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各类书籍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安徽省基督教天主教各宗各派抵挡全能神受惩罚的典型事例

安徽省基督教天主教各宗各派抵挡全能神受惩罚的典型事例

(仅选161例)

297 怀远县马城镇孝仪乡王××,女,70岁,一次得救派信徒,全家信。以下是她本人的自述:

1999年4月初,有人将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我,我大儿媳(一次得救派的教会小带领)得知后便拼命地拦阻,将我拉回原宗派。1999年4月下旬,又有人给我大儿媳传神末世作工,她拒绝接受,还说:“我下地狱也不跟你们信……”并随后亵渎神,还咒骂传福音的人。1999年夏,我大儿媳在地里栽芋头时突然舌头长伸,口吐白沫昏死过去,后经医治好转。我大儿也未醒悟,还在外散布谣言说:“这是邪教……”就在2000年9月14日,我儿发烧,舌头也伸可长,去医院检查只说是感冒,在同年9月24日痛苦地死亡,死时鼻、嘴约流两小时的血脓,我儿死时年仅47岁。我深感懊悔,醒悟过来,要求神家重新接纳我,可大儿媳还死缠不放,但神又一次给了我机会,使我重新回到神家。2001年7月,我大儿媳整夜睡不着觉,便三番五次地吃安眠药,每吃一次都昏睡两至三天,8月8日醒来时跑到水塘里寻死,被人拉起。8月9日,她又趁人不注意用菜刀割自己的脖颈,缝了8针,后来她又痛苦地从家里往井边爬想寻死,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丑态百出。2001年8月15日,我大儿媳终于痛苦地死亡。(自1999年夏以来,我儿媳曾昏死20多次,死时49岁。)神的性情真是不容触犯!

298 南陵县弋江镇周××,女,61岁,因信称义派钱财保管员。1997年上半年,有人传全能神末世福音给她,她不接受,同年10月又传给她,她说:“我们信的不是一位灵,你们信错了。”并陪着带领连夜封锁了好几处教会。1998年1月,周××大腿上就开始长硬块,有杯口那么大,紧接着屁股上也长一个有杯口那么大的包,腰上长一个有5斤多重的西瓜那么大的包,致使她只能弯腰走路,3个包都长在右边,到医院去了8次,医生都不敢动手术,都说从没见过这么大的包。1999年2月,她腰上的包破了,血和脓流了一痰盂,6月份才痊愈。2000年12月,福音再次传给她时,她接受了,认识到自己以往是抵挡全能神所遭的报应,并懊悔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

299 阜阳市老庙镇王××,男,60岁,原是真耶稣教的信徒。1999年8月,他全家人都接受了全能神。他跟了一个多月,因对神话怀疑信不来就退去了,并对妻子说:“神话不应验,把你的腿打断!”又说些亵渎神的话。后来,王××还骂家人和弟兄姊妹,并要报告公安局。2001年8月,王××得了肺癌,但他仍不悔改。一天,王××和世人胡说八道讲信全能神之事,不一会儿他栽昏过去,舌头咬烂了,痊愈后一个多月他又骂家人和弟兄姊妹,正骂着突然又栽昏过去,醒来后再也不敢乱说了。之后他病情加重,死也死不了,活也活不成,临死前喊着说:“全能神你真公义,天上地下只有你是真神,我抵挡你1天,你惩罚我3天也应该,我痛苦极了,快结束我的命吧!”2002年1月20日,王××悲惨地离开了人间。

300 临泉县张××,男,37岁,属灵派带领。1999年,有人给他见证神末世作工后他就抵挡定罪,还封锁教会。不久,张××坐别人开的农用三轮车时摔下来,一条腿被摔断,后来他自己承认是自己作恶应有的报应。此人醒悟甚早,拣回一条命。

(仅选161例)

301 颍上县李××,男,58岁,三自教堂的长老。1999年3月,他听过神末世作工的见证不接受,还要撕书,又到处封锁教堂,并扬言要告传福音的人,又说很多亵渎神名的话,并且到处搅扰接受全能神的人。1999年11月13日,李××的儿子与儿媳妇在外地打工,因煤气中毒,儿子死了,儿媳花了3万元钱还没治好,成了废人,吃饭还得人喂。他亲口承认说:“这是神对我的惩罚,审判先从神家起首。”不愧是长老,家里死了一口人就知道是惩罚了。李××现在再也不敢抵挡了。

302 颍上县江口镇脱世俗派信徒顾××,男,53岁。1998年12月,听了神末世作工的见证后,因对神的性别有观念,他心里抵触不接受,说:“神不会再道成肉身,这是假的,是异端。”又说了一些亵渎神肉身的话。后来他女婿因他的搅扰也不信了。2000年10月,顾××得了肝癌,受尽病魔的折磨。2000年12月8日,这个信耶稣20多年的基督徒,因着抵挡重返肉身的基督遭惩罚,口吐鲜血,命丧黄泉。临死前弟兄去看他,他两眼含着悔恨的泪水说:“我遭神咒诅,罪有应得!”可惜后悔已晚!

303 阜南县焦陂镇召会信徒张××,女,48岁。1997年11月,她听过圣灵末世作工的见证后回家就否认,说是真的她也不信。1999年7月,一个姊妹到该派另一处教会传全能神作工时,她闻讯赶到,极力拦阻别人听道,并对姊妹说:“你走吧,别把异端带进我们教会……”2000年4月,张××又见到这个姊妹说:“你走错了,回来吧……”企图把这个姊妹也拉回去。2000年11月,患有舌病的张××病情突然加重,舌头溃烂,不能吃饭,差点饿死。她认识到是神的惩罚后,再也不敢作恶了。现在她又开始抵挡神,舌头又烂得厉害了。

304 长丰县因信称义派的中层带领阎××,男,58岁。1998年秋天,他听过全能神末世作工的见证后不接受,还加以定罪、亵渎。1999年2月25日,又有人去给他传神的末世作工,他怒气冲冲地把传福音的人赶走,说一些亵渎神的话,还到处封锁教会。事过4天(正值春节期间),阎××得了急病而死,死前不能说话,叫人拿笔给他,写道:“这是我的罪过。”落笔咽气。死到临头后悔也晚了!

305 怀宁县茶岭镇茶岭村三自教堂的信徒戴××,女,51岁。1999年4月上旬,她与另外两人一起听了全能神末世作工的见证,戴××当时没说什么,第二天却否认,并在教堂里散布谣言说:“我听了他们传的道心里就不平安,昨夜做恶梦,肯定是假的,你们都不要信。”其中有两人本来还想听,后被她这一搅扰就不敢听了。4月下旬,戴××旧病复发吐血,7月份医生诊断是胰腺癌,9月份住院开刀,用去医药费7000多元,但治疗无效,癌细胞扩散,浑身疼痛难忍,不断地用毛巾蘸开水往身上烫才能稍微止一下痛,一天要用20多瓶开水,后于2000年4月在极度痛苦中死亡。临死前后悔莫及,说自己得罪了全能神才有这样的报应。

306 无为县鹤毛乡汪××,64岁,男,因信称义派讲道人(有时在外传道)。1998年初,他听说外面有传东方闪电的就告诉儿子说:“东方闪电是假的,是邪教,不能听。”1998年冬天,有两弟兄(与汪的关系很好)到他家,将全能神作工传给他,他不接受还骂道:“你们东方闪电是拜日头的,我死也不信。”说完将两弟兄赶走。后来他儿子接受了,让弟兄姊妹给他传3次,他仍是刚硬不接受,并说些亵渎神的话。1998年12月20日,有几个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去他女儿家聚会交通,被他知道后,他就拽着两个弟兄准备往乡政府送,被他儿子拦住了。他还拦阻儿子聚会,还亵渎神名,并叫儿媳妇拦阻儿子。1999年3月,汪××吃饭难咽。1999年5月,经医生检查他得了食道癌,在生病期间,他时常不能吃饭,骨瘦如柴,连不信的堂哥都说他简直就是受刑罚!到2000年6月2日,汪××一病不起。他儿子说:“抵挡神太狠了,这是神的惩罚!”

(仅选161例)

307 阜阳市颍州区姜××,男,50岁,脱世俗派中层带领。1999年春天,两个姊妹到该教会传福音,姊妹唱了一首歌,他就将姊妹赶走,还要报告公安局,他在后面追赶姊妹约有5里路,还到处散布谣言说:“东方闪电是假的、异端……”并亵渎神的肉身,说些捏造、毁谤的话。1999年7月,有人又给他传,他说:“神不可能现在来作新工作,不可能道成肉身是女性,你讲的再好都不能信。”并到处封锁教会。不久姜××多年没犯的乙肝病复发了,但他仍不醒悟。2002年1月,他聚会时还祷告说:“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咒诅东方闪电。”说后几天,他病情恶化,转为肝癌,花了近万元,治疗无效,于2002年4月8日痛苦地死亡。临死前他说:“圣经已完蛋了!”这个愚顽人不寻求圣灵作工反而论断圣经!

308 霍邱县叶集镇赵××,男,45岁,召会小带领。1999年冬天,他得知有的弟兄姊妹已接受圣灵末世作工,就极力抵挡,到处煽风点火,妖言惑众:“我只要发现有一个传东方闪电的人,就让他站着来躺着出去,看谁还敢来!”此话说完不到4个月,也就是2000年春,赵××不能吃饭了,去医院检查,说是食道癌晚期。此时他认识到是神的惩罚,非常害怕,就向周围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说:“这是报应,因你们接受真道,我暗地里恶意抵挡神,要害你们,我说了许多亵渎神的话,现在神惩罚我是应该的。”之后赵××的病情恶化,于2000年8月10日带着悔恨而死。这次他真的躺着出去了。

309 萧县酒店乡吴××,男,67岁,三自教堂骨干。1998年以来,他女婿曾多次给他传神末世作工的福音,他不接受还亵渎说:“东方闪电是异端、邪教。”并拦阻手下人接受真道,导致福音工作受到拦阻。2000年9月,吴××感到胃部发胀发肿,吃什么吐什么,到医院检查是胃癌与肝癌,医治无效,于2000年11月18日命归阴间了。

310 萧县全备福音派中层带领于×,女,30岁。1997年至1998年以来,多次有人传圣灵末世作工给她,她都拒绝接受,还将传福音的弟兄姊妹赶出家门,并唤狗咬。她又封锁教会,拦阻手下人接受全能神。1999年3月初,于×得了败血症,头发全部脱落,花了一万多元也不见好转,于同年8月死亡。于×临死前跟手下人说:“我可能做了抵挡神的事了。”

311 凤阳县吴××,男,57岁,一次得救派的中层带领。1998年9月,有人将全能神末世福音传给他,他不听还说亵渎的话。从这以后,他时常偷看已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聚会,还派人监视,并扬言:“只要我抓住证据就报打110,非得统统把他们抓进去……”之后他逢人就散布谣言,加以亵渎说:“他们信的是邪教、异端……”1999年4月3日,吴××肚子突然疼痛,便到门诊输液,正输液时,只见他的肚子迅速肿得像孕妇,便急忙送医院开刀,流出来的都是脓水,一个多月后正准备出院,可是刚缝好的肚子又突然炸开,肠子和脓水都流出来。但他仍无悔意,出院后反而更加抵挡、亵渎神。像这样死不悔改的恶魔只有等待更重的惩罚。

(仅选161例)

312 太和县张××,男,30岁,三自教堂唱诗班成员,因腿疼信主。1999年4月3日,他听了神末世作工的见证没接受,并且迷惑人说:“我信主就是信圣经,他们说主来了我不相信。”并对已接受的一姊妹说:“你信的是异端。”此后,张××腿疼加重,开始拄拐杖行走,到2001年1月17日他卧床不起,大小便不能自理,全靠其母照料。有一次,他对他母亲说:“我的腿疼得厉害,不能伸直,你帮我拉直。”他母亲把他的腿拉直后,没想到再也不能弯曲了。现在他只能在床上躺着,不能坐起,不能翻身,脸只能朝上。由于他长期卧床不起,现两个脚后跟腐烂。他因抵挡神的作工遭了惩罚!

