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各类书籍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河南省基督教天主教各宗各派抵挡全能神受惩罚的典型事例

河南省基督教天主教各宗各派抵挡全能神受惩罚的典型事例

(仅选296例)

1 嵩县德亭乡魏××,女,52岁,圣洁派信徒。下面是她本人的自述:

张××,男,55岁,圣洁派中层带领,是我的丈夫。1998年5月,有人给我们传神末世作工几次,都被我们拒绝了,我们还在教会里说了一些抵挡神的话,致使十几个信徒不能归向全能神,随即我丈夫得病。1999年10月,我接受了全能神,后被丈夫拉回。2000年10月,有三个姊妹接受了全能神,又被我们夫妻二人拉回,从此我丈夫的病情一天比一天严重,吃药无效,经检查是结肠炎。2001年12月,有人再次给我丈夫传福音,他带病拿棍子把弟兄赶出家门。2002年2月16日(正值大年初五),他已是在病危期间,话都说不成了,弟兄又给他传,他直摇头,弟兄走后,他就离世了。2002年2月22日,又有姊妹给我传,我才如梦方醒,明白丈夫是遭神惩罚了。以往我抵挡真神,如今我痛恨自己的恶行,希望弟兄姊妹不要像我如此愚昧,以免后悔莫及。

2 正阳县何××,女,40岁,大赞美派工人。2000年4月给她传神末世的作工,她不接受还拦阻她母亲和弟弟接受,并造谣、毁谤全能神教会,致使她母亲不敢聚会。事后不久,何××从车上摔下来,检查是脾脱落、肝裂缝,两个姊妹在医院看见她的样子,真是惨不忍睹!肚子上开了一个5寸长的口子,插着导尿管,输着氧气,口里冒着污血,奄奄一息。出院后,何××认识到她是遭神咒诅了,非常懊悔自己的抵挡行为,2000年7月接受了全能神。

3 信阳市固始县范××,男,44岁,召会工人。1995年2月,有人给他传全能神的末世福音,并发书给他,他不接受还把人赶走了。他对手下弟兄姊妹说:“东方闪电的人传的是异端、邪教,不能听他们的道,一听就把你们给迷走了。”因他的拦阻,弟兄姊妹一直不能接受真道。1996年7月12日,范××的妻子因和儿媳妇吵架喝农药而死,而范××本人患腰间盘突出,疼痛难忍,只能靠吃药维持,不能干重活。2002年1月,有人再次给他传全能神的作工,他非常懊悔以往对神的抵挡,接受全能神后又传给手下10多个弟兄姊妹。

4 栾川县王××,男,69岁,因信称义派中层带领。1996年3月,有人去给他传神末世的作工,他不听还定罪,其妻愿意考查,他却极力拦阻,不许妻子接受,还封锁教会,散布谣言,致使许多人不能归向神。1996年8月,王××得了肺癌,于12月2日死亡。他的妻子明白这是神的惩罚,毅然接受了全能神。应验了圣经的话:两个人在床上,取去一个,撇下一个。

5 禹州市郭连乡杜××,女,56岁,灵恩派小带领。1995年给她传神末世作工的福音,她不接受还说:“你们是邪灵、异端。”还拦阻弟兄姊妹接受。1995年底,杜××得了肠癌,下泻血,在有病期间她又被邪灵所缚,她被折磨得死去活来,于1996年8月25日死亡。

6 新野县符××,男,58岁,召会工人。1998年至1999年间,多次有人给他见证全能神的作工,他都不接受。1999年4月份再次给他传,他听后非常懊悔,承认是神的作工。但回去以后,受他上司的迷惑,一星期后将神话书交于他哥(是他哥带着另一弟兄去给他传的),并说:“这道不是真道,是假道。”过了一个月,符××吃饭时感到有东西挡住,经检查为食道癌,病情日益加重,直到11月份他几乎吃不下东西。这期间他到他嫂子家借钱治病,噙着眼泪对他嫂子说:“我触犯神的性情了,我看神的话也没接受,我骂神、毁谤神遭神咒诅了。”2000年2月,符××便离开了人间。

7 平舆县王××,男,42岁,华雪和派头目。1998年11月26日,给他传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他接受后又疑惑,还到处散布谣言,搅扰弟兄姊妹说:“咱们不能与华雪和断绝关系,以后全能神这道若不行了,咱还有条后路。”不久,王××感觉身体不适,12月3日经检查已是晚期肝癌,治疗无效于1999年2月15日死亡。临终前他拿出全能神末世说话的书交给他妻子,说:“要信全能神,这道是真的,我不行了。”他临死前才见证神是真的,可惜自己却得不着这国度的救恩。

8 息县王××,女,42岁,赞美派的工人。1996年1月,有人给她见证神末世作工,她不接受,还拦阻别人接受全能神,说:“以后陌生人一律不许接待,传的超乎圣经的都是假道。”1998年3月的一天夜里,王××突然不省人事,赞美派的人为她祷告也无济于事,最后还是命归阴间。她的家人在1999年7月接受了全能神。

9 商丘市民权县陈××,女,53岁,三自教堂的骨干。2001年2月,当她得知该教堂有一位弟兄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时,她开始四处封锁教会,拦阻其他人接受真道。2001年4月,陈××得了一种怪病——时冷时热综合症,花了7000多元治疗才有所好转。同年9月,陈××的丈夫脚骨骨折,又花去几百元钱。不到一年,家里的积蓄全部耗尽,后来陈××自己说这是因得罪神遭的报应!

10 信阳市固始县王××,女,61岁,三自教堂的小头目。1999年4月,有人给她传神末世的作工,她不接受还对传福音的人说:“你传的都是异端、邪教。”1999年6月,她把该教堂里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都汇报给三自教堂的大头目。1999年9月,王××发现了传福音的人,就立即骑三轮车找头目前去拦阻、破坏,不料在路上摔下河坡,摔得浑身疼痛,当场昏死过去,后来有人把她送回家,请来医生抢救,一个多月身体才恢复过来。过后她说:“你们信啥我也不管了!”她是临到惩罚害怕死才说出这话来,真是恶人脸无羞耻。

11 汝阳县王坪乡丁×,女,53岁,重生派小带领。1992年,她已听说了全能神的作工。1993年春,有人给她见证全能神,她不接受还在讲道时定罪说:“这是《启示录》中说的十角中的小角,是毒钩,沾住就不得了,蜇住人能疼五个月,不敢接,也不敢信,这是异端、邪灵,是敌基督的灵。”她还偷听全能神教会的聚会,曾用不堪入耳的话诬陷、毁谤全能神教会,对信全能神的人极端仇视。她不但封锁、控制该派的人,还威胁三自教堂的人,不准他们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因着她的出卖,三自教堂的人把已接受的人告到统战部。1993年9月的一天下午,天下着大雨,丁×怕平房漏水,就上平房排水,傍晚她女儿找不到她,最后上平房一看,丁×仰面朝天死在平房上。第二天,丁×肚腹发胀,手腕、脚脖发青,到了晚上,肚子胀得像圆鼓一样,还发出咕噜咕噜的响声,她儿子吓得跑到外边,不敢靠近。她丈夫曾××,57岁,重生派带领,他妻子没死之前他就和妻子一起亵渎神,定罪神作工,说:“这是邪灵,是离道反教、迷惑人的。”还说:“这种灵特别厉害,进去了就抠不出来。”吓得人都不敢接受,他还在每一次的聚会中祷告咒诅全能神教会。他妻子死后,他不醒悟反而更加猖狂。1995年2月,有人又去给他传福音,并送给他神话书,他不接受还把书扔到房顶上,之后照样到处封锁教会,并且亵渎得更厉害。1995年5月,曾××得了高血压,住院吃药都治不好,病情越来越重,之后就神志不清,神经失常,不知羞丑,他的生殖器烂得化脓流水,衣服弄得很脏,让人看了恶心。一直到1995年冬天,一次,他儿子给他倒开水洗生殖器,他却把脚放进去,脚被烫伤,后化脓,一动也不能动,在1996年1月也随他妻子去了。他夫妻二人死得特别奇怪,该派的人说他夫妻俩是犯大罪死的。

12 内乡县陈××,男,53岁,因信称义派信徒。1998年12月,有人送他一本全能神所发表的话语,当时他没在家,传福音的人把书放在他家就走了。1999年2月,送书的人再去看陈××时,他躺在床上,浑身肿得发胀,脸色蜡黄,十分可怕。他声音微弱,断断续续地说:“去年不知谁送本书,我想这书来历不明,一定是来自撒但的,所以当时就烧毁了,从那以后,就开始有病。”他说话时已有些懊悔,但为时已晚,他的病已是肝癌后期。1999年3月14日,陈××在病魔的折磨中死亡。真是愚昧人因无知而死亡!

13 邓州市王×,男,67岁,召会小带领。2000年4月,有人给他传神末世作工,因神的作工不合他的观念,他狂妄地说:“这道不真,若是真的让我在一年内临到惩罚。”说完这话三个月后王×就中风了,成了半身不遂,现靠轮椅走路。惩罚临到了,他的起誓已成全了,这道真不真?不知他有无定论选择?

14 禹州市马×,女,61岁,属灵团体派的带领。1998年2月,有人传全能神末世作工给她,她疯狂地定罪抵挡,还迷惑人说:“神在梦中启示我,你们信的是鱼头、黄鼠狼尾巴、九头鸟、七头九脚。”还恶狠狠地用《圣经》砸一个刚接受神作工的姊妹的头。1999年4月份,马×突然得了半瘫。1999年8月,马×糊涂得连家人也不认识,经医治病情稍有好转。2001年12月,一位姊妹冒着大雪又去给她传,她又把姊妹拒之门外,此时姊妹就提醒她说:“你得这病是抵挡神了!”马×痛哭着说:“主饶恕我,主饶恕我,亏欠神,亏欠神……”马×于2002年7月18日命归西天。

(仅选296例)

15 平顶山市叶县毛×,男,46岁,召会工人。曾有多人给他传过全能神末世作工,他不加考查就盲目定罪说是异端、邪教……并且烧毁全能神发表的话语的书,还拦阻别人接受神末世的作工,犯下滔天大罪!事后不久,1995年7月,毛×突发高烧,不知患了何病,医治无效,于1995年8月5日死亡。他死时晴天打了一个响雷,这可真是作恶得罪了神,祸从天降!

16 平顶山市叶县旧县乡朱××,男,63岁,召会带领。1995年给他传全能神末世作工,因着不合他的观念他就定罪神的作工,并把神话书籍烧毁。不久,朱××的22岁的小女儿喝农药而死;一年多后,他30多岁的大女儿也喝药死亡;朱××原来就有的肺气肿又恶化了。可他仍不思悔改,继续毁谤、亵渎神的作工。1997年8月,朱××病情恶化,治疗无效死亡。1997年10月28日,朱××的小儿子在外打工触电身亡。他家里只有他妻子还活着,现在也改嫁了,并且也不信了,又去烧香拜假神了。朱××因着定罪神的作工并烧毁神话书籍遭了咒诅,闹个家败人亡!

17 平顶山市叶县龙泉乡郭×,男,60岁,召会小带领。1994年,有人给该派的人传福音,他得知后就去搅扰。后又有人给他传,他便定罪说:“毒蛇的种类、撒但的差役,讲这鬼话来迷惑我,赶紧走!”他还封锁教会。1997年2月,郭×得了胃出血住进医院,他大儿子回家给他拿钱治病,晚上睡觉时得暴病死亡。1999年1月,郭×又去看病,经检查是肺癌,治疗无效,于2000年1月24日命归黄泉。神所惩罚的人谁也救不了,触犯了神的烈怒,谁能再活下去呢?

18 鲁山县胡×,女,53岁,其家是忠道派接待家庭。2001年2月25日,有两个人去给她传神末世的作工,她不听还厉声吆喝说:“哪来的邪灵来迷惑俺,赶紧走!”并且还要打电话报警。谁知刚把那两个人赶走,胡×的阑尾炎就犯了,肚子疼得要命,医生说她还患有糖尿病和阴道炎,动手术花六七千元,不但没治好反而伤口又发炎,肚子里不断往外流血水,阴道里还往外流脓,后来脚上、尾巴骨上都烂了,还生着蛆虫。病治好之后,落了个腰疼病,不能下地干活,只能在家做饭。她因信口定罪圣灵的作工受了惩罚。

19 孟津县城关镇梁××,男,60岁,自由团体派的小带领。1998年秋给他传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他不接受。1998年冬天又给他传时,他有病坐在床上,听完后说:“讲得不错,就是不敢接,除了我信的是真神,别处都没有神,这是假的。”他自己不接受还拦阻别人接受。1999年,梁××得了偏瘫,他坐在街上,说话已不清楚了,当他看见已接受全能神的一弟兄时竟用手指着乱喊:“他受迷惑了,他是假基督……”后来他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他儿子也不给他找医生看病。1999年7月,梁××成了植物人,卧床不起,什么都不知道。他妻子看他可怜,想法给他吃点东西,他不会下咽,只好请医生用皮管下到胃里,用针管把奶粉推进去,两个小时推一次,这样梁××被折磨了5个多月,于2000年初死亡。他死后该教会的很多人都接受了全能神。

20 孟津县平乐镇刘××,女,48岁,三班仆人派带领。1997年冬,有人给她传神末世作工,她说:“你们信的都是邪道。”并对手下人说:“若有人来给你们传,啥难听说啥,啥难听骂啥,把他们打走是目的,谁要接待谁就在他的恶上有份。”2001年夏,传福音的人又去给她传,她大吵大嚷着把传福音的人推出门外。自从刘××1997年抵挡全能神后,她婆婆长期瘫痪在床;1998年冬,她丈夫得脑血管病,住进医院;1999年,刘××18岁的女儿经常肚疼住进医院做了手术;同年刘××的公公患癌症,于2001年4月卧床不起。刘××常说:“我也不知犯啥罪了,这日子真难过,受这等折磨还不如死了好!”正如圣经的话“恶人脸无羞耻”,自己作恶多端受了惩罚还不知道?2002年1月,刘××的公婆相继去世,因没火葬又被县政府罚款800元。

21 驻马店市张××,女,48岁,召会带领。1998年10月,有人给她传神末世的作工,她当时就说:“你接受东方闪电了吗?如果我见了信东方闪电的人就问她,神来了在哪儿?问一声,割一刀。”紧接着又说:“前几天有人到俺派里传信全能神,就是我派人拿着刀和棍追赶的,抓住了要送派出所,要不是周围邻居(不信派)解围,非打死她不可!”从此后,她只要听说有接受神末世作工的,就挨门挨户地封锁:“你们走邪了、受骗了、中毒了……”由于张××穷凶极恶地抵挡,她遭到了应有的惩罚。2000年4月,张××心脏病突发,到上海做心脏移植手术,因手术失败,张××死在了手术台上。这个抵挡神的恶魔被剪除了!

22 内乡县郭××,男,54岁,大赞美派长老。1998年7月,当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传到该地时,他极力抵挡并把一姊妹的神话书收去。10月16日,当姊妹去向他要书时,正遇上他与40多名同工在聚会,郭××一见姊妹便信口定罪说:“这书上的话都是异端,是邪灵。”并举起神话书让姊妹看。他把看过的地方划了很多圈,圈上打着“×”,有的地方写着“奉耶稣的名捆绑这话”。还举着神话书说:“这书到我手里都得作废,凡信耶稣的都不准看。”随后他们40多人把姊妹围在中间,郭××把姊妹按跪在地上,喊着说:“奉耶稣的名捆绑邪灵、异端。”亵渎的话不堪入耳,接着他又把姊妹软禁起来,当着众人的面把书烧毁,之后他们便分散各地封锁教会。一个月后,郭××的气管炎病复发,气堵严重,终日不思饭食,于12月7日死亡。这个恶魔终于遭咒诅而死。

23 邓州市王××,女,40岁,因信称义派工人。1997年12月给她传神末世的作工,她蔑视嘲笑传福音的人,并且大肆造谣、诽谤神作工,还把几个准备接受全能神的人也拉回该派别。1999年7月的一天,狂风夹着暴雨将她家院内的电线刮断,雨停后她独生儿子出门触电,当场毙命。王××因抵挡神独生儿子被剪除了!

24 新野县的陈××,男,67岁,召会工人。1999年11月24日,陈××得知该派别的几个弟兄姊妹接受了全能神末世救恩,便极力搅扰说:“他们是标准的异端,谁也别接触他们。”并到已接受真道的弟兄姊妹家煽动其家里人拦阻、逼迫他们信全能神,还怂恿自己的侄子拦阻侄媳聚会。1999年12月的一天,陈××发现侄媳在邻村一姊妹家看神话,便告知侄儿,他侄儿把侄媳双手捆绑起来毒打一顿。2000年2月的一天晚上12点左右,陈××同他侄儿和该派别的人到一接受神末世作工的人家闹事,并大声嚷道:“你把我的小羊领走,我非打你不可!”并上去打姊妹,还对其派别的人说:“他们完全是从鬼来的,如他们给书,把书扔到厕所里。”2000年9月,陈××得了脑血管堵塞,之后半身不遂,口舌发硬,说话不清,生活不能自理,于2000年12月气绝身亡。这个恶仆抵挡道成肉身的神,正是典型的敌基督,怎能逃脱神的惩罚呢?!

25 灵宝市杨××,男,56岁,召会中层带领。从1996年开始曾多次有人把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传给他,他未经考查就定罪、亵渎神,并且还说:“你们传的就是真神我也不接受,看能把我怎么样?”1997年12月,杨××的儿媳妇得病而死;杨××本人得血管瘤,2000年7月,杨××又得了疝气,现在多病缠身,活在极其痛苦之中。与神对抗只有死路一条!

