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 揭示宗教观念系列

每日神话 选段281

“神”与“人”不能相提并论,他的实质、他的作工都是最令人难测的,也是最令人不解的。神若不亲自作工说话在人中间,人无论如何也不能明白神的心意,这样,即使那些为神奉献一生的人也不能获得神的称许。神不动工,人做得再好也是枉然,因为神的意念总是高于人的意念,神的智慧无人能测透。所以我说,那些把神与神的作工“看透”的人都是无能之辈,都是狂妄无知之人。人不该定规神的作工,更何况人并不能定规神的作工。人在神的眼中简直没有一只蚂蚁那么大,怎么能测透神的作工呢?那些口口声声说“神不这么作工神不那样作工”“神是这样神是那样”的人不都是口出狂言的人吗?我们都应该知道,属肉体的人都是经撒但败坏的人,本性都是抵挡神的,不能与神平起平坐,更不能为神的工作出谋划策。神到底如何带领人这是神自己的工作,人理当顺服,不应有这样那样的看法,因为人只是尘土。我们既然有寻求神的意思,就不应把自己的观念摆在神的作工中让神参考,更不应用自己的败坏性情来有意识地极力抵挡神的作工,这不就是敌基督了吗?这样的人还谈什么信神呢?我们既然相信有神,既然想满足神、想看见神,就应当寻求真理之道,寻求与神相合之道,不应硬着颈项与神对立,这样做有什么好果子吃呢?

如今神作了新的工作,这话你可能接受不了,也可能感觉稀奇,但我还是劝你先不要暴露你的天然,因为只有真正在神面前饥渴慕义的人才能得着真理,只有真正虔诚的人才能得着神的开启与引导。寻求真理不是争争吵吵就能得着结果的,而是心平气和地寻求才能得着结果的。我所说的“如今神又作了新的工作”就是指神又重返肉身这事说的。或许你并不介意这话,或许你很讨厌这话,也或许你对这话很感兴趣,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希望所有真心渴慕神显现的人都能面对这一事实,而且都能慎重地考察这一事实,最好不要轻易下断案,这才是明智之人该做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写在前面的话》

每日神话 选段282

信神该怎样认识神?就是根据神现时的说话、现时的作工来认识,不可偏,不可谬,先认识神的作工,这是认识神的基础。凡对神的话没有纯正领受的各种谬论都属于宗教观念,都是偏谬的领受。宗教人士最善于把以前所领受的神的话拿到今天,来跟今天神的话对号。把以往圣灵所开启的东西持守住来事奉今天的神,这就成了打岔的事奉,也成了老旧的实行,完全变成了宗教仪式。若你认为事奉神的人必须外表谦卑、忍耐……而且把这样的认识拿到现在来实行,那这些认识就是宗教观念,这些实行就成了假冒为善的表现。所说的宗教观念就是指过时的老掉牙的东西(包括对以前神所说的话的领受,圣灵直接开启的亮光),若拿到现在来实行就是打岔神的作工,对人没有什么益处。属于宗教观念的东西若在人里面除不掉,会给人的事奉造成极大的拦阻。有宗教观念的人没法跟上圣灵的作工步伐,一步落后步步落后,因为这些宗教观念都使人变得特别自是,特别狂妄。神对自己以前所说的、所作的尚且不留恋,过时便淘汰,难道你就不能放下观念吗?你持守以往神所说的话,就能证明你认识神的作工吗?你不能接受圣灵现时的亮光,而是持守以往的亮光,能证明你是跟随神脚踪吗?你还不能放下宗教观念吗?那么,你将成为抵挡神的人。

人能放下宗教观念就不用头脑衡量神现在的说话作工了,而是直接顺服,即使神现在的作工明显地和以往的作工是不同的,但你却能够放下以往的观点,而直接顺服今天神的作工。你若能认识到不管以前神怎么作,但是要以现在神的作工为主要,这样,你就是一个放下观念的人,你就是一个顺服神的人,就是能够顺服神的话、顺服神的作工、跟上神脚踪的人,这是真实顺服神的人。你对神的作工不分析、不研究,似乎以往的作工神“忘”了,你也“忘”了,现在是现在,以往是以往,以前神作的神现在既然不要了,那你也就不挂念了,这才是完全顺服神的人,完全放下宗教观念的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认识神现时作工的人才可事奉神》

每日神话 选段283

由于神的作工总有新的进展,这样,有了新的作工随之也就有了过时的、旧的作工。这些旧的作工与新的作工并不矛盾,乃是相辅相成的,是一步一步接续下来的。因为有新的作工,旧的东西当然得淘汰。例如多少年来人的一些实行与人惯例的说法,再加上人多年的经验与教训,在人心中就形成了形形色色的观念。因着神并未将其本来的面目、原有的性情向人全部公开,再加上多少年来那些古往今来的传统学说的流传,更有利于人观念的形成。可以说,人信神的过程中,由于各种观念的熏陶,人对神的种种观念的认识在不断地形成,不断地发展,以至于许许多多事奉神的宗教家成了神的仇敌。所以说,宗教观念越强的人越是抵挡神的人,而且越是神的仇敌。因着神作工总是常新不旧,从不形成规条,而且在不断地发生着不同程度的变化、更新,这样的作工是神自己原有的性情的发表,也就是神原有的作工原则,也是神为了完成他的经营的一种作工的手段,若不这样作工,人不会变化,不能认识神,撒但不会被打败,所以,他的作工在不断地发生着似乎是无规律但又是周期性的变化。而人的信神法也就大不相同了,持守旧的已经熟练了的规条、制度,而且是越旧越合乎人的口味,人这如同石头一样的敲都敲不动的愚笨脑袋怎能容得下神这么多令人不解的新的作工与说话呢?人都讨厌常新不旧的神,只喜欢旧的老掉牙的、走不动的白发苍苍的神。就这样,因着神与人各有“所好”,人便成了神的仇敌,甚至更多的矛盾存到今天,就是神作了几乎六千年新工作的今天,这些矛盾已经不可挽回了。也不知是人顽固不化,也不知是神的行政不容任何人触犯,那些宗教官员、官太太们还是持守着那些旧得发了霉的旧书、旧报,而神似乎是旁若无人地继续作着他还未告终的经营工作。虽有敌我矛盾,甚至不可调解,但神对这样的矛盾根本“心不在焉”,似乎有又似乎没有,而人却还在坚定着自己的“信”“念”,从不放下。但有一点是不言而喻的,尽管人的“立场”坚定,而神的“脚跟”总是挪动,总是随着环境在改变他的“立场”,但人到最终却是不打自败的对象,而神却是所有败将的最大的“仇敌”,也是所有败与不败的人类的“冠军”。谁能与神较量而得胜呢?似乎人的观念来自于神,因为许多观念是随着神的作工而逐步诞生的,但神却并不这样原谅人,更不因着人随着神的作工而“为神”生产出一批一批的神作工的额外的产品而对人赞赏不已。相反,他对人的观念与旧的虔诚的信仰极度地反感,甚至无心去理睬这些观念的诞辰之日。他根本不承认这些观念是因着他的作工而造成的,因为人的观念只是来自于人的传染,发源地是人的思维与人的大脑,不是神,而是撒但。神作工的原意本是新的、活的,并不是旧的、死的,他让人持守的是分时代、分阶段的,并不是到永远的、一成不变的,因他是使人活而新的神,不是让人死而旧的魔鬼,这一点你们还不明白吗?你对神有观念而且放不下,是你的脑袋不开窍,并不是神的作工太没道理,也不是神的作工不近人意,更不是神总是“不务正业”。你的观念放不下,是你的顺服成分太少,而且没有一点受造之物的样式,并不是因为神与你过不去,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与神毫无一点关系,一切的苦楚、祸端是人造成的。神的意念总是好的,他不愿让你产生观念,而是愿意让你随着时代的转移而更新、变化,而你却不识好歹,不是研究就是分析,不是神与你过不去,而是你对神没有敬畏的心,悖逆的心太大。一个小小的受造之物竟敢用神以前给的仅有的一点点微不足道的东西反过来攻击神,这不是人的悖逆吗?可以这样说,人根本没有资格在神的面前发表自己的意见,更没资格随意摆弄自己那一文钱不值的臭的腐烂的文言汇语,更何况那些发了霉的观念呢?不更是没有一点价值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认识神现时作工的人才可事奉神》

每日神话 选段284

神的作工在一直向前发展,虽然作工的宗旨不变,但他作工的方式在不断地发生变化,这样,那些跟随神的人也在不断地变化。神的作工越多人对神的认识就越全面,而且人的性情也随着神的作工在相应地变化着。但因着神的作工总是在变化,那些不认识圣灵作工的人、那些谬妄的不认识真理的人都成了抵挡神的人。神的作工总是不符合人的观念,因他的作工总是常新不旧,他不重复旧的工作,而是作他以前从未作过的工作。因着神不作重复的工作,又因着人总是用以往的神的作工来衡量神今天的作工,所以神的每一步新时代的工作都很难开展,人的难处太多了!人的思想太守旧了!人都不认识神的作工,但人又都定规神的作工。人离开神就失去了生命,失去了真理,失去了神的祝福,但人又都不接受生命,也不接受真理,更不接受神对人类的更大的祝福。人都想得着神但又不容许神的作工有变动,那些不接受神新工作的人都认为神的工作是一成不变的,都认为神的工作总是停滞不前。他们认为只要守住律法就能得着神永远的救恩,只要悔改认罪就能永远满足神的心意,他们认为神只能是律法下的神,神只能是为人钉十字架的神,认为神不应该也不能超越圣经。就他们的“认为”将他们牢牢地钉在了旧的律法之下,钉在了死的规条之中。还有更多的人认为,神无论作哪一步新的工作都得有预言根据,而且在作每一步新工作的同时都得启示所有的“真心跟随他的人”,否则就不是神的作工。本来人就不容易认识神,再加上人谬妄的心与人自高自大的悖逆本性,这样人就更不容易接受神新的作工了。人对神新的作工不细心考察,也不虚心领受,而是采取藐视的态度,等着神的启示,等着神的引导,这些不都是人悖逆、抵挡神的表现吗?这些人怎么能获得神的称许呢?