313 砀山县程庄镇华雪和派的信徒从×,女,78岁。1998年12月,该聚会处的弟兄姊妹和她儿媳都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她得知后便极力搅扰,多次挑拨自己不信的儿子毒打儿媳,并且天天监视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并说了许多亵渎神的话,还多次报告村长。1999年5月的一天,从×在拾柴禾时滑倒摔断腿,花了700多元钱也未治好,3个儿子不愿再付钱给她治疗,她只好睡在床上一条腿朝上吊着,白天、黑夜时常疼得大声哭叫,让儿子药死她。2000年夏天,她病情有所好转,双手扶着板凳只能走到大门口。但她仍是不醒悟,还是见人乱说乱讲,没想到同年10月她又得了糖尿病并导致双目失明,在这期间她又得了吃不饱的病,更使她痛苦的是,大便解不下来,很多时候需用手掏,天天痛苦地嚎叫着,并求儿子药死她。这个恶魔被显明出来!

314 灵璧县渔沟镇吕××,女,51岁,家庭教会带领。1999年4月,听了全能神末世作工的福音后,她不接受,还说亵渎神的话,并封锁教会,拦阻别人接受神的作工。2001年4月,她大儿子骑摩托车时被汽车撞断一条腿,断了4个脚趾,花了8万多元也没治好。吕××在2001年4月6日得了肝腹水,花了1.8万元,治疗无效,于5月9日死亡。

315 宿县苗安乡李××,男,70岁,耶稣家庭小带领。1998年2月,传神末世作工给他,他听过之后没接受,就到处封锁教会说:“全能神是假的,任何人不准出去听,好好守自己的道。”2000年3月4日,李××在耙地回来的路上,他走在耙后面,耙的一头别在树上,他将耙掀起来,不料前面的机子猛地一拉,他被绊倒在耙齿上,撞伤了肋骨,送医院抢救,因淤血过多,抢救无效而死亡。这个恶仆就这样被剪除了!

316 颍上县建颍乡朱××,华雪和派的小头目,男,69岁。1999年2月,有人去给他传神末世作工的福音,他不接受。1999年3月,有人又连续给他传3次,并和他交通一些神话,他听后极力地亵渎、毁谤说:“神道成肉身是女性不可能,你讲得再好我也不信。”随后又说了一些论断神肉身的话,还到处封锁教会。1999年6月,他母亲走路时跌倒,腿摔断了;2000年12月,他大儿子在外地打工,腿被车挤断,花了近万元;2001年3月2日,他孙子掉沟里淹死;5月,他妻子得胃炎、胃溃疡,有时还吐血水,共花了4000多元,现还经常吃药;10月4日,他大儿子和他开车拉土,车翻了,朱××的下身被水箱的水烫得像剥掉一层皮一样,在治疗的过程中,朱××疼得神经失常了,花了3000多元治疗至今仍未完全恢复。朱××信从邪灵并没有疑惑,而对神的作工却极力否认,还毁谤定罪,真是属撒但的种类!

(仅选161例)

317 蚌埠市秦集镇三自教堂头目彭××,男,67岁。1998年12月,全能神末世福音传到该地,他还没有听见证就开始亵渎神,信全能神的姊妹去他家时,他当面劝姊妹好好信神,背地里却宣扬:“某某姊妹信的是邪教。”并扬言要把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都抓起来送公安局去。1999年2月18日,彭××感觉身体不适,经医生检查也没什么病,2月21日(正值春节期间)又去检查,得知患有肝癌。之后,彭××病情恶化,上吐下泻的都是血,于1999年4月8日死亡。在彭××死后的当天晚上,他还被雷劈得鼻子、嘴都出血,肚腹崩裂。真是天怒人怨,罪孽深重!

318 濉溪县古饶镇范×,女,35岁,三自教堂唱诗班成员。1999年6月,一位弟兄给她见证神末世作工,在听见证时她说:“东方闪电我不信,俺的带领是受迷惑了。”之后她就开始封锁教堂。2000年7月22日,范×得了肝癌,花去两万多元治疗无效,于2001年7月13日死亡。死时肚子爆炸,肠子都流出来,惨不忍睹,显然是遭了神的咒诅。

319 界首市任寨乡马××,女,45岁,召会信徒。1998年,多次有人传神末世作工给她,她不接受还亵渎神。2001年春,她妹妹又多次给她传,她说:“我信神就要恩典,没恩典就是死也不接受。”结果在2001年8月9日下午,马××家正建房,铁架倒了,她丈夫想跑没跑掉,一根铁柱正好砸在她丈夫头上,血喷5尺多远,送到医院后就咽气了。她不知道恩典时代已结束了,审判刑罚时代早已开始,只求恩典不接受真理的恶人怎能逃脱惩罚呢?

320 亳州市观堂镇的王××,男,55岁,召会小带领。1996年给他传神的末世作工,他不接受,他女儿还说:“信全能神的是挂羊头卖狗肉。”1997年3月,王××的女儿喝毒药而死。1998年至1999年,有人多次到该村传全能神给别人,他听说后就搅扰,并说:“你们信的是假的,不能听,不能信。”还说亵渎神的话,又要去打传福音的人。2001年1月,王××的小儿子在亳州市被人用刀砍断左腿脚筋,治疗花了两万多元。2001年11月1日,王××因和本村的人发生争执,左肋骨被人打断,花去1000多元治疗。2002年3月24日,被砍断脚筋的小儿子又被关进亳州市七里桥大院拘留所,至今未释放。真是恶人满受祸患!

321 阜阳市王店镇的余××,男,59岁,脱世俗派的小带领。2000年3月,有人给该派的人传神末世的作工,他闻讯赶到了现场,当场就说些定罪、抵挡的话。他的恶行得罪了神!没过几天,余××10年多没犯的肝硬化突然发作,他口吐鲜血,心口疼痛,于3月27日死亡。余××公然抵挡神的作工,受了惩罚!

322 亳州市的李××,男,53岁,华雪和派的头目。1998年见证神末世作工给他,他不听还狂妄地说:“只要我李××一天不死,一个人也别想信全能神!”并且不许接待信全能神的人。同年11月底,他发现有病,吃药无效,于1999年3月经检查是肺癌,花了一万元左右也没治好,于1999年11月底死亡。这家伙总想与神争夺人,真是撒但的本性,终于受惩罚而死亡。

323 亳州市谯城区李××,男,33岁,华雪和派的小头目。2001年春天,有人去给他传神末世作工,他不听还迷惑他手下的人说:“不能信,不能信,全能神是假的,跑得再欢也不能得救。”他又对接受神末世作工的弟兄说:“你有个爹不能再找个爹了。”因他说这些话拦阻不少人接受真道。2001年6月份,夫妻俩开车卖西瓜回来的路上,车翻了,他妻子当场被砸死。

(仅选161例)

324 涡阳县王××,男,46岁,三自教堂头目。在1999年开始对三自教堂传神末世作工的福音时,王××不接受,反而组织了以他为首的7人抵挡小组,极力拦阻其他人接受真道。当有人去临湖镇传福音时,王××带着人又去搅扰,他说:“出离圣经就是异端。”并说了些亵渎、抵挡神的话。2000年6月,王××发现自己腿肿,他认为是肾炎,经医生诊断是尿毒症,吃药打针没有好转,后又经涡阳县防疫站确诊是肝肾综合癌晚期,花了不少的钱治疗无效,于2000年8月23日死亡。这个抵挡神的罪魁祸首终因受咒诅而死!

325 界首市李××,男,61岁,生命道派的中层带领。在1999年期间,他多次听了神末世作工的见证不接受,反而搅扰其他人接受,还亵渎定罪神的末世作工。结果2000年1月份,李××得肠道癌,因受不了痛苦,于2000年7月31日喝下农药想一死了之,谁知不但没死成,反而比以前能吃了,能吃却不能解大便,大腿上又长一块像手指头大的红斑,不断向外蔓延,更加痛苦,于2000年8月9日一命呜呼。李××曾对他妻子说:“我是带领的,明白的多,抵挡的多。”他的所谓“生命道”没能拯救他!

326 太和县王××,男,67岁,大赞美派长老。1997年8月,该派别的弟兄姊妹接受神末世作工后给他传,他不接受。1998年9月,他和其他带领把他邻村5个接受全能神的人拉回该宗派。1998年10月,他亲戚给他传,他又找带领耿××来争辩。不久,王××突然得病,经诊断是出血热。在本月,王××口吐血,大小便出血,治疗无效死亡。他就这样被神的作工淘汰了!

327 界首市吴××,男,31岁,地方召会中层带领。1998年11月,有人多次把神末世作工见证给他,他咒骂说:“人都信了,我也不信。”还说些亵渎神的话:“你们信的是东方闪电,是异端,再对我也不信,我死也守住自己的。”2001年4月,吴××得了肝癌,6月23日死亡,死时浑身肿,极其痛苦。显然是受惩罚而死!

328 界首市陈××,男,42岁,地方召会小带领。1998年有人多次传神末世作工给他,他不相信,还洋洋自得地说:“就是明天让我死,我也不信。”结果在1998年11月20日,陈××开三轮车去送猪,走着走着车自动停了,他就下来趴在车下修车,车上的几头猪乱动把车撞跑,车轮正好轧在他的头上,当时他就一命呜呼。陈××说宁死也不信,他的誓言成全了。

329 临泉县柳××,男,56岁,三自教堂讲道人。1999年5月,当他听到教堂里有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人后就开始封锁教堂,极力定罪神的作工,亵渎说:“传末世作工的是邪教、异端。”2001年5月12日,柳××得胃出血而死亡。

330 阜阳市杨××,男,53岁,脱世俗派的中层带领。1999年3月,有人将神的末世作工传给他,他拒绝接受,还封锁教会,并且说些亵渎神的话。2000年6月,杨××得了肝硬化,花了一万多元钱没有治好,受尽痛苦折磨,于2001年7月3日死亡。

(仅选161例)

331 阜阳市任××,男,55岁,因信称义派的中层带领,他家是接待家庭。1998年3月期间,曾连续四次将神的末世作工传给他,前三次,他只是不相信,拒绝接受,最后一次他恼羞成怒地赶走传福音的人,开始抵挡,并捏造谣言,说些毁谤神、定罪神的话。这事以后祸患开始逼近他。1998年9月,任××的二儿子在北京打工被车轧死。1999年2月,任××得了急病——肝化脓,已是后期,肝已烂了一半,花了一万多元钱治疗无效,于1999年4月28日很不情愿地离开了人间。

332 阜阳市程××,男,54岁,被立派的中层带领。1999年3月期间,传神末世作工的人在作见证时,程××赶到地点,当场抵挡,并搅扰聚会,在夜间12点将传福音的人赶走。之后传福音的人走到哪,他就搅扰到哪,说:“我就不信全能神。”还骂神,并说许多亵渎神的话。2000年8月,程××患了肝硬化、糖尿病,花了两万多元,治疗无效。他被病魔折磨得痛苦难熬,想上吊自尽,但未能如愿。2001年4月5日的夜间,他又添了一样灾祸,他的胃开始出血,没等到天亮他就断气身亡了。恶魔疯狂地抵挡神终遭咒诅而死。

333 阜阳市颍泉区姜堂镇梅××,男,68岁,因信称义派的小带领。1999年3月,该派接受了神末世作工的弟兄到梅××所在教会见证全能神,他瞪着眼睛说:“滚!别在这里,神来了在哪里?拉过来看看!”他还随口说些亵渎神的话。2000年7月21日,梅××给棉花喷药中毒,住了7天医院。7月30日,梅××感觉病有点减轻,想吃点东西,他妻子给他一个馍,吃最后一口未咽下去,他便噎死了。抵挡神的恶魔就这样受咒诅而死!

