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各类书籍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约 伯 记(全 篇)

约 伯 记(全 篇)

撒但首次试探约伯

乌斯地有一个人名叫约伯;那人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他生了七个儿子,三个女儿。他的家产有七千羊,三千骆驼,五百对牛,五百母驴,并有许多仆婢。这人在东方人中就为至大。他的儿子按着日子各在自己家里设摆筵宴,就打发人去,请了他们的三个姊妹来,与他们一同吃喝。筵宴的日子过了,约伯打发人去叫他们自洁。他清早起来,按着他们众人的数目献燔祭;因为他说:恐怕我儿子犯了罪,心中弃掉神。约伯常常这样行。

有一天,神的众子来侍立在耶和华面前,撒但也来在其中。耶和华问撒但说:你从哪里来?撒但回答说:我从地上走来走去,往返而来。耶和华问撒但说:你曾用心察看我的仆人约伯没有?地上再没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撒但回答耶和华说:约伯敬畏神,岂是无故呢?你岂不是四面圈上篱笆围护他和他的家,并他一切所有的吗?他手所做的都蒙你赐福;他的家产也在地上增多。你且伸手毁他一切所有的;他必当面弃掉你。耶和华对撒但说:凡他所有的都在你手中;只是不可伸手加害于他。于是撒但从耶和华面前退去。

牲畜被掳,儿女遭灾

有一天,约伯的儿女正在他们长兄的家里吃饭喝酒,有报信的来见约伯,说:牛正耕地,驴在旁边吃草,示巴人忽然闯来,把牲畜掳去,并用刀杀了仆人;惟有我一人逃脱,来报信给你。他还说话的时候,又有人来说:神从天上降下火来,将群羊和仆人都烧灭了;惟有我一人逃脱,来报信给你。他还说话的时候,又有人来说:迦勒底人分作三队忽然闯来,把骆驼掳去,并用刀杀了仆人;惟有我一人逃脱,来报信给你。他还说话的时候,又有人来说:你的儿女正在他们长兄的家里吃饭喝酒,不料,有狂风从旷野刮来,击打房屋的四角,房屋倒塌在少年人身上,他们就都死了;惟有我一人逃脱,来报信给你。

约伯便起来,撕裂外袍,剃了头,伏在地上下拜,说:我赤身出于母胎,也必赤身归回;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在这一切的事上约伯并不犯罪,也没有归咎于神(或作:也不妄评神)。

撒但再次试探约伯

又有一天,神的众子来侍立在耶和华面前,撒但也来在其中。耶和华问撒但说:你从哪里来?撒但回答说:我从地上走来走去,往返而来。耶和华问撒但说:你曾用心察看我的仆人约伯没有?地上再没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你虽激动我攻击他,无故地毁灭他,他仍然持守他的纯正。撒但回答耶和华说:人以皮代皮,情愿舍去一切所有的,保全性命。你且伸手伤他的骨头和他的肉,他必当面弃掉你。耶和华对撒但说:他在你手中,只要存留他的性命。

于是撒但从耶和华面前退去,击打约伯,使他从脚掌到头顶长毒疮。约伯就坐在炉灰中,拿瓦片刮身体。他的妻子对他说:你仍然持守你的纯正吗?你弃掉神,死了吧!约伯却对她说:你说话像愚顽的妇人一样。嗳!难道我们从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在这一切的事上约伯并不以口犯罪。

三友的慰问

约伯的三个朋友——提幔人以利法、书亚人比勒达、拿玛人琐法——听说有这一切的灾祸临到他身上,各人就从本处约会同来,为他悲伤,安慰他。他们从远处举目观看,认不出他来,就放声大哭。各人撕裂外袍,把尘土向天扬起来,落在自己的头上。他们就同他七天七夜坐在地上,一个人也不向他说句话,因为他极其痛苦。

约伯咒诅自己的生日

此后,约伯开口咒诅自己的生日,说:

愿我生的那日和说怀了男胎的那夜都灭没。

愿那日变为黑暗;愿神不从上面寻找他;愿亮光不照于其上。

愿黑暗和死荫索取那日;愿密云停在其上;愿日蚀恐吓他。

愿那夜被幽暗夺取,不在年中的日子同乐,也不入月中的数目。

愿那夜没有生育,其间也没有欢乐的声音。

愿那咒诅日子且能惹动鳄鱼的咒诅那夜。

愿那夜黎明的星宿变为黑暗,盼亮却不亮,也不见早晨的光线(原文是眼皮);

因没有把怀我胎的门关闭,也没有将患难对我的眼隐藏。

我为何不出母胎而死?为何不出母腹绝气?

为何有膝接收我?为何有奶哺养我?

不然,我就早已躺卧安睡,

和地上为自己重造荒邱的君王、谋士,

或与有金子、将银子装满了房屋的王子一同安息;

或像隐而未现、不到期而落的胎,归于无有,如同未见光的婴孩。

在那里恶人止息搅扰,困乏人得享安息,

被囚的人同得安逸,不听见督工的声音。

大小都在那里;奴仆脱离主人的辖制。

受患难的人为何有光赐给他呢?心中愁苦的人为何有生命赐给他呢?

他们切望死,却不得死;求死,胜于求隐藏的珍宝。

他们寻见坟墓就快乐,极其欢喜。

人的道路既然遮隐,神又把他四面围困,为何有光赐给他呢?

我未曾吃饭就发出叹息;我唉哼的声音涌出如水。

因我所恐惧的临到我身,我所惧怕的迎我而来。

我不得安逸,不得平静,也不得安息,却有患难来到。

三友和约伯的第一次对话

提幔人以利法回答说:

人若想与你说话,你就厌烦吗?但谁能忍住不说呢?

你素来教导许多的人,又坚固软弱的手。

你的言语曾扶助那将要跌倒的人;你又使软弱的膝稳固。

但现在祸患临到你,你就昏迷,挨近你,你便惊惶。

你的倚靠不是在你敬畏神吗?你的盼望不是在你行事纯正吗?

请你追想:无辜的人有谁灭亡?正直的人在何处剪除?

按我所见,耕罪孽、种毒害的人都照样收割。

神一出气,他们就灭亡;神一发怒,他们就消没。

狮子的吼叫和猛狮的声音尽都止息;少壮狮子的牙齿也都敲掉。

老狮子因绝食而死;母狮之子也都离散。

我暗暗地得了默示;我耳朵也听其细微的声音。

在思念夜中、异象之间,世人沉睡的时候,

恐惧、战兢临到我身,使我百骨打战。

有灵从我面前经过,我身上的毫毛直立。

那灵停住,我却不能辨其形状;有影像在我眼前。我在静默中听见有声音说:

必死的人岂能比神公义吗?人岂能比造他的主洁净吗?

主不信靠他的臣仆,并且指他的使者为愚昧;

何况那住在土房、根基在尘土里、被蠹虫所毁坏的人呢?

早晚之间,就被毁灭,永归无有,无人理会。

他帐棚的绳索岂不从中抽出来呢?他死,且是无智慧而死。

你且呼求,有谁答应你?诸圣者之中,你转向哪一位呢?

忿怒害死愚妄人;嫉妒杀死痴迷人。

我曾见愚妄人扎下根,但我忽然咒诅他的住处。

他的儿女远离稳妥的地步,在城门口被压,并无人搭救。

他的庄稼有饥饿的人吃尽了,就是在荆棘里的也抢去了;他的财宝有网罗张口吞灭了。

祸患原不是从土中出来;患难也不是从地里发生。

人生在世必遇患难,如同火星飞腾。

至于我,我必仰望神,把我的事情托付他。

他行大事不可测度,行奇事不可胜数:

降雨在地上,赐水于田里;

将卑微的安置在高处,将哀痛的举到稳妥之地;

破坏狡猾人的计谋,使他们所谋的不得成就。

他叫有智慧的中了自己的诡计,使狡诈人的计谋速速灭亡。

他们白昼遇见黑暗,午间摸索如在夜间。

神拯救穷乏人脱离他们口中的刀和强暴人的手。

这样,贫寒的人有指望,罪孽之辈必塞口无言。

神所惩治的人是有福的!所以你不可轻看全能者的管教。

因为他打破,又缠裹;他击伤,用手医治。

你六次遭难,他必救你;就是七次,灾祸也无法害你。

在饥荒中,他必救你脱离死亡;在争战中,他必救你脱离刀剑的权力。

你必被隐藏,不受口舌之害;灾殃临到,你也不惧怕。

你遇见灾害饥馑,就必嬉笑;地上的野兽,你也不惧怕。

因为你必与田间的石头立约;田里的野兽也必与你和好。

你必知道你帐棚平安,要查看你的羊圈,一无所失;

也必知道你的后裔将来发达,你的子孙像地上的青草。

你必寿高年迈才归坟墓,好像禾捆到时收藏。

这理,我们已经考察,本是如此。你须要听,要知道是与自己有益。

约伯回答说:

惟愿我的烦恼称一称,我一切的灾害放在天平里;

现今都比海沙更重,所以我的言语急躁。

因全能者的箭射入我身;其毒,我的灵喝尽了;神的惊吓摆阵攻击我。

野驴有草岂能叫唤?牛有料岂能吼叫?

物淡而无盐岂可吃吗?蛋青有什么滋味呢?

