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篇

人都在注目观望我的一举一动,似乎我要将天压下来一般,人对我的所有作为总是感到莫明其妙,似乎我的作为人无法测透一点,所以,人总是在看着我的眼色行事,深怕“得罪上天”,被打下“凡间”。我不抓人的把柄,以人的不足为我作工的对象,此时此刻,人便甚是高兴,以我为自己的依靠。当我给予人时,人爱我如爱自己的性命,当我向人索取之时,人远离我,这是为什么呢?难道就人间的“公平合理”人也实行不出来吗?为什么我反复这样地向人“索取”呢?真是我一无所有吗?人都把我当作“叫花子”,当我向其索取之时,就把“剩菜、剩饭”端在我前供我“享受”,还说对我是“特殊照顾”,我看着人的丑相、怪态,又一次离人而去,就在这种情况下,人仍不解其意,只是将我拒绝的东西再次收回,等着我的再来。我为人花了不少时间,付了不少代价,不知为什么,在此之时,人的“良心”总是不能发挥其“原有的功能”。因此,我将此“难解的疑云”列在“奥秘之言”中,以供后人“参考”,因为这是人的“辛勤劳动”换来的“科研成果”,我怎能随便删掉呢?这不是“辜负”人的一片好心吗?因为我毕竟还是有“良心”的,我不与人搞“勾心斗角的活动”,这不正是我的作为吗?不正是人所说的“公平合理”吗?我一直在人中间作工到如今,到了今天这般时候,人仍不认识我,仍把我当作陌路人相待,甚至由于我把人都带到了“死路”上,所以人便更加恨我,在此之时,在人心中的爱便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不是我夸口,更不是我贬低人,我能爱人到永远,也能恨人到永远,而且是一成不变的,因我有毅力,但人却并不具备这个毅力,对我总是忽冷忽热,总是在我口说出之时才对我稍加几分注意,当我闭口不提之时,人早就消失在大千世界的浪潮之中了。所以我又总结出一条格言:人缺乏毅力,因此,不能满足我的心。

人都在睡梦中的时候,我却周游列国,将我手中的“死亡之气”洒向人间,所有的人顿时从生机之中走出来,步入了人生的第二个台阶。在人类当中,便再也看不到生物,到处布满死尸,充满生机的活物立时不见踪影,地上散发着死尸的味道,使人透不过气来。我随即遮掩脸面离人而去,因我正在着手下一步工作,使活过来的人都有生存之地,而且使所有的人都生活在理想之地,这正是我为人预备的没有忧伤、没有叹息的美福之地:山谷泉源之水清澈见底,永流不干,人都与神和睦同居,百鸟都在鸣叫,在这风和日丽的美景之中,天地都进入了安息。如今,在这里,所有的人的尸首横躺竖卧,不知不觉之中,我将手中的瘟疫倒下,人的尸首便都腐烂,在人的身上不再有血肉相连,我便远离人而去。我不会再次与人同相聚,不会再次来在人间,因我整个经营的尾声已结束了,我不会再造人类,不会再次理睬人。在人看了我口之言后,便都失望了,因人都不愿死去,谁何尝不是为了“活来”而“死去”呢?当我告诉人我无有让人“活来”的“法术”之时,人便失声痛哭,确实,虽然我是造物的主,但我只有“权力”让人死去,却并无“能力”让人活来,在此我向人赔礼道歉。所以我提早就告诉人“我欠下人一笔不可奉还的债”,但人却都认为我说客套话,今天事实临及,我仍是这样说,我不会违背事实的真相说话。在人的观念当中都认为我口的话中方式太多,所以人总是捧着我给的话却另有所盼,这不是人的不正确的“存心”吗?就在此背景之下我才敢“大胆地”说人并不真心爱我,我不会背着良心委屈事实的真相,因我不会把人带入人的理想境地,最终,在工作完成之时,我将人领入死地。我劝人最好还是不要埋怨我,谁叫人“爱”我呢?谁叫人得福的心太强?若人不愿意得福怎能有此“不幸的遭遇”呢?我因着人对我的“忠心”,看在人跟随我多年的份上,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把“秘室的情报”向人透露一点:趁现在我的工作未进展到那一步,未把人推入火坑之中,我劝人早点离开,否则,留下的都是凶多吉少,到最终也难免一死,我为人“广开致富门”,谁愿意离开就趁早起程,若等到刑罚临到就晚了。这不是什么挖苦之言,而是实情,我向人说的都是良心话,此时不走等待何时呢?人真能相信我的话吗?