334 阜阳市三自教堂骨干孟××,男,67岁。1999年5月,有人到该教堂传神末世作工,他大声喊:“神来了?在哪里?拉过来看看!”并且还说些抵挡、亵渎神的话。2000年1月1日,孟××的妻子哮喘病复发,治疗无效而死。妻子死后,孟××就病了,2000年8月27日到医院检查是脑血管病,花了1000多元钱治疗,因无人照顾,屎尿都在床上,右腿溃烂,于2001年2月13日(正月里)随妻而去。他们这对恶魔夫妻双双都被剪除了。

335 阜阳市颍东区李××,女,56岁,三自教堂的执事(医病赶鬼的)。1999年5月,接受全能神的人找她去听见证,她说:“法老王硬,我比法老王还硬,就是把我打到十八层地狱我也不听。”并且还封锁教堂。没过几天,李××的二儿媳疯了一个月,专门骂她。2000年1月5日中午,李××突然得了脑出血,全身瘫痪,在医院住了19天病情好转,一个月后可以行走,共花了6400多元,现在还经常吃药(能干活,走路时间一长,腿就硬、麻木,还脚肿);在她住院的第10天,二儿媳得阑尾炎,手术花了1600多元;2000年6月,她丈夫突然栽昏过去几个小时;2001年9月26日凌晨4点钟,她孙女又突然昏过去,治疗花了200元钱;2002年3月13日,她大儿媳又疯了17天,花了600多元。这等比法老王还刚硬的恶魔开始“享受”神的惩罚!

336 霍邱县召会中层带领方××,女,52岁,全家信。1994年3月,该派别的杨弟兄接受了神末世作工后去给她传,她不接受还抵挡、定罪说:“你传的是异端、是迷惑人的。”并把杨弟兄赶走,还封锁教会,不许教会中人与杨弟兄接触。1995年10月,杨弟兄再次去给她传,她仍不接受,她还继续作恶,拦阻弟兄姊妹接受全能神。1995年12月,方××死于食道癌;1998年6月,她丈夫死于胃癌。恶人之家受惩罚被取缔了!

(仅选161例)

337 阜南县王化镇王××,男,57岁,召会小带领。1998年1月29日,传全能神作工的人到该村的李××家,他得知后,立即赶到,将传福音的人赶走,并毁谤、亵渎说:“这是异端、邪教,这次神来不可能道成肉身,不可能是女性,因神是灵体。”他又到处封锁教会。1998年底,王××在墙头上搭棚,掉下来后把腰摔坏了。1999年8月,他又得了急病吐血,花了一万多元钱治疗无效,于2000年6月9日命赴黄泉。2000年3月,王××的妻子浑身起疙瘩,痒得难受,又查不出病症,该派别的人怕是传染病,不让她参加聚会,人都躲着她,她现在成了丧家之犬,无人可怜,于2002年6月30日下午服毒自杀。

338 利辛县季××,男,26岁,召会的工人。1998年底,该教会的弟兄姊妹接受了全能神,他得知后,就和首领一同到处搅扰、封锁教会,并亵渎神。弟兄姊妹把真道传给他,他不接受,又说了一些亵渎神的话。一直到1999年上半年,他又和该派的同工到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家搅扰,又亵渎神一番。2000年4月11日,季××给别人扒墙头时被砸死,他妻子带着女儿走了,他抵挡神落个家破人亡。真是祸患追赶罪人!

339 阜阳市颍东区李××,男,37岁,三自教堂头目。在1999年7月份传神末世作工给他,他不接受,还把传福音的人赶出家门,说:“你们不走我就去报告派出所,把你们抓起来!”该教堂的一个骨干王××当时想接受,但听他说了一些毁谤、亵渎神的话后又退回教堂去。2001年3月11日,李××正在讲道时突然昏倒在讲台上,送医院挂10天氧气,花8000多元,拔掉氧气后他就断气了。

340 淮南市李××,女,49岁,召会中层带领。1999年之前,多次有人传全能神末世作工给她,她都不听,还把人关在门外。1999年春天,她妹妹接受全能神后打电话给她,她当时就定罪、亵渎说:“这是假的,你别动,等我回去……”没等她回去,她的头疼病突然加重,疼起来大叫,坐卧不安,在床上来回拱,到医院查不出病因,医生说做手术看看脑子里是否有虫,头部开了1刀,颈部开了1刀,喉咙被拉出来挂氧气,结果花了两万元左右也没查出病因,于1999年6月25日痛苦地死亡。从作恶到死仅几个月,她的抵挡神的工作便结束了!

341 颍上县周××,男,57岁,三自教堂头目。2001年4月,他知道该教堂有一对夫妻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后,就搅扰、拦阻他们,并吓唬说:“你们要接待他们,一家人都没命了!”又派人监视这夫妻俩和传福音的人。当年5月31日,周××突然得了急病,送进医院第二天就气断身亡了。正如圣经的话:因为他们的脚奔跑行恶,这些人埋伏是为自流己血,蹲伏是为自害己命。

342 颍上县润河镇徐××,男,34岁,灵恩派的工人,全家信。1999年7月份,有人传神末世福音给他,他妻子拿着抵挡全能神的小册子说些定罪、亵渎神的话,随后他又拿着一本抵挡神的宣传资料到各聚会点迷惑人说:“这是假的,是异端,你们要信东方闪电就再也出不来了……”并亵渎神一番,吓得人都不敢出来听真道,给福音工作带来拦阻。2000年2月10日,徐××离开教会到上海卖菜。2月20日那天(正月里),他去卖菜时坐在公路旁休息,一辆过路的油罐车开到他跟前时突然翻倒,他被砸成肉泥,血溅得很远,就剩下一只脚了。真是祸从天降,防不胜防!

343 阜阳市刘××,男,48岁,灵恩派的中层带领。1998年冬天,有人传神末世作工给他,因他对神道成肉身的性别有观念,他不存着敬畏神的心去寻求考查,却到处信口雌黄,亵渎神的肉身,并封锁教会说:“凡与圣经不合的都是假的、异端。”并吓唬人不让人出来寻求真道,犯下了弥天大罪!2001年3月4日,刘××得了脑溢血,不会说话,不能吃饭,全用药维持,于2001年4月11日命丧黄泉,死时眼睁着,嘴张着,样子非常恐怖。此人年仅48岁,因亵渎神遭咒诅而死!

(仅选161例)

344 凤台县丁××,男,47岁,因信称义派的中层带领。1999年6月份,他听了神末世作工的见证后,不相信神第二次道成肉身,回到教会就带领几个同工到处搅扰接受全能神的人说:“这是东方闪电,这是邪教,不能信。”并封锁教会,拦阻下面的弟兄姊妹出来听道。1999年11月份,丁××得了肝癌,疼痛难忍,不住地呻吟。2000年元月18日,丁××气绝身亡,死时双目半睁,龇牙咧嘴,其状惨不忍睹。

345 利辛县李××,男,52岁,三自教堂的大头目。1999年4月,他邻居(弟兄)将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该教堂的一个人,他得知后晚上就把弟兄叫到他家问:“你是搞什么的?你信什么?”接着就大骂弟兄:“你说神来了,你别想偷我的人!下次再往我教堂里去,我打毁你!我教堂的人你一个别想偷走……”一边骂着一边还要打弟兄,弟兄就走了。第二天,李××就去封锁教堂说:“我们村有接受东方闪电的,你们不准与他接触,他是异教……”1999年夏天,李××多年没犯的肝炎病复发转变成肝硬化腹水,于1999年12月26日死亡。敌基督被剪除了!

346 宿州市符离镇路××,女,45岁,属灵派的小带领。1999年5月,有人将神末世作工的福音传给她,她不接受,并且还叫她丈夫将已接受的弟兄姊妹报告公安局。她到处封锁教会,说亵渎、毁谤神的话,拦阻了很多人接受真道,真是罪大恶极!路××在2000年4月6日遭到神的惩罚,得肝癌死亡。

347 利辛县邓××,男,64岁,灵恩派小带领。1998年夏天,他女儿将神末世作工的福音传于他,他拒绝接受还拦阻其外甥说:“别听她(邓的女儿)的,她信的是假的。”1999年春,邓××患病瘫在床上。1999年9月14日,他的儿媳突然得急病死亡。2000年1月15日,邓××命归阴间。

348 蒙城县钮××,男,48岁,灵恩派小带领。2000年3月,有人第一次传全能神的作工给他,他定罪说:“东方闪电是邪教,是假道。”2001年3月第二次给他见证时,他还没听完见证就说:“这是异端,我不听,我得去教会看羊去。”原本患有哮喘病的钮××在2001年5月又得了胃倒流病,花了几千元钱也没治好,就命归阴间了。钮××的尸体刚埋到地下的当天晚上,他妻子就带着小孩离开了家,一星期后就改嫁了。恶人的家遭咒诅了!

349 砀山县周××,男,52岁,三自教堂骨干。1999年4月,有人给该教堂的人见证神末世作工,他知道后就开始封锁教堂,后来他指使别人到两个已接受全能神的姊妹家翻找神话书,导致五六个已接受全能神的姊妹吓得不敢信了。之后,周××以前的胃癌病加重,花了8000多元治疗无效,于1999年10月27日一命呜呼。现在他妻子的糖尿病加重,眼患白内障看不清东西。他应该知道祸从天降是因得罪神而起的!

350 萧县宫××,女,47岁,三自教堂骨干。1998年期间,多次给她传全能神末世福音,她不接受还赶传福音的人走,并说:“你们传的道再真我也不接受!”结果于1999年2月的一天,宫××突然感觉呼吸困难,憋得喘不过气来,送进医院检查是肺癌,住院花去一万多元,病情仍旧恶化,于1999年3月死亡。这就是她抵挡神的下场。

351 萧县黄××,男,70岁,真耶稣教的带领。1998年10月传全能神末世作工给他,他不听,还极力抵挡、定罪,说:“东方闪电是假道,是邪教、异端……”还要告传福音的人。结果,黄××的妻子于2000年8月因患胃癌病一命呜呼。而黄××于2001年2月患感冒,2001年2月19日(正月里)也随妻而去,死时的样子惨不忍睹。定罪真道是邪教自己反遭咒诅!

352 灵璧县冯庙镇刘××,男,59岁,三自教堂头目。1999年全能神末世福音传到该地,他在讲台上封锁教堂,并亵渎神,定罪神的作工,说:“外面假的多,不能听,都是迷惑人的。”他一直从事抵挡神的活动!2001年6月5日那天,刘××坐在儿子开的车上,忽然从车上摔下来,当时他的儿子开着车还不知道,是别人发现的。后送往医院治疗,花了1.2万多元,治疗无效,住院3天后便长眠地下了。

(仅选161例)

353 灵璧县大路乡孙××,男,54岁,因信称义派信徒。1999年10月,他听说有传全能神末世作工的,就定罪说:“全是假的,传全能神更不能听,一听就受迷惑。”并到处捏造谣言毁谤传福音的人,亵渎、定罪神的作工。2000年6月11日,孙××在邻村一教会聚会祷告时突然死去,显然是受惩罚而死。

354 固镇县宋店乡赵××,男,44岁,因信称义派的小带领。1999年10月,有人把神末世作工传给他,他当时接受了,一个月后因恶仆搅扰,他自己没有主见,就否认了神,而且说了许多亵渎神的话,还说“你们的神全能,为什么没让我死?”等等试探神的话。2000年7月中旬,村里的电线掉了下来,当时人很多,有人把电线往上挑,都挂不到电线杆上,但也没有出事,当赵××去挑时,当场被电击死。胆敢向神挑战还能不死?!

