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 病痛中的收获

中国河南 张丽

2007年,对我来说是人生中的一大转折,当时我丈夫遭遇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卧病在床,两个孩子还小,我们一家人的生活陷入了困境,我心里特别痛苦,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后来,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通过读神的话,我明白了人的生命是从神而来,人的命运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人只有信神敬拜神才有好的命运,我感觉找到了依靠。自那以后,我就经常参加聚会,还带着儿女一起读神话、祷告神,很快我就尽上了本分。

后来,我被选为教会带领,我心想:我刚信神没多久就能被选为教会带领,看来还是我追求真理,我得好好尽本分,受苦付代价,以后蒙拯救大有希望。想到这儿,我尽本分的劲更大了,我把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传福音尽本分上,亲戚朋友都反对我信神,邻居也毁谤、讥笑我。当时,我虽有软弱,但这些都没有拦阻我尽本分的脚步。后来,丈夫也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尽上了本分。我心里非常高兴,不由得想:只要我们好好尽本分为神花费,以后就能蒙神祝福。特别是听到有的弟兄姊妹说我能撇弃花费、受苦付代价,肯定能蒙拯救,我就特别高兴,为神撇弃花费的劲更大了!

2012年的一天,我突然发现胸部长了个疙瘩,还有点疼,我担心这会不会是不好的病症,但转念一想:不会的,我一直在教会尽着本分,神是不会亏待真心为他花费的人的,有神的保守,不会有什么大病。想到这儿,我心里的担忧消除了,和往常一样,照样忙着尽本分。2013年,共产党逼迫信神的人越来越严重,我和丈夫因着传福音在当地特别出名,随时都有被共产党抓捕的危险,为了能继续尽本分,我们一家人背井离乡,搬到了外地。后来,我发现胸部的疙瘩越长越大,也有点担心会不会有什么病,但想到这些年我也没有什么不良反应,这不都是神保守吗?只要我好好尽本分,多撇弃花费,神会怜悯我,不会有什么大病的。

直到2018年,我感到身体有些不舒服,丈夫就带我到医院检查。医生说我胸部长的这个包已有鹅蛋那么大了,病情不太好,如果直接做手术风险太大,只能先做化疗,把包化疗小了才能做手术。听了医生说的“不太好”“化疗”这些字眼儿,我的心一下子紧绷起来:只有得了癌症才做化疗,难道我得了癌症?我还这么年轻就要面临死亡吗?我怎么也不愿相信,瘫坐在医院走廊的长凳上,失声痛哭起来。

丈夫安慰我说:“这只是初步检查,不一定准确,明天到别的医院再做个检查。”

第二天,我们来到另一家医院做穿刺检查。医生告诉我丈夫,我的病情很严重,有可能是癌症,不能再耽误了,过两天就得做手术。

听了丈夫的话,我整个人都瘫了,心像掉进冰窟窿一样。什么?真的是癌症?这可是要命的病呀!我怎么会得这病呢?不可能,我从信神到现在一直尽着本分,撇弃花费,受苦付代价,还遭受世人的毁谤、弃绝,共产党的追捕迫害,从没有耽误过本分,我怎么能得癌症呢?我要是真得了癌症,蒙拯救进天国不就化为泡影了吗?这么多年的撇弃花费不就落空了?当时我特别痛苦。

晚上,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一夜都没有合眼,怎么也想不通,我撇弃花费这么多年,怎么还得这种病呢?神怎么没保守我呢?又想到过两天就要做手术,手术最终能不能成功还不好说……痛苦难熬中,我默默地向神祷告:“神啊!我现在很痛苦,很软弱,我不知道该怎么经历这样的环境,愿你带领引导我……”之后,我看到神对人最后的十一条要求中说:“5.如果你一直很忠心,你对我一直很有爱,但你却遭受到病痛的折磨、生活的拮据,而且亲友的离弃或者任何生活上的不幸,那你对我的忠心与爱是否还能继续呢?6.如果你心里想象的与我所作的都不相合,那你该如何走以后的路呢?7.如果你希望能得到的都没能得到,那你能不能继续做我的跟随者呢?(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背叛 二》)揣摩着神对人的要求,我明白了临到这个病痛是神对我的检验,看我对神有没有真实的忠心与爱。想想约伯受试炼时,家产儿女都没有了,还浑身长满毒疮,他虽然不明白神的心意,但他宁可咒诅自己也不埋怨神,还能称颂耶和华神的名,约伯持守对神的信与顺服,在撒但面前为神站住了见证。而我呢,信神这么多年,享受那么多神话语的供应,却对神的作工没有一点认识,当得知得了癌症,认为不能蒙拯救了,进天国的福气享受不着了,心里就满了误解、埋怨,认为自己信神这些年,撇弃花费这么多,神不该让我得这样的病。在神的显明中,我才看到自己撇弃花费不是为了体贴神心意,实行真理顺服神,而是为了得福进天国,是在和神搞交易,我所认为的对神的忠心与爱都是虚假欺骗,根本没有一点真心,真是太让神伤心失望了。

