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宾馆里的秘密审讯

中国河南 宋平

2013年2月的一天,我和一个姊妹约好去聚会。大概下午2点,我在一个鞋店附近等她时,看到不远处有一个男的边打电话边不时往我这儿看,我感觉不对劲,刚想离开,就听见一声“不许动!”只见四五个人冲了过来,我心想:坏了,是警察!我拔腿就跑。两个人追上我,一下把我按倒在地,随后把我推上了车,还有三个姊妹也跟我一起被抓了。

警察把我们带到派出所,喝令我们站在院子的墙边。我心里很紧张,迫切地向神祷告,想起神的话说:“不要怕这怕那,万军之全能神必与你同在,他作你们的后盾、作盾牌。《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基督起初的发表・第二十六篇》是啊,有神作我的后盾,我还怕什么?我得依靠神去经历这个环境,我的心慢慢地平静了下来。之后,他们把我带到了一个房间。一个女警逼我脱光衣服搜身,还故意让我双腿叉开做下蹲动作,我感到很受羞辱,也很气愤。

第二天晚上,警察把我押到了一所六层楼的宾馆,他们把这个宾馆上面的三层全包了下来,作为秘密审讯基地,专门关押、折磨信神的人。到了六楼,我看到有二十多个弟兄姊妹一字排开站在那里,心里一惊:这么多人被抓,看来共产党这次是统一抓捕,不知道警察会怎么对待我们。我默默地向神祷告,求神保守我们能站住见证。随后,警察把我们分开审讯。

第三天凌晨5点,一个胖警察进来骂骂咧咧地说:“我看管的那个男的是个带领,嘴可真够硬的,一直审问到两三点才结束。”他边做动作边得意地说:“我先是飞起一脚朝他脸上使劲踢,接着又飞起一脚朝另一边脸上使劲踢,又左右开弓打他的脸。”他甩了甩手,骂骂咧咧地继续说:“打得老子手都疼了,我就拿起半瓶矿泉水朝他脸上打,我打不动了才不打了。他整张脸都变了形,肿得都认不出是谁了。”看完警察的一番表演,我感到毛骨悚然,心怦怦直跳,也特别地气愤,“这些警察太残忍了,要是他们像毒打弟兄那样毒打我,我能不能承受得住呢?”我不敢再往下想了,赶紧向神祷告,求神保守被打的弟兄,也保守我,让我们有信心经历这样的环境。

第四天上午,警察把我带到了派出所。一个姓吴的警察问我在教会是什么职务,我说是普通信徒,他猛地站起来,说:“看来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就不说实话!”他命令我把两只胳膊伸直,蹲下去再站起来,连续做了很长时间,我累得满头大汗,双腿酸软摔倒在地。他冷笑着说:“告诉你,再厉害的人到这儿也得给我乖乖地听话。你到底是不是带领?你的上层带领是谁?”我没说,他就让我蹲马步。我刚蹲了几分钟腿就开始发抖,双腿发胀,不一会儿就摔倒了,他又让我起来继续蹲,蹲了有八百多次。一个警察阴阳怪气地说:“你看你这汗淌得,我看着都可怜,你说你这何苦呢?哪有神哪?早点把你知道的说出来,就不用受这苦了,要不然,有你好受的。”听着警察的话,我感到很恶心,瞥了他一眼,说什么都不知道。他们把我的双手反铐到老虎凳上。刚铐了一会儿,我就感到胸口发闷,呼吸困难,难受得快要窒息了。我让他们打开手铐,他们拖了好一会儿才打开。后来,进来一个警察说:“识相点,他们都说了,你一个人硬扛着不是傻吗?早点把你知道的说出来就放你回去。”说着又拿出几张照片让我指认,说:“他们都被抓了,都说认识你,你认不认识他们?他们都是什么职务?”我心想:“如果弟兄姊妹真承认认识我,我却说不认识,警察肯定不会放过我,可我要说认识,那就是出卖弟兄姊妹,是当犹大背叛神,我该怎么办呢?”这时,我想起了一段神的话:“我民应时时防备撒但的诡计,为我把守我家中之门,……免得上了它的圈套,后悔也来不及。《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三篇》我意识到这是撒但的诡计,警察很可能用这种方式来蒙骗我,让我出卖弟兄姊妹背叛神,我不能上了撒但的当,就算真有弟兄姊妹承认认识我,我也不能出卖他们。想到这儿,我就说不认识。