26 灵宝市豫灵镇车××,女,37岁,因信称义派小带领。1998年12月给她传全能神末世的作工时,她说:“你们被迷惑上当了,这是错的。”2000年1月又有人给她传,她看了赞美全能神的歌本后不接受,还不愿意还书,说:“这是东方闪电,是迷惑人的,该烧毁。”她还拦阻别人接受全能神,多次将传福音的人赶走,定罪神作工,亵渎神肉身,说捏造毁谤的话。2000年10月31日,车××12岁的小女儿一个人在家玩耍时,将纱巾绑在门环拉手上,无意之中被吊死了。过了一个月,车××的大女儿脖颈上长了个大淋巴结核,手术后又长了一个,至今不能治愈。这个恶人之家遭了咒诅。

27 卢氏县潘河乡冯××,女,53岁,因信称义派小带领。1997年6月,她大姐给她传神末世救恩,当时她表示愿意看全能神的话语,谁知她是在欺骗人,背后却把书烧毁。后来,她外甥媳妇去和她细谈神的作工,结果她比第一次的表现更坏,并说:“我去年7月就把书烧毁了,神也没把我怎么样!”说完这话没过5天,她在院里饮牛,突然昏倒在地,送进医院治疗了10天,该派的人去为她祷告,病情也没有好转。1998年3月2日,病情又猛然发作,她像发疯似地在床上乱抓乱挖,痛苦至极,吐血而死,死时面目惨不忍睹。

28 卢氏县莫××,女,28岁,因信称义派工人。有人去给她传神末世作工,她自己不考查却与恶仆商量对策如何抵挡,并把给她的一本神话书烧毁。不久,传全能神的人又想方设法与她交通,她对烧书之事懊悔并表示愿意接受。过后她又与恶仆商量,继续抵挡,连续4次她都是如此。此人不可挽救了!1999年7月26日,她二妈和她妹妹在车祸中当场摔死,莫××本人骨盆和臀部摔坏,全身无一处是好的,治疗期间极其痛苦,她的丈夫也弃她而去,她落得个孤单无靠。这应验了圣经的话:奸诈人的乖僻必毁坏自己,奸恶人的房屋必倾倒。

(仅选296例)

29 商水县吕××,男,71岁,三自教堂讲道人兼会计。2000年9月底,有人给他传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他非常嚣张,肆意定罪、亵渎神的作工,还说:“凡不受国家保护的都不是正牌,都属魔鬼。”说完此话几个月后,2001年2月4日(正值春节期间),吕××去帮忙建教堂,不料教堂墙倒屋塌,吕××被活活砸死。从吕××的话音可以断定他是共产党设立的人,因为他端的是共产党赐给他的饭碗,当然得为共产党办事了,所以他才是受共产党保护的正牌魔鬼。

30 汝州市陵头乡李×,女,55岁,天主教信徒,其家是接待家庭,有名望。1998年11月,她本村两个姊妹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她听说后把那两个姊妹拉拢回去。2000年2月3日,天主教一个神父接受了真道,这个神父和一个弟兄去取自己的东西,被李×扣留起来,弟兄姊妹去找,李×领人把村路口全部封锁,不让人进村。三天后,李×与接受全能神的人讲条件,要用13个修女(已接受神末世作工)来换回神父和那个弟兄,一直到2000年2月7日,她才把人放回。第二天,李×在1999年已得的子宫癌病情加重,阴道出血,从阴道掉烂肉,后来头发也掉光了,住院治疗无效,于2001年7月21日死亡,死时张着口。入殓时人正把她往棺材里装,突然天上打了一个炸雷,下了一阵雨,炸雷像火龙一样在灵棚前绕,众人都很吃惊,都说这是奇事。足见她的恶行触犯了神的怒气。

31 平顶山市鲁山县魏××,男,召会工人。1997年9月,有人去给该派别的一个姊妹传神的末世作工,这姊妹听后说愿意考查,传福音的人就给了她一本全能神话语的书。魏××听说后急忙到姊妹家把书要出来,随后扔在煤火里烧毁,并对这个姊妹说:“这是异端邪说,你可不要信。”1997年春魏××开始发烧,11月去县防疫站诊断为肺结核。1998年元月他又开始口渴得厉害,喝水也不能解决问题,经检查,他的肺已经坏得没法治了。1998年元月30日(正值大年初三),魏××死亡,死时年仅39岁。他断送别人的生命,赔上自己的性命,这是公平的。

32 南阳市李××,男,35岁,因信称义派中层带领。1998年有人给他见证神末世作工,他就极力抵挡,到处造谣,说亵渎神肉身的话,并且一直封锁教会。2000年8月15日,李××的妻子生个儿子没有肛门,并且还有疝气,一年做了两次手术,面黄肌瘦。本来他妻子就有神经病,如今又有一个这样的孩子,李××再也不敢像以往那样抵挡了。看来他的人性太坏了,做事从来不留后路,难怪他生个儿子没有肛门,成了社会奇闻,谁能说这不是报应呢?

33 内黄县后河镇马××,男,50岁,华雪和派的骨干。1999年7月给他传神末世作工,他听后承认是真理,是神的作工,过后又否认,到处散布谣言,他还拦阻别人听真道。2000年9月6日,马××骑摩托车出车祸,当场摔昏,经抢救无效,第二天死亡。

34 汤阴县蒋×,男,73岁,召会的小带领。1995年2月份,有人发神话书给他,他不看反而和其他几个带领把发给他们那一带的书都收到一起烧毁了。此后,他经常骑车到处封锁教会,不许弟兄姊妹听见证,导致福音工作受到极大拦阻。蒋×的这一罪恶行为很快遭到了神的报应!1999年2月,蒋×得了轻微偏瘫,嘴还一直流口水,后又失去理智,不知羞耻,在大街上拉屎撒尿,有时裤子没提上就在街上行走,还一直乱说胡话,后于2000年1月22日去阎王那儿报到了。

35 滑县郭××,男,29岁,三自教堂的执事。1998年11月,他的两个姐姐接受了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之后去传给他和他母亲,他极力拦阻母亲接受,还反驳说:“除了圣经以外都是假的、邪教,你们千万不能信!”1999年8月21日,郭××开车走亲戚的路上车翻到沟里,他当场被砸死,之后他妻子改嫁。郭××抵挡神闹个家破人亡。

36 长垣县乔××,男,68岁,三自教堂头目。1999年11月,有人给他和他下面的人传神末世作工,他不听反而把教堂里的人封锁得死死的,并说:“若见了给你们传福音的就报告宗教局。”使该地的福音工作受到极大拦阻。2000年2月,乔××得了食道癌,另外还得了一种怪病——浑身疼。2000年9月27日,乔××命丧黄泉。

37 长垣县王××,男,39岁,三自教堂头目。1998年7月给该教堂的人传全能神末世作工,他知道后就开始封锁教堂,拦阻别人听福音,还说了许多亵渎神的话。2000年12月,王××原已好的神经病又发作了,难受得光想死。2001年1月20日他喝了农药,经抢救无效于2001年1月24日(大年初一)死亡。

38 林州市横水镇赵××,女,53岁,安息日会的骨干。1997年至1998年期间有人多次给她传神末世的作工,她不接受还对着传福音的人说:“你们都走邪了,走错了,把弟兄姊妹都带到悬崖上了,传了也不跟。”传福音的姊妹走时,她说:“撒但退去!”1999年3月,又有人去给她同派别的人传,在街上见到她,她说:“你们还来搅扰,我们村有监督人员,再来就把你抓走。”2000年3月,赵××的高血压病发作瘫倒在床,现在已成了植物人,躺卧在床不死不活的。

39 林州市谢××,男,65岁,安息日会的带领。1997年传神末世作工给他,他不接受还定罪神的作工是“异端、邪教”,见了该派别已接受全能神作工的姊妹就像见了仇人一样,说:“你信你的全能神,我信我的耶稣。”1999年3月,谢××因身体不适去医院检查,发现患肝癌已到后期,于1999年4月24日死亡。

40 兰考县贾××,男,60岁,三自教堂头目。他只是听说有人传神末世作工,他就开始说亵渎神的话,还拦阻下面的人接受,不让他们接触信全能神的人,并说:“再亲、再近也不行。”2000年6月,贾××不知患了什么怪病活见阎王了。

41 开封县李××,女,54岁,生命道派小带领。2000年2月给她传神末世作工,她拒绝接受。到同年三四月份再次到她家给她传,她仍不接受,还赶走传福音的人,说些亵渎的话:“你信的是魔鬼,都是骗人的、迷惑人的……”2001年1月2日,李××得脑充血,到医院两天就匆匆上了黄泉路。

42 清丰县纸房乡万××,男,77岁,地方教会的带领。1998年8月,该教会有些人接受了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万××就极力拦阻人接受,并且扬言说:“要是有人问你们,就说我万××说是错道。”说这话一个月后他就偏瘫了,经治疗好了一段时间,1999年又犯病了,经检查是脉管堵塞,输液都输不进去,疼得在床上直打滚,于2000年11月12日命归阴间。

(仅选296例)

43 濮阳市中原油田邢××,女,28岁,生命道派的带领。1995年2月下旬,给她发了两本全能神在国度时代发表的话语,她看了之后语带轻蔑地说:“圣灵如果开启我,我也能写。”有人劝她别说这话,她还说:“这罪归到我头上。”说这话后没几天,邢××就得了神经病,她丈夫给她吃镇静药无效,于3月7日在送往医院的途中死亡。这罪真归到她头上了。

44 新乡市延津县焦××,男,48岁,三自教堂讲道人。1998年10月,他得知教堂里几个姊妹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以后,就在教堂里多次把这几个姊妹当典型作反面宣传,还说:“唯有圣经是真的,除了圣经都是瞎扯,都是邪教。”并且还三番五次地去搅扰接受全能神的姊妹,他曾威胁一个姊妹说:“如果你不听我的劝告,我就去告你,划得来吗?”1999年8月16日早上,焦××去教堂晨祷,走到院里栽倒在地,随即送往医院,途中命丧黄泉。

45 新乡市延津县东屯乡王××,女,54岁,生命道派讲道人。1998年有人给她传全能神的福音,她不接受,在给别人传时,她就跑去搅扰,并大吵大嚷地亵渎、定罪全能神,拦阻别人接受真道,致使多人不能归向全能神。2000年1月25日傍晚,王××正在捡花生时突患急病,一命呜呼!

46 卫辉市张××,女,63岁,生命道派大带领。1996年3月末,有人送给她一本全能神的末世说话,她没看就把书毁掉了。后来又有许多人给她传神末世作工,她拒绝接受,并且封锁教会,还说了很多定罪、亵渎神的话,直接拦阻了当地福音工作的扩展。1999年11月13日,张××得了癌症,经多方治疗无效,于2001年4月8日便长眠地下了。

47 孟州市谷旦乡陈××,男,64岁,三自教堂讲道人。1999年有人给他传全能神的福音,他不相信还讥笑说:“耶稣走后就说是末世,到现在还说是末世。”他还说神再有三十年、五十年也不会来。2000年8月,陈××得了食道癌,在医院治疗无效,于2001年1月30日(正值春节期间)伸腿瞪眼了。

48 孟州市师××,女,60多岁,大赞美派带领。1998年有人给她传全能神末世的作工,她凶相毕露,破口大骂,说这是异端、邪教,并且不允许任何人与传福音的人接触,后来又有人多次给她传都被她赶出家门。2001年她所在教会有人接受了全能神,她就去威胁、搅扰,直到把那人拉回去。2001年2月,师××得了眩晕症,现在看不出病,但不能走长路,得让人照顾。

49 新密市马××,男,62岁,三自教堂的讲道人。1997年8月初给他见证全能神末世的作工并赠送他一本书,他看了之后不相信是神的话,也不相信神的威严、烈怒,他说:“我不接受,我不相信,神真会把我击杀吗?”当时他女儿和一个姊妹都接受了全能神,听到他说是假的,这两个人又返回三自。同年8月30日,马××感觉身体有病,经医生检查是肝癌后期,治疗费花去1.5万元,于1997年10月29日便长眠地下了。

50 南乐县王××,男,72岁,三自教堂头目。1999年4月传神末世作工的福音给他,他不听还四处散布谣言,诽谤传福音的人。此后不久,王××就便血,7月病情严重,到医院检查是直肠癌。10月做手术,手术后11天伤口还不能愈合。第二次手术把伤口两边的脂肪全部割掉,手术后王××瘦得皮包骨头,没等拆线,于11月8日就命归阴间了。

51 濮阳市中原油田牟××,女,52岁,因信称义派的骨干分子,注重医病赶鬼。1998年7月,有人给该派别传神末世的作工,她知道后立即拦阻,并且否认神作工,还说些亵渎神之类的话,并祷告咒诅传福音的人。此后,牟××经常在教会中威胁别人,说:“谁若接受了,家里就不会平安,必遭祸。那是又找了个父亲,又找了个丈夫,没良心,是犹大,是叛徒,忘恩负义,没救了,受迷惑了。”1999年8月27日那天中午,牟××正包饺子时,突然浑身哆嗦、抽筋,双腿几乎不能站立,送到医院经检查是脑溢血,全身瘫痪,失去知觉,昏迷了9天,于9月5日死亡。祷告咒诅传福音的人,没想到咒诅却临到了自己头上!

52 安阳县樊××,男,56岁,老地方教会的工人。1994年11月,有人发神末世说话的书给他,10天后传福音的人去看他,他却恶狠狠地说:“我把书给剁了,这是迷惑人的、骗人的,谁来传都别想迷惑走一个人。”随后,樊××又煽动该派别的弟兄姊妹把发给他们的书都毁掉。1999年1月,接受全能神的约30人也被他拉回原派别,后来有人接受又被他拉了回去。樊××真是罪恶滔天!2000年8月,樊××患了瘫痪病,不能自理,治疗两个月花了一万多元,最终医治无效于2000年10月4日命赴黄泉了。

53 安阳县白壁镇李××,女,54岁,她家是召会聚会接待家庭。1994年11月,有人给她传神末世作工并赠送神话书给她,她拒绝看书,并把给她的书及给她本派别其他姊妹的书撕的撕,烧的烧,还对该派别的人说“那书根本就不能看,都是骗人的,他们信的根本不是神,而是一个人,一班毛丫头能成啥事?”等等类似抵挡神的话。此后有人多次给她传神末世的福音,她都不接受。李××原来就患高血压、糖尿病,1998年2月又得了气鼓病,肚子肿得又圆又大,特别难受,她一直喊着说:“我好难受,我身上没血了呀,我全身冷,我可饥呀!”在床上躺卧不安,最后不会说话,治疗无效,于1998年2月27日死亡。

54 孟津县朝阳镇李××,女,60岁,三自教堂讲道人。1999年初,有人送给她一本全能神话语的书,她看了以后说是人写的。之后又有人给她传全能神,她仍不接受,在三自聚会时她说:“有人给我传东方闪电,说神回来偷宝贝了,这是异端邪说。”她还亵渎神。1999年底,李××的鼻子经常出血不止,服药后止住,几天后鼻子长出个瘤子,检查说病不轻,到洛阳做手术,烤电一个多月。鼻子刚好,脖子右侧又长一疙瘩,不青不红,检查是癌瘤晚期。后来癌已扩散到肝部,每顿她只吃半碗饭,疼痛难忍,一天打一支杜冷丁,后来两个小时打一针,最终于2000年7月死亡,治疗花去一万多元。李××作恶抵挡神遭了惩罚!

55 荥阳市乔楼镇徐××,男,58岁,华雪和派头目。1999年1月,有人给他见证神末世作工,他不听还四处搅扰别人听见证,散布许多定罪、亵渎神的话,扬言要告传福音的人。1999年11月,徐××得病,身体逐渐消瘦,经检查是食道癌晚期,于2000年9月1日伸腿瞪眼了。

56 郑州市吕××,女,51岁,召会工人。1998年,给她传神末世作工,她不接受。1999年8月,她聚会时说:“李常受是真道,东方闪电是假道,如果李常受是假的,就让我不出一年死。”2000年元月2日,吕××在去聚会的路上从车里甩了出去,当天死亡。果真没出一年就死了!

(仅选296例)

57 郑州市李××,男,31岁,华雪和派骨干。1998年神末世作工传给他,他听后承认是真理,但他说:“带领的不接受,我也不接受,再是真理我也不跟。”2000年8月8日,李××骑摩托车与自行车相撞,当场死亡。弃绝真道遭祸了!

58 郑州市冯××,女,61岁,因信称义派小带领。1998年多次有人给她传全能神末世作工,她不接受,还抵挡定罪神作工。1999年上半年,该派别有几个人接受了神末世作工,她就极力搅扰、拉拢这几个人,并找带领的一起去搅扰,直到把这几个人拉回原宗派。1999年11月,冯××心脏病突然发作,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59 兰考县赵××,男,60岁,华雪和派的头目。当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传给他时,他多次拒绝,还定罪、毁谤神的作工,且扬言:“我一头栽死,也不信全能神的道。”还拦阻他下面的人接受真道。2001年1月15日清早,赵××坐三轮车去磨面,从三轮车上栽下来,再也没有醒来。真是一头栽死了!

60 辉县市郭××,女,53岁,生命道派的大带领。1998年7月给她传全能神的福音,当时她表面上接受,背后却说了很多亵渎神的话。2000年9月,郭××得了脑溢血,于2000年10月5日死亡。

61 辉县市郭××,男,57岁,三自教堂主席。他听说有人去三自教堂传神末世作工,就在聚会时公开说了很多亵渎神的话,还扬言说谁要给三自里的人传,就把谁送到公安局。2000年5月11日,郭××得了肺癌,于12月4日命丧黄泉。亵渎神遭了咒诅!

62 焦作市冯营矿赵×,男,67岁,生命道派焦作牧区大带领。1995年,曾有人给他传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他当场拒绝,还亵渎、毁谤神,之后他就开始封锁教会,且主张印发抵挡全能神福音的专题小册子。1996年12月的一天晚上,赵×煤气中毒,成了植物人,1998年1月21日(腊月廿三)命归黄泉。敢与神对着干,遭了咒诅!

63 登封市安××,男,46岁,三自教堂头目。1999年6月,他接受了全能神的名,并积极配合福音工作的扩展,带领一些人接受了神的作工。后来他被人搅扰迷惑,就完全否认了神,并说了一些毁谤、亵渎神的话,还到处搅扰别人接受全能神。一天,安××在作恶的路上一头栽倒在地,脸碰出血来,他仍不醒悟,直到把接受的9个人全部拉回去,并在讲台上说“东方闪电的人被邪灵缚了”等毁谤、亵渎的话,他还强迫姊妹当众承认东方闪电是异端才肯罢休。同年11月,安××突然得病,抢救无效死亡。

64 登封市郭×,女,47岁,三自教堂讲道人。1999年给三自传神末世作工时,她极力拦阻人听见证,只要她听说有人来传神末世作工,她就去把人赶走,并在讲台上说:“谁再来传就把他赶走,不接待他们,他们都信邪了。”导致多人不能接受真道。1999年5月1日下午,郭×正在给人磨面时突然瘫倒在地,当晚便告别人间了。

65 登封市告成镇郭×,男,52岁,三自教堂骨干。1999年1月,他就开始抵挡全能神的作工,曾多次在讲台上说:“东方闪电是邪教……”还到处拦阻人听真道。本月底,郭×又把一个刚接受的姊妹给拉回去了。因着他的搅扰,导致许多人不能接受真道。1999年5月17日,郭×突然心里发慌难受,一会儿嘴吐白沫,他儿子赶紧去叫医生,没等医生赶到他就伸腿瞪眼了。抵挡神遭了惩罚!

66 登封市孙××,男,53岁,三自教堂讲道人。1998年夏天给他传全能神的福音时,他不接受,之后听说一姊妹接受了,他就去搅扰,回来后还在讲台上说:“末世有假基督、假先知起来迷惑人,某某被异端、邪灵、假基督迷走了。”他还大肆亵渎、毁谤神的作工,导致很多人不敢接受真道。2000年5月31日,孙××骑自行车在上班的路上与大货车相撞,头部受了重伤,在送往市医院的路上气绝身亡。

67 登封市刘××,男,67岁,三自教堂的头目。1999年4月,有人给他传神末世作工,他不接受还在讲台上散布谣言,说:“有人传神来了,别听别信,他们信的是异端……”而且又说了许多亵渎神肉身的话,导致很多人不敢接受真道。实属罪大恶极!2000年8月,刘××铡草时把手指头铡掉,后来他又得了一种怪病,神志不清,说话结结巴巴,这样持续了一个月左右。2001年6月26日,刘××突然感觉头晕,家人拨打120电话,谁知没等急救车赶到,刘××就一命呜呼了。这个恶魔终于被剪除了。

68 登封市王××,男,61岁,三自教堂讲道人。1999年4月给三自教堂传神末世作工时,他极力抵挡,把教堂控制得水泄不通,他命令说:“谁发现有人来传,就打电话给我,我立即叫派出所把他们抓起来。”并把传福音的姊妹告到派出所。同年8月,王××得了脑痉挛,头疼,多方治疗无效,于同年10月8日便长眠地下了。

69 登封市孙××,女,38岁,召会平信徒。1998年,有人曾多次给她传神末世作工,她拒绝接受还到处搅扰,并散布谣言,拦阻人接受真道。当有人再次给她传时,她破口大骂:“你这人死皮不要脸,俺都信神,你还天天来搅扰,看神以后咋惩罚你!你信的是邪灵、假基督、撒但、魔鬼、异端,是迷惑人的,是信人不是信神!”姊妹说:“俺信的是真神,你不能乱说。”她说:“我说了,看你的神会把我怎么样?”1999年12月26日晚上9点左右,孙××与丈夫驾驶三轮车从长葛返回家途经禹州时,孙××被迎面来的大车挂走,当她丈夫找到她时,只见她的五脏六腑及碎肉块抛了一地。恶魔终于遭咒诅而死!