看为可厌的食物,我心不肯挨近。

惟愿我得着所求的,愿神赐我所切望的!

就是愿神把我压碎,伸手将我剪除。

我因没有违弃那圣者的言语,就仍以此为安慰,在不止息的痛苦中还可踊跃。

我有什么气力使我等候?我有什么结局使我忍耐?

我的气力岂是石头的气力?我的肉身岂是铜的呢?

在我岂不是毫无帮助吗?智慧岂不是从我心中赶出净尽吗?

那将要灰心、离弃全能者、不敬畏神的人,他的朋友当以慈爱待他。

我的弟兄诡诈,好像溪水,又像溪水流干的河道。

这河因结冰发黑,有雪藏在其中;

天气渐暖就随时消化,日头炎热便从原处干涸。

结伴的客旅离弃大道,顺河偏行,到荒野之地死亡。

提玛结伴的客旅瞻望;示巴同伙的人等候。

他们因失了盼望就抱愧,来到那里便蒙羞。

现在你们正是这样,看见惊吓的事便惧怕。

我岂说:请你们供给我,从你们的财物中送礼物给我?

岂说:拯救我脱离敌人的手吗?救赎我脱离强暴人的手吗?

请你们教导我,我便不作声;使我明白在何事上有错。

正直的言语力量何其大!但你们责备是责备什么呢?

绝望人的讲论既然如风,你们还想要驳正言语吗?

你们想为孤儿拈阄,以朋友当货物。

现在请你们看看我,我决不当面说谎。

请你们转意,不要不公;请再转意,我的事有理。

我的舌上岂有不义吗?我的口里岂不辨奸恶吗?

人在世上岂无争战吗?他的日子不像雇工人的日子吗?

像奴仆切慕黑影,像雇工人盼望工价;

我也照样经过困苦的日月,夜间的疲乏为我而定。

我躺卧的时候便说:我何时起来,黑夜就过去呢?我尽是反来覆去,直到天亮。

我的肉体以虫子和尘土为衣;我的皮肤才收了口又重新破裂。

我的日子比梭更快,都消耗在无指望之中。

求你想念,我的生命不过是一口气;我的眼睛必不再见福乐。

观看我的人,他的眼必不再见我;你的眼目要看我,我却不在了。

云彩消散而过;照样,人下阴间也不再上来。

他不再回自己的家;故土也不再认识他。

我不禁止我口;我灵愁苦,要发出言语;我心苦恼,要吐露哀情。

我对神说:我岂是洋海,岂是大鱼,你竟防守我呢?

若说:我的床必安慰我,我的榻必解释我的苦情,

你就用梦惊骇我,用异象恐吓我,

甚至我宁肯噎死,宁肯死亡,胜似留我这一身的骨头。

我厌弃性命,不愿永活。你任凭我吧,因我的日子都是虚空。

人算什么,你竟看他为大,将他放在心上?

每早鉴察他,时刻试验他?

你到何时才转眼不看我,才任凭我咽下唾沫呢?

鉴察人的主啊,我若有罪,于你何妨?为何以我当你的箭靶子,使我厌弃自己的性命?

为何不赦免我的过犯,除掉我的罪孽?我现今要躺卧在尘土中;你要殷勤地寻找我,我却不在了。

书亚人比勒达回答说:

这些话你要说到几时?口中的言语如狂风要到几时呢?

神岂能偏离公平?全能者岂能偏离公义?

或者你的儿女得罪了他;他使他们受报应。

你若殷勤地寻求神,向全能者恳求;

你若清洁正直,他必定为你起来,使你公义的居所兴旺。

你起初虽然微小,终久必甚发达。

请你考问前代,追念他们的列祖所查究的。

我们不过从昨日才有,一无所知;我们在世的日子好像影儿。

他们岂不指教你,告诉你,从心里发出言语来呢?

蒲草没有泥岂能发长?芦荻没有水岂能生发?

尚青的时候,还没有割下,比百样的草先枯槁。

凡忘记神的人,景况也是这样;不虔敬人的指望要灭没。

他所仰赖的必折断;他所倚靠的是蜘蛛网。

他要倚靠房屋,房屋却站立不住;他要抓住房屋,房屋却不能存留。

他在日光之下发青,蔓子爬满了园子;

他的根盘绕石堆,扎入石地。

他若从本地被拔出,那地就不认识他,说:我没有见过你。

看哪,这就是他道中之乐;以后必另有人从地而生。

神必不丢弃完全人,也不扶助邪恶人。

他还要以喜笑充满你的口,以欢呼充满你的嘴。

恨恶你的要披戴惭愧;恶人的帐棚必归于无有。

约伯回答说:

我真知道是这样;但人在神面前怎能成为义呢?

若愿意与他争辩,千中之一也不能回答。

他心里有智慧,且大有能力。谁向神刚硬而得亨通呢?

他发怒,把山翻倒挪移,山并不知觉。

他使地震动,离其本位,地的柱子就摇撼。

他吩咐日头不出来,就不出来,又封闭众星。

他独自铺张苍天,步行在海浪之上。

他造北斗、参星、昴星,并南方的密宫;

他行大事,不可测度,行奇事,不可胜数。

他从我旁边经过,我却不看见;他在我面前行走,我倒不知觉。

他夺取,谁能阻挡?谁敢问他:你做什么?

神必不收回他的怒气;扶助拉哈伯的,屈身在他以下。

既是这样,我怎敢回答他,怎敢选择言语与他辩论呢?

我虽有义,也不回答他,只要向那审判我的恳求。

我若呼吁,他应允我;我仍不信他真听我的声音。

他用暴风折断我,无故地加增我的损伤。

我就是喘一口气,他都不容,倒使我满心苦恼。

若论力量,他真有能力!若论审判,他说谁能将我传来呢?

我虽有义,自己的口要定我为有罪;我虽完全,我口必显我为弯曲。

我本完全,不顾自己;我厌恶我的性命。

善恶无分,都是一样;所以我说,完全人和恶人,他都灭绝。

若忽然遭杀害之祸,他必戏笑无辜的人遇难。

世界交在恶人手中;蒙蔽世界审判官的脸,若不是他,是谁呢?

我的日子比跑信的更快,急速过去,不见福乐。

我的日子过去如快船,如急落抓食的鹰。

我若说:我要忘记我的哀情,除去我的愁容,心中畅快;

我因愁苦而惧怕,知道你必不以我为无辜。

我必被你定为有罪,我何必徒然劳苦呢?

我若用雪水洗身,用硷洁净我的手,

你还要扔我在坑里,我的衣服都憎恶我。

他本不像我是人,使我可以回答他,又使我们可以同听审判。

我们中间没有听讼的人可以向我们两造按手。

愿他把杖离开我,不使惊惶威吓我。

我就说话,也不惧怕他,现在我却不是那样。

我厌烦我的性命,必由着自己述说我的哀情;因心里苦恼,我要说话,

对神说:不要定我有罪,要指示我,你为何与我争辩?

你手所造的,你又欺压,又藐视,却光照恶人的计谋。这事你以为美吗?

你的眼岂是肉眼?你查看岂像人查看吗?

你的日子岂像人的日子,你的年岁岂像人的年岁,

就追问我的罪孽,寻察我的罪过吗?

其实,你知道我没有罪恶,并没有能救我脱离你手的。

你的手创造我,造就我的四肢百体,你还要毁灭我。

求你记念——制造我如抟泥一般,你还要使我归于尘土吗?

你不是倒出我来好像奶,使我凝结如同奶饼吗?

你以皮和肉为衣给我穿上,用骨与筋把我全体联络。

你将生命和慈爱赐给我;你也眷顾保全我的心灵。

然而,你待我的这些事早已藏在你心里;我知道你久有此意。

我若犯罪,你就察看我,并不赦免我的罪孽。

我若行恶,便有了祸;我若为义,也不敢抬头,正是满心羞愧,眼见我的苦情。

我若昂首自得,你就追捕我如狮子,又在我身上显出奇能。

你重立见证攻击我,向我加增恼怒,如军兵更换着攻击我。

你为何使我出母胎呢?不如我当时气绝,无人得见我;

这样,就如没有我一般,一出母胎就被送入坟墓。

我的日子不是甚少吗?求你停手宽容我,叫我在往而不返之先——就是往黑暗和死荫之地以先——可以稍得畅快。

那地甚是幽暗,是死荫混沌之地;那里的光好像幽暗。

拿玛人琐法回答说:

这许多的言语岂不该回答吗?多嘴多舌的人岂可称为义吗?

你夸大的话岂能使人不作声吗?你戏笑的时候岂没有人叫你害羞吗?

你说:我的道理纯全;我在你眼前洁净。

惟愿神说话;愿他开口攻击你,

并将智慧的奥秘指示你;他有诸般的智识。所以当知道神追讨你比你罪孽该得的还少。

你考察就能测透神吗?你岂能尽情测透全能者吗?

他的智慧高于天,你还能做什么?深于阴间,你还能知道什么?

其量比地长,比海宽。

他若经过,将人拘禁,招人受审,谁能阻挡他呢?

