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各类书籍 话在肉身显现 你 们 的 人 格 太 卑 贱!

你 们 的 人 格 太 卑 贱!

你们都坐在高雅之座上教训与你们同类的列子列孙们,让他们都与你同座,岂不知你们的“子孙”早已没有气息,没有我的工作?我的荣耀是从东方之地直照到西方之地的,但当我的荣耀传遍地极之时,当我的荣耀开始发现照耀之时,我要将东方的荣耀带走,带到西方,使东方这些弃绝我的幽暗之民从此再无光的照耀,那时,你们就活在幽谷之中了。今天的人虽比以往强似百倍,但仍不能达到我的要求,仍不是我荣耀的见证。你们能比以往强似百倍,那都是我作工的果效,是我在地作工的果实,但我对你们的言行、对你们的人格仍感觉厌憎,对你们在我面前的作为感到极度地愤恨,因你们对我并没有认识,这怎能成为我荣耀的活出,又怎能为我今后的工作而尽忠呢?你们的信心甚是佳美,说什么为了我的工作甘愿花费自己的一生,肝脑涂地,但你们的性情却并没有多少变化,只是言语高傲,而你们的实际行动却是狼狈不堪,犹如人的舌唇虽然在天之上,而人的双腿却远远地落在了地上,因此人的言行与人的名声仍是破烂不堪。你们的名声败亡,你们的举止下贱,你们的谈吐低下,你们的生活卑鄙,甚至你们所有的人性都是低下;为人小肚鸡肠,对事总是斤斤计较,为自己的名誉、地位争争吵吵,甚至情愿下地狱、进火湖。就你们今天的言行,足可让我定你们为罪的,你们对我的工作的态度足可让我定你们为不义之人的,你们的所有性情足可说是满了可憎之物的肮脏的灵魂,你们所表现、流露的足可说你们是喝足了污鬼之血的人。谈到进天国,你们却都不露声色,你们以为就你们今天这样足可进入我天国之门吗?你们以为你们的言行不经我检验就可获释进入我作工、说话的圣地吗?谁能骗得了我的双眼呢?你们那卑鄙下贱的举止与谈吐岂能逃脱我的眼睛呢?你们的生活被我定为喝那污鬼之血、吃那污鬼之肉的生活,因你们天天都在我前学那污鬼的样子,在我之前的行径尤其低劣,怎能不叫我感觉厌憎呢?说话之中含有污鬼的杂质:欺哄、隐瞒、阿谀奉承,犹如那行邪术的,又犹如那行诡诈、喝不义之人血的。人的所有表现都甚是不义,怎能将人都列在那义人所在的圣洁之地呢?你以为你那卑劣的行为就能将你从不义之人中分别为圣吗?你的犹如毒蛇一样的舌头终将你那行毁坏、可憎的肉体给断送,你那沾满污鬼之血的双手也终将你的灵魂拉向地狱的,你为何不趁此机会将你那沾满污秽的双手给洗刷干净呢?你又为何不趁此机会把你那说不义之言语的舌头给“绞断”呢?难道你就甘愿为你那双手与舌唇而遭受地狱之火的焚烧吗?我的双目鉴察万人的心,因我造人类以先早已将人的心都掌握在我的手中了,我早将人的心测透了,人的心中的思想岂能逃脱我眼呢?又怎能来得及躲避我灵的焚烧呢?