70 登封市马××,男,49岁,三自教堂头目。1998年9月,有人给该教堂的人传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他听说后就开始在讲台上散布说:“有人说神回来了,神回来在哪里?让我看看啥样儿?”后经常在讲道时说:“离开圣经标标准准是邪灵、是异端,发现有人讲的不是圣经上的话就拒绝他,要及时汇报教务组。”导致多人不敢接受真道。1998年11月,马××在去封锁教会的路上突然头疼病复发,昏倒在地,立即送医院治疗,因病情严重(脑瘤),无法医治,只好出院。回家后,马××头痛难忍,吃不下饭,走不动路,有时疼得大小便失禁。1999年4月9日,马××命归阴间。

(仅选296例)

71 义马市樊××,男,33岁,生命道派带领。1998年给他传神末世作工,他指着传福音的人大骂,并且讽刺挖苦传福音的人,还定罪神的作工,说亵渎神的话,并封锁教会。1999年有人再次给他传,他更疯狂地亵渎神,还对传福音的弟兄说:“你头脑发晕说胡话,让我给你按手祷告,你头脑就清醒了。”2000年12月8日,樊××在黑龙江省接待家庭祷告时栽倒在地,当场气绝身亡。作恶还要祷告神,自寻死亡!

72 义马市常村矿杨××,女,29岁,她家是重生派接待家庭。1997年至1998年期间给她传神末世作工,她一直抵挡、亵渎神,还到处拦阻搅扰别人接受真道,并祷告咒诅接受全能神的人。1999年2月22日晚上(正值春节期间),杨××服药身亡,死时鼻孔出血。

73 渑池县英豪镇李××,女,46岁,重生派讲道人。1998年6月给她传神末世的作工,因着不合她的观念她就定罪、亵渎神,还造谣中伤传福音的人。此人真是恶毒!2001年3月的一天晚上,在聚会中李××祷告后突然站不起来,上吐下泻,不会说话也不会动弹,医生确诊为脑溢血。李××住院一个多月,至今口齿不清,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李××作恶遭到了报应!

74 灵宝市朱阳镇赵××,男,53岁,三自教堂的讲道员。1999年4月,他听说灵宝市有人传神末世的作工,他随即就在教堂里扬言说:“要把这邪教好好整一顿……”并且总想找机会上告政府。2000年5月11日,赵××被车撞倒,当场昏迷,一星期内犹如植物人一样不省人事,手术后成了严重的脑震荡,头部经常疼痛,不能停药。他身为讲道员,如果行得正,怎么能落得这个可怜的下场呢?

75 襄城县付××,男,40多岁,大赞美派骨干。1996年春,有人给他传神末世的作工,他不考查就毁谤、亵渎神,并到处散布谣言,使许多人不敢接受全能神。2001年6月,付××患了脑血栓,至今仍瘫痪在床,不会说话,生活不能自理,成了废人。

76 襄城县山头店乡祝××,男,45岁,召会带领。多次给他传神末世的作工,他都抵挡,并说:“东方闪电是邪教……”2001年4月又给他传,他就当着传福音人的面宣读该派人总结的抵挡神亵渎神的话和咒诅全能神教会的话,极力拦阻人接受真道。同年6月9日,祝××在修电线时身子沾在电线上,后脑勺被电击了一个大洞,血顺着电线杆往下流。死得真够惨!

77 襄城县李×,男,55岁,召会工人。多次传神末世作工给他,他都不接受,还说:“东方闪电是邪教、异端……”1999年4月,他带着同工去一个接受全能神的姊妹家搅扰。2000年1月10日,李×在路口上和人说话,被驶来的汽车撞倒,当场暴毙身亡。真是祸患追赶罪人!

78 长葛市大周乡付××,男,62岁,生命道派信徒。1998年底多次给他传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都遭到他的拒绝,他还搅扰别人听见证,并到处限制弟兄姊妹,不许他们接受真道,还说些定罪、亵渎神的话。2000年9月份,付××得了肠癌,久治不愈。2001年3月22日,付××病情恶化,不到40天动了两次手术花了两万多元钱,手术后肚子上长疮往外冒坏水,于同年5月28日便一命呜呼了。

79 禹州市罗××,男,61岁,三自教堂骨干。1999年5月,有人给他传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他不接受还定罪神的作工是邪教,并扬言说:“以后不管谁来传都报告公安局。”其大儿媳几次给他传神末世作工,他都不接受。2001年5月的一天,经检查罗××得了甲状腺癌,于2001年8月底命归阴间。

80 禹州市小吕乡李××,女,45岁,一次得救派小带领。2000年冬,有人给她传神末世作工,她不接受还封锁教会,并威胁其他人,不许他们接受。不久,李××乳腺癌复发,上身一直发肿,疼痛难忍,于2001年7月19日晚在痛苦中咽气。

81 尉氏县十八里乡樊××,男,57岁,赞美派会计、讲道人。1999年冬,有人给他传神末世作工,他特别仇恨,说些定罪、亵渎神的话,污辱、毁谤传福音的人。后来又有人登门跟他交通,他不听反而说:“我非弄个水落石出不可,鸡蛋碰碰石头,证实后上中央告你们,我是不怕死!”2000年11月7日,樊××因原来的再生障碍性贫血(白血病)突发栽倒,之后病重卧床不起,于2001年3月17日一命呜呼。

82 尉氏县洧川镇王××,男,64岁,重生派小带领。1998年曾多次有人登门给他传神末世作工,都被他拒之门外,并说是假的,他妻子还把传福音的人赶到大街上,骂道:“你们这些人就是脸皮厚,赶紧滚!”2000年3月23日,王××的哮喘病复发,未来得及医治便命赴黄泉。

83 尉氏县岗李乡安××,女,43岁,她家是重生派六县同工接待家庭。从1998年起曾多次给她传全能神的作工,她都是一口拒绝,说是假道,是异端、邪教。她还驱赶传福音的人,不让进她的家门。2000年8月,安××患恶性肿瘤。病后又有人找她几次给她交通,她仍不接受,还说:“你们来是给我送祸的。”她治病花去两万多元也无效,于2000年11月1日一命呜呼了。

84 舞阳县保和乡张××,男,48岁,其家是赞美派的接待家庭。1998年夏天,该村有人接受了神末世作工,他就在该派人聚会时提名为接受全能神的姊妹代祷说:“某某信错了、信邪了。”姊妹去找他交通,被他妻子赶出去,他妻子还说:“滚出去,不许你在我家。”过了一段时间,姊妹又去,他唆使该派的人和姊妹吵架。1999年春,张××得急病而死亡。

(仅选296例)

85 舞阳县北舞渡乡祁××,男,50岁,大赞美派的讲道员,他家是接待家庭。1998年8月,有人给他传神末世的作工,他不接受。1999年2月又有人给他传,他说:“你已经受迷惑了,这都是假基督、是害人的……”之后他和该派别的4个人到接受全能神的姊妹家拉拢姊妹说:“我来救你了,这是假的,不能听。”没过几个月,祁××就开始吐血、便血,旧病复发(肝硬化腹水严重),还有新病疝气,吃药无效,于2002年3月1日死亡。

86 舞阳县侯集乡齐××,女,46岁,赞美派工人。1998年6月,她和该派的人一起听了全能神末世作工的见证,大部分人都接受,她却不接受。不久,又有人给她传,她说:“主来了就这个样?”还说:“这是标准的邪灵!”1999年3月又有人给她传,她不接受,说:“假基督迷惑人来了,这是敌基督。”此后,齐××只要知道谁接受就去搅扰,说:“你们都受迷惑了,东方闪电是假的,你们都不要接受。”她亲自拉回去4个人。2000年6月14日下午,齐××在平房上收麦,突然得暴病不会说话,嘴里大口吐鲜血,一直吐得舌头搐得没有了,脸变紫色,经抢救无效,第二天晚上死亡。

87 舞阳县贾××,女,38岁,赞美派的教歌员。1998年6月,她接受神末世作工不到一个月被她原派别的人搅回去了。之后她就捏造谣言毁谤神的作工,并且拦阻她姐姐信全能神。事隔两个月,贾××就神经失常了。她就这样被神的作工淘汰了。

88 平顶山市叶县龚店乡张××,女,62岁,地方教会信徒。1997年9月,给她传全能神末世的作工,她听完后说了很多亵渎神的话,并把刚接受全能神的儿子拉回到原宗派里去。她的恶行严重地得罪了神!1998年1月,张××两只脚分别长了两个大疮,整天流脓流水,再加上患有严重的糖尿病,终于卧床不起,于1998年2月10日(正值春节期间)死亡。她的恶行不仅断送了她儿女的得救机会,同时也断送了自己的性命。

89 平顶山市叶县王××,男,64岁,他家是因信称义派的接待家庭,全家信。1996年至1998年期间,有人多次去给他传全能神的福音,都被他赶了出来。他还说这是假基督,是迷惑人的,并散布谣言封锁教会。2000年5月14日晚,王××在聚会回家的路上从村外的桥上连人带车子摔下去,当夜死亡。

90 平顶山市叶县陶××,女,72岁,召会带领。1995年2月给她传神末世作工并发书给她,她不接受还把发给她的书烧毁,并亵渎、定罪全能神。1995年4月,陶××就得了子宫癌,多方医治无效,于1998年5月14日踏上了黄泉路。

91 平顶山市夏李乡尚××,男,68岁,召会工人。自神的末世作工开始就给他见证并赠送他神话书籍,他从不寻求考查,总是信口定罪,还指使他儿子把书烧毁。尤其是在2000年11月,他开始封锁教会,散布谣言,大肆亵渎全能神,不让他手下人接受神末世的作工。实属罪大恶极!不久,尚××就得了胃出血,2001年2月死亡。他事奉神却抵挡神,比当时的法利赛人、祭司长更甚!

92 平顶山市叶县龚店乡梁××,男,53岁,赞美派的带领。1997年,他妹妹连续几次给他传神末世作工,他都不接受,并说:“你与某某信的一样,是假基督、邪灵……”最后一次他还把他妹妹赶出去,并说:“我永不后悔!”1998年12月2日晚上,梁××骑自行车带一姊妹在聚会回家的路上一头栽倒在路边的小树茬上,命丧黄泉,那个姊妹却没事。

93 平顶山市叶县辛店乡郁××,男,63岁,召会工人。他不接受神末世作工,还有意搅扰别人,专门组织祷告小组亵渎神的肉身,犯下滔天大罪!1998年秋天,郁××不知得了什么病,整个下肢毫无知觉,医治无效。后来,他的后背上又长了一个疙瘩,越长越大,最后高烧不退,嘴上都起了泡,神志不清,说胡话,于1999年4月瘦干而死。

94 平顶山市叶县任店镇魏××,女,60岁,召会工人。多次有人给她传全能神末世作工,她都不接受,还说:“你们信歪了,信邪了……”说了很多不堪入耳、歪曲事实的谎言。1998年7月10日,魏××去厕所,一头栽倒,送医院不到一天就命赴黄泉了。

95 平顶山市叶县杨×,女,50多岁,召会工人。自从全能神的名被见证以来,她一看到本村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就恨得咬牙切齿,曾多次在弟兄姊妹面前说:“你们信的是邪灵、迷惑人的……”1993年6月,杨×身患食道癌。1995年1月杨×病情恶化,医治无效,于1995年7月26日死亡。

96 平顶山市高××,男,73岁,圣洁派的带领。自从神末世的作工开展以来,一直有人给他见证全能神末世作工,并给他神话书籍,他却不加考查,还说:“这是假的、是邪教!”并且封锁教会,给当地福音工作带来很大拦阻。1997年8月,高××瞎了一只眼,但他仍继续搅扰;2000年2月,他的另一只眼也瞎了。现在高××才感到痛苦,有时气得打自己的脸。定罪别人自己却受了咒诅,落得个可悲的下场!

97 平顶山市杨×,女,48岁,重生派中层带领。1998年8月,该派的一个姊妹接受了神末世的作工,她就去造谣、毁谤,并且恐吓、威胁那个姊妹,让其放弃真道。1999年1月,她成了痴呆,不知梳洗,不知吃饭,不洗衣服。2001年9月,杨×又得了偏瘫,现在还得别人搀着走,生活不能自理。她拦阻别人接受真道却坑害了自己。

98 平顶山市新华区杨××,男,65岁,召会小带领。1998年7月给他传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他狂妄地说:“神不会再道成肉身,就是真道成肉身站在我面前我也不会信!”他说这话得罪了神!2000年3月27日,杨××得了脑溢血,脑血管迸裂,医生去他家给他输氧治疗,没治好,杨××于2000年4月1日死亡。这等人真是敌基督,到了被剪除的时候!

(仅选296例)

99 平顶山市秦××,女,51岁,召会小带领。1998年曾多次给她传神的末世作工,她都拒绝接受,并且毁谤、亵渎神的肉身,她还拦阻弟兄姊妹接受全能神。2000年8月,秦××因糖尿病恶化便血便脓死亡。

100 平顶山市张××,男,59岁,召会中层带领。1995年传神末世作工给他,他不接受还把全能神末世话语书烧毁,并封锁各处教会,到处散布说:“闪电是邪教、异端……”实属罪大恶极!2001年3月,张××得急病——脑溢血,两天后他就命归阴间。定罪别人邪教自己却受咒诅而死!

101 平顶山市湛河区杨××,女,36岁,生命道派儿童主持。2000年1月,她听说该派别有些人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她就报告上面的带领,并伙同她的带领一起毁谤、亵渎神作工,到处散布谣言、封锁教会。就在她抵挡神的当天晚上,杨××心里难受光想哭,看谁都不顺眼。2000年4月,医院确诊她是患精神分裂症,至今未好转。

102 平顶山市赵××,女,53岁,召会工人。1998年6月有两人给她传神的末世作工,她不接受还亵渎全能神,拦阻别人接受全能神的作工,并讥笑说:“你们上天了怎么还在这里?”1999年3月,赵××因肝硬化、肺病、肚子肿死亡。抵挡神的恶仆被剪除了!

103 鲁山县尧山镇裴×,女,39岁,召会的小带领。1997年2月,有两个人给她传全能神末世的作工,她定罪、毁谤,之后只要听说有传全能神的人来,她就祷告咒诅。抵挡神到了疯狂的地步。1997年10月,裴×患了食道癌,召会的人就常为她祷告,可是越祷告病情越重,她反认为是神在试炼她。到1998年5月,她的病情加重,她感觉到没有希望了,就露出了原形否认了神,不许任何人在她面前提起“主耶稣”这个名字。1998年6月7日,裴×命赴黄泉。是神的作工显明了这个恶魔!

104 鲁山县张店乡员××,男,47岁,召会的大带领。1994年至1999年,他一直在搅扰、拦阻鲁山县的传全能神的福音工作。1999年1月11日,员××两次带人去搅扰一个刚接受全能神的姊妹,还指着神话亵渎说:“这是魔鬼、撒但说的!”之后,他又多次带着同工疯狂搅扰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1999年11月,禹州市一小姊妹到该派一个刚接受全能神的姊妹家,他发现后就带人去威胁、恐吓小姊妹,指使人把小姊妹锁在屋里不让吃饭,并抢走了小姊妹身穿的红毛绒大衣。员××还利用他派出所的亲戚告小姊妹是人贩子,强行把小姊妹带到禹州市小吕乡派出所。在所里小姊妹被派出所人员打得鼻口出血,派出所人员还用脚朝小姊妹的腰上、腿上猛踢,打得小姊妹死去活来。吃晚饭时,小姊妹趁他们不防备就逃了出来,他们发现后四处追截,夜里小姊妹爬到荆棘里才没被发现。2000年1月18日,员××正在聚同工会时突然得急病瘫倒在地,没送到医院就一命呜呼了!这个地道的敌基督终于被神击杀了。

105 鲁山县李××,男,45岁,召会工人。1999年8月,有人去给他传全能神的作工,他不接受反而亵渎神、定罪神的作工,说:“你们传的是异端、邪灵,你是进入了邪教组织,你赶紧走!”1999年11月,李××开始流鼻血,断断续续有一星期之久,11月25日早上,他终因流血过量走上了黄泉路。

106 鲁山县张店乡徐××,男,40多岁,召会乡同工。1995年3月,两个姊妹去给他传全能神末世作工,他说:“你们传这都是错的、假的。”并且把两个姊妹送的神话书籍撕开卷成纸筒育西瓜苗。1998年6月,他妹妹(已接受全能神)又带两个姊妹给他传,他仍是对神道成肉身有观念,拒绝接受。没过几天,徐××就得了心脏病,又患肝腹水,医治无效,于1999年1月20日死亡。

107 鲁山县侯×,女,46岁,召会中层带领。1998年春,她弟弟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后曾多次带人给她传福音,她都拒绝接受。1999年3月,她弟弟又去给她见证圣灵末世的作工,她说:“你们的心也算尽到了,以后我就是下火湖也不后悔。”1999年4月,侯×的儿子突然患急性肾炎住进了医院,花了不少钱财。2000年元月,侯×得了偏瘫,整天卧床不起。现在走路不方便,一只脚有点跛,说话时流口水,不能干重活。她说的“下火湖也不后悔”这句话暴露了她的抵挡神的本性。

108 鲁山县韩××,男,50岁,召会中层带领。1999年7月,有人给刘×传神末世作工,韩××到刘×家对他说了许多定罪神的话,以至于刘×至今没接受。韩××又在同工会上宣布说:“东方闪电是邪教,都不能听也不能接受。”2000年6月,韩××得了胃癌,医治无效,于2000年12月8日死亡。

109 鲁山县耿××,男,49岁,自由团体派大带领。1996年8月给他传全能神末世的作工,当时他越听越狂躁,就开始抵挡、反对,并举手祷告咒诅定罪神末世的作工是异端、邪灵,并封锁教会,还让该派别的人都祷告咒诅一个接受全能神的姊妹。1997年12月中旬耿××得了肝硬化,1998年2月转为肝腹水,于2000年7月9日命赴黄泉。

110 宝丰县赵庄乡刘××,女,34岁,召会小带领。1998年7月,有人去给她传神末世的作工,她开始定罪、亵渎神。没多长时间,刘××本来因信耶稣而痊愈的乳腺炎又复发了,到医院切除了右乳房。2000年7月,又有人去给她传神末世作工,她仍是抵挡、定罪,后来她只要发现哪里有人传全能神,她就去哪里搅扰。2000年10月,刘××原来乳腺发炎的地方又发作了,到医院检查是乳腺癌,医治无效,刘××痛不欲生,于2001年3月27日死亡。定罪真道终于遭咒诅了!

111 汝州市纸坊乡李××,女,33岁,召会小带领。1999年6月,有人给她传全能神末世的作工,她就疯狂地亵渎神,还骂道:“你们信邪教的人,死狗货!真不要脸!”还说:“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我情愿下火湖。”并且赶走传福音之人,还拦阻别人接受全能神。1999年10月,李××患了神经病,经常自言自语:“我有罪,我有罪!”2000年6月2日她去汝州看病,到汝州刚下车,她的神经病发作,站在路中间被车撞伤,抢救无效,于2000年6月9日死亡。抵挡神受了惩罚!