我又看到神的话说:“整个人类有谁不在全能者的眼中看顾?有谁不在全能者的预定之中生存?人的生死存亡是来源于自己的选择吗?人的命运是自己掌握的吗?多少人呼求死亡,但死却远远避开他;多少人想做生活的强者,害怕死,但不知不觉中,死亡之日逼近,使其落入死亡的深渊;多少人仰天长叹;多少人嚎啕大哭;多少人在试炼中倒下;多少人在试探中被掳去。我虽不亲自显现让人能清楚地看见我,但有多少人却害怕见我面,深怕我将其击杀、将其灭没,究竟人是否真正认识我?(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说话·第十一篇》)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人的灵魂肉体都来源于神,生死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不由得自己,作为受造之物应该顺服神的摆布安排。认识到这儿,我不太受死亡的辖制了,暗立心志:不管手术成不成功,是死是活,我都愿坦然面对,把命交给神,顺服神的主宰安排。

有了顺服神的心志后,我心里平静了很多,进手术室时,我心里一直在祷告神。手术做完后,医生说:“手术非常成功。不过,最终结果如何,还得进一步化验割掉的肿块才能确定。”听了医生的话,我知道手术这么顺利,都是神保守。特别是看到身边的病友,一个个下手术台后,身体都很虚弱,昏昏沉沉的,而我却没有这种感觉,精神还非常好,病房里的人都说我不像刚做了大手术的人。我心里不住地感谢神,同时,我不由自主地想到:这个病在六年前就已经发现了,按常规来说,如果是癌症,早该恶化了。而这期间,我却没有任何反应,可能不是癌症,就算真的是癌症,我相信神是全能的,在神那儿也会有转机的。我以往也听说很多弟兄姊妹在重病期间依靠神,都看到了神的奇妙作为,何况我一直撇弃花费,神肯定也会保守我的。

三天后,当我满怀希望取到病检结果时,我彻底绝望了:真的是癌症……

当时,我整个人呆在那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检查单,看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流。过了好久,我才回过神儿来:难道神是借着这个病显明淘汰我?难道我连为神效力的资格都没有了吗?我信神这十多年来,风里来雨里去,一直撇弃花费传福音,难道神就真的一点不纪念吗?我信神的生涯就这样画上句号了?……我越想越难受,浑身瘫软无力。

接下来,我不想吃也不想喝,甚至连话也不想说了。医生让多补充营养,多锻炼,我心想:我一个被判了死刑的人,补充那么多营养有什么用,锻炼有什么用,早死晚死又有什么区别呢?我活在自暴自弃中,心里感到无比凄凉,不停地想:有不少弟兄姊妹没信神之前得了病,信神后病就好了,可我信神后天天尽本分,为什么却得了癌症呢?以前我以为自己能撇能舍,最后肯定能蒙拯救,这下倒好,不但不能蒙拯救,反而得了癌症先死了。一时间,我对神的埋怨、误解忍不住又出来了。极度痛苦中,我流着泪向神诉说:“神啊!我现在很痛苦、绝望,这个病临到我,我不明白你的心意到底是什么,愿你开启带领我,能明白你的心意……”

过后,我看到神的话说:“熬炼对每一个人都是相当痛苦的,都是相当不容易接受的,但神就是在熬炼中向人显明他的公义性情,在熬炼中向人公开他对人的要求,而且他在熬炼中对人作更多的开启,作更多的实际的修理对付,借着事实与真理的对照,让人更认识自己,让人更认识真理,让人更明白神的心意,从而让人对神有更真、更纯的爱,这是神作熬炼工作的目的。神在人身上作的所有工作都是有其目的、有其意义的,他不作无意义的工作,不作对人不利的工作。熬炼并不是要将人从他的面前取缔,也不是将人灭于地狱之中,而是在熬炼之中改变人的性情,改变人的存心、人的旧观点,改变人对神的爱,改变人的所有生活。熬炼对人是个实际的考验,对人是个实际的操练,只有在熬炼中人的爱才能发挥其原有的功能。(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经历熬炼才有真实的爱》)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神要借着病痛来显明我里面的败坏悖逆与存心掺杂,使我能认识自己,脱去这些败坏达到蒙神拯救,而我却认为神要借此取缔我的性命、淘汰我,就误解、埋怨神,破罐子破摔,自暴自弃,还数算自己的付出花费跟神邀功讲理,甚至想以死来与神对抗。我真是太没良心了!我心里感到很亏欠,就来到神面前祷告寻求,为什么临到病痛我就不能顺服,反而误解、埋怨神呢?