当时耶稣说耶和华的工作在恩典时代落后了,就像今天我说耶稣的工作落后了一样。如果没有恩典时代只有律法时代,耶稣不能钉十字架,不能救赎整个人类,如果只有律法时代,人类能不能发展到今天?历史是向前推移的,历史不就是神作工的正常规律吗?不是整个宇宙之下经营人的一个写照吗?历史向前发展,神的工作也向前发展,神的心意在不断地变,他不能将一步工作持续六千年,因人都知道神是常新不旧的,他不可能将一项类似钉十字架的工作一直延续下去,一次、二次、三次……地钉十字架,这是谬妄的人的认识法。神不持续一样的工作,他的工作是不断地变化的,他总有新的工作,就如我对你们天天说新话、作新工作一样,这就是我作的工作,关键在于一个“新”字,一个“奇”字。“神是一成不变的,神总归是神”这话一点不假,神的本质不变,神总归是神,他不能变成撒但,但这些并不能证明他的工作就如他的本质一样永恒不变。你说神永恒不变,那神常新不旧又怎么说?神作的工作不断地扩展,不断地变化,神的心意不断地向人显明,向人公开。人在经历神的作工时性情不断地变化,人的认识也不断地变化,这变化从哪儿来的?不是从神的作工不断地变化而得来的吗?人的性情能变化,就不容许我的作工、说话不断地变化吗?难道务必得受人的限制吗?你这不是强词夺理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将神定规在“观念”中的人怎能获得神的“启示”呢?》

每日神话 选段285

当时犹太人都看旧约圣经,他们也知道以赛亚预言过有一个男婴降生在马槽里,为什么他们明知道有这样的预言还逼迫耶稣?这不都是因为他们悖逆的本性与不认识圣灵工作的缘故吗?当初的法利赛人认为耶稣作的与他们所知道的预言里的男婴并不相同,今天的人又因着道成肉身的神不按着圣经作工而弃绝神,他们悖逆神的实质不都是相同的吗?你能做到凡是圣灵工作你就一律接受吗?是圣灵工作那就是“流”对,你就该毫无一点顾虑地接受,不该挑挑拣拣地接受。在神的身上你多长几分见识,多长几个心眼,这不是多此一举吗?你该做到勿须找更多的圣经根据,只要是圣灵工作你就接受,因为你信神是跟随神,你不该来考察神。你不该为我找更多的根据来证明我是你的神,你应会分辨我对你有无益处,这是最关键的。即使在圣经里找出更多的确凿的证据,也不能将你完全带到我的面前,你只是在圣经里活着的人,却不是在我面前活着的人,圣经并不能帮助你认识我,也不能帮助你对我的爱更加深。圣经里虽然预言了要有一男婴降生,但因着人不认识神的作工,所以,谁也看不透那个预言要应验在谁身上,致使那些法利赛人都抵挡耶稣。有些人知道我作的对人都有益处,但他总认为我与耶稣是两码事,格格不入。耶稣当时只说在恩典时代门徒该怎么实行、该怎么聚会、怎样祷告祈求、怎样对待人等等一系列在恩典时代的道,他作的是恩典时代的工作,他只论到当时门徒当怎么实行,当时跟随他的人该怎么实行,他当时只作恩典时代的工作,并不作末世的工作。在律法时代耶和华制定旧约的律法,他怎么不作恩典时代的工作呢?他怎么不提前把恩典时代的工作都说透呢?这不都有益于人的接受吗?他只预言了要有一个男婴降生担当政权,但并没有提前作恩典时代的工作。神作每一个时代的工作都是相当有界限的,他只作本时代的工作,并不提前作下一步的工作,这样才能突出他在每一个时代的代表性的作工。耶稣当时只说了末世有什么预兆,只说当时人该怎么忍耐,怎么得救,该怎么悔改、认罪、背十字架、受苦,并没有说末世的人该怎么进入,怎么追求能满足神的心意,这样,你若在圣经里找神末世的作工不就是谬妄吗?你只捧着圣经能看出什么东西来?无论是解经家、讲道家,谁能预先把今天的工作看透?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将神定规在“观念”中的人怎能获得神的“启示”呢?》

每日神话 选段286

你们想知道法利赛人抵挡耶稣的根源吗?你们想知道法利赛人的实质吗?他们对弥赛亚充满幻想,而且他们只相信弥赛亚会来却不追求生命真理,所以他们到今天还在等待弥赛亚,因为他们并不认识生命的道,也不知道什么是真理的道。你们说,他们这样的愚顽、这样的无知会得到神的赐福吗?他们能见到弥赛亚吗?他们抵挡耶稣是因为他们不认识圣灵作工的方向,是因为他们不认识耶稣口中所说的真理的道,更是因为他们并不了解弥赛亚的缘故,就因为他们并未见过弥赛亚,并未与弥赛亚相处,所以他们都犯了空守弥赛亚的名却不择手段地抵挡弥赛亚的实质的错误。而这些法利赛人的实质则是顽固、狂妄、不服从真理,他们信神的原则是:无论你讲的道有多高,无论你的权柄有多高,只要你不叫弥赛亚那你就不是基督。他们这样的观点是不是很谬妄,是不是太荒唐?我再问你们:你们对耶稣没有丝毫的了解,那么你们是不是极容易重犯当初法利赛人的错误呢?你会分辨什么是真理的道吗?你真会保证你自己不会抵挡基督吗?你会随从圣灵的作工吗?如果你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抵挡基督,那我说你已是在死亡的边缘中生活了。不认识弥赛亚的人都能做出抵挡耶稣、弃绝耶稣、毁谤耶稣的事来,不了解耶稣的人都能做出弃绝耶稣、辱骂耶稣的事来,而且更能将耶稣的再来看成是撒但的迷惑,更多的人将会给重返肉身的耶稣定罪,你们不感觉害怕吗?你们面临的将是亵渎圣灵、撕毁圣灵向众教会的说话、唾弃耶稣口中所发表的言语。你们如此的昏沉又能从耶稣得着什么呢?你们如此执迷不悟怎么能明白耶稣驾着白云重返肉身的工作呢?我告诉你们,那些不领受真理却一味地等待耶稣驾着“白云朵朵”降临的人定规是亵渎圣灵的人,这些人定规是灭亡的种类。你们只想得着从耶稣来的恩典,只想享受天堂的福乐境地,却从来不听从耶稣口中的言语,从来不领受耶稣重返肉身时所发表的真理。你们拿什么来交换耶稣驾着白云重归的事实呢?是你们屡次犯罪却又口头认罪的诚心吗?你们拿什么来献给驾着白云重归的耶稣作祭物呢?是你们高举自己的多年作工的资本吗?你们拿什么来让重归的耶稣信任你们呢?是你们那不顺服任何真理的狂妄的本性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你看见耶稣灵体的时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时候了》

每日神话 选段287

你们的忠心在嘴皮外边,你们的认识在思维观念中间,你们的劳碌是为着天堂的福气,你们的信心又会是如何呢?到如今你们面对这句句真理仍是采取置之不理的态度。你们不知道什么是神,不知道什么是基督,你们不知道如何敬畏耶和华,不知道如何进入圣灵的作工之中,你们不知道如何分辨神自己的作工与人的迷惑,只知道定罪于任何一句神口中所发表的不合你意的真理。你的谦卑在哪里?你的顺服在哪里?你的忠心在哪里?你寻求真理的态度在哪里?你敬畏神的心在哪里?我告诉你们,那些因着神迹而信神的定规是灭亡的种类,那些因着不能领受重返肉身的耶稣所说之话的定规是地狱的子孙,定规是天使长的后裔,定规是永远灭亡的种类。或许有许多人并不在意我所说的话,但我还是要告诉每一位跟随耶稣的所谓的圣徒,当你们的肉眼亲自看见耶稣驾着白云从天而降的时候已是公义的日头公开出现的时候。那时或许你的心情激动万分,但你可曾知道,当你看见耶稣从天而降的时候也正是你下到地狱接受惩罚的时候,那时已是神经营计划宣告结束的时候,是神赏善罚恶的时候。因为神的审判已在人未曾看见神迹只有真理发表的时候结束了。那些接受真理不求神迹而被洁净的人归在了神的宝座前,投入了造物主的怀中,只有那些坚持一个信念“不是驾着白云的耶稣就是假基督”的人将会受到永久的惩罚,因为他们只相信会显神迹的耶稣,却不承认发表严厉审判、释放生命真道的耶稣,这样就只好让耶稣公开驾着白云重归时来解决他们了。他们太固执、太自信、太狂妄了,这样的败类怎么能得着耶稣的赏赐呢?耶稣的再来对于能接受真理的人是一个极大的拯救,对于不能接受真理的人就是被定罪的记号。你们当选择自己的路,不要做亵渎圣灵弃绝真理的事,不要做无知狂妄的人,当做顺服圣灵引导、渴慕寻求真理的人,这样对你们才有益处。我劝你们当小心谨慎地走信神的路,不要随意下断案,更不要随随便便、马马虎虎地信神,你们当知道信神的人最起码具备的是谦和的心与敬畏神的心。那些听了真理以鼻嗤之的人都是愚昧无知的人,那些听了真理却随便下断案或定罪的人都是狂妄之辈。作为每一个信耶稣的人都没有资格咒诅定罪别人,你们都应该做有理智的接受真理的人。或许你听了真理的道、看了生命的言语之后,认为这些话仅仅有万分之一合乎你的意思、合乎圣经,那你就在这万分之一的言语中继续寻求,我还要劝你做谦和的人,不要太自信,不要太自高。在你仅有的一点敬畏神的心之中将获得更大的亮光,你仔细考察反复揣摩,你就会明白这一句句言语到底是不是真理,是不是生命。或许有的人没有看几句话就盲目定罪了,或者说“这无非是一些圣灵开启罢了”,或者说“这是假基督来迷惑人来了”,能说出这样话的人简直是太无知了!你对神的作工、对神的智慧了解得太少了,我劝你还是重新开始吧!你们不要因着末世要有假基督出现而盲目地定罪于神所发表的言语,不要因着怕受迷惑而做亵渎圣灵的人,这样岂不太可惜了吗?若你再三考察之后仍旧认为这些话不是真理、不是道路、不是神的发表,那你就是最终遭受惩罚之人,就是无福之人。这样的真理说得这么透亮、说得这么明白你都接受不了,那你不就是不配蒙神拯救的人吗?不就是没有福气归回到神宝座之前的人吗?好好想想吧!不要草率,不要鲁莽,别把信神的事当作儿戏,应该为自己的归宿、为自己的前途、为自己的生命着想,不要玩弄自己,这些话你都能接受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你看见耶稣灵体的时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时候了》