355 宿县曹村镇蔡××,男,59岁,因信称义派小带领。1999年8月,传福音的人给他传全能神末世作工的福音,他不听。2000年春天,他教会的弟兄姊妹去听道,走到半路被他派去的人拦了回来,并对他们说:“不能听,一听就迷了。”还封锁教会,并说了许多亵渎神的话。2000年11月,蔡××得了食道癌,于2001年6月1日死亡。

356 宿县曹村镇赵××,女,62岁,因信称义派小带领。1999年3月传神的末世作工给她,她拒绝听见证,之后就封锁教会,说:“只要没经我的同意,谁也不许出去听道,也不能与陌生人接触……”2000年9月,赵××生病,经医生检查,诊断是胰腺癌,一个月后就命归阴间。拦阻人接受真道受惩罚而死!

357 灵璧县尤集镇赵××,女,50岁,三自教堂骨干。1999年3月传圣灵末世作工给她,她听完后立刻拒绝,说:“神在哪?叫什么?带来我看看,都是迷惑人的!”接着就封锁教堂,说许多亵渎神的话,并出卖传福音之人。1999年11月,赵××得了腰椎结核,做手术花了一万元左右仍没治好。2001年4月又得了肝癌。2001年5月,赵××又得病,经检查是头顶门长恶瘤,癌细胞已扩散,无法医治。后来赵××大脑失控,不知吃,不知喝,大小便失禁,紧接着两眼全瞎,于2001年6月28日走上黄泉之路。

358 阜阳市高××,男,49岁,召会中层带领。1996年,他听说有人传全能神,就开始封锁教会,对下边的人说:“现今有传东方闪电的,无论是谁来传都不准听,以免受迷惑。”他又说些定罪、亵渎神的话。1997年10月下旬,高××得了急性出血热,治疗8天,花了4000多元,于1997年10月31日走上了黄泉路。

359 阜阳市颍泉区三自教堂骨干范××,男,59岁。1998年夏天,有人将神末世福音传给他,他听了半天不接受,回去就开始封锁教堂,对底下人说:“真假要分清,不认识的别接待,超出圣经就是异端。”他又说些亵渎、毁谤神的话。回家后他又对妻子说:“人都信我也不信,我就信圣经。”2000年1月30日的早上,范××进城卖萝卜,被汽车撞得口吐鲜血,送医院治疗无效死亡。抵挡神的恶人遭了报应!

360 阜阳市颍东区袁寨镇王×,男,45岁,他家是脱世俗派的接待家庭。2001年3月,他听说该派别有几个姊妹接受了神末世的作工,就去搅扰说:“我不信神来,神在哪里?我去看看!”并说一些亵渎神的话。他一直搅扰了一个星期,让姊妹放弃,还要把传福音的人送进派出所,后被人拉住才未得逞。2001年4月,王×突然得脑充血,花了6000多元没有治好,于4月29日就见了阎王。

(仅选161例)

361 阜阳市颍泉区伍明镇来××,男,死时43岁,因信称义派工人,全家信。1996年有人把神末世作工传给他,他到处封锁教会,定罪、亵渎全能神。1997年7月,他儿子、女儿离婚。当月,来××哮喘病加重转肺气肿,花了一万多元也没治好,8月18日便命赴黄泉了。2001年1月23日(正值除夕),他27岁的儿子放鞭炮手被炸,到了晚上他儿子坐在椅子上和一家人打扑克,打到午夜时分他儿子突然死了,连一句告别的话都没说就在除夕之夜见了阎王。应验圣经的话:耶和华咒诅恶人的家庭!

362 颍上县华雪和派的头目康××,男,58岁。1999年3月,他侄女把神末世的作工传给他,当时他拒绝接受并抵挡定罪神作工,接着就到各处封锁教会,拦阻弟兄姊妹接受全能神。6月,该派别有弟兄接受了全能神又被他拉回去,他还当场定罪、亵渎神的肉身说:“东方闪电不能信,是邪教、异端,只有华雪和才是二次复活的真主,是独一真神。”8月,康××得了急性肝癌,9月18日就见了阎王。敌基督遭了咒诅!

363 颍上县杨××,女,61岁,灵恩派工人。1998年8月,她听过圣灵末世作工的见证后就极力抵挡,亵渎、定罪神的作工,说是假基督、异端,并到处封锁教会,不准弟兄姊妹出来听道,严重地触犯了神的性情!1999年3月,杨××突然得冠心病、糖尿病,后来又得甲亢、双腿关节炎,浑身疼痛,不能站立,整天坐卧不安。她被病痛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只因抵挡神的作工,落得这个下场。

364 颍上县范××,男,48岁,灵恩派带领。1999年1月,他听说该派有姊妹接受了全能神的作工,就去搅扰,并拉回去两个人,又到处封锁教会说:“末世假基督、假先知来迷惑人,除圣经以外什么都不能信。”并亵渎、定罪神的作工,拦阻人出去听道。2000年10月,范××多年没犯的怪病复发了。2001年3月29日,他因得这怪病久治不愈,无脸见人,便悬梁自尽了。显然是受了咒诅。

365 阜南县张××,女,46岁,三自教堂骨干,全家信。1999年11月,她哥哥将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她,她说了许多亵渎神的话,还不让她丈夫听福音,又封锁教堂,不许人与她哥哥接触,弟兄姊妹去她哥哥家,她造谣毁谤说:“这些人不干好事……”2001年4月4日晚上,张××正准备睡觉时突然昏倒,送医院抢救诊断是脑溢血,住20多天医院花了一万多元。现在成了废人,不能动,不会说话,吃饭也得人喂,再也不能封锁教堂了。她因作恶抵挡神受了惩罚。

366 阜南县张××,男,34岁,三自教堂讲道人。1999年3月,他父母和妹妹刚接受神末世的作工,就被他拉回去,他在教堂里公开抵挡、定罪神的作工说:“这是异端,不能听。”还到处封锁教堂,不许人接受全能神。他还经常监视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聚会,并告信全能神的人。1999年11月22日早晨,张××起来做饭时不知得了什么急病突然死在厨房的锅灶后面,等他妻子收柴回来时才发现。真是撒但的差役,神的作工将他显明出来!

(仅选161例)

367 淮南市李××,男,49岁,因信称义派讲道人。1998年12月,有人把神末世作工传给他,他不接受还说“神不可能第二次道成肉身,离开圣经都是假的”等等一些亵渎定罪的话。2000年7月,李××得了直肠癌,医治无效,于2000年11月死亡。这个敌基督遭了咒诅!

368 怀远县徐××,男,45岁,因信称义派教会带领。1999年2月21日,全能神作工的福音传到该派别,他得知后当天下午把传福音人员赶走,以后就到处封锁教会。2001年4月21日,徐××得了肝癌,一个月后死亡。恶仆被剪除了。

369 怀远县唐××,男,59岁,因信称义派教会带领。1998年有人把神末世福音传给他,他不接受。1999年2月4日,又有人再次将神末世作工传给他,他还是不接受,并在教会公开亵渎、定罪神作工,还指着传福音的人说:“你传的是邪道,是异端,是假基督迷惑人的,我们不能信,也不能接待你。”他还将传福音的人赶出教会。从此以后,他就到处封锁教会,给神的福音工作带来很大拦阻。就在2000年8月25日,唐××在去女儿家的路上出了车祸,送到医院抢救,头部受伤,心脏也挪位了,花了8000元钱治疗也无济于事,当天就命赴黄泉。显然是受了惩罚!

370 蚌埠市三自教堂的骨干年××,女,54岁。1997年2月,她姨侄女多次将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她,她都拒绝接受并亵渎、定罪神,还恬不知耻地说:“主来会给我启示的,你被人迷惑了。”1999年秋,她姨侄女又多次劝她听见证,传福音的人还没说几句,她就辱骂:“你没得生命还传什么道,不是迷惑人吗?你们信的都是假的、异端。”自年××说过此话不久,她就感觉胃部时常疼痛,有好几次在讲台上胃疼得受不了,但她不醒悟,还封锁教堂说:“外面传主来的都是假的,任何人都不要听……”2000年夏,年××去医院检查是胃癌,她姨侄女又劝她悔悟,但她仍极力抵挡,还顽固不化地说:“主来会启示我的……”此后,年××病情日渐恶化,于2000年11月6日去见了阎王。这就是她死不悔改的下场。

371 桐城市汪××,男,32岁,因信称义派讲道人。1999年3月,有人到他家传全能神末世作工的福音,他一听便朝着传福音的人打了一拳,并破口大骂:“你们是假的,是骗子,不管你们说什么,我都不会接受。”他还骂了许多不堪入耳的脏话。接着他在教会里大肆亵渎、毁谤神的作工,封锁教会,拦阻了不少人接受真道。2000年2月,汪××肾炎病复发,后来病情恶化转为尿毒症,医治无效,于2000年5月4日活活地痛死。恶仆受了惩罚!

372 桐城市卅里铺镇三自教堂教歌员房××,女,63岁。1999年3月,有人把神末世作工传给她,她胡乱定罪、亵渎神,到处封锁教堂,说:“神在哪里,我怎么没看见?你们跟我信绝不会错,若我错了,拿我性命担保。”2000年8月9日晚,房××觉得全身好像被绳子捆住了一样,特别难受,她叫邻居喊来姊妹为她祷告,她还说:“我不想死,还有许多事没有做完……”说着说着就说不出话了,当时被送到医院急救,第二天早上便一命呜呼了。自己的性命都保不住还给人担保,真是恶人不知羞耻!

(仅选161例)

373 无为县泥汊乡郭××,男,46岁,因信称义派的中层带领。1998年12月,他听说汤××接受了神末世作工,就说了许多毁谤的话。接着,郭××在聚会时断章取义地读从汤××那里拿来的神话书,边读边大肆亵渎、定罪。郭××还不罢休,又与汤××的亲属(宗教里的)一起到铜陵市搅扰汤××的小姨和表嫂。到了汤××的表嫂家,郭××对表嫂说:“你赶快回头,这是假的,我来是为你好,你千万不要走错了。”并教唆汤××的小姨夫(外邦人)逼迫其妻交出神话,直到第二天郭××才回家。1999年2月(正值春节期间),郭××突然得病,卧床不起,只能用眼睛看人,不能说话,到医院也查不出什么病,无法医治。同年秋天,郭××死亡,死时骨瘦如柴,面目可怕。作恶时疯狂至极,惩罚临到傻了眼!