对人的命运,我从未多加思索,我只是随从己意,并不受人的辖制,我怎能因人的害怕而缩手不作呢?我在整个经营计划当中,从未对人的所有经历多加安排,只是按照我原有的计划来。以往,人为我“献上”,我对人是不冷不热,如今,人为我“豁出来”,我仍对人不冷不热,我并不因人能为我豁出自己的性命而得意忘形,或是喜出望外,我仍按照我的计划将人都押入刑场,我不管人“招供”的态度如何,人的心就能感化我这冰冷的“凉心”吗?难道我就属人类当中的情感动物吗?我多次提醒人,我并无情感,人只是笑笑,认为我说的都是客套话,我说过“人间的处世哲学我一窍不通”,但人总是不这样认为,说我的说话方式太多。因着人的这一观念的辖制,我不知用什么口气、什么方式来对人说话,所以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我只好是直来直去地以告诉人的口气来说话,有什么办法呢?因为人的说话方式太多,嘴里说着“不凭情感实行公义”,这样的口号喊了多少年,但人却并不能随着话语而做事,只是在讲着空字句,所以我说人并无“话与实并行”的能力。在人的心里,认为这样做是在“效法”我,但我对人的“效法”并不感兴趣,而是感觉厌烦。为什么人总是吃里爬外呢?难道我给人的太少了吗?为什么人总是在我后偷着供奉撒但呢?似乎人在我手下干活,我给人的“月工资”不够人的生活费用,所以人又在业余时间另找工作,以获得“双倍工资”,因人的“花销”太大,似乎人都不会“过日子”,若真是如此的话,我请人退出我的“工厂”。我早就向人说明,在我手下干活的都无“特殊待遇”,我是一律以“公平合理”相待,采取“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不劳不得”的制度,我是打开窗户说亮话,谁若认为我的“厂规”太严,那就马上退出,我给予“路费”,对于这样的人“宽大处理”,我并不强留。在这不计其数的人中间,难道就找不到合我心意的“工人”吗?人不要太小看我!若人仍是悖逆我而愿意到别处“就职”,我并不勉强,而是欢送,无奈!谁叫我的“规章制度”太多呢?

一九九二年五月八日

上一篇: 第三十九篇

下一篇: 第四十一篇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圣经的说法 三

圣经并不全部是神亲口发声的记录,只是神前两步作工的纪实,其中有一部分是先知预言的记载,有一部分是历代神所使用的人写出来的经历与认识。在人的经历中掺杂人的看法、认识,这是难免的。在这许多书当中,有些属于人的观念、人的偏见、人偏谬的领受法,当然多数的话是出于圣灵开启光照的,属于正确的…

多讲点实际

每个人都有被神成全的可能,所以都应明白怎么事奉神是最合神心意的。多数人都不知道什么叫信神,不明白信神是为什么,就是说,多数人对神的作工、对神经营计划的宗旨都不明白。到现在多数人还认为信神是上天堂灵魂得救,对信神的具体意义还是不明白,对神在经营计划中最重要的工作更是一点不了解。因着…

作工与进入 三

神在人身上托付了很多,对人的进入也谈了无数,但是因着人的素质相当差,神的许多话几乎没有着落。人的素质差有多种原因:人的思想、道德败坏,没有教养;封建迷信严重地占据人的心灵;堕落、腐朽的生活方式给人的内心深处造成了许多弊病;文化知识浅薄,几乎百分之九十八的人缺乏文化知识教育,而且几…

第一百一十二篇

“话与实并行”是我的公义性情的一部分,我必要让每个人从我的这句话中看见我的全部性情,这一点,在人看作不到,但在我却是轻松加愉快,不费一点力气。当我的话语一出口,马上就会有事实让每个人看见,这是我的性情,既说了必要成就,否则我就不说。在人的观念当中,“拯救”这个词是针对所有的人说的…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