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 得肝癌学到的功课

中国湖南 李勇

以前我总认为,自己信主的时候被共产党抓捕过几次都没有背叛主,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这些年来,不管是寒风暴雪还是炎热酷暑,我都积极传福音尽本分,不怕苦、不怕累,就觉得自己对神有些忠心了,直到我经历一次病痛面临死亡的威胁,我对自己信神的得福存心才有了点认识。2014年10月的一天,我聚完会回来感觉四肢无力,路都走不稳,当时我认为是寒气太重,吃点药就没事了,也没有太在意。一段时间后,我的两个耳朵、手指、脚趾头都慢慢地全发黑了,身体一天比一天消瘦。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重病,但又想自己尽本分受苦花费这么多年,神应该会保守我,不会临到什么重病的,就算有病也会逐渐好起来的。没想到吃了一段时间的药,身体还是没有好转,妻子和女儿连忙把我送到附近医院做全身检查,结果出来后,医生说我贫血特别严重,还有乙肝病,如果继续恶化就治不好了。听后我整个人都蒙了,浑身瘫软,怎么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这些年我一直撇弃花费,尽本分也能受苦付代价,遭到共产党的逼迫、抓捕,我都没有背叛神,也从来没有停止尽本分,怎么还会得这么严重的病啊?神怎么没保守我呢?如果治不好,那这么多年的付出不就白费了吗?我信神多年,没得到神的祝福反而得了一身病。唉,以后尽本分还是别太操心劳神了,看来再受苦、付出也是徒劳……”那段时间,我虽然也尽着本分,却总是无精打采的,做什么事都没心思,聚会时发现弟兄姊妹有什么情形、难处我也无心过问,读完神的话也不想交通。一段时间后,我的病情越来越严重,精神、体力都实在支撑不住了,整天昏昏沉沉的,带领根据我的身体状况就让我暂时在家调养身体。看到弟兄姊妹都身强力壮,开开心心地尽本分,再看看我,得了这么重的病,本分也尽不上了,我不由得想:唉,也许我这个人不是神拯救的对象……我越想心里越乱,神的话也看不进去,特别痛苦无助。我赶紧来到神面前祷告:“神哪!我突然得这么严重的病,心里很痛苦、很软弱,感觉承受不了了,神哪!我也知道不该埋怨你,但临到这事我不明白你的心意是什么,愿你带领、开启我。”

祷告后,我看到神的话说:“神在人身上作的所有工作都是有其目的、有其意义的,他不作无意义的工作,不作对人不利的工作。熬炼并不是要将人从他的面前取缔,也不是将人灭于地狱之中,而是在熬炼之中改变人的性情,改变人的存心、人的旧观点,改变人对神的爱,改变人的所有生活。熬炼对人是个实际的考验,对人是个实际的操练,只有在熬炼中人的爱才能发挥其原有的功能。(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经历熬炼才有真实的爱》)我仔细地揣摩着神的话,明白了今天我临到病痛,神的心意不是要淘汰我,而是让我认识自己信神的存心掺杂,扭转我错谬的追求观点,能对神有真实的顺服与爱,神是为了洁净拯救我。想到这儿,我挺蒙羞,临到病痛是神的爱,我不寻求神的心意,还误解、埋怨神,真是太不可理喻了!我不能活在消极痛苦中,我得顺服下来寻求真理,反省认识自己。

