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篇

时间流逝,转眼到了今天,在我灵的引导之下,所有的人都活在我的光中,无人再思念过去,无人再理睬昨天,谁不曾在今天之中生存?谁不曾在国度中度过美好的日日月月?谁不曾在日光之下生活?虽说国度降在人间,但无一人真正体尝到国度的温暖,只在其外表有所看见,不是明白其实质。在我国度成形之际,谁不为此欢腾?难道在地之国能逃脱吗?难道大红龙能因其狡猾而逃脱吗?我的行政在全宇之下公布,在所有的人中间展开我的权柄,在全宇之下开始实施,只是人不曾真有认识。当我的行政公开全宇之时,也正是我在地的工作即将完成之时。当我在所有的人中间作王掌权,被承认为独一的神自己之时,我的国度完全降在地上。如今,所有的人都在新的路上有了新的起头,开始了新的生活,但还不曾有一人真正体验过在地犹如在天的生活。你们之中的人真活在我的光中了吗?真在我的话中存活了吗?谁不为自己前途着想?谁不为自己命运忧伤?谁不在苦海之中挣扎?谁不愿摆脱自己?难道国度之福是人在地辛勤的劳动换来的吗?难道人心所愿都能如愿以偿吗?我曾将国度美景展现在人的眼前,但人只是贪婪地注视着,但无一人真有心志进入其中;我曾把在地之状的实情向人“反映”,但人只是听听,却并不以心相待我口中之言;我曾把在天之况告诉给人,但人都当作“美丽的传说”而听之,并不以真诚的心来接受我口的述说。今天,国度之景在人间闪现,但有谁曾“翻山越岭”来寻求?若无我的催促,人仍在梦中不觉醒,莫非在地的生活就能将人的心吸引住吗?难道人的心中并无什么“高要求”吗?

在我预定的子民当中,都是能为我摆上、能与我和睦同居的,都在我眼中看为宝贵,在我的国中闪现出爱我之光,今天之人中,谁具备这样的条件?谁能按我的要求去“达标”?难道我的要求是难为人吗?是故意让人出错吗?我对于所有的人都采取“宽大处理”,都采取“优先待遇”,不过,这只是针对中国子民而说,并不是我低估你们,并不是我对你们“另眼看待”,而是“实事求是”。人在一生之中的生活不免要受点挫折,或是在家庭,或是在外界,但有谁的“苦衷”能是自己亲手布置的呢?人都不能认识我,只在我的外形有所了解,但并不知其实质,并不知所吃之食的“内藏”,谁能细心体察我心?谁能在我之前真明我意?当我降在地上之时,地之上漆黑一片,人都在“熟睡”,我行走在各处,观看各处之状都是破烂不堪,令人难以目睹,似乎人都愿意去享受,并无心思去理睬“外界的事情”。我在所有人不知不觉中鉴察了全地,但不见有一处是充满生机的,我随即将光热发出,在三层天上观看全地,虽然光降在地上,热散发在地上,似乎地上只有光与热气在“欢腾”,但丝毫唤不起“贪享安逸”的人。我在观看之际,立时将准备好的“刑杖”赐予人间,随着刑杖的降下,光与热便逐渐被驱散,地上顿时凄凉、黑暗了,因着黑暗,人便“趁机”继续“享受”,当我的刑杖来到之时,人稍有知觉,但并无反应,继续享受“在地之福”。随之,我口发声刑罚所有的人,将全宇之人倒钉十字架,当刑罚降临之时,人被山崩地裂之音震动,随后便被惊醒,人都惊奇丧胆,妄想逃脱,但一切都晚了,随着刑罚的降临,我的国度降临在地上,因而将列国砸得“粉碎”,丝毫不见踪影,不留残迹。