112 汝州市小屯乡袁××,男,60岁,召会小带领。1999年6月,有人到他亲戚家给他亲戚传全能神末世作工,他就抓住传福音人的胳膊硬是把人拉了出去,并在大街上大声吆喝:“你们信的神在哪?拿来让我看看,我以后下地狱也不会信他!”他还亵渎全能神,定罪神的作工,并拉回两个已接受全能神的人。2000年8月,袁××得了败血症,2001年1月6日命赴黄泉。

(仅选296例)

113 汝州市夏店乡李××,男,62岁,三自教堂讲道人,因肺结核病信了耶稣。1996年2月,有两人给他传神的末世作工,给他看神话时,他不接受,并说:“这是灵性高的人写的……”没过多长时间,又有人去给他传福音,他说:“前几天来传福音的两个人是带着魔鬼来的,她们的书上说女神,啥女神?除了耶稣没有别的神,她们两个不识字,是让人给迷住了。”他拒绝接受。1998年1月20日,李××肺结核病复发,于1998年1月25日(腊月廿七)死亡。

114 汝州市尚庄乡张××,男,38岁,召会乡同工。1998年有人给他的姐姐传末世福音,并送神话语的书给他姐姐,他姐姐答应看书,他知道后就去他姐姐那里把神话语的书拿走,一个弟兄去向他要书,他说:“给你?让你迷惑更多的人?我把书烧了!”1999年7月,又有人与张××交通,希望他能够回转,可是他仍是定罪神作工,还亵渎神肉身,当时他就流鼻血。10月又去给他传,他抵挡更严重。2000年10月,他肾炎病复发,以至于吃不下饭,排不出尿,浑身水肿,行动不便,经治疗恢复一些,但不能干活,得一直吃药,否则病就复发。他因抵挡全能神受了惩罚!

115 偃师市焦××,男,67岁,真耶稣派讲道人。1997年,他女儿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并看神话书,他拦阻女儿看全能神的话语,不让女儿接受,后来其女儿被拉回。1998年9月,有人多次给他传福音,他都躲避不见。该派接受全能神的姊妹去给他传时,他恶狠狠地说:“是神就让他来给我显神迹奇事,否则就不是神,别再跟我谈,谈我也不信。”之后他在讲道时常常攻击神、毁谤神。1999年,焦××患了食道癌,多次去医院烤电治疗,花了一万多元也无效,于2001年1月15日死亡,死时背上鼓起包。他信神到晚年,只因抵挡神的末世作工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116 偃师市顾县镇王××,女,73岁,召会信徒,有一定的影响力。1994年,有人把全能神的作工传给她,她拒绝接受,还定罪说:“你们是假的,别来迷惑我们。”她到处散布谣言,还把给她的神话书烧毁,并对传福音的姊妹说:“你再来,把你告到公安局去。”1995年,王××患糖尿病,后来理智也不正常。1996年9月25日,王××在街上正和人说话时突然晕倒在地,当时不会说话,从此病情恶化,一天吃五六顿饭也吃不饱,走路时东撞西碰,不能自理,最后卧床不起,浑身都烂了,于1997年2月3日(腊月廿六)命归阴间。正如圣经的话:恶人的强暴,必将自己扫除。

117 宜阳县王××,女,47岁,因信称义派带领。1998年以来,多次有人给她传神末世作工,她不接受还疯狂地亵渎全能神。2000年9月,王××突然患肋骨瘤,骨瘦如柴,于2002年3月24日便伸腿瞪眼了。

118 宜阳县石陵乡翟××,女,52岁,她家是因信称义派接待家庭。1999年11月,有人给她传神末世作工,她恶狠狠地把传福音的人赶出家门,并严重定罪、亵渎神。2000年2月23日(正月里),翟××家住的土窑突然倒塌,把她两个儿子同时压在下面,小儿子气绝身亡,年仅24岁。因抵挡神儿子被取缔了。

119 新安县王××,男,53岁,因信称义派中层带领。1998年以来曾多次给他传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他每次都疯狂地定罪、亵渎神的作工,他对该派别的人说:“谁要接待传全能神的人就是接待恶人,在他们的罪上也有份。”1998年11月,王××的妻子看神话书籍,他发现后马上将神话书籍抢过来烧毁。2001年5月,王××感到不舒服,到医院检查是肺穿孔、心包炎、脑血栓三样大病,于2001年8月21日死亡。

120 新安县李××,女,52岁,自由团体派带领。1998年以来多次给她传全能神末世的作工,她都是定罪亵渎神。有一次她还恶狠狠地将传福音的人赶走,接着跑到一个刚接受全能神作工的姊妹家里威胁说:“我告诉你,你若是接受全能神,以后要是有什么好歹,出什么事可别来找我。”1999年5月,李××臂膀上的小疙瘩发作,变成了大疙瘩,经检查是癌已扩散,两条腿也成了死腿不能动,卧床不起;后来她的嘴也烂了,连水都不能喝。1999年7月31日,李××在痛苦中死亡。这一次她可有了好歹,连自己的命都顾不了了。

121 新安县王××,女,62岁,三自教堂骨干。1999年给她传全能神末世作工,她和她丈夫一起抵挡、亵渎神,又拼命封锁教堂,若发现有人接受全能神就去搅扰。2000年5月,王××突然感觉身体不适,经检查发现患了食道癌,已是后期,住院两个月,病情减轻了一些,但她仍抵挡神,她对接受全能神的姊妹说:“你现在认罪悔改,神还赦免你。”2000年10月,王××病情恶化,医治无效,于2000年12月5日死亡。她抵挡神不认罪悔改受惩罚了!

122 新安县南李村乡李××,男,66岁,因信称义派带领,全家信。1996年12月给他传神末世作工,他抵挡、定罪,他妻子还把神末世说话的书烧毁。1997年2月,传福音的人再次给他传时,他仍拒绝接受。1998年1月15日,李××突然昏倒在地上气绝身亡。这个老恶仆被剪除了。

123 新安县吕××,男,61岁,三自教堂的头目,他家是三自教堂的接待家庭。1997年至1998年有人曾多次给他传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他讥笑说:“你们跑在耶稣前边了,你们别来了。”1998年11月,吕××患了食道癌,他一直在家祷告,无论怎么祷告祈求上天,终究没有如他的愿。1999年9月19日,吕××在极度痛苦中死亡,弃绝神而走了。

124 新安县梁××,女,60岁,她家是因信称义派接待家庭。1995年4月给她传全能神末世的作工,当时她也相信是真道,后来受了别人的搅扰迷惑,她就不信了。1997年再次去给她传时,她就疯狂地亵渎神,还把手下接受全能神的人拉回去。1998年,梁××突然患心绞痛,疼得死去活来,但她仍不思悔改。2000年8月6日,梁××心绞痛发作,来不及治疗就痛死了。她断送了十几人的生命,罪有应得!

125 新安县铁门镇郭××,男,52岁,因信称义派大带领。1998年冬,有人给他传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他恶狠狠地将传福音的人赶走,并说:“你不走把你送到派出所!”随即封锁手下信徒,不许他们接受全能神。1999年8月,一个姊妹接受了全能神,他就去那个姊妹家搅扰。他见到传福音的人视为仇敌,常以报告公安局来威吓传福音的人,还满口污秽,谩骂不止,对神大肆亵渎,犯下了滔天罪行!2000年3月,郭××突然吃不下饭,到医院却查不出病因,几次住院花了一万元,医治无效,于2000年6月死亡。此人既恶毒又邪恶,终于闯下大祸,导致身亡。

126 新安县邓××,女,55岁,因信称义派工人。1999年春,有两个人给她传全能神末世作工,她不接受,还将传福音的人赶出家门,并到处拦阻其他信徒听福音,常常定罪神的作工。2000年1月,邓××得了脑血栓,送医院治疗花了数万元,最终落个瘫痪,成了痴呆。

(仅选296例)

127 新安县张××,女,59岁,三自教堂骨干。1999年给她传神末世作工,她不听,还爬到墙头上监视邻居家(已接受全能神),并讥笑、毁谤他们。2000年12月,张××突然患病,不能吃饭,去医院检查是心脏病,于2000年12月23日死亡。恶人被剪除了,接受真道的人聚会也轻松了。

128 新安县师××,男,49岁,召会小带领。从1995年以来多次给他传神末世作工,他每次都是肆无忌惮地亵渎、毁谤神,还毁掉神话书籍,把传福音的人赶出家门,并封锁教会,真是恶毒到极点!1997年,师××患肝腹水,花万余元也没有康复。1998年再次给他传,他仍继续抵挡,还说:“除圣经以外都是邪灵。”1998年12月16日,师××病情突然恶化,经抢救无效在极度的痛苦中断了气。

129 嵩县德亭乡郭××,女,35岁,属灵派小带领。1997年至1998年期间多次见证全能神末世的作工给她,她都肆意亵渎神,定罪神作工。她不顾身怀六甲,四处奔走拦阻别人归向神。她妈想接受全能神,经她搅扰也不敢接受了。1999年1月20日,郭××生产后上吐下泻,还没送到医院就气绝身亡。死得真够惨,真是报应!

130 嵩县德亭乡张××,男,29岁,属灵派中层带领。1995年冬,有人给他传神末世作工,他不接受还捏造谣言迷惑教会中的人,并且恐吓他们,不许他们接待传福音之人。1996年3月19日,张××上山淘金矿石,突得急病,未下山就断了气。这是他抵挡神遭的报应!

131 嵩县车村镇姜×,男,54岁,因信称义派的大带领。1999年9月,有两人给他邻居家传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他得知后便到邻居家阻止,用手指着传福音的人破口大骂,说:“我敢说你们信的是魔鬼、邪灵、异端、假基督,你们都是那到处吼叫的狮子……不要来拉我的人……”此人真是恶毒狂妄!1999年12月3日,姜×拆房时墙突然倒塌,把他砸成肉饼,当场惨死。作恶不到三个月就惨死,真是抵挡就死!

132 嵩县木植街乡房××,男,72岁,因信称义派小带领。1996年至1998年间有人多次给他传神末世的作工,他都随意定罪,说是假道、异端,并且命令手下的人不许接待传福音的人。1998年6月5日,房××最孝顺的四儿子在放牛时上吊,命归阴间,儿子的猝死令他悲痛欲绝。1998年9月27日,房××在一次圣餐会上正祷告时血压升高,晕倒在地,两天后,再次晕倒,醒后嘴僵硬地说不清话,而且高烧不退,用冰块冰身也无济于事,最终烧成哑巴,多人为他祷告加上医生治疗都无效,于10月24日命赴黄泉。70多岁的老人听不出神的声音,胆敢抵挡神受了重刑!

133 嵩县宋××,男,55岁,属灵派带领。1995年至1998年期间,有人曾多次给他夫妇传全能神的福音,他都是定罪神作工,毁谤、亵渎神,他还命令手下的人一律不许去别的地方听道,不许看关于传主再来的书,更不许接待传全能神的人。1998年6月份,宋××的妻子突然患急病死亡。2000年5月14日,宋××的女儿遭车祸,经抢救无效身亡。神咒诅恶人的家庭!

134 嵩县木植街乡周×,男,61岁,其家是属灵派接待家庭。1999年给他传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时,他不听反而举起棍子大骂:“撒但退后,快走,再不走我就用棍子打……”2000年2月,周×肺心病突然发作,高烧不止,于本月29日窒息而死。残忍的人扰害己身!

135 嵩县纸房乡高××,男,44岁,三自教堂执事。1998年4月,曾多次有人向他传神末世作工,他定罪说:“是假的,是异端……”1998年秋后,高××得病,1999年4月病情恶化,经医生检查是肝硬化,后于1999年7月16日身上肿胀而死。

136 嵩县九店乡王××,男,48岁,因信称义派小带领。1995年冬,有人给他传神末世作工,他不接受还亵渎说:“神若真回来能从树枝上跳下来,手上有钉痕、枪伤,神来会是这么平稳?”1996年春,又有人给他传,他定罪神话说:“这没章节,是假道,无论谁传我都不能信从。”1997年7月10日那天,王××用车拉沙子,车上坐着几个人,车翻后,路边石头又滚到他头上,只有他一个人被石头当场砸死,不信神的人都议论:“他信神咋会有如此下场?肯定是犯什么弥天大罪了!”

137 嵩县周××,男,50岁,多次得救派带领。1997年春,有人给他传神末世的作工,他不听还抵挡定罪。那天正在下雨,他穷凶极恶地将传福音的人赶出家门,把人推倒在泥窝里。1998年的一天,周××感觉喉咙不适,经检查是癌症,从那时开始疼痛把他折磨得惨不忍睹,于1999年8月命丧黄泉。

138 嵩县刘××,男,62岁,重生派中层带领。1998年以来,多次有人给他传神末世的作工,他不接受还亵渎神的肉身,并到处封锁教会,拦阻别人归向神。2000年7月,刘××得了胃癌,于2001年5月16日一命呜呼了。

139 嵩县何村乡刘××,女,44岁,三自教堂的讲道员。2000年春,有人向她传全能神末世的作工,她没考查就定罪为假基督的迷惑。就在刘××定罪没多长时间,她一家三口人连续出车祸。她本人于2000年5月11日被三轮车撞断胳膊;2000年6月下旬,她儿子骑摩托车与汽车相撞;她丈夫于2000年11月26日又遭车祸,腿被撞成粉碎性骨折,至今跛脚。这一家三口都出车祸,他们走的是什么道路呢?真是鬼迷心窍!

140 嵩县张××,男,59岁,因信称义派带领。1995年,有人给他传神末世的作工,并让他看神在末世所发表的话,他看过后不接受,还定罪亵渎说:“这是信神信得太热了,是神经不正常之人的说话与经历。”这事过后不久,张××患咽喉癌,花了两万多元也没有医治好,于1997年8月22日死亡。

(仅选296例)

141 嵩县张××,男,50多岁,三自教堂头目。1998年12月,有人给他传神的末世作工,他不信还拦阻别人听见证,定罪神作工。有一次,一姊妹正在看全能神的末世说话,他用欺骗的手段将书骗走,就这样拦阻别人接受全能神。1999年4月9日,张××因癌病恶化死亡。

142 嵩县城关镇王×,男,60岁左右,因信称义派小带领。1997年以来,有人多次向他传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他不接受还说些抵挡、亵渎神的话。1999年4月又去给他传,他说:“你们被迷走,还来迷我,我不会上当。”他的一个亲属去给他传,他说:“你来不是救我,是拿刀子来杀我。”2000年冬,王×得了偏瘫,花去1000多元,治疗不见好转。后他又得病,2001年3月确诊是肠癌,治疗无效,于2001年8月9日死亡。

143 栾川县城关镇宋××,女,60多岁,召会小带领。1998年神末世作工传到该地,她到处拦阻人接受,说些抵挡、亵渎神的话,还带头祷告咒诅传福音的人,说:“如果他们出门传福音时让他们被车撞死。”1999年1月22日,宋××得急病住进医院,抢救无效,第二天死亡。

144 栾川县马××,女,62岁,召会主要工人。1996年,有两人去给她传神末世的福音,她不接受还定罪为魔鬼、撒但,并将两个传福音的人赶走。1998年又有人多次给她传,她拒绝接受,还祷告咒诅传福音的人,就是在路上碰上这些姊妹嘴里都说:“咒诅魔鬼撒但……”她还到处搅扰、封锁教会,去别人家驱赶传福音的人,并说这些人是被邪灵所缚。2001年3月,马××患肺癌,6月便见阎王了。

145 栾川县冷水镇谢×,男,69岁,召会工人。1996年3月,他听说该派别有人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就去搅扰,还把神话书收走烧毁。1997年6月份,他夫妻二人从女儿家回来的途中转车时妻子喊他下车,他却稳坐不动,不知得什么病已断气了。抵挡神的恶仆就这样被剪除了!

146 栾川县陶湾镇王××,女,53岁,召会小带领。1999年春就开始给她传神末世作工,她不接受还定罪全能神,当给该派的其他人传福音时,她极力搅扰拦阻,只要听说传福音的人来她就去驱赶,还定罪说:“你们传的不是真的,是异端,是南方女王,就算我以后下火湖受刑罚我都心甘情愿。”1999年11月,王××患乳腺瘤,做了手术,身体还未康复,于2000年又患子宫瘤,再次动手术,两次手术共花去4000多元。她作恶抵挡神遭了报应!

147 栾川县陶湾镇党×,男,38岁,召会信徒,其妻黄×是召会乡带领。1998年4月,多次给他们传神末世作工的福音,他们一直拒绝听见证,并四处封锁教会,拦阻他人接受全能神。1998年9月份,黄×得知该派的一个姊妹信了全能神,就去搅扰,还定罪神作工,说:“他们信的是异端、是假的,可不敢信,如果你要信,就不准去拉拢别人。”1998年冬,又有两人去给他们夫妇传福音,他们到另一间屋里祷告咒诅传福音的人。2000年10月24日,党×在外地开三轮车拉矿石,人车一同掉进矿仓中,头部被矿石砸伤,住院近5个月,半个身子僵硬,行动不便,大脑反应迟钝,吐字不清。

148 栾川县陶湾镇邓××,女,52岁,召会信徒。1996年8月,她的女儿和女婿接受全能神之后给她传福音,她承认是真道并愿意接受,后经该派带领的搅扰,她开始反对,并且烧毁了福音书,随后又到已接受全能神的女儿家,趁女儿、女婿不在家时,把他们的诗歌磁带翻出来泡在水中,还极力定罪神作工,说是魔鬼撒但作的,并让人祷告咒诅她的女婿。1997年5月,邓××得了食道癌,于1998年5月4日一命呜呼。这个抵挡神的恶人被剪除了!

149 商丘市邢××,女,38岁,三自教堂骨干。1999年,有人曾几次传神末世作工给她,她都否认,并说些亵渎的话:“瞎胡信,信邪了,都得受惩罚……”并搅扰其他姊妹接受,致使3个接受神末世作工的姊妹被迫返回三自教堂。2001年3月,他们村庄打机井时,压力罐爆炸着火,当时烧死3人,烧伤20多人。邢××和其丈夫一同被烧得面目全非,人人看了都害怕、恶心。又因着火是她丈夫引起的,以致该村受害的人整日对着她家门口骂。邢××现在是有家不能归,总说:“活着真不如死了好!”

150 商丘市梁园区郭××,女,47岁,三自教堂的会计。1999年4月,有姊妹给她传全能神末世作工,她不接受还定罪神的作工说:“你肯定是被假基督迷惑了,千万不能信,我宁愿下地狱死,我也不听。”1999年4月24日,郭××和邻居吵架时突然不会说话,并且失去知觉,送医院抢救无效,第二天就命归阴间。

151 商丘市睢阳区李××,男,41岁,因信称义派带领。1999年8月,有人给他传神末世作工,他不接受反而亵渎说:“东方闪电是邪教,谁听就沾上谁……”并且封锁教会,拦阻弟兄姊妹接受真道。2000年1月26日,李××用车往外运小麦时,车翻了,他从麻袋上摔到桥下,麻袋掉下来砸断桥栏杆,随后又一起砸在他头上,他被砸得脑血管破裂,抢救无效,当天就命赴黄泉。定罪别人邪教没想到自己却遭了惩罚!

152 商丘市睢阳区李××,女,57岁,三自教堂执事。2000年10月,李××听别人谈过神末世作工后,就定罪说:“凡出乎圣经的都不能信,都是邪灵、魔鬼……”她还多次搅扰、拦阻弟兄姊妹接受真道,并恐吓、威逼一个接受真道的姊妹,致使这一姊妹离弃真道。2001年4月,李××患脑溢血,全身瘫痪,至今生活不能自理,并且只要一说话下巴就脱落。恶仆受惩罚了!

153 商丘市戴××,男,65岁,因信称义派会计。1999年神末世救恩临到他时,他不接受还定罪说:“此工作是假的、迷惑人的,你们千万不要信,别上当受骗……”他还四处封锁、搅扰教会,致使该派的弟兄姊妹不敢接受真道。2001年6月7日,戴××因冠心病发作,暴病身亡。这个恶魔受咒诅了!