374 铜陵市刘××,女,54岁,真耶稣教会管家。1998年11月,她听了神末世作工的见证后,就去报告该派的大带领,然后又假装与其他的姊妹一起听见证,回去再把听见证的人报告给宗教带领,充当了探子的角色。信全能神的几个姊妹知道后便多次劝她不要做得罪神的事,她总是阴沉着脸不吭声。2000年2月12日晚上(正值春节期间),刘××的丈夫醒来,发现她倒在床前,神志不清,不能说话,送到医院抢救,住院10天死亡。若不是神看守教会,谁能识破这个诡诈恶魔?她的计谋还没得逞便遭神击杀了。

375 铜陵县安平乡章××,男,59岁,三自教堂委员。1999年3月,他听说一个姊妹接受神末世作工,就亵渎、定罪神说:“东方闪电是假的、是异端。”他还到派出所告了这个姊妹,派出所到姊妹家查问、威胁,其丈夫因此而逼迫这个姊妹,导致姊妹至今不能正常聚会。另外,还把一个刚接受全能神的弟兄拉回教堂。章××原来身强力壮,2000年2月他感到身体不适,到医院检查确诊是贲门癌,后来病情恶化,疼痛难忍,于2001年2月8日(正月里)死亡。

376 铜陵县和平乡三自教堂骨干王××,男,65岁。1999年2月,他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不到一个月又被拉回教堂,他就开始亵渎、毁谤神说:“神道成肉身不可能是女性,他们传的是假基督。”他还去搅扰一位刚接受真道的姊妹,想把她也拉回教堂。2000年3月,王××得病,腹痛便血,但却查不出是什么病。当年7月,王××病死。从作恶到死亡仅一年多时间。

377 枞阳县钱××,男,63岁,真耶稣教的管家。2000年3月中旬,他听了神末世作工的见证后否认真道,他还对传福音的人说:“我们这个就是真道,我死也不会接受另一个道。”他叫别人不要乱跑,不许听见证。同年9月的一天,钱××在田边用水泵打水时触电,当场身亡。

378 枞阳县陈××,男,61岁,因信称义派小带领。1998年8月下旬,有人到该派教会传全能神末世作工,当时有17人听了见证并接受了全能神。他知道这个消息后,发疯似的带着人找接受全能神的人,极力地亵渎、毁谤说:“你们走偏了,这是邪教,是假基督,你们不能得救,我已经得救了,你们赶快回头。”他与另外两人一起硬把17个人全部拉回该派,他还在教会里命令说:“不认识的人你们一律不要接待。”并严密地控制手下的人。2000年9月起,陈××就身体不适,到医院检查是肾虚、贫血。后来,陈××全身疼痛,骨瘦如柴,于2001年2月死亡。作恶太多的陈××终于受惩罚而死!

(仅选161例)

379 枞阳县后方乡真耶稣教讲道人陈××,男,56岁。从1999年3月起他就亵渎、毁谤神的末世作工,到处封锁教会,只要听说谁接受全能神他就拼命搅扰,拦阻别人接受真道。有一次,他到一个接受全能神的姊妹家说:“你走偏了,被他们迷惑了,你千万不能信,我说的话在人前、神前都是能交账的,以后你家出了什么事我不负任何责任,不许找教会!”1999年11月16日,陈××坐车召集人到他家聚会,下车时车子没停稳,他一下从车上摔下来,头部摔成重伤,送到医院抢救无效,命丧黄泉。

380 枞阳县刘××,男,57岁,因信称义派教会管家。1998年8月下旬,他和妻子、女儿一起接受了全能神,几天后他听信别人的谣言,又返回原宗派,他还硬要把妻子和女儿也拉回去,她们不听,他就大怒说:“不能信,这是假的,是邪教,我是一家之主,都要听我的!”接着就骂神。1999年6月,刘××感到浑身酸疼,其妻劝他不要再亵渎神了,但他仍是不停地亵渎、谩骂。2000年6月,刘××突然咳嗽,经检查是肺结核,医治也不见好转,他的糖尿病又复发,痛得他整天大喊大叫,于2001年6月活活地痛死。恶魔被剪除,他的妻子女儿得着释放了。

381 石台县七里镇王××,男,66岁,因信称义派的管家。1998年秋天,有人传神末世作工给他,他不接受还亵渎、定罪神,并在教会里大肆毁谤说:“东方闪电的人说神来了,还说是女基督,事实不可能,他们传的是异端,你们千万别受他们的迷惑。”他极力拦阻教会里的弟兄姊妹接受真道。1998年12月的一天,王××在河边洗衣服时突然晕倒在水边,被人抬回家,不到两小时就上了黄泉路。

382 石台县江××,男,42岁,因信称义派的中层带领。1998年秋,有人传神末世作工给他,他不接受,当时还恶毒地咒骂神:“你们所传的女基督若被我碰见,我若有枪就……”他还到处封锁教会,造谣、毁谤说:“东方闪电是邪教。”他恐吓下面的信徒,不许他们听见证。1998年11月,江××得了肾炎,1999年3月又得了血癌,医治无效于1999年10月死亡。他顽固地与神为敌,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383 青阳县张××,男,41岁,三自教堂骨干。1999年春,多次有人向他传神末世的作工,他都不接受。1999年6月,又有人向他传福音,他表面答应愿意听见证,但暗地里却带着三自教堂委员和信徒(共8人)来抓传福音的人,他的阴谋没有得逞,他在教堂里就造谣毁谤,迷惑下面的信徒说:“东方闪电是假的、是骗人的,你们要儆醒,不要受他们的迷惑。”1999年9月,张××的肠癌病复发并迅速恶化,同时又患了一种病,肚子胀大、发紫,听隔壁土医生说是肝腹水症状,于当年11月命丧黄泉。真是罪有应得!

384 贵池市胡××,男,73岁,三自教堂委员。1999年7月,有人到他教堂传神末世的福音,当时有7人接受,他得知后硬将7人全部拉回,他还不罢休,又带着三自的骨干到接受全能神才两个月的两个弟兄家去搅扰,两个弟兄不理睬他,他便恼羞成怒,就去派出所举报。他还在教堂里疯狂捏造谎言亵渎神,迷惑下面的弟兄姊妹,使他们不敢接受真道。真是坏事干尽!2000年9月,胡××感觉行走不便,就去医治,未见好转,10月瘫痪在床,11月2日下午,他家人将他架起来解大便,他坐在便盆上支撑不住栽倒在地,当晚就死了,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仅选161例)

385 望江县古炉乡因信称义派带领余××,男,50岁。从1998年至2001年,多次有人向他传全能神末世作工,他不接受还亵渎、定罪全能神,他还在教会里控制下面的人,不许别人接受真道。有一次,一位弟兄给他传福音,他说:“东方闪电是假的,你赶快回头,我还承认你是基督徒。”2001年2月的一天,电工在他村庄检修高压线路,当电工休息时,余××爬上高压电线杆,霎时全身被高压电触成火球,趴在电线杆上,围观的人用竹竿子把他捣下来,送往医院急救,双腿被锯断,左手也锯掉3个手指,用去医药费6万多元。作恶多端怎能逃脱神的惩罚呢?

386 安庆市十里乡杨××,女,35岁,三自教堂信徒。1998年6月,她姐姐接受了神末世作工,她知道后就极力搅扰、定罪,叫姐姐不要信,赶快回头,她姐姐听信她的鬼话,就退回教堂。她又对母亲说:“东方闪电都是假的、骗人的,任何人传道你都不要接受,只管抱住圣经不放。”其母就守着她的话,拒绝接受全能神。杨××作完恶后,祸患也随之而来!2001年5月27日,杨××在石头厂做小工时,有一块大石头从山顶滚下来,许多人都跑了,唯独她因着裤腿挂在车上没跑掉,结果腿被石头砸得露出骨头,腰部也砸了一个洞,送到医院抢救无效而死亡,死时年仅35岁。因作恶受祸断送了性命。

387 繁昌县黄浒镇庆××,女,50岁,因信称义派管家。1999年3月,有人传神末世作工给她,她不接受还抵挡、亵渎,说是假的,不能听,不是出于神的,是出于撒但的搅扰,并拦阻其儿子和儿媳接受。2000年11月5日,庆××在塘边洗生姜时,突然栽倒在塘里,抬回家后就不能动,需要人伺候,到医院也没诊断出什么病。大约过了半个多月,庆××感觉稍好一些,但没精神。2000年11月29日,庆××去聚会回来就不能动,当晚去了五六个人为她祷告,也没能救她一命。她弃绝真道被剪除了!

388 旌德县王××,女,52岁,因信称义派讲道工人。1999年春,有人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她,她不接受,之后又有人多次去给她传,她仍然抵挡。2000年秋,传福音的人再次到她家去传,她仍不接受,并恶狠狠地将传福音的人赶出家门,还说:“你是信东方闪电的,你们这些骗子,我是绝对不会听的。”她又联合她的同工到处封锁教会,并亵渎、定罪神作工说:“现在到处都有传东方闪电的,你们都要注意,东方闪电的灵特别毒,一沾上就要得重病。”拦阻了许多人接受真道。2001年7月的一天,天下着大雨,刮着大风,王××回家横穿马路的时候,被一辆下坡的桑塔纳小轿车撞得翻倒在车头上,紧接着又被抛到马路上,后脑勺摔了一个洞,然后又被迎面而来的一辆旅游车从胸前轧过去,眼睛瞪得大大的,当场死亡。真是祸患追赶罪人!

389 铜陵县钟鸣镇李××,男,58岁,因信称义派管家。1999年4月,有人传神的末世作工给他,并且送他神话书,他却当场亵渎、定罪,怒气冲冲地把传福音的人赶出家门。接着他又在教会里造谣、毁谤说:“东方闪电是异端,他们是骗吃骗喝的,你们不要信。”极力拦阻教会里的人接受全能神。2000年12月30日,李××到亲戚家吃饭,突然坐在椅子上不能动,亲戚把他送到市人民医院,从上午10点一直抢救到下午1点,结果还是命归黄泉。

390 铜陵市金昌冶炼厂聂××,女,43岁,三班仆人派讲道人。1998年5月,她听了神末世作工的见证,并看了书,却否认神话,定罪说:“这是假的,完全是人写的。”她自己不愿意接受真道,还去搅扰已接受真道的姊妹,对姊妹说:“不要信,赶快回头,你不回头,我们试试看,到时候你就知道错了。”姊妹耐心地与她交通,她仍然说:“这是假的,不是神话,是人搞的,我死也不会信。”当年冬天,聂××的老病复发,心口疼,浑身难受,全身浮肿,医生检查是高血压加肾病、心脏病。1999年4月,聂××七窍流血而死。

(仅选161例)

391 霍邱县三自教堂讲道人王××,男,66岁。1998年底,有人将神末世福音传给他,他当时什么也没说,背后却定罪神作工,拦阻别人接受真道,说:“某某地方的人都接受东方闪电了,你们千万不能跟他们来往。”还把一个刚接受全能神的姊妹拉了回去。1999年2月,王××感觉心口疼,医治不见好转,到6月下旬病就严重了,整天在床上坐卧不安,后于1999年7月8日晚命归阴间,死时已骨瘦如柴。抵挡神的恶魔被剪除了!