之后,我看到一段神的话:“人只把得恩典、享平安当作信神的标志,把追求得福当作信神的根本,很少有人追求认识神,追求性情变化。人信神就是追求让神给他一个合适的归宿,给他应有尽有的恩典,让神当他的仆人,让神与他维持和平、友好的关系,无论何时别发生冲突,就是人信神要求神答应人的所有要求,人求什么神就赐给什么,就如人在圣经里看的‘凡你们所求的我都垂听’,要求神也别审判人也别对付人,因神总是仁慈的救主耶稣,无论何时何地都与人有良好的关系。人的信法都是:人尽管不知羞耻地向神索取,神只管一味地赐给人,不管人是悖逆还是听话;人只管不住地向神‘讨债’,神必须得毫无反抗地向人‘还债’,而且加倍偿还,不管神是否从人得着什么,只能任人摆布,不能任意摆布人,更不能随意将他自己那隐藏了多少年的智慧与他公义的性情来‘私自’向人显明;人只管向神认罪,神只管赦免人的罪,不能厌烦,直到永远;人只管支使神,神只管顺服,因为经上记着说,神来了不是来让人服事的,乃是来服事人的,是来做人的仆人的。到现在你们不仍是这样的信法吗?从神得不着什么就想撒腿跑,看不透事就怨气冲天,甚至破口大骂。你们根本不容让神自己把他的智慧与奇妙尽都发表出来,而是只为了贪享一时的安逸。到如今,你们信神的态度还是以往的老观点,对你们稍有一点威严你们就不高兴了,现在你们看见自己的身量到底有多大?别以为你们都是对神忠心的人,其实你们的老观点还没变。没事时你觉得一切都顺利,你就爱神到顶峰了,有一点小事你就坠落阴间了,这就是对神忠心了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放下地位之福,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神话揭示的就是我的真实情形。我所有的付出花费不是为了追求得着真理,而是想借着受苦花费从神得恩典、得祝福,是在欺骗神,与神搞交易。没病没灾,一切顺利,从神得着恩典的时候,我尽本分就特别有劲,看到弟兄姊妹有什么难处,我赶紧去交通帮助,不管什么天气,路途多远,再苦再累心里都乐意。今天病痛临到,得不着恩典了,我就满腹牢骚,发怨言埋怨神,与神讲理对抗,尤其眼看这个病一天天加重,我就对神失去了信心,尽本分消极怠工。我信神不是为了追求真理生命,而是处处都在利用神满足自己得福的野心欲望,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信神没有一点真心,太自私卑鄙了!带着这种错误观点信神,就是享受到了肉体的恩典与祝福,但生命性情没有丝毫的变化,最终还得被淘汰呀。

我又看到神的话说:“熬炼是神成全人的最好方式,只有借着熬炼,借着痛苦的试炼,才能使人心里对神发出真实的爱。没有苦难,人对神就没有真实的爱,里面没有试炼,没有真实的熬炼临到,人的心总是在外面漂着,受熬炼到一个地步,你看见自己的软弱、自己的难处,看见自己的缺少太多,遇到许多难处都胜不过去,看见自己的悖逆太多。试炼之中才能真正地认识自己的实在情形,试炼更能成全人。(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经历熬炼才有真实的爱》)看了神的话,我明白了神的心意,临到病痛神是为了洁净我的败坏。我以往还认为自己被抓坐监没有背叛神,在教会中无论遇到什么难处都没有埋怨神,对神很有信心,是有忠心的人,要不是这次病痛临到,我对自己的败坏性情和信神追求得福的存心掺杂根本没什么认识,更不可能追求真理达到变化。病痛临到这是神对我的拯救,更是神对我的爱呀!认识到这儿,我不再埋怨、误解神了,并跟神立心志,不管我的病结果怎么样,我都要背叛自己得福的存心,顺服神的摆布安排。后来,我该吃药就吃药,病情是好是孬向神交托、仰望,每天力所能及地尽点本分,意想不到的是,我的病竟然不知不觉地好了,我心里特别感谢神。

2015年5月,我尽上了浇灌本分,我很珍惜这个本分,平时我就注重揣摩神的话,聚会时弟兄姊妹有什么难处我都用心琢磨,找相关的神话语交通解决。一段时间后,教会生活的果效比之前好了,弟兄姊妹尽本分的劲儿也大了,临到逼迫患难也有信心站住见证,我心里很高兴,认为自己尽本分能有些果效,这是神的祝福,证明我的付出花费是蒙神称许的。