那个姓吴的警察看我不上当,气急败坏地说:“我倒要看看你的嘴有多硬!”说着他就命令我起来,把我的双手铐到走廊窗户的钢管上,我的身子腾空,双手的手腕疼痛难忍,几个警察看着我哈哈大笑。过了一会儿,他们又把我放下来让我蹲马步。晚上,警察又把我带回了宾馆。第二天早上,姓吴的警察说:“从今天开始,就把你铐到窗户上,不老实交代,一顿饭也别想吃。”之后,他们把我的一只手铐到窗户的钢管上,时不时地来逼问我教会的情况。一个警察看我不说,就拿着文件夹狠狠地扇我耳光,还故意打开房门,让我听见他们折磨其他姊妹的声音。听着姊妹痛苦的惨叫声,我揪心难受,特别气愤。

过了四天,一个姓慕的警察拿着我的记事本,指着上面的号码逼问我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弟兄姊妹的手机号,我不说,他就大声地吼:“你就是一句话不说,凭这个记事本我们也能判你的刑!”他又拿出一张照片,指着上面的人问我是不是教会带领,又拿出三张标有接待家庭位置的照片让我辨认,这些家我都知道,但我都说不认识。他又说:“你坐上车,我们拉你去,你到地方只需要给我们指指位置就行了,我们替你保密,没有人知道是你说的。”他见我还是不说,就对旁边的警察说:“你们几个把她的衣服扒光,脸朝外吊在窗户上,让路人都看看,再给她拍张照片发到网上,就说她是犹大,我们知道的事都是她说出来的。”说完就要上来扒我的衣服。我心里很害怕,担心警察真的这么做,要是把照片发到网上,亲戚朋友都看到了,我可怎么活呀?我哀求警察别脱我的衣服,他冷笑两声,说:“怎么样?害怕了吧?”接着,警察一阵哄笑。看着他们得意的样子,我意识到自己中撒但诡计了,赶紧安静下来向神呼求。这时,我想起了一段神话语诗歌:“你得为真理而受苦,为真理而献身,为真理而忍受屈辱,为得着更多更多的真理而忍受更多更多的苦难,这是你该做到的。你别因为享受家庭的和睦而丢掉真理,别因为一时的享受失去了你一生的尊严、你一生的人格。《跟随羔羊唱新歌・当为真理舍一切》神的话给了我信心、力量,我信神是走人生正道,因着信神被折磨、受羞辱不是什么可耻的事,这是为义受逼迫,是蒙神称许的,我要是为了保全名誉向撒但屈服背叛神,那才是最可耻的,才是真正失去了人格尊严。我真恨自己没骨气,还向撒但求饶,成了撒但的笑料。我在心里发誓:不管恶警怎么羞辱我,就是真把我的衣服扒光,我也不向他们屈膝求饶,决不做犹大。警察见我不再害怕,气得把我的双手铐在窗户的钢管上。一个女警大声地说:“你们不是要扒光她的衣服吗?脱呀,脱光了你们都看看。”一群警察猖狂大笑,真像阴间地狱的活鬼。当时,我的双脚腾空,全身的重量都落在了手腕上,手腕疼得就像要断掉一样。我在心里迫切地向神祷告,求神加给我信心、力量,让我能够承受住警察的酷刑折磨,不向撒但妥协。过了半个多小时,警察才把我放下来,我双脚已经麻木没了知觉,脚一着地就摔倒在了地上。警察恶狠狠地说:“好好想想吧,再不说,我们有的是招数治你。”说完就走了。

