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向全宇的说话 第二十九篇

当万物复苏之日,我来在了人间,与人一同度过美好的日日夜夜,此时,人才稍觉我的可亲可近,人与我的来往日渐频繁,对我的所有、所是有所看见,因此,对我有所认识。我在所有的人中间举头观望,人都看见了我,但当灾难临到人间时,人的心中顿觉紧张,我的形像在其心中消失,所有的人都因着“灾”的来到而惊慌失措,并不顾惜我的嘱咐。我来在人世间多少年,但人一直未发觉,一直不曾认识我,今天我亲口告诉给人,让所有的人都来在我前,从我得着什么,但人仍是远远地避开我,因此,人并不认识我。当我脚踏遍宇宙地极之时,人就都开始反省了,所有的人都能来在我前俯伏敬拜于我,这时正是我得荣之日,正是我归来之日,也是我离去之日。如今,我在全人类中间开展了我的工作,在全宇之下正式展开了我经营计划的尾声部分,若是有谁再不谨慎,那随时都会落入“无情的刑罚”之中的。这并不是我无情无义,而是我的经营计划的步骤,必须得按照我计划的步骤来,这个谁也改变不了。当我正式开始作工之时,所有的人都随着我的转动而转动,以至于全宇之下的人都随着我而忙碌,全宇上下一片“欢腾”,人都被我带动了。因此,就是大红龙也被我折腾得手忙脚乱、不知所措,在为我的工作而效力,心虽不愿意,但又不能随从己意,只好是“任我摆布”。在我所有的计划之中,大红龙作了我的衬托物,成了我的“仇敌”,但又是我的“佣人”,因此,我始终不放松对它的“要求”。所以,最后一步道成肉身的工作在“它的家”里完成,这样,更有利于它能为我好好效力,就借此来征服它,来完成我的计划。在我作工的同时,所有的天使也与我展开了“决战”,要在最后一步满足我的心意,使在地之人犹如天使一样都归服在我前,不存有抵我之心,不存有背叛我的活动,这是在全宇工作的动态。

我来在人间的目的、意义就是来拯救全人类,使全人类都归复我的家中,使天与地不再分离,让人来“传送”天地之间的“信号”,因人的功能本是此。当我造人类之时,我已将万物都给人预备齐全,之后让人按照我的要求来获得我给人的“丰富”,因此,我说全人类在我的带领之下走到了今天,这都是我的计划。在全人类当中,不知有多少人在我爱的保守之下,不知有多少人在我恨的刑罚之下生活,虽然人都祈求我,但仍不能改变现状,在人失望之后,只好是顺其自然,不再悖逆了,因为人能做到的只有这一点了。就现在人类生活的状况来看,人仍未找到真正的人生,仍未看透世间的不平、世间的凄凉、世间的惨状,因此,若无“灾”的临及,那多数人仍是在拥抱大自然,仍在仔细体尝“人生”的滋味,这难道不是人间的实情吗?这难道不是我对人发出的拯救之声吗?为什么人类之中不曾有人真心爱我?为什么总是在刑罚中爱我、在试炼中爱我,却无人在我的保守之下爱我?我曾多少次将刑罚“赐给”人类,人都是看看,却并不去搭理,并不去在此时来“研究、考虑”,所以,临到人身上的只是无情的审判,这只是我作工的一种方式,但仍是为了将人变化,使人都来爱我。

我在国度之中执掌王权,更是在全宇之下执掌王权,我既是国度君王,也是宇宙之首,从此之时,我要将所有选民之外的人都召集在一起,开始我在“外邦”的工作,向全宇公开我的行政,以便顺利开展我的下一步工作。我要以刑罚的方式在外邦中扩展我的工作,即以“武力”对待所有的外邦之人,当然,这个工作与我在选民中的工作同步进行。当我民在地作王掌权之时,也正是所有的在地之人被征服之日,更是我安息之时,此时,我才能向所有的被征服之人显现。我是向圣洁之国显现,向污秽之地隐藏,凡是被我征服而顺服在我前的,都能亲眼看见我的面,亲耳聆听我的音,这是在末世降生之人的福分,是我命定之福,谁也改变不了。现在我这样作工,是为了将来的工作,在我所有的工作之中,都是前呼后应互相结合的,不曾有哪一步工作突然中止,不曾有哪一步工作是在搞“独立”的,不是吗?以往的工作不是今天的根基吗?以往的话语不是今天的起步吗?以往的步骤不是今天的起源吗?当我正式展开书卷之时,也正是全宇之人受刑罚之时,是普天下之人受试炼之时,是我工作的高潮之时,所有的人都在无光之地生存,所有的人又都在环境的威胁之中生存。即从创世到如今,是人未曾体验过的生活,历代之人无人“享受”这样的生活,所以我说我作了前所未有的工作,这是实际情形,是内涵之意。因为我的日子已经逼近了全人类,不是在天边,而是在眼前,谁能不为此而害怕?谁能不为此而高兴呢?污秽的巴比伦城终于等来了其末日,崭新的新世界与人重逢了,天上、地下都变化更新了。

