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篇

人都在注目观望我的一举一动,似乎我要将天压下来一般,人对我的所有作为总是感到莫明其妙,似乎我的作为人无法测透一点,所以,人总是在看着我的眼色行事,深怕“得罪上天”,被打下“凡间”。我不抓人的把柄,以人的不足为我作工的对象,此时此刻,人便甚是高兴,以我为自己的依靠。当我给予人时,人爱我如爱自己的性命,当我向人索取之时,人远离我,这是为什么呢?难道就人间的“公平合理”人也实行不出来吗?为什么我反复这样地向人“索取”呢?真是我一无所有吗?人都把我当作“叫花子”,当我向其索取之时,就把“剩菜、剩饭”端在我前供我“享受”,还说对我是“特殊照顾”,我看着人的丑相、怪态,又一次离人而去,就在这种情况下,人仍不解其意,只是将我拒绝的东西再次收回,等着我的再来。我为人花了不少时间,付了不少代价,不知为什么,在此之时,人的“良心”总是不能发挥其“原有的功能”。因此,我将此“难解的疑云”列在“奥秘之言”中,以供后人“参考”,因为这是人的“辛勤劳动”换来的“科研成果”,我怎能随便删掉呢?这不是“辜负”人的一片好心吗?因为我毕竟还是有“良心”的,我不与人搞“勾心斗角的活动”,这不正是我的作为吗?不正是人所说的“公平合理”吗?我一直在人中间作工到如今,到了今天这般时候,人仍不认识我,仍把我当作陌路人相待,甚至由于我把人都带到了“死路”上,所以人便更加恨我,在此之时,在人心中的爱便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不是我夸口,更不是我贬低人,我能爱人到永远,也能恨人到永远,而且是一成不变的,因我有毅力,但人却并不具备这个毅力,对我总是忽冷忽热,总是在我口说出之时才对我稍加几分注意,当我闭口不提之时,人早就消失在大千世界的浪潮之中了。所以我又总结出一条格言:人缺乏毅力,因此,不能满足我的心。

人都在睡梦中的时候,我却周游列国,将我手中的“死亡之气”洒向人间,所有的人顿时从生机之中走出来,步入了人生的第二个台阶。在人类当中,便再也看不到生物,到处布满死尸,充满生机的活物立时不见踪影,地上散发着死尸的味道,使人透不过气来。我随即遮掩脸面离人而去,因我正在着手下一步工作,使活过来的人都有生存之地,而且使所有的人都生活在理想之地,这正是我为人预备的没有忧伤、没有叹息的美福之地:山谷泉源之水清澈见底,永流不干,人都与神和睦同居,百鸟都在鸣叫,在这风和日丽的美景之中,天地都进入了安息。如今,在这里,所有的人的尸首横躺竖卧,不知不觉之中,我将手中的瘟疫倒下,人的尸首便都腐烂,在人的身上不再有血肉相连,我便远离人而去。我不会再次与人同相聚,不会再次来在人间,因我整个经营的尾声已结束了,我不会再造人类,不会再次理睬人。在人看了我口之言后,便都失望了,因人都不愿死去,谁何尝不是为了“活来”而“死去”呢?当我告诉人我无有让人“活来”的“法术”之时,人便失声痛哭,确实,虽然我是造物的主,但我只有“权力”让人死去,却并无“能力”让人活来,在此我向人赔礼道歉。所以我提早就告诉人“我欠下人一笔不可奉还的债”,但人却都认为我说客套话,今天事实临及,我仍是这样说,我不会违背事实的真相说话。在人的观念当中都认为我口的话中方式太多,所以人总是捧着我给的话却另有所盼,这不是人的不正确的“存心”吗?就在此背景之下我才敢“大胆地”说人并不真心爱我,我不会背着良心委屈事实的真相,因我不会把人带入人的理想境地,最终,在工作完成之时,我将人领入死地。我劝人最好还是不要埋怨我,谁叫人“爱”我呢?谁叫人得福的心太强?若人不愿意得福怎能有此“不幸的遭遇”呢?我因着人对我的“忠心”,看在人跟随我多年的份上,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把“秘室的情报”向人透露一点:趁现在我的工作未进展到那一步,未把人推入火坑之中,我劝人早点离开,否则,留下的都是凶多吉少,到最终也难免一死,我为人“广开致富门”,谁愿意离开就趁早起程,若等到刑罚临到就晚了。这不是什么挖苦之言,而是实情,我向人说的都是良心话,此时不走等待何时呢?人真能相信我的话吗?