两天后,来了一个胖警察,他一进来就对看管我的两个警察说:“知道你们为什么制服不了这个女人吗?主要是你们的心不够狠,招数还不行。我今天教你们几招,看我怎么把她制服!”他们让我下蹲、半蹲,我被折腾得一点儿力气都没有,摔倒在地。他又让两个警察一人抓着我的一只胳膊,把我摁下去又提起来,就这样反复地折磨我。看着他们凶狠的样子,我知道接下来面临的是一场更重的酷刑折磨。想到前天自己因着怕受羞辱向撒但屈膝求饶的奴才相,我下定决心,今天一定要依靠神,在撒但面前为神作见证。我在心里向神祷告:“神哪,我不知道警察还会用什么手段折磨我,但我愿意为你作刚强响亮的见证,愿你加给我信心和力量。”不一会儿工夫,他们就累得满头大汗,提不动我了,手一松,我就重重地摔倒在地。他们又命令我起来、蹲下。胖警察冷笑着说:“热身子,再浇上凉水,有她好受的。”接着,他们就往我的身上浇凉水,直到把我浑身浇得湿透。可奇妙的是,我感觉有一股热气在往上蒸腾,一点儿都没有感觉到冷。我知道这是神的保守,在心里一个劲儿地感谢神,对神更有信心了。

接着,两个警察把我拖了起来,把我的左手铐在窗户的钢管上。本来我的手腕就被吊伤,这次再铐上去更是钻心地疼,警察看着我痛苦的样子哈哈大笑。我不愿警察看到我的软弱,忍着疼一声没吭。为了减轻疼痛,我使劲踮着脚尖,一只脚尖勉强能擦着地面,被警察看到了,他就用脚顶住我的脚跟,使我的身子腾空,停了一会儿,又猛地一松脚,我的手被猛地一拽,手腕特别地疼。警察见我还是一声不吭,就用绳子捆住了我的一只脚,拽起绳子使我的身体悬空,又猛地一松绳子……就这样,我的身体左右摆动,手腕疼得像刀割一样,我在心里迫切地祷告神。后来,那个胖警察又搬来一个藤椅,两个警察一人抬着我的一条腿放到藤椅的靠背上,又猛地一下拉走椅子,我全身的重量一下子都落在了手腕上,手铐的边缘陷进肉里,疼得我实在是受不了了。三四十分钟后,警察把我的左手放下来,换成右手吊铐在上面,又用同样的方法折磨我。我感到心慌气短,心想:“不知道警察还要折磨我多长时间,要是再吊下去,我的手就要残废了。要是真残了,我以后该怎么生活呀?”我越想心里越难受,甚至呼吸都有些困难,觉得实在是撑不下去了,就迫切地向神祷告:“神哪,我肉体太软弱,快支撑不下去了,求你加给我力量,我愿站住见证羞辱撒但。”这时,我想起了一段神的话:“耶稣在上耶路撒冷的路上,心中犹如刀绞痛苦万分,但是在他心中丝毫没有一点反悔的意思,总有一种强大的力量来支配他走向被钉十字架的地方。最终他被钉在十字架上,成为罪身的形像,完成了救赎全人类的这一工作,超脱了一切死阴的辖制,死亡、地狱、阴间在他面前失去威力,被他战胜。《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如何事奉才能合神心意》神的话给了我力量。主耶稣为了救赎人类义无反顾地被钉十字架,受尽一切的屈辱、痛苦,神对人的爱太大了,神早已为我们作了标杆。可我面对警察的酷刑折磨,考虑的不是怎样站住见证,而是考虑自己的肉体,我真是太自私卑鄙了!想到这里,我感到蒙羞惭愧,今天我要为满足神活一次。思念着神的爱,我心里很受激励,也有了与撒但争战到底的勇气。这时,一个警察看我闭着眼睛,就说:“她是在祷告他们的神,她一祷告劲可大了。”另一个警察就拿着一根细钢管戳我的眼皮,边戳边说:“把眼睛睁开,不许祷告你们的神。”警察见我还是不吭声,就用皮带在我脸上狠抽了三四下,但我一点儿也没感觉到疼。半个多小时后,一个警察说:“把她再提高一格,让她的身子完全腾空,再让她好好‘享受享受’。”接着,两个警察把我的身体举高,另一个警察打开手铐,准备铐到高处的一个钢管上,这个时候手铐突然坏了,怎么铐也铐不上,他们又换了一个手铐,还是铐不上。我知道这是神的保守,在心里感谢神。警察抬着我嫌累得慌,就松开了手,我一下子摔倒在地。他们折磨了我将近两个小时,我被折腾得精疲力尽,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回想着警察折磨我的整个过程,我看清了恶警卑鄙邪恶的实质,也感受到了神对我的眷顾,对神更有信心了。不一会儿,一个警察过来踢了我几脚,见我还是一动不动,又把一盒清凉油全部糊在了我的双眼上,我竟然没有一点儿感觉,警察见我没有反应就走了。我知道这都是神的保守。