392 阜南县张××,女,38岁,召会工人。1999年冬天,她得知霍邱县叶集镇有弟兄姊妹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2000年2月6日(春节期间),她赶到一个弟兄家说:“你们千万别跟某某来往,她已接受了东方闪电。”而且还说东方闪电是邪教,并说她这次就是怕人受迷惑接受东方闪电才来各处看看的。第二天上午,张××从叶集乘车到姚李乡去赶会,谁知刚下车时,后面开来一辆汽车撞中了她的头部,当时她就倒在地上,血流不止,一会儿功夫就命归阴间了。这个恶仆还没来得及封锁教会就被神剪除了。

393 无为县建国乡李××,女,60岁,因信称义派讲道人。1999年4月,有姊妹叫她去听神末世作工的见证,她不听反而命令姊妹把传福音的弟兄赶走,说是异教,并说些论断神的话。第二天,她就在教会里散布谣言,叫信徒别接待信全能神的姊妹。1999年秋,经医院检查李××得了胃癌,医治用去4000多元,回家后经常浑身疼痛,有时疼得她只能跪在床上,无法安睡,从此以后她便活在病魔折磨的痛苦中。2001年4月,李××病情更加恶化,最后于2001年5月14日命归阴间。

394 肥西县三自教堂头目秦××,男,54岁。1999年5月,该教堂一小部分人听了全能神末世作工后回去告诉他,他便在教堂中定罪、亵渎神,还封锁教堂,说:“那是假的,你们千万不能信。”2000年春,他家一向收购粮油的生意由盈转亏,导致他家欠债累累,因害怕有人逼账,秦××全家于2000年6月出逃。2000年12月,秦××的大儿子在外打工被吊车夹死。他们全家人出逃至今未归。这真是祸从天降,家败人亡,可见他作恶遭了神的咒诅。

395 舒城县晓天镇因信称义派讲道人杨××,男,74岁。1998年5月,传神末世作工给他,他不接受反而亵渎神。不久,他去搅扰已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同年8月4日下午,他从汤池镇郑××家回来,路过河棚森工站对面饭店,进去休息时,他坐在板凳上突然仰倒在地,被家人接回家,回家医治一段时间,花了2000多元,稍有好转,渐渐能站起来。2000年8月的一天,他打一个喷嚏,猛然朝后一仰摔倒在地,当时跌断左手腕。2000年9月19日下半夜,杨××因疼痛难熬便放火自焚了。恶仆终以自焚告终,神的作工把敌基督显明出来。

396 六安市因信称义派讲道人查××,男,44岁。1998年11月,听完全能神末世作工的见证后他不接受,回到家里还说是假道、邪教,并且向他的首领汇报,伙同首领封锁教会。1999年7月19日,查××突然老病(身上发麻的病)复发,当天在送往医院的路上一命呜呼了。恶魔终于遭了咒诅!

397 萧县林××,男,65岁,三自教堂骨干。1996年2月,有人多次传神末世作工的福音给他,他和妻子不接受反而定罪、辱骂。1996年5月,林××的妻子得了瘫痪症,花了6000多元治疗仍不能说话,生活不能自理,死于1999年12月5日;2000年1月中旬,林××得了胃出血;2000年5月15日,林××的儿子在伐树时砸死一妇女,对方让他儿子赔偿4万元,他儿子无力偿还,只好带着妻子离家出走,至今有家难归。因林××作恶遭了咒诅,家庭屡遭祸患。

398 淮北市荣××,男,57岁,灵恩派首领。1998年2月上旬,他听说该派别有十几个人接受了全能神,他就带着十几个同工去搅扰。事隔两天,传福音的人去给他传神末世的作工,他不接受反而加紧封锁教会,并拉回7人,还说:“我是大带领,什么都知道,东方闪电是假的,你们信了会家破人亡。”此后,他经常让人骑摩托车带着他各处封锁教会。没过多久,荣××多年未犯的肝炎病发作并恶化,2000年底转为肝硬化,治疗花去两万多元无效,于2001年2月19日一病不起。这个敌基督显然是遭了惩罚!

(仅选161例)

399 淮北市范××,男,53岁,三自教堂主任。他公开敌视全能神的作工。1999年3月份的一天,他站在讲台上说:“现在信东方闪电的是异端、邪教,千万不能去听……”结果在2000年冬天,范××突然卧床不起,浑身浮肿,经检查是肝硬化腹水,住院花去两万多元,医治无效,于2001年6月14日死亡。

400 萧县朱××,女,52岁,属灵派小带领。1997年5月,有人传全能神的作工给她,她不接受还说:“东方闪电是假道,是异端、邪教。”并且限制弟兄姊妹,不许他们听福音。事隔不久,朱××突然得脑梗塞,不能说话,治疗花了1.8万元无效,于1998年1月10日死亡,死时面目很恐怖。

401 霍邱县李××,男,63岁,脱世俗派首领。1999年夏,有人传神末世作工给他,他不接受还到处散布谣言,拦阻别人接受,并说许多定罪神作工、毁谤神的话,说:“这是假的、迷惑人的。”之后他又将一个已接受全能神4个月的姊妹拉回该教派。一连几天他家都顾不得回,疯了似的去搅扰其他接受真道的人,大肆亵渎神的肉身,紧接着李××就得病了,经检查是胃癌,于2000年12月6日命归阴间。真是祸患追赶罪人!

402 霍邱县冯井乡王××,男,53岁,脱世俗派带领。1999年春,有人将全能神末世救恩传给他,传福音的人还没说几句话,他就亵渎神说:“这是假的,是邪灵,他的道讲得再高,只要是女基督我也不接受。”1999年10月17日,王××从周集回来,吃过晚饭休息时还好好的,第二天早上他家人发现他没起来吃饭,到跟前一看,才知道他的哮喘病复发了,经医治无效,于1999年10月20日死亡。恶仆被剪除了!

403 砀山县邵××,男,56岁,华雪和派小头目。2000年1月,有人给他传神末世作工,当时他不接受反而跟传福音的人吵架,还定罪神的作工。2000年4月28日,邵××突然得肾癌引起输尿管不通病,经治疗无效,一星期后命赴黄泉,他妻子因肝炎、肝腹水于2001年3月也一命呜呼了。

404 阜阳市陈××,男,38岁,三自教堂讲道人。1999年7月,有人将神末世福音传给他,他不接受还封锁教堂的人说:“现在有传东方闪电的,你们不要听,不要上当受迷惑。”结果1999年10月1日,陈××在华陀教堂聚会,上午9点半骑车去订馒头,刚出大门口,被一辆大卡车轧得脑浆迸裂,当场死亡。正如圣经的话:追求邪恶的,必致死亡。

405 六安市金安区淠东乡张××,女,47岁,因信称义派工人(家是聚会点)。1999年春至2000年,有人多次将神的末世作工传给她,她不接受还定罪。2000年5月,又有人去她家给她儿子传神末世作工,张××说:“你认识某某吗?他原来是我们大片的同工,现在被东方闪电迷惑走了,他现在信女基督、信邪教。”2000年9月29日晚,张××在祷告会上突然晕倒在地,经抢救无效,于2000年10月3日命赴黄泉。

406 界首市赵××,男,43岁,三自教堂的执事。1999年至2001年3月,有人多次传神末世救恩给他,他不接受还拦阻别人接受,并对几个听见证的人说:“不许你们听人讲道,只能在大教堂听,别的都是假的。”又在教堂里限制弟兄姊妹。结果在2001年7月20日早晨,赵××浇地时被电击死。

(仅选161例)

407 肥西县孙集乡黄××,男,64岁,蒙头派钱财保管员。1998年下半年,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传到该教会,他就极力地拦阻、搅扰,还说是异端、迷惑人的,并赶走传福音的人。1999年春,他的侄儿和侄媳把他叫到他们家,又喊来传福音的人再次将神末世作工传给他,他不搭理,并且向他侄儿、侄媳发怒。2000年下半年,黄××与他的儿子一起上他侄儿家“关照”,还强迫他侄儿跪下认罪,之后才放心地离去。2001年2月11日(正月里),黄××聚会时手捧圣经坐在椅子上,身体突然瘫软,小便失禁,等人把他抬到床上躺下,当天夜里他就命赴黄泉了,死时的样子非常痛苦。

408 贵池市翠微新村钱××,女,50多岁,因信称义派讲道人。1998年到1999年,有人多次去该教派传神末世作工,她极力抵挡并封锁教会,控制下面的人。有一次,有人向她传全能神末世作工,她说:“除了圣经我什么也不接受,你们传的是假的,是邪教,如果你们再来我教会,我就报告派出所,说你们扰乱社会治安。”她边说边跑到大街上大喊大叫,说尽毁谤、亵渎神的话,引来众人围观。1999年11月,钱××得了肝癌,医治无效,于2000年2月死亡。这个抵挡神的恶魔被剪除了!

409 东至县香隅镇方××,男,62岁,因信称义派讲道人。1999年春,有人多次传神末世作工的福音给他,他拒绝接受,还极力抵挡、亵渎神。有一次,有两人到他家传神末世作工,他骂道:“你们离开圣经就是大错特错,你们这些魔鬼永远下地狱、下硫磺火湖,不配上天堂,只有我们这些没有离开圣经的人才配上天堂。”说完还发疯似的哈哈大笑。1999年冬天,方××得了肝腹水,于2001年1月13日一命呜呼。上天堂的梦想也破灭了。

410 枞阳县唐××,男,57岁,因信称义派带领。他从1998年12月上旬起就开始抵挡全能神,不准下面人接待传全能神福音的人,只要他得知谁接受了全能神,他就极力搅扰:“你们信错了,信偏了,这是假的,赶快回头。”有一次,他听说一位姊妹接待了传福音的人,就跑到姊妹家,楼上楼下到处找传福音的人,并说亵渎、毁谤神的话。由于他的疯狂抵挡,下面人都不敢接受真道。1999年7月,唐××得了肝癌,两个月后一命呜呼。这个恶魔终于受惩罚而死!

411 繁昌县徐××,男,52岁,因信称义派讲道人。1997年12月,给他传全能神末世福音,他不接受还亵渎、毁谤神,定罪神作工,说是假的、迷惑人的。1999年5月,有人传福音给他下面的教会,他说:“东方闪电是假的,你们不能听,进去就出不来了。”1999年12月,徐××得病,后经检查是肺癌。2000年8月,他下身腐烂,最终医治无效,于2000年12月死亡。

412 阜南县新村镇姚××,男,49岁,召会小带领。1998年10月,有人将神末世作工传给他,他不接受还亵渎全能神,封锁教会,并且拦阻他儿子接受全能神,还说:“这是假的……”2001年8月29日,姚××又到接受全能神的亲戚家搅扰。第二天,他在家拆房子,墙倒塌将他砸在下面,扒出来时像个血人,经抢救无效,气绝身亡。

413 阜南县三自教堂的骨干周××,男,57岁。1999年春天,有人将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他,他当场就定罪、亵渎神,还肆无忌惮地说:“这是假的,是异端。”并要打传福音的人,还扬言要报告公安局,又封锁教堂。可谓凶恶至极!2001年7月,周××得了肝癌,8月23日气绝身亡。这个抵挡神的恶魔就这样被剪除了!