你的双唇比鸽子还善良,但你的心中却比那古蛇更阴险,甚至你的双唇犹如黎巴嫩的女子一样漂亮,而你的心却并不比黎巴嫩女子的善良,更不比迦南之人的美丽,你的心太诡诈。我厌憎的仅仅是不义之人的双唇与不义之人的心地,我对人的要求并不是高于圣者,而只是对那不义之人的恶行感觉厌憎,只是希望那不义之人脱离污秽,摆脱如今的困境,好与那不义之人分别出来,与那义人同起居、同圣洁。你们与我同在一个境地,但你们却沾满了污秽,浑身上下没有一点是起初造人的原样,而且你们因着天天都学那污鬼的样式,行那污鬼所行的,说那污鬼所说的,因此,你们浑身上下以至于你们的舌唇都蘸满了它的污水,甚至使你们的全人都遍体污迹,没有一处是我作工可使用的地方,太令人伤心了!你们竟然活在这样一个牛马世界中,你们居然心中不觉愁苦,而且是满心欢喜,生活得逍遥自在,在那污水中游来游去竟然不知自身落在了这样一个境地中。每日都与污鬼来往,又与“粪便”来往,生活低级,竟然不知你哪里是在人间中生存,哪里是在自己掌握自己,岂不知你的人生早已叫那污鬼践踏了?你的人格早叫这污水玷污了?你以为你是在人间乐园中生活,你以为你是在幸福中的人吗?岂不知你与污鬼同活了一生,你与污鬼为你预备的所有一切同在了一生?你的生活岂是有意义的呢?你的人生岂是有价值的呢?为你那污鬼爹娘奔波忙碌到现在,你竟然不知道坑害你的竟会是生你、养你的污鬼爹娘,你更不知道你的污秽竟然都是它供应给你的,你只知道它能供你“享受”,不刑罚你,也不审判你,更不咒诅你,它从来不对你大发烈怒,而是对你“和颜悦色”。它的言语滋润你的心田,将你说得神魂颠倒,辨别不清方向,使你不觉被它吸引,甘愿为它效力,做它的出口,又做它的仆役,而且毫无一点怨言,甘愿为它尽上犬马之劳,你被它迷惑了。因此,你对我作的工作竟然没有一点反应,难怪你总想从我手下偷偷溜走,难怪你又总想用花言巧语来骗取我的欢心,原来你又另有打算、另有安排。你对我全能者的作为是看透一二,但你对我的审判与刑罚却丝毫不知,你并不知我的刑罚何时起始,你只知道欺骗我,但你并不知我不容人侵犯。你既已立下心志来事奉我,我就不放过你,我是忌邪的神,我也是忌妒人的神,既然你已将你的言语摆在祭坛之前,我就不容让你从我的眼目中逃跑,我不容让你事奉两个主。你以为将你的言语摆在我的祭坛上、摆在我的眼目前之后你就可以另有所爱吗?我岂能容让人这样捉弄我呢?你以为你的舌头就能随意向我许愿、起誓吗?你岂能指着我至高者的宝座而发誓呢?你以为你的誓言都已废去了吗?我告诉你们,就是你们的肉体废去,你们的起誓却不可废去,末了的时候,我要按着你们的起誓来定你们的罪,你们却以为将你们的言语摆在我前来应付我,而你们的心却可以事奉那污鬼、邪灵。我的怒火哪里能容纳这些猪狗之类的欺骗呢?我要执行我的行政,将那些墨守成规的“虔诚”的信我之人都从污鬼手中抓回来规规矩矩地“伺候”我,来做我的牛、做我的马任我宰杀,我要你将你以往的心志都捡起来重新事奉我,我不容让任何一个受造之物来欺骗我。你以为你可以在我面前任意索取又任意撒谎吗?你以为你的言行我不曾听到也不曾看到吗?你的言行怎能不在我的眼中呢?我岂能容让人就这样欺骗我呢?

我在你们中间来往几个春秋,又在你们中间生活了许久,与你们共同生活在一起,你们的卑鄙行为在我的眼目前溜走了多少?你们那肺腑之言在我的耳中回响不止,你们的心志在我的祭坛上陈设了千千万,乃至不计其数,而你们的奉献、你们的花费却并无一粒,你们的真心在我的祭坛之上却并没有一点一滴。你们信我的成果在哪里?你们从我得着了不尽的恩典,看着了不尽的天上的奥秘,乃至我将天上的火焰显给你们看却并不忍心烧着你们,而你们还给我的有几多?你们甘愿给我的有多少?拿着我赐给的食物反过来又献给我,还说是你自己辛勤的汗水换来的,是将你自己的全部献给了我,岂不知你“贡献”给我的都是从我祭坛上偷盗走的?今又献给我,你不是欺骗我吗?岂不知我今天所享受的都是我祭坛上的供品,并不是你辛勤劳动换来而献给我的?你们竟敢这样地欺骗我,怎能让我饶恕你们呢?怎能让我再忍耐下去呢?我将一切都赐给了你们,全部公开,供应着你们的需求,让你们大开眼界,而你们竟这样昧着良心来欺骗我。我无私地将一切都赐给了你们,使你们虽然受苦,但却从我得着了我从天带来的一切,而你们却丝毫没有一点奉献,即使略有一丝贡献,随后便与我“算账”,你的贡献岂不都归于乌有吗?你献给我的仅是沙土中的一粒,而你向我索取的竟是黄金万两,你不是无理取闹吗?我在你们中间作工,别说得着更多的祭物,就是当得的十分之一都无影无踪,而且那些敬虔之人所献的十分之一也都被那恶者缴获了,你们岂不都是与我分散的吗?岂不都是与我敌对的吗?岂不都是捣毁我祭坛的吗?这样的人岂能在我的眼目中被看为宝贵呢?岂不是我所厌憎的猪狗吗?你们的恶行怎能被我称为宝贵呢?我的作工到底是为了谁?难道就只是为了将你们都击杀而显明我的权柄吗?你们的性命不都在我的一句话吗?为什么我只是用话语来晓谕你们,却并没有将话语变为事实将你们及早地击杀了呢?我说话作工单是为了击杀人吗?我岂是乱杀无辜的神呢?现今你们有多少是全人在我前寻求人生正道的?你们只是身在我前,心却逍遥法外,离我甚远,因你们并不知道我的工作到底是什么,所以你们有多少人都想离我而去,都远离我,想活在那没有刑罚、没有审判的极乐世界,这不正是人心所愿吗?我并不强求你,走哪条路都由你自己选择,今天的路就是伴随着审判、咒诅的路,但你们都应知道,我所赐给你们的,无论审判、刑罚都是我赐给你们的上好的赠品,都是你们急需的。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末世基督的见证人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