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经典话语 《揭示神作工与人作工区别的话语》 选段327-328

327 神的作工毕竟不同于人的作工,更何况神的发表与人的表达又怎么能相同呢?神有神特定的性情,人有人该尽的本分,神的性情发表在他的作工中,而人的本分体现在人的经历中,而且表现在人的追求中。所以,是神的发表还是人的表达借着作工就可知道,并不需要神自己表白或是人来竭力地见证,更不需神自己来压制任何人,这都是自然流露的事,不是强求的事,也不是人可以插手的事。人的本分在人的经历中就可以知道,并不需要人去作额外的体验工作,人在尽本分的同时就可将人的实质都流露出来,神在作工的同时就可将原有的性情都发表出来。是人的作工就不可掩盖,若是神的作工那神的性情更是无人能掩盖的,而且更是人所不能控制的。是人,就不能说成是神,更不能将他的作工、说话看为是神圣的,或是看为不可更改的;是神,可说成是人,因他穿上了肉身,但并不能把他的作工定为是人的作工或是人的本分,更不能将神的发声与保罗的书信相提并论,或是将神的审判、刑罚与人的教训之语相提并论。所以说,是神的作工还是人的作工,这都是有原则区分的,都是按实质来划分的,并不是按作工范围的大小或是作工暂时的效率而言的。多数人都会在这方面犯原则的错误,因为人看的是外皮,是人所能达到的,而神看的是实质,是人的肉眼所不能观察到的。你若把神的说话与作工看为是普通人的本分,而把人的大规模的作工看为是神所穿肉身的作工,并不是人所尽的本分,那你不就犯了原则上的错误了吗?人写的书信与传记是随便可以做到的,不过是在圣灵作工的基础上,而神的发声与作工却不是人随便就可以做到的,不是人的智慧与人的思维所能达到的,更不是人探索之后就可解释透的。你们对这些原则性的事若没有一点反应,那就证明你们的信并不是很真很细的,只能说你们的信充满渺茫而且稀里糊涂没有原则,最起码的神与人这两个实质性的问题都不明白,这样的信不就是最没有知觉的信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对“十三封书信”持守什么态度》

328 你们得会区别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从人的作工上你能看见什么?人的作工中人经历的成分多,人发表的是人的所是,神自己作工也是发表自己的所是,但他的所是与人的所是并不一样。人的所是代表人的经历、人的身世(人一生当中有哪些经历或遭遇,或者有哪些处世哲学),在不同环境中生活的人发表的所是也不相同。你是否经历过社会的事,在你的家庭中你到底是怎么生活的、如何经历的,都能在你的发表中看出来,而神道成肉身的作工中你就看不出他到底有没有社会阅历。他对人的本质了如指掌,各类人的各类作法他都能揭示出来,对人的败坏性情、悖逆行为他更能揭示出来,不在世人中生活但却知凡人的本性与世人的所有败坏,这是他的所是。他虽未处世,但却晓得处世的条条框框,因他对人的本性都已测透。他能知道人眼看不见、耳听不见的灵的作工,或今天或以往的他都知晓,在这里包含着并非是处世哲学的智慧与人难测的奇妙,这是他的所是,向人公开又向人隐秘,他发表的并不是一个超凡的人的所是,而是灵原有的属性、原有的所是。他并非周游列国但却知天下事;接触的是一些无知识、无见识的“类人猿”,但却发表出高于知识、高于伟人的言论;生活在一群并没有人性,不懂人性常规、人性生活的痴呆麻木的人中间,却能要求人类活出正常人性,同时也揭示了人类卑鄙、低贱的人性。这都是他的所是,都是他高于任何一个属血气的人的所是。对于他来说,勿须多此一举经历复杂、繁琐而又肮脏的社会生活就足可作他该作的工作,足可将败坏人类的本质揭示得淋漓尽致。肮脏的社会生活并不能“造就”他的肉身,他作工、说话仅是揭示人的悖逆,并不是供应给人处世的经验、教训,他供应人生命勿须调查社会,也不须调查人的家庭。揭示审判人并非是他发表自己肉身的经历,而是他早知人的悖逆、恨恶人类的败坏之后才揭示人的不义,他作的工作都是在向人公开他的性情,发表他的所是,这工作只有他自己才能作到,并非是属血气的人能够达到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