(仅选161例)

414 泾县厚岸乡舒××,男,55岁,因信称义派讲道人。1999年春,有人传全能神末世作工给他,他不接受还封锁教会说:“传东方闪电的是迷惑人的。”并拦阻教会中的人接受真道。1999年冬,舒××吃饭咽不下去,去县医院检查是食道癌,花了一万多元动了手术,手术后舒××骨瘦如柴,疼痛不止,他用膏药贴,还是解决不了疼痛,整天在家求死。2002年1月21日,舒××终于命归阴间。

415 泾县厚岸乡查××,女,69岁,因信称义派管家。1999年春,有人传全能神末世福音给她,她不接受还把传福音的人推出教会,说了一些毁谤、亵渎神的话。2000年春季,查××患神经病,乱说乱讲,看见门口有停放的车她就用石头乱砸,她嘴叨咕个不停:“夺回来,夺回来……”

416 界首市东城办事处彭××,男,38岁,华雪和派骨干。2000年3月,有人将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他,他没听完就说:“我死也不听了,这是邪教……”还说了些亵渎神的话,并把已接受全能神的几位弟兄姊妹拉回该宗派。2000年4月,彭××乙肝病加重,花了一两万元也没治好。2001年2月13日,他病情恶化转肝腹水,于2月28日命归阴间。

417 太和县付××,男,63岁,三自教堂副主任。1999年4月,有人向他传全能神末世作工,他大肆抵挡、定罪,并带着教堂头目到处迷惑已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说:“凡是传神末世作工的就是异端、邪教,坚决不能信,发现传的立即报告。”2000年8月,付××得食道癌,不能吃,不能喝,后来骨瘦如柴,于2001年3月14日死亡。

418 太和县张××,男,61岁,三自教堂副主任。1999年初,他得知有人传全能神末世作工后,就在教堂里说:“若有人传神来了,都是假的,是迷惑人的,如果发现立即报告。”并且去搅扰已接受全能神的人。张××在疯狂抵挡神之时得了肝癌,于2001年12月21日气绝身亡。

419 临泉县宋集镇程××,女,38岁,华雪和派信徒。其丈夫于2001年3月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她极力抵挡,并扬言要烧书,还咒骂神。9月,她又将其丈夫信全能神的歌本扔到田地里去。10月,程××神经失常,休克像死了一样,醒过来后又说又唱。11月,她子宫大出血差点送命。此后,程××指使二女儿监视丈夫。2002年2月11日(大年三十)早晨起来时发现她二女儿已吊死在门口。程××本人至今仍常犯病,极其痛苦,医生检查是精神综合症。

420 临泉县范集镇庄××,男,55岁,三自教堂头目。1999年初,该村有人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以后,于1999年4月传给他,庄××拒绝接受,背后还到处散布谣言,说:“他们传的是假的、非法的。”结果人都不敢听了。他还讥笑、辱骂、亵渎神,说了很多不堪入耳的话。结果在2000年5月,庄××肝炎病恶化,于2001年1月9日去阎王那儿报到了。

(仅选161例)

421 太和县张××,男,54岁,三自教堂讲道员。1999年初,有人传神末世作工给他,他不接受,并在讲台上讲:“传全能神的人不敢见光,是真神还怕上讲台吗?他们是假基督、假先知,是异端、邪教迷惑人的,谁受迷惑就再也出不来了。”结果1999年12月,张××得食道癌,于2000年8月30日死亡。他在三自教堂的讲台上讲道却落得受惩罚的下场。

422 颍上县汪××,男,68岁,灵恩派工人。2001年4月,有姊妹将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他,他听后对神作工有观念,拒绝接受。第二天,汪××唯一的女婿因白血病突然死了,埋葬好女婿回来的路上,汪××的妻子一只胳膊栽伤了,但汪××仍不醒悟,还到处散布谣言,弃绝传福音的姊妹,说:“她传的是异端、邪教,都不要接待她。”还说了一些亵渎神的话。说后几天,汪××扁桃体发炎说不出话来。2001年11月,他浑身疼痛卧床不起,于2002年2月9日(腊月廿八)死亡。汪××家因偷着埋葬他而被人告发,罚了2000元。

423 颍上县颍河乡三自教堂信徒唐××,女,80岁。1999年4月,她儿媳与该村的几个人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每次儿媳去聚会,她得知后就站在平房上乱喊乱叫,搅扰弟兄姊妹聚会,接待家庭来人她就监视,嘴还不停地嘀咕,后来儿媳被她搅扰得不信了,她还继续监视接待家庭。2001年11月11日早晨5点多钟,唐××在去聚会的路上被车轧死,车把她拖了几丈远,一只胳膊摔断,脸摔变形,一只脚被轧掉,死得惨不忍睹。

424 颍上县段××,男,62岁,灵恩派首领。1997年,他得知有人见证全能神的作工,他就主持轮流祷告会祷告咒诅全能神教会,24小时不停地祷告。2000年9月,该派有两弟兄接受了全能神,接受后回家第二天,段××就与手下几个同工去弟兄家搅扰,并定罪、亵渎说:“神不可能道成肉身,凡是传神来的都是假的,东方闪电是邪教。”他又说些捏造、毁谤的话吓唬两个弟兄说:“他们是邪灵,不能接触,否则家里不平安……”其中一个弟兄当时就被拉回该宗派。他还封锁教会,下命令说:“不认识的人一律不准接待,他们是东方闪电……”多数人被吓得不敢接受真道。2000年11月,段××得了胃癌,手术花一万多元治好了。2001年11月,段××胃癌又复发了,于2002年3月2日死亡,死时肚腹胀得几乎要炸开。

425 颍上县周××,男,53岁,三自教堂讲道员。2001年2月,他从外地打工回来,听说本村姊妹接受了全能神,他就拉姊妹回原宗派聚会,姊妹拒绝,他就说:“你别信假了,现在邪教、异端多。”接着说些亵渎神的话。2001年2月12日晚上(春节期间),周××走路时滑倒,右腿摔断,手术花了9000多元,刀口一直往外流脓,但他仍不醒悟,见到姊妹就说:“东方闪电是假的,神道成肉身是女性不可能。”随后又亵渎一番。2001年9月26日早晨,周××心肌梗塞发作死亡。

426 颍上县颍河乡召会小带领张××,女,24岁。2001年9月上旬,有个姊妹将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她父亲,她得知后就拦阻她父亲信全能神,还定罪、亵渎说:“东方闪电是假的,是异端,是迷惑人的……”之后她又拿着抵挡神的资料到姊妹家说些捏造、毁谤的话。她父亲信全能神一个多星期,又被她拉回原宗派。2002年2月1日,张××的脑瘤病复发,治疗花一万多元,仍全身瘫痪,双目失明,6月20日下午一句话没说就命赴黄泉了。

(仅选161例)

427 颍上县华雪和派骨干康××,男,46岁。1999年9月至2000年1月期间,一弟兄多次把全能神末世救恩传给他,他不听,还抵挡。2000年1月26日,弟兄再次找人把真道传给他,他听后当时说:“这是神作的工作,我接受。”第三天弟兄到他家,他却说:“我就是死也不信,你也别乱跑乱信了,你信的神是女性,那是假的,是异端。”并到处封锁教会。2000年2月10日(大年初六),康××得了胰腺癌,肚腹疼了两个多月,他忍受不了,于2000年5月2日服毒自杀。

428 砀山县葛集镇李××,男,57岁,华雪和派的小头目。1998年12月初,有人给他传神末世作工的福音,他不接受,还拦阻别人接受,并说:“东方闪电是假的,不能信。”结果2000年6月份,李××在去赶集的路上被一辆三轮车撞成内伤,住进医院,花去2000多元。2001年8月份,有人又将神末世作工传给他,他仍不接受。2001年12月,李××突然患重病,医生检查不出什么病,大小便都便血,口又吐血,又花去一万多元也未治好。现在李××已完全丧失一个正常人的理智,就连粪便纸都吃,整天疯疯癫癫,像被鬼缚了一样,至今仍是如此,如果没人领着就会走失,记忆已完全丧失,成了废人。

429 濉溪县杨柳乡刘××,女,49岁,灵恩派中层带领。1999年10月,有人传全能神末世福音给她,她不接受还拦阻别人听真道。2001年8月份,又有人发给她全能神话语的书,她说:“以前有人给我这书,我没看就给烧毁了。”她还赶走了传福音的人。结果在同年10月,她手上的紫泡开始蔓延,浑身都是,泡内无水无血。她眼球突出眼眶,像牛眼。她躺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花了两万多元医治也无效,于2002年2月9日(腊月廿八)晚死亡。临死前几天她就开始活化尸,浑身冒臭水,死后抬去火化时其右手已烂掉3个手指,世人都说这是天报应!

430 濉溪县百善矿张××,男,42岁,三自教堂讲道员。他没听过神末世作工的见证,却在1999年夏天开始封锁教堂说:“东方闪电是异端、邪教,你们不要出去听……”以往张××虽然肺部长瘤子,但他仍能正常讲道,可自从他封锁教堂后,在2000年1月肺部瘤子恶化,经检查又得了脑瘤,手术花去3万多元,医治无效,于2001年11月卧床不起,再也不能讲道了。2001年12月,张××双目失明,吃饭得让人喂,一碗饭得吃一个多小时,大小便失禁,时常把身上的衣服、被子全部掀开也不觉羞耻,已完全失去一个正常人的理智,现已死亡。

431 砀山县朱××,男,47岁,华雪和派大头目。1997年就曾有人给他传全能神末世福音,他没有接受。2001年9月,两姊妹又去给他传,他说:“你们不要来偷我的羊,以前就有人来过……”他就到各处封锁教会,并出卖邻村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导致几个信全能神的人进监。2001年12月的一天早晨,朱××去厕所时突然跪倒在厕所里,送到医院检查是脑出血,医生不给医治,拉回家当天下午就气绝身亡。恶魔终遭咒诅而死!

432 贵池市殷汇镇胡××,男,62岁,蒙头派长老。1998年11月,有人给他见证神末世作工,他没听完就定罪,回去急忙封锁教会,还把刚接受全能神的姊妹硬拉了回去。2000年3月,有弟兄又去给他传,他顽固地说:“你们信的是假的、是异端,我宁愿死也不接受。”边说边拿来一根绳子要把弟兄捆起来,见此情景弟兄只好离开。时隔不久,胡××得了肝癌。他不反省还继续作恶,威吓弟兄姊妹说:“东方闪电千万不能听,一听就受迷惑。”2001年4月,胡××肝癌恶化,活活疼死。恶仆就这样被剪除了!

(仅选161例)

433 青阳县杨田镇孙××,男,33岁,三自教堂骨干。1999年春,有人给他见证神的末世作工,他只听了一半就亵渎、定罪说:“东方闪电是假的,是异端,你们都是骗子,我是不会上当受骗的。”并威胁传福音的人说:“你们再不走,我就喊派出所的人抓你们。”接着他就到教堂里大肆毁谤、定罪神的作工,并警告教堂中人:“你们不要出去听道,不认识的人不准接待,以免上当受骗。”2000年2月21日(正月里),孙××的综合症(高血压、贫血、肾炎)又加重了,经医生检查内脏全坏了,年纪轻轻的孙××病情加重后第10天就死了。

434 桐城市新渡镇因信称义派的管家程××,女,50岁。1998年夏天,有人多次传神末世福音给她,她都不接受还亵渎、定罪。1999年12月,又有姊妹把神作工传给她,她当时表示接受,回家就疑惑了,两个月后返回原派别,并恶毒地毁谤说:“东方闪电是异端、邪教……”2001年7月,程××的丈夫在外打工从二楼上摔下来跌成重伤,后来她丈夫身体越来越差,到医院检查,诊断是骨癌、肝癌,同年10月下旬因无法医治而死亡。2002年2月,程××以往的神经病复发,并且更加严重,到处乱跑,说话语无伦次,自言自语,全是污秽下流的话。

435 青阳县酉华乡江××,男,69岁,蒙头派平信徒。1999年春,有人传全能神末世作工给他,他听完见证当时接受,后受人迷惑返回该派别,开始作恶迷惑人,他散布谣言说:“传神来了就是假的、异端。”信全能神的姊妹多次劝他:“不要亵渎,得罪了神没有好下场。”但他更加顽固地抵挡说:“我宁愿死也不接受。”2001年10月的一天,江××下地干活,突感头晕,两腿发软,倒在旁边的小水沟里,他儿子把他背回家,喊来医生抢救,他说不出话,双手抓胸,两眼流泪,晚上8点钟死亡。

436 无为县十里墩乡李××,男,59岁,因信称义派讲道人。从1998年就传全能神末世福音给他,他一直不接受。2001年5月的一天,又有弟兄到他家传神末世福音给他,他不接待,当天晚上李××就流了许多鼻血(他本人说他鼻子从来没流过血)。2001年秋天,李××已经痊愈了20多年的食道癌复发了,在发病期间弟兄又多次去他家传全能神给他,并提醒他不能再定罪,说他的病就是神惩罚,他听了仍硬着颈项说亵渎、诽谤神的话,又说:“我死了与你们无关……”并且到蜀山一带的教会中说看见东方闪电的人来就打电话给他好报告公安局。过后,李××的病情加重,受尽痛苦折磨,于2002年2月14日(大年初三)死亡。他信神以受惩罚而告终!

