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我被检举之后

韩国 心睿

2016年的一天,我突然接到一封检举我的信件。信件是以前被我撤换的两个姊妹写的,检举我在她们那里尽本分期间独断专行、任意妄为,提拔选用了两个假带领,其中一个假带领张某还是个恶人,当了带领之后在教会里搅扰打岔,导致整个教会的工作几乎陷入瘫痪。信中还说我当时要是多听听她们的建议,或者深入弟兄姊妹中间多打听了解一下,也不至于选用这两个人做带领,给教会工作带来这么大亏损。看到这封信,我一下子蒙了,有些害怕,心想:怎么会这样,是不是搞错了?我心里不太能接受这个事实,对写检举信的两个姊妹看法很大,觉得她们可能是在抓我的把柄报复我。因为她们原来是那处教会的带领,因着素质差作不了实际工作,还包庇、袒护假带领,定罪、打击写检举信的人,被我们撤换了。想到当时我提拔张某也问过她们的意见,她们只是说这个人人性不太好,跟人配搭不来,也没明确说她就是恶人啊,现在张某被显明出来了,她们就检举我,不就是因着我把她们撤掉了她们不服气吗?再说了,当时共产党抓捕得那么厉害,环境恶劣,不能正常选举,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张某相对来说素质好些,比其他人有分辨,在那种背景下不选她选谁呢?总不能没有带领吧。而且提拔张某时我也跟几个弟兄姊妹打听了解过,没有人说她是恶人啊。人尽本分都有失误,谁看人能一下看透实质啊?选的带领有不合适的这也正常,谁能保证选的人都合适呢?她们这不是挑毛拣刺吗?我在心里一个劲儿地为自己辩解,对检举信的事很抵触。但是因着检举信中提到的这两个人已经被显明的确是假带领,其中张某还是恶人,她们做带领给教会工作和神选民的生命进入带来了严重亏损。在事实面前,我又无法推脱,只能勉强承认自己看不透人,狂妄自是瞎用人,但对自己的问题并没有真实的认识反省,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没想到带领得知这件事后,也揭露我用恶人做带领,人家提醒还不听,太狂妄自是了。我这才有点意识,难道我真的错了?真的是我太狂妄自是了?可当时那个背景下不那样做,又能怎么做呢?我不明白自己到底错在哪儿了。寻求中,我想到神的话说:“你越认为自己做得好、做得对的地方,越觉得自己能满足神心意的地方,越觉得自己值得夸耀的地方,越值得你去认识自己,越值得你去深挖掘,看看这里面到底有哪些掺杂,有哪些是不能满足神心意的。……因为你本以为好的地方你就定规是正确的,就不会去怀疑它、反省它,也不会去解剖它里面到底有没有抵挡神的东西。《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认识自己的错误观点才能有真实转变》神的话点醒了我,也给了我实行的路途。一有时间我就琢磨这事,借着寻求我才认识到,我的确太狂妄自是了。自从收到检举信后,我就一直讲自己的理,觉得当时环境恶劣,不能正常选举,又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张某相对好一些,在那个背景下选用张某也没有错,后来她被显明是恶人,这谁也预料不到,我又不是故意选用恶人来打岔搅扰教会工作。所以,我觉得自己没有错,一直没有反省认识自己,对写检举信的姊妹特别抵触、反感,甚至在心里论断她们故意抓我的把柄。现在想想,在选用张某时,两个姊妹确实提醒过我张某人性不太好,我心里也清楚,她们是怕我用了恶人做带领对教会工作不利,只是当时她们对张某的实质没看透,所以也不敢直接下断案说张某就是恶人。