154 商丘市王××,男,35岁,华雪和派头目。1999年曾多次给他见证全能神末世作工,他听后便定罪神作工,亵渎神肉身,并且四处封锁教会,拦阻弟兄姊妹接受真道,还将已接受真道的几个姊妹拉回去。2000年4月1日,王××在锯树时,树倒砸在他头上,当时他就被砸得奄奄一息,在送往医院的路上就命归阴间了。抵挡神的恶魔遭咒诅了!

(仅选296例)

155 虞城县李××,女,49岁,三自教堂头目。1998年底有人给她传全能神末世作工,她威胁说要报告公安局,并且把传福音的人赶出家门,定罪神的作工说:“现在有传全能神的,千万别听,他们邪灵作工特别强,能把人迷惑住。”致使那一带的福音工作遭到很大拦阻。1999年5月,李××得了乳腺炎,后转成乳腺癌,医治无效,最后癌扩散到全身,头发、眉毛全部脱落,乳房也溃烂了,于1999年11月29日死亡。

156 虞城县史×,男,51岁,华雪和派大头目。1999年2月24日,有人给他传神末世作工,当时他也接受了,回去后被人搅扰就反悔了,随后就到处封锁、搅扰,并亵渎说:“神是女性?女人能干啥?历世历代没听说过神是女性……”致使刚接受的弟兄姊妹被他的这些谣言搅下去100多人。2001年4月,又有人传他,他仍拒绝。2001年6月20日,史×骑着摩托车与一辆卡车相撞,胸腹部被轧扁,肋骨、脊骨、双腿都被轧断,遭到了神的惩罚。

157 永城市陈××,男,52岁,华雪和派头目。1999年3月,有人给他传神末世福音,他不接受反而亵渎说:“你们信的东方闪电是个女王……”并四处封锁教会说:“如果有人传全能神,你们不能听,只有咱信的是真道,除此之外都是假的。”他还搅扰、拦阻身边的弟兄姊妹接受真道。2000年11月14日夜,陈××突然患病,送进医院没等查出病因就死亡了。拦阻别人接受真道自己先灭亡了!

158 夏邑县班××,男,65岁,三自教堂骨干。1999年5月,有人给班××的女儿和本村的一个姊妹传神末世的作工,班××知道后便开始诽谤:“现在有人传异端、邪教迷惑人,他们讲得再好也不要听,跟他们反驳、对抗。”他还亵渎神,拦阻其他人接受真道。2000年12月,班××感觉腰疼,到医院检查是骨质增生。2001年2月,他病情恶化转为骨癌、胃癌,3月19日一命呜呼。他坑害了别人,断送了自己!

159 商丘市民权县王×,女,34岁,因信称义派讲道员。1999年2月,神末世救恩传给她,她不接受反而到教堂中扬言:“只要离开圣经就是迷惑人的假基督,若有人再来给我传,我就到宗教局告他们……”并四处封锁,拦阻其他人接受真道。1999年11月份的一天晚上,王×聚完会回家后被丈夫用三角带勒死,并锯成4块,死无全尸。恶魔抵挡神遭了咒诅!

160 商丘市民权县管××,男,62岁,三自教堂头目。1997年至2000年,曾有人多次传神末世作工给他,他不接受并封锁教堂说:“他们信的是异端、黑道,别受他们的迷惑,谁信就抓谁。”之后他四处诽谤、亵渎神。2000年12月8日,管××从三自教堂坐机动三轮车回家,路上翻车,管××当场死亡。

161 郸城县张××,男,45岁,因信称义派小带领。1999年3月,神的末世作工传给他,他不接受反而定罪、诽谤:“他们传的东方闪电是假基督、假先知,传的是魔鬼、邪灵的话……”他还四处散布谣言封锁教会,恐吓该派的人,致使很多人不能接受全能神。1999年5月31日,张××因脑出血突然死亡。这是因他亵渎神遭了咒诅!

162 郸城县李××,女,46岁,三自教堂头目。1999年9月,神末世救恩传给她,她不接受反而定罪说是异端、邪教,还四处封锁三自教堂的人说:“他们信假了,咱们千万不能信……”极力拦阻其他人接受真道。虽然多次给她传全能神,她却丝毫不醒悟,继续她的恶行。最后她全身肿胀,肿得像要炸开似的,却一直查不出病因。李××疼痛难忍,整天躺在床上,于2001年4月21日伸腿瞪眼了。

163 淮阳县苗××,男,52岁,三自教堂的讲道员。2001年,神末世的作工传到他那里,他听说后就在讲道时亵渎、定罪神的作工说:“东方闪电是邪教、是异端。”没过几天,他去给人家办葬礼,在葬礼过程中他说:“今天你们在这给他办葬礼,明天有可能去给我办葬礼。”说这话后一会儿,苗××就开始难受,心里发慌,呼吸困难,没过3天也就是2001年6月2日便命赴黄泉,成全了给他办葬礼的心愿。胆敢定罪神的作工遭了咒诅!

164 淮阳县崔××,男,64岁,三自教堂骨干。1998年7月给他传神的末世作工,他不接受还在教堂中亵渎神:“东方闪电是邪教,咱别受他们的迷惑。”他一直对神的作工持敌对态度。1999年9月17日晚上,崔××睡觉时就哼哼不止,心里难受,没来得及送到医院就气绝身亡了。正是:恶人的强暴必将自己扫除!

165 淮阳县马××,女,39岁,真耶稣教讲道人。1998年3月,有两人去给她传神末世作工,她不接受并口口声声说:“唯有真耶稣教会最真,其他派别都不得救。”1998年4月,马××得了肠道癌,手术花了两万多元,手术后大便失禁,只好在腰间开了一个洞排大便,真是苦不堪言,后又患肝癌。1998年9月的一天,马××跪在地上哭着向神认罪求饶:“我认为我自己是神了,我站的地位太高了,这是我的罪!”1998年11月8日,马××悲惨地离开人间。

166 太康县姜××,女,50岁,三自教堂唱诗班长兼讲道人。1999年有人给她传神末世作工,她拒绝接受,从此她就在教堂里封锁说:“现在传异端的多,谁也不要接待她,如有人传神来了,就报告给公安局,随时把他们抓走。”因着她的搅扰,许多人不敢接受全能神。2000年7月,姜××听说她的同工接受了神的作工,更是急不可待地去搅扰,并吓唬说:“你若接受,必要遭大祸患。”2000年8月3日,姜××在写讲章时突然感觉难受,昏迷不醒,住院10多天,花去一万多元也没找着病因。她躺在床上几个月不会说话,也不认识人,只会出气,之后虽能下床,但表情痴呆,走路须扶着墙,说话有气无力,几乎听不见声音,真是生不如死。她再也不能到公安局报告了。

167 太康县王××,男,71岁,三自教堂看守兼管账。1999年4月,有人给他传全能神末世福音,他没接受还到各处聚会定罪说:“这是假道,你们不要听这道。”2000年6月28日,王××上树锯树枝,还没上到一米高就突然摔了下来,当场脊骨摔断,只能呼吸不会说话,失去知觉,昏迷不醒,后于2000年7月1日活见阎王了。

168 太康县柴××,男,45岁,三自教堂安息日执事。1998年至2000年曾多次给他传神末世作工的福音,他都不接受。2000年2月,又一次给他传全能神,他当即就抵挡亵渎说:“这一派是歪门邪道,他们信邪了,是迷惑人的。”因他的拦阻、抵挡,他手下人没有接受真道。2000年3月,柴××得了糖尿病,后转为尿毒症,一直治疗不见好转。2001年2月中旬,柴××全身浮肿,面色蜡黄,靠输氧气支撑了几天,后于2001年2月20日踏上了黄泉路。

(仅选296例)

169 太康县郭××,男,63岁,三自安息日会组长兼讲道。2000年2月,有人给他传神末世福音,他不接受还极力拦阻、定罪神作工说:“东方闪电是邪教,出乎圣经的都是错的,守住圣经就行了。”他还封锁教会。他女儿愿听真道,他拦阻说:“不能去听,听了就沾着了。”每逢聚会他都点数人数,发现缺者立即盘问。2000年5月,郭××得了肺癌,呼吸困难,口干不能进食,不能咳嗽,脸色憋得黑青,每次吐痰都靠别人从嘴里挖出来,整天不断地哼唉呻吟,后于2001年元月1日奔上黄泉路。

170 柘城县赵××,女,34岁,因信称义派带领。1998年她听说该派别的人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后,她就前去搅扰、亵渎说:“你们信假了,被迷惑了,这是邪灵、是异端……”导致5人被拉回原宗派。她还四处封锁教会,到处散布说:“他们传的是标准的邪灵、异端。”1999年7月29日,赵××的丈夫因肝病恶化而死,而赵××患了肾炎,浑身浮肿,行动困难。这个恶人之家遭了咒诅!

171 周口市周××,女,60岁,其家是赞美派接待家庭。从1995年11月开始,有人就多次给她传全能神末世作工,但她每次都指使她丈夫将传福音人员赶走。1998年10月,她女儿又给她传,她仍是不接受,并将女儿赶出家门。2000年1月19日,周××在埋葬其婆婆时与女儿、女婿(他们都跟随全能神)碰面,她就亵渎、毁谤说:“你们肯定是信邪了,你们信的是女耶稣,是个人,是邪灵……”第二天,周××坐大篷车在外出的路上,车撞到树上,当时车上坐10多个人,其他人伤势都不严重,惟独她当场摔断一条腿,内脏被挤坏,当时昏死过去,没等送到医院就伸腿瞪眼了。

172 沈丘县闫××,男,47岁,召会中层带领。1995年12月,他听说有人在沈丘县传全能神末世福音,就伙同5个同工到各处追赶传福音的人。12月中旬的一天早晨,他们到刚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家见到传福音的人,闫××等6人围着传福音的人闭目高喊:“哦!主耶稣,你捆绑限制这两个传异端、传假道的人,你咒诅他们,挡住他们的腿,封住他们的口,不让他们再到各处迷惑人……”随后将传福音的人赶出家门。从此以后,闫××每逢听说有人传全能神的作工就前去搅扰。2000年夏天,闫××得了艾滋病,卧床3个月,治疗无效,于2000年9月16日气绝身亡。显然是遭了咒诅!

173 项城市夏××,男,44岁,复活道执事。1999年2月,有人给他传全能神末世救恩,他不接受还毁谤、亵渎全能神,并恐吓弟兄姊妹:“信全能神的是邪教……”12月上旬的一天,夏××到一个信全能神的弟兄家破口大骂并扬言:“哪有神?我就不相信,我把你们一个一个都送到公安局,让你们死都不知道是咋死的。”就在第二天上午,夏××突患急病,经检查是胸膜炎。2000年元旦夜间,夏××病情突然恶化,该派的人正在为他祷告时他就命丧黄泉了。他万万没有想到抵挡全能神会遭到报应。

174 项城市李××,男,60岁,三自教堂骨干。2000年3月给他传神末世的作工,他不加考查就轻率地定罪说:“这是异端,是假的。”还对下面的信徒宣扬东方闪电是异端,拦阻别人接受全能神。2000年12月底,李××的双眼突然瞎了。神的作工又显明一个恶魔,惩罚立即临到了他!

175 项城市刘××,男,57岁,召会中层带领。1997年9月,有两人给他传神末世作工,他不听还将传福音的人赶出家门。1998年8月,有人给他手下的人传全能神,他得知后就领着行政村干部在半路上拦截传福音的人,还在旁边幸灾乐祸地说:“看看,不让你们来传全能神你们还来传,这下你们老实了吧?”2000年7月,又有人给他传,他仍极力抵挡并亵渎、定罪说:“神、神、神,神在哪里?神是啥样的?你们信的是异端、是邪教,你们这些人都邪!”从此以后,他经常说些毁谤、亵渎神的话,还封锁教会。2000年12月31日下午,刘××骑着自行车出去聚会,一头扎进路边险桥洞里的淤泥中,就再也没有醒来。连桥漏洞也会吞吃人命,抵挡神的恶棍到哪都遭殃!

176 项城市杨××,女,59岁,赞美派执事。1996年有人给她传神末世救恩,她听后就定罪:“他们传的是异端、邪教。”还捆绑手下人说:“再有人来传新工作给我说一声,我把他们赶走。”1998年春,有人再次给她传全能神,她全力封锁手下的人说:“如果再有人来,咱就祷告咒诅他们,他们是假基督、假先知、迷惑人的,我就是根基,谁若接受了全能神谁就没良心。”1999年底,杨××开始发低烧,2000年4月病情加重,经检查是肺癌,但她仍未停止封锁教会。10月,杨××肺癌恶化,全身浮肿,不能动,治疗花去一万多元仍是无效,于2001年1月30日(正值春节期间)一命呜呼。

177 项城市史××,女,65岁,三自教堂的头目。1998年12月,有人给她传神末世作工,她不接受还在教堂里定罪说:“有人给我传真神来了,咱们不要信,那是邪道、假道,是假基督来迷惑人的。”1999年再次给她传,她仍是不接受,还在教堂里亵渎说:“东方闪电是邪灵作工,是假道,你们都要看清,不要受迷惑。”2000年4月,她二儿子脑瘤复发,脑子里长石头,治疗无效死亡;2000年12月,史××的丈夫在街上被机动三轮车撞死。因着史××罪恶深重,导致她家破人亡。

178 临颍县黄××,女,29岁,安息日会的执事。1997年12月底,有两人去给她和她的同工传神末世作工,她当场就否认,并搅扰两个同工说:“这是假道,咱不能信。”原本两个同工已接受,并且看了书,经她搅扰又退回去了。2001年4月,又一次给她传,她不接受还定罪、毁谤说:“东方闪电只要年轻人,不要年老人,一进去都出不来。”2001年6月18日,黄××的丈夫在调料厂上班时遭电击,他哥哥去拉他,两人一同被电击死。黄××定罪、亵渎神遭了咒诅!

179 驻马店市吴×,女,34岁,召会信徒。2001年3月,全能神末世救恩传到她,她不接受反而定罪、亵渎说:“末世有假基督、假先知到处迷惑人,你们别信假的,赶紧回头吧!不出来的都是火湖的对象。”并且说:“是真理我也不接受!”后来又有人给她传,她说:“你别再给我传。若是真道,烧书咋不显神迹呢?”不久,吴×总感觉家中有敲锣打鼓的声音,白天晚上从不间断,她心里害怕就住在她嫂子家,自己有家不敢回。同年5月,吴×上吊自杀了。她抵挡神被交在撒但的手里,落得这个下场。

180 新蔡县赵××,女,29岁,重生派带领。1999年10月,该派的一个弟兄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后,去给赵××传,她不听还拦阻她父亲听,并且将弟兄赶走,说:“快走,我接待要饭的也不接待你们,你信的和我们信的不一样。”11月,赵××得了产时风,找重生派长老为她祷告也无效,最后带着一个刚落地、一个还未落地的双胞胎痛苦地离开了人间。应验圣经的话:恶人的年岁必被减少。

181 宜阳县城关镇郭××,女,52岁,重生派小带领。1997年,有人到她所在教会传神的末世作工,她发现后就在讲台上用手指着恶狠狠地说:“七灵派的人想从生命道拉走一只羊也难。”并在祷告时咒诅全能神教会。1998年夏天的一个晚上,有3人到该村庄传全能神末世福音,她得知后就带着两个人到传福音对象家搅扰、拦阻,并把传福音的人赶走。从那以后,福音工作在她管辖的范围内扩展不开。2001年6月中旬,郭××得了胰腺癌,整天肚子胀痛,住两次院都不行,到6月下旬便去见阎王了。这个恶仆拦阻神的福音工作被剪除了!

182 伊川县鸦岭乡胡××,男,66岁,三自教堂的长老。1999年他外甥给他传神末世的作工,他把外甥赶出门外,还到三自教堂命令别人不准接待他外甥,并三番五次地去搅扰已接受全能神的家庭。1999年9月,胡××得了食道癌。2000年有人又去给他传,他开口就说是异端、邪教,并定罪、亵渎神,后病情一天比一天严重,吃不下饭,浑身疼痛难忍,于2000年9月5日便一命呜呼。身为三自教堂的长老,抵挡神可真是凶恶,不亚于当年的法利赛人!

(仅选296例)

183 遂平县张×,男,65岁,内地会信徒。1998年底,他亲戚去给他传神的末世作工,他不接受还拦阻亲戚说:“现在有假基督迷惑人,你可别信。”随后,他到处封锁教会,诽谤、亵渎神的作工,拦阻其他弟兄姊妹接受真道。不久,张×肺结核病情恶化,卧床不起。1999年6月,他亲戚又去给他传,他在病床上仍是不接受,还说:“圣经以外的,我都不信。”一个月后,张×便一命呜呼。真是自寻死路!

184 上蔡县赵××,女,37岁,真耶稣教信徒。1999年7月,神末世救恩传到她,她不接受反而和传福音的人大吵大闹,大雨天还到各处搅扰、毁谤神的作工,并口出狂言:“是真道我也不接受。”回家后赵××就病倒了,11月15日住院。住院期间赵××被鬼所缚,伸舌头学狗叫,怪相百出,一夜昏迷9次,11月21日便结束了她短暂的一生。死时瞪着眼,伸着舌头,让人毛骨悚然。这个刁蛮的泼妇抵挡神受了咒诅!

185 上蔡县吴××,男,71岁,三自教堂的骨干。1998年,全能神末世福音传到该地时,他就极力封锁教堂,每次聚会前他都先说:“凡是来传道的都是异端、邪教,任何人都不准接待,若发现不经国家批准的聚会点,立即限制起来。”1999年1月11日,吴××的儿子掉进池塘中淹死,他妻子因受儿子死亡的打击得了高血压,送去医院治疗无效,于1999年3月29日也离他而去。吴××抵挡神遭到了惩罚!

186 上蔡县孟××,女,35岁,三自教堂教歌员。1999年她亲戚给她见证神末世的作工,她拒不接受,并说:“串亲戚可以,要是讲道就别来,你才信几天呢?”10天后又给她传,她仍是拒绝,并警告不许再来,把人赶走后,又在身边的人中间散布谣言,搅扰别人接受全能神。2000年8月1日,孟××带着6岁的儿子去三门峡,半路发生车祸,她的头被车窗上的玻璃割断了,身首异处,小孩也当场死亡。所有车上的人顶属她死得惨,真是善恶到头终有报。

187 正阳县余××,男,32岁,全备福音派分区助理长老。1998年2月,有人去给该派别的人见证神末世的作工,余××去搅扰,不许别人听见证,还说:“我已经有福音了,不需要了,到外邦去传吧!”将传福音的人赶走。同年4月的一天,余××和妻子去砖厂干活的路上与一辆三轮车相撞,余××当场暴死路边。

188 正阳县王××,女,45岁,重生派带领。1995年12月,她得知本地两个女同工接受了全能神之后,就立刻带着另一同工去搅扰说:“你们信的是邪道、邪灵。”回家后,她把整个县城所有同工都召到一起聚会说:“假基督已来到,开始迷惑人了,两个姊妹已被迷走,咱得严加防备……”1996年,王××在原有胆结石、肠粘连上又患了肝癌病,整日腹痛难忍,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于1997年2月19日(正值春节期间)命赴黄泉。毁谤、亵渎神难逃神的咒诅。

189 正阳县吴××,女,45岁,重生派县级带领(四大执事之一)。1995年12月,她得知该派别的两个姊妹接受了神末世作工后,就在教会中到处散布说:“她们俩人是受异教指使,你们不能和她们接触,若接触就中毒,就不可救药了。”她还定罪、亵渎神的肉身,把全能神作工起名为“七灵派”,还通知本县重生派,让他们都拒绝接受全能神。1997年,吴××受了惩罚得了口腔癌,在省肿瘤医院治疗花了一万多元,可她仍不醒悟,最后病情逐渐恶化,牙床两腮的肉都腐烂脱落,面部变形,整日滴水不进,痛苦不堪,只得靠输液维持生命。1998年9月5日,吴××在极度痛苦中死亡,她死后不到一年,她丈夫也得肝癌死亡。恶魔显形到了剪除的时候!

