我。一个多月后,吕某通知我:“你的案子结了,你被判刑一年,你的亲属为你办取保候审了。你回家后,一年内哪儿都不能去,随时传唤,你随时就得到。”

被释放后,为了躲避警察的监视,我只好离开家去外地尽本分。经历共产党的抓捕、迫害,我彻底看清了共产党抵挡神、仇恨神的恶魔实质,对它恨之入骨,我也实际地感受到了神对我的爱与拯救,在我遭受酷刑折磨快要承受不住的时候,神一直在我身边看顾保守我,用话语带领我,加给我信心和力量,使我胜过了恶魔的残害,有了誓死跟随神、为神站住见证的决心。感谢神!

上一篇: 81 无悔的抉择

下一篇: 83 凭己意作工的后果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