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对“厌烦真理”的一点认识

美国 林湘

一天,我发现一个刚加入教会的新人已经两次没来参加聚会了,就赶紧问组长是什么原因,可是组长没有及时回复我。后来,我看到这个新人又正常聚会了,就没有再追问组长原因,心想:“只要新人能正常聚会就行了,现在本分这么忙,如果要细节了解的话,得花费不少时间和精力,等有时间了再问吧。”结果,我把这事给忘了。后来,有一次聚会,我发现这个新人聚了一半就离开了,问组长原因,她还是没有回复我,我也就没有深究,也没有再去找新人了解她有没有什么情形、难处。一段时间后,我又发现这个新人连续好几次没来参加聚会,我这才开始着急,赶紧去联系新人,可是她一直不回信息。我担心这个新人就这么退去了,就赶紧联系组长,看她有没有办法联系到新人,可组长却告诉我说,这个新人一直没有加她为好友,她也联系不上。这时,我有些后悔了,要是早点了解到这个情况,还能想办法补救,可是现在已经晚了,都怪自己跟进工作不到位。我又赶紧翻看和这个新人的聊天记录,想从中了解新人的情况,这才发现我除了跟她说过几句问候的话之外,就再没有和她聊过什么,我对她根本就不了解。我知道想再找回这个新人希望渺茫,这都是我应付糊弄导致的,但当时我并没有认真地反省自己,只是简单地想想,承认自己有些疏忽大意就过去了。

没过多久,负责人问我这个新人的情况,想了解她为什么会退去。我很紧张,心想:“这下坏了,要露馅了,负责人要是了解到实情,肯定会说我尽本分应付糊弄,不值得信赖,万一再把我撤换了怎么办?”果然,负责人了解情况后就指出我的问题,说我只是走过程,根本就没有关心、了解新人的情形。听到这话,我赶紧辩解:“是新人没有回应我的问候,所以没法进一步聊下去。”负责人就对付我:“不是没法聊,是你对新人根本就不关心。”我担心如果承认自己应付糊弄就得承担责任,于是赶紧解释说:“这个新人是组长主要负责的,我以为她一直跟新人有联系,所以就没有及时了解新人的情况,但我问过组长了,是她没有及时回复我。”我还把和组长发的消息给负责人看,来证明我不是不关心新人。我把我后来联系新人的信息也给负责人看,证明我发现这个新人聚会不正常之后已经及时想办法去联系她了,只是对方没有回复我。我还找理由说,我没法通过电话联系上新人,是因为传福音的人没有把新人的电话号码给我。我说了很多的客观理由,一个劲儿地推卸责任,想让负责人觉得出现问题是事出有因,错不在我,起码责任平摊,不能都怪我。负责人看我不承认自己的问题,还推卸责任,就对付我说:“这个新人已经参加好几次聚会了,说明她有渴慕寻求的心,你们没有及时了解新人的情形、难处,还推卸责任说联系不上是因为没有手机号,这有点说不过去啊!”看到自己的问题都被负责人看得清清楚楚,怎么解释都推脱不了责任,我就很担心:“负责人会怎么看我呢?会不会说我一点不作实际工作呢?会不会撤换我呀?”我心里一直在翻腾,怎么都静不下来。过后,我又把这个事情的经过完整地回忆了一遍,发现自己在这件事上没有做诚实人,不接受修理对付,明明是自己本分没尽好,应付糊弄,我却耍诡诈,找理由为自己辩解表白,还怪传福音的人没有提供电话号码,就是不承认自己尽本分应付糊弄的事实,不反省认识自己。看到自己的这些表现,我心里挺难受的,虽然天天吃喝神的话,但是一临到实际的环境,临到对付修理,我还是凭败坏性情活着,不接受真理,我觉得自己败坏太深,就定规自己不容易变化,心里有些消极。