晚上七点左右,一个警察走了进来,看到我浑身衣服湿透,冻得直打哆嗦,就训斥这几个警察,假惺惺地让他们拿干衣服给我换上,又给我泡了一碗面,接着就跟我拉起了家常。他说:“你跑这么远回不了家,你孩子会不会想你?你说你年纪轻轻的信神干啥?听说你是带领,你把该说的都说出来,我保证放你回去跟家人团聚。”听到这番话我才明白,原来警察是变着法地想骗取我的信任,让我说出教会的信息,我说:“我知道的都已经说完了,其他的不知道。”他突然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恶狠狠地说:“别以为不说就拿你没办法,这次是中央下令,对你们信全能神的人要彻底铲除,连根拔掉,再执迷不悟就给你判刑。”说完就走了。这时,姓吴的警察说:“你还是识相点,把你该说的都说出来,省得受皮肉之苦。”我心想:“警察得不到他们想要的信息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万一我受不了酷刑再当了犹大,那可是背叛神啊,与其这样,不如我自行了断。”我有了自杀的念头。这时,我意识到自己情形不对了,就默默地向神祷告:“神哪!我肉体软弱,想以死来逃避眼前的环境,我太懦弱,身量太小,愿你开启引导我,加给我信心、力量,能为你站住见证。”祷告后,我突然想到,我的MP5播放器里不是有神的话吗?我就对年轻的警察说:“把我的MP5给我,那里有一些我要告诉你们的东西。”他以为我要交代,就递给了我。打开MP5播放器,我看到了一段神的话:“神所说的得胜者是在撒但的权势之下、撒但的围攻之下,就是在黑暗势力里人还能站住见证,还能持守原有的信心,持守对神的忠心,不管怎么样你还能持守在神面前贞洁的心,持守你对神真实的爱,这样在神面前就站住见证了,这就是神所说的得胜者了。《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当持守住你对神的忠心》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神的心意,在逼迫患难中神要的是我的信心、忠心,要的是在撒但的围攻之下我能为神作得胜的见证。恶警这样折磨我,就是为了逼我背叛神,我要是寻了短见就失去了见证,正好中了撒但的诡计,辜负了神在我身上付的心血代价,那就太伤神心了。我不能死,我得坚强地活着,得站住见证满足神。想到这儿,我心中有了一股力量,激动地跪在地上向神献上感谢的祷告。那个年轻的警察惊讶地说:“你胆子不小呀,在这儿还敢跪下祷告!”我没搭理他。祷告完,他问我:“是不是想好了?想好了就说吧。”我坚定地说:“该说的我都说完了,别的没什么可说的。”姓吴的警察气得脸都青了,拿起手铐就把我的一只手铐到了窗户的钢管上。年轻的警察说:“祷告的力量可真厉害,这一祷告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什么都不怕,什么都不说。”我听后从心里感谢神,更有信心站住见证了。