每日神话 选段288

耶稣当时作工有一部分工作是根据旧约圣经,或者耶和华律法时代的说话、摩西的律法,借着这些作了一部分工。当时他在会堂里讲道、教训人,以旧约先知预言来教训那些以他为敌的法利赛人,以圣经的话来揭示他们的悖逆,以此来定他们的罪。因为他们都厌憎耶稣所作的,尤其是耶稣的许多工作不是按着圣经里的律法去作,而且他的教训又高于他们的言语,甚至高于圣经先知的预言。耶稣作的工作只是为了救赎、钉十字架,所以,他不必说更多的话来征服任何人,他教训人有很多都是引用圣经里的话,他作工作即使不出圣经也能将钉十字架的工作完成,他作的工作不是话语的工作,不是为了征服人类,而是为了救赎人类,他只作人类的赎罪祭,并不作人类话语的源泉。他不是作外邦的工作——将人征服,而是作钉十字架的工作,是在相信有神的人中间作工。即使他作工是在圣经的基础上作,以古先知的预言来定罪法利赛人,这样也足可以完成钉十字架的工作。现在若是还在圣经古先知预言的基础上作工就不能把你们征服,因为旧约根本没记载你们中国人的悖逆与罪孽,没有你们那罪恶的历史,所以,若仍在圣经里徘徊,你们任何时候都不能服气。圣经里记载的有限的以色列人的历史,根本不够定你们是恶是善,不够审判你们。你们说,我按着以色列人的历史来审判你们,你们能像今天一样跟随吗?你们的难办你们自己清楚吗?这步若不说话就不能完成征服的工作,因我不是来钉十字架的,所以,我得在圣经以外来说话,以便征服你们。耶稣作的工作只不过比圣经旧约更高一步,以这来开展一个时代,带领一个时代。为什么他说“我来了不是要废掉律法乃是要成全律法”呢?但在他作的工作中有许多跟旧约以色列人所实行的律法、所守的诫命不一样,因他不是来守律法,而是要成全律法。在成全的过程中包括许多实际的东西,他作得更现实、更实际,而且更活了,不是死守规条。以色列人不是守安息日吗?到耶稣那时他就不守安息日了,因为他说人子就是安息日的主,安息日的主来了,他愿意怎么作就怎么作,他是要成全旧约律法的,也是来改变律法的。今天所作的完全根据现在作,但仍是在律法时代耶和华工作的基础上的,并不是超越这些范围,像人当警戒口舌,不犯淫乱罪,这不也是旧约律法吗?现在对你们的要求就不仅仅限制在十条诫命中了,乃是比以前更高的诫命、更高的律法,并不是把那个废去了,因为每步工作都是在前步工作的基础上作的。当时耶和华在以色列作的,如要求人献祭、孝敬父母、不可拜偶像、不打人、不骂人、不犯奸淫罪、不抽烟、不喝酒、不吃死物、不喝血,到现在你们不也在这些基础上实行吗?在以前的基础上作到现在,虽然以前的律法不提了,对你又有了新的要求,但这些律法并不是废去了,乃是拔高了,说废去了就是时代老旧了,但有一部分诫命你永远也得守着。以往的诫命人已经实行出来了,已经成为人的所是了,就如不抽烟、不喝酒等等,这些就不需要再特别强调了,在这个基础上再根据你们现在的需要、根据你们的身量、根据现在所作的工作再定新的诫命。颁布新时代的诫命,并不是把旧时代的诫命废去,乃是在这基础上拔高了,让人做得更完全了,更实际了。若是现在对你们所要求的仅限于守住诫命、守住旧约律法,让你们做的都是与以色列人一样的,甚至还要求你们背诵耶和华所定的律法,那你们根本就不可能有变化。只守住有限的几条诫命或记住无数条律法,你们的旧性仍是根深蒂固,没法挖出来,那样你们只能是越来越堕落,你们谁也不会顺服下来的。就是说,简单的几条诫命或无数条律法并不能帮助你们认识耶和华的作为,你们与以色列民并不相同,他们守律法、背诫命就能看见耶和华的作为,也能对耶和华忠心无二,而你们根本达不到,就几条旧约时代的诫命不仅不能使你们将心交出来,不仅不能成为你们的保护,反而会将你们放松堕落阴间的。因为我作的是征服的工作,是专对着你们的悖逆与旧性来的,就耶和华与耶稣的善言善语远远比不上今天这严厉的审判之语,没有这严厉之语根本不能将你们这些悖逆了几千年的“专家”征服,旧约律法在你们身上早就失去效力了,今天的审判远远超过那时律法的威力,你们最适应的还是审判,不是一点点律法的约束,因你们不是起初的人类而是败坏了几千年的人类了。现在要求人达到的都是根据今天人的实际情形,今天人的素质、实际身量来要求的,不是让你守规条,都是为了达到让你的旧性能有变化,让你的观念都能放下。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 一》

每日神话 选段289

历史不断向前发展,神的工作也是不断向前发展的,六千年经营计划要结束,必须是不断地向前发展,天天作新的工作,年年作新的工作,开辟新的出路,开辟新纪元,开辟更新的工作、更大的工作,随之,带来新的名,带来新的工作。神的灵时时作着新的工作,从不守旧、不守规条,也从来没有停止过作工,而且是每时每刻。你说圣灵作的工作是永远不变的,那为什么耶和华让祭司在圣殿里事奉他,耶稣来了人也说他是大祭司,也说他是大卫家当中的一个人,也是大祭司、大君王,那他怎么不进入圣殿呢?为什么不献祭呢?进圣殿不进圣殿不都是神自己作的工作吗?如果按照人的想象,耶稣还要来,在末世还要叫耶稣,还驾着白云来,是耶稣的形像降在人中间,那不是作重复的工作了吗?圣灵还能守旧吗?人所认为的都是观念,人所领受的是按照字面的意思领受的,也是按照人的想象领受的,并不符合圣灵作工的原则,也不符合神的意思。神不会那样作,神不会那么愚昧、那么傻,他的作工不像你想得那么简单。若按人所想象的,耶稣驾着白云来了,降在你们中间,你们看见他驾着白云跟你们说他就是耶稣,你们还看见他手上的钉痕,你们认识了他就是耶稣,而且还要再次拯救你们,作你们大有能力的神,把你们拯救,赐给你们新名,给你们一个人一块白石,之后,让你们进入天国,把你们接进天堂里,这样认为不是属于人的观念吗?你说神是按照人的观念作工,还是回击人的观念作工?人的观念不都来源于撒但吗?人不都是经撒但败坏的吗?神如果按照人的观念去作,那神不就成了撒但了吗?他不是与受造之物同类了吗?受造之物现在既已被撒但败坏到这个程度,人都成为撒但的化身了,那你说如果神按照撒但的东西去作,那不跟撒但合伙了吗?人怎么能将神的作工测透呢?所以,他不会按照人的观念去作,不会按照你想象的去作的。有的人说,神要驾着白云来那是神亲自说的。神亲自说的不假,但你知不知道神的奥秘无人能测透?你知不知道神的话无人能解释透?你保证百分之百把握是属于圣灵开启光照你的?难道是圣灵那么直接指示你的?是圣灵指示的还是你观念认为的?他说:“那是神自己说的。”但我们不能用我们的观念、用我们的脑袋来衡量神的话。就以赛亚所说的话,你能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把他的话都解出来?你敢解他的话吗?你既然不敢解以赛亚的话,那你为什么敢解耶稣的话呢?耶稣高还是以赛亚高?既然是耶稣高,那为什么耶稣说的那些话你都能给解出来呢?神能把他的工作提早都告诉你吗?受造之物没有一个能知道的,天上的使者都不知道,人子都不知道,你还能知道吗?人缺少得太多,现在你们关键是认识三步作工。从耶和华到耶稣,从耶稣到这步所作的,三步工作贯穿下来是一部完整的经营,都是一位灵作的工作。从创世以来神一直在作工经营人类,他是初也是终,他是首先的也是末后的,他是开展时代的也是结束时代的。三步作工时代不同,地点不同,的的确确是一位灵作的,凡是将三步工作分割开来的都是抵挡神的。现在你务必得明白从第一步到现在所作的工作是一位神作的,是一位灵作的工作,毫无疑问。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 三》