后来,我看了一段神的话:“追求真理这是自愿的事,你喜爱真理,圣灵就作工。你心里喜爱真理,不管临到什么逼迫患难都能祷告神、依靠神,都能反省自己、认识自己,发现问题就能主动寻求真理解决,这样就能站住见证,这些表现都是因为人喜爱真理自然就能达到的,都是人自愿的、甘心的,没有人强迫,也没有任何附加条件。人能这样跟随神,最终得着的是真理、是生命,进入的是真理实际,活出的是人的样式。……不管你信神是为了什么,最终神就是按人有没有得着真理来定规人的结局。你如果没得着真理,不管你讲多少理由借口都不成立,就是神不搭理你那些理由,你爱怎么讲理就怎么讲理,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神搭理你吗?神跟你这样的人对话吗?神跟你辩论、探讨吗?神跟你商量吗?答案是什么?不,神绝对不会。你的理由再充分,它都不成立。你不要误解神的意思,认为自己能找出各种理由借口就可以不追求真理了,神是让你在各种环境中、在临到的每一样事上都能寻求真理,最终达到进入真理实际,得着真理。不管神给你摆设了怎样的环境,你临到了哪些人、哪些事,你身处怎样的环境,你都应该向神祷告寻求真理来面对这些事,这些正是你追求真理该学的功课。你如果总找理由推托、逃避、拒绝、抵抗,那神就放弃你了,你耍蛮、打横、讲理都没用,神不搭理你了你就会失去蒙拯救的机会。《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什么是追求真理(一)》从神的话中看到,要解决败坏性情进入真理实际并不难,关键在乎人怎么选择,在乎人是不是寻求真理、实行真理。不管临到什么环境,或对付修理,或失败跌倒,都能反省认识自己,主动寻求真理,明白一点就实行一点,按真理原则办事,这样就会有长进、有变化。但是,如果临到对付修理总是逃避、拒绝,找理由推托,这样不仅得不着真理,还会被神厌弃。再看看自己,临到修理对付,我不是接受顺服,老老实实地承认、反省自己的问题,主动寻求真理解决败坏性情,而是定规自己、消极对抗,这不是耍蛮吗?我这也不是接受真理的态度啊!认识到这儿,我不愿再活在消极情形中定规自己,愿意寻求真理,解决自己的问题。我开始反省:为什么我平时说得好听,可一临到对付修理就不接受,还消极对抗呢?这流露的是什么性情呢?

寻求中,我看到两段神的话:“有的人虽然也能承认自己是魔鬼、是撒但、是大红龙子孙,他认识自己时说得特别好听,但当他流露败坏性情有人揭露他、对付修理他的时候,他就极力地为自己诡辩,丝毫不接受真理,这是什么问题?这就彻底把人显明了。谈认识自己的时候说得那么好听,为什么临到修理对付他就不接受真理呢?这就有问题了。这类事是不是挺常见?容不容易分辨呢?其实是容易分辨的。有不少人在认识自己时都承认自己是魔鬼、是撒但,但过后并没有什么悔改、变化,那这种认识自己的话到底是真话还是假话呢?是真实认识还是假冒为善欺骗人呢?这就不言而喻了。所以,看一个人是不是真实认识自己,不应该只听他谈认识,应该看他在临到修理对付的时候是什么态度,能不能接受真理,这才是最关键的。凡是不接受修理对付的,实质就是不接受真理,就是拒绝接受真理,他的性情就是厌烦真理的性情,这是毫无疑问的。有的人不管流露多少败坏,就是不允许人对付他,谁修理对付也不行,他自己谈认识自己可以,怎么说都行,若别人揭露、指责、对付,说得再客观、再符合事实他也不接受,无论揭露他哪方面败坏性情的流露,他都是特别抵触,还一个劲儿地为自己诡辩,没有一点儿真实的顺服,这样的人如果不追求真理就是个麻烦。《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什么是追求真理(一)》厌烦真理主要的表现不仅仅是听见真理就反感,也包括不愿意实行真理,到实行真理的时候就退缩了,真理就与他无关了。有些人聚会交通时表现得挺活跃,就喜欢讲字句道理、高谈阔论来迷惑人、笼络人,这时人红光满面,情绪高涨,滔滔不绝地谈起来没完,有些人则是一天从早到晚忙着信神的事,读神话、祷告、听诗歌、记笔记,好像时时刻刻都不离开神,尽本分起早贪黑地忙,这些人真的是喜爱真理吗?他们就没有厌烦真理的性情吗?什么时候能看到他们的真实情形呢?(到实行真理的时候他就逃避了,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就不愿意接受了。)那他是听不明白,还是不明白真理才不愿意接受的?都不是,是受本性支配的,这就是性情的问题。心里明明知道神的话是真理、是正面事物,实行真理能使人性情得变化,能使人满足神的心意,但他就是不接受,也不实行,这就是厌烦真理。《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认识六方面败坏性情才是真实认识自己》从神的话中看到,人有厌烦真理的性情,表现出来的就是不接受真理、不接受对付修理,更不实行真理。反省自己,虽然我天天吃喝神的话,尽本分、聚会的时候也能结合神的话承认自己有败坏性情,是属撒但的,是大红龙的子孙,等等,外表看好像能接受真理,但当我尽本分应付糊弄临到修理对付时,我却辩解表白,推卸责任,不承认自己的败坏,才看到自己根本就不是接受真理、实行真理的人,而是处处流露厌烦真理的撒但性情。我明知道作为浇灌人员起码要做到的是有责任心、有耐心,这些新人还没有在真道上扎下根基,就像初生的婴儿,生命都很脆弱,他们不来聚会就得及时了解他们的情形,想办法去浇灌扶持,这些原则我都明白,可是到实行的时候,需要受苦付代价了,我就不愿意这么做了,明知真理也不实行。想想我除了跟这个新人打过几次招呼以外,对她没有任何的浇灌扶持,发现她聚会不正常我也不着急,不想着怎么尽快联系上她,了解她有哪些问题、难处,我玩忽职守,不负责任,导致新人退去,就这样我还不反省自己。当负责人指出我的问题时,我还想方设法地为自己的应付糊弄找理由,想把责任都推到组长和传福音的人身上,我这哪有一点接受真理、顺服真理的态度?流露的都是厌烦真理的性情啊!