他本知道虚妄的人;人的罪孽,他虽不留意,还是无所不见。

空虚的人却毫无知识;人生在世好像野驴的驹子。

你若将心安正,又向主举手;

你手里若有罪孽,就当远远地除掉,也不容非义住在你帐棚之中。

那时,你必仰起脸来毫无斑点;你也必坚固,无所惧怕。

你必忘记你的苦楚,就是想起也如流过去的水一样。

你在世的日子要比正午更明,虽有黑暗仍像早晨。

你因有指望就必稳固,也必四围巡查,坦然安息。

你躺卧,无人惊吓,且有许多人向你求恩。

但恶人的眼目必要失明。他们无路可逃;他们的指望就是气绝。

约伯回答说:

你们真是子民哪,你们死亡,智慧也就灭没了。

但我也有聪明,与你们一样,并非不及你们。你们所说的,谁不知道呢?

我这求告神、蒙他应允的人竟成了朋友所讥笑的;公义完全人竟受了人的讥笑。

安逸的人心里藐视灾祸;这灾祸常常等待滑脚的人。

强盗的帐棚兴旺,惹神的人稳固,神多将财物送到他们手中。

你且问走兽,走兽必指教你;又问空中的飞鸟,飞鸟必告诉你;

或与地说话,地必指教你;海中的鱼也必向你说明。

看这一切,谁不知道是耶和华的手做成的呢?

凡活物的生命和人类的气息都在他手中。

耳朵岂不试验言语,正如上膛尝食物吗?

年老的有智慧;寿高的有知识。

在神有智慧和能力;他有谋略和知识。

他拆毁的,就不能再建造;他捆住人,便不得开释。

他把水留住,水便枯干;他再发出水来,水就翻地。

在他有能力和智慧,被诱惑的与诱惑人的都是属他。

他把谋士剥衣掳去,又使审判官变成愚人。

他放松君王的绑,又用带子捆他们的腰。

他把祭司剥衣掳去,又使有能的人倾败。

他废去忠信人的讲论,又夺去老人的聪明。

他使君王蒙羞被辱,放松有力之人的腰带。

他将深奥的事从黑暗中彰显,使死荫显为光明。

他使邦国兴旺而又毁灭;他使邦国开广而又掳去。

他将地上民中首领的聪明夺去,使他们在荒废无路之地漂流;

他们无光,在黑暗中摸索,又使他们东倒西歪,像醉酒的人一样。

这一切,我眼都见过,我耳都听过,而且明白。

你们所知道的,我也知道,并非不及你们。

我真要对全能者说话;我愿与神理论。

你们是编造谎言的,都是无用的医生。

惟愿你们全然不作声;这就算为你们的智慧!

请你们听我的辩论,留心听我口中的分诉。

你们要为神说不义的话吗?为他说诡诈的言语吗?

你们要为神徇情吗?要为他争论吗?

他查出你们来,这岂是好吗?人欺哄人,你们也要照样欺哄他吗?

你们若暗中徇情,他必要责备你们。

他的尊荣岂不叫你们惧怕吗?他的惊吓岂不临到你们吗?

你们以为可记念的箴言是炉灰的箴言;你们以为可靠的坚垒是淤泥的坚垒。

你们不要作声,任凭我吧!让我说话,无论如何我都承当。

我何必把我的肉挂在牙上,将我的命放在手中。

他必杀我;我虽无指望,然而我在他面前还要辩明我所行的。

这要成为我的拯救,因为不虔诚的人不得到他面前。

你们要细听我的言语,使我所辩论的入你们的耳中。

我已陈明我的案,知道自己有义。

有谁与我争论,我就情愿缄默不言,气绝而亡。

惟有两件不要向我施行,我就不躲开你的面:

就是把你的手缩回,远离我身;又不使你的惊惶威吓我。

这样,你呼叫,我就回答;或是让我说话,你回答我。

我的罪孽和罪过有多少呢?求你叫我知道我的过犯与罪愆。

你为何掩面、拿我当仇敌呢?

你要惊动被风吹的叶子吗?要追赶枯干的碎秸吗?

你按罪状刑罚我,又使我担当幼年的罪孽;

也把我的脚上了木狗,并窥察我一切的道路,为我的脚掌划定界限。

我已经像灭绝的烂物,像虫蛀的衣裳。

人为妇人所生,日子短少,多有患难;

出来如花,又被割下,飞去如影,不能存留。

这样的人你岂睁眼看他吗?又叫我来受审吗?

谁能使洁净之物出于污秽之中呢?无论谁也不能!

人的日子既然限定,他的月数在你那里,你也派定他的界限,使他不能越过,

便求你转眼不看他,使他得歇息,直等他像雇工人完毕他的日子。

树若被砍下,还可指望发芽,嫩枝生长不息;

其根虽然衰老在地里,干也死在土中,

及至得了水气,还要发芽,又长枝条,像新栽的树一样。

但人死亡而消灭;他气绝,竟在何处呢?

海中的水绝尽,江河消散干涸。

人也是如此,躺下不再起来,等到天没有了,仍不得复醒,也不得从睡中唤醒。

惟愿你把我藏在阴间,存于隐秘处,等你的忿怒过去;愿你为我定了日期,记念我。

人若死了岂能再活呢?我只要在我一切争战的日子,等我被释放(或作:改变)的时候来到。

你呼叫,我便回答;你手所作的,你必羡慕。

但如今你数点我的脚步,岂不窥察我的罪过吗?

我的过犯被你封在囊中,也缝严了我的罪孽。

山崩变为无有;磐石挪开原处。

水流消磨石头,所流溢的洗去地上的尘土;你也照样灭绝人的指望。

你攻击人常常得胜,使他去世;你改变他的容貌,叫他往而不回。

他儿子得尊荣,他也不知道,降为卑,他也不觉得。

但知身上疼痛,心中悲哀。

三友和约伯的第二次对话

提幔人以利法回答说:

智慧人岂可用虚空的知识回答,用东风充满肚腹呢?

他岂可用无益的话和无济于事的言语理论呢?

你是废弃敬畏的意,在神面前阻止敬虔的心。

你的罪孽指教你的口;你选用诡诈人的舌头。

你自己的口定你有罪,并非是我;你自己的嘴见证你的不是。

你岂是头一个被生的人吗?你受造在诸山之先吗?

你曾听见神的密旨吗?你还将智慧独自得尽吗?

你知道什么是我们不知道的呢?你明白什么是我们不明白的呢?

我们这里有白发的和年纪老迈的,比你父亲还老。

神用温和的话安慰你,你以为太小吗?

你的心为何将你逼去?你的眼为何冒出火星,

使你的灵反对神,也任你的口发这言语?

人是什么,竟算为洁净呢?妇人所生的是什么,竟算为义呢?

神不信靠他的众圣者;在他眼前,天也不洁净,

何况那污秽可憎、喝罪孽如水的世人呢!

我指示你,你要听;我要述说所看见的,

就是智慧人从列祖所受,传说而不隐瞒的。

(这地惟独赐给他们,并没有外人从他们中间经过。)

恶人一生之日劬劳痛苦;强暴人一生的年数也是如此。

惊吓的声音常在他耳中;在平安时,抢夺的必临到他那里。

他不信自己能从黑暗中转回;他被刀剑等候。

他漂流在外求食,说:哪里有食物呢?他知道黑暗的日子在他手边预备好了。

急难困苦叫他害怕,而且胜了他,好像君王预备上阵一样。

他伸手攻击神,以骄傲攻击全能者,

挺着颈项,用盾牌的厚凸面向全能者直闯;

是因他的脸蒙上脂油,腰积成肥肉。

他曾住在荒凉城邑,无人居住、将成乱堆的房屋。

他不得富足,财物不得常存,产业在地上也不加增。

他不得出离黑暗。火焰要将他的枝子烧干;因神口中的气,他要灭亡(原文是走去)。

他不用倚靠虚假欺哄自己,因虚假必成为他的报应。

他的日期未到之先,这事必成就;他的枝子不得青绿。

他必像葡萄树的葡萄,未熟而落;又像橄榄树的花,一开而谢。

原来不敬虔之辈必无生育;受贿赂之人的帐棚必被火烧。

他们所怀的是毒害,所生的是罪孽;心里所预备的是诡诈。

约伯回答说:

这样的话我听了许多;你们安慰人,反叫人愁烦。

虚空的言语有穷尽吗?有什么话惹动你回答呢?

我也能说你们那样的话;你们若处在我的境遇,我也会联络言语攻击你们,又能向你们摇头。

但我必用口坚固你们,用嘴消解你们的忧愁。

我虽说话,忧愁仍不得消解;我虽停住不说,忧愁就离开我吗?

但现在神使我困倦,使亲友远离我,

又抓住我,作见证攻击我;我身体的枯瘦也当面见证我的不是。

主发怒撕裂我,逼迫我,向我切齿;我的敌人怒目看我。

他们向我开口,打我的脸羞辱我,聚会攻击我。

神把我交给不敬虔的人,把我扔到恶人的手中。

我素来安逸,他折断我,掐住我的颈项,把我摔碎,又立我为他的箭靶子。

他的弓箭手四面围绕我;他破裂我的肺腑,并不留情,把我的胆倾倒在地上,将我破裂又破裂,如同勇士向我直闯。

我缝麻布在我皮肤上,把我的角放在尘土中。

我的脸因哭泣发紫,在我的眼皮上有死荫。

我的手中却无强暴;我的祈祷也是清洁。

地啊,不要遮盖我的血!不要阻挡我的哀求!