每日神话 选段290

人既信神就得步步紧跟神的脚踪,应做到“羔羊无论走到哪里我们都跟上去”,这才是真寻求真道的人,才是认识圣灵作工的人。死守字句道理的人都是被圣灵的作工淘汰的人。神在每一个时期都要开展新的工作,在每一个时期都在人中间有新的开端,人若只守住“耶和华是神”或“耶稣是基督”这些仅在一个时代适应的真理,那人永远都不会跟上圣灵的作工,永远不会得到圣灵的作工。无论神怎么作工人都毫不疑惑地跟上去,而且紧追不舍,这样,人又怎么能被圣灵淘汰呢?无论神如何作,只要人看准是圣灵的作工,都一无挂虑地去配合圣灵的作工,去达到神的要求,这样,人又怎么能受到惩罚呢?神的工作一直不停止,他的脚步从来也不停止,他在未完成经营工作以先总是在忙碌着,从不止步。而人就不同了:得着一点点圣灵的作工就作为是永恒不变的;得着一点点认识就不向前“追踪”神更新的作工了;看到一点神的作工就急忙把神定规成一个特定的木头人,认为神永远就是他所看到的这个形像,以往是这样以后也永远是这样;得着一点点浅薄的认识就得意忘形,开始大肆宣扬并不存在的神的性情、神的所是;认准一步圣灵的作工以后,无论什么样的人再宣传神新的作工他都不会接受。这些人都是不能接受圣灵新工作的人,都是太守旧的、不能接受新事物的人,这些人都是信神而又弃绝神的人。人都认为“以色列人只相信耶和华而不相信耶稣”这是错误的,但绝大多数的人又都充当着“只信耶和华却弃绝耶稣”的这个角色,充当着“盼望弥赛亚归来却抵挡称为耶稣的弥赛亚”的这个角色,难怪人都在接受一步圣灵作工之后仍旧活在撒但的权下,仍旧得不到神的祝福,这不都是人的悖逆而造成的吗?在世界各地落后于今天新工作的基督教的人,都抱着侥幸的心理认为神会成全他们各自的心愿,但他们并没有绝对的把握说透神提取他们上三层天的理由,他们也并没有绝对的把握说透耶稣到底是如何驾着白云来接取他们,更没有绝对的把握定准耶稣到底是否真是驾着白云在他们想象的那个日子来到。他们各自都惶恐不安,各自都不知所措,究竟神能否提取他们这些五花八门的各个宗族的一个一个的“一小撮人”,这些连他们自己也不清楚。究竟现在神正在作什么工作,究竟现在是什么时代,神的心意如何,这些他们都不能说清楚,他们只是扳着手指头度日。跟随着羔羊的脚踪到最终的人才能得着最终的祝福,那些未能跟随到路终却认为自己已得着全部的“聪明人”都不能看见神的显现,他们都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他们把继续发展的神的作工无缘无故地中断,而且还似乎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认为神要提取他们这些“对神忠心无二的跟随神持守神话的人”。尽管他们对神所说的话“忠心无二”,但对于他们的言行仍是感觉实在太令人恶心,因他们都是抵挡圣灵作工的人,都是在行诡诈、作恶的人。不能跟随到路终、不能跟上圣灵作工的仅持守旧工作的人,不仅没有做到对神忠心反而成了抵挡神的人,成了被新时代弃绝的人,成了被惩罚的人,这些人不是最可怜的人吗?许多人还认为凡是弃绝旧的律法而接受新的作工的人都是没有良心的人,这些只讲“良心”却不认识圣灵作工的人在最终将自己的前途断送在自己的良心之中。神作工尚且不守规条,尽管是他自己的作工他还不留恋,该否的则否,该淘汰的淘汰,而人却持守住经营工作中的一小部分来与神敌对,这不是人的谬妄吗?不是人的无知吗?越是害怕自己得不着福气而谨小慎微的人越不能得着更多的祝福,得不着最终的福气。那些死守律法的人都对律法忠心无二,他们越是这样对律法忠心越是抵挡神的悖逆者,因为现在是国度时代不是律法时代,现在的工作不能与以往的工作相提并论,以往的工作不能与今天的工作相对比,神的工作变了,人的实行也改变了,不是持守律法也不是背十字架,所以人对律法与十字架的忠心并不能获得神的称许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实行》

每日神话 选段291

今天征服你就是为了让你承认神是你的神,也是他的神,更是所有爱他之人的神,也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他是以色列人的神,也是埃及之人的神,是英国人的神,也是美国人的神。他不仅是亚当、夏娃的神,也是所有的亚当、夏娃的后裔的神,是天上万物的神,也是地上万物的神。不管是以色列家族,还是外邦所有家族,都掌握在一位神的手中。他不仅在以色列作工几千年,而且也曾生在犹太,今天又降在中国这大红龙盘卧之地。他降生在犹太,那他就是犹太人的王,今天降在你们中间不就是你们的神了吗?他带领以色列人,生在犹太,又生在外邦,他所作的工作不都是为了他所造的全人类吗?他是喜欢以色列人百倍,而厌憎外邦之人千倍吗?这不都是你们的观念吗?是你们根本不承认神,并不是神起初就不是你们的神;是你们弃绝神,并不是神不愿作你们的神。受造之物有谁不是在全能者手中掌握呢?今天征服你们,不也是为了让你们承认神就是你们的神吗?你们若还说神就是以色列人的神,还说以色列的大卫家才是神出生的发源地,除了以色列就没有一个邦族能有资格“产生”神的,更没有一个外邦家族可以亲自接受耶和华的作工的,你若还这样认为,你不就成了一个顽固派了吗?你不要一直将眼睛盯在以色列,今天神就在你们中间,你也不要一直将眼睛盯在天上,你别再思念你那天上的神了!神来在你们中间了,他还能在天上吗?你信神的时间不长,你的观念倒不少,以至于你根本不敢想以色列人的神会“大驾光临”在你们中间,你们更不敢想你们如此污秽不堪怎么能看见神的亲自显现呢?你们也从来没想过,神怎么能在外邦中亲自降临呢?他应该降在西乃山,或降在橄榄山向以色列人显现。外邦人(就是以色列以外的人)不都是他厌憎的对象吗?他怎么能亲自作工在他们中间呢?这些都是你们多年来形成的根深蒂固的观念,今天要征服你们就是为了将你们的这些观念给打破。因此,你们便看见了神亲自显现在你们中间,不是在西乃山,也不是在橄榄山,而是在以往他从未带领过的人中间。神在以色列作了两步工作之后,以色列人与所有的外邦人都存上了这样的观念:神造了万物是不假,但他只愿意作以色列人的神,并不愿意作外邦人的神。以色列人这样认为:神只能是我们的神,不是你们外邦人的神,因你们不敬畏耶和华,所以耶和华——我们的神厌憎你们。那些犹太人更是这样认为:主耶稣是我们犹太人的形像,是带有犹太人标记的神,神是在我们中间作工,神的形像与我们的形象相仿,我们的形象与神的形像接近,主耶稣是我们犹太人的王,外邦人没资格接受这么大的救恩,主耶稣是我们犹太之人的赎罪祭。仅仅这两步工作,以色列人与犹太族的人就产生如此多的观念,他们把神霸为己有,不容让神再作外邦人的神,这样,神在外邦人的心中就成了一片空白。因为人都认为,神不愿作外邦人的神,他只喜欢以色列人——他的选民,也喜欢犹太人,尤其是跟随他的门徒。岂不知耶和华与耶稣作的工作都是为了全人类的生存吗?现在,你是否承认神是你们所有生在以色列以外之人的神呢?今天神不就在你们中间吗?难道这是做梦吗?你们不承认这一事实吗?你们不敢相信,也不敢想,不管你们怎么看,神不就在你们中间吗?你们还不敢相信这话吗?从此,被征服的人,愿意跟随神的人,不都是神的选民吗?你们,今天这些跟随的人,不就是以色列以外的选民吗?你们的身份不也与以色列人的身份一样了吗?这一切,不都是你们要认识的吗?征服你们不也是如此的作工目的吗?你们能看见神,那神从起初到以后将永远是你们的神,他不会把你们抛弃的,只要你们都愿意跟随他,做他的忠心顺服的受造之物。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征服工作的内幕 三》

每日神话 选段292

旧观念放下才产生新的认识,而旧的认识不一定就是旧观念。观念是指那些人自己想象的并不合实情的东西,若是旧的认识在旧的时代已过时而且拦阻人进入新的作工中,那这些认识也是观念。如果人能正确对待这些认识,能从几方面来认识神,新旧一结合,那这旧的认识反倒成了人的帮助,成了人进入新时代的根基。在认识神这一功课中需你掌握许多原则,怎么才能进入认识神的途径,认识神需你明白哪些真理,你的观念、你的旧性如何脱去达到顺服新工作的一切安排,在这些原则的基础上再去进入认识神这一功课,那你的认识就会越来越深了。你如果对三步作工,也就是对整个经营计划的工作都认识透了,还能从头到尾将前两步作工都贯穿到现在,看到是一位神作的工作,这就是你最深的根基了。三步作工是一位神作的,这个属于最大的异象,是认识神的唯一途径。三步作工只有神自己能作,无人能代替,也就是说,只有神自己能从开始到现在自己作自己的工作。三步作工虽然是分不同时代、不同地点,尽管所作工作并不相同,但都是一位神作的工,这是人所该认识的异象中的最大的异象,人如果能彻底明白这个那就能站立住了。现在各宗各派的最大难处就是不认识圣灵的作工,也不会分辨到底什么是圣灵作工、什么不是圣灵作工,所以,对于这一步作工到底是不是与前两步作工一样都是耶和华神作的,人更是看不透。多数人虽然跟随,但是对于这道的正确与否人还是看不透,人担心的就是这道到底是不是神自己亲自带领的,道成肉身到底是不是事实,分辨这些事多数人还是没有太多的线索。跟随的人对道定不真,那所讲的道在这些人中间也就只有一部分果效了,并不能达到百分之百的果效,这就影响了人的生命进入。人若能从三步作工中看见神自己所作的这三步工作是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不同的人身上作的,虽然作的工作各不相同但都是一位神作的,既是一位神作的工作,那就定规是正确无误的,即使是不合人的观念,但也不能否认是一位神作的工作,人若真能定准是一位神作的工作,那人的观念就是区区小事不值得一提了。正因为人的异象并不清晰,只知道耶和华是神、耶稣是主,而对今天的道成肉身却是模棱两可,所以很多人还留恋耶和华的作工,留恋耶稣的作工,对今天的工作总是存着重重的观念,多数人总也不踏实,对今天的作工并不是很认真。人对前两步看不见的作工没有一点观念,那是因为人并不了解以前两步作工的实情,是因为人都未亲眼看见的缘故,正因为看不见人就可以随便想象,无论如何想象都没有事实来印证,也没有一个人来矫正,任凭人任着自己的性子放心大胆地想象,因为没有事实的印证,人的想象就都成了“事实”,不管是否成立。所以说,人都是在自己的头脑中信自己想象中的神,并不是追求实际中的神。一个人一种信仰,一百个人就有一百种信仰,人有这样的信仰都是因为人并未看见神实际的作工的缘故,都是因为人只是耳听并不是眼见,人听见传说,听见故事,却很少听见对神作工的事实的认识。这样,信神一年的人是在观念中信仰,同样信神一辈子的也是在观念中信仰,看不见事实的人总也摆脱不了对神观念的信仰。人还都以为自己早已摆脱了旧观念的束缚而进入了新的境地中,岂不知见不到神真实面目的人对神的认识都是观念、都是传言。人都以为自己的观念是正确无误的,都认为自己的观念是从神来的,今天人见到了这些作工就将自己存了多少年的观念都发泄出来了,以往的想象与以往的构思就都成了这一步作工的拦阻,人都难以放下这些观念也难以推翻以前那些构思。跟随到今天的许多人对这一步一步的作工观念越来越重,逐渐地与道成肉身的神也结下了难以解开的仇恨,这仇恨的来源就是人的观念与人的想象。正因为事实并不容让人去任意想象,更不容让人随便推翻,而人的观念与想象又不容让事实的存在,而且人也不考虑事实的正确性与真实性,只是一味地发泄自己的观念,展开自己的想象,这样,人的观念与想象就成了今天的所有不合人观念的作工的仇敌,这只能说成是人观念的错误,并不能说是神作工的错误。人可以随便想象,但不可随意推翻神的一步作工或一点作工,神的作工事实是不容人触犯的。你可以任意想象,甚至可以汇编耶和华、耶稣作工精传,但你不可以推翻耶和华与耶稣的一步又一步的作工事实,这是原则也是行政,你们都应明白这些问题的重要性。人认为这步作工不合人的观念,而前两步作工却并不是这样,在人的想象中认为保证前两步作工不像现在的工作这样,但你想过没有,神的作工原则都是一样的,他的作工总归都是实际的,不管在什么时代作工总是有一大批抵挡、反对他的作工事实的人“涌现”出来。凡是在今天抵挡、反对这步作工的,在以往也定规是抵挡神的人,因为这些人总归都是神的仇敌。那些认识神作工事实的人就会将三步作工看为是一位神作的工作,而且能放下自己的观念,这是对神有认识的人,这样的人才是真实跟随的人。在全部经营就要结束时神将万物都各从其类,人是从造物的主手里造出来的,最终还得把人彻底归在他的权下,这是三步作工的终结。末世这步工作跟前两步在以色列与犹太的工作就是神在整个宇宙的经营计划,谁也不能否认,这是神作工的事实,虽然有许多工作人并未经历也未看见,但事实总归是事实,这是谁也否认不了的,全宇各地凡是相信神的人都会接受这三步作工的。你如果只知道某一步作工,不明白其余的两步作工,不明白以往神的作工,神整个经营计划的全部真相你就说不出来,那你对神的认识就片面,因为你信神并不认识神也不了解神,你不配做神的见证人。不管你现在对这些认识得深还是浅,到最终让你们都得有认识,都得彻底服气,让所有的人都看见神的全部作工,而且都服在神的权下。工作的最终万教都归于一教,受造之物都归在造物主的权下,所有的受造之物都敬拜这一位真神,将所有的邪教都归于乌有,从此不得再出现。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