我继续寻求,又看到神的话说:“不管是哪种情况,临到对付修理人最应该有的态度是什么?先接受过来,别管谁对付你了,因为什么对付你,说的话难不难听,说话的语气、措辞怎么样,都应该接受过来,认识自己在哪方面做错了,流露了什么败坏性情,做这件事的时候是不是按真理原则去做的,这是首先应该有的态度。而敌基督是否具备这样的态度?他不具备,他流露出来的态度始终就是抵触、反感。带着这样的态度,他能不能安静在神面前虚心地接受修理对付?不可能。那他会有哪些做法?首先,他会极力地表白、辩解,为自己所做的错事、所流露的败坏性情加以辩护、表白,希望能获得人的理解、获得人的宽恕,以便不用承担任何责任,也不用接受对付修理他的这些话。他在对付修理面前所表现出来的态度是什么?‘我没犯罪,我没做错事,即便有错也是有原因的,即便有错我也不是故意的,我也不应该承担这个责任,谁还能没点儿错啊?’他咬住这些说法、说辞不放,就是不寻求真理,也不承认自己犯下的错误与流露的败坏性情,更不承认自己作恶的存心目的是什么。……无论事实怎么显明他的败坏性情,他都不承认、不接受,就是一味地反抗、抵触,不管别人怎么说,他就是不接受、不承认,心里还想,‘看谁能说过谁,看谁的嘴厉害’。这就是敌基督对待对付修理的一种态度。《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第九条(八)》从神话语的揭示中看到,正常人临到对付修理能从神领受,接受顺服下来,反省认识自己,达到有真实的悔改变化,即使一时接受不了,过后也能通过不断地寻求、反省,从修理对付中学到功课,但是敌基督本性厌烦真理、仇视真理,他们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从来不反省自己,表现出来的完全就是抵触、拒绝、仇恨的态度。反省自己的表现,明明是自己应付糊弄,没有及时扶持新人,导致新人退去,这已经是过犯了,稍微有点良心理智的人都会感到难受、自责,好好反省自己的问题,没别的说的,可我非但不感到亏欠,还不承认自己的问题,这么一个明显的事实都已经摆在明面上了,我还瞪着眼睛推卸责任,一会儿说是新人不回复我,一会儿说是因为组长不负责任,最后还怪到传福音的人身上,就想把自己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以此来获得负责人的理解。临到神的显明和修理对付,我丝毫不反省自己,而是抵触、反抗,找各种理由为自己辩解表白,不想承担责任,我这哪有人性理智啊?流露的就是刚硬、厌烦真理的性情,没有敬畏神之心。看到自己信神多年性情没有什么变化,我心里挺难受的。