现今,在天有我的见证,在上有我的中保。

我的朋友讥诮我,我却向神眼泪汪汪。

愿人得与神辩白,如同人与朋友辩白一样;

因为再过几年,我必走那往而不返之路。

我的心灵消耗,我的日子灭尽;坟墓为我预备好了。

真有戏笑我的在我这里,我眼常见他们惹动我。

愿主拿凭据给我,自己为我作保。在你以外谁肯与我击掌呢?

因你使他们心不明理,所以你必不高举他们。

控告他的朋友、以朋友为可抢夺的,连他儿女的眼睛也要失明。

神使我作了民中的笑谈;他们也吐唾沫在我脸上。

我的眼睛因忧愁昏花;我的百体好像影儿。

正直人因此必惊奇;无辜的人要兴起攻击不敬虔之辈。

然而,义人要持守所行的道;手洁的人要力上加力。

至于你们众人,可以再来辩论吧!你们中间,我找不着一个智慧人。

我的日子已经过了;我的谋算、我心所想望的已经断绝。

他们以黑夜为白昼,说:亮光近乎黑暗。

我若盼望阴间为我的房屋,若下榻在黑暗中,

若对朽坏说:你是我的父;对虫说:你是我的母亲姊妹;

这样,我的指望在哪里呢?我所指望的谁能看见呢?

等到安息在尘土中,这指望必下到阴间的门闩那里了

书亚人比勒达回答说:

你寻索言语要到几时呢?你可以揣摩思想,然后我们就说话。

我们为何算为畜生,在你眼中看作污秽呢?

你这恼怒将自己撕裂的,难道大地为你见弃、磐石挪开原处吗?

恶人的亮光必要熄灭;他的火焰必不照耀。

他帐棚中的亮光要变为黑暗;他以上的灯也必熄灭。

他坚强的脚步必见狭窄;自己的计谋必将他绊倒。

因为他被自己的脚陷入网中,走在缠人的网罗上。

圈套必抓住他的脚跟;机关必擒获他。

活扣为他藏在土内;羁绊为他藏在路上。

四面的惊吓要使他害怕,并且追赶他的脚跟。

他的力量必因饥饿衰败;祸患要在他旁边等候。

他本身的肢体要被吞吃;死亡的长子要吞吃他的肢体。

他要从所倚靠的帐棚被拔出来,带到惊吓的王那里。

不属他的必住在他的帐棚里;硫磺必撒在他所住之处。

下边,他的根本要枯干;上边,他的枝子要剪除。

他的记念在地上必然灭亡;他的名字在街上也不存留。

他必从光明中被撵到黑暗里,必被赶出世界。

在本民中必无子无孙;在寄居之地也无一人存留。

以后来的要惊奇他的日子,好像以前去的受了惊骇。

不义之人的住处总是这样;此乃不认识神之人的地步。

约伯回答说:

你们搅扰我的心,用言语压碎我要到几时呢?

你们这十次羞辱我;你们苦待我也不以为耻。

果真我有错,这错乃是在我。

你们果然要向我夸大,以我的羞辱为证指责我,

就该知道是神倾覆我,用网罗围绕我。

我因委曲呼叫,却不蒙应允;我呼求,却不得公断。

神用篱笆拦住我的道路,使我不得经过;又使我的路径黑暗。

他剥去我的荣光,摘去我头上的冠冕。

他在四围攻击我,我便归于死亡,将我的指望如树拔出来。

他的忿怒向我发作,以我为敌人。

他的军旅一齐上来,修筑战路攻击我,在我帐棚的四围安营。

他把我的弟兄隔在远处,使我所认识的全然与我生疏。

我的亲戚与我断绝;我的密友都忘记我。

在我家寄居的和我的使女都以我为外人;我在他们眼中看为外邦人。

我呼唤仆人,虽用口求他,他还是不回答。

我口的气味,我妻子厌恶;我的恳求,我同胞也憎嫌。

连小孩子也藐视我;我若起来,他们都嘲笑我。

我的密友都憎恶我;我平日所爱的人向我翻脸。

我的皮肉紧贴骨头;我只剩牙皮逃脱了。

我朋友啊,可怜我!可怜我!因为神的手攻击我。

你们为什么仿佛神逼迫我,吃我的肉还以为不足呢?

惟愿我的言语现在写上,都记录在书上;

用铁笔镌刻,用铅灌在磐石上,直存到永远。

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末了必站立在地上。

我这皮肉灭绝之后,我必在肉体之外得见神。

我自己要见他,亲眼要看他,并不像外人。我的心肠在我里面消灭了!

你们若说:我们逼迫他要何等地重呢?惹事的根乃在乎他;

你们就当惧怕刀剑;因为忿怒惹动刀剑的刑罚,使你们知道有报应(原文是审判)。

拿玛人琐法回答说:

我心中急躁,所以我的思念叫我回答。

我已听见那羞辱我,责备我的话;我的悟性叫我回答。

你岂不知亘古以来,自从人生在地,

恶人夸胜是暂时的,不敬虔人的喜乐不过转眼之间吗?

他的尊荣虽达到天上,头虽顶到云中,

他终必灭亡,像自己的粪一样;素来见他的人要说:他在哪里呢?

他必飞去如梦,不再寻见,速被赶去,如夜间的异象。

亲眼见过他的,必不再见他;他的本处也再见不着他。

他的儿女要求穷人的恩;他的手要赔还不义之财。

他的骨头虽然有青年之力,却要和他一同躺卧在尘土中。

他口内虽以恶为甘甜,藏在舌头底下,

爱恋不舍,含在口中;

他的食物在肚里却要化为酸,在他里面成为虺蛇的恶毒。

他吞了财宝,还要吐出;神要从他腹中掏出来。

他必吸饮虺蛇的毒气;蝮蛇的舌头也必杀他。

流奶与蜜之河,他不得再见。

他劳碌得来的要赔还,不得享用(原文是吞下);不能照所得的财货欢乐。

他欺压穷人,且又离弃;强取非自己所盖的房屋(或作:强取房屋不得再建造)。

他因贪而无厌,所喜悦的连一样也不能保守。

其余的没有一样他不吞灭,所以他的福乐不能长久。

他在满足有余的时候,必到狭窄的地步;凡受苦楚的人都必加手在他身上。

他正要充满肚腹的时候,神必将猛烈的忿怒降在他身上;正在他吃饭的时候,要将这忿怒像雨降在他身上。

他要躲避铁器;铜弓的箭要将他射透。

他把箭一抽,就从他身上出来;发光的箭头从他胆中出来,有惊惶临在他身上。

他的财宝归于黑暗;人所不吹的火要把他烧灭,要把他帐棚中所剩下的烧毁。

天要显明他的罪孽;地要兴起攻击他。

他的家产必然过去;神发怒的日子,他的货物都要消灭。

这是恶人从神所得的份,是神为他所定的产业。

约伯回答说:

你们要细听我的言语,就算是你们安慰我。

请宽容我,我又要说话;说了以后,任凭你们嗤笑吧!

我岂是向人诉冤?为何不焦急呢?

你们要看着我而惊奇,用手捂口。

我每逢思想,心就惊惶,浑身战兢。

恶人为何存活,享大寿数,势力强盛呢?

他们眼见儿孙和他们一同坚立。

他们的家宅平安无惧;神的杖也不加在他们身上。

他们的公牛孳生而不断绝;母牛下犊而不掉胎。

他们打发小孩子出去,多如羊群;他们的儿女踊跃跳舞。

他们随着琴鼓歌唱,又因箫声欢喜。

他们度日诸事亨通,转眼下入阴间。

他们对神说:离开我们吧!我们不愿晓得你的道。

全能者是谁,我们何必事奉他呢?求告他有什么益处呢?

看哪,他们亨通不在乎自己;恶人所谋定的离我好远。

恶人的灯何尝熄灭?患难何尝临到他们呢?神何尝发怒,向他们分散灾祸呢?

他们何尝像风前的碎秸,如暴风刮去的糠秕呢?

你们说:神为恶人的儿女积蓄罪孽;我说:不如本人受报,好使他亲自知道。

愿他亲眼看见自己败亡,亲自饮全能者的忿怒。

他的岁月既尽,他还顾他本家吗?

神既审判那在高位的,谁能将知识教训他呢?

有人至死身体强壮,尽得平靖安逸;

他的奶桶充满,他的骨髓滋润。

有人至死心中痛苦,终身未尝福乐的滋味;

他们一样躺卧在尘土中,都被虫子遮盖。

我知道你们的意思,并诬害我的计谋。

你们说:霸者的房屋在哪里?恶人住过的帐棚在哪里?

你们岂没有询问过路的人吗?不知道他们所引的证据吗?

就是恶人在祸患的日子得存留,在发怒的日子得逃脱。

他所行的,有谁当面给他说明;他所做的,有谁报应他呢?

然而他要被抬到茔地;并有人看守坟墓。

他要以谷中的土块为甘甜;在他以先去的无数,在他以后去的更多。

你们对答的话中既都错谬,怎么徒然安慰我呢?

三友和约伯的第三次对话

提幔人以利法回答说:

人岂能使神有益呢?智慧人但能有益于己。

你为人公义,岂叫全能者喜悦呢?你行为完全,岂能使他得利呢?