437 庐江县罗河镇张××,男,65岁,三自教堂长老。1999年春,有弟兄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传给他,他不相信,并定罪,还到本教堂中说:“现在有假的出现,你们不要信,他们传的不是真道,是异端。”2002年1月19日上午,张××与许××等几个人一道给教堂里一个患感冒的姊妹按手祷告,祷告完回来的路上张××对许××说:“我不行了,鬼到我身上啦,我祷告的时候感觉我的胳膊发麻,好像有东西往上爬,我觉着心里难受。”回家看医生也不管用。第二天送往县医院,医生看不出什么病,第三天张××回家就说不出话,第四天呜呼哀哉了。

438 舒城县汤池镇胡××,男,30岁,因信称义派教歌员。1998年冬的一天晚上,有弟兄传全能神末世作工给他,他不听,并说了许多定罪、亵渎神的话,后来还到各聚会点散布谣言,并且与汤池镇的郑××一道将已接受全能神的十几个弟兄姊妹搅了回去。2001年8月的一天,胡××在山上打板栗,突然感觉到已死亡的哥哥的灵魂在推他。没过几天,也就是2001年9月6日晚上7点钟,胡××吃了“杀虫双”,之后他叫了几声,到处乱窜、撞墙、捶床,2个小时后吐沫而死。

(仅选161例)

439 舒城县阙店乡汪××,男,63岁,蒙头派中层带领。2000年上半年,有人传全能神末世福音给他,他不接受还到处散布谣言,说:“不认识的人不要接待,东方闪电是假基督迷惑人。”并且还说了些亵渎全能神的话。2001年2月28日,汪××得了胃癌,2001年3月6日动手术用去一万多元,于2002年1月21日一命呜呼。

440 舒城县龙河镇潘××,男,52岁,蒙头派讲道人。2001年春,有人把全能神末世的福音传到该教派,他不接受还开始抵挡。有一次在聚祷告会时他说:“他们下次再来就报告派出所,把他们抓起来,他们是邪教。”2001年6月份,潘××得了肝硬化。2001年11月9日,潘××的母亲死亡,潘××于11日也随他母亲而去。

441 巢湖市环城乡刘××,男,58岁,荣美之家派小带领。1999年下半年,他开始抵挡全能神,定罪说:“东方闪电是邪教、异端、敌基督。”他一直迷惑人,到各处封锁教会。2002年2月14日(正值大年初三),刘××突然精神失常,不穿衣服到处乱跑,该派别的人为他祷告,越祷告越严重,家里人为了帮他赶鬼,把他关在屋内,用棍条抽打,但就是无效,之后给他饭他也不吃,他说是别人想害他,死之前他在屋里喊了三天三夜:“天父啊,你在哪里?”之后,刘××于2002年3月26日死亡。

442 合肥市合钢公司孙××,女,61岁,因信称义派钢北聚会点管家。2001年8月,有姊妹传全能神末世的福音给她,她拒绝接受,还把传福音的姊妹赶走,并亵渎圣灵作工,说:“我家有邪灵搅扰。”2002年1月10日,孙××胃癌复发,一命呜呼。因亵渎圣灵作工遭了咒诅!

443 合肥市肥东县民族乡刘×,男,28岁,因信称义派管家,有时讲道。他并没听过全能神末世作工的见证,就定罪说:“东方闪电是邪教,是假基督、假先知。”该人始终抵挡真道。2002年元月,刘×因哮喘病、肺气肿、肝大多种疾病的折磨吃了安眠药,一星期多没死掉,后又喝酒自杀,命赴黄泉了。

444 宿州市夹沟镇刘××,女,67岁,灵恩派小带领。1999年,全能神末世作工传到该教派,她得知后就跟别人一起抵挡,她迷惑人说:“现在有人传神来了,这根本是不可能的,咱们可不能受迷惑。”之后又说了许多亵渎神的话。2001年4月,刘××得了肝硬化腹水,7月动手术在她肋旁安个管子,坏水经管子往外流。2001年12月21日,刘××便告别人间。

445 宿州市芦岭镇高××,女,53岁,灵恩派带领。2001年9月,传全能神末世作工给她,当时她就定罪说:“你们不要再说了,这是异端,我绝对不接受。”传福音的人说:“人不能随意定罪,你可以考查,否则后悔就晚了。”她说:“我绝不后悔。”之后她就到处封锁教会,并把十几个已经接受真道的人也拉回该派。2001年12月27日,高××得病,2002年元月1日就告别人间了,结束了她抵挡神的罪行!

446 固镇县任桥镇李××,女,32岁,华雪和派小头目。1999年3月,李××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两个多月,因始终对神的作工疑惑,最后否认神,返回原派别,并开始作恶抵挡,拦阻手下人接受真道,说了很多亵渎神的话。2002年元月19日,李××喝药自杀,了结了罪恶的一生。

447 泗县黑塔镇赵××,男,33岁,召会长老。1999年2月,全能神末世作工传到黑塔镇,他得知消息后便开始作恶抵挡神,又召集同工研究对策,还说:“无论谁来传全能神、东方闪电都赶走,他们都是假的、是邪教,任何人也不许接受。”1999年3月,赵××得知有10多个弟兄姊妹已接受全能神作工,他便疯狂地安排人一同去搅扰,并威胁接受真道的弟兄姊妹,还大骂传福音的人,之后硬将10多个弟兄姊妹拉回召会。同年12月8日,赵××开手扶拖拉机带着妻子和孩子回妻子娘家,在一个三岔路口被一辆汽车挂住,赵××被甩到车轮下面,当场被轧得死无全尸。他抵挡全能神遭了报应!

(仅选161例)

448 固镇县濠城镇邢××,男,49岁,属灵派小带领。1999年元月上旬,他小孩姨传全能神末世作工给他,他极力抵挡、定罪,说:“我不听,我死也不接受……”之后还将已接受真道的妻子及两个弟媳拉回原宗派。邢××还带着首领一同封锁教会,并作假见证迷惑人,蒙蔽了30多处教会的弟兄姊妹。2001年8月,他小孩姨又多次给他传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并将神话书及神话诗歌磁带发给他,他气狠狠地说:“我不一定不当犹大,我死也不会接受的……”同年12月11日,有一姊妹又去给他传,他仍不接受。事隔两天,也就是12月13日中午,他唯一的宝贝儿子(年仅14周岁)因生气喝下几口“克无踪”除草剂,经抢救无效气绝身亡。现邢××变得寡言少语,整天精神恍惚。

449 定远县靠山乡张××,女,38岁,因信称义派的小带领。1999年4月23日,有人传全能神末世作工给她,她骂接受全能神的弟兄是魔鬼,信的是假的。说过此话后,1999年9月28日,张××的7岁儿子、5岁女儿争吃老鼠药,后经抢救无效,都离开了人间。张××因抵挡神儿女都被挪去了!

450 凤阳县武店镇王××,男,49岁,灵恩派带领。2000年5月,有人给他夫妻俩传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他们不接受,还定罪说:“他们信的都是假的……”2001年1月14日,王××老病(心脏病加气管炎)复发。2001年2月5日(正值春节期间),王××命归黄泉。现在他妻子也浑身关节疼痛。抵挡神闹个家败人亡!

451 亳州市华佗镇葛××,女,46岁,华雪和派的骨干。1999年4月,有人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她,她不听反而拦阻别人听道,并且她还叫来头目搅扰听见证的弟兄姊妹,还疯狂地对传福音的人说:“你们再来拉我们的人,就跟你们没完。”之后又说些亵渎神的话。9月份又多次给她传,她仍不接受。2001年1月,葛××发现脖子上长了小疙瘩;2001年5月至8月她先后到医院化疗两次,花了7000多元,不但没医好反而病情恶化。2001年11月4日经检查,又发现她腹内长满了瘤子,在医院还没等动手术,6日就断气了。

452 亳州市谯东镇王××,男,63岁,华雪和派头目。2000年至2001年多次给他传全能神末世作工的福音,他拒绝接受,最后一次却假装接受,骗去一本神话书,并狂妄地在聚会中说:“神来了?就是死我也不相信,谁若接受就开除谁。”还说亵渎神的话。2001年9月上旬,王××患了肺结核,在他有病期间,一直没停止封锁教会。2002年2月得了肝癌,在病痛折磨期间,他骨瘦如柴,整个人变了样,花好多钱医治无效,于2002年3月17日死亡。

453 亳州市谯东镇王××,男,43岁,华雪和派小头目。1998年11月,有人传给他全能神末世救恩,听过之后他不相信,说:“神来了?在哪?姓啥?叫啥?……”还说亵渎神的话。1999年7月27日,王××坐他儿子的机动三轮车卖西瓜,半路上他的腿别在车厢的车角上使整个人都掉下去,拉了100多米,有人对他儿子说:“看你车后掉下一个人。”他儿子停车去看时,车自动往后退了过来,轧在王××的肋骨上,当时他背部被拖掉一层皮,送到亳州市医院他难受得龇牙咧嘴,正在动手术时突然停电半个小时,他难受得乱蹬乱扒,一会儿就伸腿瞪眼了。

454 涡阳县王××,男,46岁,灵恩派工人。2001年8月中旬,王××得知该派别的马姊妹接受了全能神,他就去搅扰说:“东方闪电是邪教,你走错了……”回来后又各处封锁教会。没过多久,王××突得重病,鼻孔出血,经检查是乳腺癌、肺病、尿毒症,一肾结石、一肾化掉,大小便不通,全身浮肿,多方治疗无效,于2002年元月26日死亡。死时面目吓人,显然是抵挡神遭了咒诅!

(仅选161例)

455 蒙城县漆园镇丁×,女,37岁,因信称义派小带领。1996年7月,两个姊妹给她传神末世福音,她说:“你们这些邪教赶快走,我不和你们交通。”之后又多次去给她传,丁×仍是拒绝,还搅扰其他人接受全能神。2001年5月,丁×有点精神失常,成天把自己关在屋里看圣经,不知吃饭。同年8月,又有一弟兄将神话书送给她看,她立即说:“快拿走,若放这我就给扔进茅厕里。”从此,丁×更加不正常了,常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快了!快了!”还数着指头,和本派别的刘姊妹说:“我的工作完了,我要上天堂了。”9月20日,她和该派别的姊妹说:“我不能活到下个月。”就在11月4日早晨,丁×的丈夫听到屋后“扑通”一声响,跑去一看,丁×倒在茅厕里,口吐血沫,她丈夫将她抱到屋里,半小时后她就气绝身亡。后来得知她喝了两包老鼠药,真是恶有恶报!

456 巢湖市无为县打鼓庙乡秦××,男,58岁,因信称义派讲道人。自从他得知神末世作工后,每次讲道都定罪神的作工,还说:“东方闪电是邪教、是假的,你们别上当受骗。”2001年9月23日,秦××上山放炮炸石头,放完炮后,他正用铁锹撬石头时,山上的石头突然塌下,把他埋了起来,扒出来后看到他脑浆迸裂,腿也被砸断两节,死得惨不忍睹。他常常亵渎神,终于遭到了神的惩罚!

457 明光市洪庙乡付××,女,32岁,召会小带领。1998年秋,有人将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她,她不接受还亵渎神,又说:“传全能神的我不听,神在哪儿呢?”1999年4月,她得知该派有一弟兄接受了全能神,便找来首领硬将弟兄拉回该派别。从此以后,付××的乳腺癌病日渐恶化,每走一段路吐一滩黄水,后来无法行走,上身腐烂,臭气熏人,于2000年12月19日命丧黄泉。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