190 正阳县刘××,男,63岁,大赞美派新上任的长老。1999年12月,刘长老发现有人在给他手下的同工见证全能神,他找到见证的地方进行搅扰,造谣、毁谤说:“他们是异端、邪教,咱不信他的,他是东方闪电,信了不得了。”当时就把人拉回去。2000年2月,刘××得了肺癌,同年8月命归黄泉。当上长老,总不能作恶,若抵挡神怎能不遭报呢?

191 信阳市平桥区陈××,男,56岁,赞美派分区长老。1999年5月,有人给他见证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他也承认是真理,愿意接受。后在看神话的过程中,对神话产生了观念,说:“这不是神的话,这是人写出来的。”经过多次交通,他仍拒绝接受,还口出狂言地说:“神现在不会来,什么时候来我知道。”2000年2月1日(腊月廿六),因他儿子与别人打架,他恰好路过现场,被别人把头打破,腰部又被捅了一刀。陈××浑身是血,被人送往医院,因流血过多,抢救无效,于夜里10点左右死亡。真是祸患追赶罪人!

192 信阳市杜××,男,72岁,赞美派的小带领。1999年5月,有人给他见证神末世的作工,他不接受还在教会中散布谣言、定罪神的作工,并下命令说:“传全能神工作的人是假基督,是迷惑人的,凡离开圣经的都是假的,任何人也不许接待他们。”因着他的迷惑,信徒见了传福音的人就远远地躲开,导致福音工作受到拦阻。2000年6月,杜××得了牙癌,住院化疗时锯掉3个牙骨,肿得他嘴唇外翻,牙齿外露,活像一个龇牙恶鬼,治疗花去7000多元也没能留住性命,于2000年11月12日命丧黄泉。这个老恶仆抵挡神也免不了遭咒诅!

193 信阳市浉河区曾××,男,57岁,大赞美派的中层带领。1999年4月,有人给他见证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他当时承认是真道,愿意接受并看神话,后因胜不过他妻子的威胁及该派人的搅扰,于5月份弃绝、否认了全能神。传福音的人再次给他见证全能神时,他指责传福音的人说:“我以前信全能神受骗了,你们信的完全是假的,是异端、邪教,我死都不信你们的神。”后经多次劝告他都死不悔改,还在各处教会中对手下人说:“不准你们听别人传的道,谁若不听我的话,以后不来牧养你们。”2000年秋天,曾××感觉身体不适,2001年3月病情加重,在医院治疗花了7000多元,经诊断他得了胃癌。住院期间又有人给他传全能神,他说:“我宁死也不信你们的神。”从此,他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吃饭吐饭,喝水吐水,原本肥胖的身体最后瘦得皮包骨头,于2002年7月15日吐血而死。他终于实现了自己的誓言——“宁死也不信”。

194 信阳市固始县夏××,男,49岁,召会工人。1999年11月,有人把全能神的作工传给他,他刚听一半就定罪说:“你信的是异端、邪教。”随即就在教会妖言惑众,并搅扰他的已接受全能神的亲属。之后有人又多次劝他,他却顽固不化,坚决不听见证。2000年10月份,夏××突然得了化脓性阑尾炎,在他做手术住院期间有人再一次把神的末世作工见证给他夫妻二人,当时他们接受得很好,神话书和诗歌磁带都带回去了,可是回家后夏××听信同工迷惑说此道是假的,便拦阻妻子相信,并跟该派的人说:“他们走偏了,他们的书我看过,是人写的,不是神的话。”2001年7月10日,夏××身体不适,去医院检查,已是肝癌晚期,但他仍不悔改,一个月后即同年8月9日医治无效命赴黄泉。真是愚昧人背道必杀己身。

195 信阳市固始县高××,男,60岁,召会工人。1995年2月,有人给他传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并发神话书给他及他手下的弟兄姊妹,他不接受反而压制弟兄姊妹说:“你们谁手中若有东方闪电的书不交出来,我就开除谁。”他手下弟兄姊妹受他辖制,把书都交给他,之后高××把神话书集中在一起烧毁。事后几年,又有人多次向他传神末世作工,他都拒绝接受,并诬蔑此道,对传福音的人说:“你们传的是异端、邪教,是迷惑人的……”2001年6月,高××得了肝肿病,后来进一步恶化为肝癌,肚腹越肿越大,像皮鼓似的,仅20多天治病费用就达几千元,最终医治无效,于同年8月15日命归阴间。恶仆抵挡神被剪除了!

196 信阳市固始县胡××,女,59岁,召会信徒。2000年1月,有两个人多次传全能神末世的作工给她,她不接受还定罪说:“我才不信你们的邪道。”2000年7月,她的弟媳和儿媳妇同时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并劝她接受,她拒绝接受。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聚会时,她在楼顶上监视,过后在外散布谣言说:“某某人信了邪教,关着门在屋里聚会……”搅扰得弟兄姊妹聚会总受辖制,不得安宁。2001年4月,胡××得胃癌,在这期间弟兄姊妹又到她那里良言相劝,她仍说:“我死也不相信你们的神。”6月,胡××病情加重,经检查又患有血癌和肝腹水,病魔把她折磨得痛苦不堪。2001年10月26日,胡××一命呜呼。

(仅选296例)

197 信阳市固始县刘××,男,45岁,召会教会执事。1998年4月,有人几次给他传神末世作工,他听后觉得挺好,但一直不敢定真,直到7月份他的带领从外地看病回来时,他把传福音的人给他谈的道一一向带领作了汇报,带领听后马上定罪神的作工是异端。他听了带领的话后,随即将已经接受真道的弟兄姊妹又拉回了该派别,还在他们面前公开定罪说:“你们信的是真正的异端、邪教,这是假基督迷惑人的,千万别上当受骗。”并且还严重地亵渎神的肉身。1998年11月4日正午,刘××在砍树枝时从树上掉下来,脊椎骨被摔断,当场休克,急送医院抢救一天多,花去1300多元钱,11月6日因医院无法医治,家人只好拉他回家,在半路上他就气绝身亡了。背叛神的人遭到惩罚了。

198 确山县李××,女,41岁,三自教堂的钱财保管员。1999年5月,有人给她见证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她不接受,后又有姊妹到她家给她传,她厌烦地钻到被窝里用被子蒙着头说:“绝不见你们,一见你们闪电派的人,我就中邪……”后来传福音的人又多次给她传,她都拒绝接受。2000年5月12日中午,李××的双腿风湿病突发,浑身麻木酸疼,家人急忙把她送到附近的诊所医治,打针输液仍无效,回到家她哭喊着让其家人都为她祷告,但还是无济于事,家人又急忙拨打急救电话,等到救护车赶到时她已浑身抽搐,头向后转,于凌晨3时痛苦地停止了呼吸。抵挡神遭了惩罚!

199 南阳市张××,男,58岁,召会上层带领。1998年3月,有弟兄给他传全能神末世作工,他不接受反而说了许多亵渎、谩骂神的话,并且骂传福音的弟兄是魔鬼,还说:“就是对我也不接受。”1998年5月份,张××的下肢突然瘫痪了,就这样他还让该派别的人用车子拉着他到处封锁教会,并扬言不许任何人接待传全能神作工的人,紧接着他的女儿就服毒身亡了。事后又有人去给他传,他不醒悟反而赶走了传福音的人。1998年夏天,张××的孙子突然得病不会说话,花了几万元治疗现今仍落得个轻微痴呆症的下场。因着张××抵挡全能神的作工,罪孽深重,他家的灾祸接连不断。

200 唐河县赵××,女,83岁,真理派带领。1997年至1998年,有人曾多次传神末世作工给她,她不听还定罪神的作工,说是假的、邪的,是假基督来迷惑人来了。1998年4月,赵××感觉肺部疼痛,1998年秋经检查得了肺癌。1999年再次给她传时,她仍是定罪抵挡,从此病情一天比一天加重,赵××疼痛难忍,日夜不能入眠,于1999年5月气绝身亡,结束了信神的生涯。

201 南阳市黄××,男,70岁,大赞美派小带领。1999年4月,有人给该派的人见证全能神末世作工,他知道后就和妻子去搅扰,且口出污言亵渎定罪神,说:“他们信的是假先知、假基督。”并赶走传福音的人。2000年再次给他派别的人传时,他仍是定罪说是邪教。2000年8月,黄××得了偏瘫,又成了哑巴,至今不会说话,不能走路。2000年11月,其妻得了食道癌,于2001年4月21日死亡。他定罪神亵渎神,这是他该受的惩罚!

202 南阳市乔××,女,53岁,因信称义派小带领。1999年8月传神末世福音给她,当时她表面接受,背后却定罪、抵挡神的作工,并且拦阻教会中的人接受全能神,威逼弟兄姊妹和她一样把圣经当神崇拜,还说:“接受全能神的人是离弃了真道,被迷惑走了。”2000年4月7日,乔××突然患了脑溢血,当天就命丧黄泉。

203 唐河县焦××,女,61岁,赞美派中层带领。1998年初给她传神末世作工,她极力抵挡、亵渎全能神说:“东方闪电是异端、是邪教。”1999年5月24日,焦××的儿媳被火车轧死;同年9月,焦××被车撞伤头部,住院后一直不会说话,见人就流泪。住院期间,她的头骨被打开1次,因气管堵塞喉部又被割开,但终未治好她的病。11月3日,焦××悲惨地踏上黄泉路。作恶太凶遭报应了!

204 唐河县贾××,女,54岁,大赞美派传道人。1997年9月,有人给她传神末世作工,她不接受还定罪说是邪教,并到处散布谣言,拦阻别人接受,并对一接受全能神的弟兄说:“你把人带到地狱里去了,你非遭咒诅不可。”1999年4月,贾××听说一姊妹接受了全能神,就跑去搅扰说:“东方闪电是假的,你别去了。”致使该姊妹离开了全能神。2000年11月,贾××得病后一直发烧,后转成心脏病,治疗无效,于2001年1月18日(腊月廿四)长眠地下了。

205 唐河县李××,女,49岁,大赞美派小带领。1998年曾多次给她传全能神末世作工,因着神的作工不合她的想象她就肆意亵渎定罪,最后还说:“你们传的若是真神,我这么抵挡也没见你们的神把我怎么样。”1998年10月,李××就得了肝癌,腹部疼痛难忍,治疗无效于1998年11月28日死亡。她是拿自己的命来试探神,万万没想到能赔上性命。

206 唐河县高×,女,21岁,赞美派传道人。1997年12月,高×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后又被拉回原派别,之后她就到该派别各教会大肆宣扬,说了许多定罪、亵渎神肉身的话,还把接受时发给她的两本神话书,一本交给其头目,一本与该派的人一起烧毁。1999年10月,信全能神的人去给她妈传末世作工,高×对传福音的人说:“你若是信东方闪电的,我杀了你!”并对她母亲说:“你要是信的话,咱们从此断绝母女关系!”又说了一些诽谤神的话。2000年3月,高×得了肺结核,并且还长个牙漏,一直往外流血流脓,2001年初病情恶化。2001年4月9日晚,高×一直耷拉着头,血从鼻孔、嘴里往外流,直至血流干而死亡。作恶太甚闯下大祸!

207 唐河县马××,男,65岁,大赞美派工人。1999年初,他听说有人到他们派别传全能神末世作工,他就到各处封锁教会,大肆散布谣言,亵渎、定罪说:“他们传的是东方闪电,是假基督、邪教。”1999年7月,马××得了肝硬化,8月份转成肝腹水,经治疗无效,于1999年11月悲惨地离开人间。

208 邓州市高××,男,59岁,召会工人。1999年3月,有人给他传神末世的作工,他眼冒凶光,开始诽谤定罪神的作工,并说:“你们是魔鬼、是邪教。”还猖狂地拉着传福音的人去找治安主任,要报告公安局。2000年3月,高××患胃癌,2000年5月命丧黄泉。这个恶魔遭了咒诅!

209 邓州市杨××,男,60岁,三自教堂的讲道人。1999年3月上旬,有人给他传国度的福音,他就恶毒地咒诅传福音的人,还亵渎神的肉身,并限制他所带领的人,不允许他们接触信全能神的人。1999年10月9日下午聚会时,杨××正叫喊着定罪神的新工作,突然不省人事,全身瘫痪,不会讲话,生活不能自理。恶仆就这样被废去了!

210 邓州市刘××,女,48岁,重生派信徒。1999年2月给她传神末世的作工,她不接受。3月又给她传,她说:“你们信的是假道、是邪教,我就信耶稣,死也要死在我们这里。”两个月之后,刘××得了子宫癌,经化疗头发全部脱光。1999年秋再次给她传,她仍抵挡定罪。后期她内脏开始溃烂,疼痛难忍,卧床不起4个月,受尽了折磨。最后她骨瘦如柴,吃药无效,她教会的人为她祷告也无济于事,于2000年9月11日咽气身亡了。她实现了她的遗嘱——“宁死不信”。

(仅选296例)

211 信阳市淮滨县韩××,女,58岁,召会接待家庭。1996年10月,有人将神末世的作工传给她时,她不接受还当即定罪说:“你们信的是假的、邪教。”她还把弟兄姊妹送给她的神话书烧毁。1997年8月,又有人给她传神末世作工,她仍不接受,反而将传福音的人赶出家门说:“以后你们再也不要来了,你们信的是假的,只有我们恢复流是真道。”1999年6月10日,韩××脑血管堵塞,没来得及与家人告别便一命呜呼了。

212 罗山县李××,女,40岁,属灵派工人。1998年5月,有人给她传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她自己不接受还搅扰几个接受真道的姊妹说:“你们听的是异端、邪教,千万不能相信。”她硬把几个姊妹拉回该派中,还伙同儿子将两个传福音的姊妹赶走。到2000年7月,又有人给她传福音,她仍然不接受,并说些亵渎、毁谤神的话。事后,李××病魔缠身,身体一天天地消瘦下去,到同年9月经医生诊断是“红斑狼疮”病,最后全身都出现红斑,已到无法医治的地步,于2001年2月16日(正月里)活见阎王了。

213 方城县娄××,男,63岁,因信称义派的长老。1995年冬天,神的末世作工传到该派,当时娄××感冒在家休息,得知后恶狠狠地说:“等我病好了再对付他们。”他得的本来是小感冒,从此以后,却一天比一天厉害,一直高烧不退,就是治不好,直到1996年2月24日(大年初六)他吐血而死,死时身体缩成一团。没等对付人家自己却支不住了,还得让人来收尸!

214 方城县刘××,男,54岁,使徒派牧师。1998年春,他的一个同工接受了全能神末世的作工,去给他传,他说:“我死也不接受这道,这是邪灵、邪教,是假的。”并且还到处封锁教会,定罪毁谤神。弟兄给他传时,他当时食道上有炎症,自从他定罪神的末世作工后,病情越来越重。特别是当其在住院期间,他听说该派别中有几个弟兄姊妹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后,他就派人将这几个人叫去,威逼他们发誓退出,回到原派别,这几个弟兄姊妹没答应他,他更加怀恨在心。8月份经医院检查他的病已转成食道癌,于1998年10月22日在痛苦中见阎王了。事奉神却以抵挡神受惩罚而告终!

215 方城县解××,男,49岁,他家是大赞美派接待家庭。1999年3月,有人给他传全能神末世福音,他不接受还定罪说:“是假的、邪灵。”他又把传福音的人赶了出去,之后便开始封锁教会,还说了很多亵渎神肉身的话。1999年9月,解××突然得了脑瘤,痛得他整天以泪洗面,于1999年10月17日死亡。恶仆被剪除了!

216 方城县孔××,男,67岁,起初信仰派的小带领。1998年9月,有人给他传神末世的作工,他不接受,还到各教会散布谣言,亵渎神的话不堪入耳。1999年12月22日,孔××突然得病,经诊断为高血压。1999年12月25日,他在治疗时突然牙关紧闭,七窍出血,家里人慌忙用东西撬他的嘴巴,想把他嘴里的血块掏出来,但牙齿撬掉几颗嘴也没撬开,最后活活憋死。他说亵渎神的话不堪入耳,受了惩罚,真是罪有应得!

217 方城县丁××,男,42岁,大赞美派的带领。1998年4月,有人给他传国度的福音,得知1996年已经给他发过全能神所发表的话语的书,就问他看书后有啥认识,他说了许多定罪神、毁谤神的话,还说:“那本书是人写的,不是神的话,只能作个参考……”并且他已经把书拿到教会里烧了。不久,丁××的脖子长老鼠疮,流脓流血,到了2000年8月19日,前后烂透,穿断脖子,医治无效,丁××一命呜呼。从未听说有人患老鼠疮穿断脖子而死,真是罕见,可见他犯的罪孽之大!

218 方城县陈××,男,70岁,大赞美派有威望的老人家。1998年秋有人给他见证神的末世作工,当时他和全教会的十几个人都接受了,后来他对神道成肉身的性别产生观念。传福音的人再三给他交通不要凭人的观念定规神,他不听还到教会散布谣言,定罪神作工。因他的迷惑,全教会的人又都回到原宗派里去了。2000年4月2日,陈××的儿媳坐车翻车,被砸死在桥下,他妻子经此打击,5天后也撒手人间。如今他家破人亡,悲痛欲绝。应验圣经的话:撒罪孽的必收灾祸!

219 鲁山县薛××,女,38岁,因信称义派的执事。1998年春给她传神末世的作工,她定罪说:“你们传的是异端、邪教。”从1998年到2000年期间,她在各处教会疯狂搅扰,散布谣言亵渎神。因她的搅扰,附近的福音工作遭到极大拦阻。2000年12月15日,薛××去平顶山看母亲,她弟弟骑摩托车接她回家,正好与大车相撞,薛××当场气绝身亡。这个拦路虎被挪去了。

220 镇平县宋××,女,54岁,重生派接待家庭。1998年底至1999年间多次给她传神末世的救恩,她不接受还搅扰刚接受的弟兄姊妹说:“末世有假基督出现,他们传的完全是假的……”并封锁教会,说些亵渎、诽谤神的话,还祷告咒诅神的末世作工。2000年2月14日(正值春节期间),宋××得病,浑身无力,嘴歪头疼,后经检查确诊是脑瘤,由开始的头疼转为浑身疼,最后双目失明,卧床不起,于2000年5月30日活活疼死。宋××死时龇着牙、咧着嘴,样子很恐怖。

221 内乡县陈××,男,58岁,一次得救派的讲道人。1999年春至8月底,有人曾两次给他传神末世救恩,他不接受还辱骂传福音的人,并说了许多亵渎、定罪神的话:“你们是来传假道的,是异端、迷惑人的。”说罢抓住传福音人的衣服往外拉,还说:“你们别把污秽沾到我的椅子上,像你们这号人到哪都不接待。”并连说带推地把传福音的人赶出家门,之后还封锁教会说:“以后不准接待陌生人,谁接待就在他们的恶上有份。”1999年10月,陈××得了贲门癌,疼痛难忍,于11月17日一命呜呼了。他说许多亵渎神的话岂能逃脱神的惩罚?

