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神话 《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选段127

人的肉体是受撒但败坏的,肉体被蒙蔽最深,肉体是受害至深的对象,神亲自在肉身作工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因为拯救的对象是属肉体的人,而且撒但也利用人的肉体来搅扰神的工作,与撒但的争战其实就是征服人的工作,而人同时又是被拯救的对象,这样道成肉身来作工就太有必要了。撒但败坏人的肉体,人也就成了撒但的化身,成了神打败的对象,这样,与撒但争战、拯救人类的工作都在地上,神务必得成为人与撒但争战,这是最现实的工作。他在肉身中作工其实也是在肉身中与撒但争战,在肉身中作工就是作他在灵界的工作,他将他在灵界的工作全部实化在了地上,征服的是悖逆他的人,打败的是与他敌对的撒但的化身(当然也是人),到最终蒙拯救的还是人,这样,他更有必要成为一个有受造之物外壳的人,以便能与撒但作实际的争战,征服悖逆他而且与他有相同外壳的人,拯救与他有相同外壳的受害于撒但的人。他的仇敌是人,征服的对象是人,拯救的对象也是受造的人,所以他务必得成为人,这样,他的工作就方便多了,既能打败撒但,也能征服人类,更能拯救人类。“肉身”虽然正常、实际,但并不是平凡的肉身,不是只有人性的肉身,而是有人性也有神性的肉身,这是他与人不同的地方,这是神的身份的标志。这样的肉身才能作他要作的工作,才能尽到肉身的神的职分,才能将他在人中间的工作完成得彻底,否则的话,他在人中间的工作将永远是一片空白,永远是一个漏洞,即使神能与撒但的灵争战而且得胜,但被败坏的人的旧性永远得不到解决,悖逆、抵挡他的人永远不能真实地服在他的权下,也就是他永远不能征服人类,永远不能得着全人类。地上的工作得不到解决,他的经营就不能结束,全人类就不能进入安息;神与所有受造之物不能进入安息,这样的经营工作将永远没有结果,神的荣耀也就随之消失了。虽然说他的肉身没有带着权柄,但是他所作的工作达到果效了,这是他工作的必然趋势,不管是带有权柄还是不带有权柄,只要是能作神自己工作的就是神自己,不管肉身多么正常、普通都能作他该作的工作,因为这个肉身是神并不仅仅是一个人。这个肉身之所以能作到人作不到的工作,就是因为他的内里实质并不同于任何一个人,他能拯救人是因为他的身份并不同于任何一个人。这个肉身之所以对人类太重要,是因为他是人,更是神,因为他能作一个平凡的肉身中的人作不了的工作,因为他能拯救与他一同生活在地上的败坏的人。同样是人,道成肉身的神对人类来说则比任何一个有价值的人更为重要,就是因为他能作神的灵作不了的工作,他比神的灵更能作神自己的见证,他比神的灵更能彻底得着人类,因此这个肉身虽普通正常,但说起他对人类的贡献、对人类生存的意义那就宝贝多了,这个肉身的实际价值与意义是任何一个人都不可估量的。肉身虽然不能直接毁灭撒但,但他能以作工的方式来征服人类、打败撒但,使撒但彻底服在他的权下。正因为神道成肉身,所以他能将撒但打败,也能拯救人类。他不直接毁灭撒但,而是道成肉身来作工征服撒但败坏的人类,这样能更好地在受造之物中间作他自己的见证,也能更好地拯救被败坏的人。神道成的肉身打败撒但比神的灵直接毁灭撒但更有见证,更有说服力。肉身中的神更有利于人对造物主的认识,更能在受造之物中作他的见证。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每日神话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二十六篇》 选段63

  在国度之中,万物都开始复苏了,都开始焕发生机了,因着在地之态的变动,所以地与地之界也开始挪移,我曾预言过,当地与地分割之时,地与地相合之时,是我将列国砸得粉碎之时,在此之时,我要将万物都更新变化,将全宇重新划分,从而整顿全宇,改变旧貌,更换新貌,这是我的计划,是我的作为。当列…

每日神话 《彼得的经历——对刑罚、审判的认识》 选段346

  这么多的工作、这么多的话在你身上没达到果效,到扩展工作时你尽不上本分就蒙羞加惭愧了,那时你就觉得自己亏欠神太多,对神认识得太肤浅。现在是作工期间你不追求认识,以后再追求就晚了,最终你谈不出认识来,腹中空空,什么也没有,你拿什么向神交账?还有脸见神吗?现在就应努力追求,最终能达…

每日神话 《实行 七》 选段442

  见证神主要谈你对神作工的认识,谈他怎么征服人,怎么拯救人,怎么变化人,怎么带领人进入真理实际,达到被他征服、被他成全、被他拯救,作见证就是谈他的作工和你的所有经历,他作的工作才能代表他,他的作工才能将他全部公开显明出来,他的作工为他作见证。他作工、发声直接代表灵,他作的工是灵…

每日神话 《你当寻求与基督相合之道》 选段280

  我在人间作了许多工作,在作工期间我也发表了许多言语,这些言语都是让人蒙拯救的言语,都是使人达到与我相合而发表出来的言语。但我在地上得到的与我相合的人并不多,所以我说人都并不宝爱我的言语,因为人都不是与我相合的。这样,我所作的工就不仅仅是为了让人能敬拜我,更主要的是让人能与我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