每日神话 选段293

掌握神的作工宗旨,在人身上达到什么果效,神对人的心意到底是什么,这是每个跟随神的人该达到的。现在所有的人所缺少的就是对神作工的认识,从创世到现在,神在人身上的作为、神的所有作工、神的心意到底是什么,人不领会也不明白,这不仅是整个宗教界更是所有信神之人的缺少。到有一天你真实看到神了,真实领略到神的智慧了,看见神的所有作为了,认识神的所是所有了,他的丰富、智慧、奇妙,以及他在人身上所作的一切工作,你都看见了,这才是信神信到家了。说神包罗万有、丰丰富富,到底是怎么包罗万有?怎么丰富?如果这些你不明白,你不算信神。为什么说宗教界那些人不是信神的乃是作恶的,是魔鬼一类的呢?说他们是作恶的,就是因为他们不明白神的心意,也不能看见神的智慧。神作的工从不向他们显明,他们都是瞎眼的人,他们看不见神的作为,是被神离弃的人,根本没有神的看顾、保守,更谈不上圣灵的作工,没有神作工的人都是作恶的,是抵挡神的。所说的抵挡神是指不认识神的人说的,是指嘴里承认神但却不认识神的人,是指跟随神但却又不顺服神的人,是指享受神的恩典但却不能为神站住见证的人。人不明白神作工的宗旨,不明白神在人身上作的工作,就不能达到合神心意,也不能做到为神站住见证。人之所以抵挡神,一方面是因为人的败坏性情,另一方面是因为人不认识神,不明白神作工的原则与神对人的心意,这两方面综合起来构成了人抵挡神的历史。最初信神的人抵挡神是因为人有抵挡神的本性,信神多年的人抵挡神是因为人不认识神而造成的,另外也附加人的败坏性情。神未道成肉身期间衡量人是否抵挡神是根据人是否遵守天上的神所定的律例,就如律法时代,凡是不守耶和华律法的就是抵挡神的;凡是偷吃耶和华祭物的,凡是抵挡耶和华所看中的人的,都是抵挡神的,都是被石头砸死的对象;凡是不孝敬父母的,凡是打人、骂人的都是不守律法的人,不守耶和华律法的都是抵挡耶和华的人。到了恩典时代就不同了,凡是抵挡耶稣的都是抵挡神的人,凡是不顺服耶稣口中之言的都是抵挡神的人,这时对于“抵挡神”的定义就更准确、更实际了。神不道成肉身时,衡量人是否是抵挡神是根据人对天上看不见的神是否敬拜、是否仰望,那时对于“抵挡神”的定义不是那样实际的,因为人看不见神,也不知道神到底是什么形像,到底如何作工、如何说话,人对神没有一点观念,都是在渺茫之中信神,因着神没向人显现。所以无论人如何在想象之中信神,神都不定人的罪,也不对人有太高的要求,因为人根本看不见神。当神道成肉身来在人中间作工时,人都看见了神,都听见了神的说话,看见了神在肉身的作为,那时人的观念都成了泡沫,但那些看见在肉身中显现的神的人,若存心顺服就不被定罪,若是故意抵挡的就被定为是抵挡神的人,这样的人就是敌基督,是故意抵挡神的仇敌。若对神有观念但仍能甘心顺服的人就不被定罪,神定人的罪是根据人的存心与人做出的事,他不根据人的心思意念来定罪于人,若是根据人的心思意念来定人的罪,那就没有一个人能逃出神忿怒的双手了。那些故意抵挡道成肉身的神的人都因着他们的不服而被惩罚,这些故意抵挡神的人,他们抵挡的根源都是因为对神有观念,因而做出事来搅扰神的工作。这些人都是有意识抵挡、拆毁神工作的人,他们不仅仅是对神有观念,而且做事来搅扰神的工作,所以这样的人被定为罪。那些不故意搅扰神工作的人就不被定为有罪的人了,因他们能存心顺服不做打岔搅扰的事,这样的人就不被定为罪。但当人经历神的作工多年对神仍有观念,仍不能认识道成肉身的神所作的工作,不管经历多少年对神仍是观念重重,仍不能对神有认识,即使不做搅扰的事但心里对神的观念却有很多,即使这些观念不显露出来,但这样的人对神的工作一点帮助没有,不能为神传福音,也不能为神站住见证,这样的人就是饭桶,是白痴,因着其并不认识神而且对神的观念一点不放下,因而被定为罪。可以这样说,人刚信神对神有观念这正常,刚信神不认识神这也正常,但人信神多年经历神的许多作工之后对神仍有观念,这就不正常了,对神不认识这更是不正常,因为不是正常情形,因此被定为罪。这些不正常的人都是废物,是最抵挡神的人,是白享受神恩典的人,这样的人最终都是被淘汰的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不认识神的人都是抵挡神的人》

每日神话 选段294

不明白神作工宗旨的人是抵挡神的人,明白了神作工宗旨但却不去追求满足神的人更是抵挡神的人。那些在大教堂里看圣经的人,整天背诵圣经,但他们没有一个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没有一个人能认识神,更没有一个人能合神心意。他们都是无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处教训“神”的人,他们都是打着神的旗号却故意抵挡神的人,他们都是挂着信神的牌子却吃人肉、喝人血的人。这样的人都是吞吃人灵魂的恶魔,都是故意搅扰人走上正道的魔头,都是拦阻人寻求神的绊脚石。他们虽然都“体魄健壮”,但那些跟随他们的人哪里知道他们就是带领人抵挡神的敌基督呢?哪里知道他们就是专门吞吃人灵魂的活鬼呢?在神面前自以为贵的人都是最卑贱的人,自以为卑的人则是最为贵的人,自以为认识神作工而且能眼望着神而对别人大肆宣传神作工的人都是最无知的人,这样的人都是没有神见证的人,都是狂妄自大的人。自以为认识神太少但的确有实际经历、的确对神有实际认识的人则是最被神所喜爱的人,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有见证的人,这样的人才是真正能被神成全的人。不明白神心意的人是抵挡神的人;明白神心意但却不实行真理的人是抵挡神的人;吃喝神话但却违背神话实质的人是抵挡神的人;对道成肉身的神有观念而且存心悖逆的人是抵挡神的人;论断神的人是抵挡神的人;凡是不能认识神而且不能见证神的人都是抵挡神的人。所以,我劝你们,你们若真有信心走这道那你们就继续跟随,若你们做不到“不抵挡神”那你们就趁早离开,否则实在是凶多吉少,因你们的本性实在是太败坏了。你们的忠心一点没有,顺服一点没有,渴慕公义与真理的心一点没有,对神的爱一点没有。可以说你们在神面前的情形简直是一塌糊涂,该守的守不住,该说的说不了,该实行的实行不出来,该尽的功用又尽不上,该有的忠心没有,该有的良心没有,该有的顺服没有,该有的心志没有,该受的苦没受,该有的信心没有。你们简直是一无是处,你们还有什么脸面活着?我劝你们还不如早点闭目,这样也省得神再为你们操心,再为你们受苦。你们信神不明白神的心意,吃喝神话但又守不住神对人的要求,信神又不认识神,活着又没有奋斗目标,没有一点价值又无一点意义,作为一个人却没有一点良心,没有一点人格,没有一点信誉,你们还叫人吗?信神还欺骗神,还贪神的钱,还吃神的祭物,最后对神仍是不讲一点情面、不讲一点良心,就神一点小小的要求也达不到,你们还叫人吗?吃着神的饭,呼吸着神的氧气,享受着神的恩典,到头来对神没有一点认识,反而成了抵挡神的饭桶,这不是连狗都不如的畜类吗?动物之中还有比你们更恶毒的吗?