222 内乡县李××,男,62岁,一次得救派的讲道人。1996年7月,有人送给他一本全能神话语的书,他看后便公开抵挡,还封锁教会。没过几天,送书的人问他看书后觉得怎么样,他恶狠狠地说:“书我已经烧毁了,不烧能迷惑更多的人。”之后又有人去给他传,他仍不接受,并且还说:“我只信耶稣,不信全能神。”1996年10月,李××外出讲道,当场瘫倒在地,胳膊、腿都不听使唤,嘴也歪了,吐字不清,回去后一直瘫在床上,不知羞耻,生活不能自理,受了整整4年的痛苦折磨,于2000年12月24日死亡。神回来了还定罪抵挡,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223 邓州市孙××,男,37岁,召会带领。1999年3月给他传神末世作工,他对神道成肉身的性别有观念,就亵渎神,定罪神作工,之后曾多次传给他,他都如此抵挡。1999年9月,孙××突然脑血管破裂,3天后死亡。抵挡神不到一年就遭到了神的惩罚。

224 邓州市杨××,女,53岁,三自教堂骨干。1999年5月将神末世作工传给她,她不接受还疯狂地拦阻别人接受,将别人定罪亵渎的信拿来改过后到处宣传。此人作恶多端,实属罪大恶极!1999年11月3日中午,杨××上厕所时猝死,显然是遭咒诅了。

(仅选296例)

225 邓州市贾××,男,60岁,三自教堂的事务保管员。1999年3月给他传国度福音,他听后,因恶仆的搅扰不愿接受,并且随从恶仆将传福音的人赶走,还搅扰别人接受真道。1999年3月底,贾××在地干活时家里玉米秆和烟秆垛着火,他家的房子烧着一间。此后,他家接二连三地发生火灾。从4月至8月期间他的家中不知不觉着火22次,真是罕见的奇事,把他吓得白天不敢下地干活,晚上不能入睡,整天提心吊胆生怕火不知不觉又来了。他的日子不得安宁,神咒诅了这恶人的家庭。

226 新野县夏××,女,33岁,赞美派小带领。1999年春,有人给她传神末世作工,她不接受并伙同上面带领四处毁谤、亵渎全能神,还拦阻她手下的人接触传福音的人。同年5月,夏××的丈夫被车挤死;紧接着9月,她儿子的腿摔断;2000年7月,夏××的房子(偏房)无故起火,屋内的东西被烧得一干二净。她家一直灾祸不断,真是恶人满受祸患。

227 灵宝市大王镇亢××,女,32岁,三自教堂的信徒。她经常监视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常在接待家庭门口转来转去,给弟兄姊妹出入带来恐惧。1998年4月30日,亢××无缘无故地喝药自杀。正如圣经的话说:因为他们的脚奔跑行恶,这些人埋伏是为自流己血,蹲伏是为自害己命。

228 灵宝市函谷关镇杨××,女,69岁,安息日会执事。1998年3月,多次有人给她见证神末世的作工,她不接受还到处拦阻其他人接受真道。1999年9月21日,杨××得了肺癌,医治无效,命赴黄泉。真是愚昧人背道必杀己身!

229 卢氏县赵××,男,60岁,因信称义派的中层带领,是个双目失明的人。1998年11月,有人给他传神末世作工,他说:“你们才信了几天,神来能先向你们显现吗?”之后到处封锁教会,并且还说了一些严重亵渎神名的话。就在2000年4月23日,赵××的妻子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连他的亲生女儿也为此而骂他,再加上周围邻居的讽刺、讥笑,痛不欲生、悲观失望的赵××就去上吊,不料被人解救。可他仍执迷不悟,还是一直抵挡全能神,导致多少人不能接受真道!就在2001年4月4日,赵××也瘫痪在床上,嘴歪眼斜,至今生活不能自理,落得个悲惨的下场。正如圣经的话:瞎子领瞎子,岂不都掉进坑里?

230 卢氏县五里川镇祝××,女,68岁,因信称义派中层带领。1997年6月,有人去给她同工传神末世作工,她得知后就定罪、毁谤说:“这是假的,现在正是假基督、假先知起来迷惑人的时候……”致使同工未能接受神作工,她还在聚会中祷告捆绑传福音的人。1998年1月,祝××胃病、心脏病复发,卧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在这期间又有人给她传,她愿意听并让传福音的人去她聚会点讲,从此病情好转。但没过多久,经过同工的指责与迷惑,她又一次拒绝接受真道。1999年7月,祝××把所牧养的教会从上到下封锁得水泄不通。8月19日,她回到家后感觉四肢无力,于8月21日老病复发走上黄泉之路。

231 三门峡市陈××,男,53岁,三自教堂讲道人。1998年10月,给他传神末世作工并发书给他,他看了以后对神的说话有观念,开始抵挡说:“这书是假的,这是人写的,不是从神来的。”传福音的人去看他,他说:“你是魔鬼,不要再来了。”他又到教会中毁谤、定罪神作工,拦阻别人接受全能神。1999年10月3日,陈××食道癌病复发,气绝身亡。

232 三门峡市崖底乡王××,女,57岁,自由团体派带领。1995年9月份,有人给她传神末世福音,她假装接受,要了一些书,后来她又说人多需要几十套书,让传福音的人给她们送去。在送书时她要叫公安局的人抓传福音的人,传福音的人听到消息后,识破了她的诡计,她恼羞成怒,便将手中的书全部毁掉。此人真是阴险恶毒!1998年12月,在圣诞节排节目时,王××突然摔倒不省人事,经治疗40天病情好转。1999年5月间,王××旧病又复发,成为植物人,于2000年10月份伸腿瞪眼了。真可谓奸诈人必遭强暴!

233 尉氏县大营乡张××,男,52岁,三自教堂的小头目。1999年2月份,神末世作工传到该村,他不接受还拦阻别人听见证,该村的姊妹接受了全能神,他就去搅扰并恐吓说:“你们不能接受,那不是真道……”他妻子也吓唬已接受全能神的姊妹:“你们不能信啊,公安局还得抓……”结果有两个姊妹因着他们的恐吓退去了。2000年12月,张××得了艾滋病,2001年7月19日命归阴间了。

234 开封市通许县丁××,男,31岁,安息日会信徒。2000年,有人多次给他传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他不接受还说:“神绝对不会第二次道成肉身,我绝对不相信。”2001年7月,再次给他传神末世作工,他仍是拒绝,并说:“我若不亲眼看到神的惩罚,你传200次我也不相信。”说这话后不到20天,丁××与妻子开车出去卖西瓜时,其妻从车上摔下来,送到医院不到两天就气绝身亡了。他要看到的惩罚神给成全了!

235 林州市姚村镇刘××,女,36岁,因信称义派小带领。1999年3月,她接受了神的末世救恩,同年4月被她姐姐拉了回去,否认了全能神的名。之后,刘××到附近几个村庄去搅扰别的弟兄姊妹说:“你们上当了,这是东方闪电。”她不接受还拦阻别人接受。1999年12月19日,刘××随丈夫到山西拉矿石,从车上掉下一块矿石砸断了她的脚脖,脚被砸扭到一边,刘××的丈夫赶紧开着装满矿石的车把她送往医院,在送往医院的途中,连车带人掉到了十几米深的悬崖下,刘××的后脑勺砸进去两个小石块,当场死亡,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她丈夫的胳膊也砸伤一只,现已稍恢复一些。背叛神又作恶遭了咒诅!

236 平顶山市湛河区曹镇乡葛××,女,26岁,因信称义派信徒。1999年3月,有人给她传神的末世作工,她没听完就站起来走了,第二天她拿着抵挡神的宣传材料《晚钟》到该派的人家中散发,有的人不想看《晚钟》,她就念给人家听,导致别人都不敢接受真道。2000年2月10日(大年初六),葛××中耳炎突然发作,导致脑膜破裂,医治花费了3700元。现在葛××仍是嘴歪眼斜,说话有时吐字不清。这是她抵挡神落得的下场!

237 舞阳县侯集乡王×,女,55岁,赞美派小带领、讲道员。1999年1月17日,有人给该派别的人传神的末世作工,王×也在场,她就审问:“你们是从哪里来的?传的是啥道?”当场就对该派别的人说:“不认识的人不要接待,他们传的是邪教、假基督,他们信的基督已经道成肉身了。”此后她一直封锁教会。1999年7月份,王×聚会时突然大口吐鲜血,以前的肝硬化严重了,快死的时候下半身成了活化尸,医治无效,于1999年9月19日在极度痛苦中死亡。她因抵挡真道受了重刑而死!

238 汝州市大峪乡赵×,女,35岁,召会信徒。1998年8月,有人多次给她传神的末世作工,她恶狠狠地把人赶走。1999年又给她传,还帮她干活,晚上她不让住,并将传福音的人赶走。2000年7月15日,赵×的儿子在她娘家,天下大雨,崖头塌落,她9岁的儿子当场被砸死。2001年7月,赵×邻村两个姊妹又去给她传,她说:“神不是把你们接走了吗?为什么还在这?你们信的根本就不是神。”又亵渎神的肉身,说着拿起棍棒要打姊妹,她丈夫把一碗饭摔在俩姊妹面前,把人逼走。2002年1月11日,赵×又生了一个儿子,生下就死了。正如圣经的话:以恶报善的,祸患必不离他的家。

(仅选296例)

239 宝丰县杨庄镇李×,女,52岁,因信称义派小带领。前后给她传全能神末世作工10余次,她一直都不听,还说:“神不会道成肉身。”1998年12月又有人去给她传,她说:“神回来了?我死也不会相信!”当天下午,李×就鼻口出血,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这个不信派被淘汰了!

240 宝丰县崔××,男,49岁,召会大带领。1991年4月,一个信全能神的姊妹和崔××手下的一姊妹一起唱赞美全能神的诗歌,崔××到那儿把诗歌本夺走撕毁,又将信全能神的姊妹推出门外,嘴里不停地喊:“主啊!你咒诅大魔鬼!”还说侮辱神的话,不堪入耳,之后到处封锁教会,恐吓该派别的人不许接受真道。1995年2月,两个姊妹去该派别中一弟兄家传福音,弟兄的姐姐说:“崔××和俺弟弟骑摩托车去找前些天送全能神话语书的人了,崔××说要找着送书的人,就地给他打成肉泥。”1998年12月,崔××突然得了脑溢血,抢救无效,于1999年元月6日死亡。这个地道的敌基督被剪除了!

241 栾川县陶湾镇王××,男,34岁,属灵派小带领。1998年12月份的一天晚上,有两人去给他传神末世的福音,他不接受还定罪是异端、邪教,并说:“你们要传福音我不听,若再传不许吃饭,也不许住这儿,现在就得走!”事后,王××得了黄疸性肝炎。1999年2月20日,又有两个人去给他传福音,他态度傲慢,轻蔑地说:“把你们的家谱拿来让我看看!神在哪里?我拿路费和你们一起去见见!”没多长时间他就得了胃癌,到1999年10月病情恶化,不久就一命呜呼了。

242 伊川县白沙乡左××,男,59岁,三自教堂的讲道人。2000年,他听说有人传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他不寻求考查就急忙在聚会上说“谁要是接受了全能神末世的作工,谁就是接受了东方闪电,就是信人,东方闪电是假的,是邪的”等毁谤、亵渎神作工的话。2000年12月24日晚,左××得了脑出血,突然不会说话,不会走路,光是喘气、打呼噜,输着氧气持续到2001年1月13日抢救无效死亡。他定罪神的作工就这样死亡了。

243 禹州市花石乡董××,男,37岁,召会信徒。1996年夏天,有人传神末世作工给他,他不接受还定罪神的作工,亵渎全能神。1997年7月的一天晚上,董××在平房顶休息时,撞在平房顶的电线上触电身亡。抵挡真道的必被剪除!

244 许昌市襄城县库庄乡黄××,女,27岁,召会小带领。从1998年夏天到1999年期间曾多次给她传神的末世作工,她不接受,还毁谤说:“这是假基督的迷惑,不是真道,我死也不接受。”到2001年8月1日,黄××与她丈夫在郑州打工,因生气喝毒药自杀。抵挡真神遭了惩罚!

245 新郑市张××,女,45岁,三自教堂头目。1999年3月,多次给她传神末世作工的福音,她极力抵挡,即使她的亲属给她传她也不信。她还说些亵渎、诽谤神的话,又说是邪教、异端、假基督,对传福音的人又赶又辱骂,极力搅扰、拦阻神福音工作的扩展。1999年8月,张××有病,经医院检查是肺癌后期,花了两万多元也没治好,只好回家等死。她仍不醒悟,肺癌更加严重,肚子肿胀得很大。2000年3月2日,张××一命呜呼。死后第二天,尸体全部发黑,嘴中直涌出污水臭气,使人不敢靠近。

246 太康县灵恩派的袁××,男,41岁,教会长老。1995年5月,有两个传福音的人骑自行车顶着炎炎烈日跑了50多里路去他家传神末世作工,刚开始谈得挺好,待吃过饭,两位传福音的人想送给他一本书,一提书袁长老立即恼羞成怒,恶言恶语地说:“早知道这样就不管你们饭吃!你们传的都是异端、邪教,是假基督来迷惑人的……”之后把两位传福音的人赶出了家门。1995年8月11日,年纪轻轻的“袁长老”不知得了什么急病,匆匆到阎王那儿报到去了。

247 虞城县陈××,男,47岁,重生派的带领。1999年9月,神末世作工传给他,他不接受,还说:“这些人都是骗子,专门迷惑人的,他们传的出乎圣经,说神来了,绝对不要信。”2000年5月,有人再次给他传时,他听完见证对传福音的人说:“凡是传女性的我都不接受,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11月再次传给他,他仍拒绝,并四处散布谣言,拦阻许多弟兄姊妹接受真道。同年11月27日,陈××出门卖树时,从车上摔下来,摔成脑震荡,昏迷15天,治疗费花去3万多元,现在双目失明,生活不能自理。

248 邓州市孙××,男,63岁,三自教堂的骨干。1999年9月开始,他手里拿着定罪、毁谤全能神末世作工的文章到处宣传,搅扰已经接受全能神的人。2001年7月的一天,孙××突然头晕,跌倒在地,头痛欲裂,大声喊叫,抢救无效一命呜呼。这是因孙××作恶太甚,逼迫神到顶点而被神击杀了!

249 正阳县的杨××,男,67岁,重生派的工人。1998年秋,有人到他家传全能神末世的作工数次,他都拒绝了。有一次把全能神发表的话语给他看,他不看,还定罪说:“超越圣经就是假的,七灵派厉害。”1998年11月,杨××感觉头痛,到医院检查是脑瘤,从此以后他就力不从心了,终日愁眉不展,生活在痛苦的呻吟之中,常与医院打交道,受尽了折磨的“杨仆人”在1999年4月终于见了阎王。

250 南阳市卧龙区王××,男,55岁,大赞美派小带领。1999年2月,有人多次给他传神的末世作工,他不接受还抵挡全能神,并到各宗各派造谣定罪神的作工,说:“他们传的是东方闪电,是魔鬼。”2000年12月,王××儿子的腿被摔断。2001年8月31日上午,王××因心脏病突发而命赴黄泉。

251 南阳市卧龙区杨××,女,51岁,重生派小带领。从1999年至2000年,该村的一个姊妹多次给她传全能神末世的作工,她都不接受,还骂姊妹:“你是叛徒,是离道反教的。”2000年,姊妹又给她传,又被她拒绝了,她又骂姊妹:“你信的那纯属撒但教……”2001年4月,杨××得了食道癌,已到后期,医疗费花去一万多元,不见好转,于2001年8月9日命丧黄泉。

252 新野县高××,女,55岁,一次得救派的工人。1999年4月底,她接受了全能神的作工,后经人迷惑而离弃真道,当弟兄姊妹再次去找她时,她不接受还让该教会中的人咒诅传福音的人,若得知谁又去给该教会中人传福音,他们就聚在一起说:“这些人身上的邪劲真是太大了。”并严重亵渎、毁谤神肉身。2001年8月,高××在聚完会回家的路上,一头发疯的牛向她猛冲过来,高××当场被吓昏过去,送往医院经抢救无效,于凌晨1点钟命归阴间,死时脸发青,肚腹膨胀,样子令人恐怖。

(仅选296例)

253 鹿邑县李××,男,57岁,华雪和派头目。1999年11月,有人把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传给他,他说:“是真道我也不接受,就是华雪和假了,我也愿意跟他死。”他自己不接受真道,还封锁整个教会,不准其他人接受全能神。2000年8月16日,李××正在聚会讲道时突然瘫倒在讲台上,不会说话,送到医院也未检查出是什么病。8月21日,李××踏上了黄泉路。

254 鹿邑县王××,男,59岁,华雪和派骨干。1999年8月1日,有人传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给他,他极力抵挡,还拦阻手下的弟兄姊妹接受真道。2000年,又有人给他传,他说:“你们信的都是歪理邪说、骗人的谬论,你们都是离道反教的叛徒。”2001年10月,再次把末世的作工传给他时,他就气急败坏地亵渎神的肉身、定罪神的作工,还辱骂传福音的人。2001年11月20日夜间,王××突然得病,前胸和喉咙一直疼痛,经检查为肺癌,后来脖子上烂个洞,从里面流脓出来。2001年12月28日,王××死亡。

255 中牟县刁家乡王××,男,50多岁,三自教堂的骨干。1999年4月份,有两个姊妹到王××村一个小姊妹家去传神末世的作工,王××正好也在这个姊妹家,王××听了神的作工就亵渎、定罪,还恐吓两个姊妹说:“你们不走,我一个电话就能把你们给抓起来……”随后他便到处散布谣言,还说出很多诽谤亵渎神的话,并封锁教会,不让别人听真道。小姊妹的爸爸是个外邦人,王××常在他面前添油加醋地说他女儿的坏话,导致小姊妹常常被毒打,有时还被限制在家,不让跟信全能神的人接触。2000年3月的一天,王××和村里的人在伐树,伐倒的大树倒在另一棵树上,将树枝(直径约4厘米左右)砸断,树枝掉下又砸在王××的头上,王××脑壳被砸烂,当场流了很多血,送往医院抢救无效当天死亡。真是恶有恶报!

256 通许县丁××,女,58岁,三自教堂讲道人。1999年5月,有人给她传全能神末世福音,她极力抵挡,还毁谤已接受真道的姊妹说:“她接受东方闪电,是邪教,如果谁跟她走,都得灭亡,天堂就没份了。”丁××还在暗中监视这个姊妹的一举一动,利用姊妹的儿媳骗走姊妹的神话书,交给三自教堂的头目,并赶走前去传福音的人。2002年1月14日下午,丁××气管炎发作,一头栽死在厕所门口。幸亏她死得早,不然会拦阻更多的人接受神的末世救恩。

257 兰考县胡××,男,30岁,华雪和派头目。1999年7月,全能神末世的救恩传到他,他当时定罪神的作工,并召集各级带领封锁教会说:“全能神作工是假的,是迷惑人的,任何人都不要与他们接触,谁若接受,再回来就不要了。”后经弟兄姊妹多次相劝,他仍然没悔改之意。2001年8月27日,胡××在拉砖时将7岁独生儿子轧死,他也因失去儿子精神恍惚,神经几乎失常。他因抵挡神落得这样的下场!

258 信阳市陈××,男,60岁,其家是赞美派接待家庭。1999年8月,有人给他传神末世的作工,他不听还亵渎说:“你们信的是东方闪电,是邪教,是骗子,是走极端的。”并喊着:“哈利路亚,奉主名赶走魔鬼撒但。”2000年12月,陈××得病,发烧咳嗽,后经医生确诊为胃癌。2001年7月30日,陈××在痛苦中死亡。他就这样被剪除了!