而我因为太狂妄自是,看不上她们,觉得她们做带领期间选用的人多数都不好,她们不会看人,能提出什么好的建议?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接替她们工作的人,她们却不让用,我觉得她们是故意挑毛拣刺,所以对她们的话我一点也听不进去。现在,当我放下自己反省寻求的时候,才看到我在选用人上的确存在问题,当时即便不能正常选举,也得经过一些明白真理的人同意才能提拔任用带领,而我只是和一个配搭的姊妹商量,又向几个人打听了对张某的评价,其中写检举信的两个姊妹有不同意见,可我因着对她们有偏见,并没有进一步寻求,就凭想象主观臆断,认为张某适合做带领。在这事上,我明显违背神家提拔带领的原则。我没有多找一些知情人了解,把张某的一贯表现搞清楚,也没有找明白真理的人寻求,更主要的是,在有不同意见的情况下,我狂妄自是,否认、忽视别人的建议,凭己意独断专行用了张某做带领,这实在是胡作非为。神家一再强调选带领最忌讳的就是选用恶人、诡诈人,当时两个姊妹提出张某人性不太好,我要是真有敬畏神的心,就应该再多找一些知根知底的人打听,了解清楚张某的人性到底如何,确定不是恶人再用。如果了解后仍确定不了,又没有合适的人选,可以边用边观察,一旦看透她不是好人,不走正道,就赶紧撤换,这样才不会给教会工作带来打岔搅扰。我要是有点敬畏神的心,绝不会这样随便选一个人做带领就万事大吉、撒手不管了。现在看到我所谓的对、我持守的对都是我的己意,是我的观念想象。我自以为是,硬着颈项顽固地持守自己,结果用了一个恶人做带领一年多,导致教会的工作几乎陷入瘫痪状态。我这才发现在选用带领的事上我不是犯了一个小错误,而是作恶,是严重地抵挡神。神选民跟随神追求真理,达到蒙拯救,有个好带领太重要了,而我根本没把选拔带领这么重要的工作当回事,也丝毫没有敬畏神的心,不但没有给弟兄姊妹选出好带领,反而安插了一个恶人来坑害神选民,一点儿都不为弟兄姊妹的生命着想、负责,就我这样对待本分的态度哪配做带领啊?我在选带领的事上那么轻率、鲁莽,那么的漫不经心,还特别狂妄自是,别人发现问题提醒我,我还不在意,还独断专行、任意妄为,结果给整个教会的工作和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都带来严重的亏损,这个亏损我没法弥补啊。我给弟兄姊妹选了一个恶带领,作了这么大的恶,可当两个姊妹检举、揭露我时,我不为此感到亏欠、自责,反而一直讲理、表白,真是太刚硬、太可恨了!

接下来,我开始反省:自己怎么这么狂妄自是、独断专行,不接受别人的建议,也不寻求真理原则?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性情?神怎么看待?一天,我看到神的话说:“狂妄自是这是人最明显的撒但性情,如果不接受真理就没法得着洁净。人都有狂妄自是的性情,总自以为是,不管自己怎么想、怎么说、怎么看,总认为自己的观点、态度是正确的,别人说的都不如自己说得好、说得对,总坚持自己的意见,谁说的话也不听,即使别人说得对,合乎真理,他也不接受,只是表面听听却不采纳,到实行的时候还是按照自己的意思来,总觉得自己说得对、自己说得有理。也可能你说得对、说得有理,或者你做得也对,也没什么问题,但你流露出来的性情是什么?是不是狂妄自是啊?就这种狂妄自是的性情如果不脱去,能不能影响到尽本分?能不能影响到实行真理呢?狂妄自是的性情如果不解决,以后会不会栽大跟头呢?