岂是因你敬畏他就责备你、审判你吗?

你的罪恶岂不是大吗?你的罪孽也没有穷尽;

因你无故强取弟兄的物为当头,剥去贫寒人的衣服。

困乏的人,你没有给他水喝;饥饿的人,你没有给他食物。

有能力的人就得地土;尊贵的人也住在其中。

你打发寡妇空手回去,折断孤儿的膀臂。

因此,有网罗环绕你,有恐惧忽然使你惊惶;

或有黑暗蒙蔽你,并有洪水淹没你。

神岂不是在高天吗?你看星宿何其高呢!

你说:神知道什么?他岂能看透幽暗施行审判呢?

密云将他遮盖,使他不能看见;他周游穹苍。

你要依从上古的道吗?这道是恶人所行的。

他们未到死期,忽然除灭;根基毁坏,好像被江河冲去。

他们向神说:离开我们吧!又说:全能者能把我们怎么样呢?

哪知神以美物充满他们的房屋;但恶人所谋定的离我好远。

义人看见他们的结局就欢喜;无辜的人嗤笑他们,

说:那起来攻击我们的果然被剪除,其余的都被火烧灭。

你要认识神,就得平安;福气也必临到你。

你当领受他口中的教训,将他的言语存在心里。

你若归向全能者,从你帐棚中远除不义,就必得建立。

要将你的珍宝丢在尘土里,将俄斐的黄金丢在溪河石头之间;

全能者就必为你的珍宝,作你的宝银。

你就要以全能者为喜乐,向神仰起脸来。

你要祷告他,他就听你;你也要还你的愿。

你定意要做何事,必然给你成就;亮光也必照耀你的路。

人使你降卑,你仍可说:必得高升;谦卑的人,神必然拯救。

人非无辜,神且要搭救他;他因你手中清洁,必蒙拯救。

约伯回答说:

如今我的哀告还算为悖逆;我的责罚比我的唉哼还重。

惟愿我能知道在哪里可以寻见神,能到他的台前,

我就在他面前将我的案件陈明,满口辩白。

我必知道他回答我的言语,明白他向我所说的话。

他岂用大能与我争辩吗?必不这样!他必理会我。

在他那里正直人可以与他辩论;这样,我必永远脱离那审判我的。

只是,我往前行,他不在那里,往后退,也不能见他。

他在左边行事,我却不能看见,在右边隐藏,我也不能见他。

然而他知道我所行的路;他试炼我之后,我必如精金。

我脚追随他的步履;我谨守他的道,并不偏离。

他嘴唇的命令,我未曾背弃;我看重他口中的言语,过于我需用的饮食。

只是他心志已定,谁能使他转意呢?他心里所愿的,就行出来。

他向我所定的,就必做成;这类的事他还有许多。

所以我在他面前惊惶;我思念这事便惧怕他。

神使我丧胆;全能者使我惊惶。

我的恐惧不是因为黑暗,也不是因为幽暗蒙蔽我的脸。

全能者既定期罚恶,为何不使认识他的人看见那日子呢?

有人挪移地界,抢夺群畜而牧养。

他们拉去孤儿的驴,强取寡妇的牛为当头。

他们使穷人离开正道;世上的贫民尽都隐藏。

这些贫穷人如同野驴出到旷野,殷勤寻找食物;他们靠着野地给儿女糊口,

收割别人田间的禾稼,摘取恶人余剩的葡萄,

终夜赤身无衣,天气寒冷毫无遮盖,

在山上被大雨淋湿,因没有避身之处就挨近磐石。

又有人从母怀中抢夺孤儿,强取穷人的衣服为当头,

使人赤身无衣,到处流行,且因饥饿扛抬禾捆,

在那些人的围墙内造油,醡酒,自己还口渴。

在多民的城内有人唉哼,受伤的人哀号;神却不理会那恶人的愚妄。

又有人背弃光明,不认识光明的道,不住在光明的路上。

杀人的黎明起来,杀害困苦穷乏人,夜间又作盗贼。

奸夫等候黄昏,说:必无眼能见我,就把脸蒙蔽。

盗贼黑夜挖窟窿;白日躲藏,并不认识光明。

他们看早晨如幽暗,因为他们晓得幽暗的惊骇。

这些恶人犹如浮萍快快飘去。他们所得的份在世上被咒诅;他们不得再走葡萄园的路。

干旱炎热消没雪水;阴间也如此消没犯罪之辈。

怀他的母(原文是胎)要忘记他;虫子要吃他,觉得甘甜;他不再被人记念。不义的人必如树折断。

他恶待(或作:他吞灭)不怀孕不生养的妇人,不善待寡妇。

然而神用能力保全有势力的人;那性命难保的人仍然兴起。

神使他们安稳,他们就有所倚靠;神的眼目也看顾他们的道路。

他们被高举,不过片时就没有了;他们降为卑,被除灭,与众人一样,又如谷穗被割。

若不是这样,谁能证实我是说谎的,将我的言语驳为虚空呢?

书亚人比勒达回答说:

神有治理之权,有威严可畏;他在高处施行和平。

他的诸军岂能数算?他的光亮一发,谁不蒙照呢?

这样在神面前,人怎能称义?妇人所生的怎能洁净?

在神眼前,月亮也无光亮,星宿也不清洁。

何况如虫的人,如蛆的世人呢!

约伯回答说:

无能的人蒙你何等的帮助!膀臂无力的人蒙你何等的拯救!

无智慧的人蒙你何等的指教!你向他多显大知识!

你向谁发出言语来?谁的灵从你而出?

在大水和水族以下的阴魂战兢。

在神面前,阴间显露;灭亡也不得遮掩。

神将北极铺在空中,将大地悬在虚空;

将水包在密云中,云却不破裂;

遮蔽他的宝座,将云铺在其上;

在水面的周围划出界限,直到光明黑暗的交界。

天的柱子因他的斥责震动惊奇。

他以能力搅动(或作:平静)大海;他藉知识打伤拉哈伯,

藉他的灵使天有妆饰;他的手刺杀快蛇。

看哪,这不过是神工作的些微;我们所听于他的是何等细微的声音!他大能的雷声谁能明透呢?

约伯接着说:

神夺去我的理,全能者使我心中愁苦。我指着永生的神起誓:

我的生命尚在我里面;神所赐呼吸之气仍在我的鼻孔内。

我的嘴决不说非义之言;我的舌也不说诡诈之语。

我断不以你们为是;我至死必不以自己为不正!

我持定我的义,必不放松;在世的日子,我心必不责备我。

愿我的仇敌如恶人一样;愿那起来攻击我的,如不义之人一般。

不敬虔的人虽然得利,神夺取其命的时候还有什么指望呢?

患难临到他,神岂能听他的呼求?

他岂以全能者为乐,随时求告神呢?

神的作为,我要指教你们;全能者所行的,我也不隐瞒。

你们自己也都见过,为何全然变为虚妄呢?

神为恶人所定的份,强暴人从全能者所得的报(原文是产业)乃是这样:

倘或他的儿女增多,还是被刀所杀;他的子孙必不得饱食。

他所遗留的人必死而埋葬;他的寡妇也不哀哭。

他虽积蓄银子如尘沙,预备衣服如泥土;

他只管预备,义人却要穿上;他的银子,无辜的人要分取。

他建造房屋如虫做窝,又如守望者所搭的棚。

他虽富足躺卧,却不得收殓,转眼之间就不在了。

惊恐如波涛将他追上;暴风在夜间将他刮去。

东风把他飘去,又刮他离开本处。

神要向他射箭,并不留情;他恨不得逃脱神的手。

人要向他拍掌,并要发叱声,使他离开本处。

只有神能赐给人智慧

银子有矿;炼金有方。

铁从地里挖出;铜从石中熔化。

人为黑暗定界限,查究幽暗阴翳的石头,直到极处,

在无人居住之处刨开矿穴,过路的人也想不到他们;又与人远离,悬在空中摇来摇去。

至于地,能出粮食,地内好像被火翻起来。

地中的石头有蓝宝石,并有金沙。

矿中的路鸷鸟不得知道;鹰眼也未见过。

狂傲的野兽未曾行过;猛烈的狮子也未曾经过。

人伸手凿开坚石,倾倒山根,

在磐石中凿出水道,亲眼看见各样宝物。

他封闭水不得滴流,使隐藏的物显露出来。

然而,智慧有何处可寻?聪明之处在哪里呢?

智慧的价值无人能知,在活人之地也无处可寻。

深渊说:不在我内;沧海说:不在我中。

智慧非用黄金可得,也不能平白银为它的价值。

俄斐金和贵重的红玛瑙,并蓝宝石,不足与较量;

黄金和玻璃不足与比较;精金的器皿不足与兑换。

珊瑚、水晶都不足论;智慧的价值胜过珍珠(或作:红宝石)。

古实的红璧玺不足与比较;精金也不足与较量。

智慧从何处来呢?聪明之处在哪里呢?