没想到6月5号那天,我正准备去聚会,突然我头晕得特别厉害,感觉天旋地转,不一会儿就满头大汗,衣服也全湿透了,头胀痛得厉害,我意识到和之前发病的症状一样,应该是旧病复发了,而且比之前更严重,我觉得自己好像随时就要死了。我心里琢磨:我的病怎么又复发了呢?我每天都不辞劳苦地尽本分,也没做得罪神的事呀?难道是我对神还不够忠心?妻子见我这样,急忙和女儿把我送到附近的医院。检查结果出来后,医生避开我对女儿说了一些话,我猜测自己不是得了癌症就是得了没法治的怪病,心里有些难受,但想到之前发病就是这个症状,最后不也好了吗?今天再次复发也在神的手中掌握,况且我还尽着本分,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吧。想到这儿,我心里平静了一些。不一会儿,两个女儿含着眼泪走到妻子跟前说:“医生说我爸得了肝癌……”妻子大吃一惊,她们母女仨抱成一团痛哭了起来。

当时我心里翻江倒海,特别痛苦,我怎么会得肝癌呢?这可是治不好的病,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如果我死了,妻子、女儿怎么办?原以为自己真心为神花费,能看到神国度在地上实现的那一天,可如今得了癌症,随时都有生命危险,难道我多年为神受苦花费最终就是这样的结果?天国的福分真就与我无关无份了?我心里很悲观、绝望。妻子边哭边说:“老伴呀,你得这病肯定有神的许可,神是公义的,咱们不能埋怨、误解神,得寻求神的心意啊……”妻子的一番话提醒了我,是呀,神是公义的,我应该寻求神的心意,不该发怨言。看到妻子伤心的样子,我也忍不住哭了,含着眼泪在心里向神默祷:“神哪!我知道你不作无意义的事,愿你开启、带领我明白你的心意,在病痛威胁中不发怨言,为你站住见证。”默祷后,我心里平静了许多。我知道自己的病没法治疗,不想再给妻子、女儿增加经济压力,就要求回家休养。

过了两天,弟兄姊妹来看望我,关切地问我的病情。看到弟兄姊妹,再看看自己得了这么要命的病,我流着眼泪说:“你们都来关心、看望我,这是神的爱!我得了这个严重的病,是快要死的人了,再也不能像你们一样能正常尽本分,也看不到神的国度实现的那一天了。”一个姊妹安慰我,耐心地跟我交通说:“弟兄,你得这个病是神的爱临到,得多祷告,寻求真理摸神心意,在病痛中站住见证呀!”接着又给我找了几段神的话,有段神的话我印象挺深刻,神的话说:“人信神所追求的都是得着以后的福气,这是人信神的目的,人都有这个存心、盼望,但人本性里败坏的东西必须通过试炼来解决,人里面哪些地方没得洁净就必须在哪些地方受些熬炼,这是神的安排。神给你摆设环境,迫使你在这环境里面受熬炼来认识自己的败坏,最终达到宁可死也能放下自己的企图、欲望,顺服神的主宰安排。所以对于人来说,如果没有几年的熬炼,没有一定的苦难,人在思想上、在心灵里摆脱不了肉体败坏的辖制。人在哪方面还受撒但的辖制,在哪方面还有自己的欲望,还有自己的要求,那你就应该在哪方面受苦。只有在苦难中才能学到功课,就是得着真理,明白神的心意。其实,许多真理都是在苦难试炼的经历中明白的,没有一个人说在安逸的环境里、在顺境里就能明白神的心意,就能认识到神的全能智慧,领略到神的公义性情,那是不可能的事!(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试炼中应该怎样满足神》)读了神的话,我反省自己,之前临到病痛,借着寻求真理我能顺服下来,就觉得自己站立住了,得福存心已经放下了,这次发病比以前还严重,就又把我显明了,看到自己的得福存心根深蒂固,根本经不起神的检验,如果没有这一次次的病痛,我内心深处的得福存心、对神的奢侈欲望就不容易认识,更不会得着洁净、变化。同时,我也看到神的性情公义圣洁,神鉴察人心,神知道我里面的败坏掺杂,就借着病痛迫使我反省自己,寻求真理解决我身上的败坏性情。这是神的爱呀!我也反省自己,为什么临到病痛我流露的都是埋怨、误解,我这不是还在跟神搞交易,总想要神的祝福,不愿接受神摆设的苦难熬炼的环境吗?我尽本分总与神搞交易,这到底是什么根源导致的呢?

