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神话 - 认识神作工系列 选段156

涉及到异象的主要指神自己的作工,涉及到实行就是人该做的,这与神根本没有关系。神的工作神自己去完成,人的实行人自己去达到,该神自己作的不需人去作,该人实行的那就与神无关了。神作的工作那是他自己的职分,与人没有关系,这个工作不需人去作,而且人也作不了神要作的工作,需要人去实行的那人务必得达到,哪怕是献身,哪怕是交给撒但去站住见证,这都是人该达到的。神自己将他该作的工作全部作完,将人该做到的都指示给人,其余的工作就靠人去作了。神不作额外的工作,他只作分内的工作,只给人指路,只作开路的工作,并不作铺路的工作,这一点人都应明白。实行真理也就是指实行神的话,这都是人的本分,都是人该做的,这些与神根本没有关系。人若要求神也像人那样在真理上受苦或受熬炼,那就是人的悖逆了。神的工作是尽职分,人的本分是顺服神的一切带领,不得有任何反抗,人该达到的人自己理应去完成,不管神如何作工或神如何生活。对人提出要求的只有神自己,也就是只有神自己配对人提出要求,人不应有任何选择,只应完全顺服、实行,这是人所该具备的理智。神自己该作的工作都作完了就需人逐步经历了,若是到最终整个经营结束的时候人仍未做到神所要求的,那人就应受到惩罚了。人未满足神的要求那是人的悖逆,并非是神的工作未作透。凡不能实行神话的,凡不能满足神的要求的,凡不能尽到忠心、尽到本分的,都将被惩罚。现在要求你们做到的并非是额外的要求,而都是人的本分,是所有作为人的该做到的。若你们连你们的本分都尽不到或尽不好,那不是自找苦吃吗?不是找死吗?还求什么后路与前途呢?神的工作是为了人类,人的配合是为了神的经营,神将他该作的都作了之后就需人全力以赴地去实行了,需要人去配合了,人都应在神的工作之中尽上自己的全力,献上自己的忠心,不应观念重重、坐以待毙。神能为人献身,人为什么不能为神尽忠呢?神对人一心一意,为什么人不能有一点点配合呢?神为了人类作工,为什么人不能为了神的经营而尽点人的本分呢?工作都作到如此地步了而你们还视而不行、听而不动,这样的人不都是沉沦的对象吗?神为了人类已献出了全部,为什么人到了今天还不能老老实实地尽点人的本分呢?对神来说工作是第一,他的经营工作最重要,对人来说实行神的话、满足神的要求是第一,这些你们都应明白。对你们说的话已将你们的本质点到了骨髓里,工作已作到了前所未有的境地,许多人仍是不明白此道的真假,仍然在观望,不尽自己的本分,而是观察神的一言一行,注重神的吃穿,而且观念越来越重,这样的人不都是自寻烦恼的人吗?这样的人又怎么能是寻求神的人呢?又怎么能是存心顺服神的人呢?自己的忠心、自己的本分抛在脑后不管,而是关心神的“行踪”,这些人实在太可恶!人若将人该明白的都明白了,将人该实行的都实行了,那神必定会赐给人祝福的,因对人要求的都是人的本分,是人该做到的,若人不能将该明白的都能领受,也不能实行该实行的,那就要受到惩罚了。不与神配合的便是敌对的,不接受新作工的便是持抵挡态度的,尽管这样的人不做什么明显抵挡的事。凡是不实行神所要求的真理的人就都是有意抵挡、悖逆神话的人,哪怕这些人特别“关心”圣灵的作工。不听话顺服的人便是悖逆抵挡的,不尽本分的便是不与神配合的,不与神配合的便是不接受圣灵作工的。

——《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每日神话 - 三步作工系列 选段36

  国度时代一开始,神就开始释放话语,在以后这些话语逐步应验,那时也是人生命长成的时候了。神用话语来揭示人的败坏性情,这样更实际,更有必要,只用话语作也是为了成全人的信心,因为现在是话语时代,需要人的信心,需要人的心志与配合。末世神道成肉身的工作是用话语服事、供应人,道成肉身的神…

每日神话 - 末世审判系列 选段90

神道成肉身在最落后、最污秽的地方才能显明他的全部圣洁公义的性情。他的公义性情是借着什么显明出来的呢?就是借着审判人的罪,审判撒但,厌憎罪,恨恶悖逆抵挡他的仇敌。今天我所说的话就是为了审判人的罪,审判人的不义,咒诅人的悖逆,人的弯曲诡诈,人的言行举止,凡是不合神心意的东西都得经过审…

每日神话 - 揭示宗教观念系列 选段286

  你们想知道法利赛人抵挡耶稣的根源吗?你们想知道法利赛人的实质吗?他们对弥赛亚充满幻想,而且他们只相信弥赛亚会来却不追求生命真理,所以他们到今天还在等待弥赛亚,因为他们并不认识生命的道,也不知道什么是真理的道。你们说,他们这样的愚顽、这样的无知会得到神的赐福吗?他们能见到弥赛亚…

每日神话 - 神的性情与所有所是系列 选段249

  我的怜悯发表在爱我而舍己的人身上,而那些恶人所受的惩罚也正是我公义性情的证据,更是我烈怒的见证。当灾难降临之时,所有抵挡我的人都落在了饥荒、瘟疫之中哀哭,那些作恶多端曾经跟随我多年的也难逃罪责,他们同样地落在了千万年稀有罕见的灾难中惶惶不可终日,而那些跟随我忠心无二的人则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