是向一切有生命的眼目隐藏,向空中的飞鸟掩蔽。

灭没和死亡说:我们风闻其名。

神明白智慧的道路,晓得智慧的所在。

因他鉴察直到地极,遍观普天之下,

要为风定轻重,又度量诸水;

他为雨露定命令,为雷电定道路。

那时他看见智慧,而且述说;他坚定,并且查究。

他对人说:敬畏主就是智慧;远离恶便是聪明。

约伯最后的诉说

约伯又接着说:

惟愿我的景况如从前的岁月,如神保守我的日子。

那时他的灯照在我头上;我藉他的光行过黑暗。

我愿如壮年的时候:那时我在帐棚中,神待我有密友之情;

全能者仍与我同在;我的儿女都环绕我。

奶多可洗我的脚;磐石为我出油成河。

我出到城门,在街上设立座位;

少年人见我而回避,老年人也起身站立;

王子都停止说话,用手捂口;

首领静默无声,舌头贴住上膛。

耳朵听我的,就称我有福;眼睛看我的,便称赞我;

因我拯救哀求的困苦人和无人帮助的孤儿。

将要灭亡的为我祝福;我也使寡妇心中欢乐。

我以公义为衣服,以公平为外袍和冠冕。

我为瞎子的眼,瘸子的脚。

我为穷乏人的父;素不认识的人,我查明他的案件。

我打破不义之人的牙床,从他牙齿中夺了所抢的。

我便说:我必死在家中(原文是窝中),必增添我的日子,多如尘沙。

我的根长到水边;露水终夜沾在我的枝上。

我的荣耀在身上增新;我的弓在手中日强。

人听见我而仰望,静默等候我的指教。

我说话之后,他们就不再说;我的言语像雨露滴在他们身上。

他们仰望我如仰望雨,又张开口如切慕春雨。

他们不敢自信,我就向他们含笑;他们不使我脸上的光改变。

我为他们选择道路,又坐首位;我如君王在军队中居住,又如吊丧的安慰伤心的人。

但如今,比我年少的人戏笑我;其人之父我曾藐视,不肯安在看守我羊群的狗中。

他们壮年的气力既已衰败,其手之力与我何益呢?

他们因穷乏饥饿,身体枯瘦,在荒废凄凉的幽暗中,龈干燥之地,

在草丛之中采咸草,罗腾(小树名,松类)的根为他们的食物。

他们从人中被赶出;人追喊他们如贼一般,

以致他们住在荒谷之间,在地洞和岩穴中;

在草丛中叫唤,在荆棘下聚集。

这都是愚顽下贱人的儿女;他们被鞭打,赶出境外。

现在这些人以我为歌曲,以我为笑谈。

他们厌恶我,躲在旁边站着,不住地吐唾沫在我脸上。

松开他们的绳索苦待我,在我面前脱去辔头。

这等下流人在我右边起来,推开我的脚,筑成战路来攻击我。

这些无人帮助的,毁坏我的道,加增我的灾。

他们来如同闯进大破口,在毁坏之间滚在我身上。

惊恐临到我,驱逐我的尊荣如风;我的福禄如云过去。

现在我心极其悲伤;困苦的日子将我抓住。

夜间,我里面的骨头刺我,疼痛不止,好像龈我。

因神的大力,我的外衣污秽不堪,又如里衣的领子将我缠住。

神把我扔在淤泥中,我就像尘土和炉灰一般。

主啊,我呼求你,你不应允我;我站起来,你就定睛看我。

你向我变心,待我残忍,又用大能追逼我,

把我提在风中,使我驾风而行,又使我消灭在烈风中。

我知道要使我临到死地,到那为众生所定的阴宅。

然而,人仆倒岂不伸手?遇灾难岂不求救呢?

人遭难,我岂不为他哭泣呢?人穷乏,我岂不为他忧愁呢?

我仰望得好处,灾祸就到了;我等待光明,黑暗便来了。

我心里烦扰不安,困苦的日子临到我身。

我没有日光就哀哭行去(或作:我面发黑并非因日晒);我在会中站着求救。

我与野狗为弟兄,与鸵鸟为同伴。

我的皮肤黑而脱落;我的骨头因热烧焦。

所以,我的琴音变为悲音;我的箫声变为哭声。

我与眼睛立约,怎能恋恋瞻望处女呢?

从至上的神所得之份,从至高全能者所得之业是什么呢?

岂不是祸患临到不义的,灾害临到作孽的呢?

神岂不是察看我的道路,数点我的脚步呢?

我若与虚谎同行,脚若追随诡诈;

(我若被公道的天平称度,使神可以知道我的纯正;)

我的脚步若偏离正路,我的心若随着我的眼目,若有玷污粘在我手上;

就愿我所种的有别人吃,我田所产的被拔出来。

我若受迷惑,向妇人起淫念,在邻舍的门外蹲伏,

就愿我的妻子给别人推磨,别人也与她同室。

因为这是大罪,是审判官当罚的罪孽。

这本是火焚烧,直到毁灭,必拔除我所有的家产。

我的仆婢与我争辩的时候,我若藐视不听他们的情节;

神兴起,我怎样行呢?他察问,我怎样回答呢?

造我在腹中的,不也是造他吗?将他与我抟在腹中的岂不是一位吗?

我若不容贫寒人得其所愿,或叫寡妇眼中失望,

或独自吃我一点食物,孤儿没有与我同吃;

(从幼年时孤儿与我同长,好像父子一样;我从出母腹就扶助寡妇。)

我若见人因无衣死亡,或见穷乏人身无遮盖;

我若不使他因我羊的毛得暖,为我祝福;

我若在城门口见有帮助我的,举手攻击孤儿;

情愿我的肩头从缺盆骨脱落,我的膀臂从羊矢骨折断。

因神降的灾祸使我恐惧;因他的威严,我不能妄为。

我若以黄金为指望,对精金说:你是我的倚靠;

我若因财物丰裕,因我手多得资财而欢喜;

我若见太阳发光,明月行在空中,

心就暗暗被引诱,口便亲手;

这也是审判官当罚的罪孽,又是我背弃在上的神。

我若见恨我的遭报就欢喜,见他遭灾便高兴;

(我没有容口犯罪,咒诅他的生命;)

若我帐棚的人未尝说,谁不以主人的食物吃饱呢?

(从来我没有容客旅在街上住宿,却开门迎接行路的人;)

我若像亚当(或作:别人)遮掩我的过犯,将罪孽藏在怀中;

因惧怕大众,又因宗族藐视我使我惊恐,以致闭口无言,杜门不出;

惟愿有一位肯听我!(看哪,在这里有我所画的押,愿全能者回答我!)

愿那敌我者所写的状词在我这里!我必带在肩上,又绑在头上为冠冕。

我必向他述说我脚步的数目,必如君王进到他面前。

我若夺取田地,这地向我喊冤,犁沟一同哭泣;

我若吃地的出产不给价值,或叫原主丧命;

愿这地长蒺藜代替麦子,长恶草代替大麦。约伯的话说完了。

以利户的说话

于是这三个人,因约伯自以为义就不再回答他。

那时有布西人兰族巴拉迦的儿子以利户向约伯发怒;因约伯自以为义,不以神为义。

他又向约伯的三个朋友发怒;因为他们想不出回答的话来,仍以约伯为有罪。

以利户要与约伯说话,就等候他们,因为他们比自己年老。

以利户见这三个人口中无话回答,就怒气发作。

布西人巴拉迦的儿子以利户回答说:我年轻,你们老迈;因此我退让,不敢向你们陈说我的意见。

我说,年老的当先说话;寿高的当以智慧教训人。

但在人里面有灵;全能者的气使人有聪明。

尊贵的不都有智慧;寿高的不都能明白公平。

因此我说:你们要听我言;我也要陈说我的意见。

你们查究所要说的话;那时我等候你们的话,侧耳听你们的辩论,

留心听你们;谁知你们中间无一人折服约伯,驳倒他的话。

你们切不可说:我们寻得智慧;神能胜他,人却不能。

约伯没有向我争辩;我也不用你们的话回答他。

他们惊奇不再回答,一言不发。

我岂因他们不说话,站住不再回答,仍旧等候呢?

我也要回答我的一份话,陈说我的意见。

因为我的言语满怀;我里面的灵激动我。

我的胸怀如盛酒之囊没有出气之缝,又如新皮袋快要破裂。

我要说话,使我舒畅;我要开口回答。

我必不看人的情面,也不奉承人。

我不晓得奉承;若奉承,造我的主必快快除灭我。

约伯啊,请听我的话,留心听我一切的言语。

我现在开口,用舌发言。

我的言语要发明心中所存的正直;我所知道的,我嘴唇要诚实地说出。

神的灵造我;全能者的气使我得生。

你若回答我,就站起来,在我面前陈明。

我在神面前与你一样,也是用土造成。

我不用威严惊吓你,也不用势力重压你。

你所说的,我听见了,也听见你的言语,说:

我是清洁无过的,我是无辜的;在我里面也没有罪孽。

神找机会攻击我,以我为仇敌,

把我的脚上了木狗,窥察我一切的道路。

我要回答你说:你这话无理,因神比世人更大。

你为何与他争论呢?因他的事都不对人解说?