那些站在高堂之上教训人的牧师、长老是抵挡神的,他们都是撒但的同盟,而你们这些不站在高堂之上教训人的人不更会抵挡神吗?你们不更是勾结撒但的人吗?不明白神作工宗旨的人不知如何做才能合神心意,明白神作工宗旨的人难道也不知如何做才能合神心意吗?神的作工不会错,而是人的追求有问题,这些故意抵挡神的败类不都是比那些牧师与长老更阴险毒辣的人吗?抵挡神的人有许多,但在这许多人当中又有许多种不同的抵挡神的情形,信神的人五花八门,同样,抵挡神的人也是五花八门、各有不同。对神作工的宗旨没有清楚认识的人没有一个能“得救”的,不管人以前如何抵挡神,但当人明白神作工的宗旨而且能努力去满足神的时候,神就将人以往的罪一笔勾销。只要人能去寻求真理而且能实行真理,那人所做的一切神都不记念,而且因着其能实行真理定人为义,这是神的公义。人未看见神、未经历神的作工时,无论人如何对神,神都不记念,但当人看见神而且经历了神的作工以后,那时人的所作所为就都被神载入“史册”之中了,因为人看见了神,活在了神的作工之中。

当人真看见了神的所有所是,看见了神的至高无上,真正认识了神的作工,而且人的旧性情也变化了,那时人就完全脱去了抵挡神的悖逆性情。可以这样说,每个人都曾抵挡神,每个人都曾悖逆神,但你若能存心顺服道成肉身的神,从今以后以你的忠心来满足神的心,行你当行的真理,尽你当尽的本分,守你该守的规条,那你就是愿意脱去悖逆而满足神的人,你就是能被神成全的人。若你执迷不悟,没有懊悔自己的心,继续你的悖逆行为,丝毫没有一点与神配合满足神的心,你这样顽固不化的人就定规是被惩罚的对象了,你定规不是被成全的对象。这样,今天你是神的仇敌,明天你也是神的仇敌,后天你仍是神的仇敌,你永远是抵挡神的人,是神的仇敌,那神还会放过你这个人吗?人的本性就是抵挡神的,但人不能因着本性难移而故意寻求抵挡神的“秘诀”,若是这样,那你就不如趁早离开,免得以后的刑罚更重,免得你的兽性发作而难以控制,最终被神取缔肉体。你信神是为了得福,到头来反而受祸了,这样多不值得,我劝你们最好另立计划,做什么不比信神好,难道就这一条路不成吗?不寻求真理不也一样生存吗?何必这样与神过不去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不认识神的人都是抵挡神的人》

每日神话 选段295

我在人间作了许多工作,在作工期间我也发表了许多言语,这些言语都是让人蒙拯救的言语,都是使人达到与我相合而发表出来的言语。但我在地上得到的与我相合的人并不多,所以我说人都并不宝爱我的言语,因为人都不是与我相合的。这样,我所作的工就不仅仅是为了让人能敬拜我,更主要的是让人能与我相合。历经败坏的人都活在撒但的网罗中,都活在肉体中,活在私欲中,根本没有一个人能与我相合。那些自称与我相合的人则都是崇拜渺茫的偶像的人,他们虽称我的名为圣,但他们所行的道却与我背道而驰,他们的言语满了狂妄、自信,因为他们本都是与我为敌的,都是与我不相合的。他们天天在圣经里寻找我的踪迹,随便找一段“合适”的话就读起来没完没了,而且当作“经”来背诵,他们不知道怎样与我相合,不知道什么是与我为敌,只是一味地念“经”。他们把根本就没看见过的、根本就看不着的渺茫的神定规在了圣经之中,在闲暇之余就拿起来看看。他们在圣经的范围之内信仰我的存在,他们把“我”与“经”画为等号,没有“经”就没有“我”,没有“我”就没有“经”。他们并不在乎我的存在,并不在乎我的作为,而是非常、特别在乎每一句经文,甚至更多的人认为没有经文的预言我就不该作任何一件我愿意作的事情。他们把经文看得太重要了,可以说他们把字句看得太重要了,以至于他们用圣经的章节来衡量我的每一句说话,用圣经的章节来定我的罪。他们寻求的不是与我相合之道,他们寻求的不是与真理相合之道,而是寻求与圣经的字句能相符合的道,他们认为凡是与圣经不合的一律不是我的作工,这些人不都是法利赛人的孝子贤孙吗?那些犹太的法利赛人以摩西的律法来定耶稣的罪,他们不寻求与当今的耶稣如何相合,而是认真地对待每一句律法,以至于他们最终以耶稣不守旧约律法、以耶稣并不是弥赛亚为罪名而将本来无罪的耶稣钉在了十字架上。他们的本质是什么?不就是他们并不寻求与真理相合之道吗?他们只留心经文的字字句句,却并不在意我的心意与我的作工步骤和作工方式。他们并不是寻求真理的人,而是死守字句的人;他们不是相信神的人,而是相信圣经的人,说得透彻点,他们都是圣经的看家奴。为了维护圣经的利益,为了维护圣经的尊严,为了维护圣经的名望,他们竟然将仁慈的耶稣钉在了十字架上。他们这样做只是为圣经打抱不平,只是为了维护圣经的字字句句在人心中的地位,所以他们宁可断送自己的前途,宁可得不到赎罪祭,也要将与经文的规定不合的耶稣处死。难道他们不都是每一句经文的走狗吗?

如今的人又是怎样呢?为了上天堂、为了得恩典,人都宁愿将已经来到的释放真理的基督赶出人间;为了维护圣经的利益,人都宁愿将真理的到来全部抹煞掉;为了维护圣经的永远存在,人都宁愿将第二次重返肉身的基督再次钉在十字架上。人的心地如此恶毒,人的本性如此与我敌对,又怎能得到我的拯救呢?我在人中间生活人都不知道我的存在,我将我的光照耀在人的身上之时,人仍旧不知道我的存在,当我的烈怒降在人的身上之时人更加否认我的存在。人都寻求与字句相合,与圣经相合,却无一人来到我前寻求与真理相合之道。人都在仰望天上的我,人都特别在乎天上的我的存在,却没有一个人在乎活在肉身中的我,因为活在人中间的我简直太渺小了。那些只寻求与圣经的字句相合的人,那些只寻求与渺茫的神相合的人,在我的眼中看为卑贱,因为他们崇拜的是死的字句,崇拜的是能赐给人万贯家产的神,崇拜的是并不存在的任人摆布的神。这样的人又能从我得着什么呢?人的卑贱简直不堪言语,这些与我为敌的人,这些对我有无限的索取的人,这些并不喜爱真理的人,这些悖逆我的人,怎能与我相合呢?

与我为敌的人就是与我不相合的人,不喜爱真理的人也是与我不相合的人,悖逆我的人更是与我为敌的人、与我不相合的人。我将所有与我不相合的人交在恶者手下,交在恶者的败坏之中,让其任意地显露其恶行,最终将其都交给恶者让其侵吞。我并不在乎敬拜我的人有多少,也就是说,我并不在乎信仰我的人有多少,我只在乎与我相合的人有多少,因为凡是与我不相合的人则都是背叛我的恶者,是我的仇敌,我是不会将我的仇敌“供奉”在我的家中的。那些与我相合的人将永远在我的家中事奉我,那些与我为敌的人将永远在我的惩罚之中。那些只在乎圣经字句却并不在乎真理的人、并不在乎寻求我脚踪的人,都是与我为敌的人,因为他们将我限制在圣经之中,将我定规在圣经之中,他们这样做对我是极大的亵渎,这样的人怎能来到我的面前呢?他们注重的并不是我的作为,并不是我的心意,并不是真理,而是字句,是让人死的字句,这样的人怎能与我相合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当寻求与基督相合之道》