对人的命运,我从未多加思索,我只是随从己意,并不受人的辖制,我怎能因人的害怕而缩手不作呢?我在整个经营计划当中,从未对人的所有经历多加安排,只是按照我原有的计划来。以往,人为我“献上”,我对人是不冷不热,如今,人为我“豁出来”,我仍对人不冷不热,我并不因人能为我豁出自己的性命而得意忘形,或是喜出望外,我仍按照我的计划将人都押入刑场,我不管人“招供”的态度如何,人的心就能感化我这冰冷的“凉心”吗?难道我就属人类当中的情感动物吗?我多次提醒人,我并无情感,人只是笑笑,认为我说的都是客套话,我说过“人间的处世哲学我一窍不通”,但人总是不这样认为,说我的说话方式太多。因着人的这一观念的辖制,我不知用什么口气、什么方式来对人说话,所以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我只好是直来直去地以告诉人的口气来说话,有什么办法呢?因为人的说话方式太多,嘴里说着“不凭情感实行公义”,这样的口号喊了多少年,但人却并不能随着话语而做事,只是在讲着空字句,所以我说人并无“话与实并行”的能力。在人的心里,认为这样做是在“效法”我,但我对人的“效法”并不感兴趣,而是感觉厌烦。为什么人总是吃里爬外呢?难道我给人的太少了吗?为什么人总是在我后偷着供奉撒但呢?似乎人在我手下干活,我给人的“月工资”不够人的生活费用,所以人又在业余时间另找工作,以获得“双倍工资”,因人的“花销”太大,似乎人都不会“过日子”,若真是如此的话,我请人退出我的“工厂”。我早就向人说明,在我手下干活的都无“特殊待遇”,我是一律以“公平合理”相待,采取“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不劳不得”的制度,我是打开窗户说亮话,谁若认为我的“厂规”太严,那就马上退出,我给予“路费”,对于这样的人“宽大处理”,我并不强留。在这不计其数的人中间,难道就找不到合我心意的“工人”吗?人不要太小看我!若人仍是悖逆我而愿意到别处“就职”,我并不勉强,而是欢送,无奈!谁叫我的“规章制度”太多呢?

一九九二年五月八日

上一篇: 第三十九篇

下一篇: 第四十一篇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关乎各尽功用

今天在这道流中凡是真实爱神的人都有机会被神成全,不管是年轻的还是年老的,只要存着顺服神的心、敬畏神的心就能被神成全。神按人不同的功用来成全人,只要你尽上所有的力量,顺服神的作工,就能被神成全。你们现在都不完全,有时能尽一方面的功用,有时能尽两方面的功用,只要尽全力为神花费,到最终…

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一

神的权柄(一)上几次交通了关于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的话题,听了交通之后你们是不是觉得对神的性情有所了解有所认识了呢?这些了解与认识有多少呢?在你们心里有没有数?通过上几次的交通你们对神的了解是不是加深了呢?那这些了解能不能说成是你们对神真实的认识呢?你们对神有了这些认识与了…

第二十九篇

在人所作的工作当中,有些是神直接指示而作的,但有一部分神并未明确指示,足见神所作的在今天并未完全显明,就是说,有许多事仍是隐藏而未公开,但有一些事需公开,有一部分事就需让人糊里糊涂,这是神作工的需要。比如就神从天上来在人间这事,神怎么来的,在哪一秒钟来的,或者来时天地万物有无变化…

真正的“人”指什么

经营人本是我的本职工作,让人都被我征服更是我创世早已命定好的,虽然人并不知我在末世要将人彻底征服,也并不知我将撒但打败的证据就是将人类的悖逆者征服,但我早已在我的仇敌与我交战的时候告诉其我要将被撒但掳去的、早已成了其儿女、成为其看家的忠实的仆人征服。征服其原意本是打败,使其蒙羞,…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