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神话 《你们的人格太卑贱!》 选段341

你的双唇比鸽子还善良,但你的心中却比那古蛇更阴险,甚至你的双唇犹如黎巴嫩的女子一样漂亮,而你的心却并不比黎巴嫩女子的善良,更不比迦南之人的美丽,你的心太诡诈!我厌憎的仅仅是不义之人的双唇与不义之人的心地,我对人的要求并不是高于圣者,而只是对那不义之人的恶行感觉厌憎,只是希望那不义之人脱离污秽,摆脱如今的困境,好与那不义之人分别出来,与那义人同起居、同圣洁。你们与我同在一个境地,但你们却沾满了污秽,浑身上下没有一点是起初造人的原样,而且你们因着天天都学那污鬼的样式,行那污鬼所行的,说那污鬼所说的,因此,你们浑身上下以至于你们的舌唇都蘸满了它的污水,甚至使你们的全人都遍体污迹,没有一处是我作工可使用的地方,太令人伤心了!你们竟然活在这样一个牛马世界中,你们居然心中不觉愁苦,而且是满心欢喜,生活得逍遥自在,在那污水中游来游去竟然不知自身落在了这样一个境地中。每日都与污鬼来往,又与“粪便”来往,生活低级,竟然不知你哪里是在人间中生存,哪里是在自己掌握自己,岂不知你的人生早已叫那污鬼践踏了?你的人格早叫这污水玷污了?你以为你是在人间乐园中生活,你以为你是在幸福中的人吗?岂不知你与污鬼同活了一生,你与污鬼为你预备的所有一切同在了一生?你的生活岂是有意义的呢?你的人生岂是有价值的呢?为你那污鬼爹娘奔波忙碌到现在,你竟然不知道坑害你的竟会是生你、养你的污鬼爹娘,你更不知道你的污秽竟然都是它供应给你的,你只知道它能供你“享受”,不刑罚你,也不审判你,更不咒诅你,它从来不对你大发烈怒,而是对你“和颜悦色”。它的言语滋润你的心田,将你说得神魂颠倒,辨别不清方向,使你不觉被它吸引,甘愿为它效力,做它的出口,又做它的仆役,而且毫无一点怨言,甘愿为它尽上犬马之劳,你被它迷惑了。因此,你对我作的工作竟然没有一点反应,难怪你总想从我手下偷偷溜走,难怪你又总想用花言巧语来骗取我的欢心,原来你又另有打算、另有安排。你对我全能者的作为是看透一二,但你对我的审判与刑罚却丝毫不知,你并不知我的刑罚何时起始,你只知道欺骗我,但你并不知我不容人侵犯。你既已立下心志来事奉我,我就不放过你,我是忌邪的神,我也是忌妒人的神,既然你已将你的言语摆在祭坛之前,我就不容让你从我的眼目中逃跑,我不容让你事奉两个主。你以为将你的言语摆在我的祭坛上、摆在我的眼目前之后你就可以另有所爱吗?我岂能容让人这样捉弄我呢?你以为你的舌头就能随意向我许愿、起誓吗?你岂能指着我至高者的宝座而发誓呢?你以为你的誓言都已废去了吗?我告诉你们,就是你们的肉体废去,你们的起誓却不可废去,末了的时候,我要按着你们的起誓来定你们的罪,你们却以为将你们的言语摆在我前来应付我,而你们的心却可以事奉那污鬼、邪灵。我的怒火哪里能容纳这些猪狗之类的欺骗呢?我要执行我的行政,将那些墨守成规的“虔诚”的信我之人都从污鬼手中抓回来规规矩矩地“伺候”我,来做我的牛、做我的马任我宰杀,我要你将你以往的心志都捡起来重新事奉我,我不容让任何一个受造之物来欺骗我。你以为你可以在我面前任意索取又任意撒谎吗?你以为你的言行我不曾听到也不曾看到吗?你的言行怎能不在我的眼中呢?我岂能容让人就这样欺骗我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每日神话 《败坏的人不能代表神》 选段317

  人一直活在黑暗权势的笼罩之下,被撒但的权势捆绑不得释放,而且人的性情经过撒但的加工越来越败坏,可以说,人一直活在撒但的败坏性情里,不能真实爱神。那么,人若想爱神,必须脱去自是、自高、狂妄、自大等等一切属于撒但的性情,否则,人的爱都是有掺杂的爱,都是撒但的爱,绝对不能得着神的称…

每日神话 《建立与神的正常关系很重要》 选段408

  要想和神建立正常的关系,必须达到心归向神,在此基础上,你与人也有正常关系了。若你与神没有正常关系,不管你怎么维护与人的关系,你再努力,再用劲,也是属于人的处世哲学,你是以人的观点、人的哲学来维护你在人中间的地位,让人都夸你,而不是根据神话来建立与人的正常关系。若你不注重与人的…

每日神话 《千年国度已来到》 选段220

  神在这班人身上作成的工作到底是什么,你们看见了吗?以往神说过,就是在千年国度也得随着神的发声而向前迈进,在以后仍是神的发声来直接带领人在迦南美地过生活。摩西在旷野神直接指示说话,从天降下粮食,降下水、吗哪供人享受,今天仍是如此,神亲自降下吃喝之物来供人享受,亲自降下咒诅来刑罚…

每日神话 《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选段126

  在肉身中的每步作工都是代表他整个时代的工作的,并不是与人一样是代表某一个时期的,所以他最后一次道成肉身的工作结束并不是指他的工作就全部进行完了,因他在肉身作的工作是代表整个时代的,并不是只代表他在肉身中作工这个期间的,只不过是他整个时代的工作在他在肉身期间都作完了,之后再向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