每日神话 选段296

自从有了耶稣道成肉身这一事实之后,人就以为天上不仅有父,而且还有子,甚至还有灵,就是人的传统观念中认为的,在天上有这样一位神,那就是圣父、圣子、圣灵这样一位三而一的神。人都有这样的观念:神是一位神,但就这一位神就包括三部分,那就是所有那些传统观念太严重的人所认为的圣父、圣子、圣灵三部分,只有这三部分合起来才是神的全部,没有了圣父,就不是神的全部,没有了圣子、圣灵也同样不是神的全部。他们的观念都认为,圣父不能单独称为神,或圣子也不能单独称为神,只有圣父、圣子、圣灵合起来才称为神自己。到现在,所有的宗教信徒,以至于包括你们中间的每一个跟随的人也都是这样认为,究竟这认识法对不对,你们谁也说不清,因为你们对神自己的事总是一团迷雾。即使是观念的认识,你们也不知对错,因为你们被宗教观念传染得太严重了,宗教的传统观念你们接受得太深了,你们中毒太深了。所以,对这事你们也是中了流毒的,因为三而一的神根本不存在,也就是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的神根本不存在,这都是人的传统观念,是人错谬的认识法。历时多少世纪,人都是这样相信着一位人的头脑观念中想象出来的,也是人自己制造出来的、人从未见过的三位一体的神。多年来,也有许多解经家解释过“三位一体的神”的“真意”,但就解释的来说,他们那位格不同、三而一的神也是模棱两可,解释不透,对于“神”的“结构”人都感到莫明其妙。没有一个大人物能解释透,多数都是在道理上通得过,在文字上通得过,但就其内涵之意没有一个人能理解得完全透亮,因为这样一位人心目中的“伟大的三一神”根本不存在。因为人没见过“神的本来面目”,也从未有一个人能有幸上神的居所去游览一番,以便调查一下神的躺卧之处到底都有何物件,调查一下“神的家中”到底有多少万或多少亿代,再调查一下神的原有结构到底有几部分。最主要调查的那就是:圣父多大年纪,圣子又有多大年纪,圣灵到底多大年纪;他们各自的长相如何;他们究竟是如何分开,又如何合而为一的。只可惜这么多年来没有一个人能将这些事都调查出来,人都是“猜”,因为没有一个人曾上天上去游览一番,之后向全人类作一个“调查报告”,以便把事实的真相通报给所有关心三一神的热心虔诚的宗教信徒。当然,人有这观念也不都怪人,谁叫圣父耶和华自己创造人类时不把圣子耶稣随身带着?若他们当初都叫耶和华就好了,怪就怪耶和华神一时失误,创世时没把圣子、圣灵叫到跟前,而是自己独自作工。若他们同时作工不就成为一了吗?如果从始到终只有耶和华的名,没有恩典时代耶稣的名,或者恩典时代仍叫耶和华,那这样,神不就不遭受这被人类分割之苦了吗?当然,这一切也不能都怨耶和华,怪就怪那圣灵,几千年一直这样作工,又叫耶和华,又叫耶稣,还叫什么圣灵,搞得人晕头转向,不知到底谁是神。若圣灵自己作工也没形也没像,更没有类似耶稣这样的名,人也摸不着更看不着,只听见打雷的声音,这样作工不是更有利于人类吗?现在该怎么办呢?人的观念都堆成了山,又汇成了海,以至于让今天的神无法忍受,简直不知该怎么办!以往对耶和华、耶稣和他们中间的圣灵他们三位,人就不知该怎么“处理”了,今天又加了一位“全能者”,还说他也是“神的一部分”,谁知道他又是三位一体的神的哪一个位格中夹杂、隐藏了也不知多少年的哪一位呢?这叫人怎么能承受得了呢?三而一的神就够人解释一生了,今天又来了一位“四而一的神”,这又怎么解释呢?你能解释得了吗?弟兄姊妹们!这样的神你们是怎么信到今天的呢?我真佩服你们,就三而一的神就够你们承受了,今天的四而一的神你们还信得如此稳当?叫你们出去你们还不出去,真是不可思议!你们真不简单!居然一个人就能信“四位神”,而且还满不在乎,你们不觉得这是神迹吗?真看不出你们还会显这么大的神迹奇事!其实,我告诉你们,“三而一的神”在全宇上下根本不存在,神没有父,也没有子,更没有父、子共同使用的工具——圣灵这一学说,这都是根本不存在的世上最大的谬理!但这谬理也有“来源”,并不是没有根据的,因为你们人的脑袋也并不简单,你们的构思也不无道理,而是相当恰当、巧妙,甚至让任何一个撒但都攻不破,只可惜都是根本不存在的谬理!你们根本没看见事实的真面目,你们只是在推理、在想象,而后编成一整套故事来骗取人的信任,来垄断那些最傻的没头脑、没理智的人,让他们相信你们的伟大、著名的“专家学说”,这是真理吗?这是人该领受的生命之道吗?都是胡说!没有一句恰当的言语!多少年来,“神”就被你们这样分割着,甚至你们一代一代越分越细,以至于公开把一位神分成三位神。到现在,人根本没法再重新把神合在一起,因为你们把神分得太细了!若不是我及早地作这工作,说不定你们要猖狂到何时呢!这样分下去,神还能是你们的神吗?你们还会认识神吗?你们还会认祖归宗吗?若是我再晚来一步,说不定你们还会把耶稣与耶和华这“父子俩”都撵回到以色列,而你们会把你们自己称为是神的一部分呢!幸亏现在是末世了,好不容易等到今天,我自己来亲自作这一步工作,才将你们分割“神自己”的工作给制止住,若不是这样,你们会越分越严重的,甚至把你们中间所有的撒但都供奉在你们的桌上,这都是你们的手段,是分割“神”的手段!现在你们还分吗?我问你们:神到底有几位?哪位神来拯救你们?你们整天祷告的是大神、二神还是三神?你们整天信的到底是哪一位神?是父还是子?还是灵?你说你到底信的是谁?还口口声声说信神,其实你们信的都是你们的“脑袋”!你们心中根本无神,而你们的脑子里却有许许多多的“三一神”!你们说不是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三位一体的神存在吗?》

每日神话 选段297

按照三位一体的说法来衡量三步工作,三位神作的工作不一样,那他们就是三位神了,如果谁说三位一体的神确实存在,那你就解释到底什么是三位一体?什么是圣父?什么是圣子?什么是圣灵?圣父就是耶和华吗?圣子就是耶稣吗?圣灵又是什么呢?父不是灵吗?子的实质不也是灵吗?耶稣作的工作不就是圣灵作的吗?当时耶和华作的工作不也是与耶稣一样的一位灵作的吗?神能有几位灵呢?若按你的说法,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那就是三位灵了,三位灵就是三位神,那就不是独一真神了,这样的神还能是神原有的实质吗?你承认神只有一位,他怎么还会有子,还会有作父的呢?这不都是你的观念吗?神只有一位,神的位格也只有一个,神的灵只有一位,正如圣经记载的“圣灵只有一位,神只有一位”一样。不管你说的圣父、圣子他们是否存在,总之,神只有一位,而且你们认为的圣父、圣子、圣灵的实质也都是圣灵的实质。那就是说,神就是一位灵,但他也能道成肉身,活在众人之间,也能超乎万有之上,他的灵是包罗万有的灵,也是无所不在的灵,他能在肉身,同时也能在全宇之上下。既然人都说神是独一真神,那就只是一位神,谁也不能随便乱分!神只是一位灵,只有一个位格,那就是神的灵。按你所谈的圣父、圣子、圣灵,那不是三位神吗?圣灵是一码事,圣子又是一码事,圣父又是一码事,他们的位格各不相同,而且实质不相同,这怎么会是一位神的各部分呢?圣灵是灵,这个人都好明白,这样,圣父更是灵了,他没下过凡间,也没道成过肉身,就是人心目中的耶和华神,他必然也是灵了,那他这个灵与圣灵有什么关系?是父与子的关系吗?或是父的灵与圣灵的关系吗?他们两位灵的实质相同吗?或是父使用圣灵当工具吗?这怎么解释呢?圣子与圣灵又是什么关系?是灵与灵的关系还是人与灵的关系?这都是没法解释的事!若他们是一位灵那就没有三个位格之说,因为他们拥有的是一位灵,若他们的位格不同,那他们的灵就有强有弱,根本不可能是一位灵。圣父、圣子、圣灵,这个说法最谬!这么一说就把神给分开了,被切成三瓣的神都各有各的地位,各有各的灵,还能是一位灵,还能是一位神吗?你说创造天地万物是圣父造的,还是圣子造的,还是圣灵造的?有人说是他们共同造的。那救赎人类是圣灵救赎的,是圣子救赎的,还是圣父救赎的?有人说是圣子救赎的人类。那圣子的实质又是谁?不是神的灵道成的肉身吗?肉身称天上的神为父是站在一个受造的人的角度上说的,你不知道耶稣是圣灵感孕吗?他里面是圣灵,不管你怎么说,他仍是与天上的神是一位,因为他是神的灵道成的肉身。根本没什么圣子的说法,都是一位灵作的工作,都是神自己作的工作,也就是神的灵作的工作。神的灵是谁?不就是圣灵吗?在耶稣身上作工的不是圣灵吗?若不是圣灵(也就是神的灵)作工,那他所作的工作能代表神自己吗?耶稣当时祷告时称天上的神为父,只是站在一个受造的人的角度上称呼的,只因为神的灵穿上了一个普通正常的肉身,有了一个受造之物的外壳,尽管他的里面是神的灵,但他的外表仍是一个正常的人,也就是成了所有人所说的包括耶稣自己说的“人子”。既说人子,就是出生在一个普通正常人家中的人(或男或女,总之都是人的外壳)。所以,耶稣称父就如你们起初称天上的神为父是一样的,是站在一个受造的人的角度上称呼的。你们还记得耶稣教你们背的主祷文吗?“我们在天上的父,……”他让所有的人都这样称呼天上的神为父,既然他也称天上的神为父,那他就是站在一个与你们平等地位的角度上来称呼天上的神的。你们既这样称呼天上的神为父,那耶稣就把自己看为与你们平等地位的、神在地所拣选的一个人(即神的儿子),你们若称神为父,不也是因为你们是受造之物吗?不管耶稣在地的权柄有多大,但在他未钉十字架以先,他仍是一个受圣灵(即神)支配的人子,是属于地上受造之物中的一个,因为他未完成工作,所以,他称天上的神为父,这只是他的卑微与顺服。但他这样称呼神(即天上的灵)并不能证明他就是天上的神的灵的儿子,只是站的角度不同,并不是位格不同,根本没有位格这样的谬理!耶稣未钉十字架以先是一个受肉身限制的人子,并没有灵的全部权柄,所以他只能站在受造之物的角度上来寻求父神的心意,正如他在客西马尼园的三次祷告,“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在未上十字架以先,他只是犹太人的王,是人子,是基督,并不是荣耀的身体,所以,他得站在受造之物的角度上来称神为父。这样,你就不能说凡是称神为父的就是圣子,若是那样说的话,自从耶稣教你们主祷文之后,你们不就都成了“圣子”了吗?若你们还不服气,那你们说,你们称呼的“父”指谁?若指耶稣,那耶稣的“父”又是你们的什么呢?耶稣走了之后,就再也没有了父与子的说法了,这说法只适应耶稣道成肉身的几年,其余就是你们称神为父时造物的主与受造之物的关系了。无论何时不能有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的说法,这是千古罕见的谬理,不存在!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三位一体的神存在吗?》