我天天在观看全宇之貌,天天在人中间作我新的工作,但人都在“忘我地工作”,并无一人注重我工作之动态,并无一人去理睬“身外之态”,似乎人都活在自己创造的“新天新地”里,并不愿让别人去“搅扰”,都在作自我享受的工作,都在做自我欣赏的“体操锻炼”。难道人心中无我一点地位吗?难道我不能在人心中作主宰者吗?难道人的灵都离人而去了吗?我口之言谁曾细摸?我心之意谁曾体察?难道人的心中被别物占满了吗?我多少次向人“呼求”,但有谁曾发怜悯之心呢?有谁曾活在人性里呢?人虽在肉体中活着,但并无“人性”,难道是出生在“动物王国”的吗?或者是出生在天界而具备了“神性”了吗?我在向人要求我所要求的,但人似乎听不懂我的语言,犹如我是人以外的“怪物”一般难以让人接触。多少次我在人的身上失望,多少次我因人的“成绩不佳”而大发烈怒,多少次我又因人的软弱而为人忧伤,为什么我总是唤不起人心中的灵感呢?为什么我总是激不起人心中的爱呢?为什么人总不愿把我当作自己的“心爱之物”呢?难道人的心不属自己吗?难道人的灵中有别物“住宿”吗?为什么人总是痛哭不止呢?为什么人总是悲伤呢?为什么人在忧伤之际却不理睬我的存在呢?难道是我将人刺伤了吗?难道是我将人有意撇弃了吗?

人在我心目中是万物的主宰者,我给人的权柄并不小,让人管理地上的万物,山中之草,森林之中的兽,水中的鱼,而人却并不因此而欢喜,而是忧心忡忡。人的一生都是悲悲切切,人的一生又都是忙忙碌碌,而人的一生又是虚空加快乐,人的一生并没有新的“发明、创造”,无人能摆脱虚空的生活,无人曾发现有意义的人生,无人曾体验“实际的人生”。虽说现今的人都活在我光的照耀之下,但并不知在天之生活,若我不施下怜悯,我不拯救人类,所有的人都白白地来,在地上生活无意义,之后又白白地走,并无有夸口之处。在各宗、各界、各邦、各派中的人,都认识地上的空虚,都在寻求我,都在等待我的再来,但有谁能在我来时而认识我呢?我造了万物,又造了人类,今天我降在人中间,人却反攻我,给我“报应”,难道我对人作的都是对人无益的吗?难道我不能满足人吗?为什么人弃绝我?为什么人对我冷若冰霜?为什么在地之上遍及死尸?难道是我给人造的世界之态吗?为什么我给人的丰富无比,而人还我的却是空着的两手?为什么人不真心爱我?为什么人总是不在我前?难道我的话全是枉然吗?难道我话就成为水中的“热气”而消失了吗?为什么人不愿与我配合?难道我日到来之时正是人的死亡之际吗?难道我会在国度成形之时将人都灭没吗?为什么在我全部经营计划之中,不曾有人摸着我的心意呢?为什么我口中的发声不被人宝爱,而被人厌弃呢?我不定罪任何一个人,只是让所有的人都冷静下来作作自我反省的工作。

一九九二年三月二十七日

上一篇: 第二十四篇

下一篇: 众民们!欢呼吧!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第十二篇

就在万人注目之时,在万物都更换重得复苏之时,在所有的人都安心顺服神、愿意将神的负担接过来肩负重任时,东方闪电随之发出,从东方一直照亮到西方,使全地因着这一道光的来到而受惊非小,神在此之际又开始了新的生活。也就是说,就在此时神开始了在地新的工作,向全宇之人宣告:“当东方发出闪电之时…

性情变化的人都是进入神话实际的人

圣灵在人身上第一步所走的路是先把人的心从一切人事物中吸引到神的话上,让人的心都相信神的话是确定无疑的,是千真万确的。你信神就得信神的话,如果信神多年不知圣灵所走的路是什么,这是信神的人吗?达到有正常人的生活,达到与神有正常关系的正常人的生活,首先得相信神的话。若圣灵在人身上第一步…

征服工作的内幕 二

以前你们总追求作王掌权,你们现在对这事还没完全放下,还想着要作王掌权,顶天立地,现在看看你有这个资格吗?这不是太无理智了吗?你们所追求的、注重的现实吗?你们连正常人性都不具备,这不是太可怜了吗?所以现在只谈被征服、作见证、提高素质、进入成全的路,其余一概不谈。有些人厌烦纯正的真理…

第二十二篇结合第二十三篇

现在所有的人都愿意摸神的心意,都愿意认识神的性情,但谁也不知是什么原因,为什么不能随从己意,为什么心总是背叛己,想达到却又不能。因此,所有的人都处于又一次的悲痛欲绝之中,但又害怕,矛盾的心情无法表达,只好是垂头丧气,心里总琢磨:莫非神不开启我?莫非神暗自把我丢弃了?可能其他人都行…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