肯定会栽跟头,这是必然的。你们说,神能不能看见人这些表现?神太能看见了,神不但鉴察人心肺腑,还随时随地观看人的一言一行。神看见你这些表现会怎么说?神说:‘你这个人刚硬啊!你在不知道自己有错的情况下能持守自己这可以理解,但在明知自己有错的情况下还能持守自己,死不悔改,那你就是个老顽固了,你就麻烦了。不管什么人提建议,你都是采取消极抵触的态度去对待,丝毫不接受真理,心里完全就是抵触、封闭、拒绝,那你这个人就太谬妄了,是谬种一个呀!你这人太难办了!’难办在哪儿呢?难办在你的表现不是一种做法的错误,不是一种行为的错误,而是一种性情的流露。什么性情的流露呢?你这人厌烦真理,仇恨真理。一旦被定性为仇恨真理,在神那儿看,你就麻烦了,神会厌弃你,不搭理你了。在人看,人顶多说‘这人性情不好,死犟、刚硬、狂妄啊!这人不好相处,不喜爱真理,从来也不接受真理、不实行真理’,大家顶多给你这样的评价,但是这个评价能不能决定你的命运呢?人给你一个评价决定不了你的命运,但有一点你别忘了,神鉴察人心,同时神也观看人的一言一行。神如果给你一个这样的定义,说你这个人仇恨真理,而不是仅仅说你这人有点败坏性情、有点不听话,这问题严不严重?(严重。)这就麻烦了。这个麻烦不在于人怎么看你、怎么评价你,而在乎神怎么看待你仇恨真理这种败坏性情。那神怎么看呢?神只是定性你仇恨真理、不喜爱真理就完事了吗?是这么简单吗?真理是从哪儿来的?真理代表谁呀?(代表神。)那你们揣摩揣摩,人仇恨真理在神那儿神会怎么看?(与神为敌。)这问题是不是严重了?仇恨真理的人,他心里是仇恨神哪!为什么说是仇恨神?他骂神了吗?当面反对神了吗?背后说什么论断、定罪的话了吗?也不一定。那为什么说流露这样仇恨真理的性情就是仇恨神呢?这不是小题大做,这是实情。就像假冒为善的法利赛人,因着仇恨真理就能把主耶稣钉十字架一样,事情发展的后果是可怕的。就是说,人有厌烦真理、仇恨真理的性情,就能随时随地流露出来,人如果凭它活着,会不会抵挡神呢?临到事涉及真理的时候,涉及到人选择的时候,若人不能接受真理,还能凭败坏性情活着,就自然会抵挡神、背叛神了,因为这种败坏性情就是仇恨神、仇恨真理的性情。《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常常活在神面前才能与神有正常关系》神的话点出了问题的实质、要害,尤其看到神说“难办在哪儿呢?难办在你的表现不是一种做法的错误,不是一种行为的错误,而是一种性情的流露。什么性情的流露呢?你这人厌烦真理,仇恨真理”,这句话让我感到很扎心,很受触动,没想到狂妄自是的人流露出来的性情在神看是不接受真理,是厌烦真理、仇视真理,这可是恶人、敌基督的性情啊!真被神定性是厌烦真理、仇视真理,那可就成魔鬼撒但了,就不能蒙拯救了。我心里很害怕,虽然以前我也知道自己性情狂妄自是,不容易接受别人的建议,还因此留下了一些过犯,但我仅仅是承认,甚至有时还觉得狂妄自大这是败坏人类的共性,不好变化,所以就迁就自己,并没有当作重要的问题去解决,以至于尽本分中常常流露狂妄自是的性情还不以为然,被对付也只是当时难受懊悔,有意识地克制自己,过后还是身不由己地常常流露。凡是熟悉我的人对我的评价就是狂妄自是,带领给我交代工作也是常常提醒、嘱咐我,千万不要狂妄自是,要多听听大家的意见,唯恐我狂妄自是给教会工作带来亏损。今天借着神话语的揭示,我看到狂妄自是不接受真理,别人的建议再对、对教会工作再有益处也不听,顽固地持守自己的意思,甚至谁给交通真理原则、谁提建议就反感谁、抵触谁,谁揭露就恨谁,容不下谁,这是厌烦真理、仇恨真理的敌基督性情啊。