我看到神的话说:“人都是为自己活着,‘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是人本性的概括。人信神是为自己,为神撇弃花费也是为自己,为神忠心还是为自己,总之,都是为了自己得福。在世界上都是为了自己得利,信神都是为了自己得福,是为了得福撇下一切,为了得福能受许多苦,这些都是人败坏本性的实证说明。(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外表的改变与性情变化的区别》)人对神有要求这是一个最难办的事,神所作的没合你的意思,没按你的意思去作,你就容易反抗,这就说明人的本性是抵挡神的,这个问题必须借着追求真理来认识、解决。没有真理的人对神的要求就多,真正明白真理的人对神就没有要求了,只觉得自己满足神太少,顺服神太少。人对神总有要求反映出了人的败坏本性,你如果不把这个事当作严重的问题来对待,当作一个要紧的事来对待,那你信神的道路就有隐患,就有危险。一般的事你能胜过去,但可能涉及你命运、前途归宿的时候,你就胜不过去了,到那时候你如果还没有真理恐怕要老病重犯,你就是灭亡的对象。(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人对神的要求太多》)

看到神话的揭示,我认识到自己总想与神搞交易,源头就是受“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无利不起早”这些撒但毒素的支配,做什么事总是先考虑自己能不能得利、得福,就是尽本分也有自己的存心掺杂。回想自己一路走来,外表是在为神的工作受苦、花费,其实就是想以小的代价换取大的祝福,为了得到祝福受什么苦都行,当欲望没得到满足,反而一次次临到病痛甚至死亡的威胁,我对神的埋怨、误解、对抗、背叛全都显明出来了。看到我尽本分都是为自己的归宿结局,处处都在利用神、欺骗神,失去了做人的良心、理智,真是太自私卑鄙、太邪恶了!要不是神这一次次摆设环境显明,我永远认识不到我是多么自私、诡诈,我把追求得福当成是正当的,把神的要求抛到九霄云外,我这样的付出,就算撇弃花费再多,跑断腿、累断腰,神也不称许,我要是还不追求真理,不放下自己得福的卑鄙存心,那我就是被神厌弃、惩罚的对象。感谢神话语的开启引导使我在这次病痛中认识了自己,放下了对神的奢侈要求,这是神对我的拯救。我越琢磨越感觉神对我的爱太大了,我就跪在地祷告:“神啊!我得这个癌症有你的美意,是生是死都在你手中掌握,我愿意顺服下来,站住见证满足你。”

后来,我又看到一段神的话说:“你经历约伯的试炼,同时也是经历彼得的试炼。约伯受试炼的时候站住了见证,最终耶和华向他显现,他站住见证才有资格见神的面。为什么说‘我向污秽之地隐藏,向圣洁之国显现’?就是说,你这个人圣洁了,站住见证了,才有脸见神的面,站不住见证就没脸见神的面。在熬炼之中退去了,或在熬炼之中发怨言了,没站住见证,让撒但嗤笑你,那你就得不着神的显现。你如果像约伯一样,虽在试炼当中咒诅自己的肉体,但他不埋怨神,能恨恶自己的肉体,从不发怨言,不以口犯罪,那就站住了见证。当你受熬炼到一个地步也能像约伯一样,在神面前百依百顺,对神没有别的要求了,也没有观念了,那时神就向你显现。(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被成全的人都得经受熬炼》)我从神的话中看到了神的公义圣洁,人在各种试炼熬炼中为神站住见证满足神,神才向人显现。神试炼约伯的时候,约伯的万贯家产、儿女,肉体的平安、喜乐全都被撒但夺去了,还浑身长满毒疮,他没有发怨言,也没有误解、埋怨神,只恨恶自己,咒诅自己。约伯受这么大的试炼,他仍能站在受造之物的地位上顺服神的主宰安排,称颂神的名,还说出“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伯1:21)这话来,他在撒但面前为神作出了美好响亮的见证,最终看见了神的显现,这是约伯一生活着的价值。今天我临到病痛,是神对我的特殊恩待,我应该像约伯一样顺服神的摆布安排,不受癌症病魔的辖制,把自己的生死交托给神,在撒但面前为神作刚强响亮的见证,让神的心得安慰。当我放下顾虑愿意顺服神的主宰安排,不久后我的病情就有了好转,吃饭也香了,也能正常活动了,还力所能及尽上了本分。后来,女儿带我到医院去复查,医生都感到惊讶,说我这样的病人很少见,没有去医院治疗竟然还能活下来,真是奇迹。我心里很清楚,这都是神的看顾保守,也感受到我的命在神手中掌握,更体尝到神主宰万有这一事实。