第二天早上,警察见我软硬不吃,就说:“从今天开始,天天把你的手铐在窗户上,不让你吃饭、喝水、睡觉,看你能坚持几天。”我在心里默默地向神祷告:“神哪,我相信生死都在你的手中,愿你保守我,就是死,我也要为你站住见证!”之后,警察轮流看管我,见我瞌睡了就大声把我喊醒。到了第三天,马路对面有一个男人发现我被铐在窗户上,就冲我喊:“你是不是被坏人绑架了?要是的话,你冲我摆摆手,我帮你打110报警。”我心想:“我就是被警察关在这儿的,你以为警察是为老百姓办好事的?共产党的警察那就是一伙人面兽心的魔鬼。”几天后,楼下越来越多的人发现我被铐在窗户上,指指点点,议论纷纷,警察就把我转移到了对面房间。

3月20日左右的一天晚上,我被带到了专案组办公室。两个警察给我洗脑到凌晨四点多,一个姓刘的警察对我说:“全能神教会现在发展到几百万人了,这直接危害到了共产党的利益,再不镇压谁还听共产党的?习主席亲自下令,对‘东方闪电’要彻底铲除,抓住信全能神的人先是进行思想教育,让他放弃信仰接受党的教育、领导,要是不听,就判刑坐牢,打死白死。”他还说,“现在全省、全国对全能神教会是大力抓捕,要连根拔除,你还想继续信全能神,那是门儿都没有!”我说:“我们信神就是聚会、读神的话,追求性情变化做诚实人,走的是人生正道,怎么还危害到共产党的利益呢?你要是不信,看看全能神的话就知道了。你们收缴了那么多全能神的话,你拿一本看看。”另一个警察大声地说:“你别跟我们说信神的事,我们不信这一套,我们只信共产党,信我们的习主席。”接着又威胁我说,“你好好想一想,把该交代的都交代出来,我保证不判你刑,马上送你回去。要是还想不通,就把你送到精神病院,让大夫每天给你打一针,让你精神失常,跟各种各样的精神病人生活在一起,到时候他们天天打你骂你,看你能坚持几天。”我听后心里很害怕,要是真把我送进精神病院,天天跟一群精神病人生活在一起,就是正常人也得变成疯子。警察见我还是不吭声,又威胁我说:“你回去好好想一想,把该交代的都写下来,就按我们掌握的这些证据,最少判你三到七年。”

回到住处,想着警察的话,我根本睡不着。想到精神病人围着我乱追乱打,还有我变成精神病人赤身露体满街跑的画面,我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忽”地一下坐了起来。我哭着向神祷告:“神哪!我真的害怕自己变成疯子,愿你帮助我、带领我,让我的心能够平静下来,不管临到什么样的环境,我都不愿背叛你。”祷告后,我想到了一段神的话:“当人把命都豁出来之时,那么一切都不在话下了,谁也不能将其难倒了,什么能比‘命’更重要呢?所以撒但在人身上无法再作什么,撒但拿人也没办法。《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神向全宇的说话”的奥秘揭示・第三十六篇》揣摩着神的话,我的心慢慢地平静了下来。如果我把命豁出来,还有什么苦受不了呢?我的生死都在神的手中,没有神的许可,我也不会变成精神病。天亮后,我拿出纸和笔,写下了八个字:高墙深院,牢底坐穿。警察看了,脸色都变了,气得干瞪着眼,摔门走了。

一个多月后,我被押送到了看守所。因着审讯始终没有结果,他们判我监视居住六个月,还警告我说:“你现在是犯罪嫌疑人,到哪儿都没有自由,要是再信神,抓住就给你判刑。”之后,警察不定时往我家打电话,宗教局的人还上我家盘问我信神的情况,我不敢接触弟兄姊妹,也过不了教会生活。因为遭受警察的酷刑折磨,我的双手手指不能弯,手腕疼得动也不敢动,连拿梳子的劲都没有,直到现在两只手腕还使不上劲。

经历了共产党的抓捕迫害和酷刑折磨,我看透了它凶残邪恶、逆天而行的反动实质,也看清了它就是抵挡神、残害人的撒但恶魔,同时也认识到了神的全能智慧,感受到了神对我的保守看顾。是神的话带领我一步步得胜撒但,站住了见证,感谢神!

上一篇: 43 在一件小事上学到的功课

下一篇: 45 走出疯人院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