当初两个姊妹提醒我用人不当,是怕我用了恶人坑害教会,可我对她们的建议一点听不进去,顽固地持守己见,现在两个姊妹不受地位权势的辖制写信揭露、检举我的问题,是为了维护教会工作,对我也是个警醒,我不但不接受、不反省认识自己,还在心里厌烦、排斥她们,甚至论断、定罪她们是抓我把柄。我这样的态度不就是厌烦、仇视真理吗?想到神的话说:“厌烦真理的人是什么人?是不是抵挡神、与神作对的人?即使他不公开抵挡神,但是他的本性实质是否认神、抵挡神的,这就等于公开地告诉神,‘你说的话我不爱听,我不接受,因为我不承认你的话是真理,所以我就不信你,谁能给我利益、给我好处我就信谁’。外邦人是不是这样的态度?你对待真理的态度如果是这样的,这是不是公开与神敌对?你公开与神敌对,那神还能拯救你吗?就不能了。这就是神向所有否认神、抵挡神的人发怒的原因。《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要尽好本分明白真理最关键》神说对待真理的态度就是对待神的态度,我厌烦真理、仇恨真理,不就是仇恨神与神为敌吗?这是正宗的撒但性情的代表啊!仇恨真理的人都是恶人,是魔鬼撒但啊!如果弟兄姊妹提的建议是出于圣灵的开启,合乎真理,对教会工作有益处,我狂妄自是,不寻求也不接受、顺服,那就是违背圣灵的开启,是抵挡神啊。认识到这儿,我心里更害怕了,感觉到我的问题太严重了,这绝不是我认为的有些狂妄自是、没有听从人的建议那么简单,而是涉及到我对待圣灵作工、对待神的态度,涉及到抵挡神的问题了。

后来,带领也针对这个事解剖我,说:“你提拔恶人的时候,别人提醒你,说那个人有严重问题,你不听,只相信自己的看法。如果你的看法有神的话作根据,那你相信自己可以,如果没有神的话作依据,是出于你的谬妄观点,那你这个相信自己属于人性有问题,你不按原则办事,人性不公正,有点蛮不讲理、不可理喻。”听了带领的交通,我感到很扎心。是啊,我不光是性情狂妄自是,人性真的也有问题,我不能公平对待人。我看好的人,我打算选用的人,不容许别人说她的不是,尤其提建议的人还是我看不上的、是被撤换的人,对她们提的建议我就嗤之以鼻,不放在眼里,好像人家本分没尽好被撤换了就什么好的建议都提不出来了,在我心里就把人完全否定了。我凭着个人的情感、己意来对待人、选用人,不能根据真理原则公平对待人,我的人性人品、我的性情都有问题。越反省越觉得我的问题很严重,因着我狂妄自是,在教会工作、重大问题上不听弟兄姊妹的建议,给教会带来了这么大的亏损,在我信神的生涯中又多了一个恶行、污点。我心里很难受,也很懊悔,开始琢磨:为什么我总是这样身不由己地作恶抵挡神?根源到底在哪里呢?神的话给了我答案。神说:“你心里真明白真理了,就知道怎样实行真理顺服神了,自然就能走上追求真理的路。你走的路正确了,达到合神心意了,圣灵的作工也不会离开你,这样你背叛神的危险就越来越小了。没有真理就容易作恶,并且身不由己。比如,你有狂妄自大的性情,不让你抵挡神也不行,你自己控制不了,这是身不由己的事,你不是故意的,是由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的。狂妄自大就使你藐视神,不把神放在眼里;狂妄自大就使你好高举自己,处处显露自己;狂妄自大就使你看不起别人,心里只有自己;狂妄自大使你心里失去神的地位,最后坐在神的位上让人都顺服你,把出于自己的意思、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观念都当作真理来供奉。