一段时间后,我的病又一次发作,妻子、女儿又把我送到医院,医院科室主任看我病情这么严重,特意请了专科医生来帮我检查,化验结果出来后,专科医生说他们没有好的设备,治不了我的病,建议我们准备二十几万转到省医院,看能不能治好。女儿哭着对妻子说:“听医生的口气,我爸的病肯定治不好了,咱村里这几年三十多个得癌症的人没有医好的,都死了……”妻子也泪流满面。我像是被判了死刑,感到死亡再次逼近了我,不由自主地想:我这病怎么又发作了,还这么严重?这时我心里又受责备,懊悔自己没有顺服神的心,想到自己几经死亡,都是神保守我活了下来,我看到了神的全能主宰,怎么对神还是没有真实的信呢?生死大权在神手中掌握,医生说了不算,我来到神面前祷告:“神哪,这次我又面临死亡的威胁,我知道都有你的美意,是生是死只有你说了算,我愿意顺服在你的权柄之下。”

祷告后,我看到神的话说:“整个人类有谁不在全能者的眼中看顾?有谁不在全能者的预定之中生存?人的生死存亡是来源于自己的选择吗?人的命运是自己掌握的吗?多少人呼求死亡,但死却远远避开他;多少人想做生活的强者,害怕死,但不知不觉中,死亡之日逼近,使其落入死亡的深渊;多少人仰天长叹;多少人嚎啕大哭;多少人在试炼中倒下;多少人在试探中被掳去。我虽不亲自显现让人能清楚地看见我,但有多少人却害怕见我面,深怕我将其击杀、将其灭没,究竟人是否真正认识我?这个谁也说不清,不是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说话·第十一篇》)神的话带着权柄能力,给了我信心。神是造物的主,神掌管一切,我是一个受造之物,就应该顺服造物主的主宰安排。如果我宝爱自己的性命发怨言埋怨神,那就愧对神,是抵挡神、背叛神,就算活着也没有价值、意义。认识到这些,我不再受病痛和死亡的辖制了,我安慰妻子、女儿说:“你们别难过了,虽然医院给我判了死刑,但我相信我的生死都是神在掌握,神怎么作都是公义的,哪怕我还有一口气,也要站住见证满足神。”后来,我就回家养病,我每天来到神面前祷告寻求,看神的话,过得很踏实、坦然。医生给我开了两盒不到十块钱的针剂,打完一个月后,我的手指头慢慢红了起来,吃饭也有胃口了,体力、精力慢慢恢复到了从前。我再次到医院复查的时候,医生都不相信这是真的,说我的病好得这么快,简直是奇迹。我知道这是神的作为,除了神没有人能拯救我,正如神的话说:“很显然,掌握人类生死大权的并不是人类自己,也不是自然界的某种生灵,而是拥有独一无二权柄的造物主;人类的生死并不是自然界某种规律的产物,而是造物主权柄主宰之下的结果。(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三》)我看到了神的权柄主宰与奇妙作为,看到了神对我的爱与拯救,心里一个劲儿感谢神。村子里的人看到我都感到惊讶,说还以为我过不了死亡这一关,没想到现在竟然红光满面,真的是死里逃生,福大命大。我心里很清楚,这哪是我命大福大呀,全是神的权柄能力,是神拯救了我。不久,我在教会里又尽上了本分。一晃五年过去了,我的病再没有复发,这是我想都不敢想的,真是感谢神哪!

经历这一次次病痛,借着神话语的揭示和事实的显明,我对自己错误的信神观点和败坏性情有了些认识,对神的全能主宰、公义性情、美善的实质也有了点认识,放下了得福存心,知道了怎样活着才是最有意义、有价值的人生,感谢神的恩待!

上一篇: 77 病痛中的收获

下一篇: 79 病床上的醒悟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