接下来,我看了一段神的话,让我对自己不接受对付修理的问题又有了点认识。全能神说:“敌基督对待对付修理典型的态度就是死不接受、死不承认,他无论作多少恶,无论给神家工作、给神选民的生命进入带来多大的亏损,心里都没有丝毫的懊悔、亏欠。从这一点来看,敌基督有没有人性?绝对没有。他给神选民带来的种种危害,给教会工作带来的亏损,神选民都看得清清楚楚,都看见敌基督恶行累累,但敌基督就不接受这个事实,也不承认这个事实,还死犟到底,就不承认这是他的错,不承认有他的责任,这是不是敌基督厌烦真理的表现?敌基督能这么厌烦真理,做了许多坏事还能死不认错,还能顽固到底,这足以证明敌基督从来不把神家的工作当一回事,也从来不接受真理。他不是来信神的,他是撒但的差役,是来打岔搅扰神家工作的。在敌基督心里只有名誉、地位,他认为,如果他承认了错误就要承担责任,这样他的名誉与地位就要受到极大的损害,所以他就采取死不承认的态度来对抗,不管别人怎么揭露解剖,他都竭力地否认。不管他是有意否认的,还是无意否认的,总之,一方面是暴露了敌基督厌烦真理、仇恨真理的本性实质,另一方面说明敌基督对自己的名誉、地位与自己的利益特别宝爱,而对待教会工作、对待教会的利益他是什么态度?就是一种不负责任、轻慢的态度,他丝毫没有良心理智。敌基督推卸责任是不是能说明这些问题?推卸责任,一方面说明他厌烦真理、仇恨真理的本性实质,另一方面说明他没有良心理智,不具备人性。无论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因为他的搅扰、作恶受到了多大的亏损,他心里都没有责备,不会难过,这是什么东西?他哪怕承认一点儿错误,也算他有点良心理智,可敌基督连这点人性都没有,你们说这类人是什么东西?敌基督这类人的实质就是魔鬼。无论神家的利益因着他的缘故受多大损害,他都看不见,他心里一点儿都不难过,没有丝毫的责备,更不感觉亏欠,这绝对不是正常人该有的表现,这就是魔鬼,魔鬼是没有丝毫良心理智的。《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第九条(三)》从神的话中看到,敌基督不接受对付修理,是因为他本性厌烦真理、仇恨真理,也是因为他特别宝爱自己的利益,一旦触及到他的名誉地位,让他的名誉地位受损,他就竭力地为自己辩解表白,找理由推卸责任,即便做出了让教会利益、让弟兄姊妹生命受亏损的事情,他也没有责备、没有懊悔,被人发现还死不承认,生怕承认了要承担责任,会让自己的名誉地位受损。看到敌基督特别自私卑鄙,没有人性,实质就是魔鬼。看到“魔鬼”这两个字,我就感觉特别的扎心,因为我的表现和流露的性情跟敌基督一样,明明自己做错了,给教会工作带来了亏损我还不承认,临到对付修理还讲理辩解,推卸责任。想想每个新人能接受福音都不是那么简单顺利接受的,都得经过很多人付出代价,浇灌供应,才把人带到神面前。神对每一个人都特别负责,一百只羊丢失了一只,神会舍下九十九只羊去寻找那一只迷失的羊,神对每一个人的生命都特别地爱惜。可我对于我负责浇灌的新人却随随便便地对待,看见新人不来聚会我也不着急、不关心,有时候问问也是走过程,而且在跟进组长的工作上,我也是应付糊弄,不负责任,看到组长几次不回复信息,我也不赶紧去抠问,也不尽快了解她是不是有什么问题、难处,我对待新人就是一种轻慢、不负责任的态度,根本就没有把新人的生命当回事。就这样,我还不感觉懊悔亏欠,不想办法补救。当负责人指出我应付糊弄、不负责任时,我还竭力地讲理辩解,找理由推卸责任,生怕承认了自己的问题要承担责任,怕负责人对我印象不好,怕自己会被撤换调整。从头到尾,我都没考虑过教会的工作,没有考虑过新人的生命会不会受亏损,我只考虑自己的利益会不会受损失、自己的脸面地位能不能保住,我真是特别自私卑鄙,维护的都是个人的利益,的确是没有人性,让神恶心厌憎。于是,我就来到神面前向神祷告:“神啊,我尽本分应付糊弄造成了这么严重的后果,我还不承认,我心里考虑的不是神选民的生命进入,而是自己的名誉地位,我实在是太没有人性了!神啊,我愿意悔改。”