这个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人做了多少恶事啊!《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追求真理才能达到性情变化》是啊,我的本性太狂妄了,而且狂得没有理性,总觉得自己的对,好像自己的观点、看法都是真理,不许别人质疑,更不许人有不同的建议。就像在选举带领的事上,神家明确规定选带领不能选用恶人、诡诈人,这是最忌讳的事,是很严肃的问题。两个姊妹提醒我张某人性不好,我只是找了几个人简单地打听了解了一下,再加上我的主观臆断就盲目地否定了姊妹的提醒,我并没有找明白真理的弟兄姊妹寻求,也没有把人性不好与实质性的恶人有什么区别搞清楚,没有弄明白张某跟弟兄姊妹配搭不来具体是什么原因,到底是败坏性情的问题还是人性凶恶。如果只是败坏性情的问题,但还能接受真理,这就能变化,不能定性为恶人;如果人性凶恶,厌烦真理、仇恨真理,那就是恶人,无论她做什么恶事,怎么对付修理她都不会接受,也不会有真实的悔改。如果当时我能寻求真理根据恶人的实质、特征来衡量张某的一贯表现,对她应该就能有一些分辨,不至于再坚持用她,给教会工作带来这么严重的亏损。造成今天的后果,都是因为我太狂妄了,丝毫不寻求真理。我哪怕有一点敬畏神、顺服神的心,也不至于出大错、作大恶。可我狂妄自是,在选带领这么大的事上不寻求真理,也听不进弟兄姊妹的建议,用了恶人做带领,使整个教会的工作陷入瘫痪状态,那么多弟兄姊妹跟着遭殃,生命受了亏损,我自己也留下了无法弥补的过犯。我真是太刚硬、太顽固了!我心里特别恨自己,也咒诅自己,就向神祷告愿意真实悔改。

我又看到一段神的话,有了实行进入的路,神说:“如果你做了一件违背真理原则的事,让神很不满意,那你该怎么反省认识自己呢?当你做这事的时候,有没有祷告神?有没有揣摩过‘这么做是否合乎真理?这事如果拿到神面前,神会怎样看呢?神知道了是高兴还是反感呢?神会不会痛恨、厌憎呢?’你没寻求吧?即便有人提醒你,你还认为这事不算什么,不算违背原则,也不属于犯罪,结果触犯了神的性情,惹得神对你发怒,甚至恨恶,这就是人的悖逆造成的。所以,凡事寻求真理,这是你当遵守的。如果你事先能郑重其事地来到神面前祷告,然后再根据神话寻求真理就不会出错了,即使实行真理有点偏差,这也是难免的,经历几次就实行得准确了;但如果你知道怎样做合乎真理,就是不按真理实行,那就是你不喜爱真理的问题了。不喜爱真理的人不管临到什么事也不会寻求真理的,喜爱真理的人才有敬畏神的心,临到事看不明白的就会寻求真理。如果你摸不准神的心意,不知该怎么实行,那你就应该找明白真理的人交通来寻求真理。如果找不到明白真理的人,那就应该找几个人同心合意地在一起祷告神,向神寻求,等候神的时候,等候神开辟出路,只要大家都渴慕寻求真理、交通真理,说不定什么时候哪个人就想出好办法了,大家听完都觉得合适,有了好的路途,这可能就是出于圣灵的开启光照,大家再交通出比较准确的实行路途,就肯定合乎真理原则了。在实行中,如果发现这么实行还是有点不合适,那就赶紧纠正过来,有点误差神并不定罪,因为你做事的存心对,你是按着真理去实行的,只不过当时原则不透亮,实行得有点误差,这情有可原。但多数人做事只凭自己的头脑想象这么做那么做,就不根据神的话揣摩怎么实行合乎真理、怎么做能得到神的称许,而只琢磨怎么做对自己有利,怎么做能让人高看、让人佩服,完全是凭着自己的意思为满足自己而做,这就麻烦了,这样的人做事没法达到合乎真理,永远是神所厌憎的。