259 驻马店市王××,男,56岁,召会带领。1999年9月,多次给他传全能神末世作工,他毁谤说:“这是迷惑人的,进到里面就出不来。”并把几个刚接受的人拉回该派。2001年8月的一天,弟兄姊妹劝他说:“你好好分辨一下,别再毁谤、定罪神作工,你不怕神吗?”他说:“你放心吧!我以后不会说亵渎神的话啦,我若再说愿拿生命担保。”而后,王××却照样猖狂定罪不止。2001年10月30日,他在开车回家的路上突然翻车,当场被砸死,其状惨不忍睹。

260 平舆县王××,女,46岁,赞美派带领。1999年12月接受神末世作工,后被该派首领拉回去。2001年3月12日,又有人传福音到该地,王××得知后极力搅扰,还说亵渎、毁谤的话:“她们传的是东方闪电,我听过,见过书,出乎圣经了,是假的,不要信。”并到处拦阻神福音工作的扩展。2001年9月18日,王××为该派人祷告病禁食一天,别人病没好,第二天她自己反而突患脑血栓,瘫卧在床,不能说话,见人只会流泪,因抢救无效,于10月6日死亡。

261 上蔡县张×,女,57岁,三自教堂信徒。2001年上半年,她听说有人传全能神末世的福音她就亵渎。2001年12月份,她在教堂里抵挡说:“咱们都不要接受他的……”教堂头目安排她在星期六同工聚会时讲如何封锁教堂、抵挡全能神,结果在星期四的晚上(即2001年12月13日),张×心脏病发作而死亡,结束了她抵挡神的生涯。

262 临颍县窦××,女,63岁,赞美派会计。1999年11月,当神末世作工传到该派时,她定罪说:“这是异端、是邪教。”她还拦阻弟兄姊妹考查接受真道。2000年6月,窦××患上突发性脑血管破裂症,多方医治后留下后遗症:精神失常,说话不清,疯疯癫癫,到处乱跑。2001年9月的一天,天正下着雨,她跑出去,右腿摔成骨折,如今整天瘫倒在床,挥手摇头,样子痛苦难堪。

263 虞城县杨××,男,48岁,灵灵派主持人。1999年春天,有人传给他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他诽谤、亵渎说:“你们信的是邪教,是假的、骗人的。”极力抵挡定罪神的作工。2001年5月7日,杨××去赶集卖菜时摔倒在地上,当时鼻口出血,全身发抖,送到医院一瓶盐水没输完就命归黄泉了。

264 宁陵县李××,女,63岁,因信称义派总保管,其家是接待家庭。1997年至2001年,曾多次给她传全能神的福音,她毁谤说:“这些人都是撒但的差役,是为撒但效力的。”并且还拦阻其儿子看神话书,更不准儿子接受。李××作恶之后,于2001年3月患癌症,全身浮肿,2001年8月21日治疗无效死亡。

265 睢县陈××,女,44岁,华雪和派骨干。1999年11月,有人将神末世作工的福音传给她,当时她听了很好并承认是神的作工,后又说:“我知道,你们是来救我,可我对神的性别有观念,不能接受。”并说了很多亵渎神肉身的话。1999年12月27日,陈××在夜里吊死在自己院子里的一棵树上。

266 登封市颍阳镇王××,男,52岁,三自教堂信徒。1999年2月1日,他妻子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他就拦阻妻子聚会,逼她去三自教堂守礼拜,还到处说:“东方闪电是邪教……”并威胁其妻子:“你再跟信全能神的人来往,打断你的腿!”事过不久,报应临到了他!2000年6月13日,王××因急性肚痛而死。

(仅选296例)

267 商丘市梁园区林××,女,36岁,三自教堂唱诗班成员。2001年1月28日,其婆姐传神末世福音给她,她不听反而定罪神的作工:“你信的是邪教。”6月22日,又有人传福音给她,她却出卖了传福音的人及接待家庭,三自调查接待家庭,导致被出卖的人受到了家人的逼迫,不能正常信神。2001年8月,林××得肾炎,弟兄姊妹多次提醒她,她没有悔改之意,其病情又恶化,并全身浮肿,不能吃饭,于2001年12月27日死亡。

268 商丘市睢阳区高××,男,44岁,因信称义派带领。1999年6月,有人给他传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他看神话后定罪、抵挡,并极力搅扰、拦阻别人接受,还毁谤说:“这书是人写的,根本不是神说的话,是异端、邪教,专门骗人的,千万不能信。”并把几个刚接受全能神作工的人拉回该宗派。这事不久,高××的肝炎恶化,瘫痪在床上,活在绝望惊恐之中,于1999年10月26日一命呜呼。

269 郸城县崔××,女,53岁,三自教堂头目。1999年6月,神的末世作工传到该教堂,当时有5人接受真道。崔××听说后心中恼恨,随即追问接受真道的人:“你信异端邪教了吗?”并从1999年7月3日起针对性地办了抵挡全能神的学习班数场,大力宣扬说:“现在有假基督、假先知来迷惑人,大家千万不要上当受骗……”说尽抵挡、亵渎神的话。1999年11月6日,崔××去厕所出来,说:“我心里难受得很。”她丈夫让她到床上歇会儿,她躺下后就再也没起来。死后还张着嘴瞪着眼,样子很恐怖。

270 郸城县郑××,男,45岁,召会带领。1998年10月,神末世福音传给该教派的人,他听说后到处搅扰、拦阻传福音工作,极力定罪神作工,严密封锁教会,对传福音的人说:“你们是假基督、假先知来迷惑人的,这些小羊都是我的,谁也别想把我的羊领走……”他手下有几个人听了见证想接受,经他多次威吓不敢接受。1999年11月,郑××感觉身体不舒服,经医院检查确诊为胆管瘤,医治无效,于2002年2月4日(腊月廿三)命归阴间。这个召会恶仆就这样被剪除了!

271 商水县李××,女,54岁,赞美派中层带领。1999年10月初,有人传神末世福音给她,却遭到她的极力抵挡,她亵渎神肉身,还说:“在家睡觉也不信全能神。”后又有人去传时她又说:“我死了也不信全能神,守住圣经必然得救。”由于她拦阻并搅扰,使很多人不能接受全能神。2001年9月26日上午,李××突然感觉心里不好受,后经检查为脑血管堵塞,于9月29日早晨命赴黄泉。

272 邓州市闫××,女,62岁,召会讲道人。1999年3月,有人给她传神末世的作工,她赶走传福音的人,并说:“你们是假的……”1999年7月,又有人给她传,她说:“我别的啥都不信,就信主耶稣,跟着我走保证没错。”2001年4月17日,闫××患中风卧床不起,理智失常,又哭又笑。7月25日,闫××病情恶化,一命呜呼了。

273 南召县李××,男,59岁,因信称义派工人。1998年以来有人多次传神末世作工给他,他不接受反而说定罪、亵渎的话:“东方闪电不可接触,你们要是跟到最终,必会落个家破人亡的下场。”此后不断到各处搅扰,说了很多毁谤、定罪的话,拦阻福音工作的扩展。2001年春天,李××得胃癌,胃切除四分之三。2001年7月,再次给他传时,他仍是定罪毁谤。同年9月他因病疼痛难忍,多次昏迷不醒,想撞车自杀,受尽痛苦后,于2002年2月27日晚(正月里)因治疗无效命赴黄泉。抵挡神以家败人亡告终!

274 南召县詹××,男,60岁,因信称义派带领。1997年8月,有人给他传神末世福音,他毁谤、定罪说:“东方闪电是异端、是邪教。”并极力拦阻弟兄姊妹接受真道,到处封锁教会。2001年10月1日(中秋节),詹××突然得了怪病,先发低烧后高烧,经检查没查出病因,一直卧床不起,高烧到最高程度,不能吃喝,于2002年1月28日在痛苦中死亡。

275 淅川县毕××,男,44岁,三自教堂讲道人。2001年4月,神末世救恩临到他,他不接受,反而在教堂宣讲《天风》,还大肆亵渎说:“东方闪电是邪教、异端……”他封锁教堂,不准任何人接受真道。不久,又有人给他传,他仍是亵渎定罪。2001年12月7日,毕××在三自教堂培训班里学习时突然死亡。

276 禹州市郭连乡韩××,女,38岁,赞美派讲道人。1999年春天,给她传神末世作工的福音,她当时接受了,后因性情狂妄不服人,又不跟了。2001年她姐又去她家给她谈全能神的工作,她不听并且还说些亵渎全能神的话,还大骂她姐。她回到本派别聚会时公开定罪说“东方闪电是邪灵”。2001年9月,韩××的气管炎转为肺结核、肺气肿。韩××临死前几天又被邪灵所缚,说胡话,使她彻夜睡不着,被折腾得死去活来,最终于2001年11月21日便一命呜呼了。

277 禹州市郭连乡王××,女,54岁,三自教堂执事。2000年春,有人给她传神末世作工的福音,她极力抵挡定罪,还召集该教堂的人合伙攻击、谩骂:“这是邪灵。”说这话不久,王××患了肠炎,后又转为直肠癌、子宫癌、肺癌,每天晚上吐坏水,于2001年8月17日命赴黄泉。

278 平顶山市郏县城关镇王×,女,37岁,一次得救派的小带领。1998年,弟兄姊妹给她传神末世的作工,她拒绝接受,还限制弟兄姊妹接受,并且说:“凡出乎圣经的都不要听,不要受迷惑。”1999年7月5日,王×坐一辆桑塔纳轿车陪着一个病号去郑州鉴定病情,回来的途中他们坐的桑塔纳轿车与大货车相撞,王×头部被撞了个窟窿当场死亡。她抵挡神遭了报应!

279 平顶山市郏县冢头乡陈×,女,60岁,赞美派小带领。1999年有人给她传神末世作工的福音,她大骂传福音的人,还指使两个女儿骂,并且将人赶走。2001年5月初,有人又去给她传全能神,她的态度比以前更坏,传福音的人警告她说:“姊妹,你对待我如何无所谓,但你可千万别抵挡神,抵挡神的罪可担当不起。”她说:“抵挡神的罪我完全承担。”说过这话之后不到一个月,陈×以往的黄疸性肝炎复发并且腰疼得忍受不住,去许昌医院治疗,经医生检查发现陈×还有胆囊炎需要动手术,开刀后发现陈×的病是肝癌、肺癌,已经无法治疗了。陈×于2001年5月25日命赴黄泉。恶魔被剪除了!

280 鲁山县马楼乡王××,男,75岁,召会小带领。1997年9月,神的末世作工传到该地时,他极力封锁教会。1998年5月,该村的一个弟兄接受了全能神,他就极力去搅扰,并说:“你信邪了,信歪了,不是正路。”2000年3月,王××的胃部开始疼痛,7月经医院诊断是胃癌,花去了3000多元治疗才稍有好转。之后有人又去给他传了两次,他仍是拒绝接受。2001年12月,王××病情恶化,吐血、便血,3天后命归黄泉。

(仅选296例)

281 鲁山县马楼乡李××,男,72岁,召会工人;妻子曹××,70岁,召会信徒。1997年冬天,该村有3个姊妹接受了全能神,他夫妻俩发现后就极力搅扰,迫使三个姊妹交出两本神话书和一盘诗歌磁带,之后他俩把神话书烧毁。2001年,李××得了胃癌,一点东西吃不下去,有时甚至喝一口水肚里也疼得要命。不久,他妻子得了食道癌。2001年11月20日,李××死亡;2002年2月24日(正值春节期间),其妻曹××也命丧黄泉。恶人的家庭遭咒诅了!

282 平顶山市宝丰县观音堂乡寇××,男,56岁,召会工人。1995年1月,一个姊妹把神话书送给他,几天后去看他,他妻子说:“这是鬼话。”说完恶狠狠地把姊妹推出门外,姊妹说:“你们不看,把书还给我。”寇××说:“我把书烧毁了,神咒诅就咒诅我!”从那以后他就到处封锁教会。1997年11月,他得知一个姊妹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就用手指着姊妹训斥道:“你信下去定规是下到硫磺火湖里。”2000年3月,寇××脖子上横着长了个肿瘤,手术后病情恶化,紧接着脖子上又竖着长出个肿瘤,两个肿瘤刚好交叉成十字形。2001年1月8日,寇××命赴黄泉。显然是受了咒诅!

283 洛阳市古城乡毕××,女,50岁,真理派执事。2001年2月,有人给她见证神的末世作工,她不接受。随后有个姊妹去她家给她传,她直接谩骂神、亵渎神。后来,毕××得了心脏病。2001年6月,又有姊妹去给她传福音,她仍是不接受。2002年3月1日(正月里)上午8点毕××因心脏病再次发作死亡。这个恶魔被剪除了!

284 孟津县城关镇乔××,女,33岁,重生派讲道人。1998年7月,有姊妹给她传神末世的作工,她当时想接受,后受人迷惑就开始抵挡真道,并极力限制弟兄姊妹接受全能神,还说了一些亵渎神的话。2002年1月8日,她出去聚了30多天的会(聚会快结束时的内容是专门布置如何抵挡全能神,限制福音工作的扩展)。回到家不到2个小时,有人就看到她家起了火,当救火的人把火扑灭时她已被烧死,她丈夫的两手被烧焦,6岁的女儿半个脸也被烧烂。后来才知道是她丈夫见她出去30多天没回家就极度恼火,刚见到她就将她打昏,又将汽油倒在她身上及屋里的家具上,想一同自焚。后来她丈夫和女儿被人救出,她却被大火烧死了。她因抵挡神遭了祸了!

285 嵩县木植街乡聂××,男,70岁,属灵派小带领。从1997年就有人给他传神末世福音,他一直抵挡,还到处拦阻别人接受真道。聂××3年来一直作恶抵挡神终得报应。2000年12月,聂××患上了肺癌,挣扎了一个多月,被折磨得不像人样,于2001年1月22日(正值腊月廿八)命赴黄泉。

286 嵩县黄庄乡乔××,女,49岁,召会信徒。1997年开始有人给她传神末世作工,她不听还极力拦阻别人接受,一见传福音的人,不分场合她就大骂:“你们信的是邪道……”说尽亵渎、定罪神的话。1998年11月,她邻居一个弟兄刚接受了全能神,又被她给拉回去,并让别人把弟兄手中的神话书毁掉。事隔一月即12月20日,乔××从平房上掉下来,进医院动手术开颅,治疗无效而死。真是恶有恶报!

287 栾川县庙子乡赵××,女,37岁,召会工人。1994年10月,有两个姊妹去给她传全能神末世福音,她不顾外面夜晚天黑硬把两个姊妹赶出村子,还不放心,一直赶到公路沿线3里之外。后又有传福音人把神话书送给她,她说把书烧毁太便宜了,把书放到厕所里怕人看,就将书撕碎扔在水库大坝里,并说了很多亵渎神的话。2000年7月25日下午5点多,灾祸临到了!赵××被大水冲进她当时扔书的大坝里,便命赴黄泉了。真是触犯神的怒气遭咒诅了!

288 新安县铁门镇王××,男,64岁,三自教堂骨干。1998年12月,多次给他传神末世作工,他不接受,还大肆亵渎神,定罪、论断神作工,并拦阻信徒听真道。2001年3月,他将正在传福音的姊妹赶走,姊妹劝他别抵挡,说:“神的性情不容触犯,你就不怕遭惩罚?”他说:“我不怕!”同年7月份,王××在去做礼拜的途中摔了一跤,从此四肢不听使唤,嘴说不清话,送医院治疗也未痊愈。8月,他拄着拐杖又一次将传福音的人赶出村子。时隔几天,王××又得了急病,抢救无效离开人间。这个撒但的差役被剪除了!

289 渑池县天池镇段××,男,40岁,重生派讲道人。1999年7月,有人把神末世作工传给他,他抵挡并封锁教会,不让其他人听真道,并把送给他的全能神话语的书、歌本放在厕所墙上淋坏。2000年8月12日,雨后,段××搬梯子上房子看烟灶,梯子接触电线,他当场被电击死。抵挡神遭了惩罚!

290 洛宁县王村乡赵××,女,53岁,生命道派小带领。1997年12月,给她传神的末世作工,她不接受还亵渎定罪,把传福音的人赶出家门,她儿子急着看神话、听磁带,她却拦阻不让看也不让听。1999年9月,赵××双目失明,至今生活不能自理。信神不认神真是瞎了眼了!

291 安阳县宝莲寺镇徐××,男,65岁,召会带领。1995年2月,给他传神末世的作工,当时直接发书给他,他不接受。1998年秋,他的外甥女又去给他传,他瞪着眼睛恶狠狠地说:“传的都是异教!”2000年1月31日,有人再次给他传神的作工,半个月后,他假装接受,把传福音的弟兄锁到该地一个带领的屋里,把弟兄所带的东西都毁掉了,给弟兄强行照相,还羞辱弟兄,随后又到教会里迷惑弟兄姊妹,并说了许多定罪、毁谤神的话,污秽的言语不堪入耳。2001年2月,徐××患上胃癌和食道癌。2001年10月初,他病情严重,疼得受不了,于同年10月30日命归黄泉。恶魔显形,到了被剪除的时候了!

292 滑县老店乡赵××,女,54岁,大赞美派的中层带领。1998年,有人多次给她传神末世福音,她不接受还封锁所有的教会,并说了许多定罪、亵渎神的话:“你们是邪教,是魔鬼、撒但,是另立根基。”还告诉她手下的人若有人来传就把人赶出家门,并说:“我做这事从不后悔,我若错了,情愿让神惩罚。”结果在2001年9月份,赵××得了肝瘤,无法医治,于2002年2月4日(腊月廿三)死亡。抵挡神受了惩罚!

293 焦作市武陟县乔庙乡杨××,女,58岁,三自教堂头目。1999年4月,有姊妹去该村传神末世作工,她知道后极力抵挡,还说一些亵渎神的话。该派别有一个姊妹接受了全能神,被她拉了回去。从此以后,杨××就得病,确诊是肾结石。2001年11月11日早上,杨××正在做饭时突然心脏病发作,倒地身亡。抵挡神终于倒下了!

294 济源市克井镇杨××,男,64岁,三自教堂执事。1999年,他听说有人传全能神的福音,他就开始到处亵渎、定罪神的作工,并限制别人接受全能神。后来,杨××得了牙癌,于2000年3月23日死亡。

(仅选296例)

295 鹤壁市淇县北阳镇白××,女,42岁,重生派平信徒。1998年8月的一天,两姊妹到她家传神末世福音,刚说了几句话,白××就说:“我知道你们是干啥的,你们就是离道反教,你们这种人不能接待……”说尽了毁谤、亵渎神的话。一天傍晚又有人去给她传,她丈夫说:“咱听听也无妨,对了咱听、吸取,不对咱不跟就行了。”她恶狠狠地对丈夫说:“我不让你听,你就不能听……”2000年秋,白××感觉腰部不适,误以为是腰间盘突出。2000年12月诊断为骨癌,到2001年6月,白××病情加重,整天坐卧不安,疼痛难忍,大哭大叫,周围邻居常常听到她凄惨的哭声。2001年12月30日下午,白××肚子突然胀大,悲惨地死亡。作恶太凶受了惩罚!

296 鲁山县磙子营乡郝××,女,40岁,因信称义派的讲道员。1997年冬,一个姊妹给她传神末世的作工,郝××接受后因原宗派带领的搅扰又将真道否了,且定罪说:“这是迷惑人的,是假的……”还搅扰别人接受真道,后来传福音的姊妹多次找她,她仍拒绝。2002年1月,有人再次找她,给她读神话,她把神话摔到桌子上说:“你少来迷惑我!那根本就不是真的,是假的!是邪的!”之后将传福音的人赶走。2002年4月1日,郝××去张官营乡卖菜回家时,在鲁山县第四高级中学附近出车祸死亡,头颅被碾碎,肠子也都碾出来了。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