后来,我又看了一些神的话,找到了实行的路途。全能神说:“得着真理不难,进入真理实际也不难,但是人如果总厌烦真理,能不能得着真理?就得不着真理了。所以,你总得来到神面前省察你里面厌烦真理的情形,看看自己有哪些厌烦真理的表现,哪些做法是厌烦真理的,临到哪些事你的态度是厌烦真理的,就得常常省察这些。《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第三部分》你如果要跟随神,要尽好本分,首先得做到临到不合你意的事不要冲动,要先冷静下来,安静在神面前,在心里向神祷告、寻求,不能任性,先顺服下来,有这样的心态才能更好地解决问题。如果你能坚持活在神面前,不管什么事临到都能向神祷告、寻求,都能存着顺服的心态来面对,那就不在乎你有多少败坏性情的流露或者以前有哪些过犯,只要寻求真理都能得到解决,无论临到什么试炼都能站立得住。只要你的心态是对的,能够接受真理,按着神的要求顺服神,就完全能够实行出真理。即使有时有点悖逆、抵触,有时好讲自己的理,顺服不下来,但你能祷告神,扭转悖逆情形,就能接受真理了,然后反省自己因为什么产生悖逆、抵触,把原因找出来,之后再寻求真理解决,这方面的败坏性情就能得着洁净了。这样经历失败跌倒几个来回之后,直到能实行出真理了,败坏性情就逐渐脱去了。这时,真理在你里面掌权了,成为你的生命了,再实行真理就没有拦阻了,就能达到真实顺服神了,就活出真理实际了。《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第三部分》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要想解决厌烦真理的性情,平时就得常常反省自己,省察自己有哪些说法、做法、存心、态度、观点是厌烦真理的。临到事的时候,不管合不合乎自己的意思,先冷静下来,不抵触,如果别人说的自己接受不了,想讲理辩解,就得来到神面前多多地祷告,寻求真理,看看神的话是怎么说的,在神的话中反省自己,或者找明白真理的弟兄姊妹寻求交通,这样就能慢慢接受真理,进入真理实际,败坏性情才能一点点脱去。明白了实行的路途,我也有了心志去变化。

想到这次没有及时了解新人的情况已经留下过犯,我就赶紧扭转,检查自己负责的新人中还有哪些没有浇灌到位的。在跟一个新人聊天的过程中,我发现她对主的再来、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还不太明白,我就跟带领说要不要让传福音的人去给她交通交通,可带领却说让我去给她交通。虽然我也知道及时地解决新人的问题这本身就是我的责任,但是我心里还是很抵触,总想讲理,不想顺服,觉得这是传福音的人没有交通明白,为什么要让我负责交通呢?而且现在新人这么多,我的时间都不够,还是让传福音的人去跟她交通吧。这时,我意识到自己的情形不对,其实带领说的也合适,这么一个对的建议为什么我就接受不了,总有这么多的理要讲,没有一点顺服呢?于是,我就向神祷告,求神带领我能顺服下来,不考虑自己的肉体利益,能对新人的生命负责。我想到每个人的领受能力不同,有的人听完传福音的人的交通,当时虽然是明白,但是过后有的地方还会不清晰,这就需要浇灌人员去交通补足,这才是和谐配搭。作为浇灌人员,发现问题就得及时解决,不应该挑挑拣拣,容易的就去做,麻烦的就推给别人,只图自己省事、安逸,尽本分不应该讲条件、讲理由,只要是交给我负责的新人,我就有责任把他们都浇灌好,让他们能明白真理,在真道上扎下根基,这是我的本分,这才是实行真理,才是回转的表现。想到这儿,我心里挺透亮的。我就赶紧去找这个新人,针对她的问题给她交通,这样实行的时候我心里没有一点抵触,还挺高兴的,而且我也明白了实行真理不是外表的做法,而是能从心里接受神的话,按真理原则去实行,以神的话作为自己看人看事、做人做事的准则,这样自己错误的存心观点、败坏性情不知不觉就被神话真理取代了。

经历过后,我对自己厌烦真理、刚硬的撒但性情有了些认识,也看到了凡事寻求真理、按原则做事的重要性,这都是读神的话带来的果效。感谢神!

上一篇: 18 贪享安逸的后果 

下一篇: 20 落选后的反省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