我看到神的话说:“多少人信我,只是为了让我给其治病;多少人信我,只是为了让我凭着我的能力将其身上的污鬼赶走;又有多少人信我仅仅是为了得着我的平安、喜乐;多少人信我仅仅是为了向我索取更多的物质财富;多少人信我仅是为了安然地度过此生,求得来世别来无恙;多少人信我是为了躲避地狱之苦,获得天堂之福;多少人信我仅是为了暂时的安逸,并不求来世得着什么。当我将忿怒赐给人的时候,将人原有的喜乐、平安夺走时,人就都疑惑了;当我将地狱之苦赐给人而将天堂之福夺回之时,人就恼羞成怒了;当人让我治病时,我却并不搭理人,而且对人感觉厌憎,人就离我远去,寻找污医邪术之道;当我将人向我索取的都夺走之时,人都不见踪影了。所以,我说人信我是因我的恩典太多,人信我是因信我的好处太多。(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论到“信”,你怎么认识》)这些人跟随神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一个目标——得福,除此之外与他们的目标根本不相干的事他们都懒得去搭理。他们认为信神能得福这是最正当的目的,也是他们信神的价值所在,如果不能达到这个目的,那就什么都不能打动他们的心。这是更多的当前信神之人的现状。他们的目的、存心听起来很正当,因为他们在信神的同时也在花费,在奉献,在尽本分,他们在付出青春年华,也在撇家舍业,甚至长年累月地在外奔波忙碌,他们为了最终的目的改变自己的爱好,改变自己的人生观,甚至改变自己的追求方向,但他们却不能改变自己信神的目的。他们都是在为经营自己的理想而跑路,不管道路有多远,也不管途中有多少艰难险阻,他们都坚韧不拔、视死如归。是什么力量能使得他们如此这样地不断付出呢?是他们的良心吗?是他们伟大、高尚的人格吗?是他们与邪恶势力抗衡到底的决心吗?是他们为神作见证而不求报酬的信心吗?是他们为了成就神旨意而不惜付出一切的忠心吗?还是他们从来就没有个人奢求的奉献精神呢?对于一个从来就不知道神经营工作的人能付出如此多的心血代价,这简直是天大的神迹!我们姑且不论这样的人到底付出了多少,只是他们的行为很值得我们去解剖。一个从来就不了解神的人能为神付出如此多的代价,这里除了与人息息相关的利益之外,还能有其他的理由吗?话说到此,我们发现一个人都从未发现的问题:人与神的关系仅仅是一个赤裸裸的利益关系,是得福之人与赐福之人的关系。说白了,就是雇工与雇主的关系,雇工的劳碌只是为了拿到雇主赐给的赏金。这样的利益关系没有亲情,只有交易;没有爱与被爱,只有施舍与怜悯;没有理解,只有无奈的忍气吞声与欺骗;没有亲密无间,只有永不能逾越的鸿沟。事情已到了如此地步,谁能扭转这样的趋势呢?又有几个人能真正了解这种关系的危急呢?我相信,当人都沉浸在得福的喜悦气氛中的时候,没有人会想到人与神的关系竟是如此的尴尬,如此的不堪入目。(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人在神的经营中才能蒙拯救》)神的话就像利剑一样刺痛了我的心,使我蒙羞惭愧。我信神的存心目的不就是神说的为了得着以后的福气吗?无论我外表怎么撇弃花费、受苦付代价,都是在跟神搞交易,是为达到自己得福的目的,并不是真正顺服神,尽自己受造之物的本分。回想刚信神时,我觉得信神以后能躲避灾难得福进天国,就劲头十足、风雨无阻地尽本分,就连儿女上学我都顾不上接送,周围人的讥笑诽谤、共产党的抓捕迫害也没有拦阻我尽本分。这一系列的表现,使我认为自己是对神最有忠心的人,一定能蒙神称许得神祝福。可当我得知自己身患癌症时,认为自己前途归宿没有了,进国度的美梦破灭了,就一肚子的误解、埋怨,跟神讲理,甚至想一死了之跟神对抗。在事实的显明中,看到我尽本分受苦花费就是为了换取以后美好的归宿,与神的关系就是雇工与雇主的关系,付出一点代价就想从神那儿得着赏金,对神并没有一点真实的爱,这就是在利用神、欺骗神,抱着这样的观点信神只能让神厌憎、恨恶。要不是神借着病痛来唤醒我,我还一直持守错误的追求观点,信到最终只能被神撇弃、淘汰。认识到这些,我很懊悔自责,跪在地上向神祷告:“神啊!要不是你借着这个病痛显明我,我还认识不到自己信神的错谬观点。是你话语的审判揭示唤醒了我的心,我愿意扭转自己不对的存心,放下得福的欲望,不管我的病情以后怎么发展,能不能活下来,我都愿意顺服下来。”祷告后,我的心平静下来,情形也好多了。接下来的几天,我每天坚持锻炼,注重补充营养,身体也一天天地康复起来。没几天,我就办理了出院手续。