每日神话 选段298

多数人还会联想到《创世记》里神说的“……照着我们的形像,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既然神说了是照着“我们”的形像造了人类,“我们”那就是两个以上,既说是“我们”那就不只是一位神,这样人就想到了抽象的“位格”的不同,从这话中产生了圣父、圣子、圣灵。那圣父什么样?圣子什么样?圣灵又是什么样?难道是照着三个形像而后又合起来的形像造了今天的人类吗?那人的形象到底像圣父,还是圣子,还是圣灵呢?到底像神的哪一个位格呢?人这样的说法根本就不对,说不通!只能是把一位神分成好几位。当时摩西写《创世记》,是创世有了人类以后才写的,一开始创世的时候根本没有摩西这个人,摩西写圣经时也很晚了,他能知道天上的神是怎么说的吗?神创世到底如何作的,他根本就不知道。在圣经旧约里没有什么圣父、圣子、圣灵之说,只是耶和华独一真神作工在以色列。因着时代不同而称为不同的名,但这并不能证明一个名就是一个位格,这样神不就有无数个位格了吗?旧约所记载的就是耶和华的作工,是神自己在律法时代的一步开始的作工,是说有就有命立就立的神的作工。耶和华在什么时候也没说他是圣父来作工,也没预言要有圣子来救赎人类,到耶稣那时只说神道成肉身来了救赎全人类,并没说是圣子来了。因着时代的不同,神自己要作的工作不同,也就需要在不同的境界里作工,这样,所代表的身份也就不一样了。人认为耶和华是耶稣的父亲,耶稣却不承认,他说:“我们原本没有父子之分,我与天上的父原为一,父在我里面,我在父里面,人看见了子就是看见了在天上的父。”说来说去,不管是父是子都是一位灵,没有位格的划分。人一说就复杂化了,又是位格的不同,又是父、子、灵的关系,人一说位格不就把神给物质化了吗?还分老大老二老三,这都是人的想象,没有一点参考价值,不是现实!你若问他神有几位,他就说神是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的独一真神。你再问他圣父是谁,他说圣父是天上那位神的灵,是掌管一切的,是天上的总管。“那耶和华是不是灵?”他说:是!你再问圣子是谁,他就会说圣子当然是耶稣。“耶稣是怎么回事?他是从哪儿来的?”他说耶稣是马利亚生的,是圣灵感孕。那他的实质不也是灵吗?他作的工作不也是代表圣灵吗?耶和华是灵,耶稣的实质也是灵,到末世这步更不用说还是灵,他们还有什么位格不同?不就是神的灵站在不同的角度上作灵的工作吗?这样,就没有位格的划分了。耶稣那时是圣灵感孕,无疑耶稣的工作也就是圣灵的工作。第一步耶和华作的工作,他没道成肉身,也没向人显现,人没看见他长得什么样,不管他多高多大,但他是灵,是起初造人的神自己,就是神的灵。他在云里向人说话,只是一位灵,谁也没看见他长得什么样,只有在恩典时代神的灵来在了肉身中,道成肉身在犹太,人才第一次看见他道成肉身的形像是犹太人的形像,看不出有耶和华的味道。但他是圣灵感孕,也就是耶和华的灵亲自感孕,降生的耶稣仍是神灵的化身。当初人看见的是圣灵仿佛鸽子一样降在了耶稣的身上,不是耶稣自己专用的灵,而是圣灵,那耶稣的灵还能与圣灵分开吗?若耶稣是耶稣、是圣子,圣灵是圣灵,那怎么能是一呢?这样工作就没法作了。耶稣里面的灵、天上的灵与耶和华的灵都是一,叫圣灵,也叫神的灵,也叫七倍加强的灵,也是包罗万有的灵。就神的灵能作许许多多的工作,他能创世,能用洪水灭世,也能救赎全人类,更能征服全人类、毁灭全人类,这工作都是神自己作的工作,不是任何一个位格的神可以代替的。他的灵能叫耶和华、叫耶稣,也能叫全能者,是主、是基督,也能成为人子,他在天也在地,在众宇之上,也在万人之中,是天上、地上唯一的掌管者!从创世到如今,这工作就是神的灵自己作的,无论在天上的工作,还是肉身中的工作,都是他原有的灵作的,无论天上、地上的受造之物都在他全能的手中掌握,都是神自己的工作,谁也代替不了。在天上是灵,他也是神自己,在人中间他是肉身,仍是神自己,尽管他的名有千千万,但总归是他自己,都是他灵的直接发表。上十字架救赎全人类是他灵的直接作工,末世晓谕各国各方,也是他灵的直接作工,无论何时,神只能称为全能的独一真神,包罗万有的神自己,根本不存在位格,更不存在圣父、圣子、圣灵的说法。天上、地上只有一位神!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三位一体的神存在吗?》

每日神话 选段299

神的经营计划一共六千年,按着工作的不同,可以分为三个时代:第一个时代是旧约律法时代;第二个时代是恩典时代;第三个时代就属于末了的时代,即国度时代。每个时代所代表的身份都不一样,这只是因为工作的不同,即因着工作的需要。第一步律法时代的工作是在以色列作,第二步完成救赎的工作是在犹太,为了作救赎工作,所以耶稣是圣灵感孕,是独生子,这都是因着工作的需要而定的。末世神要扩展外邦的工作,他要作征服外邦之人的工作,让他的名在外邦之人中被尊为大,他是要引导人明白、进入一切的真理。工作都是一位灵作的,虽然所站的角度不一样,但工作的性质、原则都是一样的,你看见他们所作工作的原则、工作的性质就知道所有的工作都是一位灵作的。有些人还会说:圣父是圣父,圣子是圣子,圣灵是圣灵,最终他们能合而为一。那你怎么给他们合一?圣父与圣灵该怎么合一?若原来是两个,无论怎么合还不是两部分吗?一说合,不就是不相同的两部分凑在一起成为一个整体吗?但他们未成为整体之先不就是两部分吗?灵一位是一位的实质,不能把两位灵合成一位,灵不是物质的东西,与物质世界中的东西不一样。在人看,圣父是一位灵,圣子是一位灵,圣灵又是一位灵,然后三位灵就像三杯水一样合成一个整体,这样不就合而为一了吗?这纯属错谬的解释法!这不是把神给分开了吗?圣父、圣子、圣灵怎么能合一呢?他们不是不同性质的三部分吗?还有人说,神不是明说耶稣是他的爱子吗?耶稣是神的爱子,是神所喜悦的,这当然是神自己说的,那是神自己作自己的见证,只不过是站在另一个角度上来见证他自己,是在天上站在灵的角度上来见证他所道成的肉身。耶稣是他道成的肉身,并不是他在天上的儿子,你懂吗?耶稣说的“我在父里面,父在我里面”不就指原是一位灵吗?不就是因着道成肉身分割天之上下吗?其实还是一,不管怎么样,就是神自己作自己的见证。因着时代不同,因着工作需要,因着经营计划的步骤不一样,所以说人对他的称呼也不一样。第一步来作工只能称耶和华,是以色列人的牧者,第二步只能称道成肉身的神是主、是基督。但当时天上的灵只说是神的爱子,并没说是神的独生子,这说法根本没有,神怎么能有独生子呢?这样神不就成了人了吗?因着是道成肉身,所以他称为神的爱子,这样,就有了父与子的关系,只是因为天地之别的缘故。耶稣祷告是站在肉身的角度上祷告的,他既然穿上肉身这样一个正常人性,站在肉身的角度上来说“我的外壳是一个受造之物,我既穿上肉身来在地上,就跟天相隔很远很远”,所以,他只能站在肉身的角度上来祷告父神,这是他的本分,是神的灵道成肉身所该具备的。他以肉身的角度来祷告父,并不能说他不是神,虽然说他是神的爱子,但他仍是神的自己,因他只不过是灵道成的肉身,实质还是灵。在人看,既然是神自己怎么还祷告呢?只因为他是道成肉身的神,是活在肉身中的神,并不是在天上的灵。在人看,圣父、圣子、圣灵都是神,他们三个合到一起才称为独一真神,这样能力就特别大。还有的人说,这样才是七倍加强的灵,圣子来了祷告,他就是祷告那灵。实际上他是站在受造之物的角度上来祷告,因为肉身不完全,来在肉身中就不是完全的,有许多软弱,在肉身中作工受很大搅扰,所以说他钉十字架以前祷告父神三次,在祷告三次以前还作过多次祷告,在门徒中间祷告,自己上山祷告,在渔船上也祷告,在很多人中间他还祷告,在掰饼的时候他祷告,在给人祝福的时候他也祷告。他为什么这么作呢?他祷告的是灵,是站在肉身的角度上祷告灵,祷告天上的神,所以在人来看,那步工作中耶稣成了圣子。在这一步不祷告了,为什么呢?因为他带来的就是话语的工作,他带来的是话语的刑罚审判,他不用祷告,他的职分就是说话,他也不钉十字架,也不被人交在执政掌权的手里,他直接作工就可以了。耶稣那时祷告,是祷告父神让天国降临、愿父的旨意成就,是为以后的工作祷告,这步天国已经降临了,他还用祷告吗?他作的是结束时代的工作,再没有新的时代,还用为下一步祷告吗?恐怕没必要了吧!

在人的说法中有许多矛盾的地方,当然这都是人的观念,若不追究你们都认为是对的,岂不知类似三位一体的神这说法不都是人的观念吗?人没有完全认识透的,都有掺杂,人的意思太多了,这说明受造之物根本解释不了神作的工作,人的头脑太多了,都是出于逻辑、出于思维,与真理相抵触。按着你的逻辑能把神的工作分析透吗?能把耶和华所作的工作尽都看透吗?是你人一眼能望穿呢,还是神自己能从永远望到永远?是你从亘古的永远望到以后的永远,还是神从亘古的永远望到以后的永远?你怎么解释?你有什么资格解释神呢?你根据什么解释的?你是神吗?天地万物是神自己创造的,你没创造你乱解释什么?现在你还信三而一的神吗?这样,你不觉得太累了吗?但愿你最好还是信一位神,不要信三位神,还是轻省点好,因为主的担子是轻省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三位一体的神存在吗?》

上一篇: 七 圣经奥秘系列

下一篇: 九 揭示人类败坏系列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s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第十八篇

在闪电之中,各种动物显出了原形,在我光的照耀之下,人也都恢复了原有的圣洁。败坏的旧世界啊!终于倾倒在污水之中,被水淹没,化为水中的淤泥!我所造的全人类啊!终于在光中重新得以复苏,得到生存之本,不再在淤泥之中挣扎!我手中的万物啊!怎能不因我话而得以更新呢?怎能不在光中发挥功能呢?地…

当放下地位之福,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

在人来看,是摩押的后代就不可能被作成,就没资格被作成,若说是大卫的子孙,就一定有希望,一定能被作成,只要说是摩押的后代,那就不能被作成了。到如今你们也不知道在你们中间作工的意义,到现在这个地步,你们仍是把自己的前途挂在心上,不舍得放下,没有人去关心为什么今天就偏偏选中了你们这班最…

第四十篇

人都在注目观望我的一举一动,似乎我要将天压下来一般,人对我的所有作为总是感到莫明其妙,似乎我的作为人无法测透一点,所以,人总是在看着我的眼色行事,深怕“得罪上天”,被打下“凡间”。我不抓人的把柄,以人的不足为我作工的对象,此时此刻,人便甚是高兴,以我为自己的依靠。当我给予人时,人…

第二十一篇

人都在我的光中倒下,又因着我的拯救而站立,在我向全宇施行拯救之时,人都想方设法投入我的恢复之流中,但多少人被这道恢复急流冲走不见踪影,多少人被急流之水淹没、沉沦,又有多少人在流中站立,不曾失迷方向,因而顺着急流流到今天。我与人同步前进,但人仍不曾认识我,只知我外表的穿着打扮,却不…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