如果是真有良心理智的人,不管临到什么事,都应该来到神面前祷告、寻求,能认真地省察自己做事的存心、掺杂,能根据神的话、按照神的要求确定怎么做合适,反复思想该怎么做能让神喜悦、怎么做会让神恨恶、神称许人怎么做,这些事都要反复揣摩清楚。如果明知做这事有自己的存心,那就要反省自己这样做的存心目的是什么,是为了满足自己还是为了满足神,这样做是对自己有利还是对神选民有利,这样做会造成什么后果……你这样在祷告中多揣摩、多寻求,多问自己几个问题来寻求真理,做事的误差就会越来越小。能这样寻求真理才是体贴神心意的人,是敬畏神的人,因为你是按着神话的要求去寻求的,是存着顺服的心寻求的,这样寻求得出的结论是符合真理原则的。《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第三部分》神的话给了我实行的原则,无论做什么事都得存着敬畏神的心寻求真理、寻求做事的原则,尤其是在涉及教会工作、教会利益的事上,更不能凭己意瞎做,否则一旦给教会带来严重亏损,打岔搅扰教会工作,那就是恶行,是得罪神的事。另外,尽本分千万不能一个人说了算,不能凭己意独断专行,要多和配搭的弟兄姊妹商量,向明白真理的弟兄姊妹寻求交通,还要听取弟兄姊妹的不同建议,不管这个人有没有地位,有没有恩赐、特长,都要虚心倾听。对于看不透的事更得及时寻求带领,把原则搞清楚了,知道这个事怎么做合乎真理,不得罪神,然后再去做,还要学会否认自己,越是在自己认为对的事上越不能持守,应该寻求是否合乎真理原则。这样就能解决狂妄自是的问题,也能保守自己不作恶触犯神的性情。以往我不认识自己,没有自知之明,总是特别相信自己,经过这次惨痛的失败我才看到,我自以为是的地方、认为绝对不会错的地方,甚至我有足够的根据认为对的地方,事实显明,我不但是错的,而且错得离谱、荒唐,错得让人憎恨,造成的后果也是惨重的。我以前就因着狂妄自是留下不少过犯,当时自己都认为很对,甚至有时还拿出神的话作根据,过后显明我持守的还是错的。因为我不是真正明白神的话、掌握原则,而是乱用神的话,瞎套规条。认识到这些,我从心里承认自己的确没有真理实际,看不透人、看不透事,甚至有些观点还挺谬妄、荒唐,再加上我素质差,头脑简单,考虑事不周全,又不明白真理,明白点道理还爱守规条。这时,我才彻底服气了,觉得自己什么也不是,特别贫穷、可怜,不愿再持守自己了。

之后,再临到有人提不同建议,我又想持守自己的时候就会想起这些惨败的教训,想到以前自己认为肯定对的许多观点,最后用真理一衡量都是错的,是被神定罪的,我就不敢再持守自己了,赶紧听听别人的建议。有时讨论一个事,我不知不觉又会否定别人的建议,事后意识到了赶紧再问问多数人的看法,唯恐在这事上没听从对的建议给教会工作带来亏损。在有些自己认为对的事上,我也不敢自作主张了,能有意识地征求配搭的弟兄姊妹的建议,或者向带领寻求,这样实行觉得心里才踏实一些,也能避免自己独断专行给教会工作带来亏损。现在,虽然我还会流露狂妄自是的性情,但比之前要好一些了。

我是一个特别狂妄自是的人,在我认为对的事上很难否认自己,听从别人的建议,要是没有神话语的审判、揭示,没有弟兄姊妹的检举、揭露,没有神一次次的显明、对付,我根本不会认识自己,更不会否认自己。我现在能有这点变化,稍微有点理性、有点人样,这都是神的心血代价,是神话语的开启带领达到的果效,我从心里感谢神的拯救。

上一篇: 24 尽本分给我带来的转变

下一篇: 26 无罪通缉令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