神说一次、两次,世人却不理会。

人躺在床上沉睡的时候,神就用梦和夜间的异象,

开通他们的耳朵,将当受的教训印在他们心上,

好叫人不从自己的谋算,不行骄傲的事(原文是将骄傲向人隐藏),

拦阻人不陷于坑里,不死在刀下。

人在床上被惩治,骨头中不住地疼痛,

以致他的口厌弃食物,心厌恶美味。

他的肉消瘦,不得再见;先前不见的骨头都凸出来。

他的灵魂临近深坑;他的生命近于灭命的。

一千天使中,若有一个作传话的与神同在,指示人所当行的事,

神就给他开恩,说:救赎他免得下坑;我已经得了赎价。

他的肉要比孩童的肉更嫩;他就返老还童。

他祷告神,神就喜悦他,使他欢呼朝见神的面;神又看他为义。

他在人前歌唱说:我犯了罪,颠倒是非,这竟与我无益。

神救赎我的灵魂免入深坑;我的生命也必见光。

神两次、三次向人行这一切的事,

为要从深坑救回人的灵魂,使他被光照耀,与活人一样。

约伯啊,你当侧耳听我的话,不要作声,等我讲说。

你若有话说,就可以回答我;你只管说,因我愿以你为是。

若不然,你就听我说;你不要作声,我便将智慧教训你。

以利户又说:

你们智慧人要听我的话;有知识的人要留心听我说。

因为耳朵试验话语,好像上膛尝食物。

我们当选择何为是,彼此知道何为善。

约伯曾说:我是公义,神夺去我的理;

我虽有理,还算为说谎言的;我虽无过,受的伤还不能医治。

谁像约伯,喝讥诮如同喝水呢?

他与作孽的结伴,和恶人同行。

他说:人以神为乐,总是无益。

所以,你们明理的人要听我的话。神断不致行恶;全能者断不致作孽。

他必按人所做的报应人,使各人照所行的得报。

神必不作恶;全能者也不偏离公平。

谁派他治理地,安定全世界呢?

他若专心为己,将灵和气收归自己,

凡有血气的就必一同死亡;世人必仍归尘土。

你若明理,就当听我的话,留心听我言语的声音。

难道恨恶公平的可以掌权吗?那有公义的、有大能的,岂可定他有罪吗?

他对君王说:你是鄙陋的;对贵臣说:你是邪恶的。

他待王子不徇情面,也不看重富足的过于贫穷的,因为都是他手所造。

在转眼之间,半夜之中,他们就死亡。百姓被震动而去世;有权力的被夺去非借人手。

神注目观看人的道路,看明人的脚步。

没有黑暗、阴翳能给作孽的藏身。

神审判人,不必使人到他面前再三鉴察。

他用难测之法打破有能力的人,设立别人代替他们。

他原知道他们的行为,使他们在夜间倾倒灭亡。

他在众人眼前击打他们,如同击打恶人一样。

因为他们偏行不跟从他,也不留心他的道,

甚至使贫穷人的哀声达到他那里;他也听了困苦人的哀声。

他使人安静,谁能扰乱(或作:定罪)呢?他掩面,谁能见他呢?无论待一国或一人都是如此——

使不虔敬的人不得作王,免得有人牢笼百姓。

有谁对神说:我受了责罚,不再犯罪;

我所看不明的,求你指教我;我若作了孽,必不再作?

他施行报应,岂要随你的心愿、叫你推辞不受吗?选定的是你,不是我。你所知道的只管说吧!

明理的人和听我话的智慧人必对我说:

约伯说话没有知识,言语中毫无智慧。

愿约伯被试验到底,因他回答像恶人一样。

他在罪上又加悖逆;在我们中间拍手,用许多言语轻慢神。

以利户又说:

你以为有理,或以为你的公义胜于神的公义,

才说这与我有什么益处?我不犯罪比犯罪有什么好处呢?

我要回答你和在你这里的朋友。

你要向天观看,瞻望那高于你的穹苍。

你若犯罪,能使神受何害呢?你的过犯加增,能使神受何损呢?

你若是公义,还能加增他什么呢?他从你手里还接受什么呢?

你的过恶或能害你这类的人;你的公义或能叫世人得益处。

人因多受欺压就哀求,因受能者的辖制(原文是膀臂)便求救,

却无人说:造我的神在哪里?他使人夜间歌唱,

教训我们胜于地上的走兽,使我们有聪明胜于空中的飞鸟。

他们在那里,因恶人的骄傲呼求,却无人答应。

虚妄的呼求,神必不垂听;全能者也必不眷顾。

何况你说,你不得见他;你的案件在他面前,你等候他吧。

但如今因他未曾发怒降罚,也不甚理会狂傲,

所以约伯开口说虚妄的话,多发无知识的言语。

以利户又接着说:

你再容我片时,我就指示你,因我还有话为神说。

我要将所知道的从远处引来,将公义归给造我的主。

我的言语真不虚谎;有知识全备的与你同在。

神有大能,并不藐视人;他的智慧甚广。

他不保护恶人的性命,却为困苦人伸冤。

他时常看顾义人,使他们和君王同坐宝座,永远要被高举。

他们若被锁链捆住,被苦难的绳索缠住,

他就把他们的作为和过犯指示他们,叫他们知道有骄傲的行动。

他也开通他们的耳朵得受教训,吩咐他们离开罪孽转回。

他们若听从事奉他,就必度日亨通,历年福乐;

若不听从,就要被刀杀灭,无知无识而死。

那心中不敬虔的人积蓄怒气;神捆绑他们,他们竟不求救;

必在青年时死亡,与污秽人一样丧命。

神藉着困苦救拔困苦人,趁他们受欺压开通他们的耳朵。

神也必引你出离患难,进入宽阔不狭窄之地;摆在你席上的必满有肥甘。

但你满口有恶人批评的言语;判断和刑罚抓住你。

不可容忿怒触动你,使你不服责罚;也不可因赎价大就偏行。

你的呼求(或作:资财),或是你一切的势力,果有灵验,叫你不受患难吗?

不要切慕黑夜,就是众民在本处被除灭的时候。

你要谨慎,不可重看罪孽,因你选择罪孽过于选择苦难。

神行事有高大的能力;教训人的有谁像他呢?

谁派定他的道路?谁能说:你所行的不义?

你不可忘记称赞他所行的为大,就是人所歌颂的。

他所行的,万人都看见;世人也从远处观看。

神为大,我们不能全知;他的年数不能测度。

他吸取水点,这水点从云雾中就变成雨;

云彩将雨落下,沛然降与世人。

谁能明白云彩如何铺张和神行宫的雷声呢?

他将亮光普照在自己的四围;他又遮覆海底。

他用这些审判众民,且赐丰富的粮食。

他以电光遮手,命闪电击中敌人(或作:中了靶子)。

所发的雷声显明他的作为,又向牲畜指明要起暴风。

因此我心战兢,从原处移动。

听啊,神轰轰的声音是他口中所发的响声。

他发响声震遍天下,发电光闪到地极。

随后人听见有雷声轰轰,大发威严,雷电接连不断。

神发出奇妙的雷声;他行大事,我们不能测透。

他对雪说:要降在地上;对大雨和暴雨也是这样说。

他封住各人的手,叫所造的万人都晓得他的作为。

百兽进入穴中,卧在洞内。

暴风出于南宫;寒冷出于北方。

神嘘气成冰;宽阔之水也都凝结。

他使密云盛满水气,布散电光之云;

这云是藉他的指引游行旋转,得以在全地面上行他一切所吩咐的,

或为责罚,或为润地,或为施行慈爱。

约伯啊,你要留心听,要站立思想神奇妙的作为。

神如何吩咐这些,如何使云中的电光照耀,你知道吗?

云彩如何浮于空中,那知识全备者奇妙的作为,你知道吗?

南风使地寂静,你的衣服就如火热,你知道吗?

你岂能与神同铺穹苍吗?这穹苍坚硬,如同铸成的镜子。

我们愚昧不能陈说;请你指教我们该对他说什么话。

人岂可说:我愿与他说话?岂有人自愿灭亡吗?

现在有云遮蔽,人不得见穹苍的光亮;但风吹过,天又发晴。

金光出于北方,在神那里有可怕的威严。

论到全能者,我们不能测度;他大有能力,有公平和大义,必不苦待人。

所以,人敬畏他;凡自以为心中有智慧的人,他都不顾念。

耶和华首次对约伯说话

那时,耶和华从旋风中回答约伯说:

谁用无知的言语使我的旨意暗昧不明,

你要如勇士束腰;我问你,你可以指示我。

我立大地根基的时候,你在哪里呢?你若有聪明,只管说吧!

你若晓得就说,是谁定地的尺度?是谁把准绳拉在其上?

地的根基安置在何处?地的角石是谁安放的?

那时,晨星一同歌唱;神的众子也都欢呼。

海水冲出,如出胎胞,那时谁将它关闭呢?

是我用云彩当海的衣服,用幽暗当包裹它的布,

为它定界限,又安门和闩,

说:你只可到这里,不可越过;你狂傲的浪要到此止住。

你自生以来,曾命定晨光,使清晨的日光知道本位,

叫这光普照地的四极,将恶人从其中驱逐出来吗?

因这光,地面改变如泥上印印,万物出现如衣服一样。

亮光不照恶人;强横的膀臂也必折断。

你曾进到海源,或在深渊的隐秘处行走吗?

死亡的门曾向你显露吗?死荫的门你曾见过吗?

地的广大你能明透吗?你若全知道,只管说吧!

光明的居所从何而至?黑暗的本位在于何处?

你能带到本境,能看明其室之路吗?