回家后,看到弟兄姊妹和丈夫儿女都在积极传福音尽本分,而我只能躺在床上,什么本分也尽不上,心里就感觉有一些失落,不知自己的病什么时候能好,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尽本分,要是什么本分都尽不上,那不成废物了吗?哪还有蒙拯救的机会啊!这时,我意识到自己得福的欲望又在萌发,就向神祷告寻求,看到神的话说:“人以前凭什么活着?人都是为自己活着,‘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是人本性的概括。人信神是为自己,为神撇弃花费也是为自己,为神忠心还是为自己,总之,都是为了自己得福。在世界上都是为了自己得利,信神都是为了自己得福,是为了得福撇下一切,为了得福能受许多苦,这些都是人败坏本性的实证说明。(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外表的改变与性情变化的区别》)在神话的揭示中,我认识到自己信神为什么会跟神搞交易,为什么临到不合自己观念的事还能悖逆神、抵挡神,根源就是撒但的各种毒素一直控制着我的心灵,使我处处都凭着“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无利不起早”这些撒但毒素活着,无论做什么事,都以“利己”“为己”为原则,特别自私卑鄙,信神也只为自己得福、得赏赐劳苦奔波,不注重追求真理、追求性情变化,自己得福的欲望得不到满足,撒但本性就暴露无遗,就误解埋怨甚至后悔自己的花费付出。想到当初保罗虽然为主作工受了不少苦,但他丝毫不喜爱真理,不注重追求认识神,不追求性情变化,他只想用外表的花费受苦换取神公义的冠冕,最后狂妄得失去了理智,见证自己活着就是基督,让人都跟随他,因而触犯神性情,遭受永远的惩罚。我若继续凭这些撒但毒素活着,最终肯定也会像保罗一样因抵挡神遭到神的惩罚。看到信神只追求得福而不追求真理太危险了,感谢神借着这个病给我反省认识自己的机会,让我看清自己信神错误的追求观点,看清自己所走的道路是与神为敌的。

这时,我又想到神的话说:“神永远是至高无上的,永远是尊贵的,人永远是低贱的,永远是一文钱不值的。因为神永远都在为人类奉献与付出,而人永远都在为自己索取与努力;神永远都在为人类的生存而操劳,而人永远都不为正义与光明而献出什么,即使人有暂时的努力也是不堪一击的,因为人的努力永远都是为自己,不是为别人;人永远都是自私的,神永远都是无私的;神是一切正义与美善的起源,人是一切丑陋与邪恶的接替者与发表者;神永远都不会改变他正义与美丽的实质,而人随时随地都可能背叛正义,远离神。(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了解神的性情很重要》)揣摩着神的话,我心里很受感动。神为了拯救我们这班被撒但败坏至深的人类,付出了多少心血代价:两千年前,神为了救赎人类,第一次道成肉身在犹太作工,忍受人的讥笑诽谤和犹太教的迫害,最终被钉在十字架上,成就了救赎工作;如今为彻底洁净拯救人类,神又第二次道成肉身来到中国,遭到共产党的百般追捕迫害,没有枕头之地,没有安身之所,还要忍受我们信神之人的误解埋怨、悖逆抵挡。可神从来没有放弃对人类的拯救,而是默默地为人类付出一切,从不向人类索取什么,而我尽本分有点撇弃花费就向神索取福分、归宿,昧着良心与神搞交易,我真是太自私卑鄙了,没有一点人性。认识到这些后,我向神祷告悔改,愿放下得福的存心,走上正确的信神道路。