在我向万国万民显现之时,天上的白云在翻腾,为我作掩护之物,地上的百鸟在鸣叫,为我欢然起舞,衬托在地的气氛,使在地的万物都活起来,不再“沉淀”,而是在活跃的气氛之中生存。当我在云雾之中时,人都隐约看见我的面容,看见我的双眼,在此之时,人都感觉几分害怕。以往在传说中曾听过我的“历史记载”,因此人对我只是半信半疑,不知我到底在何处,面容到底有多大,是像海面一样广阔,还是像绿色草原一样无边无垠?这个谁也不知。当今天人看见我在云雾之中的面容之时,人才觉着传说中的我是“实物”,所以人对我才稍有好感,因着我的“事迹”,所以人才对我加了几分“佩服”,但人仍不认识我,只是在云中看见了我的一部分。随之,我伸出膀臂显给人看,人又因此而惊讶了,双手捂口,深怕被我的手击杀,所以人在“佩服”之中加添了几分“敬畏”。人都睁着双眼观看我的一举一动,深怕在不注意之时被我击杀,但我并不因着人的“观看”而受其辖制,我仍在作着我手中的工作。在我所有的作为当中,人才对我稍有好感,人便逐渐来在我前与我来往。当我的全部向人公开之时,人便看见了我的面容了,从此我不会再向人隐藏,不向人遮蔽,我要在全宇之下向所有的人公开显现,凡有血气的都能看见我的所有作为。凡属灵之人,必在我的家中安然起居,必与我同享美福,所有我看顾之人,必从刑罚中逃脱,必不经灵中之苦,必不受肉体之痛,我要在万民中公开显现,作王掌权,使全宇上下不再有死尸之气,而是我的清香之气遍满全球,因我的日子近了,人都在苏醒的过程之中了,地上的一切都已就绪了,再也没有地的“生存”之日了,因我已来到!

一九九二年四月六日

上一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 第二十六篇

下一篇: 人信神当存什么观点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千年国度已来到

神在这班人身上作成的工作到底是什么,你们看见了吗?以往神说过,就是在千年国度也得随着神的发声而向前迈进,在以后仍是神的发声来直接带领人在迦南美地过生活。摩西在旷野神直接指示说话,从天降下粮食,降下水、吗哪供人享受,今天仍是如此,神亲自降下吃喝之物来供人享受,亲自降下咒诅来刑罚人,…

第四十篇

在神的眼中,人犹如神手中的玩物一样,就如人是神手中的拉面一样,愿意要细的就要细的,愿意要粗的就要粗的,神愿意怎么作就怎么作。可以这样说,人就是神手中的玩物,就如贵妇从市场上买回的波斯猫一样,完全可说成是神手中的玩物,所以说彼得的认识一点儿不假。从此看出,神在人身上作的工、在人身上…

第二十一篇

人都在我的光中倒下,又因着我的拯救而站立,在我向全宇施行拯救之时,人都想方设法投入我的恢复之流中,但多少人被这道恢复急流冲走不见踪影,多少人被急流之水淹没、沉沦,又有多少人在流中站立,不曾失迷方向,因而顺着急流流到今天。我与人同步前进,但人仍不曾认识我,只知我外表的穿着打扮,却不…

你当认识到实际的神就是神自己

在实际的神身上你应认识的有哪些?灵、人、话组成实际的神自己,这是实际的神自己的真正含义。你如果只对这个人有认识了,知道他的生活习惯了,知道他的性格了,但对于灵的作工你不认识,对于灵在肉身中作的不认识,只注重灵、注重话,只在灵面前祷告,对神的灵在实际的神身上的作工你不认识,仍然证明…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