你总知道,因为你早已生在世上,你日子的数目也多。

你曾进入雪库,或见过雹仓吗?

这雪雹乃是我为降灾,并打仗和争战的日子所预备的。

光亮从何路分开?东风从何路分散遍地?

谁为雨水分道?谁为雷电开路?

使雨降在无人之地、无人居住的旷野?

使荒废凄凉之地得以丰足,青草得以发生?

雨有父吗?露水珠是谁生的呢?

冰出于谁的胎?天上的霜是谁生的呢?

诸水坚硬(或作:隐藏)如石头;深渊之面凝结成冰。

你能系住昴星的结吗?能解开参星的带吗?

你能按时领出十二宫吗?能引导北斗和随它的众星(星:原文是子)吗?

你知道天的定例吗?能使地归在天的权下吗?

你能向云彩扬起声来,使倾盆的雨遮盖你吗?

你能发出闪电,叫它行去,使它对你说:我们在这里?

谁将智慧放在怀中?谁将聪明赐于心内?

谁能用智慧数算云彩呢?尘土聚集成团,土块紧紧结连;那时,谁能倾倒天上的瓶呢?

母狮子在洞中蹲伏,少壮狮子在隐秘处埋伏;你能为它们抓取食物,使它们饱足吗?

乌鸦之雏因无食物飞来飞去,哀告神;那时,谁为它预备食物呢?

山岩间的野山羊几时生产,你知道吗?母鹿下犊之期,你能察定吗?

它们怀胎的月数,你能数算吗?它们几时生产,你能晓得吗?

它们屈身,将子生下,就除掉疼痛。

这子渐渐肥壮,在荒野长大,去而不回。

谁放野驴出去自由?谁解开快驴的绳索?

我使旷野作它的住处,使咸地当它的居所。

它嗤笑城内的喧嚷,不听赶牲口的喝声。

遍山是它的草场;它寻找各样青绿之物。

野牛岂肯服事你?岂肯住在你的槽旁?

你岂能用套绳将野牛笼在犁沟之间?它岂肯随你耙山谷之地?

岂可因它的力大就倚靠它?岂可把你的工交给它做吗?

岂可信靠它把你的粮食运到家,又收聚你禾场上的谷吗?

鸵鸟的翅膀欢然搧展,岂是显慈爱的翎毛和羽毛吗?

因它把蛋留在地上,在尘土中使得温暖;

却想不到被脚踹碎,或被野兽践踏。

它忍心待雏,似乎不是自己的;虽然徒受劳苦,也不为雏惧怕;

因为神使它没有智慧,也未将悟性赐给它。

它几时挺身展开翅膀,就嗤笑马和骑马的人。

马的大力是你所赐的吗?它颈项上的鬃毛是你给它披上的吗?

是你叫它跳跃像蝗虫吗?它喷气之威使人惊惶。

它在谷中刨地,自喜其力;它出去迎接佩带兵器的人。

它嗤笑可怕的事并不惊惶,也不因刀剑退回。

箭袋和发亮的枪,并短枪在它身上铮铮有声。

它发猛烈的怒气将地吞下;一听角声就不耐站立。

角每发声,它说呵哈;它从远处闻着战气,又听见军长大发雷声和兵丁呐喊。

鹰雀飞翔,展开翅膀一直向南,岂是藉你的智慧吗?

大鹰上腾在高处搭窝,岂是听你的吩咐吗?

它住在山岩,以山峰和坚固之所为家,

从那里窥看食物,眼睛远远观望。

它的雏也咂血;被杀的人在哪里,它也在那里。

约伯在耶和华面前谦卑自己

耶和华又对约伯说:

强辩的岂可与全能者争论吗?与神辩驳的可以回答这些吧!

于是,约伯回答耶和华说:

我是卑贱的!我用什么回答你呢?只好用手捂口。

我说了一次,再不回答;说了两次,就不再说。

耶和华第二次对约伯说话

于是,耶和华从旋风中回答约伯说:

你要如勇士束腰;我问你,你可以指示我。

你岂可废弃我所拟定的?岂可定我有罪,好显自己为义吗?

你有神那样的膀臂吗?你能像他发雷声吗?

你要以荣耀庄严为妆饰,以尊荣威严为衣服;

要发出你满溢的怒气,见一切骄傲的人,使他降卑;

见一切骄傲的人,将他制伏,把恶人践踏在本处;

将他们一同隐藏在尘土中,把他们的脸蒙蔽在隐秘处;

我就认你右手能以救自己。

你且观看河马;我造你也造它。它吃草与牛一样;

它的气力在腰间,能力在肚腹的筋上。

它摇动尾巴如香柏树;它大腿的筋互相联络。

它的骨头好像铜管;它的肢体仿佛铁棍。

它在神所造的物中为首;创造它的给它刀剑。

诸山给它出食物,也是百兽游玩之处。

它伏在莲叶之下,卧在芦苇隐秘处和水洼子里。

莲叶的阴凉遮蔽它;溪旁的柳树环绕它。

河水泛滥,它不发战;就是约旦河的水涨到它口边,也是安然。

在它防备的时候,谁能捉拿它?谁能牢笼它穿它的鼻子呢?

你能用鱼钩钓上鳄鱼吗?能用绳子压下它的舌头吗?

你能用绳索穿它的鼻子吗?能用钩穿它的腮骨吗?

它岂向你连连恳求,说柔和的话吗?

岂肯与你立约,使你拿它永远作奴仆吗?

你岂可拿它当雀鸟玩耍吗?岂可为你的幼女将它拴住吗?

搭伙的渔夫岂可拿它当货物吗?能把它分给商人吗?

你能用倒钩枪扎满它的皮,能用鱼叉叉满它的头吗?

你按手在它身上,想与它争战,就不再这样行吧!

人指望捉拿它是徒然的;一见它,岂不丧胆吗?

没有那么凶猛的人敢惹它。这样,谁能在我面前站立得住呢?

谁先给我什么,使我偿还呢?天下万物都是我的。

论到鳄鱼的肢体和其大力,并美好的骨骼,我不能缄默不言。

谁能剥它的外衣?谁能进它上下牙骨之间呢?

谁能开它的腮颊?它牙齿四围是可畏的。

它以坚固的鳞甲为可夸,紧紧合闭,封得严密。

这鳞甲一一相连,甚至气不得透入其间,

都是互相联络、胶结,不能分离。

它打喷嚏就发出光来;它眼睛好像早晨的光线(原文是眼皮)。

从它口中发出烧着的火把,与飞迸的火星;

从它鼻孔冒出烟来,如烧开的锅和点着的芦苇。

它的气点着煤炭,有火焰从它口中发出。

它颈项中存着劲力;在它面前的都恐吓蹦跳。

它的肉块互相联络,紧贴其身,不能摇动。

它的心结实如石头,如下磨石那样结实。

它一起来,勇士都惊恐,心里慌乱,便都昏迷。

人若用刀,用枪,用标枪,用尖枪扎它,都是无用。

它以铁为干草,以铜为烂木。

箭不能恐吓它使它逃避;弹石在它看为碎秸。

棍棒算为禾秸;它嗤笑短枪飕的响声。

它肚腹下如尖瓦片;它如钉耙经过淤泥。

它使深渊开滚如锅,使洋海如锅中的膏油。

它行的路随后发光,令人想深渊如同白发。

在地上没有像它造的那样,无所惧怕。

凡高大的,它无不藐视;它在骄傲的水族上作王。

约伯懊悔厌憎自己

约伯回答耶和华说:

我知道,你万事都能作;你的旨意不能拦阻。

谁用无知的言语使你的旨意隐藏呢?我所说的是我不明白的;这些事太奇妙,是我不知道的。

求你听我,我要说话;我问你,求你指示我。

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

因此我厌恶自己(自己或作我的言语),在尘土和炉灰中懊悔。

耶和华责备约伯三友

耶和华对约伯说话以后,就对提幔人以利法说:我的怒气向你和你两个朋友发作,因为你们议论我,不如我的仆人约伯说的是。

现在你们要取七只公牛,七只公羊,到我仆人约伯那里去,为自己献上燔祭,我的仆人约伯就为你们祈祷。我因悦纳他,就不按你们的愚妄办你们。你们议论我,不如我的仆人约伯说的是。

于是提幔人以利法、书亚人比勒达、拿玛人琐法照着耶和华所吩咐的去行;耶和华就悦纳约伯。

耶和华加倍赐福约伯

约伯为他的朋友祈祷。耶和华就使约伯从苦境(原文是掳掠)转回,并且耶和华赐给他的比他从前所有的加倍。约伯的弟兄、姊妹和以先所认识的人都来见他,在他家里一同吃饭;又论到耶和华所降与他的一切灾祸,都为他悲伤安慰他。每人也送他一块银子和一个金环。这样,耶和华后来赐福给约伯比先前更多。他有一万四千羊,六千骆驼,一千对牛,一千母驴。他也有七个儿子,三个女儿。他给长女起名叫耶米玛,次女叫基洗亚,三女叫基连哈朴。在那全地的妇女中找不着像约伯的女儿那样美貌。她们的父亲使她们在弟兄中得产业。此后,约伯又活了一百四十年,得见他的儿孙,直到四代。这样,约伯年纪老迈,日子满足而死。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