一天灵修时,我想到神的话说:“真正的‘信神’的含义是人能在相信神是万物的主宰的基础上来经历神的说话,经历神的作工,达到脱去败坏性情满足神的心意以及达到认识神,这样的历程才叫信神。(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写在前面的话》)又看到神的话说:“信神就是为了满足神,活出神所要求的性情来,使他的作为、他的荣耀借着这班不配的人显明出来,这是你信神的正确观点,这也就是你追求的目标。信神的观点得摆正,追求得着神的话,吃喝神的话,能够活出真理,更能看见神的实际作为,能看见神在全宇的奇妙作为,也能看见神在肉身中作的实际的工作。借着人的实际经历,体尝到神在人身上到底是怎么作的,他在人身上的心意是什么,这都是为了脱去撒但败坏的性情。脱去了你里面的不洁不义,脱去了你不对的存心,对神产生了真实的信,有了真实的信才能真实地爱神。(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被成全的人都得经受熬炼》)神的话把信神正确的追求目标指出来了,无论我们在经历中遇到哪些责罚管教,都是神为洁净变化我们特意摆设的,我应该用接受、顺服的心来对待,在临到的环境中寻求真理,解决败坏性情,在凡事上能满足神还报神爱,这才是最正确的追求。我不愿再为追求得福跟神搞交易,不管我的病情怎么样,只要我还活着,有一口气我都要敬拜神。如果神还给我尽本分的机会,我再也不为得福跟神搞交易了,只愿在尽本分中追求真理,注重追求性情变化。

没过几天,神的检验临到了我。

一天,女儿聚会回来,说尽浇灌本分的王姊妹被盯梢了,还没找到合适的人选接替她的本分,问我教会里谁能作这个工作。想到之前我尽过这个本分,对各方面也都比较熟悉,按理说我接替最合适,可我刚做完手术才二十天左右,刀口还有两寸长没有合口,又赶上高温天气,我在家呆着每天都要清洗刀口好几次,如果我现在把本分接过来,到时如果工作太忙,顾不上清洗刀口,发炎怎么办?现在我的手臂还不能用力,如果天天骑着电动车颠簸,万一刀口发炎愈合不了,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以我现在的身体状况,担当这个本分对身体很不利。但我又一想:现在没有其他合适的人选,我不尽这个本分,工作不就耽误了吗?该怎么办呢?这时,我想到神的话:“你信神追求真理如果能达到说‘神让病痛临到我,或者让任何不如意的事临到我,不管神怎么作,我得顺服,把我受造之物的位置站好。首先,我得把顺服这方面的真理实行出来,落到实处,活出顺服神的实际;另外,神给我的托付,我该尽的本分我不能扔下,哪怕有最后一口气,我的本分我得守住’,这是不是有见证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常常揣摩真理才能有路行》)神的话给了我实行的路途,虽然我的伤口还没有完全长好,但我不能再自私卑鄙,只考虑自己而不顾神家的利益。这些年我信神尽本分都是为了得福跟神搞交易,没有体贴过神的心意,没有为满足神做过什么,我亏欠神太多,现在这个本分急需人来尽,我愿意担当起来,不管我的身体会出现什么状况,只要能让神心得安慰就足够了。有了神话的带领,我不再受病痛的辖制,主动担起这项工作。

当我全心投入本分中时,我看到了神的奇妙保守。一个星期后,我的刀口不但没有出现什么异常,反而完全愈合了。当时医生说,像我这样的手术,术后手臂肯定会出现淋巴水肿,等一个多月恢复得好点,还要做化疗。可自从我开始尽本分,我的刀口从来没有痛过,手臂也没有出现过淋巴水肿,我也没去医院做化疗,从做手术到现在已经一年多了,身体一切正常。感谢神的奇妙作为,让我经历体尝到神的话:“任何一样东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东西,都将随着神的意念而转动、变化、更新以至消失,这就是神主宰万物的方式。(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是人生命的源头》)当我放下奢侈要求,不再与神搞交易时,我实际地看到了神的权柄主宰,看到神的奇妙作为。

这次临到病痛,从外表看是祸患,但神的爱却隐藏在背后。在病痛中,借着神话语的开启带领,我对自己得福的存心、掺杂有了认识,对神有了一点顺服,体会到病痛临到是神的祝福,是为了洁净我、变化我。感谢神的拯救!

上一篇: 76 病痛显明了我的得福存心

下一篇: 78 得肝癌学到的功课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